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歌第十五課:巴不得你像我兄弟(7:10-8:4)

奉聖父聖子聖靈得名,阿門。今天的證道經文是雅歌7:10-8:4,

10我屬我的良人,他也戀慕我。11我的良人,來吧,你我可以往田間去。你我可以在村莊住宿。

12我們早晨起來往葡萄園去,看看葡萄發芽開花沒有,石榴放蕊沒有。我在那裡要將我的愛情給你。13風茄放香,在我們的門內有各樣新陳佳美的果子。我的良人,這都是我為你存留的。

1巴不得你像我的兄弟,像吃我母親奶的兄弟。我在外頭遇見你就與你親嘴,誰也不輕看我。2我必引導你,領你進我母親的家。我可以領受教訓,也就使你喝石榴汁釀的香酒。

3他的左手必在我頭下,他的右手必將我抱住。4耶路撒冷的眾女子阿,我囑咐你們,不要驚動,不要叫醒我所親愛的,等他自己情願(不要叫醒云云或作不要激動愛情等它自發)。

感謝主的話語。這段經文可以以「地點」線索完成結構分析,美兩節經文聚焦已成額地點或「禾場」:田間(村莊,10-11)、園子(葡萄園,12-13)、母家(我母親的家,1-2)與聖城(耶路撒冷,3-4)。這些地點不僅有結構性的作用,也有重要的神學含義。可以這樣說,雅歌7:11-8:4的神學主題就是面對基督復臨,教會新郎全地加倍傳講福音。一方面,田間可以指向世界;葡萄園可以指向以色列或教會——傳福音呼喊世人悔改重生,目的是建立南滄州或葡萄園。另一方面,每一個傳道人和基督徒,可以從身邊或故鄉開始直到地極,傳道見證;而最終以色列余民全家都會得救——基督是歷史唯一的主權者。這就是新約聖經平行的真理:

羅馬書10:12-21,「12猶太人和希利尼人,並沒有分別。因為眾人同有一位主,他也厚待一切求告他的人。13因為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14然而人未曾信他,怎能求他呢?未曾聽見他,怎能信他呢?沒有傳道的,怎能聽見呢?15若沒有奉差遣,怎能傳道呢?如經上所記,報福音傳喜信的人,他們的腳蹤何等佳美,16只是人沒有都聽從福音。因為以賽亞說,主阿,我們所傳的有誰信呢?17可見信道是從聽道來的,聽道是從基督的話來的。18但我說,人沒有聽見嗎?誠然聽見了。他們的聲音傳遍天下,他們的言語傳到地極。19我再說,以色列人不知道嗎?先有摩西說,我要用那不成子民的,惹動你們的憤恨。我要用那無知的民,觸動你們的怒氣。20又有以賽亞放膽說,沒有尋找我的,我叫他們遇見。沒有訪問我的,我向他們顯現。21至於以色列人,他說,我整天伸手招呼那悖逆頂嘴的百姓」。

羅馬書11:25-31,「25弟兄們,我不願意你們不知道這奧秘,(恐怕你們自以為聰明)就是以色列人有幾分是硬心的,等到外邦人的數目添滿了。26於是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如經上所記,必有一位救主,從錫安出來,要消除雅各家的一切罪惡。27又說,我除去他們罪的時候,這就是我與他們所立的約。28就著福音說,他們為你們的緣故是仇敵。就著揀選說,他們為列祖的緣故是蒙愛的。29因為神的恩賜和選召,是沒有後悔的。30你們從前不順服神,如今因他們的不順服,你們倒蒙了憐恤。31這樣,他們也是不順服,叫他們因著施給你們的憐恤,現在也就蒙憐恤」。

使徒行傳1:6-8,「6他們聚集的時候,問耶穌說,主阿,你復興以色列國,就在這時候嗎?7耶穌對他們說,父憑著自己的權柄,所定的時候日期,不是你們可以知道的。8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並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阿門。

引言:東方不敗與初代肉身

首先請大家忍耐一下,介紹一首東正教或東方不敗教的「聖歌」:「紅塵多可笑;癡情最無聊。目空一切也好。此生未了,心卻已無所擾,只想換得半世逍遙。醒時對人笑,夢中全忘掉,歎天黑得太早。來生難料,愛恨一筆勾銷。對酒當歌,我只願開心到老……任我飄搖……獨自醉倒……一身驕傲……歌在唱,舞在跳,長夜漫漫不覺曉,將快樂尋找……」這首歌足以解釋最近兩三年來我們經歷的所謂風波。「林青霞」道出了男女人以及女男人與我們分手的真正原因;我們與他們領受的從始至終不是一個靈,所信的根本不是同一位神。就這麼簡單。

他們迷戀的兩大偶像就是初代與肉身,合起來大約相當於「咕咾肉」(古老肉)。那肉是可吃的,如同千年陳釀臭豆腐。他們一方面幻想有一個叫初代的黃金時期或完美教會;另一方面像奉割禮的人一樣妄想肉身升天;而有一群叫「希臘教父」的神仙般人物,在仙山洞府中把酒當哥,取代亞伯拉罕雅歌和以撒的宴席,「管別人和政治世界幹什麼,就咱們幾家人一起升天,你牽著狗和我帶著貓」。這種東正教與白淑貞修行千年必然成精的「中國夢」沒有任何區別,都出於薩滿教喪盡天良的污穢之靈。實際上,他們害怕了。

我也知道,個別弟兄姐妹只是一時迷惑;而恐懼及其狡猾,是末世之前可以暫時忍耐的一種人性。牧者效命:

「6我希奇你們這麼快離開那藉著基督之恩召你們的,去從別的福音。7那並不是福音不過有些人攪擾你們,要把基督的福音更改了。8但無論是我們,是天上來的使者,若傳福音給你們,與我們所傳給你們的不同,他就應當被咒詛。9我們已經說了,現在又說,若有人傳福音給你們,與你們所領受的不同,他就應當被咒詛」(加拉太書1:6-7);「11哥林多人哪,我們向你們,口是張開的,心是寬宏的。12你們狹窄,原不在乎我們,是在乎自己的心腸狹窄。13你們也要照樣用寬宏的心報答我。我這話正像對自己的孩子說的。14你們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負一軛。義和不義有什麼相交呢?光明和黑暗有什麼相通呢?15基督和彼列(彼列就是撒但的別名)有什麼相和呢?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有什麼相干呢?16神的殿和偶像有什麼相同呢?因為我們是永生神的殿。就如神曾說,我要在他們中間居住,在他們中間來往。我要作他們的神,他們要作我的子民。17又說,你們務要從他們中間出來,與他們分別,不要沾不潔淨的物,我就收納你們。18我要作你們的父,你們要作我的兒女。這是全能的主說的」(哥林多前書6:11-18)。

朋友,加拉太教會和哥林多教會連同啟示錄的七間教會,就是你們迷信的「初代教會」了。也是末世教會了。一個人要對聖靈以及聖經啟示的人論(人都是罪人,沒有一個義人)要無知的何等程度,才會相信遠古時期或兩千年前的人類肉身、「教父」的肉身,是中國人可以崇拜的祖先之神呢?

