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夏季集訓或聖經問答第三講:樂園在關門

1、你說的宗教改革到底是什麼意思?

弟兄姐妹平安。在我們即將打開啟示錄課程之前,我們需要藉著大家共同關心的這個問題,總結性地闡釋一下我們倡導的教會改革的兩大目標;基督與教會。

第一、唯獨基督。只是我們回歸的唯獨基督,與新教改革多有不同。這個唯獨不僅是排他的,排斥教皇和一切偶像;以及基督是聖經的歸結與中心。因為我們同時強調,基督是王,耶穌是主。上帝是上帝,上帝是萬王之王萬主之主;上帝不是拈花微笑的自私偶像,也不是遠離紅塵的山頂洞人。這是真正的敬畏與信仰。這是什麼意思呢?基督教必須將基督重置於話語中心,特別是政治話語以及所有宗教話語的中心。這首先意味著必須拆毀基督和該撒的兩國論,眾教平等的謬論,以及一系列雞湯教的12條經典教義。這是我們信仰的基督:「15愛子是那不能看見之神的像,是首生的,在一切被造的以先。16因為萬有都是靠他造的,無論是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見的,不能看見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執政的,掌權的,一概都是藉著他造的,又是為他造的。17他在萬有之先,萬有也靠他而立。18他也是教會全體之首。他是元始,是從死裡首先復生的,使他可以在凡事上居首位」(歌羅西書1:15-18);「既將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擄來,明顯給眾人看,就仗著十字架誇勝」(歌羅西書2:15);「9所以神將他升為至高,又賜給他那超乎萬名之上的名,10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穌的名,無不屈膝,11無不口稱耶穌基督為主,使榮耀歸與父神」(腓立比書2:9-11);「他們與羔羊爭戰,羔羊必勝過他們,因為羔羊是萬主之主,萬王之王。同著羔羊的,就是蒙召被選有忠心的,也必得勝」(啟示錄17:14);「15有利劍從他口中出來,可以擊殺列國。他必用鐵杖轄管他們。(轄管原文作牧)並要踹全能神烈怒的酒搾。16在他衣服和大腿上,有名寫著說,萬王之王,萬主之主」(啟示錄19:15-16);「再後末期到了,那時,基督既將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有能的,都毀滅了,就把國交與父神」(哥林多前書15:24)。特別提醒大家,檢索啟示錄中所有「王」這個概念,而啟示錄將徹底推翻雞湯教非政治的所有筵席或桌椅板凳或大小商舖,集中見證我們所信的是哪一位:「彼拉多就對他說,這樣,你是王嗎?耶穌回答說,你說我是王。我為此而生,也為此來到世間,特為給真理作見證。凡屬真理的人,就聽我的話」(約翰福音18:37)。

第二、唯獨教會。我們當然知道,而且已經多次講論過:「耶穌回答說,我的國不屬這世界。我的國若屬這世界,我的臣僕必要爭戰,使我不至於被交給猶太人。只是我的國不屬這世界」(約翰福音18:36)。神的國在哪裡?在某種意義上,神的國始於以色列或教會,並成於以色列和教會。教會從埃及或世界中分別出來,並勝過陰間的門(馬太福音16:18)。這一點仍然啟示在啟示錄中:從七間教會到以色列十二支派的歸回,最後是:「神的帳幕在人間」:「我聽見有大聲音從寶座出來說,看哪,神的帳幕在人間。他要與人同住,他們要作他的子民,神要親自與他們同在,作他們的神」(啟示錄21:3)。教會是基督的新婦,是對大淫婦的徹底否定和勝利。而這樣的教會論意味著什麼呢?「20就是照他在基督身上,所運行的大能大力,使他從死裡復活,叫他在天上坐在自己的右邊,21遠超過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有能的,主治的,和一切有名的。不但是今世的,連來世的也都超過了。22又將萬有服在他的腳下,使他為教會作萬有之首。23教會是他的身體,是那充滿萬有者所充滿的」(以弗所書1:20-22);「9又使眾人都明白,這歷代以來隱藏在創造萬物之神裡的奧秘,是如何安排的。10為要藉著教會使天上執政的,掌權的,現在得知神百般的智慧。11這是照神從萬世以前,在我們主基督耶穌裡所定的旨意。12我們因信耶穌,就在他裡面放膽無懼,篤信不疑的來到神面前。13所以我求你們,不要因我為你們所受的患難喪膽。這原是你們的榮耀」(以弗所書3:9-13);「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兩爭戰原文都作摔跤)」(以弗所書6:12)。

