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大書第四課:掌權者與沒有靈性的畜類(8-13)

奉聖父聖子聖靈的名,阿門。今天的證道經文是猶大書8-13:

8這些作夢的人,也像他們污穢身體,輕慢主治的,譭謗在尊位的。9天使長米迦勒,為摩西的屍首與魔鬼爭辯的時候,尚且不敢用譭謗的話罪責他,只說,主責備你吧。10但這些人譭謗他們所不知道的。他們本性所知道的事與那沒有靈性的畜類一樣,在這事上竟敗壞了自己。

11他們有禍了。因為走了該隱的道路,又為利往巴蘭的錯謬裡直奔,並在可拉的背叛中滅亡了。

12這樣的人,在你們的愛席上,與你們同吃的時候,正是礁石。(或作玷污)他們作牧人,只知餵養自己,無所懼怕。是沒有雨的雲彩,被風飄蕩,是秋天沒有果子的樹,死而又死,連根被拔出來。13是海裡的狂浪,湧出自己可恥的沫子來。是流蕩的星,有墨黑的幽暗為他們永遠存留。

感謝神的話語。在這個黑暗籠罩大地、幽暗覆蓋萬民的日子裡,上帝為我們打開猶大書8-13節;讓我們在至暗時刻為神的權柄作見證。猶大書8-13可以交叉結構如上。其中8-10藉著天使和魔鬼之間圍繞摩西屍體的爭戰引出主題——猶大書8-13要攻擊和批判的罪惡是一切敵基督行動,包括革命與造反以及離經叛教和世俗化。與之呼應的12-13,進一步將這場叛逆指向教會內部,責備那些同領基督身體的假弟兄和假牧師。注意摩西的屍體與主的筵席中基督的身體之間的前後呼應:歷史大致上是圍繞猶太教的遺產和基督教的聖禮展開的,前者可以指向律法,後者可以指向福音。而中間11節,藉著舊約聖經三個著名的歷史事件讓我們看見,敵基督行動總是藉著殺害神僕分裂教會完成的。

該隱殺害的不僅僅是弟兄,更是牧者;而亞伯預表著基督是神悅納的愛子。巴蘭為利販賣異端邪說,勾引以色列人與外邦的神行淫,他叛逆的對象是神及其真道。另參哥林多後書2:17,「我們不像那許多人,為利混亂神的道。乃是由於誠實,由於神,在神面前憑著基督講道」。而按民數記的相關記載,巴蘭被召起初就是為了攻擊和咒詛以及敗壞上帝的選民以色列人(民數記22:9-12,31:14-17)。值得強調的是,巴蘭當時要作對或挑戰的首先是神的僕人約書亞:「9那時,摩押王西撥的兒子巴勒起來攻擊以色列人,打發人召了比珥的兒子巴蘭來咒詛你們。10我不肯聽巴蘭的話,所以他倒為你們連連祝福。這樣,我便救你們脫離巴勒的手」(約書亞記24:9-10)。約書亞一刻的功夫也沒有容忍順服這假先知,正如保羅對待假弟兄:「那時以色列人在所殺的人中,也用刀殺了比珥的兒子術士巴蘭」(約書亞記13:22)。可拉一黨的背叛更為清楚:他們要起來挑出和否定摩西亞倫的聖職。重點是,僕人後面是基督的權柄,祂是唯一的掌權者。一方面,「主治」和「尊位」首先只能指向基督耶穌(馬太福音28:18;另參約翰福音3:35,17:2;彼得前書3:22)。猶大書1:25可以視為這裡權柄的自我解釋:「願榮耀,威嚴,能力,權柄,因我們的主耶穌基督,歸與他,從萬古以前,並現今,直到永永遠遠。阿們」(另參啟示錄4:11,5:12,7:12,12:10)。另一方面,主耶穌有將權柄特別是鑰匙權賜給了祂的僕人(馬太福音10:1,16:18-19;另參哥林多前書9:18;哥林多後書10:8,13:10)。這樣的權柄不限於12使徒,也包括保羅、西拉、提摩太等所有「牧者」(帖撒羅尼迦後書1:1,3:9,提多書2:15;啟示錄20:4;2:26-27,11:6,22:14)。值得一提的是,至少從路德開始,將猶大書中的「主治」以及「尊位」解釋為政府的民事權力(civil authority;CE 30:206)。這是一個致命的偏轉,開闢了新婦持續墮落為淫婦的基本方向。加爾文主義兩個政府的謬論就此氾濫成災。路德是否有意在討好當時的德意志貴族或選侯呢?感謝主,路德教會的學者已經作了重要的更正:「It can refer to divine authority, like that of Christ the Lord……and so it is translated as 『the Lord』s authority.』Christ』s authority in this verse nicely connects with the similar theme in Jude4, expressed with δεσπότην and κύριον, Master and Lord.」(Giese,p.262)。願猶大書進一步撥亂反正。

用主席取代基督的權柄,是魔鬼的惡謀。這樣一來,殺牧棄會成為海中的狂浪。侮辱和否定牧職是現代基督教在反對教皇制的政治正確之下,矯枉過正的醜聞之一,也是基督教衰敗的根源之一。當然更是華人教會的新型冠狀病毒。這一切出於中國人的精明:殺牧棄會辱罵傳道人機會成本最小;但是得罪世俗掌權者和老闆代價慘重。但這些沒有靈性的畜生忘記了,神是必然為僕人和教會伸冤報仇的神,而落在永生神手下才是最悲慘的。與此同時,雞湯教將對基督和祂僕人的順服,完全賣淫給了世俗掌權者,或因貪婪,或因恐懼。他們就這樣顛覆了羅馬書13章。但是感謝神,猶大書讓我們進一步認識到底什麼是掌權者。願權柄和榮耀都歸基督。阿門。

一、畜類(8-10)

8這些作夢的人,也像他們污穢身體,輕慢主治的,譭謗在尊位的。

9天使長米迦勒,為摩西的屍首與魔鬼爭辯的時候,尚且不敢用譭謗的話罪責他,只說,主責備你吧。

10但這些人譭謗他們所不知道的。他們本性所知道的事與那沒有靈性的畜類一樣,在這事上竟敗壞了自己。

聖經罵人在這裡再上高峰。我們是否要論斷猶大書的論斷呢?我們是否認為上帝已經棄絕了你眼裡的「沒有靈性的畜類」呢?我們是否要為「作夢的人」和「沒有靈性的畜生」禱告呢?武漢肺炎決堤了雞湯教苦心經營的兩大根基:不談政治,為惡人禱。聖經說,惡人必不得平安(以賽亞書48:22;57:21);為惡人祈求平安也求不著。但是,我們是否轉向「只知餵養自己」的雞湯教呢?不。聖經說,神僕要警戒惡人(以西結書3:17-18);即使生命神學謙虛著我就是那人,你也照樣挨打。聖經又說,神是天天向惡人發怒的神(詩篇7:11);求神讓我們分辨惡人和可憐人…發國難財並堅稱相信假神的惡人,聖經說:罪已經定了(約翰福音3:18)。但我們在基督復臨之前,要繼續呼喊惡人回頭,特別是在真正的福音還沒有真正到達的奇國。上帝沒有棄絕科比的第二故鄉或家外之家,因為那裡從來沒有真正的福音。「那沒有靈性的畜類」,或者山頂洞人,或者窯洞假貴族,在等候聖靈的寶劍。他們一直在褻瀆上帝,而你不能不戰而屈神之兵。另外請注意,猶大書10中「沒有靈性的畜類」,與猶大書12-13那些「沒有生命」的受造之物(礁石、雲彩、樹、狂浪、流星)之間的平行。而猶大書8-10 也可以交叉結構:其中第8節「作夢的人」,與第10節「沒有靈性的畜類」首尾呼應;中間第9節聚焦一場深刻的爭辯。