我們今天算是「雅歌之教會改革系列論述」的第九論:論東正(邪?)教。靠主我們認識人、俄珥巴與趙家人。3-5年之癢,沒有傷心,或有歎惋、憐惜、不捨與守望。但更多感恩:我們教會不僅更理性的看待路德神學(仍然「迄今為止……」,所以更加只講聖經),而且開始與東方教會,實際上就是東正教版的東方不敗教分道揚鑣。神的美意本是如此。東正教本身當然不是異教或邪教;但她是基督徒最可能轉向邪教的集散地,也是各種異教在基督教世界殖民最充分的海邊或中間地帶。新一屆CSMP有弟兄姐妹對東正教感到迷惑;求知總是好的,我沒有什麼理由反對。只是牧者或「神學院」有責任對此提供一些真理的教導,以及不得不面對教義歷史和人性的錯亂與詭詐:「我所找到的,只有一件,就是神造人原是正直,但他們尋出許多巧計」(傳道書7:29)。

求神饒恕,長期以來我是如此厭惡一切半吊子:翻兩本參考書,常常以為自己看見了什麼新道理;但他所看見的,或被人欺哄也欺哄人的那些即使提起來也嫌麻煩、嫌髒怕蠢的「新發現」,在他祖宗跟聖靈學聖經的時候,已經被人看見很多次了。保羅恨不得把他們都割絕了(加拉太書5:12);我甚至同情了焚書坑儒:「平素行邪術的,也有許多人把書拿來,堆積在眾人面前焚燒。他們算計書價,便知道共合五萬塊錢」(使徒行傳19:19)——那些垃圾真害人,特別是愛抖機靈的半吊子。但是我們仍讓感謝主,雅歌7:11-8:4可以讓我們再一次「趁機」歸回聖經真道。神讓萬事互相效力。阿門。

一、田間(10-11)

10我屬我的良人,他也戀慕我。אֲנִי לְדֹודִי וְעָלַי תְּשׁוּקָתֹֽו;I am my beloved』s, and his desire is toward me

11我的良人,來吧,你我可以往田間去。你我可以在村莊住宿。לְכָה דֹודִי נֵצֵא הַשָּׂדֶה נָלִינָה בַּכְּפָרִֽים;Come, my beloved, let us go forth into the field; let us lodge in the villages.

教會與基督的「互屬」關係參考雅歌2:16,「良人屬我,我也屬他。他在百合花中牧放群羊」;雅歌6:3,「我屬我的良人,我的良人也屬我。他在百合花中牧放群羊」。這裡強調「他也戀慕我」。名詞תְּשׁוּקָה的基本含義是:desire, longing, craving。這個名詞在舊約中只出現3次:創世記3:16,「又對女人說,我必多多加增你懷胎的苦楚,你生產兒女必多受苦楚。你必戀慕你丈夫,你丈夫必管轄你」;創世記4:7,「你若行得好,豈不蒙悅納,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門前。它必戀慕你,你卻要制伏它」。我們可以將之理解為,在基督裡,「戀慕」正在被翻轉。這個名詞也有管轄、制伏的意味。這是對「互屬」的進一步解釋,對「屬魔鬼」的否定。另外注意:「親愛的弟兄姊妹們,一位東正教徒和我說:教會高於聖經,因為聖經也是教會書寫的,早期的教會沒有現在的聖經,但依然得以建立……」聖經是神所默示的,不是教會寫的;最多是教會被利用寫的;但教會是經常犯錯的。初代教會和歷史上的以色列人一直被神藉著聖經「戀慕」或管教。

不僅如此,修道院、山洞和高老莊是邪神或希臘假神的小廟;但聖靈催逼教會進入世界。現在,重生的新婦要講新郎傳到「田間」和「村莊」。שָׂדֶה(field, land,創世記2:5,2:19-20,3:1等。雅歌2:7,3:5)不是神學意義上的「曠野」,而指「田間」。那裡有魔鬼的試探或世界之主,有各種活物或生命。教會不能不面對古蛇、大紅龍和東方眾王(創世記2:8,3;24);也不能喪盡天良地只顧牧養自己,完全無視生靈塗炭,無視「羚羊或田野的母鹿」。田間是單數;而村莊是複數,כָּפָר:village,這個名詞另外只出現在歷代志上27:25。但有學者認為是雅歌1:14與4:13中的「鳳仙花」(כֹּפֶר)。這兩個概念可以這樣應用:「36當下耶穌離開眾人,進了房子。他的門徒進前來說,請把田間稗子的比喻,講給我們聽。37他回答說,那撒好種的,就是人子。38田地,就是世界。好種,就是天國之子。稗子,就是那惡者之子。39撒稗子的仇敵,就是魔鬼。收割的時候,就是世界的末了。收割的人,就是天使。40將稗子薅出來,用火焚燒。世界的末了,也要如此。41人子要差遣使者,把一切叫人跌倒的,和作惡的,從他國裡挑出來,42丟在火爐裡。在那裡必要哀哭切齒了。43那時義人在他們父的國裡,要發出光來,像太陽一樣。有耳可聽的,就應當聽」(馬太福音13:36-43)。另外,注意雅歌7:10-14與雅歌2:8-13之間的交叉呼應——神呼喊教會同去在前。