記住我們是如何回歸以弗所書6:12的。一方面,支配和捆綁我們仇敵的力量不是血氣,而是魔鬼;否則你無法理解無緣無故的恨。雞湯教將世界的恨虛空為魔鬼的恨因此「我(在這世界裡)沒有仇敵」,但整全的真理是:不屬血氣的鬼魔,利用屬血氣的世人,恨教會(約翰福音7:7,15:18-19;約翰一書3:13)。「敵基督」是撒但及其差役的合謀共犯(約翰一書2:18,22;4:3;約翰二書1:7)。「不與屬血氣的爭戰」,絕不意味著我們的仇敵不是「世人」;而僅僅是意味著鬼魔所捆綁的這些「世人」,比你要愛的「仇敵」更殘忍,直如陰間般的殘忍。他們的歸宿就是啟示錄所說的火湖和城外。而且啟示錄明明白白地說,教會的仇敵是「住在地上的人」:「9揭開第五印的時候,我看見在祭壇底下,有為神的道,並為作見證,被殺之人的靈魂。10大聲喊著說,聖潔真實的主阿,你不審判住在地上的人給我們伸流血的冤,要等到幾時呢」(啟示錄6:9-10)。另一方面,因此我們才真知道「不要因我為你們所受的患難喪膽」(以弗所書3:13)、「能以放膽……放膽講論」(以弗所書6:19-20)如何指向世界之主面前的見證。面對「空氣」不需要「膽氣」,除非你撒謊成癮,裝X成瘋。

朋友們,至少在我們上述兩大基本見證上,他們的基督教根本不是基督教,我們和他們信仰的不是同一位神,我們侍奉的不是同一教會。至少到我們這個時代,基督教作為世界的婢女或躲在山洞裡藉著各種亂倫製造下流卑賤怯懦偽善的摩押人和亞捫人歷史,該結束了。而我們所見證的信仰根本不是什麼譁眾取寵的新鮮事物,不顧是主耶穌基督教導的基本常識:「9所以你們禱告,要這樣說,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願你的國降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11我們日用的飲食,今日賜給我們。12免我們的債,如同我們免了人的債。13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兇惡,(或作脫離惡者)因為國度,權柄,榮耀,全是你的,直到永遠,阿們。(有古卷無因為至阿們等字)」(馬太福音6:9-13)。

基督徒對主禱文太熟悉了,熟悉到不知所云,如在睡夢中。願聖靈叫醒我們。至少重讀主禱文首尾呼應的經文,你就看見何為基督,何為教會,何為神的國。一方面,神的國必要降臨在這地上,這足以潔淨一切非政治的廟宇;另一方面,國度權柄榮耀全是主的,根本沒有凱撒和「聖徒」以及任何偶像作王的任何餘地。而這兩方面構成了道成肉身的基本真理;凡否認道成肉身的靈就是敵基督的邪靈(約翰一書2:18,22;4:3;約翰二書1:7)。2020年,必有「從我們中間出去卻不是屬我們的」(約翰一書2:19);不要相信他們的花活,真相很簡單:「你信神祇有一位,你信的不錯。鬼魔也信,卻是戰驚」(雅各書2:19)。但必有更多的歸回,「飛來如雲,又如鴿子向窗戶飛回」(以賽亞書60:8)。因為神的美意本來如此:「正當那時,耶穌被聖靈感動就歡樂,說,父阿,天地的主,我感謝你,因為你將這些事,向聰明通達人就藏起來,向嬰孩就顯出來。父阿,是的,因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路加福音10:21)。

誰能真的明白啟示錄,並進入神的國呢?不是得道高僧和太乙真人或任何自詡「得救不容易唯有我們得道成仙」的人;而是看見皇帝是沒有穿衣服的小丑就說出來的小孩子。對於「正教大德」,「耶穌看見就惱怒,對門徒說,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不要禁止他們。因為在神國的,正是這樣的人」(馬可福音10:14)。阿門。

2、教會怎樣看美國關閉中國領事館?