1、核心問題(8)

8這些作夢的人,也像他們污穢身體,輕慢主治的,譭謗在尊位的。

猶大書這裡首先進一步讓我們看清,這卷書信針對的是什麼樣的大罪:一方面,這是外邦人的大罪:否認基督,阻擋基督,逼迫教會,殘害牧師。詩篇9:17針對的就是這樣的外邦人:「惡人,就是忘記神的外邦人,都必歸到陰間」。另一方面,這是基督教裡面的大罪:像以色列人在曠野一樣離經叛道,挑戰牧職,殺害神僕。這些罪惡正如彼得後書2:1所強調的:「從前在百姓中有假先知起來,將來在你們中間,也必有假師傅,私自引進陷害人的異端,連買他們的主他們也不承認,自取速速地滅亡」。換言之,作夢的人包括兩類:外邦人和「基督徒」,或前文說的所多瑪人和以色列人,或下文說的巴蘭與可拉。Ὁμοίως μέντοι καὶ οὗτοι ἐνυπνιαζόμενοι σάρκα μὲν μιαίνουσιν κυριότητα δὲ ἀθετοῦσιν δόξας δὲ βλασφημοῦσιν,Likewise also these filthy dreamers defile the flesh, despise dominion, and speak evil of dignities。我們特別注意以下幾個概念。首先、這些作夢的人。ἐνυπνιαζόμενοι,to dream (divinely suggested) dreams;metaph., to be beguiled with sensual images and carried away to an impious course of conduct(使徒行傳2:17)。到底什麼是作夢的人呢?「不守本位離開自己住處」的人。但我們還可以進一步「釋夢」。

第一,作夢的人至少可以包括法老(創世記41:1)、尼布甲尼撒(但以理書2:1)。或者中國夢。一方面噩夢連連;另一方面白日做夢妄想統治天下的春秋大夢。第二,假先知(申命記13:1;耶利米書23:25-32,27:9,29:8)、假牧師(以賽亞書56:10)。希臘哲學、進化論、肉身成道的東方宗教以及雞湯教靈恩派,都是一場紅樓夢或南柯一夢。第三,他們以這些夢為根基展開敵基督的所有行動。當然,神也按自己的旨意和主權藉著夢向人傳遞信息,但並非所有說夢者都出於神。因此撒迦利亞10:2說:「因為,家神所言的是虛空,卜士所見的是虛假,做夢者所說的是假夢。他們白白地安慰人。所以眾人如羊流離,因無牧人就受苦」。很多時候,經濟學和政論也不過就是一場說夢,他們以為數據和邏輯絕對歷史和未來;但潰而不崩能解釋2020這場人類瘟疫嗎?一時之間,巴比倫就禍哉了。不僅如此,說夢者的終極目的是用夢取代神和道。所以聖經又說: 「25我已聽見那些先知所說的,就是托我名說的假預言,他們說,我作了夢。我作了夢。26說假預言的先知,就是預言本心詭詐的先知,他們這樣存心要到幾時呢?27他們各人將所作的夢對鄰舍述說,想要使我的百姓忘記我的名,正如他們列祖因巴力忘記我的名一樣。28得夢的先知可以述說那夢。得我話的人可以誠實講說我的話。糠秕怎能與麥子比較呢?這是耶和華說的」(耶利米書23:25-28)。

其次、這些作夢的干了三件蠢事。第一、污穢身體。σάρκα μὲν μιαίνουσιν,defile the flesh truly(continually)。動詞μιαίνω的基本含義是to dye with another colour, to stain;to defile, pollute, sully, contaminate, soil(約翰福音18:28,提多書1:15;希伯來書12:15)。這個動詞可能指淫亂、追求肉身成道或干犯聖餐中的聖體(哥林多前書11:27)。第二、輕慢主治,κυριότητα δὲ ἀθετοῦσιν,despise dominion。動詞ἀθετέω的意思是to do away with, to set aside, disregard;to thwart the efficacy of anything, nullify, make void, frustrate;to reject, to refuse, to slight(馬可福音7:9等)。他們否認和拒絕基督和道。名詞κυριότης的意思是dominion, power, lordship。這個名詞首先指基督的主權,耶穌是萬主之主。「你們在他裡面也得了豐盛。他是各樣執政掌權者的元首」(歌羅西書2:10;另參以弗所書1:21,歌羅西書1:15-17,腓立比書2:10-11;彼得後書2:9-10)。第三、譭謗在尊位的,δόξας δὲ βλασφημοῦσιν,and speak evil of dignities。動詞βλασφημέω參見馬太福音9:3,27:39等。名詞δόξα的原意是榮耀和審判等(馬太福音6:13,16:27,19:28,24:30,25:31等)——這個名詞常指基督的榮耀。另外,兩個動詞都是Present!

2、一個案例(9)

9天使長米迦勒,為摩西的屍首與魔鬼爭辯的時候,尚且不敢用譭謗的話罪責他,只說,主責備你吧。

猶大書這裡描述的事件在舊約中找不到具體記載。只是申命記34章記述了摩西的去世和埋葬;而撒加利亞書第3章則記載了耶和華責備魔鬼的時候天使在場。早期一些教父將之訴諸偽經《摩西升天記》(Ascension of Moses)的相關記載:魔鬼先譭謗和控告摩西是謀殺者(出埃及記2:12),因此不配享受尊榮的葬禮。也有人認為,魔鬼自己要建立摩西紀念堂以誘惑以色列人拜偶像或屍體。關於天使長米迦勒,可以參考如下經文:但以理書10:13,21;11:1,12:1;啟示錄12:7;帖撒羅尼迦前書4:16。而מִיכָאֵל這個概念在希伯來文有「像神一樣」的意思(申命記3:24;以賽亞書40:18,25;詩篇77:13, 113:5)。聖經中另外一個命名的天使是加百列(但以理書8:16,9:21;路加福音1:19,1:26)。論及天使或靈界的事,我自己望而卻步,適可而止。摩西的屍體可能有象徵意義——怎樣使用猶太教和律法這些以色列的歷史遺產。基督教和馬克思代表兩個方向。前者是天使長的路線,後者是撒但一會。

