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示錄第九課:群魔亂舞,四馬奔騰(6:1-8)

奉聖父聖子聖靈的名,阿門。今天的證道經文是啟示錄6:1-8,

1我看見羔羊揭開七印中第一印的時候,就聽見四活物中的一個活物,聲音如雷,說,你來。2我就觀看,見有一匹白馬,騎在馬上的拿著弓。並有冠冕賜給他。他便出來,勝了又要勝。

3揭開第二印的時候,我聽見第二個活物說,你來。4就另有一匹馬出來,是紅的。有權柄給了那騎馬的,可以從地上奪去太平,使人彼此相殺。又有一把大刀賜給他。

5揭開第三印的時候,我聽見第三個活物說,你來。我就觀看,見有一匹黑馬。騎在馬上的手裡拿著天平。6我聽見在四活物中,似乎有聲音說,一錢銀子買一升麥子,一錢銀子買三升大麥。油和酒不可糟蹋。

7揭開第四印的時候,我聽見第四個活物說,你來。8我就觀看,見有一匹灰色馬。騎在馬上的,名字叫作死。陰府也隨著他。有權柄賜給他們,可以用刀劍,饑荒,瘟疫(瘟疫或作死亡),野獸,殺害地上四分之一的人。

感謝神的話語。首先我們可以把啟示錄第6章分成兩部分。第一、前四印,四活物與四匹馬拉開了審判的大幕(1-8);其中每兩節歸入一印。第二、後三印可以合併到一個單元:第五印:安慰:祭壇與教會(9-11);第六印:地震:全地與世界(12-17);第七印:天火:祭壇與全地(8:1-5)。另外,如果將啟示錄6-8作一個單元,這三章之間都可以歸入一個主題之下:七印。而以第七章為根據,可以再一次論述「猶太共濟會陰謀論」是撒但深奧之理(他們沒有事實,也沒有聖經根據)。啟示錄7:1-17,位於第六印與第七印之間:以色列受印(1-8);外邦人歸回(9-17)——以色列人與外邦人是平行的;同樣清清楚楚的啟示參見羅馬書第11章;其他相關信息可以參考啟示錄後面的相關經文。另外,這四印的關係大致可以這樣總結:勝利(1-2);內戰(3-4);蕭條(5-6);死亡(7-8)。

導言:四匹馬的神學含義

關於四匹馬所代表的含義,歷來有爭議。初代和中古時期,教會傳統上基本將白馬指向基督;而紅馬、黑馬、灰馬指向撒但及其差役,或者邪惡的勢力。而「現代基督教」的學者傾向於將四匹馬都指向邪惡勢力。先看舊約的平行信息。

第一、撒加利亞1:7-16:「7大利烏第二年十一月,就是細吧特月二十四日,耶和華的話臨到易多的孫子,比利家的兒子先知撒迦利亞,說,8我夜間觀看,見一人騎著紅馬,站在窪地番石榴樹中間。在他身後又有紅馬,黃馬,和白馬。9我對與我說話的天使說,主阿,這是什麼意思。他說,我要指示你這是什麼意思。10那站在番石榴樹中間的人說,這是奉耶和華差遣,在遍地走來走去的。11那些騎馬的,對站在番石榴樹中間耶和華的使者說,我們已在遍地走來走去,見全地都安息平靜。12於是,耶和華的使者說,萬軍之耶和華阿,你惱恨耶路撒冷,和猶大的城邑,已經七十年,你不施憐憫要到幾時呢?13耶和華就用美善的安慰話,回答那與我說話的天使。14與我說話的天使對我說,你要宣告說,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我為耶路撒冷,為錫安,心裡極其火熱。15我甚惱怒那安逸的列國。因我從前稍微惱怒我民,他們就加害過分。16所以耶和華如此說,現今我回到耶路撒冷,仍施憐憫。我的殿必重建在其中,準繩必拉在耶路撒冷之上。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17你要再宣告說,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我的城邑必再豐盛發達。耶和華必再安慰錫安,揀選耶路撒冷。18我舉目觀看,見有四角。19我就問與我說話的天使說,這是什麼意思。他回答說,這是打散猶大,以色列,和耶路撒冷的角。20耶和華又指四個匠人給我看。21我說,他們來做什麼呢?他說,這是打散猶大的角,使人不敢抬頭。但這些匠人來威嚇列國,打掉他們的角,就是舉起打散猶大地的角」。