進入世界直到地極傳道見證基督,一直有主的同在。初代教會怎樣同在,末世教會也怎樣同在。這是常識。נֵצֵא……נָלִינָה,let us go forth……let us lodge in。無論行走還是住下,主都同在。應為這是祂確切的應許:「18耶穌進前來,對他們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19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或作給他們施洗歸於父子聖靈的名)20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馬太福音28:18-20);「16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賜給你們一位保惠師,(或作訓慰師下同)叫他永遠與你們同在。17就是真理的聖靈,乃世人不能接受的。因為不見他,也不認識他。你們卻認識他。因他常與你們同在,也要在你們裡面。18我不撇下你們為孤兒,我必到你們這裡來。19還有不多的時候,世人不再看見我。你們卻看見我。因為我活著,你們也要活著。20到那日,你們就知道我在父裡面,你們在我裡面,我也在你們裡面」(約翰福音14:16-20)。

二、園子(12-13)

12我們早晨起來往葡萄園去,看看葡萄發芽開花沒有,石榴放蕊沒有。我在那裡要將我的愛情給你。נַשְׁכִּימָה לַכְּרָמִים נִרְאֶה אִם פָּֽרְחָה הַגֶּפֶן פִּתַּח הַסְּמָדַר הֵנֵצוּ הָרִמֹּונִים שָׁם אֶתֵּן אֶת־דֹּדַי לָֽךְ;Let us get up early to the vineyards; let us see if the vine flourish, whether the tender grape appear, and the pomegranates bud forth: there will I give thee my loves.

13風茄放香,在我們的門內有各樣新陳佳美的果子。我的良人,這都是我為你存留的。הַֽדּוּדָאִים נָֽתְנוּ־רֵיחַ וְעַל־פְּתָחֵינוּ כָּל־מְגָדִים חֲדָשִׁים גַּם־יְשָׁנִים דֹּודִי צָפַנְתִּי לָֽךְ;The mandrakes give a smell, and at our gates are all manner of pleasant fruits, new and old, which I have laid up for thee, O my beloved.

在全世界傳福音的目的,是為了建立教會。葡萄園(כֶּרֶם)可以代指教會,聖經連篇累牘。葡萄園不是桃花源。另參雅歌6:11,「我下入核桃園,要看谷中青綠的植物,要看葡萄發芽沒有,石榴開花沒有」。這裡又有兩個平行的動詞結構:נַשְׁכִּימָה……נִרְאֶה……Let us get up……let us see……。主繼續與我們同在。或者說,主自己在建造教會,而我們是祂的同工;也是被建造的對象。「早晨起來」在原文中是一個動詞:שָׁכַם,to rise or start early(創世記19:2,27等)。清晨起來,去教會的路上。也可以平行羅馬書13:11-14,「11再者,你們曉得現今就是該趁早睡醒的時候,因為我們得救,現今比初信的時候更近了。12黑夜已深,白晝將近。我們就當脫去暗昧的行為,帶上光明的兵器。13行事為人要端正,好像行在白晝。不可荒宴醉酒。不可好色邪蕩。不可爭競嫉妒。14總要披戴主耶穌基督,不要為肉體安排,去放縱私慾」。

「牧會」是福音事工的重中之重:「看看葡萄發芽開花沒有,石榴放蕊沒有」。我們討論過其中的道理:關切新生命的成長與更新。值得強調的是,關切葡萄園的背景可以參考雅歌2:12-15,「12地上百花開放。百鳥鳴叫的時候(或作修理葡萄樹的時候)已經來到,斑鳩的聲音在我們境內也聽見了。13無花果樹的果子漸漸成熟,葡萄樹開花放香。我的佳偶,我的美人,起來,與我同去。14我的鴿子阿,你在磐石穴中,在陡巖的隱密處。求你容我得見你的面貌,得聽你的聲音。因為你的聲音柔和,你的面貌秀美。15要給我們擒拿狐狸,就是毀壞葡萄園的小狐狸。因為我們的葡萄正在開花」。另參雅歌8:11-13,「11所羅門在巴力哈們有一葡萄園。他將這葡萄園交給看守的人,為其中的果子,必交一千捨客勒銀子。12我自己的葡萄園在我面前。所羅門哪,一千捨客勒歸你,二百捨客勒歸看守果子的人。13你這住在園中的,同伴都要聽你的聲音,求你使我也得聽見」。你迷戀東正教嗎?即使東正教也堅持主日聚會,也是不可停止聚會(希伯來書10:25);任何放棄牧會天職的牧者必受懲罰,他有禍了(耶利米書10,22-23,25,50;以西結書34)。不僅如此,保護葡萄園,你必須面對希律那個狐狸,也要重新計算你的瑪門。或者說,圍繞葡萄園, 有一場拿伯與亞哈耶洗別的生死之戰。這就是雅歌中的葡萄園:「亞哈對拿伯說,你將你的葡萄園給我作菜園,因為是靠近我的宮。我就把更好的葡萄園換給你,或是你要銀子,我就按著價值給你」(列王紀上21:2)。

東正教把葡萄園交給了沙皇和普金,以「和諧」(symphon,皇帝兼牧首制度)與「還是人家正教的政治觀點正」為由;基督教犯有同樣的大罪,以「該撒的歸該撒」的名義。對不起,葡萄園是主的葡萄園。就是一隻羊,一顆葡萄,也不能交給豺狼。

教會有多重要呢?שָׁם אֶתֵּן אֶת־דֹּדַי לָֽךְ:there will I give thee my loves。在那裡,並只有在那裡(8:5),才可以見證我們獻給基督的愛。離開那裡(שָׁם),無論是個人靈修還是政治關切,都不是愛。最終我們仍然是用教會結出的果子,獻祭給神。這裡首先論及葡萄園中一種新的植物:風茄:דּוּדַי,mandrake, love-apple;as exciting sexual desire, and favouring procreation。我們在創世記中認識了它(創世記30:14-24;另參耶利米書24:1,籃子,筐);有贖罪祭的含義。「在我們的門內有各樣新(חָדָשׁ)陳(יָשָׁן)佳美的果子」,這句話中的「門」(פֶּתַח)是複數,可指所有的教會。新與舊這組概念也讓我們再一次明白:歷代教會在聖靈中的恩賜和賞賜都是一樣的。這一點可以參考希伯來書13:7-8,「7前引導你們,傳神之道給你們的人,你們要想念他們,傚法他們的信心,留心看他們為人的結局。8耶穌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我們尊重傳統,但不可以把傳統看得過於當看的。因為我們的神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神」(啟示錄1:4,1:8,4:8,11:17,16:5)。另參約翰福音20:29,「耶穌對他說,你因看見了我才信。那沒有看見就信的,有福了」;申命記26:10,「你們要吃陳糧,又因新糧挪開陳糧」;阿摩司書9:13,「耶和華說,日子將到,耕種的必接續收割的,踹葡萄的必接續撒種的。大山要滴下甜酒,小山都必流奶」。各種變相的聖徒聖品崇拜,各種變形的馬利亞崇拜,以及從中必然濫觴的聖傳、古蘭經、摩門經甚至共產黨宣言,實際上都遵循一個新果高於陳果的巨嬰邏輯。但這一切都不是什麼新鮮事:

馬可福音7:5-7,「5法利賽人和文士問他說,你的門徒為什麼不照古人的遺傳,用俗手吃飯呢?6耶穌說,以賽亞指著你們假冒為善之人所說的預言,是不錯的,如經上說,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心卻遠離我。7他們將人的吩咐,當作道理教導人,所以拜我也是枉然。8你們是離棄神的誡命,拘守人的遺傳」;提摩太后書4:3-4,「2務要傳道。無論得時不得時,總要專心,並用百般的忍耐,各樣的教訓,責備人,警戒人,勸勉人。3因為時候要到,人必厭煩純正的道理。耳朵發癢,就隨從自己的情慾,增添好些師傅。4並且掩耳不聽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語」(另參提摩太后書2:14-26)。當一個人興致離開聖經,轉向人的傳統和宗派教義,實際上是聖靈離開了你。

對初代、教父和聖傳的崇拜,實際上是拜死人的,這經你沒有念過嗎:「婦女們驚怕,將臉伏地。那兩個人就對她們說,為什麼在死人中找活人呢」(路加福音24:5);「耶穌說,任憑死人埋葬他們的死人,你跟從我吧」(馬太福音8:22);「耶穌說,任憑死人埋葬他們的死人。你只管去傳揚神國的道」(路加福音9:60);「這就是從天上降下來的糧。吃這糧的人,就永遠活著,不像你們的祖宗吃過嗎哪,還是死了」(約翰福音6:58)。教會是「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但是聖經到底是怎麼說呢:「並且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基督耶穌自己為房角石」(以弗所書2:20)。一方面,使徒先知的根基就是聖靈藉著他們所默示的聖經,而非這些蒙恩的罪人本身;另一方面,你那些聖徒教父是使徒和先知嗎?聖傳是聖經嗎?你反對「和子」的「靈」是指向「基督耶穌自己為房角石」嗎?離開聖經,厭煩純正的道理,轉去古人的遺傳,根本原因,是聖靈離開你們了。凡是學習聖經不再有感動的人,都是默示並教導聖經的聖靈,離開你們了。離開靈,必然轉向肉。這也是靈肉之戰最普遍的表現。但沒有任何肉身的人真能飽足你們。讓我告訴你們一個事實:當初你怎樣追隨路德並離棄路德,將來也必然怎樣經歷你如今的情人新歡東正教。你們在人間對人或肉身的經歷,注定重蹈東方不敗的幻滅。

教會要結出各樣佳美的果子,或所有佳美的果子;而他們都是屬於神的。名詞מֶגֶד的意思是excellence;寶物(申命記33:13-16;雅歌4:13,16)。「我的良人,這都是我為你存留的」。重點解釋「存留」:צָפַן,to hide, treasure, treasure or store up。這個動詞首先出現在出埃及記2:2-3,「2那女人懷孕,生一個兒子,見他俊美,就藏了他三個月,3後來不能再藏,就取了一個蒲草箱,抹上石漆和石油,將孩子放在裡頭,把箱子擱在河邊的蘆荻中」。我們可以用之平行啟示錄12:14,「於是有大鷹的兩個翅膀賜給婦人,叫她能飛到曠野,到自己的地方,躲避那蛇。她在那裡被養活一載二載半載」。值得強調的是,每日照顧葡萄園,預備這樣的獻祭是牧者的天職(哥林多後書3:2;腓立比書4:1;帖撒羅尼迦前書2:20等)。另參希伯來書13:17,「你們要依從那些引導你們的,且要順服。因他們為你們的靈魂時刻儆醒,好像那將來交賬的人。你們要使他們交的時候有快樂,不至憂愁。若憂愁就與你們無益了」。

最後注意這兩句話的平行關係:「我在那裡要將我的愛情給你」;「我的良人,這都是我為你存留的」。一方面,「愛情」與「良人」的核心概念都是「愛」;另一方面,愛情的真正表達,就是在教會那裡,將果子獻給神。不結果子的不是太監、閹人、妓女和孌童麼?「以色列的女子中不可有妓女。以色列的男子中不可有孌童」(申命記23:17)。

教會是神的家。耶洗別從始至終要拆毀或霸佔主的葡萄園。牧者守土有責。「為此我提醒你,使你將神借我按手所給你的恩賜,再如火挑旺起來」( 提摩太后書 1:6)。「20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責備你,就是你容讓那自稱是先知的婦人耶洗別教導我的僕人,引誘他們行姦淫,吃祭偶像之物。21我曾給她悔改的機會,她卻不肯悔改她的淫行。22看哪,我要叫她病臥在床,那些與她行淫的人,若不悔改所行的,我也要叫他們同受大患難。23我又要殺死她的黨類(黨類原文作兒女),叫眾教會知道,我是那察看人肺腑心腸的。並要照你們的行為報應你們各人。24至於你們推雅推喇其餘的人,就是一切不從那教訓,不曉得他們素常所說撒但深奧之理的人。我告訴你們,我不將別的擔子放在你們身上。25但你們已經有的,總要持守,直等到我來。26那得勝又遵守我命令到底的,我要賜給他權柄制伏列國。27他必用鐵杖轄管他們(轄管原文作牧),將他們如同窯戶的瓦器打得粉碎。像我從我父領受的權柄一樣。28我又要把晨星賜給他。29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啟示錄2:20-29)。

三、母家(1-2)

