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夏季集訓或聖經問答第五講:走向啟示錄

1

請問牧師,我們應該如何預備啟示錄的課程?

平安。在CSMP過去的5年多時間裡,我先後7次被控告到「教區」接受公會式的審判。就這樣,我從熟悉的習國警察面前,站到了我不熟悉的西方審判官面前。控告我的人是黃白兩道、教會內外、趙黨上下組成的聯軍;而我被構陷的罪名,除了「講道台上90%講政治」,就是十年前講啟示錄,有個別觀點不符合協同書(LC-MS在北京和蒙特利爾的「特使」負責搜集證據並召集「庭審」)。期間不乏曾經自稱是我學生的人,千辛萬苦翻譯我的講章,然後雪片似地寄到教區和神學院。當然,「我們就是一刻的工夫,也沒有容讓順服他們,為要叫福音的真理仍存在你們中間」(加拉太書2:5)。今天我們重新面對啟示錄,與這些控告無關。沒有任何人能影響和捆綁我們。但我們不妨將我們所經歷的,恰恰視為啟示錄系列課程的一種預備。我也在拔摩島。但是,我們學習啟示錄只需要預備一種心態:「念這書上預言的,和那些聽見又遵守其中所記載的,都是有福的。因為日期近了」(啟示錄1:3)。在這個前提之下,對學員提出下列要求:

首先當然是在2020年9月6日正式開講之前,反覆閱讀啟示錄。不要被任何參考書和名牧影響,也不要迷信任何聖傳、傳統與宗派教義。真正的基督徒必須唯獨聖經。也要求大家將我十年前的啟示錄講章放倒一邊。即使將來有所謂「矛盾」,請以最新講章為準。一定要警惕那些半吊子或山頂洞人,就是連聖經都沒有怎麼讀懂更沒有任何領受的人;他們反對唯獨聖經。你們當憐憫他們,而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的,就遠離他們,如避瘟疫。

其次,有條件的學員,除了和合本聖經和ESV、KJV版本的啟示錄,必須(!)有一本希臘文的啟示錄,即The 27th edition of the Nestle-Aland Novum Testamentum Graece。並結合原文,注意「業內人士」以及高等評判或自由派對啟示錄或使徒約翰的Solecisms之詬病。不僅如此,要思想Solecism現象可能存在的意義。

再次,建議(!)大家購買以下三本參考書:G. K. Beale, New International Greek Testament Commentary (NIGTC), Eerdmans, 1999;Revelation (Concordia Commentary),1999,Louis A. Brighton;Stephen S. Smalley — The Revelation to John (2005)。這三位作者基本可以代表改革宗(長老會)、路德宗和聖公會關於啟示錄的基本觀點。另外還可以參考Four Views on the Book of Revelation (Counterpoints) by Kenneth L. Gentry Jr.; Sam Hamstra Jr.; Robert L. Thomas; C. Marvin Pate。閱讀這些參數書重點研讀他們是如何介紹和討論啟示錄的結構或outline的。當然你可以提出自己關於啟示錄的結構分析。這些研讀目的不是推薦一種「權威」的啟示錄結構模型或範式,而是幫助我們在啟示錄課程之前更多熟悉啟示錄。

最後,參加啟示錄課程的弟兄姐妹和慕道友,先訪問作為「啟示錄引論」的2020年CSMP夏季集訓問答系列視頻。這些問答不僅結合聖經,也結合現實,將我們帶入啟示錄的歷史處境之中。神的話語是又真又活的真理。結合這些問答,思考如下問題:啟示錄中的巴比倫大淫婦、大紅龍、獸、數子神學現象、王與眾王、以及七間教會與我們宗教改革之間的關係。同時思想兩個問題:第一、啟示錄如何全面、徹底地粉碎了非政治的雞湯教及其謊言;第二、華人教會、白左教會以及東正教,如何彎曲了所謂的「初代教會」。

2

牧師為什麼說神祇是疼愛教會?