第二、撒加利亞6:1-15,「1我又舉目觀看,見有四輛車從兩山中間出來。那山是銅山。2第一輛車套著紅馬,第二輛車套著黑馬。3第三輛車套著白馬,第四輛車套著有斑點的壯馬。4我就問與我說話的天使說,主阿,這是什麼意思。5天使回答我說,這是天的四風,是從普天下的主面前出來的。6套著黑馬的車往北方去,白馬跟隨在後。有斑點的馬往南方去。7壯馬出來,要在遍地走來走去。天使說,你們只管在遍地走來走去。它們就照樣行了。8他又呼叫我說,看哪,往北方去的,已在北方安慰我的心。9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10你要從被擄之人中取黑玳,多比雅,耶大雅的金銀。這三人是從巴比倫來到西番雅的兒子約西亞的家裡。當日你要進他的家,11取這金銀作冠冕,戴在約撒答的兒子,大祭司約書亞的頭上。12對他說,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看哪,那名稱為大衛苗裔的,他要在本處長起來。並要建造耶和華的殿。13他要建造耶和華的殿,並擔負尊榮,坐在位上掌王權。又必在位上作祭司,使兩職之間籌定和平。14這冠冕要歸希連(就是黑玳),多比雅,耶大雅,和西番雅的兒子賢(賢就是約西亞),放在耶和華的殿裡為記念。15遠方的人也要來建造耶和華的殿。你們就知道萬軍之耶和華差遣我,到你們這裡來。你們若留意聽從耶和華你們神的話,這事必然成就」。

第一、這些意像是圍繞這個主題展開的:從天而降,攻打世界之主機外邦人,為聖民和聖城報仇;並且這一切都是為了重建聖殿(撒加利亞第一章聚焦聖城,第六章聚焦聖殿)。第二、四匹馬兩次出現,分表聚焦騎士與馬車,前者是爭戰的預備,後者是戰爭的開始。但是,兩者都沒有提到兵器。換言之,撒加利亞是使徒約翰的預備。第三、除了四匹馬,撒加利亞與約翰共享如下概念:全地與冠冕。另外注意撒加利亞書提到的「北方」與「遠方」等。這是我的基本觀點:第一、我們可以返回上古的傳統。第二、但四匹馬不一定指向「人物」,可以指向四個時代及主導相關世代的精神、教義和神學(「四風」原文是四個靈),或者不同時代發生的核心歷史事件。這一點可以參考約瑟的異象(創世記41):「25約瑟對法老說,法老的夢乃是一個。神已將所要作的事指示法老了。26七隻好母牛是七年,七個好穗子也是七年。這夢乃是一個。27那隨後上來的七隻又乾瘦又醜陋的母牛是七年,那七個虛空,被東風吹焦的穗子也是七年,都是七個荒年。28這就是我對法老所說,神已將所要作的事顯明給法老了」(創世記41:25-28)。第三、四匹馬都是神差遣或允許發生的,因此中心不再他們幹了什麼;而在神藉著他們要幹什麼。這是神學與小學的不同。大衛、約伯以及約瑟都遭遇苦難,「從前你們的意思是要害我,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保全許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創世記50:20)。

最後值得強調的是,啟示錄的審判可以與大洪水以及對所多瑪諸城的審判平行;更可以預示埃及的十災平行。至少在這一點上是始終如一的真理:審判的強度由輕轉重;在公義中仍包含了神對人的呼召與憐憫:「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阿門。

一、第一印(1-2)

1我看見羔羊揭開七印中第一印的時候,就聽見四活物中的一個活物,聲音如雷,說,你來。

2我就觀看,見有一匹白馬,騎在馬上的拿著弓。並有冠冕賜給他。他便出來,勝了又要勝。

根據撒加利亞書,四馬奔騰與拆毀仇敵、重建聖殿相關;而用新約聖經的話說,就是陰間的門不能勝過教會(馬太福音16:18)。馬太福音16:18使用的動詞勝過(κατισχύω),可以平行啟示錄6:2中的「勝利」。我們將第一印的主題聚焦在「勝利」這個核心概念上,而這應該是白馬所代表的。正因為如此,啟示錄1-5章出現的所有「白色」(λευκός),都指向這個勝利或屬天的勝利(1:14,2:17,3:4,3:5,3:18,4:4;另參6:11,7:9,7:13,14:14,19:11,19:14,20:11)。更清楚的平行經文是啟示錄19:11,「我觀看,見天開了。有一匹白馬。騎在馬上的,稱為誠信真實。他審判爭戰都按著公義」(另參詩篇45:3-5,希伯來書1:8;啟示錄14:14,3:21,5:5,17:14;約翰福音16:33等)。λευκός在所有新約聖經中也都指正面的含義,主要指向基督或天使(馬太福音5:36,17:2,28:3;馬可福音9:3,16:5;路加福音9:29;約翰福音4:35,20:12;使徒行傳1:10)。而加上啟示錄前文說到的「冠冕」,白馬使者應該指向基督或祂的使者,或基督和他的使者以及福音得勝的世代。而哥林多後書11:14說的「光明的天使」之光明,完全是不同的概念(φῶς)。換言之,新約中沒有一處「白」是指「黑」,不可黑白顛倒;更不可指鹿為馬。