我們重點分析以下幾個概念。第一、天使長:ἀρχάγγελος,archangel, or chief of the angels(帖撒羅尼迦前書4:16)。From ἄρχω (to be chief, to lead, to rule) and ἄγγελος。第二、爭辯。διακρινόμενος διελέγετο:when contending ……he disputed。這裡有兩個動詞。首先是用作分詞的διακρίνω,基本含義是to separate, make a distinction, discriminate, to prefer,7to learn by discrimination, to try, decide;常譯作分辨(馬太福音16:3),不疑惑(馬太福音21:21),爭辯(使徒行傳11:2)。主動詞διαλέγομαι的基本含義是to think different things with one』s self, mingle thought with thought,to converse, discourse with one, argue, discuss。爭論(馬可福音9:34),辯論(使徒行傳17:2,17等)。第三、不敢:οὐκ ἐτόλμησεν。動詞τολμάω的基本含義是not to dread or shun through fear;to bear, endure;to bring one』s self to;to be bold;bear one』s self boldly, deal boldly。不越本位,不能自以為神,不必替天行道。第四、罪責:ἐπιφέρω……κρίσις,bring against him……accusation。動詞ἐπιφέρω,to bring upon, bring forward(used of accusers);to lay upon, to inflict;to bring upon, i.e. in addition, to add, increase;to put upon, cast upon, impose。也指不要誇大和添加罪責。名詞κρίσις主要指審判。第五、譭謗。βλασφημία,slander, detraction, speech injurious, to another』s good name;impious and reproachful speech injurious to divine majesty(馬太福音12:31等)。這個名詞與上文的動詞βλασφημέω出於同一個字根。如使徒行傳23:5,「保羅說,弟兄們,我不曉得他是大祭司。經上記著說,不可譭謗你百姓的官長」(另參出埃及記22:28,詩篇50:20)。第六、責備:ἐπιτιμάω,to adjudge, award, in the sense of merited penalty(馬太福音8:26,12:16,16:12等)。

具體怎樣應用這節經文呢?我們要在加爾文主義和生命神學或雞湯教之間走中間的道路。第一、米迦勒仍然要與魔鬼爭辯。你不能無視罪惡和魔鬼。第二、守望者警戒惡人,只是不要譭謗,甚至不要譭謗魔鬼。當人把罪責完全歸咎於魔鬼或「業」而將自己摘出來的時候,是不是一種譭謗呢?當中國人把罪惡完全歸咎於當局和列強而覺得自己都是秦香蓮,是不是一種譭謗魔鬼呢?當潘金蓮將罪惡完全歸咎於西門慶或相反,是不是一種譭謗魔鬼呢?創世記3:13,「耶和華神對女人說,你作的是什麼事呢?女人說,那蛇引誘我,我就吃了」——你夏娃是一位有獨立人格和責任能力的人嗎?這些沒有靈性的畜類其實在自證自己是沒有靈性的畜類。這也是「活該論」所針對的基本情況。第三、要把終極審判權交給上帝或復臨的基督,並相信基督一定按公義審判魔鬼並全然得勝。這涉及一個實踐性很強的問題:川普,還是博爾頓?換言之,面對顯而易見的罪惡,是遏制和均衡,還是不顧一切滅絕和埋葬?上帝為什麼還沒有消滅世界之主呢?深哉,神的智慧啊!

3、核心問題(10)

10但這些人譭謗他們所不知道的。他們本性所知道的事與那沒有靈性的畜類一樣,在這事上竟敗壞了自己。

可以警戒、可以教訓,可以責備,但不可以譭謗。譭謗(βλασφημέω)這個概念在這裡第三次出現,顯示譭謗並且譭謗基督和祂的僕人,才是猶大書在這裡貫穿始終要攻擊的罪惡。οὗτοι δὲ ὅσα μὲν οὐκ οἴδασιν βλασφημοῦσιν ὅσα δὲ φυσικῶς ὡς τὰ ἄλογα ζῷα ἐπίστανται ἐν τούτοις φθείρονται,But these speak evil of those things which they know not: but what they know naturally, as brute beasts, in those things they corrupt themselves。因此,我們也可以以「譭謗」這個概念為線索,將猶大書8-10交叉結構。然而按著基本的語境和邏輯,中間第9節不可拘泥過度,猶大用那個「比喻」僅僅是為了論證「不可譭謗」這個道理。正如我們以「公民記者」為喻只是為了論證基督徒的安靜得勝,你轉去論斷他就是瞎眼了。

首先,在交叉結構中,οὗτοι(這些人)與第8節中的「這些(做夢的)人」首尾呼應。其次,他們所譭謗的是他們所不知道的:ὅσα μὲν οὐκ οἴδασιν,of those things which they know not。代詞ὅσος的意思是as great as, as far as, how much, how many, whoever。他們以為自己知道很多,但實際上並不像他們知道的那麼多。無知特別是半吊子,常常導致恭維和譭謗。動詞εἴδω的原意是看見。與此平行的動詞「知道」是ἐπίσταμαι:to put one』s attention on, fix one』s thoughts on, to turn one』s self or one』s mind to, put one』s thought upon a thing(馬可福音14:68等)。他們按本性(φυσικῶς)所知道或所看見或所關切的是。我用名人舉例講一個福音的道理,他們轉去咬那個人,卻看不見我講的理。這就是沒有靈性的畜類了。副詞φυσικῶς 的意思是:in a natural manner, by nature, under the guidance of nature: by the aid of the bodily senses。這裡猶大書對這些人的「罵」開始升級。稱這些無知卻自以為有知的人為「沒有靈性的畜類」:ὡς τὰ ἄλογα ζῷα,as brute beasts。形容詞ἄλογος,destitute of reason,contrary to reason, absurd;不合理的(使徒行傳25:27,彼得後書2:12)。這是一個合成詞From ἄλφα  (as a negative particle) and λόγος。大意指聽不懂神的話也聽不懂人的話。對這些人怎麼說都沒有用;也許,它們真的需要一場瘟疫或鼻青臉腫。

但是這些譭謗者會承受敗壞自己的後果。ἐν τούτοις φθείρονται,in those things they corrupt themselves。他們被敗壞,最終敗壞自己而且互相敗壞,如瘟疫互相傳染。動詞φθείρω在這裡是被動語態,其基本含義是:to corrupt, to destroy。當然,他們也敗壞神的殿。哥林多前書3:17使用的正是這個動詞:「若有人毀壞(φθείρω)神的殿,神必要毀壞(φθείρω)那人。因為神的殿是聖的,這殿就是你們」。這些人需要隔離,如隔離瘟疫(猶23)。哥林多前書15:33,「你們不要自欺。濫交是敗壞善行」;哥林多後書11:3,「我只怕你們的心或偏於邪,失去那向基督所存純一清潔的心,就像蛇用詭詐誘惑了夏娃一樣」(另參以弗所書4:22)。敗壞世界是大淫婦的罪惡:「他的判斷是真實公義的。因他判斷了那用淫行敗壞(φθείρω)世界的大淫婦,並且向淫婦討流僕人血的罪,給他們伸冤」(啟示錄19:2)。一切敗壞者最終必遭遇敗壞。