平安。判斷這場史詩般的「聖戰」有兩個基本視域。第一、向美國開放是中國單方面的需求;總體上,美國並不需要中國,甚至「脫鉤」已經正在上升為美國的國策。這是一個簡單事實:正是因為所謂的「全球化」使中國崛起。在這個前提之下,無論是美國關閉中領館,還是中國以報復之名關閉美領館,都符合美國的利益和戰略,都是中國的大失敗。1980-2020,大紅龍的後裔用腳投票,不愛江山愛美國。誰是受損者一目瞭然。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中國「新外交思想」藉著報復性關閉,積極配了美國的新外交轉向。第二、因此,這場關門之戰不是單向報復,而是雙重單向報復。可以說是上帝從中美兩方面同時關門了。可以用之隱喻如下經文。關閉樂園;創世記3:23-24;關閉方舟:創世記7:15-16;關閉聖城:啟示錄21:8,27;關閉聖城:啟示錄22:14-15。中間可以檢索福音書中如下概念:天開了、羊的門、進窄門、針的眼、鑰匙權、門關了(馬太福音25:10,約翰福音20:19)等。講道台上將對這些經文作進一步闡釋。

3、基督教怎樣看中華聯邦的政治理想?

平安。30年前,就是我們看見的政治常識。在災變論中,大國政治文明的兩個基本前提或基本建構,就是個人自由與國家聯邦。但是,兩者都需要信仰,當然是基督教信仰為前提。前者為個人自由及其邊界設立了先驗的根基;而後者,使聯邦成為可能,以便最大限度地避免中國軍閥內戰和希臘城邦戰爭。儘管我們知道,即使所謂的基督教國家之間也發生過戰爭。我們只是在理性範圍內作出最不壞的選擇。聯邦制的本質和保障是聯會制。

4、提問先生:華人教會流行的「婚前協談」「婚姻輔導」是否應當成會教牧實施之重點?聖經「耶和華將女人帶到亞當面前、亞伯拉罕為以撒取親」都有之前的「中介者」參與,而有些教會把「婚前輔導」看成牧師為其證婚與教堂婚禮的必要條件,並規定雖有法律夫妻登記,但教堂婚禮前不能同居,謝謝。

平安。關於兩性關係在教會服侍中的位置,可以參考前兩次的主日證道——夫妻問題不是教會聚會的中心,儘管是教會教導中的一個問題。牧師在這方面作一般性的教導就可以了。你所引用的經文首先是指向基督和教會的關係的。

5、任牧:平安。國內的前輩弟兄傳記裡和見證中經常能看到聽到人被鬼附的事情,因此會有趕鬼的經歷,而這個現象在國外卻不常有(據我所知)。難道中國的鬼特別得多嗎?中國的基督徒和教會特別喜歡做見證,特別是我們這個背景的教會,通常就是生活當中遇到的小事,我們把這些都稱之為「神跡」。所以中國人會認為他們所信的神是又真又活的,這個又真又活表現在生活上的大小事情都能經歷到神的同在,從工作生活到家庭子女,大事小事神都給我們包圓乎了,而西方國家的基督信仰已經走向衰敗。因此這次的疫情就成了他們誇口的表現,我親耳聽到我們教會的一個姐妹說:這次的疫情就是神用來懲罰美國的,因為他們離棄了神,美國應該學習我們中國的抗疫經驗。」隨口批評川普和美國對中國的打壓。我聽完後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很傷心。我們教會很多弟兄姊妹是這樣,罵美國,罵川普,我不知道怎麼把真相告訴他們……