1巴不得你像我的兄弟,像吃我母親奶的兄弟。我在外頭遇見你就與你親嘴,誰也不輕看我。

2我必引導你,領你進我母親的家。我可以領受教訓,也就使你喝石榴汁釀的香酒。

福音從哪裡開始呢?從雅路撒冷、撒瑪利亞直到地極。從家鄉開始,從母家開始;從「祖國母親」開始。這兩節經文中的「母親」是前後呼應的。而在福音書中,馬利亞以及彼得岳母這個形象,在開篇和結束的地方都被特別強調。傳道人和基督徒都不要喜新厭舊或喜舊厭新、遠香近臭或三年之癢;你要從你身邊的人,就是你真正的本地教會,開始服事。不要作游僧、名牧和高人,你對你的母國和母家承擔著不可推卸的牧者天職。而最最基本的牧者天職,就是這兩節經文分別強調的聖道(奶)與聖禮(酒)。你要知道,當你不再服侍「奶」與「酒」的時候,你母家的嬰孩正在挨餓;「因無牧人,羊就分散。既分散,便作了一切野獸的食物」(以西結書34:5)。神曾經後悔造人在地上;我是否也要後悔這件事呢:「給人行按手的禮,不可急促。不要在別人的罪上有分。要保守自己清潔」(提摩太前書5:22)。求主憐憫我。而你,願意在主裡體會按牧者的心腸?

1、弟兄(1)

1巴不得你像我的兄弟,像吃我母親奶的兄弟。我在外頭遇見你就與你親嘴,誰也不輕看我。מִי יִתֶּנְךָ כְּאָח לִי יֹונֵק שְׁדֵי אִמִּי אֶֽמְצָאֲךָ בַחוּץ אֶשָּׁקְךָ גַּם לֹא־יָבוּזוּ לִֽי;O that thou wert as my brother, that sucked the breasts of my mother! when I should find thee without, I would kiss thee; yea, I should not be despised.

第一組概念是為了表達一種強烈的情緒:מִי יִתֶּנְךָ;這是希伯來人的「成語」,有這樣一些含義:who will grant;if only;oh that it were……主要表達一種願望。不過按字義,大意也可以是:祂是誰,祂要給你什麼;或者,祂對你們而言到底是哪一位呢。用主耶穌的話就是:「人說我是誰……你們說我是誰」(馬可福音8:27-29)。

答案是,天父賜下基督給我們,要作我們的長兄。基督是我們的弟兄(אָח)。這個見證有新約聖經充分的應驗:「1當下耶穌的母親,和弟兄,來站在外邊,打發人去叫他。32有許多人在耶穌周圍坐著。他們就告訴他說,看哪,你母親,和你弟兄,在外邊找你。33耶穌回答說,誰是我的母親,誰是我的弟兄。34就四面觀看那周圍坐著的人,說,看哪,我的母親,我的弟兄。35凡遵行神旨意的人,就是我的弟兄姐妹和母親了」(馬可福音3:1-34);「耶穌說,不要摸我。因我還沒有升上去見我的父。你往我弟兄那裡去,告訴他們說,我要升上去,見我的父,也是你們的父。見我的神,也是你們的神」(約翰福音20:17);「因為他預先所知道的人,就預先定下傚法他兒子的模樣,使他兒子在許多弟兄中作長子」(羅馬書8:29)。這個弟兄的身份,也表明基督的降卑;這與所有教父、暴君、教皇、牧首完全不同。想想吧,基督只是「我大哥」,而且我們只有一位父(瑪拉基書2:10;哥林多前書8:6,提摩太前書2:5);那麼,「希臘教父」、「神父」,這些宗派名詞是怎樣的無恥呢?

另外注意這場巨大的翻轉或人際關係的更新:「不要因日頭把我曬黑了,就輕看我。我同母的弟兄向我發怒,他們使我看守葡萄園,我自己的葡萄園卻沒有看守」(雅歌1:6)。一方面,過去為仇敵的弟兄如今成了福音的對象;另一方面,基督以及基督徒,比血肉之親更親,比世俗朋友更愛。教會是神的家,我們是真正的弟兄姐妹:「26若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若一個肢體得榮耀,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快樂。27你們就是基督的身子,並且各自作肢體」(哥林多前書26:26-27)。

「吃奶」(יֹונֵק שְׁדֵי,sucked the breasts)這個概念進一步讓我們看見,「兩乳」的神學重心在靈奶的餵養。這裡是比喻:基督耶穌在世界,如我們一奶同胞的弟兄。「4及至時候滿足,神就差遣他的兒子,為女子所生,且生在律法以下,5要把律法以下的人贖出來,叫我們得著兒子的名分。6你們既為兒子,神就差他兒子的靈,進入你們(原文作我們)的心,呼叫阿爸,父。7可見,從此以後,你不是奴僕,乃是兒子了。既是兒子,就靠著神為後嗣」(加拉太書4:4-7)。我們和基督相遇是「在外頭遇見你」(אֶֽמְצָאֲךָ בַחוּץ,I should find thee without);這不是內省和靈修的結果。「與你親嘴」(אֶשָּׁקְךָ,I kiss thee;注意與1:2的呼應),可以平行詩篇2:10-12,「10現在你們君王應當省悟。你們世上的審判官該受管教。11當存畏懼事奉耶和華,又當存戰兢而快樂。12當以嘴親子,恐怕他發怒,你們便在道中滅亡,因為他的怒氣快要發作。凡投靠他的,都是有福的」。這是歸正與信靠;而且是面對世人公開宣誓這種婚約。

由於接受了基督的救恩和赦罪,控告者和鬼魔就望塵莫及望洋興歎了:「誰也不輕看我」,גַּם לֹא־יָבוּזוּ לִֽי,also I should not be despised。信主不僅是與神和好,而且向仇敵誇勝。בּוּז:to despise, hold in contempt, hold as insignificant(箴言1:7等)。要記住警察和女子們對新婦的一切凌辱和譏誚(雅歌5:7-9)。

2、母家(2)

2我必引導你,領你進我母親的家。我可以領受教訓,也就使你喝石榴汁釀的香酒。אֶנְהָֽגֲךָ אֲבִֽיאֲךָ אֶל־בֵּית אִמִּי תְּלַמְּדֵנִי אַשְׁקְךָ מִיַּיִן הָרֶקַח מֵעֲסִיס רִמֹּנִֽי;I would lead thee, and bring thee into my mother』s house, who would instruct me: I would cause thee to drink of spiced wine of the juice of my pomegranate.