平安。雅歌之愛情在新約應驗在基督和教會關係中,這是雅歌學習的首要目標。這與「唯獨教會」這個宗教改革的目標完全一致。基督徒不重視教會,雅歌只能被基督徒作家劫持到香草山作男盜女娼或壓寨夫人、文化基督徒用聖經武裝自己作政論;華人讀經為雞犬升天;而山頂洞人及雇工們必毫無畏懼之心地拆毀教會、逃之夭夭或離經叛道。我們不僅要認識神就是愛,更要認識神疼愛誰。疼愛一詞可以平行下列經文:申命記33:3,「他疼愛百姓。眾聖徒都在他手中。他們坐在他的腳下,領受他的言語」;申命記7:7,「耶和華專愛你們,揀選你們,並非因你們的人數多於別民,原來你們的人數在萬民中是最少的」;以弗所書5:25,「你們作丈夫的,要愛你們的妻子,正如基督愛教會,為教會捨己」。這個夫妻之愛,與「神愛世人」(約3:16)說的愛部分重合,但大有不同。另參瑪拉基書1:2-3,「2耶和華說,我曾愛你們。你們卻說,你在何事上愛我們呢?耶和華說,以掃不是雅各的哥哥嗎?我卻愛雅各,3惡以掃,使他的山嶺荒涼,把他的地業交給曠野的野狗」(羅馬書9:13-15)。尤其不要被泛愛主義的雞湯教和萬國萬神(人盡可夫而已)的淫婦們所捆綁。我們也只愛這獨一真神。認賊作父的才「必遭雷劈」。

3

流氓羞辱了黎先生,然而,我們的主所受的是我們所不能受的。自由香港養育的黎智英留下的告白,感天動地:「我兩手空空來到香港,所得一切都歸功於香港之自由,如今感恩得以以生命回報自由。」令人敬重!+為什麼說希律王是懦夫?+黎智英是基督徒,是我們的弟兄。想問牧師,他如果為公義為自由犧牲是殉道者嗎?

平安。首先我們需要明白,聖經中並沒有殉道這個概念。其次,黎智英自己也並沒有自詡殉道。既然聖經上沒有這個概念和定義,關鍵取決於我們在哪種意義上使用之。有人可能為了顯示自己更「保守主義」或真理上更聖潔純正,要用歸謬法立自己的義,大可不必與之糾纏。所謂歸謬法,就是先虛構對方在一個道德高地,或指控對方在屬靈上的極端僭越,然後用耶穌作為「做人標準」起來吃人自義。但是神是看人內心的。我在這裡跟大家分享兩個話題:第一、我們可以在何種意義上說這些香港基督徒是殉道者;第二、聖經中更可以平行的人與事是什麼。

第一、所殉何道。如果我們在行公義好憐憫以及愛人如己為朋友捨命這個「道」上,說香港這些基督徒是殉道者,嚴格來說並沒有問題。至少可以參考如下相關經文。詩篇82:3,「你們當為貧寒的人和孤兒伸冤。當為困苦和窮乏的人施行公義」;詩篇106:3,「凡遵守公平,常行公義的,這人便為有福」;彌迦書6:8,「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馬太福音22:39,「其次也相仿,就是要愛人如己」;約翰一書2:28-29,「28小子們哪,你們要住在主裡面。這樣,他若顯現,我們就可以坦然無懼。當他來的時候,在他面前也不至於慚愧。29你們若知道他是公義的,就知道凡行公義之人都是他所生的」;約翰一書3:7-10,「7小子們哪,不要被人誘惑,行義的才是義人。正如主是義的一樣……10從此就顯出誰是神的兒女,誰是魔鬼的兒女。凡不行義的,就不屬神。不愛弟兄的也是如此」;約翰一書4:8,「沒有愛心的,就不認識神。因為神就是愛」;約翰福音15:13,「人為朋友捨命,人的愛心沒有比這個大的」……黎智英只是平信徒,不是傳道人。平信徒按自己的「聖召」和職分殉道。我們不能說「只有傳道人有資格殉道」。我們也不必用使徒的標準要求每一位會眾。

當然,我們不需要走到政治基督徒和文化基督徒那種極端中去,所謂不信基督行公義也可以得救。初信這由於無知可以理解;但這類觀點的背後實質上埋伏著鬼魔的惡謀,因為它他們不僅狡猾地否定了這個真理:基督是唯一的道路真理和生命,若不藉著祂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而且,他們又狡猾滴將行公義與信基督對立或平行。正相反,信基督並唯有信基督的人,才可能真行公義、行真公義、而且持續行公義。唯有基督完全為公義捨命,並且因復活而可以定義為完全的殉道。