平安。1、關於鬼附的問題,可以參考馬可福音中的相關講論。2、關於個人見證,以前多有講論,也可以參考最近關於教會的問答與回應。值得強調的是,個人見證最大的問題——即使是相對真實的——是不可複製性。因此這類個人見證對造就別人意義不大,甚至只會敗壞人。如果主日聚會以個人見證為中心,就是直接敗壞人了。因為信道是從聽道來的;唯有真理能使人成聖。不僅如此,如果「個人見證」基本上與「認罪悔改傳福音」無干,只關乎「不勞而獲白日夢」,那麼這些人經歷的更可能不是神,而是鬼魔和他們自己。3、評論中美疫情的嚴重程度,一個基本的前提是中美同時擁有一致的言論開放環境,以及一致的疫情檢疫標準和實踐。我同意這場疫情是對中國和美國以及整個人類的懲罰和警告;但美國人的主要罪惡是與中國淫亂。4、值得一提的是,如果疫苗最終是美國人發明的,那麼「貴國貴教」所有關於美國遭遇天罰的說教——即使不考慮特務和黑客偷竊美國方面的研究成果——都是打臉了,如果習國人還有臉的話。

6、任牧師,平安!今天想請教的問題是:在您的講道,推特和油管上看到末世各種的混亂,災殃,知道主來的日子近了。您呼喊教會要傳福音,也有許多的弟兄姐妹說:主呀,我願禰來。每當這個時候,我不禁自問:主若是來了,我能面對主耶穌基督嗎?我在我們的大家族裡面算是唯一個一個「正兒八經」的基督徒,如果主耶穌來了,他們怎麼辦?我很害怕家人親人的失落,我很想向他們傳福音,可是我什麼都做不了。我自己在婚姻家庭事業上都沒有任何的可誇之處,我與他們在一起的時候思想和言論都是格格不入的。您在講道中教導我們要在這末世傳福音,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我心裡難免焦急卻又不知所措……90多歲的外婆在雞湯教裡面泡了一輩子,不認識字,如今也老年癡呆了,以前服侍過她,現在也不認識我,外婆信了一輩子真的能得救嗎?90多歲的爺爺躺在病床上也老年癡呆了,我在家的日子裡盡力服侍他,時而清醒的時候就向他講耶穌的救恩,要認罪悔改,可是爺爺始終沒有放在心上。在病危的時候媽媽(雞湯教基督徒)叫三自教會的傳道人來給爺爺施了洗,但有一次爺爺跟我說受洗的事不要去說,因為他是共產黨,爺爺願意受洗完全是因為怕媽媽不給他好好辦後事,因為媽媽跟他說我們是信基督的,你不受洗我不知道怎麼給你安排後事……也許大家都會說只能為爺爺和家人禱告了,好像除了禱告我也不知道還能做什麼。但心裡的軟弱卻一直都在:要怎麼向家人親友傳福音?主若真的來了,可怎麼辦?……

平安。1、關於個人面向末世的重擔,可以在「教會神學」中得以釋放。神並沒有命定每個人都作傳道人,儘管每個基督徒都有傳福音的使命。只有最終委身一間教會,在教會服侍或堅持聚會,就在方舟之上了。這一點可以參考挪亞一家人。畢竟只有挪亞是傳義道的「牧者」。2、關於家庭重擔的問題,的確只能「盡人事憑天命」。我們盡力按聖經去傳,至於信與不信,信到什麼程度,最終是否真得救,都只能交給神。我們不是神。想像義人羅得的遭遇,「女婿」與索多瑪一起滅亡了,連妻子也半途而廢,奈何。3、阻擋很多華人歸信的原因,除了羅得之妻對世界的貪慾,就是俄珥巴式的政治恐懼。因政治恐懼最終離開教會和救恩的人,正是我們教會改革要正視和服侍的對象。但我們也只能盡力而為。最近在海邊感慨兩家人因為上述兩大原因的淪陷,只能無可奈何。好消息是,畢竟一位身患癌症的老人去年受洗了,她比拆毀教會的雞湯之子更有得救的指望。

7、牧師好!我想請教牧師兩個問題:1,作為基督徒應該怎麼看待安樂死的問題?2,作為基督徒應該怎麼看待遺體捐獻的問題?3、作為移民,肯定會面臨歧視問題,尤其是國內越來愈匪夷所思的政策和做法。作為基督徒,面對歧視應該採取什麼樣的處理方法比較好呢?

