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示錄第七課:寶座周圍有四個活物(4:6-11)

奉聖父聖子聖靈的名,阿門。今天的證道經文是啟示錄4:6-11:

6寶座前好像一個玻璃海如同水晶。寶座中,和寶座周圍有四個活物,前後遍體都滿了眼睛。7第一個活物像獅子,第二個像牛犢,第三個臉面像人,第四個像飛鷹。8四活物各有六個翅膀,遍體內外都滿了眼睛。他們晝夜不住地說,聖哉,聖哉,聖哉,主神。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

9每逢四活物將榮耀,尊貴,感謝,歸給那坐在寶座上,活到永永遠遠者的時候,10那二十四位長老,就俯伏在坐寶座的面前,敬拜那活到永永遠遠的,又把他們的冠冕放在寶座前,說,11我們的主,我們的神,你是配得榮耀尊貴權柄的。因為你創造了萬物,

感謝神的話語。今天我們繼續啟示錄4章的學習。可以清楚地將這段經文分成平行的兩部分(每3節經文歸一個小單元):四活物(6-8);眾長老(9-11)。兩部分共享的真理至少有兩個:第一、都是恩典臨到的對象,或都在主與同在(寶座)的祝福中;第二、都在「天國」中讚美神;而這些讚美詩,一直成為歷代教會主日崇拜聖詩的靈感源泉。不僅如此,這兩部分內容都有舊約充分的鋪墊和根據(參第六課)。包括創世記第九章那段經文,我們已經將活物和長老視為彩虹之約的乙方;基督復臨,要接納新造的人並更新萬有——長老代表「你們和你們的後裔」;活物代表「你們這裡的一切活物」。

啟示錄4章還可以這樣結構:1-3是序言,讓我們看見天上的基督和寶座。而4-11形成一個這樣的交叉結構:二十四位長老(4-5)-四活物(6-9)-二十四位長老(10-11)。這個交叉結構指向一切受造之生命或有氣息的生命:人與動物。四活物中包括人(人臉);而二十四位長老進一步展示了新人類的基本特徵。第一是在(在世界上)行公義(4-5);第二是(面對其他生命)好憐憫(6-9);第三是(在教會中)謙卑地與主同行(10-11)。關於第二點只是建議性的,根據聖經我們認識人及其罪性:任何生命能與人同在或共存,歸根結底是因為人在基督裡存著憐憫的心腸。所以雪雁不可能活在中國;正如東北虎被東北人滅絕了一樣。所以主說:「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彌迦書6:8)。

當然最後,向下我們會繼續將經文應用或指向現實和生活,這是因為兩個基本信仰:第一、耶穌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希伯來書13:8);第二、我們的救贖主活著(約伯記19:25);因而歷史必然是祂的故事。這不是靈意解經,這是聖靈的基本工作,願主的靈加倍與我們同在:「7然而我將真情告訴你們。我去是與你們有益的。我若不去,保惠師就不到你們這裡來。我若去,就差他來。8他既來了,就要叫世人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9為罪,是因他們不信我。10為義,是因我往父那裡去,你們就不再見我。11為審判,是因這世界的王受了審判」(約翰福音16:7-11)。阿門。

二、活物(6-8)

6寶座前好像一個玻璃海如同水晶。寶座中,和寶座周圍有四個活物,前後遍體都滿了眼睛。

7第一個活物像獅子,第二個像牛犢,第三個臉面像人,第四個像飛鷹。

8四活物各有六個翅膀,遍體內外都滿了眼睛。他們晝夜不住地說,聖哉,聖哉,聖哉,概念主神。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

但以理書7-8與以西結書1,3,10以及以賽亞書6構成了我們解釋啟示錄中四活物的基本背景。值得強調的是,但以理書中的四個獸指向四個「邪惡帝國」(獅熊豹怪);但在以西結書和啟示錄中,四活物更是像「服役的靈」,成了基督的腳凳。這是分別或更新。不僅如此,注意更多翅膀和眼睛。這3節經文可以交叉結構:首尾呼應的概念至少包括寶座與讚美(祂以讚美為寶座)或寶座與主神-權能者;更明顯的共同概念是「眼睛」——和動物相比,罪人更可能是瞎眼的。中間聚焦四活物的形象和樣式,可以代表神創造的所有生命。四活物在啟示錄中還出現在這些經文中:5:6,5:8,5:11,5:14,6:1,6:3,6:5,6:6,6:7,7:11,14:3,15:7,19:4——注意四活物在大審判中扮演的角色或發揮的作用——神藉著受造之物的「同工」展開拯救和審判。

1、玻璃海(6

6寶座前好像一個玻璃海如同水晶。寶座中,和寶座周圍有四個活物,前後遍體都滿了眼睛。κα νπιον το θρνου θλασσα αλνη μοα κρυστλλ Κα ν μσ το θρνου κα κκλ το θρνου τσσαρα ζα γμοντα φθαλμν μπροσθεν κα πισθεν;And before the throne there was a sea of glass like unto crystal: and in the midst of the throne, and round about the throne, were four beasts full of eyes before and behind.

首先什麼是玻璃海,以及為什麼是玻璃海。θάλασσα可以代指水(也專指地中海或紅海,馬太福音4:15等)。玻璃:ὑάλινος,of glass or transparent like glass, glassy(啟示錄15:2;ὕαλος,21:18,21:21;約伯記28:17,זְכוּכִית)。水晶:κρύσταλλος,crystal, a kind of precious stone(啟示錄21:11,約伯記28:18,以西結書1:22,גָּבִישׁ);在啟示錄22:1用來形容生命河。另參以西結書1:2,「2活物的頭以上有穹蒼的形像,看著像可畏的水晶,鋪張在活物的頭以上」。玻璃的製作與火有關,所以啟示錄15:2也說:「我看見彷彿有玻璃海,其中有火攙雜。又看見那些勝了獸和獸的像,並它名字數目的人,都站在玻璃海上,拿著神的琴」。