第二、不必殉道。我們尊敬和愛惜香港的弟兄姐妹,也未必是因為他們是殉道者,僅僅因為他們是神造的人,甚至是我們的弟兄姐妹。而他們也不必非得為殉道而被敬重。他們只是在捍衛自己的家園,而那家園是神賜給他們的「疆界」(申命記32:8),也是他們養育和教導兒女的房屋(出埃及記2:17)。因此,黎智英等人捍衛香港就是底線上的保家衛國,抵抗侵略和流氓盜賊。而神站在他們一邊。這可以平行拿伯的葡萄園的故事:

列王紀上21:1這事以後,又有一事。耶斯列人拿伯在耶斯列有一個葡萄園,靠近撒瑪利亞王亞哈的宮。2亞哈對拿伯說,你將你的葡萄園給我作菜園,因為是靠近我的宮。我就把更好的葡萄園換給你,或是你要銀子,我就按著價值給你。3拿伯對亞哈說,我敬畏耶和華,萬不敢將我先人留下的產業給你……13有兩個匪徒來,坐在拿伯的對面,當著眾民作見證告他說,拿伯謗瀆神和王了。眾人就把他拉到城外,用石頭打死……17耶和華的話臨到提斯比人以利亞說,18你起來,去見住撒瑪利亞的以色列王亞哈,他下去要得拿伯的葡萄園,現今正在那園裡。19你要對他說,耶和華如此說,你殺了人,又得他的產業嗎?又要對他說,耶和華如此說,狗在何處舔拿伯的血,也必在何處舔你的血」。

所以「唯我獨信」有以非政治為榮、同時在強遷面前忍氣吞聲的華人基督徒,不必拷問拿伯是不是殉道者,就像和平獎的精英們沒有資格詬病楊佳是否原始正義一樣。而且無論你是否支持,上帝都站在拿伯一邊。你在乎不在乎無所謂,但神在乎。「華人基督徒」也沒有資格否定拿伯的公義,你們「理直氣壯秀」地支持邪教黨,而拿伯已經公開對亞哈說不了。你們也和你們的王一樣不知羞恥嗎?拿伯和約伯亞伯一樣,在神面前都看為寶貴。我愛者三位「大伯」,他們似乎都與公義憐憫相關。約伯當然是行公義者(約伯記1:1,22:3等);那麼亞伯犧牲「頭生的和羊的脂油」在為誰獻祭呢?「小心眼子」們即使繼續否認亞當可能不是第一人,但怎麼否認亞伯至少也是在為亞當夏娃這些「其他人類」在獻祭?而拿伯正是對亞哈耶洗別說不,即使在審判台和匪徒面前仍然堅守真相的英雄。他比很多華人傳道人和基督徒更討神的喜悅。黎智英更像拿伯,因為香港就是他的葡萄園,就是他和他孩子們的家。你們「華人教會」在北方丘壇上將兒女經火獻給摩洛;而拿伯已經站在世界之主和匪幫面前了。

不僅如此,神更使用香港定了大淫婦的罪;至少在這個意義上,神在香港。因為神說:「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為神造人是照自己的形像造的」(創世記9:6)。這裡的「人」未必是基督徒。無論黎智英是否是殉道者,都不影響巴比倫是大淫婦及其最終被焚燒。這是懦夫定律:美國惹我們,我們就報復香港人。但你必須付出代價。圖密善(Titus Flavius Domitianus)享年45歲,在位15年;他被殺後,屍體無人理會。神從未放過耶洗別:「耶洗別的屍首必在耶斯列田間如同糞土,甚至人不能說這是耶洗別」(列王紀下9:37)。而作為基督徒,當一家三口在血泊中呼救的時候,你不必問那母親那孩子是不是殉道者。正如好撒瑪利亞人,不必追問那受害者是不是殉道者。

我們最後也應該為黎智英弟兄感謝主,因為神用香港的基督徒在用鞭子管教更多地方的兒女。黎智英弟兄說的真好:「我兩手空空來到香港,所得一切都歸功於香港之自由,如今感恩得以生命回報自由」。他也在見證這道「7因為我們沒有帶什麼到世上來,也不能帶什麼去。8只要有衣有食,就當知足……11但你這屬神的人,要逃避這些事,追求公義,敬虔,信心,愛心,忍耐,溫柔。12你要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持定永生。你為此被召,也在許多見證人面前,已經作了那美好的見證」(提摩太前書6:17-12)。當然,他不是傳道人防。但是,他足以讓所謂的傳道人羞愧。有人如自以為屬靈,你們去對比這三個論題:1、黎智英與土豪們對比;2、黎智英與假男人對比;3、黎智英與雞教徒對比。