平安。1、這個問題也是我一直糾結的。我沒有王牧師們那樣康人之慨的理直氣壯。我只有一個理由讓自己不敢輕率作答:如果是我身患絕症,或我的長輩有被病魔長期折磨的死去活來的經歷,我會如何選擇。我當然知道雞湯教的理據:「唯有上帝是生命的主權者」。但基督徒有沒有把生命獻給神的「自由」?問題是,如何理解這個「獻祭於神」。我思想的經文在兩個方面。第一是「愛人如己」的十誡;第二是約翰福音15:13,「人為朋友捨命,人的愛心沒有比這個大的」;約翰一書3:16,「主為我們捨命,我們從此就知道何為愛。我們也當為弟兄捨命」。因此,這是我對這個問題的「答案」。第一、我不知道,只能具體問題具體分析。每個人的情況不同。但我知道,那些傾心侍奉神的人,神不會讓他們落入這般殘酷的試探。第二、如果神特別揀選某些人作這種臨終的見證,我不反對出於上述兩個原因選擇安樂死的人。2我不反對。除了因為愛,也因為我們復活需要的是一個新的身體。這軀殼與復活沒有意義。當然,我們完全反對任何強制性的器官捐獻,特別是活摘之類的瘋狂,完全是無神論者的魔鬼作為。神必咒詛他們。3、有些歧視可能不是歧視,是為我們認罪悔改,如中國病毒造成的所謂歧視。其他一些文化上的歧視,是移民只能承受的代價。但是相對而言,西方沒有中國更充滿的政治歧視。至於明顯的種族歧視,當然可以說不,不必忍氣吞聲。

8、任牧:平安。前幾日,跟一個在其他教會當中做牧師的弟兄聊天,他說我們中國會把文化中以前拜偶像的觀念帶到信仰中,然後把基督當做另一種偶像來拜,這種自我解讀 人本的信仰,很容易迷信化,很多人在不信前拜慣了偶像,他信了耶穌後,無形中還是會把原來的舊一套放在拜耶穌上。我聽完後,感觸很深,中國的教會絕大多數都是人本主義和個人主義信仰,一方面我們信耶穌感謝是為了在地上得富足享亨通,另一方面我們常常高舉個人經歷(經驗),似乎「上帝是誰」由「我個人的經歷(經驗)」來定義。還有我發現中國人特別熱衷於將基督信仰變成一種本土化的信仰,建立在傳統的儒家文化之上,而不是建立在普世價值之上,他們對外國傳教士來中國傳福音不是很關心,他們很在乎神給中國興起多少有名的基督徒,說起他們的經歷常常津津有味,非常自豪,不知道是不是跟狹隘的民族主義思想有關。我現在越發覺得中國的傳統文化就是撒旦文化,不僅毒害國人,更是毒害中國的教會。請問任牧你怎麼看待以上兩個問題?如果有說錯的,也請任牧指出,謝謝!

平安。1、是的。所以約翰這句教導當永遠成為每一個基督徒的儆醒:小子們哪,你們要遠避偶像。值得強調的是,希臘哲學,特別是希臘-俄羅斯正教(東正教)以及靈恩運動、聚會所等,個人崇拜的現象同樣嚴重。2、本土化、本色化,其本質是本人化——「我」成為神。3、中國文化是所有文化中最具有撒但特質的,這就是說謊與殺人。中國人是世界上撒謊絕對沒有任何道德負擔反而以恥為榮的民族(如韜光養晦)。與撒謊成性這個魔鬼性平行的孫子兵法就是偷。新冠疫情的疫苗可望年底在美國出現;但中國式偷竊已經變本加厲了。至於殺人,直到今天,仍然是「國法黨紀」的靈魂。

9、請教任牧師:1、信徒在生命的最後時刻能否確認自己進不進得了天國?(或者說上帝是否給了信徒這樣的行為能力?)2、如何確認?謝謝任牧!辛苦您了!