玻璃海可以指向聖殿(以西結書47:1-11;1:22);也應該用來形容水的平靜與清澈。而根據語境,而我們至少可以將之應用在三個方面。第一、根據上文的聖靈和七靈,這節經文可以平行創世記1:1-3,「1起初神創造天地。2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3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一方面,「空虛混沌。淵面黑暗」與「玻璃海如同水晶」形成鮮明的對比——祂將一切都更新了;而起初的大淵應該發生了墮落事件。另一方面,玻璃和水晶可以平行光。第二、根據啟示錄2-3章的世界殘局以及寶座這個概念,可以將這節經文平行詩篇9:7,「惟耶和華坐著為王,直到永遠。他已經為審判設擺他的寶座」;詩篇29:10,「洪水氾濫之時,耶和華坐著為王。耶和華坐著為王,直到永遠」;約伯記38:8-11,「8海水沖出,如出胎胞,那時誰將它關閉呢?9是我用雲彩當海的衣服,用幽暗當包裹它的布,10為它定界限,又安門和閂,11說,你只可到這裡,不可越過。你狂傲的浪要到此止住」;馬太福音8:26-27,「26耶穌說,你們這小信的人哪,為什麼膽怯呢?於是起來,斥責風和海,風和海就大大地平靜了。27眾人希奇說,這是怎樣的人,連風和海也聽從他了」。第三、根據上文彩虹之約的相關信息和這裡的活物這些概念,這節經文可以平行創世記9:11,「我與你們立約,凡有血肉的,不再被洪水滅絕,也不再有洪水毀壞地了」;以及出埃及記14:16,「你舉手向海伸杖,把水分開。以色列人要下海中走干地」。另參啟示錄21:1,「我又看見一個新天新地。因為先前的天地已經過去了。海也不再有了」。

其次我們研究活物:ζῷον,a living being;an animal, brute, beast(希伯來書13:11;彼得後書2:12;猶大書1:10)。生命;或動物,祭牲,「沒有靈性的畜類」。相當於創世記第一章中的חַי(創世記1:20,21,24,25,28,30;及創世記2:7等)。他們在寶座那裡,可以參考出埃及記25:16-22,37:6-9。為什麼是四?壇或天的四角四風(出埃及記29:12;以賽亞書60:4;以西結書10:11,17:21,37:9;耶利米書49:36,但以理書7:2,8:8,11:4;撒加利亞2:6,6:5;詩篇27:6,77:17;馬太福音24:31;啟示錄7:1,21:16等)。或者,以色列人在曠野安營,會幕四周有四個方陣(民數記2:1-34)。但「四福音」的說法是過度解釋了。需要說明的是,可以對比啟示錄與舊約中四活物形象的異同,當不必走的太遠。基本原則是:約翰看見的異象是終極性的。

啟示錄特別強調這四活物「前後遍體都滿了眼睛」:ὀφθαλμός,the eye;metaph. the eyes of the mind, the faculty of knowing(馬太福音5:29等)。以西結書1:18,10:12等只說輪子上滿了眼睛,而在啟示錄中四活物前後遍體都滿了眼睛,或者遍體內外都滿了眼睛。我們知道主耶穌醫治神跡的一個主要方面是醫治瞎眼的;也知道蛇試探亞當夏娃,策略就是「眼睛明亮」。另參哥林多後書4:4,「此等不信之人,被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不叫基督榮耀福音的光照著他們。基督本是神的像」。但不僅如此,這段經文兩次強調「滿了眼睛」(6,8),首先乎醫治和救贖。利未記不厭其煩地強調「祭司要察看大麻風病」(利未記13:3)是什麼意思?祭司的查看最終也應驗在基督身上,祂是我們的大祭司。但更關乎審判或末日審判:「誰藐視這日的事為小呢?這七眼乃是耶和華的眼睛,遍察全地,見所羅巴伯手拿線鉈就歡喜」(撒加利亞4:10);「你的眼豈是肉眼,你查看豈像人查看嗎」(約伯記10:4)。人在眼睛上犯罪主要是兩個方面:

第一是看不見神或之看見偶像和錢。詩篇10:4,「惡人面帶驕傲,說,耶和華必不追究。他一切所想的,都以為沒有神」;詩篇14:1,「愚頑人心裡說,沒有神。他們都是邪惡,行了可憎惡的事。沒有一個人行善」;詩篇53:1,「愚頑人心裡說,沒有神。他們都是邪惡,行了可憎惡的罪孽。沒有一個人行善」;詩篇54:3,「因為外人起來攻擊我,強暴人尋索我的命。他們眼中沒有神」。

第二是以為神看不見他們或他們的罪。但所有謊言和躲藏都無效了,所有無花果樹的葉子都無意義了;宇宙到處是「白樺樹的眼睛」。這經你們沒有念過嗎:「我現在要下去,察看他們所行的,果然盡像那達到我耳中的聲音一樣嗎?若是不然,我也必知道」(創世記18:21);「困苦的百姓,你必拯救。但你的眼目察看高傲的人,使他降卑」(撒母耳記下22:28);「主耶和華阿,你若究察罪孽,誰能站得住呢」(詩篇130:3);「耶和華在他的聖殿裡,耶和華的寶座在天上。他的慧眼察看世人」(詩篇11:4);「求你察看我的仇敵,因為他們人多。並且痛痛的恨我」(詩篇25:19);「從他的居所,往外察看地上一切的居民」(詩篇33:14);「細看他的外郭,察看他的宮殿,為要傳說到後代」(詩篇48:13);「因我的眼目察看他們的一切行為。他們不能在我面前遮掩,他們的罪孽也不能在我眼前隱藏」(耶利米書16:17);「試驗義人,察看人肺腑心腸的萬軍之耶和華阿,求你容我見你在他們身上報仇,因我將我的案件向你稟明了」(耶利米書20:12);「主耶和華的眼目察看這有罪的國。必將這國從地上滅絕,卻不將雅各家滅絕淨盡。這是耶和華說的」(阿摩司書9:8);「我又要殺死她的黨類(黨類原文作兒女),叫眾教會知道,我是那察看人肺腑心腸的。並要照你們的行為報應你們各人」(啟示錄2:23)——神的查看,不僅為是審判罪人,更為教會在仇敵身上報仇。

不僅如此,神查看遍地,迄今仍給人悔改的機會——查看人是否悔改了:「於是神察看他們的行為,見他們離開惡道,他就後悔,不把所說的災禍降與他們了」(約拿書3:10);「他們得了啟示,知道他們所傳講的一切事(傳講原文作服事),不是為自己,乃是為你們。那靠著從天上差來的聖靈,傳福音給你們的人,現在將這些事報給你們。天使也願意詳細察看這些事」(彼得前書1:12)。還不僅如此,既然神查看一切,一切匿名控告者無論匿名五毛蒙面螞蟻、網絡流氓或黑暗的動物,包括屬靈表演藝術家,請停止你們的控告和表演。這是主的話語:「你禱告的時候,要進你的內屋,關上門,禱告你在暗中的父,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報答你」(馬太福音6:6)。「23神阿,求你鑒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試煉我,知道我的意念。24看在我裡面有什麼惡行沒有,引導我走永生的道路」(詩篇139:23-24)。

2、四活物(7

7第一個活物像獅子,第二個像牛犢,第三個臉面像人,第四個像飛鷹。κα τ ζον τ πρτον μοιον λοντι κα τ δετερον ζον μοιον μσχ κα τ τρτον ζον χον τ πρσωπον ς νθρωπος κα τ τταρτον ζον μοιον ετ πετωμνAnd the first beast was like a lion, and the second beast like a calf, and the third beast had a face as a man, and the fourth beast was like a flying eagle.