1、聲音如雷(1)

1我看見羔羊揭開七印中第一印的時候,就聽見四活物中的一個活物,聲音如雷,說,你來。Κα εδον τε νοιξεν τ ρνον μαν κ τν σφραγδων κα κουσα νς κ τν τεσσρων ζων λγοντος ς φωνς βροντς ρχου κα βλπε;And I saw when the Lamb opened one of the seals, and I heard, as it were the noise of thunder, one of the four beasts saying, Come and see.

首先注意七印中「看見」、「聽見」這些概念怎樣支配著約翰的筆錄——這一切的見證都是真實的。而在第1節中,「看見」(εἶδον,βλέπε,有古卷沒有後面這個動詞)這個概念首尾呼應,「聽見」(ἤκουσα)及其對像則位於句子的中心。其次,注意四活物在大審判中的工作。如果他們指向所有生命,那麼末世審判就是為所有被踐踏和傷害的生命復仇。如果第一個活物就是上文的獅子,那麼第一個異象應該與基督作王並擊敗眾王的事實平行。因此下文相關的概念就是「勝了又勝」。換言之,獅子與白馬都指向君王和得勝的事實。

那麼為何聲音如雷(ὡς φωνὴς βροντῆς)呢?我們可以舉例說明:當媒體都被白左壟斷、都姓了騙子的時候,或者在如此喧囂著重磅-突發或大媒體-大數據統治的人本主義世界,或一個母親為兒女求救的聲音因此微弱到無的世代,只有天上的聲音雷霆萬鈞,才可能被世人聽見。當然,既然都聽見了,被審判就無可推諉。此外,雷聲也意味著,神的憤怒藉著律法臨到罪人和世界:出埃及記9:23,「摩西向天伸杖,耶和華就打雷下雹,有火閃到地上,耶和華下雹在埃及地上」;撒母耳記上12:17,「這不是割麥子的時候嗎?我求告耶和華,他必打雷降雨,使你們又知道又看出,你們求立王的事是在耶和華面前犯大罪了」;撒母耳記下22:14,「耶和華從天上打雷。至高者發出聲音」;詩篇18:13,「耶和華也在天上打雷。至高者發出聲音,便有冰雹火炭」;詩篇29:3,「耶和華的聲音發在水上。榮耀的神打雷,耶和華打雷在大水之上」;約翰福音12:29,「29站在旁邊的眾人聽見,就說,打雷了。還有人說,有天使對他說話。30耶穌說,這聲音不是為我,是為你們來的。31現在這世界受審判。這世界的王要被趕出去」。「這世界的王」,可以平行撒加利亞書中 的「世界的主」。「你來」指的是約翰,還是白馬使者?既然有古卷有「你來看」這樣的概念,我傾向於前者(另參啟示錄4:1;22:17)。

名詞βροντή(雷)在新約中出現了12次,除了馬可福音3:17與約翰福音12:29,其餘10次都出現在啟示錄(4:5,6:1,8:5,10:3,10:4,11:19,14:2,16:18,19:6)。另外注意馬可福音3:17,「有西庇太的兒子雅各,和雅各的兄弟約翰。又給這兩個人起名叫半尼其,就是雷子的意思」。雅各是第一位受難者;而約翰見證的雷聲直到基督復臨。我們相信,所有被殺害和被逼迫的基督的僕人,末了都會成為仇敵頭上的雷轟,都是這世界的春雷。阿力木江就是其中的一位,所有被傷害被「活埋」的義人都是。願我們知道:所有大外宣或宣傳,都無法勝過天上的雷霆。

2、勝了又勝(2)

2我就觀看,見有一匹白馬,騎在馬上的拿著弓。並有冠冕賜給他。他便出來,勝了又要勝。κα εδον κα δο, ππος λευκς κα καθμενος π ατ χων τξον κα δθη ατ στφανος κα ξλθεν νικν κα να νικσAnd I saw, and behold a white horse: and he that sat on him had a bow; and a crown was given unto him: and he went forth conquering, and to conquer.