平安。我個人領受的是,真正的信徒一直能靠著聖道和聖禮確信自己的得救,包括在「最後時刻」。而按生命神學的邏輯,如果看自己的生命,即使到「最後時刻」,仍然會跌倒。這也是我們一直反對他們的理由:加爾文主義者和靈恩派以及召會,教導人在自己生命中找得救的確據,最終一定跌倒人,使人重新成為地獄之子。

10、任牧師晚上好,最近幾個月都在聽你的講道,感覺不錯。很長時間沒有答案關於所羅門得救沒有,其實可能不應該想這個問題,但最近突然有了答案,所以很想聽聽你的答案和理由。非常感謝!

平安。「最近突然有了答案」仍然「很想聽聽你的答案」,這是否就是傳說中「那試探人」的?這經你沒有讀過嗎:列王紀上2:45,「惟有所羅門王必得福,並且大衛的國位必在耶和華面前堅定,直到永遠」;歷代志下9:31,「所羅門與他列祖同睡,葬在他父大衛城裡。他兒子羅波安接續他作王」;馬太福音1:6-7,「6耶西生大衛王。大衛從烏利亞的妻子生所羅門。7所羅門生羅波安。羅波安生亞比雅。亞比雅生亞撒」。

11、任牧,您好,打擾。一些問題,關於試管嬰兒及子宮環等,我近日瞭解到中國國內做試管嬰兒的時候會製作多個受精胚胎,有時多達十幾個,用不完的就丟棄了,這些體外受精卵是人嗎?與弟兄姊妹討論時,有人提出,受精卵沒有著床不可能生長,這不是人。由此又引來另一個相似問題,為女子上子宮環,就是一種讓子宮處於炎症的狀態,不讓受精卵著床,這是殺人嗎?這兩天看見拿著竹蜻蜓出生的嬰兒時有些感觸。另外一個延伸,某些神學理論認為不應該避孕,這有聖經依據麼?期您回答。 

平安。坦率地說,我不知道答案,我個人也不關心這個問題,也因沒有能力關心這類問題。聖經中找不到直接答案,可能是因為這個道理:「隱秘的事是屬耶和華我們神的。惟有明顯的事是永遠屬我們和我們子孫的,好叫我們遵行這律法上的一切話」(申命記29:29)。我的意思是,如果基督教將精力用在「明顯的事」上,已經足夠「殉道」的了。就好像大洪水中的人們,不去看滅頂之災,卻在討論精子和卵子的前世今生。「貴國」此時此刻正在水深火熱,七月飛雪,哀鴻遍野;去向災民傳福音吧。

12

任牧平安!請問下,一、雅各書第一課1:26:00左右您提到如果牧師出錯怎麼辦,會另外專門講,能提示下在那篇講道講麼謝謝!二、我們是間小教會,一直沒有專職牧師,只有其他教會的牧師每月一次主持主日餐和證道,日常事工基本由一位傳道人主持。是不是應該做些改進。您能推薦些有關教會建設方面的講道麼謝謝!

平安。1、啟示錄2-3章會涉及這個問題:七間教會領袖出錯了,怎麼辦,請等候。2、我只能推薦CSMP,藉著這樣真理的建造,培養傳道人。

13

任牧師好!我在美國佛州,參與浸信教會10多年,對聖經瞭解不深(慚愧)。幾個月前有人提醒我多數教會歪曲了聖經,而且我日常行為、言語有歪曲的影子。我心裏很多疑問,也在尋找答案。近來一直在聽牧師的youtube 講道。我有些問題,任牧師方便回覆嗎?我主要是想認清歪,不再行歪。公義是什麼,不義是什麼?它的標準是什麼,哪些經文?在哪裡能聽近來您的啟示錄課程?我對牧師的教會不熟悉。有查經班我可以參與的嗎?牧師說雞湯教。浸信會是嗎?謝謝 祝福!