與但以理書中的四獸對比,可以看見神公義的審判:用世界眾王所行的懲罰眾王,但道高一丈,眾王成了祂的腳凳。讓我們再重複一次,可以將這節經文平行創世記9:10,「並與你們這裡的一切活物,就是飛鳥,牲畜,走獸,凡從方舟裡出來的活物立約」。其中「獅子」平行「走獸」(חַי);「牛犢」平行「牲畜」(בְּהֵמָה);「飛鷹」平行「飛鳥」(עוֹף);而「人」平行「你們」。另參創世記2:20,「那人便給一切牲畜(בְּהֵמָה)和空中飛鳥(עוֹף),野地走獸都起了名(חַי)。只是那人沒有遇見配偶幫助他」。動物開始重造,或者返回創世記,成為「末後的亞當」的同工。

顯然不是所有動物都在寶座那裡或被「揀選」,四活物的形象和樣式是有特別含義的。對比創世記1:28-30也可以有一些特別的發現:「24神說,地要生出活物來,各從其類。牲畜,昆蟲(רֶמֶשׂ),野獸,各從其類。事就這樣成了。25於是神造出野獸,各從其類。牲畜,各從其類。地上一切昆蟲,各從其類。神看著是好的。26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和全地,並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蟲。27神就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著他的形像造男造女。28神就賜福給他們,又對他們說,要生養眾多,遍滿地面,治理這地。也要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和地上各樣行動的活物。29神說,看哪,我將遍地上一切結種子的菜蔬和一切樹上所結有核的果子,全賜給你們作食物。30至於地上的走獸和空中的飛鳥,並各樣爬在地上有生命的物,我將青草賜給它們作食物。事就這樣成了」。

首先,四活物中沒有魚類,正如挪亞方舟上沒有魚類一樣(你可以放心作一個魚素主義者)。其次,也沒有昆蟲或爬行類——原因之一可能是蛇在其中;但為潔淨的緣故,不要吃爬行類。利未記11:31,「這些爬物都是與你們不潔淨的。在它死了以後,凡摸了的,必不潔淨到晚上」。一般來說,爬行類都是不潔淨的動物,分享了被咒詛的共性:「14耶和華神對蛇說,你既作了這事,就必受咒詛,比一切的牲畜野獸更甚。你必用肚子行走,終身吃土。15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為仇。你的後裔和女人的後裔也彼此為仇。女人的後裔要傷你的頭,你要傷他的腳跟」。不僅如此,在獻祭之物中,也沒有魚類和爬行類:創世記4:4,「亞伯也將他羊群中頭生的和羊的脂油獻上。耶和華看中了亞伯和他的供物」;創世記8:20,「挪亞為耶和華築了一座壇,拿各類潔淨的牲畜,飛鳥獻在壇上為燔祭」;創世記15:9,「他說,你為我取一隻三年的母牛,一隻三年的母山羊,一隻三年的公綿羊,一隻斑鳩,一隻雛鴿」……

利未記和申命記反覆強調,要區別潔淨的動物和不潔淨的動物或可憎的動物,如爬行類。所以你要做雪雁,不要作螞蟻。我們大致上還可以將這四種形象對像如下生命:野生動物(獅,λέων)、家畜祭牲(牛,μόσχος)、新造的人(人,ἄνθρωπος)、飛禽雀鳥(鷹,ἀετός)。所有受造的生命都應該敬拜讚美神,但不需要互相崇拜,以至於陷入偶像崇拜的大罪中。值得強調的是,人和動物在這一點上是一樣的:都是神用泥土造的,所以人也位列在四活物之中。在特定的語境之下,以下兩種說法也成立:人是高等動物(第三個臉面像人);罪人則畜生不如(不敬拜神卻敬拜偶像)。這生命與上文不死不活的行屍走肉,形成鮮明的對比。活物,他們是有生命的,是活著的。

3、三聖頌(8)

8四活物各有六個翅膀,遍體內外都滿了眼睛。他們晝夜不住地說,聖哉,聖哉,聖哉,主神。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κα τσσαρα ζα ν καθ αυτ εχον ν πτρυγας ξ κυκλθεν κα σωθεν γμοντα φθαλμν κα νπαυσιν οκ χουσιν μρας κα νυκτς λγοντα, γιος γιος γιος κριος θες παντοκρτωρ ν κα ν κα ρχμενοςAnd the four beasts had each of them six wings about him; and they were full of eyes within: and they rest not day and night, saying, Holy, holy, holy, Lord God Almighty, which was, and is, and is to come.

首先需要參考以賽亞書6:1-6,「1當烏西雅王崩的那年,我見主坐在高高的寶座上。他的衣裳垂下,遮滿聖殿。2其上有撒拉弗侍立。各有六個翅膀。用兩個翅膀遮臉,兩個翅膀遮腳,兩個翅膀飛翔。3彼此呼喊說,聖哉,聖哉,聖哉,萬軍之耶和華。他的榮光充滿全地。4因呼喊者的聲音,門檻的根基震動,殿充滿了煙雲。5那時我說,禍哉,我滅亡了。因為我是嘴唇不潔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潔的民中。又因我眼見大君王萬軍之耶和華。6有一撒拉弗飛到我跟前,手裡拿著紅炭,是用火剪從壇上取下來的。7將炭沾我的口,說,看哪,這炭沾了你的嘴。你的罪孽便除掉,你的罪惡就赦免了」。撒拉弗:שָׂרָף,這個名詞的動詞詞根שָׂרַף的基本含義是to burn,火燒(創世記11:3,38:24等)。而作為名詞,שָׂרָף常指火蛇(民數記21:6,8;申命記8:15;以賽亞書14:29,30:6)。