二、敗類(11)

11他們有禍了。因為走了該隱的道路,又為利往巴蘭的錯謬裡直奔,並在可拉的背叛中滅亡了。

那些作夢的人為什麼是「輕慢主治的,譭謗在尊位的」?沒有無緣無故的恨。他們這樣作是「為利」。οὐαὶ αὐτοῖς ὅτι τῇ ὁδῷ τοῦ Κάϊν ἐπορεύθησαν καὶ τῇ πλάνῃ τοῦ Βαλαὰμ μισθοῦ ἐξεχύθησαν καὶ τῇ ἀντιλογίᾳ τοῦ Κόρε ἀπώλοντο;Woe unto them! for they have gone in the way of Cain, and ran greedily after the error of Balaam for reward, and perished in the gainsaying of Core。猶大書11本身也可以交叉結構,中間「為利」一詞道出了所有革命、叛亂、悖逆和世俗化的根本原因,也是創世紀3:6的經典總結。另外,猶大書11中「有禍了」(οὐαί,alas, woe)與「滅亡了」(ἀπόλλυμι,5,11)也可算首尾呼應或者互相解釋——這是大禍,是引入滅亡的。這節經文選取了三個有名的案例,可以分別查考舊約相關的經文:創世記4(該隱),民數記22-25,31(巴蘭),民數記16(可拉)。而這三個人物的命運,分別用道路、錯謬和背叛概述;這可以平行或對比約翰福音14:6,「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這些人的的確確是敵基督的,在每一個基本方面與基督針鋒相對,並妄圖取而代之。因為三個人都有聖道和聖禮臨到,但他們都聽道成仇;他們都是「污穢身體,輕慢主治的,譭謗在尊位」的代表。

1、該隱的道路

無神論的文化蒼蠅說:世上本來沒有路(當然也沒有基督或道),走的人多了,就有了路。於是該隱來了。動詞「走」 πορεύω有更豐富的含義:to lead over, carry over, transfer;to depart from life;to follow(這裡是被動語態)……道路:ὁδός,a way;metaph.a course of conduct,a way (i.e. manner) of thinking, feeling, deciding。這是該隱路線或思想的跟隨者,就像馬克思主義者和民族文化繼承者以及靈恩派的惡會眾一樣。罪人有「死忠粉」。當然,該隱的後裔或黨人可以創造「光輝燦爛」的物質文明與精神文化。認識該隱的道路,應重讀創世記4:1-17:

1有一日,那人和他妻子夏娃同房。夏娃就懷孕,生了該隱(就是「得」的意思),便說,耶和華使我得了一個男子。2又生了該隱的兄弟亞伯。亞伯是牧羊的,該隱是種地的。3有一日,該隱拿地裡的出產為供物獻給耶和華。4亞伯也將他羊群中頭生的和羊的脂油獻上。耶和華看中了亞伯和他的供物,5只是看不中該隱和他的供物。該隱就大大地發怒,變了臉色。6耶和華對該隱說,你為什麼發怒呢?你為什麼變了臉色呢?7你若行得好,豈不蒙悅納,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門前。它必戀慕你,你卻要制伏它。8該隱與他兄弟亞伯說話,二人正在田間。該隱起來打他兄弟亞伯,把他殺了。9耶和華對該隱說,你兄弟亞伯在哪裡?他說,我不知道,我豈是看守我兄弟的嗎?10耶和華說,你作了什麼事呢?你兄弟的血,有聲音從地裡向我哀告。11地開了口,從你手裡接受你兄弟的血。現在你必從這地受咒詛。12你種地,地不再給你效力。你必流離飄蕩在地上。13該隱對耶和華說,我的刑罰太重,過於我所能當的。14你如今趕逐我離開這地,以致不見你面。我必流離飄蕩在地上,凡遇見我的必殺我。15耶和華對他說,凡殺該隱的,必遭報七倍。耶和華就給該隱立一個記號,免得人遇見他就殺他。16於是該隱離開耶和華的面,去住在伊甸東邊挪得之地。17該隱與妻子同房,他妻子就懷孕,生了以諾。該隱建造了一座城,就按著他兒子的名,將那城叫作以諾。

什麼是該隱的道路呢?首先,該隱是父母罪惡的繼承人,並將罪傳遞給了自己的後裔,包括土八該隱、拉麥和以諾。他們崇拜祖先。其次,該隱是人類的第一個嬰孩兒,也是殺人兇手。該隱不僅殺害弟兄,更殺害牧者。這種殺戮完全出於惡和嫉妒(約翰一書3:12)。再次,該隱聽道成仇:耶和華至少兩次臨到他,但是「光來到世間,世人因自己的行為是惡的,不愛光倒愛黑暗,定他們的罪就是在此」(約翰福音3:19);「世人不能恨你們,卻是恨我。因為我指證他們所作的事是惡的」(約翰福音7:7)。最後,該隱絕不悔改。永遠是別人和上帝的錯,這是該隱,這是該隱的族類,這是習國人。

2、巴蘭的錯謬

「又為利往巴蘭的錯謬裡直奔」,καὶ τῇ πλάνῃ τοῦ Βαλαὰμ μισθοῦ ἐξεχύθησαν,and ran greedily after the error of Balaam。首先,「走」現在加速度為「直奔」:ἐκχέω,也用作被動語態ἐξεχύθησαν,to pour out, shed forth;metaph. to bestow or distribute largely(馬太福音23:35,26:28等)。拋頭顱灑熱血地追求。其次,為利:μισθοῦ,μισθός,dues paid for work;reward: used of the fruit naturally resulting from toils and endeavours(馬太福音5:12等)。參民數記22:7,「摩押的長老和米甸的長老手裡拿著卦金(קֶסֶם,divination, witchcraft;the rewards of divination),到了巴蘭那裡,將巴勒的話都告訴了他」。最後,錯謬:πλάνη,a wandering, a straying about,error,deceit or fraud……(馬太福音27:64;羅馬書1:27;以弗所書4:14;帖撒羅尼迦前書2:3;帖撒羅尼迦後書2:11;雅各書5:20;彼得後書2:18,3:17;約翰一書4:6)。