啟示錄中的動物像創世記一樣,扮演著重要的角色。獅子、牛犢、飛鷹,羔羊,馬,蝗蟲、鳥、獸……約翰叫在這裡看見的是白馬(ἵππος λευκός)。λευκός也指光明,我們已經說過,λευκός在啟示錄中出現了14次,都是正面含義。而「馬」在那個時代是軍力的象徵。當然焦點不是馬,而是騎馬的;或支配力量的力量。弓(τόξον)代表武器,與下文的刀劍平行(詩篇45:5)。只是弓更可能指向「遠程武器」(詩篇46:59,76:3等)。這是撒加利亞的看見:「3第三輛車套著白馬,第四輛車套著有斑點的壯馬……套著黑馬的車往北方去,白馬跟隨在後。有斑點的馬往南方去」(撒加利亞6:3-5)。白馬是跟隨黑馬向北方去的。在耶利米書和以西結書中,北方代表毀滅耶路撒冷的勢力,或黑門山上那些偶像與丘壇以及陰間的門;另外參考撒加利亞書中的北方和遠方。而白馬可以指基督和教會對敵基督的勝利。這一切信息都可以平行。

這些概念的屬靈含義,還可以參考以西結書38:14-23:「14人子阿,你要因此發預言,對歌革說,主耶和華如此說,到我民以色列安然居住之日,你豈不知道嗎?15你必從本地,從北方的極處率領許多國的民來,都騎著馬,乃一大隊極多的軍兵。16歌革阿,你必上來攻擊我的民以色列,如密雲遮蓋地面。末後的日子,我必帶你來攻擊我的地,到我在外邦人眼前,在你身上顯為聖的時候,好叫他們認識我。17主耶和華如此說,我在古時借我的僕人以色列的先知所說的,就是你嗎?當日他們多年預言我必帶你來攻擊以色列人。18主耶和華說,歌革上來攻擊以色列地的時候,我的怒氣要從鼻孔裡發出。19我發憤恨和烈怒如火說,那日在以色列地必有大震動,20甚至海中的魚,天空的鳥,田野的獸,並地上的一切昆蟲,和其上的眾人,因見我的面就都震動。山嶺必崩裂,陡巖必塌陷,牆垣都必坍倒。21主耶和華說,我必命我的諸山發刀劍來攻擊歌革。人都要用刀劍殺害弟兄。22我必用瘟疫和流血的事刑罰他。我也必將暴雨,大雹與火,並硫磺降與他和他的軍隊,並他所率領的眾民。23我必顯為大,顯為聖,在多國人的眼前顯現。他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注意其中也提到「都騎著馬」。

「並有冠冕賜給他」。這位使者受過監獄之苦並且得勝。啟示錄2:10,「你將要受的苦你不用怕。魔鬼要把你們中間關於冠冕幾個人下在監裡,叫你們被試煉。你們必受患難十日。你務要至死忠心,我就賜給你那生命的冠冕」(另參3:11,4:4,4:10)。或者,這位使者是有一定職分的「領袖」:「13他要建造耶和華的殿,並擔負尊榮,坐在位上掌王權。又必在位上作祭司,使兩職之間籌定和平。14這冠冕要歸希連(就是黑玳),多比雅,耶大雅,和西番雅的兒子賢(賢就是約西亞),放在耶和華的殿裡為記念」(撒加利亞6:13-14)。所以可以說,白馬的勝利指向教會的勝利,福音的勝利。而「遍地走來走去」可以相當於往普天下去傳福音(馬可福音13:10,使徒行傳1:8等)。換言之,我們有更多的理由將白馬時代指向基督的精兵或「基督教國家」的誕生或「西方的崛起」。