我們的大致上可以將撒拉弗指向神的使者,它們同工,用火來審判魔鬼或古蛇統治的世界,包括火燒大淫婦。「5耶和華又曉諭我說,6這百姓既厭棄西羅亞緩流的水,喜悅利汛和利瑪利的兒子。7因此,主必使大河翻騰的水猛然衝來,就是亞述王,和他所有的威勢。必漫過一切的水道,漲過兩岸。8必衝入猶大。漲溢氾濫,直到頸項。以馬內利阿,他展開翅膀,遍滿你的地。9列國的人民哪,任憑你們喧嚷,終必破壞。遠方的眾人哪,當側耳而聽。任憑你們束起腰來,終必破壞。你們束起腰來,終必破壞。10任憑你們同謀,終歸無有。任憑你們言定,終不成立。因為神與我們同在」(以賽亞書8:5-10);「1唉,古實河外翅膀刷刷響聲之地,2差遣使者在水面上,坐蒲草船過海。先知說,你們快行的使者,要到高大光滑的民那裡去。自從開國以來那民極其可畏,是分地界踐踏人的,他們的地有江河分開。3世上一切的居民,和地上所住的人哪,山上豎立大旗的時候,你們要看。吹角的時候,你們要聽」(以賽亞書18:1-3)。另參以西結書1:13,「至於四活物的形像,就如燒著火炭的形狀,又如火把的形狀。火在四活物中間上去下來,這火有光輝,從火中發出閃電」——火燒是通往聖潔唯一的道路。

這裡除了重複強調眼睛這個概念以外,特別指向四活物的翅膀(πτέρυξ,馬太福音23:37;路加福音13:34;啟示錄9:9,12:14)。翅膀除了代表從上面來的審判以外(耶利米書48:10,以西結書17:3;但以理書7:4等),還可以指醫治和飛翔的生命。主耶穌醫治神跡的第二個方面,就是攤子起來行走(瑪拉基書4:2);而翅膀可以象徵生命的復甦和起飛,並且歸向神。如出埃及記19:4,「我向埃及人所行的事,你們都看見了,且看見我如鷹將你們背在翅膀上,帶來歸我」;詩篇55:5-8,「5恐懼戰兢歸到我身,驚恐漫過了我。6我說,但願我有翅膀像鴿子,我就飛去得享安息。7我必遠遊宿在曠野。(細拉)8我必速速逃到避所,脫離狂風暴雨」;詩篇68:13,「你們安臥在羊圈的時候,好像鴿子的翅膀鍍白銀,翎毛鍍黃金一般」。

這是崇拜上帝的生命:「他們晝夜不住地說,聖哉(Ἅγιος),聖哉(Ἅγιος),聖哉(Ἅγιος),主神。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我不反對這個「三聖頌」可以指向三位一體的上帝;但也不限於此。這裡特別強調的應該是基督就是主神(κύριος ὁ θεὸς,1:8),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1:4,1:8)。不僅如此,三聖頌實際上同時是三禍頌的預備:「我又看見一個鷹飛在空中,並聽見它大聲說,三位天使要吹那其餘的號,你們住在地上的民,禍哉,禍哉,禍哉」(啟示錄8:13)。因為神是聖潔的,所以,地上的民就「禍哉」了。如利未記11:41-45,「41凡地上的爬物是可憎的,都不可吃。42凡用肚子行走的和用四足行走的,或是有許多足的,就是一切爬在地上的,你們都不可吃,因為是可憎的。43你們不可因什麼爬物使自己成為可憎的,也不可因這些使自己不潔淨,以致染了污穢。44我是耶和華你們的神,所以你們要成為聖潔,因為我是聖潔的。你們也不可在地上的爬物污穢自己。45我是把你們從埃及地領出來的耶和華,要作你們的神,所以你們要聖潔,因為我是聖潔的」。

晝夜不住:καὶ ἀνάπαυσιν οὐκ ἔχουσιν ἡμέρας καὶ νυκτὸς,and they rest not day and night。可以平行如下信息:「18但我說,人沒有聽見嗎?誠然聽見了。他們的聲音傳遍天下,他們的言語傳到地極。19我再說,以色列人不知道嗎?先有摩西說,我要用那不成子民的,惹動你們的憤恨。我要用那無知的民,觸動你們的怒氣。20又有以賽亞放膽說,沒有尋找我的,我叫他們遇見。沒有訪問我的,我向他們顯現。21至於以色列人,他說,我整天伸手招呼那悖逆頂嘴的百姓」(羅馬書10:18-21)。日與夜這兩個概念,可以平行創世記第一章的相關信息:有晚上,有早上。所活物晝夜不停地讚美神,乃是因為神在日夜不停地工作。

應用:天上的活物

四活物到底指什麼。連同寶座這個概念,可以將之平行歷代志下的相關經文。鷹:「11在至聖所按造像的法子造兩個基路伯,用金子包裹。11兩個基路伯的翅膀共長二十肘。這基路伯的一個翅膀長五肘,挨著殿這邊的牆。那一個翅膀也長五肘,與那基路伯翅膀相接。12那基路伯的一個翅膀長五肘,挨著殿那邊的牆。那一個翅膀也長五肘,與這基路伯的翅膀相接。13兩個基路伯張開翅膀,共長二十肘,面向外殿而立。」(歷代志下3:10-13)。牛:「3海周圍有野瓜的樣式,每肘十瓜,共有兩行,是鑄海的時候鑄上的(野瓜原文作牛)。4有十二隻銅牛馱海,三隻向北,三隻向西,三隻向南,三隻向東。海在牛上,牛尾向內」(歷代志下4:3-4)。人臉:「王轉臉為以色列會眾祝福,以色列會眾就都站立……12所羅門當著以色列會眾,站在耶和華的壇前,舉起手來」(歷代志下6:3,12);「6祭司侍立,各供其職。利未人也拿著耶和華的樂器,就是大衛王造出來,借利未人頌讚耶和華的。(他的慈愛永遠長存)祭司在眾人面前吹號,以色列人都站立……14這稱為我名下的子民,若是自卑,禱告,尋求我的面,轉離他們的惡行,我必從天上垂聽,赦免他們的罪,醫治他們的地」(歷代志下7:6,14)。獅子:「17王用象牙製造一個大寶座,用精金包裹。18寶座有六層台階,又有金腳凳,與寶座相連。寶座兩旁有扶手,靠近扶手有兩個獅子站立。19六層台階上有十二個獅子站立,每層有兩個,左邊一個,右邊一個。在列國中沒有這樣作的」(歷代志下9:17-19)