關於巴蘭的錯繆,可參考如下經文:彌迦書6:5,「我的百姓阿,你們當追念摩押王巴勒所設的謀,和比珥的兒子巴蘭回答他的話,並你們從什亭到吉甲所遇見的事,好使你們知道耶和華公義的作為」;彼得後書2:15,「他們離棄正路,就走差了,隨從比珥之子巴蘭的路,巴蘭就是那貪愛不義之工價的先知」;啟示錄2:14,「然而有幾件事我要責備你,因為在你那裡,有人服從了巴蘭的教訓。這巴蘭曾教導巴勒將絆腳石放在以色列人面前,叫他們吃祭偶像之物,行姦淫的事」。首先,巴蘭出於邪靈,特別是異教之靈;就是否認基督或敵基督的靈。其次,巴蘭自己是偶像崇拜者,他真正侍奉的是錢財。為此,他必須就真理和事實說謊、欺騙。最後,為了錢財,他引誘各種貪財的人與各種偶像和假神淫亂。而啟示錄讓我們看見,巴蘭的錯謬是歷代教會的主要威脅之一,今天的成功神學和靈恩派以及雞湯教,都可以歸在巴蘭的名下。對一切神跡奇事的無限追求,不過就是為了侍奉瑪門,並藉著侍奉瑪門勾引層出不窮的貪財好色之輩以及無知的婦人。

3、可拉的背叛

「並在可拉的背叛中滅亡了」。καὶ τῇ ἀντιλογίᾳ τοῦ Κόρε ἀπώλοντο,and perished in the gainsaying of Core。如果傳道人責備巴蘭教的淫亂,那麼,最終必然導致一場背叛和二百五事件。這就是巴蘭錯謬與可拉背叛之間的邏輯關聯,這是2018年與2019之間的邏輯關聯——你動了雞湯教和人家才路德宗的奶酪而且不順服偽掌權者,它就拉著可拉或可以拉攏的人,「起疫」了。

第一、背叛,ἀντιλογία,gainsaying, contradiction;opposition, rebellion。希伯來書6:16將之翻譯為爭論:「人都是指著比自己大的起誓。並且以起誓為實據,了結各樣的爭論」(另參希伯來書7:7)。希伯來書12:3將之翻作「頂撞」,「那忍受罪人這樣頂撞的,你們要思想,免得疲倦灰心」。其動詞ἀντιλέγω可以參考   路加福音20:27,「撒都該人常說沒有復活的事。有幾個來問耶穌說」;約翰福音19:12,「從此彼拉多想要釋放耶穌。無奈猶太人喊著說,你若釋放這個人,就不是該撒的忠臣。(原文作朋友)凡以自己為王的,就是背叛該撒了」,等等。舊約中最早的背叛者可以是寧錄:「8古實又生寧錄,他為世上英雄之首。9他在耶和華面前是個英勇的獵戶,所以俗語說,像寧錄在耶和華面前是個英勇的獵戶」(創世記10:8-9)。有時候背叛出於政治恐懼:「但你們不可背叛耶和華,也不要怕那地的居民。因為他們是我們的食物,並且蔭庇他們的已經離開他們。有耶和華與我們同在,不要怕他們」(民數記14:9)。有時候背叛出於偶像崇拜和聽道成仇:「耶和華吩咐摩西說,把亞倫的杖還放在法櫃前,給這些背叛之子留作記號。這樣,你就使他們向我發的怨言止息,免得他們死亡」(民數記17:10)。而對上帝的背叛,常常藉著殺害上帝僕人完成:「然而,他們不順從,竟背叛你,將你的律法丟在背後,殺害那勸他們歸向你的眾先知,大大惹動你的怒氣」(尼希米記9:26);「惡人只尋背叛,所以必有嚴厲的使者,奉差攻擊他」(箴言17:11)。在某種意義上,中國人是背叛成癮的民族(漢奸現象和翻臉現象),總是背叛神:「但這百姓有背叛忤逆的心,他們叛我而去」(耶利米書5:23)」;「自從我認識你們以來,你們常常悖逆耶和華」(申命記9:24)。而且中國人不知羞恥地互相背叛:「耶和華對我說,在猶大人和耶路撒冷居民中有同謀背叛的事」(耶利米書11:9)。若非恩典,中國人不可能將任何一件正經事業合作到底。但聖靈能讓我們反敗為勝。

第二、滅亡。動詞ἀπόλλυμι已經出現在第5節中:「從前主救了他的百姓出埃及地,後來就把那些不信的滅絕了」。背叛者會遭遇滅亡的絕罰,這是可恥的覆沒,鐵證如山;因為神應許祂必懲罰傷害教會的叛徒(哥林多前書3:17)。歷史是祂的故事,這兩年的歷史更是祂的故事。感謝神,可拉的後裔有悔改者(詩篇42:1等;另參歷代志上6:38,9:19,9:31,12:6,26:1,26:19;歷代志下20:19)。

三、偽類(12-13)

12這樣的人,在你們的愛席上,與你們同吃的時候,正是礁石(或作玷污);

他們作牧人,只知餵養自己,無所懼怕。是沒有雨的雲彩,被風飄蕩,

是秋天沒有果子的樹,死而又死,連根被拔出來。

13是海裡的狂浪,湧出自己可恥的沫子來。

是流蕩的星,有墨黑的幽暗為他們永遠存留。

魔鬼的差役最終要打擊的是神的教會,因為教會是天國入口;是上帝在人間最偉大的神跡,是文明真正的基石。因此魔鬼敗壞人類首先必然敗壞教會。一方面,他們用假基督這個偽掌權者取代基督這個真正的掌權者。於是西方教會的世俗化和非政治化以及順服魔鬼,成為西方文明沒落的前提。另一方面,魔鬼攻陷基督教或教會最常見的手段不是國家政權的逼迫,而是捆綁內部的人背叛基督和傳道人,於是繁殖無數三姓家奴,棄牧成風竄堂成癮;使基督教一盤散沙,潰不成軍。因此復興也在基督教的改革或回歸,特別是回歸真正的掌權者基督,並按聖經重建教會神學或耶路撒冷的城牆。於是猶大書在這裡轉向那些進入教會並敗壞教會的邪惡天使——這也是順著可拉黨人展開的跟蹤調查。有人將「這樣的人」稱為「教會入侵者」(intruders);不過他們也可能是教會中自己敗壞的人,比如因為貪愛世界而聽道成仇的那些人。事實上,猶大書12可以與猶大書4平行:「4因為有些人偷著進來,就是自古被定受刑罰的,是不虔誠的,將我們神的恩變作放縱情慾的機會,並且不認獨一的主宰我們(我們或作和我們)主耶穌基督」。一方面,「不認獨一的主宰我們(我們或作和我們)主耶穌基督」可以平行「主治」與「尊位」這些概念(另參猶25)。另一方面,「有些人偷著進來」可以平行「這樣的人,在你們的愛席上」及「他們作牧人」。而猶大書13還可以與猶大書6平行:「又有不守本位,離開自己住處的天使,主用鎖鏈把他們永遠拘留在黑暗裡,等候大日的審判。」另外,猶大書在這裡用6種受造之物來描述基督教的敗壞,加上上文的畜類,共7種。這也是一種「全然的敗壞」——這個完全喪失基督生命和真理的基督教,必須改革。