4

尊敬的任牧,平安。讀經《帖撒羅尼迦後書》第2章,有很多的不明白的。請任牧有時間時,給我們講解這卷書,解開其中的精意,帶領我們更多的明白聖經。

平安。在我們學習啟示錄的時候,一定會涉及到這一章。請耐心等候,全心預備。我在這裡只是提醒大家注意其中「不法」的概念是如何被強調的:「7因為那不法的隱意已經發動。只是現在有一個攔阻的,等到那攔阻的被除去。8那時這不法的人,必顯露出來。主耶穌要用口中的氣滅絕他,用降臨的榮光廢掉他。9這不法的人來,是照撒但的運動,行各樣的異能神跡,和一切虛假的奇事」。在某種意義上,可以從這個角度去思想:那個領袖是不合法的,那個國家是不合法的,那個制度是不合法的,那個「師傅」是不合法的。而「貴國」一切的罪惡、無恥和被咒詛,歸根結底,與這個不法有關。順便說一句,魔鬼嫉妒基督,乃是因為它是不合法或不守本位的「天使長」。

5

任牧師:撤母耳記下 21章 10至14節,利斯巴的行動原因何在?和大衛的反應原因何在?我從未懂過 能否解釋一下為什麼?謝謝

平安,如果仔細讀撒母耳記下21:1-9,利斯巴的反應應該沒有什麼難題。大衛在徇私,利斯巴如同「訪民」。不過這兩節經文確實需要仔細考察:「13大衛將掃羅和他兒子約拿單的骸骨從那裡搬了來,又收殮被懸掛七人的骸骨,14將掃羅和他兒子約拿單的骸骨葬在便雅憫的洗拉,在掃羅父親基士的墳墓裡。眾人行了王所吩咐的。此後神垂聽國民所求的」。「收殮被懸掛七人的骸骨」應該是對利斯巴這位母親的一種安慰或撫恤,這不難理解。但為什麼同時安葬「約拿單的骸骨」,這與利斯巴的抗議有什麼關係呢?我想大衛可能是希望在「安葬」一事上做到絕對公平。換言之,他並沒有為了順應或迎合利斯巴所代表的「民意」,用輕視約拿單的的方式為自己換取「政治穩定」。當然,大衛安葬約拿單的骸骨也是一種悔改,他並沒有他自己所想像的那樣愛約拿單;也許這一事件激動大衛反省自己的不公不義不忠不信。另外,利斯巴也並非是什麼義人,這一點可以參考撒母耳記下3:11,「掃羅有一妃嬪,名叫利斯巴,是愛亞的女兒。一日,伊施波設對押尼珥說,你為什麼與我父的妃嬪同房呢」。

6

任牧,平安!最近,我在網上聽一個改革宗的弟兄以「批判中國文化」為主題的系列講座,也是聽一段時間後才發現他是改革宗的弟兄。我的問題是,對改革宗除了在真理上需要竭力爭辯,在其他方面是否可以互相學習呢,比如可以聽這種講座?比如與改革宗的弟兄姐妹來往?還煩請任牧指點!謝謝!

平安。「在其他方面是否可以互相學習」,這個道理其實不限於我們怎樣面對改革宗,就連爆料黨甚至東正教以及任何外邦人,我們都有可以「互相學習」的地方,只要「用心去找」。但問題僅僅是:這道理不能反過來——因為「在其他方面是否可以互相學習」,所以有人就爭辯說,「在真理上不需要竭力與改革宗爭辯」;因此「去哪個宗派的教會都一樣」。這是另外一種「豈是真說」了。一方面,我們相對而言堅持路德宗對聖經的基本領受,我們不會因為多方那裡「徒然發現亮光」而蠓蟲駱駝;另一方面,教會以及宗教改革就是一場屬靈戰爭,任何拆毀CSMP教會的行動都當被咒詛——今天,我們可以這樣理直氣壯地說。當然,我這樣說只說給能領受的弟兄。不必在意豬狗和小販。

7

任牧師好,上周聽了「嬰兒洗禮」 的講道,又學到很多。1,馬可福音16章16節是使徒馬可在耶穌上十字架為我們的罪而死,第3天復活後寫的。那個被同釘的強盜得救是發生在耶穌被釘的同時或早一點,所以不是沒受洗仍然得救的特例。這樣理解合理嗎?2,我們的小女兒不到30天嬰兒奉獻,是不是就是嬰兒洗禮?