其次,僅就動物這個概念而言,四活物是對不認識神的人類的否定。天上的四活物,勝過地上所有的爬行動物,或爬行著瞎眼而癱瘓不肯起來、不肯睜眼的罪人。這一幕是對罪人極端的反諷:地上的人類或無神論的高等動物,不認識創造主的人類,的的確確畜生不如。以賽亞書1:2-3,「2天哪,要聽,地阿,側耳而聽。因為耶和華說,我養育兒女,將他們養大,他們竟悖逆我。3牛認識主人,驢認識主人的槽。以色列卻不認識,我的民卻不留意」。動物比人的眼睛明亮,認識基督是主:馬可福音1:13,「他在曠野四十天受撒但的試探。並與野獸同在一處。且有天使來伺候他」。事實上存在這樣一個鐵律:不敬拜神的人,一定崇拜偶像,非此即彼。這偶像若不是人,必然是錢(以弗所書5:5,歌羅西書3:5);「我所親愛的弟兄阿,你們要逃避拜偶像的事」(哥林多前書10:1)。所有拜偶像的人,他的生命和樣式,真是畜生不如,包括他們在火湖裡的終局,必然焚燒。

再次,基督降臨和復臨,是所有生命的好消息,特別是那些作為祭牲或人類替罪羊的生命。所有首先耶穌降生在馬槽和羊群中,路加福音2:6-8,「6他們在那裡的時候,馬利亞的產期到了。7就生了頭胎的兒子,用布包起來,放在馬槽裡,因為客店裡沒有地方。8在伯利恆之野地裡有牧羊的人,夜間按著更次看守羊群」。利未記裡的祭牲不再是祭牲了,不再為人類犧牲:「11但現在基督已經來到,作了將來美事的大祭司,經過那更大更全備的帳幕,不是人手所造也不是屬乎這世界的。12並且不用山羊和牛犢的血,乃用自己的血,只一次進入聖所,成了永遠贖罪的事。13若山羊和公牛的血,並母牛犢的灰灑在不潔的人身上,尚且叫人成聖,身體潔淨。14何況基督藉著永遠的靈,將自己無瑕無疵獻給神,他的血豈不更能洗淨你們的心。(原文作良心)除去你們的死行,使你們事奉那永生神嗎」(希伯來書9:11-14)。與此相關,基督降臨不僅要拯救罪人,也來復甦萬物。神創造萬物,也重造萬物。創世記2:19-20;並重建人類與動物的關係:「19耶和華神用土所造成的野地各樣走獸和空中各樣飛鳥都帶到那人面前,看他叫什麼。那人怎樣叫各樣的活物,那就是它的名字。20那人便給一切牲畜和空中飛鳥,野地走獸都起了名。只是那人沒有遇見配偶幫助他」(創世記2:19-20);創世記6:17-22,「看哪!我要使洪水氾濫在地上,毀滅天下。凡地上有血肉,有氣息的活物,無一不死。18我卻要與你立約,你同你的妻,與兒子,兒婦,都要進入方舟。19凡有血肉的活物,每樣兩個,一公一母,你要帶進方舟,好在你那裡保全生命。20飛鳥各從其類,牲畜各從其類,地上的昆蟲各從其類。每樣兩個,要到你那裡,好保全生命。21你要拿各樣食物積蓄起來,好作你和它們的食物。22挪亞就這樣行。凡神所吩咐的,他都照樣行了」。

最後,動物在神的國,代表基督對對蛇的勝利;創世記3:1,「耶和華神所造的,惟有蛇比田野一切的活物(חַי)更狡猾。蛇對女人說,神豈是真說,不許你們吃園中所有樹上的果子嗎」。起初魔鬼利用爬行動物敗壞人類;甚至也敗壞了動物世界;但最終,基督會使用火蛇火燒淫婦;並讓被敗壞的動物和人,重新成為崇拜上帝的新生命。詩篇145:10,「耶和華阿,你一切所造的,都要稱謝你。你的聖民也要稱頌你」;詩篇148:10-12,「10野獸和一切牲畜,昆蟲和飛鳥,11世上的君王和萬民,首領和世上一切審判官,12少年人和處女,老年人和孩童,都當讚美耶和華」。另參詩篇110:1,「(大衛的詩。)耶和華對我主說,你坐在我的右邊,等我使你仇敵作你的腳凳」(另參馬可福音12:36,路加福音20:42-43,使徒行傳2:34-35,希伯來書1:13,10:13)。

二、長老(9-11)

9每逢四活物將榮耀,尊貴,感謝,歸給那坐在寶座上,活到永永遠遠者的時候,

10那二十四位長老,就俯伏在坐寶座的面前,敬拜那活到永永遠遠的,又把他們的冠冕放在寶座前,說,

11我們的主,我們的神,你是配得榮耀尊貴權柄的。因為你創造了萬物,並且萬物是因你的旨意被創造而有的。

真正的大選是神的揀選。神的大選有兩個特點:寧願揀選有神論的動物,不願揀選無神論的人類;只是揀選行義的人(白衣冠冕,4:4)和謙卑的人(俯伏歸榮,4:9-11)。只行義不謙卑,是撒但教;只謙卑不行義是雞湯教。這段經文可以交叉結構:首尾呼應的概念如「活物」與「萬物」;「那……者」與「你」;榮耀尊貴(另外「感謝」對應「權柄」)。中間聚焦24位長老的敬拜行動或崇拜儀式。其中「俯伏」與「又把他們的冠冕放在寶座前」兩個動作,顯示了真正的謙卑,並帶領我們棄絕任何人本主義的崇拜和屬靈表演藝術家。事實上,啟示錄4:10簡明扼要地讓我們知道何為神悅納的人,或新造的人;他們與大洪水淹沒的偉人針鋒相對。另外,9-11可與與6-8這樣平行:神怎麼更新了動物,然後更新了人——正如起初創造的順序。

1、四活物(9)

9每逢四活物將榮耀,尊貴,感謝,歸給那坐在寶座上,活到永永遠遠者的時候,κα ταν δσουσιν τ ζα δξαν κα τιμν κα εχαρισταν τ καθημν π το θρνου, τ ζντι ες τος αἰῶνας τν αἰώνων;And when those beasts give glory and honour and thanks to him that sat on the throne, who liveth for ever and ever。