1、

12a這樣的人,在你們的愛席上,正是礁石。

這裡應該是以聖餐或愛席提喻教會。這一點還可以參考彼得後書2:13-14,「13行的不義,就得了不義的工價。這些人喜愛白晝宴樂,他們已被玷污,又有瑕疵,正與你們一同坐席,就以自己的詭詐為快樂。14他們滿眼是淫色(淫色原文作淫婦),止不住犯罪。引誘那心不堅固的人,心中習慣了貪婪,正是被咒詛的種類」。而同席相殺的邪惡,聖經常用之指向猶大對基督的出賣以及猶太人對耶穌的殺害:詩篇41:9,「連我知己的朋友,我所倚靠吃過我飯的,也用腳踢我」;約翰福音13:18,「我這話不是指著你們眾人說的。我知道我所揀選的是誰。現在要應驗經上的話,說,同我吃飯的人,用腳踢我」;俄巴底亞書1:7,「與你結盟的,都送你上路,直到交界。與你和好的,欺騙你,且勝過你。與你一同吃飯的,設下網羅陷害你。在你心裡毫無聰明」;詩篇35:16,「他們如同席上好嬉笑的狂妄人,向我咬牙」。神的僕人當然也會遭遇同樣的殘害:「14銅匠亞力山大多多地害我。主必照他所行的報應他。15你也要防備他。因為他極力敵擋了我們的話。16我初次申訴,沒有人前來幫助,竟都離棄我。但願這罪不歸與他們。17惟有主站在我旁邊,加給我力量,使福音被我盡都傳明,叫外邦人都聽見。我也從獅子口裡被救出來。18主必救我脫離諸般的兇惡,也必救我進他的天國。願榮耀歸給他,直到永永遠遠。阿們」(提摩太后書4:14-18)。這一切都是要有的。

這些假弟兄是魔鬼埋伏在教會中「危險的暗礁」;但你不要與之進行言辭的爭辯,何況他們都是鐵石心腸。「不解怨」是他們一個基本的特點,讓我們再讀一遍提摩太后書3:1-9,「1你該知道,末世必有危險的日子來到。2因為那時人要專顧自己,貪愛錢財,自誇,狂傲,譭謗,違背父母,忘恩負義,心不聖潔,3無親情,不解怨,好說讒言,不能自約,性情凶暴,不愛良善,4賣主賣友,任意妄為,自高自大,愛宴樂不愛神。5有敬虔的外貌,卻背了敬虔的實意。這等人你要躲開。6那偷進人家,牢籠無知婦女的,正是這等人。這些婦女擔負罪惡,被各樣的私慾引誘。7常常學習,終久不能明白真道。8從前雅尼和佯庇怎樣敵擋摩西,這等人也怎樣敵擋真道。他們的心地壞了,在真道上是可廢棄的。9然而他們不能再這樣敵擋,因為他們的愚昧,必在眾人面前顯露出來,像那二人一樣」。「那二人」或「那二貨」的祖宗,就是「那二百五可拉黨人」。

這句話的原文與中譯略有不同:οὗτοί εἰσιν ἐν ταῖς ἀγάπαις ὑμῶν σπιλάδες,These are spots in your feasts of charity。首先,他們一般不是一個人,而是幾個人,至少兩家人以上。或者臭味相同,或者希律和彼拉多成了朋友。他們都追求「溫柔的多數暴政」。其次,他們熱衷於宴樂吃請,而且也進入主的聖餐。實際上他們侍奉的神就是他們的肚腹。這些人為了一口吃的可以把父母都賣了,而為食物出賣弟兄、棄牧竄堂更是家常便飯。翻作愛席的名詞是ἀγάπη,原意就是愛,他們都是泛愛主義的屬靈表演藝術家和低能的殭屍粉。他們可以一邊給陌生的老人送溫暖,同時向牧師背後插刀子。這兩面三刀他們得心應手,駕輕就熟。不過這個詞有時作為專有名詞指向初代教會的愛筵:affection, good will, love, benevolence, brotherly love;love feasts。這些人本來蒙愛了,卻是翻臉無情,忘恩負義之輩。最後,翻作礁石的名詞是σπιλάς,a rock in the sea, ledge, reef;metaph. of men who by their conduct damage others morally, wreck them as it were。這裡是複數(σπιλάδες);也有人將之翻作「污點」,確實很髒。暗礁旨在使正在正常行駛的船失事和遇難。本來一切都很順利,但突然就有人「起蛾子」,意思狂風大作,飛沙走石。蒼蠅起來天使天君,蠓蟲撕逼成駱駝,一點面酵將全團的面發起來。都是麵點王。所以說蒙特利爾華人基督教會和CSMP一直是神跡。如今福音興旺,完全與我無關,都是神的作為。我只是遇到暗礁的時候加倍講道。這是我的缺點:遇強則強,遭暗則明,遇礁則驕。主已經憐憫了我。

2、人

12b他們作牧人(與你們同吃的時候),只知餵養自己,無所懼怕。

但這樣的偽類竟然成了教會領袖,那基督教的改革就刻不容緩。亞當變質了,不能修理看守,只是一味地順從夏娃吃餅得飽。他們不再敬畏上帝,就必然為了食物起來攪擾教會,攻擊傳道人。這讓我想起「教區」的某些人。συνευωχούμενοι ἀφόβως ἑαυτοὺς ποιμαίνοντες,when they feast with you, feeding themselves without fear。動詞συνευωχέομαι的基本含義是:to entertain together,to feast sumptuously with。這個動詞可以指上文那些一起參加愛席的人,也可以指向下文的假牧師。彼得後書2:13使用的就是這個動詞:「12但這些人好像沒有靈性,生來就是畜類,以備捉拿宰殺的。他們譭謗所不曉得的事,正在敗壞人的時候,自己必遭遇敗壞。13行的不義,就得了不義的工價。這些人喜愛白晝宴樂,他們已被玷污,又有瑕疵,正與你們一同坐席,就以自己的詭詐為快樂。14他們滿眼是淫色(淫色原文作淫婦),止不住犯罪。引誘那心不堅固的人,心中習慣了貪婪,正是被咒詛的種類」。原文並沒有「作牧人」這個概念,這樣翻譯應該是對主動詞ποιμαίνω的意譯:to feed, to tend a flock, keep sheep;因此有譯本翻作shepherd(馬太福音2:6;路加福音17:7;約翰福音21:16;使徒行傳20:28;彼得前書5:2等;另參以西結書34:1-6)。一方面,必有牧者;另一方面,牧者務要牧養羊群。因此那些無牧者以及不牧會的牧者,都是假教會和假牧師。「只知餵養自己」也意味著,這些假牧師只是在侍奉錢財,因此一定繞行政治話題,與世隔離,喪盡天良。雞湯教這個通病,我們已經連篇累牘了。他們無所畏懼並且狂妄(ἀφόβως,without fear, boldly)。他們不怕神,他們因為不怕神而恐懼政治權力和人民。而之所以不怕神也是因為他們有恃無恐——所恃在人多勢眾、與希律同國一黨,或者佔據教區高位。他們依靠埃及。不僅如此,他們不怕神是因為,這些蠢貨只看看得見的,他們認為基督及其僕人是軟弱可欺的。他們仗勢欺人,他們狗仗人勢。然而一旦被神懲罰,就「上帝的愛在哪裡」了。