平安。1馬可不是使徒。你那樣理解洗禮應該是對的。2聖經中沒有獻嬰禮,獻嬰禮也不是洗禮。聖經有個別「獻嬰」的行動,但不是主基督設立的聖禮。任何以「獻嬰禮」為借口拒絕嬰孩洗禮的作法都是我們反對的。作為牧師,我建議你帶孩子到教會領洗。

8

牧師我們教會的新傳道堅決宣言。和這樣的傳道人還要同領一杯。

平安。首先,這人所說的他自己不知道,他是一個愚蠢和瞎眼的麻風病人。擁護CCP是什麼意思?CCP所有的「典章憲法文件」都宣告基督教是人民的鴉片;這傳道人如果真的擁護這個核心觀點,就必然是假傳道,就是敵基督的。實際上他是政治恐懼,或者真正擁護的是被CCP控制的資源與瑪門。他在公開賣身投靠,賣主求榮。這廣告是打給大使館看的。這種傳道人唯一的價值是讓更多基督徒明白,這個基督教道理必須改革的地步了。

其次,他是假的,是撒謊者,是典型雙重人格的習國騙子,而且撒謊成性。一方面,他根本不熱愛中華人民共和國,因為他移民到了加拿大,顯然兒女或什麼至近之人也移民海外。如果他是誠實的,應該用實際行動回國去擁護。另一方面,這人即使連中國政府的法律也不可能遵守,這事兒一查一個准。在任何意義上,此人必是不法之人。

再次,這人實際上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他只是一個有經驗的小販。一方面,他們知道在民主自由法治的國家加拿大,怎樣呼喊支持CCP都是安全的。這是習國人妖典型的精明,而且絕對不知羞恥。另一方面,「向上帝交賬」這豪言壯語,顯示他根本不信神,他以為自己無論怎樣悖逆和得罪神,神根本不會追究。這就是妄稱耶和華你神的名。想像使徒約翰站在復臨基督面前像死了一樣,這貨竟然以為自己有什麼資格可以向主交賬。

最後,這人是賣淫女和兇手。因為語境是厲害國正在瘋狂凌辱和殘害香港人,包括那裡的弟兄姐妹。這樣高調與兇手站在一起,不僅是這狗餓瘋了,而且顯示他本身就是撒但一會的人。所以對這撒但的僕人,你們盡快遠離吧。這不是什麼論斷的問題,而是分辨和分別的問題。以色列人要與埃及人以及埃及的術士分別出來。

這個豪豬壯語,將來必然成為定罪的證據。也好。但這些假師傅是誰呢?他們的主是獸,而他們是身上有獸印的地獄之子。這是他們的結局:啟示錄16:2,「第一位天使便去,把碗倒在地上,就有惡而且毒的瘡,生在那些有獸印記,拜獸像的人身上」;啟示錄19:20,「那獸被擒拿,那在獸面前曾行奇事,迷惑受獸印記,和拜獸像之人的假先知,也與獸同被擒拿。他們兩個就活活地被扔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

9

尊敬的任牧師,平安。讀下面相關經文,有不解,還希望得到任牧講解: 希伯來書 9:27:按著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審判。哥林多前書15:35-54,特別是51-54節:我如今把一件奧秘的事告訴你們:我們不是都要睡覺,乃是都要改變, 就在一霎時,眨眼之間,號筒末次吹響的時候。因號筒要響,死人要復活成為不朽壞的,我們也要改變。 這必朽壞的總要變成(變成:原文是穿;下同)不朽壞的,這必死的總要變成不死的。 這必朽壞的既變成不朽壞的,這必死的既變成不死的,那時經上所記「死被得勝吞滅」的話就應驗了。(哥林多前書 15:51-54 )我不清楚的是:是人人都會要經歷肉身的死亡?還是在我們主耶穌復臨時還活著的人,不需要經歷肉身的死亡了,是嗎?