小品詞ὅταν的基本含義是when, whenever, as long as, as soon as(馬太福音5:11等)。這個概念確實讓我們知道,眾長老的敬拜是在四活物敬拜的示範之下進行的,甚至是伴隨性的動作。這是「神學上的仿生學」:四活物比教會領袖及其所代表的人類更認識主。這也讓我們進一步明白「神學上的仿生學」:上帝把動物帶到亞當面前(創世記2;19),又讓動物進入挪亞方舟(創世記6-9);不僅是培養人的愛心和責任,也是給人差遣了「最好的教師」。我們確實不知道大洪水前的動物是否也像蛇一樣大面積地敗壞了;但在我們能理解的世代中,罪人常常不如動物更敬畏神。這可能是真的。

注意啟示錄4章中四活物的敬拜與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更新之間的平行:「28這事都臨到尼布甲尼撒王。29過了十二個月,他遊行在巴比倫王宮裡(原文作上)。30他說,這大巴比倫不是我用大能大力建為京都,要顯我威嚴的榮耀嗎?31這話在王口中尚未說完,有聲音從天降下,說,尼布甲尼撒王阿,有話對你說,你的國位離開你了。32你必被趕出離開世人,與野地的獸同居,吃草如牛,且要經過七期。等你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要將國賜與誰就賜與誰。33當時這話就應驗在尼布甲尼撒的身上,他被趕出離開世人,吃草如牛,身被天露滴濕,頭髮長長,好像鷹毛。指甲長長,如同鳥爪。34日子滿足,我尼布甲尼撒舉目望天,我的聰明復歸於我,我便稱頌至高者,讚美尊敬活到永遠的神。他的權柄是永有的。他的國存到萬代。35世上所有的居民都算為虛無。在天上的萬軍和世上的居民中,他都憑自己的意旨行事。無人能攔住他手,或問他說,你做什麼呢?36那時,我的聰明復歸於我,為我國的榮耀,威嚴,和光耀也都復歸於我。並且我的謀士和大臣也來朝見我。我又得堅立在國位上,至大的權柄加增於我。37現在我尼布甲尼撒讚美,尊崇,恭敬天上的王。因為他所作的全都誠實,他所行的也都公平。那行動驕傲的,他能降為卑」(但以理書4:28-37)。

神以讚美為寶座(詩篇22:3)。這三項讚美只能歸給獨一真神:「歸給那坐在寶座上,活到永永遠遠者」。一方面,唯有祂是萬王之王和審判者;另一方面,唯有祂是復活和永生的神。這與十誡前三誡平行。你若真是基督徒,要恨惡萬國萬神;免得被神恨惡,甚至被咒詛「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關於這些讚美,另參啟示錄7:11-12,「眾天使都站在寶座和眾長老並四活物的周圍,在寶座前,面伏於地,敬拜神,12說,阿們。頌讚,榮耀,智慧,感謝,尊貴,權柄,大力,都歸與我們的神,直到永永遠遠。阿們」。

四活物敬拜神或寶座上的基督,主要是將三項冠冕歸給主。第一是榮耀(δόξα)。參考這個詞的用法:「8魔鬼又帶他上了一座最高的山,將世上的萬國,與萬國的榮華,都指給他看,9對他說,你若俯伏拜我,我就把這一切都賜給你」(馬太福音4:8-9)。教會要把魔鬼及其差役褫奪的榮耀奪回,歸給基督。另參馬太福音6:13。「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兇惡,(或作脫離惡者)因為國度,權柄,榮耀,全是你的,直到永遠,阿們。(有古卷無因為至阿們等字)」;馬太福音6:29,「然而我告訴你們,就是所羅門極榮華的時候,他所穿戴的,還不如這花一朵呢」。這位雞湯教「順服掌權者」、「基督該撒兩國論」設置了清晰的邊界。這榮耀也專指基督復臨的榮耀:「人子要在他父的榮耀裡,同著眾使者降臨。那時候,他要照各人的行為報應各人」(馬太福音16:27;另參馬太福音19:28,24:30,25:31)。第二是尊貴(τιμή)。這個概念本意是價值,特別是與金錢相比(馬太福音27:6,9;使徒行傳4:34等);基督顛覆了人類的價值觀。其次指尊重:「因為耶穌自己作過見證說,先知在本地是沒有人尊敬的」(約翰福音4:44)。人類並不尊重耶穌,這是因為道成肉身的十字架的緣故。按人的尊貴標準,基督不可能是神。第三是感謝(εὐχαριστία;thankfulness;the giving of thanks)。罪人總是把感謝獻給或表演給偶像,基督徒要特別儆醒:

「2保羅被提了來,帖土羅就告他說,3腓力斯大人,我們因你得以大享太平,並且這一國的弊病,因著你的先見,得以更正了。我們隨時隨地,滿心感謝不盡。4惟恐多說,你嫌煩絮,只求你寬容聽我們說幾句話。5我們看這個人,如同瘟疫一般,是鼓動普天下眾猶太人生亂的,又是拿撒勒教黨裡的一個頭目」(使徒行傳24:2-5)。為這「感謝」的緣故,清華大學要改名了。另外,感謝與奉獻有關:「11叫你們凡事富足,可以多多施捨,就藉著我們使感謝歸於神。12因為辦這供給的事,不但補聖徒的缺乏,而且叫許多人越發感謝神。」(哥林多後書9:11-12)。

2、眾長老(10)

10那二十四位長老,就俯伏在坐寶座的面前,敬拜那活到永永遠遠的,又把他們的冠冕放在寶座前,說;πεσονται ο εκοσι κα τσσαρες πρεσβτεροι νπιον το καθημνου π το θρνου κα προσκυνοσιν τ ζντι ες τος αἰῶνας τν αἰώνων κα βλλουσιν τος στεφνους ατν νπιον το θρνου λγοντεςThe four and twenty elders fall down before him that sat on the throne, and worship him that liveth for ever and ever, and cast their crowns before the throne, saying