那麼何為勝了又勝呢?καὶ ἐξῆλθεν νικῶν καὶ ἵνα νικήσῃ,and he went forth conquering, and to conquer。得勝(νικάω)這個概念可以參考啟示錄七封書信論及的七次「得勝」。另外,主耶穌自己用這個動詞指祂對魔鬼和世界以及罪人的勝利(路加福音11:22,約翰福音16:33;羅馬書3:4);這個詞也只教會的對邪惡、魔鬼和世界的勝利(羅馬書12:21;約翰一書2:13-14,4:4,5:4-5)。另參啟示錄12:11,「弟兄勝過它,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見證的道。他們雖至於死,也不愛惜性命」,整卷新約中有2次用這個動詞指獸對人的勝利(啟示錄11:7,13:7)。但是,這根本不是最終或真正的「勝利」,更不可能是「勝了又勝」的勝利。事情還沒有結束:「我看見彷彿有玻璃海,其中有火攙雜。又看見那些勝了獸和獸的像,並它名字數目的人,都站在玻璃海上,拿著神的琴」(啟示錄15:2);「他們與羔羊爭戰,羔羊必勝過他們,因為羔羊是萬主之主,萬王之王。同著羔羊的,就是蒙召被選有忠心的,也必得勝」(啟示錄17:14);「得勝的,必承受這些為業。我要作他的神,他要作我的兒子」(啟示錄21:7)。

歌革戰爭或許解釋何為「勝了又勝」:第一場勝利可以指神利用歌革對以色列人的勝利,這是為了管教和潔淨以色列。第二場勝利是指神對歌革的勝利,歌革將因自己的強暴最終被懲罰,而當歌革被懲罰的時候,以色列人才一次認識何為耶和華。當然這個雙重勝利還可以平行以色列這個名字:「那人說,你的名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因為你與神與人較力,都得了勝」(創世記32:28)。不過動詞ἐξέρχομαι不僅有「出去」,更有「離開」的意思。因此這個句子還可以這樣理解:「離開勝利,為了勝利」——「勝利」沒有賓語,或者「勝利」本身就是賓語——離開一場勝利,是為了更大或真正的一場勝利。而「弓」這個概念同時指向更遠的勝利。所以說,川普贏了。

二、第二印(3-4)

3揭開第二印的時候,我聽見第二個活物說,你來。

4就另有一匹馬出來,是紅的。有權柄給了那騎馬的,可以從地上奪去太平,使人彼此相殺。又有一把大刀賜給他。

如果將白馬指向福音得勝以及和平的世代,那麼紅馬則轉向戰爭的年代或極端的年代。而這樣理解那麼也基本上符合以色列人和教會以及世界史。大約1500年的時間,是福音征服世界或勝了又勝的時代;選民住在真理之中,獅子作王。但當教會或基督教文明漸漸敗壞之後,必贏得戰爭的懲罰。這至少是近代史。另外,基督教神學「橢圓形框架」的兩個焦點,第一是復活或十字架,第二是復臨或大寶座。就兩大基督事件與人類的關係而言,第一與人的復生或重生相關;第二與對惡人的懲罰或復仇相關。如果說與紅馬「同工」的活物就是上文的牛犢,那麼戰爭的目的之一可以使為一切祭牲復仇。牛犢代表傳教士、殉道者或義人,而人類侮辱、殺害了他們並無視它們的犧牲。在福音征服世界或重建家國的歷史過程中,到處有「牛犢」的血。就中國而言,義和團事件之後,有八國聯軍;非基運動之後是中日戰爭與中國內戰。而在西方,人文主義運動之後,就是連續的世界大戰與共產主義的興起;後川普時代(?),一場覆蓋美國和世界的騷亂與饑荒,正在啟程。

1、紅馬(3)

3揭開第二印的時候,我聽見第二個活物說,你來。Κα τε νοιξεν τν δευτραν σφραγδα κουσα το δευτρου ζου λγοντος ρχου κα βλπε;And when he had opened the second seal, I heard the second beast say, Come and see。

我們不知道兩印之間隔期是多長時間。但是無論多長時間,審判是按順序進行的,上帝有祂的時間。而這個順序,也意味著神仍然給人類預留了悔改的機會。即在任何兩印之間,人仍然可以有尼尼微通國悔改的機會。但是,一旦印揭開,就不再有機會了。注意ὅτε這個概念的每一次出現:when whenever, while, as long as。人類所有戰爭的本質實際上是一場「人祭」,而「人彼此相殺」是人祭罪惡贏得的懲罰。值得強調的是,每一次活物呼喊約翰「來」(Ἔρχου),不僅是呼召他作為目擊證人;也意味著他的「被提」,可以置身在患難之外。這是詩人的見證:「求你保護我,如同保護眼中的瞳人。將我隱藏在你翅膀的蔭下」(詩篇17:8);「神阿,求你憐憫我,憐憫我。因為我的心投靠你。我要投靠在你翅膀的蔭下,等到災害過去」(詩篇57:1)。所以這個「你來」,相當於呼召亞伯蘭離開吾珥;或者羅得離開所多瑪:

「12二人對羅得說,你這裡還有什麼人嗎?無論是女婿是兒女,和這城中一切屬你的人,你都要將他們從這地方帶出去。13我們要毀滅這地方。因為城內罪惡的聲音在耶和華面前甚大,耶和華差我們來,要毀滅這地方。14羅得就出去,告訴娶了他女兒的女婿們(娶了或作將要娶)說,你們起來離開這地方,因為耶和華要毀滅這城。他女婿們卻以為他說的是戲言。15天明了,天使催逼羅得說,起來,帶著你的妻子和你在這裡的兩個女兒出去,免得你因這城裡的罪惡同被剿滅。16但羅得遲延不走。二人因為耶和華憐恤羅得,就拉著他的手和他妻子的手,並他兩個女兒的手,把他們領出來,安置在城外。17領他們出來以後,就說,逃命吧。不可回頭看,也不可在平原站住。要往山上逃跑,免得你被剿滅」(創世記19:12-17)。

你們看見惡人得勝了,不要灰心絕望。在這樣的日子裡,建議每一位弟兄姐妹每日閱讀和歌唱詩篇地37篇:「不要為作惡的,心懷不平,也不要向那行不義的,生出嫉妒」(詩篇37:1);「7你當默然倚靠耶和華,耐性等候他。不要因那道路通達的,和那惡謀成就的,心懷不平。8當止住怒氣,離棄忿怒。不要心懷不平,以致作惡。9因為作惡的,必被剪除。惟有等候耶和華的,必承受地土」(詩篇37:7-8)。紅馬已經在2020年的冬天啟程。基督徒不可以只作白馬王子,不,我們要見證紅馬怎樣踐踏仇敵。「10還有片時,惡人要歸於無有。你就是細察他的住處,也要歸於無有。11但謙卑人必承受地土,以豐盛的平安為樂。12惡人設謀害義人,又向他咬牙。13主要笑他,因見他受罰的日子將要來到」(詩篇37:10-13)。用不了多久,我們將看見:「耶洗別的屍首必在耶斯列田間如同糞土,甚至人不能說這是耶洗別」(列王紀下9:37)。

2、相殺(4)

4就另有一匹馬出來,是紅的。有權柄給了那騎馬的,可以從地上奪去太平,使人彼此相殺。又有一把大刀賜給他。κα ξλθεν λλος ππος πυρρς κα τ καθημν π ατ δθη ατ λαβεν τν ερνην π τς γς κα να λλλους σφξωσιν κα δθη ατ μχαιρα μεγλη;And there went out another horse that was red: and power was given to him that sat thereon to take peace from the earth, and that they should kill one another: and there was given unto him a great sword.

白色(πυρρός,light, bright, brilliant)的意思也是光——神就是光,光要照在黑暗中;所以白馬可以指向基督和福音對世界的勝利。而紅色(πυρρός,having the colour of fire, red,12:3)指向火與血,指向戰爭。平行的信息如火車火馬(列王記下2:11,6:17)。如果白馬象徵基督對人的勝利;那麼紅馬指向罪人的內戰——這是不信遭遇的懲罰。所以不排除紅馬與大紅龍的平行關係。這紅色可以指向那個邪教;正如「彼此相殺」完全平行「階級鬥爭」一樣。關於這裡的紅色,可以參考列王紀下3:22-23,「22次日早晨,日光照在水上,摩押人起來,看見對面水紅如血,23就說,這是血阿。必是三王互相擊殺,俱都滅亡。摩押人哪,我們現在去搶奪財物吧」。不僅如此,注意「太平」(εἰρήνη:平安,和平)這個詞——這個和平顯而易見是在白馬治下的和平。如果白馬指邪惡力量,這個「平安」是無法解釋的。而從世界和平轉向世界大戰,其中的邏輯也可以平行美國歷史:從華盛頓到特朗普。另外注意以下兩個概念:

第一、權柄取代冠冕。不過原文並沒有權柄這個詞,只說ἐδόθη αὐτῷ λαβεῖν τὴν εἰρήνην ἀπὸ τῆς γῆς——賜給他去奪取地上的和平。這一幕可以參考路加福音12:49-51,「49我來要把火丟在地上。倘若已經著起來,不也是我所願意的嗎?50我有當受的洗。還沒有成就,我是何等的迫切呢。51你們以為我來,是叫地上太平嗎?我告訴你們,不是,乃是叫人分爭」。人類分爭的高潮就是「彼此相殺」:καὶ ἵνα ἀλλήλους σφάξωσιν,and that they should kill one another。動詞σφάζω的意思本指屠宰牲畜;更指該隱殺害亞伯(約翰一書3:12)和羔羊被殺(5:6,9,12)。另參馬太福音10:34-36,「34你們不要想我來,是叫地上太平。我來並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動刀兵(μάχαιρα)。35因為我來,是叫人與父親生疏,女兒與母親生疏,媳婦與婆婆生疏。36人的仇敵,就是自己家裡的人」。這個「動刀兵」與下文的「大刀」平行。人類互相殺害是如何發生的呢:「4耶穌回答說,你們要謹慎,免得有人迷惑你們。5因為將來有好些人冒我的名來,說,我是基督,並且要迷惑許多人。6你們也要聽見打仗和打仗的風聲,總不要驚慌。因為這些事是必須有的。只是末期還沒有到。7民要攻打民,國要攻打國。多處必有饑荒,地震。8這都是災難的起頭。(災難原文作生產之難)。9那時,人要把你們陷在患難裡,也要殺害你們。你們又要為我的名,被萬民恨惡。10那時,必有許多人跌倒,也要彼此陷害,彼此恨惡。11且有好些假先知起來,迷惑多人。12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許多人的愛心,才漸漸冷淡了。13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馬太福音24:4-13)。

第二、大刀取代弓。ἐδόθη αὐτῷ μάχαιρα μεγάλη,and there was given unto him a great sword。動詞δίδωμι在這個句子中出現兩次,被動語態——紅馬使者的權柄和武器都是被賜予的。我們可以詳盡考察共產主義的誕生。在歐洲,連續300年的文藝復興啟蒙運動,最終迎來了馬克思列寧主義;而在東方,因同樣的緣故出現了馬澤東思想及其2.0版。這大刀如鐮刀斧頭。而在遠東,殺人一直是政治的本質。那惡者起初就是殺人和說謊的。形容詞μέγας可以指他擁有強大的軍事實力或瘋狂的戰鬥力,或軍費開支維穩費用位於世界前茅。這刀(μάχαιρα)既可以指人類內戰的原因;當然也可以指最終平息或征服暴政所用的刀兵。換言之,我們不可一味的將紅馬使者限於黑暗的軍隊,他也可以指基督的復仇:「到那日,耶和華必用他剛硬有力的大刀,刑罰鱷魚,就是那快行的蛇,刑罰鱷魚,就是那曲行的蛇。並殺海中的大魚」(以賽亞書27:1;另參以西結書21:1-32,14:21)。如何應用,往往取決於你的目的是什麼。

三、第三印(5-6)

5揭開第三印的時候,我聽見第三個活物說,你來。我就觀看,見有一匹黑馬。騎在馬上的手裡拿著天平。

6我聽見在四活物中,似乎有聲音說,一錢銀子買一升麥子,一錢銀子買三升大麥。油和酒不可糟蹋。

戰爭與革命,必然導致饑荒與蕭條。如果第三因印涉及為「人臉」復仇,可以將這兩段經文平行:「38你們聽見有話說,以眼還眼,以牙還牙。39只是我告訴你們,不要與惡人作對。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馬太福音5:38-39);「第一個活物像獅子,第二個像牛犢,第三個臉面像人,第四個像飛鷹」(啟示錄4:7)。「第三個臉面像人」,這句話一定是有特別含義的。除了人是按基督的形象和樣式造的,今天我們還可以用之來解釋這個教導:「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為神造人是照自己的形像造的」(創世記9:6)。神不會真的白白任憑惡人打義人的臉——黑馬最終會來捍衛人的生命和尊嚴。一切仗勢侮辱人的惡人,你們的末日到了;或者總有一天,神不僅要打你們的臉,還有砸碎你們的頭。他們的頭,或頭上的天,就是「食為天」——懲罰埃及,從拆毀埃及假神開始。

1、黑馬與天平(5)

5揭開第三印的時候,我聽見第三個活物說,你來。我就觀看,見有一匹黑馬。騎在馬上的手裡拿著天平。Κα τε νοιξεν τν τρτην σφραγδα κουσα το τρτου ζου λγοντος ρχου κα βλπε κα εδον κα δο, ππος μλας Κα καθμενος π ατ χων ζυγν ν τ χειρ ατοAnd when he had opened the third seal, I heard the third beast say, Come and see. And I beheld, and lo a black horse; and he that sat on him had a pair of balances in his hand