個人得救僅僅是天路的開端,我們要把基督「介紹」給所愛有人,從母家直到地極。這裡有兩個動詞。第一是「引導」,נָהַג,to drive, lead, guide, conduct(創世記31:18,出埃及記3:1;撒母耳記上23:5,30:20等);(Piel) to moan, lament。這個動詞常指引導羊群或祭牲。我們可以將之理解為耶穌的先鋒施洗約翰的工作,仔細閱讀「撒迦利亞頌」(路加福音1:68-79),可以發現幾乎細節上都是與雅歌這裡的詩句是平行的。第二個動詞是「領進」:בּוֹא,to go in, enter, come, go, come in。基本含義就是行走,奔走等。無論如何,這兩個動詞不是指「跑到主的前面去」——這是加爾文主義者和靈恩派糊弄人的玩意兒或「新概念」——而是在基督兩次降臨前,為主預備道路。關於「母家」可以參考雅歌3:4,「我剛離開他們,就遇見我心所愛的。我拉住他,不容他走,領他入我母家,到懷我者的內室」。福音從母家或家鄉開始(使徒行傳1:1-8)。

而且你跑不到神的前面去,神已經在前面了:「願你吸引我,我們就快跑跟隨你。王帶我進了內室,我們必因你歡喜快樂。我們要稱讚你的愛情,勝似稱讚美酒。他們愛你是理所當然的」(雅歌1:4);「     他帶我入筵宴所,以愛為旗在我以上」(雅歌2:4)。

這個福音路線還可以平行約翰福音1:40-46,「40聽見約翰的話,跟從耶穌的那兩個人,一個是西門彼得的兄弟安得烈。41他先找著自己的哥哥西門,對他說,我們遇見彌賽亞了,(彌賽亞翻出來,就是基督)42於是領他去見耶穌。耶穌看著他說,你是約翰的兒子西門,(約翰馬太十六章十七節稱約拿)你要稱為磯法。(磯法翻出來,就是彼得)43又次日,耶穌想要往加利利去,遇見腓力,就對他說,來跟從我吧。44這腓力是伯賽大人,和安得烈、彼得同城。45腓力找著拿但業,對他說,摩西在律法上所寫的,和眾先知所記的那一位,我們遇見了,就是約瑟的兒子拿撒勒人耶穌。46拿但業對他說,拿撒勒還能出什麼好的嗎?腓力說,你來看」。另參馬可福音1:29-31,「29他們一出會堂,就同著雅各約翰,進了西門和安得烈的家。30西門的岳母,正害熱病躺著。就有人告訴耶穌。31耶穌進前拉著她的手,扶她起來,熱就退了,她就服事他們」;路加福音10:38-39,「38他們走路的時候,耶穌進了一個村莊。有一個女人名叫馬大,接他到自己家裡。39她有一個妹子名叫馬利亞,在耶穌腳前坐著聽他的道」;使徒行傳16:32-34,「32他們就把主的道,講給他和他全家的人聽。33當夜就在那時候,禁卒把他們帶去,洗他們的傷。他和屬乎他的人,立時都受了洗。34於是禁卒領他們上自己家裡去,給他們擺上飯,他和全家,因為信了神,都很喜樂」。

不僅如此,同樣重要的是,接待基督到底是什麼意思呢?信基督到底是什麼意思?首先就是領受祂的教訓(聖道),並分享祂的聖禮(香酒)。「我可以領受教訓」:תְּלַמְּדֵנִי,he would instruct me。祂在那裡繼續教導我。不是說傳道人和基督徒就不再需要教導了;正相反,我們一直要住在主的話語中。「31耶穌對信他的猶太人說,你們若常常遵守我的道,就真是我的門徒。32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約翰福音8:31-32);「只等真理的聖靈來了,他要引導你們明白(原文作進入)一切的真理。因為他不是憑自己說的,乃是把他所聽見的都說出來。並要把將來的事告訴你們」(約翰福音16:13)。לָמַד,to learn. teach, exercise in(申命記4:1等)。「也就使你喝石榴汁釀的香酒」:אַשְׁקְךָ מִיַּיִן הָרֶקַח מֵעֲסִיס רִמֹּנִֽי,: I would cause thee to drink of spiced wine of the juice of my pomegranate。可以將之指向門徒為耶穌預備最後的晚餐:「17除酵節的第一天,門徒來問耶穌說,你吃逾越節的筵席,要我們在哪裡給你預備?18耶穌說,你們進城去,到某人那裡,對他說,夫子說,我的時候快到了。我與門徒要在你家裡守逾越節。19門徒遵著耶穌所吩咐的就去預備了逾越節的筵席……29但我告訴你們,從今以後,我不再喝這葡萄汁,直到我在我父的國裡,同你們喝新的那日子」(馬太福音26:17-29)。

母家首先需要將悔改。東正教和路德宗對母家的罪反省是不夠的,這是兩者共享的歷史缺陷。一方面,路德改革在迎戰天主教的歷史過程中,不得不將德意志諸侯作為靠的政治同盟甚至後盾。這意味著,德意志以及日耳曼的民族主義從未得到徹底的反省;這與激動德國發起兩次世界大戰以及從希特勒直到默克爾的那個靈有關。這一現象當然更在黑人教會中,但也在東正教會中——「和諧教會」以及「羅斯受浸」使東正教一直是沙皇、蒙古暴君和斯大林普金的婢女,東正教從未有站在沙皇面前的美好見證。於是布爾什維克取代基督徒,他們不是帶著聖經,而是帶著硫磺和梅毒殺害了沙皇又使之「轉世」為黨,過猶不及。但是,教會面對母家(祖國及其偽代表者)是要宣告這樣的福音: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亞伯拉罕與喇合都是民族主義、國家主義的破碎者。而這是主耶穌對拉彼多的教訓:「35彼拉多說,我豈是猶太人呢?你本國的人和祭司長,把你交給我。你作了什麼事呢?36耶穌回答說,我的國不屬這世界。我的國若屬這世界,我的臣僕必要爭戰,使我不至於被交給猶太人。只是我的國不屬這世界」(約翰福音18:35-36)。

無知的人哪,你以為基督教的祖宗更高明,所有呼籲祖國懺悔的傳道人都熱衷政治議題嗎?「你們去充滿你們祖宗的惡貫吧」(馬太福音23:32)。這是主說的。

四、聖城(3-4)