若沒有聖靈裡的重生,或人若不在教會中持續更新,絕對畜牲不如,只能稱之為妖,或魔鬼之子。認識耶和華才是智慧的開端,才能脫離自我崇拜和對偶像的崇拜。所以保羅說:「1你們死在過犯罪惡之中,他叫你們活過來,2那時你們在其中行事為人隨從今世的風俗,順服空中掌權者的首領,就是現今在悖逆之子心中運行的邪靈。3我們從前也都在他們中間,放縱肉體的私慾,隨著肉體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本為可怒之子,和別人一樣。4然而神既有豐富的憐憫。因他愛我們的大愛,5當我們死在過犯中的時候,便叫我們與基督一同活過來。(你們得救是本乎恩)6他又叫我們與基督耶穌一同復活,一同坐在天上,7要將他極豐富的恩典,就是他在基督耶穌裡向我們所施的恩慈,顯明給後來的世代看」(以弗所書2:1-7)。二十四位長老敬拜神而不是四活物或彼此敬拜。他們是新造的人。敬拜獨一真神始終包含著否定性的真理:否定自己,否定偶像;特別是否定自己對偶像的敬拜。偶像崇拜比一切迷信更狡猾,正是因為這樣的緣故,律法多次多方禁止偶像:「不可為自己雕刻偶像,也不可作什麼形像彷彿上天,下地,和地底下,水中的百物」(出埃及記20:4)。「小子們哪,你們要自守,遠避偶像」(約翰一書5:21)。新造的人就是敬拜神的人(不是敬拜四活物)。敬拜者有三個特徵:

第一、「就俯伏在坐寶座的面前」。首先,我們和動物敬拜的是同一位創造主。其次,在神面前,人正確的姿態就是俯伏:πίπτω,to descend from a higher place to a lower;to descend from an erect to a prostrate position。在新約聖經中,這是博士、君王或財主,見到耶穌而且是嬰孩兒耶穌之時的動作:「進了房子,看見小孩子和他母親馬利亞,就俯伏拜那小孩子,揭開寶盒,拿黃金,乳香,沒藥為禮物獻給他」(馬太福音2:11)。但魔鬼要褫奪這個王位:「對他說,你若俯伏拜我,我就把這一切都賜給你」(馬太福音4:9)。在這個意義上,不要作人的奴僕:「4因為有偷著引進來的假弟兄,私下窺探我們在基督耶穌裡的自由,要叫我們作奴僕。5我們就是一刻的工夫,也沒有容讓順服他們,為要叫福音的真理仍存在你們中間」(加拉太書2:4-5);「8但從前你們不認識神的時候,是給那些本來不是神的作奴僕。9現在你們既然認識神,更可說是被神所認識的,怎麼還要歸回那懦弱無用的小學,情願再給它作奴僕呢」(加拉太書4:8-9);「我是耶和華你們的神,曾將你們從埃及地領出來,使你們不作埃及人的奴僕,我也折斷你們所負的軛,叫你們挺身而走」(利未記26:13);「非利士人哪,你們要剛強,要作大丈夫,免得作希伯來人的奴僕,如同他們作你們的奴僕一樣。你們要作大丈夫,與他們爭戰」(撒母耳記上4:9);「22因為作奴僕蒙召於主的,就是主所釋放的人。作自由之人蒙召的,就是基督的奴僕。23你們是重價買來的。不要作人的奴僕」(哥林多前書7:22-23)。朋友,暴君、土豪算什麼呢?

第二、「敬拜那活到永永遠遠的」。敬拜:προσκυνέω,to kiss the hand to (towards) one, in token of reverence;among the Orientals, esp. the Persians, to fall upon the knees and touch the ground with the forehead as an expression of profound reverence;in the NT by kneeling or prostration to do homage (to one) or make obeisance, whether in order to express respect or to make supplication。無論你多長多老,你要敬拜神:「以色列在床頭上(或作扶著杖頭)敬拜神」(創世記47:31)。不僅如此,祂活到永永遠遠,我們就不要著急——沒有任何惡人比主活的更久遠:「6有一個問那站在河水以上,穿細麻衣的說,這奇異的事到幾時才應驗呢?7我聽見那站在河水以上,穿細麻衣的,向天舉起左右手,指著活到永遠的主起誓說,要到一載,二載,半載,打破聖民權力的時候,這一切事就都應驗了。8我聽見這話,卻不明白,就說,我主阿,這些事的結局是怎樣呢?9他說,但以理阿,你只管去。因為這話已經隱藏封閉,直到末時。10必有許多人使自己清淨潔白,且被熬煉。但惡人仍必行惡,一切惡人都不明白,惟獨智慧人能明白。11從除掉常獻的燔祭,並設立那行毀壞可憎之物的時候,必有一千二百九十日。12等到一千三百三十五日的,那人便為有福。13你且去等候結局,因為你必安歇。到了末期,你必起來,享受你的福分」(但以理書12:6-13)。相反,義人必因信得生,並永遠活著。

第三、「又把他們的冠冕放在寶座前」。放下:βάλλω,to throw or let go of a thing without caring where it falls;to put into, insert。一方面,決不可倨功;另一方面,歸榮耀給神。特別是對屬世的榮耀,被以為神的榮耀,以及自以為神的試探,要像逃避瘟疫一樣逃避之。「25彼得一進去,哥尼流就迎接他,俯伏在他腳前拜他。26彼得卻拉他說,你起來,我也是人」(使徒行傳10:25-26);「14巴拿巴,保羅,二使徒聽見,就撕開衣裳,跳進眾人中間,喊著說,15諸君,為什麼作這事呢?我們也是人,性情和你們一樣。我們傳福音給你們,是叫你們離棄這些虛妄,歸向那創造天,地,海,和其中萬物的永生神。16他在從前的世代,任憑萬國各行其道。17然而為自己未嘗不顯出證據來,就如常施恩惠,從天降雨,賞賜豐年,叫你們飲食飽足,滿心喜樂。18二人說了這些話,僅僅地攔住眾人不獻祭與他們」(使徒行傳14:14-18);「16後來,我們往那禱告的地方去。有一個使女迎著面來,她被巫鬼所附,用法術,叫她主人們大得財利。17她跟隨保羅和我們,喊著說,這些人是至高神的僕人,對你們傳說救人的道。18她一連多日這樣喊叫,保羅就心中厭煩,轉身對那鬼說,我奉耶穌基督的名,吩咐你從她身上出來。那鬼當時就出來了」(使徒行傳16:16-18)。