平安。1關於公義與不義,首先參考創世記18:25,「將義人與惡人同殺,將義人與惡人一樣看待,這斷不是你所行的。審判全地的主,豈不行公義嗎」。然後參考所多瑪人的所作所為。2啟示錄的課程會在今年9月初開始,相關視頻會發在Youtube的同一網址上。3我們有一個CSMP的神學系列課程,有興趣的話可以再來信索取相關資料。新一屆CSMP將會在明年秋季開學。浸信會和主流們都屬於我定義的雞湯教。

14、任牧師,我所在的教會,叫召會,教會和召會這兩個名稱有什麼不同嗎?求任牧師賜教,感謝讚美主,哈利路亞!

平安。改革宗樂於在下述教義上與召會血拼,這種教義血拼表現出來的偽勇敢總是令人歎為觀止:「基督在人性上是被造的,但在神性上則不是被造的」。但是基督論(神人二性 的不可分割)並不是召會的根本性問題,我也一再勸阻弟兄姐妹遠離純粹教義的爭辯。大致而言,無論靈恩派(事實上的反教義的教義主義者)改革宗還是聚會所,甚至包括某些路德宗,他們執著的教義都不可避免地淪為新概念神學,言辭爭辯,以至於最終歸結為撒但深奧之理。近代以來的神學院,主要負責教導「撒但深奧之理」,而假裝明白了或恍然大悟的人,被差遣出去建立教會和聚會所。倪柝聲-李常受一系的教會實踐,除了分享了新教反嬰孩洗禮、反對分門結黨卻加倍分門結黨之假冒為善、以及在聖經上進行李常受式的指指點點等罪孽以外,召會的主要問題進一步表現在下述三個方面:

第一、對教會的重新定義(assembly of God,Εκκλησία)。「呼召出來」僅僅是教會特徵的一個方面。呼召出來如果沒有進入地極,往普天下去,站在外邦人和世界之主的面前,基督教就必然淪為避世的異教。教會不僅僅是從埃及「召」出來的新人,而且經過曠野,必須進入迦南。這就是基督呼召門徒「你們來跟從我」(馬太福音4:19),「所以你們要去」(馬太福音28:19)的整全真理。召會的本質就是從埃及出來,然後一直繞行,直到吃喝玩耍吃人自義地死在曠野。但這是馬太福音1-2章中關於基督的雙重定義。首先,「21她將要生一個兒子。你要給他起名叫耶穌。因他要將自己的百姓從罪惡裡救出來。22這一切的事成就,是要應驗主藉先知所說的話,23說,必有童女,懷孕生子,人要稱他的名為以馬內利。(以馬內利翻出來,就是神與我們同在)」(馬太福音1:21-23)。這是第一組的「出來」(耶穌)與「進去」(以馬內利)。其次,「14約瑟就起來,夜間帶著小孩子和他母親往埃及去。15住在那裡,直到希律死了。這是要應驗主藉先知所說的話,說,我從埃及召出我的兒子來。21約瑟就起來,把小孩子和他母親帶到以色列地去。22只因聽見亞基老接著他父親希律作了猶太王,就怕往那裡去。又在夢中被主指示,便往加利利境內去了。23到了一座城,名叫拿撒勒,就住在那裡。這是要應驗先知所說,他將稱為拿撒勒人的話了」(馬太福音2:14-23)。這是第二組的「出來」(我從埃及召出我的兒子來)與「進去」(他將稱為拿撒勒人)。這拿撒勒人,首先應該追溯到創世記3:15,「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為仇。你的後裔和女人的後裔也彼此為仇。女人的後裔要傷你的頭,你要傷他的腳跟」;而使徒行傳10:38至少說明了拿撒勒人是什麼意義:「神怎樣以聖靈和能力,膏拿撒勒人耶穌,這都是你們知道的。他周流四方行善事,醫好凡被魔鬼壓制的人。因為神與他同在」。而這是教會的見證:「3我要使我那兩個見證人,穿著毛衣,傳道一千二百六十天。4他們就是那兩棵橄欖樹,兩個燈台,立在世界之主面前的」(啟示錄11:3-4)。實際上,召會的宿敵改革宗以及召會的姐妹靈恩派,甚至人家路德宗、人家東正教,共享了召出來死在曠野的宿命——「你們要上去」,必有殺豬般的非政治嚎叫。