3他的左手必在我頭下,他的右手必將我抱住。4耶路撒冷的眾女子阿,我囑咐你們,不要驚動,不要叫醒我所親愛的,等他自己情願(不要叫醒云云或作不要激動愛情等它自發)。

這段經文基本上是在重複雅歌2:6-7,「6他的左手在我頭下,他的右手將我抱住。7耶路撒冷的眾女子阿,我指著羚羊或田野的母鹿,囑咐你們,不要驚動,不要叫醒我所親愛的,等他自己情願(不要叫醒云云或作不要激動愛情等它自發)」。以及3:5,「耶路撒冷的眾女子阿,我指著羚羊,或田野的母鹿囑咐你們,不要驚動,不要叫醒我所親愛的,等他自己情願(不要叫醒云云或作不要激動愛情等它自發)」;5:8,「耶路撒冷的眾女子阿,我囑咐你們。若遇見我的良人,要告訴他,我因思愛成病」……重複是為了不斷加強相關的真理。雅歌8:3-4與前面相關經文的區別是,這裡不見了「羚羊或田野的母鹿」。其中的理由可以參考歌羅西書2:17,「這些原是後事的影兒。那形體卻是基督」;希伯來書10:1,「律法既是將來美事的影兒,不是本物的真像,總不能藉著每年常獻一樣的祭物,叫那近前來的人得以完全」。

而我們在這裡只是強調這樣一個真理:「等他自己情願」。我們可以將之應用為:只有基督才是歷史的主權者。這一點與東正教的肉身成神、以及共產主義或歷史唯物主義的歷史學是針鋒相對的。這個邪教偽造人民是歷史的動力以及經濟基礎決定一切,實際上是領袖和黨決定一切,一切姓罪。這種思想在承接歐洲幽靈的東正教神學中有充分的的預備:一方面,亞當的罪彎曲為果子的罪,因此人是可以改造的;另一方面,基督的救贖縮小為世界的醫治。於是,東正教與共產主義共同一致的神學是:問題不是解釋世界和聖經,問題是改造世界和改造靈魂。所謂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俄羅斯思想中的女性主義則成為達與窮之間左右逢源的芬太尼。但整全的真理是:進天國的門是窄的(得救的是少數);我們只傳福音並行公義,但把結果交給神。「耶路撒冷的眾女子」也可以同時指向所有宗教中的女性主義者,他們是用肉身思考歷史的,因此沒有能力真正理解聖靈的事。

結語:小城瑣珥與約旦河東

東方不敗教是怎樣突然出現在2018-2020年的?一個重要背景是我們從創世記開始的課程,正在建造進攻迦南的新一代以色列人;而有人開始報凶信,他們要返回的埃及——實際上因為蠢且滑頭——選擇了東正教。讓我們還是先讀兩段經文:創世記19:18-22,「18羅得對他們說,我主阿,不要如此,19你僕人已經在你眼前蒙恩。你又向我顯出莫大的慈愛,救我的性命。我不能逃到山上去,恐怕這災禍臨到我,我便死了。20看哪,這座城又小又近,容易逃到,這不是一個小的嗎?求你容我逃到那裡,我的性命就得存活。21天使對他說,這事我也應允你。我不傾覆你所說的這城。22你要速速地逃到那城。因為你還沒有到那裡,我不能作什麼。因此那城名叫瑣珥(瑣珥就是小的意思)」。

民數記32:1-24,「1流便子孫和迦得子孫的牲畜極其眾多。他們看見雅謝地和基列地是可牧放牲畜之地,2就來見摩西和祭司以利亞撒,並會眾的首領,說,3亞大錄,底本,雅謝,寧拉,希實本,以利亞利,示班,尼波,比穩,4就是耶和華在以色列會眾前面所攻取之地,是可牧放牲畜之地,你僕人也有牲畜。5又說,我們若在你眼前蒙恩,求你把這地給我們為業,不要領我們過約旦河。6摩西對迦得子孫和流便子孫說,難道你們的弟兄去打仗,你們竟坐在這裡嗎?7你們為何使以色列人灰心喪膽,不過去進入耶和華所賜給他們的那地呢?8我先前從加低斯巴尼亞打發你們先祖去窺探那地,他們也是這樣行。9他們上以實各谷,去窺探那地回來的時候,使以色列人灰心喪膽,不進入耶和華所賜給他們的地。10當日,耶和華的怒氣發作,就起誓說,11凡從埃及上來,二十歲以外的人斷不得看見我對亞伯拉罕,以撒,雅各起誓應許之地,因為他們沒有專心跟從我。12惟有基尼洗族耶孚尼的兒子迦勒和嫩的兒子約書亞可以看見,因為他們專心跟從我。13耶和華的怒氣向以色列人發作,使他們在曠野飄流四十年,等到在耶和華眼前行惡的那一代人都消滅了。14誰知,你們起來接續先祖,增添罪人的數目,使耶和華向以色列大發烈怒。15你們若退後不跟從他,他還要把以色列人撇在曠野,便是你們使這眾民滅亡。16兩支派的人挨近摩西,說,我們要在這裡為牲畜壘圈,為婦人孩子造城。17我們自己要帶兵器行在以色列人的前頭,好把他們領到他們的地方。但我們的婦人孩子,因這地居民的緣故,要住在堅固的城內。18我們不回家,直等到以色列人各承受自己的產業。19我們不和他們在約旦河那邊一帶之地同受產業,因為我們的產業是坐落在約旦河東邊這裡。20摩西對他們說,你們若這樣行,在耶和華面前帶著兵器出去打仗,21所有帶兵器的人都要在耶和華面前過約旦河,等他趕出他的仇敵,22那地被耶和華制伏了,然後你們可以回來,向耶和華和以色列才為無罪,這地也必在耶和華面前歸你們為業。23倘若你們不這樣行,就得罪耶和華,要知道你們的罪必追上你們。24如今你們口中所出的,只管去行,為你們的婦人孩子造城,為你們的羊群壘圈。

在末世如此殘酷爭戰面前,在弟兄和牧者正在火線上浴血奮戰的時候,逃到東正教洞穴或修道院中的人,實際上正如滯留約旦河東的兩個支派,更像逃進山洞中最後醉酒淫亂的羅得父女。良善一點的,不會背後向前線的軍隊射冷箭,他們只是神神秘秘地飲酒自嗨;但是天良喪盡有因自己狹窄的,正躲在陰暗處拆毀並幸災樂禍。越到末世,離經叛道的猶大越戰越勇。感謝神,這一切我們在第一次上高原的時候就「預告」過了,必有這樣的日子。但藉著保羅,保惠師已經預先安慰了神的僕人,並教導傳道人在這末世怎樣面前河東人或河南人,以及山洞裡的戰戰兢兢的靈:

「15你當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悅,作無愧的工人,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16但要遠避世俗的虛談。因為這等人必進到更不敬虔的地步。17他們的話如同毒瘡,越爛越大。其中有許米乃和腓理徒。18他們偏離了真道,說復活的事已過,就敗壞好些人的信心。19然而神堅固的根基立住了。上面有這印記說,主認識誰是他的人。又說,凡稱呼主名的人,總要離開不義。20在大戶人家,不但有金器銀器,也有木器瓦器。有作為貴重的,有作為卑賤的。21人若自潔,脫離卑賤的事,就必作貴重的器皿,成為聖潔,合乎主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22你要逃避少年的私慾,同那清心禱告主的人追求公義,信德,仁愛,和平。23惟有那愚拙無學問的辯論,總要棄絕。因為知道這等事是起爭競的。24然而主的僕人不可爭競,只要溫溫和和的待眾人,善於教導,存心忍耐,25用溫柔勸戒那抵擋的人。或者神給他們悔改的心,可以明白真道。26叫他們這已經被魔鬼任意擄去的,可以醒悟,脫離他的網羅」(提摩太后書2:15-26)。

「1我在神面前,並在將來審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穌面前,憑著他的顯現和他的國度囑咐你。2務要傳道。無論得時不得時,總要專心,並用百般的忍耐,各樣的教訓,責備人,警戒人,勸勉人。3因為時候要到,人必厭煩純正的道理。耳朵發癢,就隨從自己的情慾,增添好些師傅。4並且掩耳不聽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語。5你卻要凡事謹慎,忍受苦難,作傳道的工夫,盡你的職分。6我現在被澆奠,我離世的時候到了。7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8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不但賜給我,也賜給凡愛慕他顯現的人。9你要趕緊的到我這裡來。10因為底馬貪愛現今的世界,就離棄我往帖撒羅尼迦去了。革勒士往加拉太去。提多往撻馬太去。11獨有路加在我這裡。你來的時候要把馬可帶來。因為他在傳道的事上於我有益處。(傳道或作服事我)12我已經打發推基古往以弗所去。13我在特羅亞留於加布的那件外衣,你來的時候可以帶來。那些書也要帶來。更要緊的是那些皮卷。14銅匠亞力山大多多地害我。主必照他所行的報應他。15你也要防備他。因為他極力敵擋了我們的話。16我初次申訴,沒有人前來幫助,竟都離棄我。但願這罪不歸與他們。17惟有主站在我旁邊,加給我力量,使福音被我盡都傳明,叫外邦人都聽見。我也從獅子口裡被救出來。18主必救我脫離諸般的兇惡,也必救我進他的天國。願榮耀歸給他,直到永永遠遠。阿們」(提摩太后書4:1-18)。

注意這封教牧書信兩段經文怎樣同時論及「公義」(提摩太后書2:22,4:8)。也請大家明白,我們對東正教迷徒為何如此舉輕若重。顯然,有些人是不配給他們腳下的塵土的,我們把塵土都「賞」給希律法老及其差役了。我們這樣教導僅僅因為,「耶路撒冷的眾女子」中,有迷惑的;而她們有歸回的可能。

因此,主耶穌復活之後升天前這樣教導耶路撒冷的「眾女子」,要等祂情願:「6他們聚集的時候,問耶穌說,主阿,你復興以色列國,就在這時候嗎?7耶穌對他們說,父憑著自己的權柄,所定的時候日期,不是你們可以知道的。8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並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使徒行傳1:6-8)。索菲亞(這是東正教的宗教文學)和娜塔莎喀秋莎安娜卡列尼娜們以及男女人托爾斯泰普希金記住這個教訓吧:「耶穌說,婦人,我與你有什麼相干。我的時候還沒有到」(約翰福音2:4);「耶穌說,不要摸我。因我還沒有升上去見我的父。你往我弟兄那裡去,告訴他們說,我要升上去,見我的父,也是你們的父。見我的神,也是你們的神」(約翰福音20:17)。

但是,唯有屬靈的人才明白屬靈的事。東正教否認「和子論」,歸根結底是不明白聖靈。當靈不再從子出發又歸回子,這個「靈」就會從世界出發歸回世界,並在世界或肉身上建立天國。這是巴別塔的靈,這是俄利根開始揮刀自宮的東方牧首們對「努力進天國」的肉身熱病。割掉生殖器的雞犬仍然是升不了天的一堆行屍走肉。主耶穌確實講過這樣的話:「因為有生來是閹人,也有被人閹的,並有為天國的緣故自閹的。這話誰能領受,就可以領受」(馬太福音19:12)。但他是針對猶太教的歷史和摩西律法講論的,是在復活之前。十字架之後,進入天國只有一條道路:「5耶穌說,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人若不是從水和聖靈生的,就不能進神的國。6從肉身生的,就是肉身。從靈生的,就是靈」(約翰福音3:5-6);「你們既靠聖靈入門,如今還靠肉身成全嗎?你們是這樣的無知嗎」(加拉太書3:3)。而「不義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國」(哥林多前書6:9;帖撒羅尼迦後書2:12;彼得後書2:9;約翰一書3:10)。

親愛的弟兄姐妹,這是一個白左向罪犯下跪表演、匯豐向北京磕頭求錢的季節;也是山頂洞人、歲月靜好婊、趙家人(含趙量不等)冒充神人高人的世代。我們只向神下跪,並只為罪為義為審判;為愛,為教會。「14因此,我在父面前屈膝,15(天上地上的各(或作全)家,都是從他得名)16求他按著他豐盛的榮耀,藉著他的靈,叫你們心裡的力量剛強起來,17使基督因你們的信,住在你們心裡,叫你們的愛心,有根有基,18能以和眾聖徒一同明白基督的愛,是何等長闊高深,19並知道這愛是過於人所能測度的,便叫神一切所充滿的,充滿了你們。20神能照著運行在我們心裡的大力,充充足足的成就一切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21但願他在教會中,並在基督耶穌裡,得著榮耀,直到世世代代,永永遠遠。阿們」(腓立比書3:14-21)。阿門。

任不寐,2020年6月14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