問答與回應:到底誰相信復活——基督徒可以因復活信仰而任憑殺人並因此自義嗎

1我們相信復活,但聖經也反對殺人。上面的視頻我講過:你個人若存心殉道,另當別論。也沒有誰攔著你。這不是我這裡要討論的重點。你的問題將語境轉移了。但為避免昏昏昭昭——畢竟有很多人在這裡圍觀——我再說幾句。

2這裡討論的語境就是香港的勇武派:當他們用雨傘和磚頭被迫迎戰的時候,基督徒怎麼看。這是我要討論的問題。

3即使以復活為真理,主耶穌仍然吩咐門徒買刀。即使我們相信復活,保羅仍然從大馬色逃命,又上訴到凱撒。這兩者之間需要均衡。更重要的是,這裡討論的重點不是基督徒自己生命受到威脅之後應該如何,而是我們身邊的人遭遇生命威脅之時,1我們是否施以援手(包括考慮他們可能還沒有信);2當他們用刀自衛的時候,我們是否要將之定義為暴徒,或者論斷他們這樣自衛是「不信復活」?而我們喪盡天良的圍觀、甚至助紂為孽反而比勇武派更屬靈?

4亞伯拉罕也相信復活,仍然用刀去解救羅得。事實上相信復活更有另外一種生活方式:我們勇敢捍衛孤兒寡婦,甚至用最低暴力去捍衛,也不怕死亡——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你們講反了。信仰復活讓我們更勇敢,而不是讓我們更冷血、膽怯和偽善。既然你真相信復活,更應該站在暴君及其差役面前出手扶助弱者,不更是見證復活嗎?其實你們才不信復活。你們只是怕死罷了。

5新約時代所謂基督徒都甘願引頸受戮,只是歷史的局部,相當一部分是虛構。這經你讀過嗎,這裡很多信心英雄都是動刀兵的:「32 我又何必再說呢?若要一一細說,基甸,巴拉,參孫,耶弗他,大衛,撒母耳,和眾先知的事,時候就不夠了。33他們因著信,制伏了敵國,行了公義,得了應許,堵了獅子的口。34滅了烈火的猛勢,脫了刀劍的鋒刃,軟弱變為剛強,爭戰顯出勇敢,打退外邦的全軍」(希伯來書11)。有些殉道和放棄反抗,是考慮暴力反抗毫無意義——彼得對抗羅馬軍隊有什麼意義呢?另一方面,西方歷史上基督徒用暴力自衛甚至投身正義戰爭才是真正的歷史主流——僅僅考慮基督徒士兵就可以了。主後所有的戰爭,包括兩次世界大戰,很多很多將軍和戰士都是基督徒。帶領美國參加所有相關戰爭的總統和領袖也是基督徒。你要把他們排除復活信仰之外嗎?我們這樣「屬靈」是不是極端的無恥和喪盡天良呢(他們在為我們和我們的兒女流血犧牲)?你聽說過「軍牧」嗎?你是再洗禮派還是耶和華見證人呢。他們反對一切戰爭和兵役。

6雞湯教的歷史和神學將宏大敘事越過了,可以把基督教打造成與政治和戰爭無關的室內桃園。這是謊言。絕大部分基督徒是普普通通的人而非殉道者或世外高人。如果他們是總統,或擔任其他公職,就必須承擔保衛家國和兒女的責任。特別是異教徒不斷訴諸武力攻擊家國的時候,放棄抵抗是犯罪。所以聖經說你受洗前的職分要守著。哥尼流受洗之後仍然是百夫長。仍然是持刀的軍人。

7你不需要帶領人去羅馬帝國時代人云亦云什麼無窮的家譜,因為從古埃及經五大帝國到今天沒有什麼區別,沒有新事。所以視頻中我只問你們這一件事:有盜賊闖入你家殺人越貨,你兒女面對危險,你是否因為相信復活而引頸就戮,並任憑兒女「早日昇天」?如果你不能誠實回答,如果你總是越過這一核心問題轉向屬靈高調,這樣連篇累牘有什麼意義呢?

8而且我再問你一樣:在習近平時代,你有無窮無盡「殉道復活」的機會。你根本不需要在這裡爭辯。但如果你只傳絕不抵抗或完全放棄抵擋魔鬼(注意視頻中我們根據聖經對魔鬼及其差役的定義)的「泛愛主義」,誰搭理你呢?你有什麼資格和機會用殉道去見證復活的信仰呢?魔鬼絕不會用監獄和刀劍對付你的。

其實這些經文、邏輯和事實也講過多次。講了也白講;仍然劍走偏鋒。因為建立在所謂純粹史學和政治正確基礎之上的神學討論,是不誠實的。也是毫無意義的。不再回了。你若真想追問真理,把上面每一個要點順一遍,等幾天,或許還能明白也未可知。但願吧。

再見。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