第二、取消聖職個人任意而行(Brethren)。這從教會組織上完成了內部的瓦解;同時,非牧職的「大哥」仍偽善存在。於是我們看見,「華夏聖經教會」有牧師,而陳希增們的教導方式仍然是「一個人講眾人聽」。醫治這種平等主義的熱病,首先要反省路德改革援用以弗所書2:9上的矯枉過正,其次要全面返回「教牧書信」(提摩太前後書和提多書),彼得書信和使徒行傳。至少如下經文足以粉碎召會的流言:「1我在神面前,並在將來審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穌面前,憑著他的顯現和他的國度囑咐你。2務要傳道。無論得時不得時,總要專心,並用百般的忍耐,各樣的教訓,責備人,警戒人,勸勉人」(提摩太后書4:1-2);「聖靈立你們作全群的監督,你們就當為自己謹慎,也為全群謹慎,牧養神的教會,就是他用自己血所買來的(或作救贖的)」(使徒行傳20:28);「1我這作長老,作基督受苦的見證,同享後來所要顯現之榮耀的,勸你們中間與我同作長老的人。2務要牧養在你們中間神的群羊,按著神旨意照管他們。不是出於勉強,乃是出於甘心。也不是因為貪財,乃是出於樂意。3也不是轄制所托付你們的,乃是作群羊的榜樣。4到了牧長顯現讓這個的時候,你們必得那永不衰殘的榮耀冠冕」(彼得前書5:1-4)。

第三、生命神學,其實質就是「你們便如神」。有代表性的教導如1994年2月20日,李常受「又看見了」聖經中「神聖啟示的高峰」:「神成為人,為要使人在生命和性情上(但不是在神格上)成為神」。1997年2月,李在最後一次特會中,釋放了《在生命中作王》的信息云云……這種生命神學「比田野裡一切的活物更狡猾」地迴避了十字架,將教會與魔鬼及世界的關係,精緻地縮小為我與自己的關係,並且戰無不勝,不知羞恥地培養屬靈表演藝術家。於是,基督教不可避免地淪為一場面對世界之主面前的裝孫子;而在彼此之間的「裝X」。所謂在安全和下流的地方無限勇敢。事實上,浸淫所有基督教主流的這個蛇言,首先在召會中發揚光大:一方面,亞瑪力人和迦南三十一位王就是我們的肉體;另一方面,摩西所羅門保羅約翰的生命成長見證歷程云云成為講道中心。即使唐崇榮們反對召會的第一個方面的教義,但在第二個方面,所有基督教主流們的教導沒有什麼不同。被蛇言捆綁的人本主義者不僅對保羅關於「保羅算什麼」的反覆呼喊充耳不聞甚至反其道而行之,而且對基督的教導更是豬油蒙心:「我是葡萄樹,你們是枝子。常在我裡面的,我也常在他裡面,這人就多結果子。因為離了我,你們就不能作什麼」(約翰福音15:5)。我們換一個角度說,離開聖禮型教會,離開聖道和聖禮,「保羅」及「保羅神學」、「保羅的生命」什麼都不是。這就是我們建立和歸回教會的原因。所以,天父啊,「求你用真理使他們成聖。你的道就是真理」(約翰福音17:17)。阿門。

任不寐,2020年8月1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