平安。這些信息仍然會在啟示錄課程中展開,但是謝謝你,已經開始預備啟示錄課程了。現在可以回答的是:一般而言,人人都要經歷「肉身的死亡」(除非個別案例,如以利亞等)。但是我相信,在主復臨之時仍然活著的人,不必經歷「傳統式」的肉身死亡;但他們肉身的身體仍然需要改變。我目前無法解釋這個過程是如何「按科學」的邏輯發生的。

10

怎樣看中國的張玉環案+看了一些雞湯分子因為張玉環是基督徒(我不確定)就感謝讚美神說基督徒的忍耐和主必伸冤。我認為這種事一點也不值得稱道。應該先咒詛一番這個邪惡的國家。把習國人摔死在磐石上的,那人便為有福+深刻理解了任牧關於中國只是一個前國家,遠未進入現代政治經濟文明的領域的斷言。

平安。首先一定要注意或遠離這個以訛傳訛的謊言:張案還根本沒有得到公正的結果或公義,「主為他伸冤」還只是一種謠言。張玉環只是27年後家破人未亡但人已殘地被釋放了。但一方面國家賠償不到位,這是恐怕要不了了之;另一方面,所有匪徒或官痞完全沒有得到應有的公義審判,媒體進一步的自由報道必然被子腰斬。我很差異雞湯徒怎麼與喉舌一樣開始歌功頌德,甚至以此作為「靈恩教案」了。

而且這類案件已不能令人震驚,因為幾乎每個習國人都知道這是習國的普遍現象;令人震驚的是竟然仍有人呼喚國人傚法張玉環堅持申訴,必得青天大老爺。這就是中國夢,白日做夢。值得一提的是,製造無數張玉環案的,就是揚言要統一台灣征服香港將地球管起了的厲害國,在不知羞恥上貴國真厲害。不僅如此,接下來梁家河又要夢見豬了,此案又將淪為骯髒的習國政治。而至於雞湯教的假冒為善,一試就清楚:讓雞湯教的人或他們的父母親人自己經歷這種「忍耐」;你再看看他們的嘴臉。再說張玉環也不是因為信仰的事「恆久忍耐」。可以同情他,為之恨惡罪惡,但不可康人之慨。

另外,「把習國人摔死在磐石上的,那人便為有福」,相關經文有具體的語境,建議大家發言還是要謹慎,應該詳盡考察聖經:

詩篇137:1-9,「1我們曾在巴比倫的河邊坐下,一追想錫安就哭了。2我們把琴掛在那裡的柳樹上。3因為在那裡,擄掠我們的要我們唱歌,搶奪我們的,要我們作樂,說,給我們唱一首錫安歌吧。4我們怎能在外邦唱耶和華的歌呢?5耶路撒冷阿,我若忘記你,情願我的右手忘記技巧。6我若不記念你,若不看耶路撒冷過於我所最喜樂的,情願我的舌頭貼於上膛。7耶路撒冷遭難的日子,以東人說,拆毀,拆毀,直拆到根基。耶和華阿求你記念這仇。8將要被滅的巴比倫城阿(城原文作女子),報復你像你待我們的,那人便為有福。9拿你的嬰孩摔在磐石上的,那人便為有福」——巴比倫與雅路撒冷的關係,很難類比習國人與張玉環的關係,演出習國與雞湯教的關係。不進如此,迄今為止,習國實際上並沒有還張玉環公義。路還很長,甚至根本沒有國家完全賠償或伸冤的指望;而所有涉案的警察法官官吏都能按公義伏法嗎?指著這個案件歌頌「終於公義或伸冤了」,不過是一種五毛洗地的習性,或雞湯教徒坐穩了奴才或渴望奴才式平安的邪情私慾。

關於「摔死」一句,另參列王紀下8:12,「哈薛說,我主為什麼哭。回答說,因為我知道你必苦害以色列人,用火焚燒他們的保障,用刀殺死他們的壯丁,摔死他們的嬰孩,剖開他們的孕婦」; 何西阿書10:14,「所以在這民中必有哄嚷之聲,你一切的保障必被拆毀,就如沙勒幔在爭戰的日子拆毀伯亞比勒,將其中的母子一同摔死」;何西阿書13:16,「撒瑪利亞必擔當自己的罪,因為悖逆她的神。她必倒在刀下,嬰孩必被摔死。孕婦必被剖開」;那鴻書3:10,「但她被遷移,被擄去。她的嬰孩在各市口上也被摔死。人為她的尊貴人拈鬮,她所有的大人都被鏈子鎖著」。