3、雲

12c是沒有雨的雲彩,被風飄蕩,

怎樣分辨這些假牧師和假弟兄呢?他們不下雨,追逐世俗的風潮。更形象地說,他們不講道,或者主要不講道或聽不懂道;所謂證道無能,內鬥有術;釋經無光,干人有癮。這些人熱衷於教區政治和意淫教會權力,傾心於教義課程和無窮的家譜,並用這種教義課程到處賣錢,餵養自己。他們是地地道道的吃教徒。νεφέλαι ἄνυδροι ὑπὸ ἀνέμων περιφερόμεναι,louds without water, carried about of winds。形容詞ἄνυδρος的意思是without water(馬太福音12:43;路加福音11:24;彼得後書2:17)。我們可以將之平行以賽亞書55:10-11,「10雨雪從天而降,並不返回,卻滋潤地土,使地上發芽結實,使撒種的有種,使要吃的有糧。11我口所出的話,也必如此,決不徒然返回,卻要成就我所喜悅的,在我發他去成就的事上(發他去成就或作所命定)必然亨通」。因此「沒有雨的雲彩」大致上可以指不講道或沒有講道能力的假師傅。事實上這種貧困也說明他們才沒有聖靈,無法在腹中流出活水的江河來。既然講道無能就只能捕風捉影,隨波逐流,為得便宜諂媚人。幾乎所有教義-宗派至上主義者都是捕風之徒,因此竄堂成癮,內鬥沉浸。動詞περιφέρω正有此意:to carry round, to bear about everywhere with one;to carry here and there;to be driven。另參以弗所書4:14,「使我們不再作小孩子,中了人的詭計,和欺騙的法術,被一切異教之風搖動,飄來飄去,就隨從各樣的異端」;希伯來書13:8-9,「8耶穌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9你們不要被那諸般怪異的教訓勾引了去。因為人心靠恩得堅固才是好的。並不是靠飲食。那在飲食上專心的,從來沒有得著益處」。遠離吃教。

4、樹

12d是秋天沒有果子的樹,死而又死,連根被拔出來。

假師傅和假弟兄不可能結果子:自己生命沒有長進,而且他們的事工根本就在沒有結果。這些無果子的基督徒,就是主耶穌論斷的假先知:「15你們要防備假先知。他們到你們這裡來,外面披著羊皮,裡面卻是殘暴的狼。16憑著他們的果子,就可以認出他們來。荊棘上豈能摘葡萄呢?蒺藜裡豈能摘無花果呢?17這樣,凡好樹都結好果子,惟獨壞樹結壞果子。18好樹不能結壞果子,壞樹不能結好果子。19凡不結好果子的樹,就砍下來,丟在火裡。20所以憑著他們的果子,就可以認出他們來。21凡稱呼我主阿,主阿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22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阿,主阿,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嗎?23我就明明地告訴他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馬太福音7:15-23)。正因為他們沒有公義的果子,他們會極端嫉妒所有結果子的樹木;但不是自己努力結果子;而是你利用權力和畜類就去搶奪別人結出的果子,為了「飄搖在眾樹之上」(士師記9:7-20)。而他們同樣是主耶穌咒詛的無花果樹:「18早晨回城的時候,他餓了。19看見路旁有一棵無花果樹,就走到跟前,在樹上找不著什麼,不過有葉子。就對樹說,從今以後,你永不結果子。那無花果樹就立刻枯乾了。」(馬太福音21:18-19)。路德教會和所有西方所謂正統的教會,是否正在漸漸枯乾中呢?俄珥巴啊,你誠實回答。

不僅如此,這些可憐的樹木即使到了秋天,仍然一無所有;因為整個夏天他們都在審判和攻打傳道人,密謀、控告、生氣——沒有功夫講道、聽道和行道。δένδρα φθινοπωρινὰ ἄκαρπα δὶς ἀποθανόντα ἐκριζωθέντα,trees whose fruit withereth, without fruit, twice dead, plucked up by the roots。樹在這裡也是複數(δένδρα)。我們看得見,那堂會為了「結果子」想出了很多「怪招」或「諸般怪異的教訓」,但有什麼用呢。秋去冬來,這是秋天的樹:φθινοπωρινός,autumn trees:trees such as they are at the close of autumn, dry, leafless and without fruit,metaph. of unfruitful, worthless men。一直到秋天,他們仍然不肯悔改,繼續敗壞,遠離真道(φθείρω)。加倍犯罪罪上加罪,必然死而又死。δὶς ἀποθανόντα的意思是兩次的死,或者兩場拆毀。參啟示錄21:8,「惟有膽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殺人的,淫亂的,行邪術的,拜偶像的,和一切說謊話的,他們的分就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這是第二次的死」(另參啟示錄20:6,20:14)。所以結局是:「連根被拔出來」,ἐκριζόω,o root out, pluck up by the roots(馬太福音13:29,15:13;路加福音17:6)。他們還有「重生」的機會嗎?或許有,求主憐憫。

5、

13a是海裡的狂浪,湧出自己可恥的沫子來。

傳道人要責備他們,但是,他們不肯回頭。他們自以為自己是大海,不是可以被掀翻的小池塘。武漢!武漢!這是怎樣的大海呢?κύματα ἄγρια θαλάσσης ἐπαφρίζοντα τὰς ἑαυτῶν αἰσχύνας,Raging waves of the sea, foaming out their own shame。這是保羅的遭遇:「18我們被風浪逼得甚急,第二天眾人就把貨物拋在海裡。19到第三天,他們又親手把船上的器具拋棄了。20太陽和星辰多日不顯露,又有狂風大浪催逼,我們得救的指望就都絕了」(使徒行傳27:18-20)。而且海上航行,往往禍不單行——狂風之後還有毒蛇:「那時保羅拾起一捆柴,放在火上,有一條毒蛇,因為熱了出來,咬住他的手」(使徒行傳28:3)。人家「小蛇」是出來為人家「大海」來報仇的。來認識一下大海啊他們的故鄉吧。