這裡有一個語法上的問題。第9節中的動詞歸給(δώσουσιν)與第10節中的動詞俯伏(πεσοῦνται)都是將來時態。這種用法在啟示錄中很常見(10:7,11:7,12:4,17:10,18:9,20:7等)。這是否是「約翰式閃語希臘文」,還是為將啟示錄4章與5章緊密連接再來一起?我更傾向於後者:當第5章甚至以後的一些具體事件發生之後,四活物和眾長老要不斷重複這些動作。換言之,這些「選民」將不斷經歷救恩與審判的神跡,並為此讚美神:「8他既拿了書卷,四活物和二十四位長老,就俯伏在羔羊面前,各拿著琴,和盛滿了香的金爐。這香就是眾聖徒的祈禱。9他們唱新歌,說,你配拿書卷,配揭開七印。因為你曾被殺,用自己的血從各族各方,各民各國中買了人來,叫他們歸於神,10又叫他們成為國民,作祭司,歸於神。在地上執掌王權。11我又看見,且聽見,寶座與活物並長老的周圍,有許多天使的聲音。他們的數目有千千萬萬。12大聲說,曾被殺的羔羊,是配得權柄,豐富,智慧,能力,尊貴,榮耀,頌讚的。13我又聽見,在天上,地上,地底下,滄海裡,和天地間一切所有被造之物,都說,但願頌讚,尊貴,榮耀,權勢,都歸給坐寶座的和羔羊,直到永永遠遠。14四活物就說,阿們。眾長老也俯伏敬拜」(啟示錄5:8-14)。

3、創造主(11)

11我們的主,我們的神,你是配得榮耀尊貴權柄的。因為你創造了萬物,並且萬物是因你的旨意被創造而有的。ξιος ε Κριε, λαβεν τν δξαν κα τν τιμν κα τν δναμιν τι σ κτισας τ πντα κα δι τ θλημ σου εσιν κα κτσθησαν;Thou art worthy, O Lord, to receive glory and honour and power: for thou hast created all things, and for thy pleasure they are and were created.

我們與萬物一樣之敬拜獨一真神,有一個最為常識的理由:唯有祂是創造主;而一切偶像都是受造之物,甚至是人造之物。換言之,唯有創造主同時是主(ὁ κύριος),是神(ὁ θεὸς)。「主神」這組概念參見4:8。我們使用的古卷強調兩個事實,不僅是主,而且是神;並且是我們的(ἡμῶν)神(7:11-12,19:1,19:5-6)。祂愛我們,我們愛祂。祂是唯一配得這樣讚美的:ἄξιος,weighing, having weight, having the weight of another thing of like value, worth as much;befitting, congruous, corresponding to a thing;of one who has merited anything worthy(3:4)。與四活物的讚美不同在於,這裡沒有說感謝,而是論及權柄(δύναμις)。這對權力崇拜捆綁下的人類是非常重要的;對「順服掌權者」的雞湯教和撒但教的責罰是重要的。當然δύναμις不僅僅指權力(馬太福音6:13等),也指能力。

為什麼基督徒不會群敬拜萬國萬神呢?因為他們不配,因為他們不是創造之主。我們只敬拜神,「因為你創造了萬物,並且萬物是因你的旨意被創造而有的」。一方面,這個讚美可以是指著四活物說的;另一方面,這裡強調了創造這個概念,並且重複兩次;一次是主動語態(ἔκτισας),一次是被動語態(ἐκτίσθησαν),區分創造與受造。κτίζω:to make habitable, to people, a place, region, island;to create(馬可福音13:19等)。最近有有人問這個問題:神為什麼造了我們。這個動詞可以一言以蔽之:「因你的旨意」:διὰ τὸ θέλημά σου,for thy pleasure。因為祂樂意。名詞θέλημα的基本含義是:what one wishes or has determined shall be done;will, choice, inclination, desire, pleasure。加爾文主義者用以賽亞書43:7作神的參謀,屬於過度解釋——神造以色列為榮耀自己,但造人和萬物是因為他樂意。

祂也有權利不樂意,但受造之物資產處塌陷敗壞之時(羅馬書9:20-24)。不必用「獨裁」來論斷神,因為與其你獨裁,不如神獨裁。上帝獨裁是為了公義,而你獨裁只是為了食物、情慾和權欲。「上帝為什麼造我」?你說的「我」是什麼意思呢?一方面,上帝起初所造的「我」是按祂的形象和樣式造的;而現在這個質問上帝的「我」不是祂造的,是你自己用「罪」造的。斐濟打人、溫哥華抄家那些人,不是神造的,是罪和乃父造的。四活物是神造的,但這個「我」不是。「你們是出於你們的父魔鬼,你們父的私慾,你們偏要行,他從起初是殺人的,不守真理。因他心裡沒有真理,他說謊是出於自己,因他本來是說謊的,也是說謊之人的父」(約翰福音8:44)。其次,退一萬步說,好吧,現在神後悔了,神造你後悔了;因為你喜樂的時候不知感恩,試煉的時候只知抱怨。「5耶和華見人在地上罪惡很大,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6耶和華就後悔造人在地上,心中憂傷。7耶和華說,我要將所造的人和走獸,並昆蟲,以及空中的飛鳥,都從地上除滅,因為我造他們後悔了。8惟有挪亞在耶和華眼前蒙恩。9挪亞的後代記在下面。挪亞是個義人,在當時的世代是個完全人。挪亞與神同行」(創世記6:5-9)。

「傳道者說,看哪,一千男子中,我找到一個正直人。但眾女子中,沒有找到一個。我將這事一一比較,要尋求其理,我心仍要尋找,卻未曾找到。我所找到的,只有一件,就是神造人原是正直,但他們尋出許多巧計」(傳道人7:27-29)。那個「我」不是神造的。巧計有三:撒謊;刻意迴避個體苦難;蠓蟲駱駝。改革宗那個標準答案是錯的:神如何藉著這樣的「我」榮耀祂自己?這個我不是神造的,出於我自己及那個父。但是,如今神吩咐各人都要悔改,成為新造的人。你可以不服這個新創造,但你無法繞開啟示錄的審判。我紅小兵的時候,隨眾作惡地看著村幹部當一個小女孩兒的面羞辱她的地主父親;掃羅負責看守衣裳。「15基督耶穌降世,為要拯救罪人。這話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在罪人中我是個罪魁。16然而我蒙了憐憫,是因耶穌基督要在我這罪魁身上,顯明他一切的忍耐,給後來信他得永生的人作榜樣。17但願尊貴,榮耀歸與那不能朽壞不能看見永世的君王,獨一的神,直到永永遠遠。阿們」(提摩太后書1:15-17);「雅各阿,創造你的耶和華,以色列阿,造成你的那位,現在如此說,你不要害怕,因為我救贖了你。我曾提你的名召你,你是屬我的」(以賽亞書43:1)。阿門,

任不寐,2020年10月24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