11

只有他支持香港反CCP,不看他看誰……

平安。我希望這是我最後一次說海外共產黨人。1反G支港是海外政論主流,不反X並借反G公開斂財獨此一家。豈止含族,更是財神教。2對董瑤瓊陳秋實袁弓夷的攻擊若非有病必是有鬼。不要再癡迷這人這題。3順便說說黑川者:貿易戰和金融制裁才能打擊財神教,因錢是作死基礎、法老他爹和假國假神。有在朝與在野或國內與海外兩種財神教。

當爆料黨公然用「萬國萬神」及可笑的多元邏輯譏笑、攻擊並取代唯一神信仰的時候,繼續站在爆料黨一邊的「基督徒」不僅賤,而是根本就不是基督徒。他們更是含族人和財神教徒,也是為30塊錢隨時可以賣主的猶大,為一碗紅湯出賣長子名分的以掃。多年前我們剛剛「啟蒙」之時就對紅瘟黃禍白左們說過:用你們的形式邏輯來反駁這個實體真理吧:除了你父親你沒有別的父親——這個排他的、獨斷的告白,是否讓你普遍的認賊作父的多元主義或各種巴哈伊見獵心喜?而當共產黨宣言把經濟當作「基礎」或他們的父的時候,實際上已經漏出了他們的底牌。魔鬼之子用「好作食物」統治世界,也必然因次失去一切,特別是失去天國。瑪門就是他們的地獄之門。常識、常識、常識——取其錢,要其命。「商人川普」比白左「狠」多了。這些年習國人和土豪們得瑟,不就是撐著了嗎。

看見很多人嘲笑和譏評川普怎樣沉迷貿易協議,又指控川普沒有對中國下重手。這些人真愚妄。一方面,川普受制於美國的制度約束和選民意志;而且必須兌現經濟目標上的競選承諾。另一方面,對財神教真正的重擊就是攻擊他們的神。懲罰個人,希律王根本不在乎——別人的命運對他一「錢」不值。川普主義或商人總統川普,才是財神教的剋星。

12

任牧您好,主內平安,我發現你的視頻講道有幾個月了,很喜歡聽你的講道,你也願意解答弟兄姐妹們的問題,所以我今天也想問你一個問題,就是關於耶穌復活後,門徒在他的墓穴裡的經歷描述不一致,以致我懷疑這四福音書的某些內容。1 馬太,馬可福音對耶穌復活的描述:主的一個使者把石頭滾開,一位穿白袍的青年,都是在描述一個人,主的一個天使;2 路加,約翰福音卻是看到二個人穿著耀眼的衣服,很明顯是二個天使就是這些描述的不一致性,使我感到困惑,請問任牧您對這幾個記載有什麼看法?謝謝。

平安。這個問題實際上我們講過多次了。一方面,數字之間的不同並不是矛盾的,比如現場有兩個人,但某種情況下只描述其中一個人。或者說,不同的人矚目不同的人。另一方面,「人」與「天使」也不是矛盾的,因為天使可以以人形出現,這在聖經中極為常見。當然,不同角度的記錄有不同的神學側重點,這只能具體經文具體分析。另外,也給大家留一道相關的作業:啟示錄七間教會的使者,是人還是天使?無論如何,作為傳道人,我為每一位認真查考聖經的人感謝神,也為誠實提出問題的人感謝神。我們即將進入下一站,如離開俄珥巴進入伯利恆。啟示錄就是我們2020-2021年的伯利恆,我們的禾場,我們的糧倉。所以最後請大家為啟示錄課程代禱,更應該在這樣的世代每天查考聖經。「16你們要查考宣讀耶和華的書。這都無一缺少,無一沒有伴偶,因為我的口已經吩咐,他的靈將他們聚集。17他也為他們拈鬮,又親手用準繩給他們分地,他們必永得為業,世世代代住在其間」(以賽亞書34:16-17)。阿門。

任不寐,2020年8月15日

【補充信息】雖然我們推薦學員在學習啟示錄的時候使用The 27th edition of the Nestle-Aland Novum Testamentum Graece;但是不反對有學員使用NA28。我個人推薦NA27僅僅因為使用起來熟悉或得心應手。NA28做了一些最新的變化,都對啟示錄學習的影響不大。參考網文:https://marginalia.lareviewofbooks.org/peter-williams-on-the-nestle-aland-novum-testamentum-graece/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