首先,他們是海裡的狂浪。形容詞ἄγριος的基本含義是:living or growing in the fields or woods:of animals, wild, savage,of countries, wild, uncultivated, unreclaimed。或者of men and animals in a moral sense, wild savage, fierce,boorish, rude;of any violent passion, vehement, furious。野蠻而又狂妄,並且愈挫愈奮;是未經福音馴化的野蠻人的性情(馬太福音3:4,馬可福音1:6)。其次,動詞ἐπαφρίζω的意思是to foam up,to cast out as foam, foam out;吐口沫;憤怒並且沸騰。這是怎樣的沫子呢?一方面,這沫子或口水出於他們自己(ἑαυτῶν),但他們偽造說出於神。實際上這些沫子不過就是不解怨而湧出來的言辭爭辯而已,毫無意義。另一方面,這口水是無恥的,是無我的。名詞αἰσχύνη的基本含義是the confusion of one who is ashamed of anything, sense of shame;ignominy, disgrace, dishonour;a thing to be ashamed of(路加福音14:9;哥林多後書4:1-2;腓立比書3:19;希伯來書12:2;啟示錄3:18)。這個名詞大致指不守本位、以地上的事起來攻打牧者或表演自己比聖經更高明的諸般無恥慘狀。

他們靠自己是不能知恥的。最後,遇到奇主席和奇國人這樣的大海,教會怎麼辦呢?或者,按真理教導他們:「17你說,我是富足,已經發了財,一樣都不缺。卻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憐,貧窮,瞎眼,赤身的。18我勸你向我買火煉的金子,叫你富足。又買白衣穿上,叫你赤身的羞恥不露出來。又買眼藥擦你的眼睛,使你能看見。19凡我所疼愛的,我就責備管教他。所以你要發熱心,也要悔改」(啟示錄3:17-19)。或者,「2仰望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或作仰望那將真道創始成終的耶穌)他因那擺在前面的喜樂,就輕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難,便坐在神寶座的右邊。3那忍受罪人這樣頂撞的,你們要思想,免得疲倦灰心」(希伯來書12:2-3)。或者,你向主求救吧,求祂起來「平靜風和海」(馬太福音8:26)。

6、星

12b是流蕩的星,有墨黑的幽暗為他們永遠存留。

我們講猶大書,一定會經歷猶大書。這是多年來CSMP的奇異恩典。然而你還不肯平靜嗎?仍然不肯平靜的假弟兄,就只剩下最後的審判了。ἀστέρες πλανῆται οἷς ὁ ζόφος τοῦ σκότους εἰς τὸν αἰῶνα τετήρηται,wandering stars, to whom is reserved the blackness of darkness for ever。起來得瑟或唾沫橫飛的人,當然以為自己是個人物,或者有兩個糟錢兒,或者有幾分姿色,或者有幾兩文憑,或者自以為自己有什麼糞土一樣的榮耀……總之,以為自己是某種星星(ἀστήρ,ἀστέρες)或「有一定影響」的明星人物了。這是什麼星呢?明亮之星早晨之子嗎?「明亮之星,早晨之子阿,你何竟從天墜落。你這攻敗列國的,何竟被砍倒在地上」(以賽亞書14:12)。這星不過是賊星,是「流蕩的星」。;名詞πλανήτης的意思是a wanderer: wandering stars。形容詞πλάνος的基本含義是wandering, roving;misleading, leading into error;a vagabond, 「tramp」, imposter,corrupter, deceiver(馬太福音27:63;哥林多後書6:8;提摩太前書4:1;約翰二書1:7)……諸如性情極不穩定的,人際關係惡變的,冒名頂替者;騙子;流浪漢;無業遊民;淫婦,外女;腐敗的;墮落的;訛誤的……

我想說說科比布萊恩特,說說這位星星。中國人說死者為大;但聖經說,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我只是把一些事實放在這裡,你自己去看武漢與科比的交叉平行。2015年美國著名的《外交政策》雜誌評選的影響中美關係50人名單中,科比是唯一上榜的體育界人士。《外交政策》稱,科比是NBA聯盟內最像駐華大使的人物。每年休賽期的中國之旅人山人海,呼喚「科比」的聲音震耳欲聾。2019年10月1日,科比專門發文為中國慶生:「70歲生日快樂,中國!感謝你總是歡迎我來到這個迷人的國家!你的學習和進步精神每天都激勵著我!我愛你,中國!」(那時中國正在獵殺香港人)。就在科比墜機幾天前,他在微博上錄製了一段視頻:「新年快樂,我親愛的中國朋友們,感謝過去一年裡對我的支持,你們通過自己的努力,讓我看到了你們身上的激情和專注……」(此時NBA香港風波餘波未了,而中國式的激情已經開始轉向肺炎的全地恐慌)……美國媒體「謠傳」科比於2001年到2011年的十年中與105位女子有染;但2003年夏天這場轟動美國的案件是事實:科羅拉多伊格爾郡警方逮捕了科比,因為一位19歲的旅館女服務生報警稱被性侵。科比是美國職業籃球協會(NBA)開闢中國市場的領路人。科比以球員身份到中國至少11次,每次所到之處都是萬人空巷,讓科比深深感受「中國人對於科比的喜愛」。科比在中國登長城,在酒店與影星章子怡合影,與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展開一席長談,與歌星周傑倫聯手拍廣告。科比稱姚明是兄弟,與成功神學代言人林書豪是搭檔。早在2008年,科比就視中國為第二故鄉。「這裡的人們張開雙臂歡迎我,這是一種動力」;科比稱中國為家之外的家(home away from home)。他的二女兒吉安娜(一起墜機者)熱愛中國且是一位中文高手,她在學校舉辦的活動上背誦中國古詩,她對科比說:「爸爸,我在學習中文,等你再去中國時我也要去」……

諸多「明星」不過是撒旦的差役。主耶穌將撒旦及其使者看為從天而落的「掃把星」,猶大書看見的完全一致:「耶穌對他們說,我曾看見撒但從天上墜落,像閃電一樣」(路加福音10:18)。他們「下凡」來幹什麼呢?「3天上又現出異象來。有一條大紅龍,七頭十角,七頭上戴著七個冠冕。4它的尾巴拖拉著天上星辰的三分之一,摔在地上。龍就站在那將要生產的婦人面前,等她生產之後,要吞吃她的孩子」(啟示錄12:3-4)。他們要敗壞和消滅神的教會。而新郎必為新婦報仇並保護教會。傷害教會是神最不能容忍的罪惡之一(哥林多前書3:17):「有墨黑的幽暗為他們永遠存留」。這不是一般的黑暗(ζόφος),是「墨黑」(σκότος)的幽暗。σκότος與瞎眼的黑暗有關——他們看不見真理之光了(馬太福音6:23);而且拿出地獄一般的黑暗,已經與神國無分了;乃天國之外永遠的黑暗(馬太福音8:12,22:13,25:30)。看見「永遠」(αἰῶνα)一詞,但願傳道人或神的僕人在敬畏中為自己求憐憫,也為那海中「浪遏飛舟」或至少同席的人祈求憐憫。求主憐憫。「8親愛的弟兄啊,有一件事你們不可忘記,就是主看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9主所應許的尚未成就,有人以為他是耽延,其實不是耽延,乃是寬容你們,不願有一人沉淪,乃願人人都悔改」(彼得後書3:8-9)。阿門。

任不寐,2020年2月2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