當人類忙於彼此殺害的時候,經濟必然蕭條。大刀莫過於病毒或生化武器。而當瘟疫覆蓋,世界進入大蕭條。不僅如此,惡人的尊嚴和臉,主要靠錢財維持。黑馬打擊的就是財神教;而地上的人,誰不是以肚腹為神的呢?黑:μέλας,black,black ink。這個形容詞在新約中只出現3次(馬太福音5:36,啟示錄6:12)。另參耶利米書14:2,「猶大悲哀,城門衰敗。眾人披上黑衣坐在地上。耶路撒冷的哀聲上達」。關於黑馬,另參撒迦利亞6:2,「第一輛車套著紅馬,第二輛車套著黑馬」;撒迦利亞6:6,「套著黑馬的車往北方去,白馬跟隨在後。有斑點的馬往南方去」。與「北方」有關;北方是地球上的糧倉。值得一提的是,耶穌的門徒腓力與馬有關:Φίλιππος,lover of horses。而馬(ἵππος)在新約中出現16次,第一次是雅各書3:3,「3我們若把嚼環放在馬嘴裡,叫它順服,就能調動它的全身」。另外15次都在啟示錄,基本上都與戰爭相關。

關於戰爭(第二印)和饑荒(第三印)、野獸之間的關係,以及為什麼「量器」代表大饑荒,可以參考利未記26:25-26,「25我又要使刀劍臨到你們,報復你們背約的仇,聚集你們在各城內,降瘟疫在你們中間,也必將你們交在仇敵的手中。26我要折斷你們的杖,就是斷絕你們的糧。那時,必有十個女人在一個爐子給你們烤餅,按份量秤給你們,你們要吃,也吃不飽」。另參列王紀下7:1,「以利沙說,你們要聽耶和華的話,耶和華如此說,明日約到這時候,在撒瑪利亞城門口,一細亞細面要賣銀一捨客勒,二細亞大麥也要賣銀一捨客勒」。以西結書4:7-17,「7你要露出膀臂,面向被困的耶路撒冷,說預言攻擊這城。8我用繩索捆綁你,使你不能輾轉,直等你滿了困城的日子。9你要取小麥,大麥,豆子,紅豆,小米,粗麥,裝在一個器皿中,用以為自己作餅。要按你側臥的三百九十日吃這餅。10你所吃的要按分兩吃,每日二十捨客勒,按時而吃。11你喝水也要按制子,每日喝一欣六分之一,按時而喝。12你吃這餅像吃大麥餅一樣,要用人糞在眾人眼前燒烤。13耶和華說,以色列人在我所趕他們到的各國中,也必這樣吃不潔淨的食物。14我說,哎。主耶和華阿,我素來未曾被玷污,從幼年到如今沒有吃過自死的,或被野獸撕裂的,那可憎的肉也未曾入我的口。15於是他對我說,看哪,我給你牛糞代替人糞,你要將你的餅烤在其上。16他又對我說,人子阿,我必在耶路撒冷折斷他們的杖,就是斷絕他們的糧。他們吃餅要按分兩,憂慮而吃。喝水也要按制子,驚惶而喝。17使他們缺糧缺水,彼此驚惶,因自己的罪孽消滅」。當然,饑荒還沒有達到大面積死亡的程度,這可以視為神的憐憫。

黑馬使者手中的武器是非常特別的:天平,ζυγός,a yoke;a balance, pair of scales。這個名詞有兩個基本含義。第一是軛,第二是天平。ζυγός在新約中出現了6次,有5次都翻作軛:「29我心裡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裡就必得享安息。30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馬太福音11:29-30);「現在為什麼試探神,要把我們祖宗和我們所不能負的軛,放在門徒的頸項上呢」(使徒行傳15:10);「基督釋放了我們,叫我們得以自由,所以要站立得穩,不要再被奴僕的軛挾制」(加拉太書5:1);「凡在軛下作僕人的,當以自己主人配受十分的恭敬,免得神的名和道理,被人褻瀆」(提摩太前書6:1)。也許這不矛盾:軛(繩索,以西結書4:8)可以指在人類內戰之後,必將出現一個超級奴隸制國家或超級專制,他們治理國家如同動物莊園。中國內戰和所謂的朝鮮內戰之後不是如此嗎?

2、物價在飛漲(6)

6我聽見在四活物中,似乎有聲音說,一錢銀子買一升麥子,一錢銀子買三升大麥。油和酒不可糟蹋。κα κουσα φωνν ν μσ τν τεσσρων ζων λγουσαν, Χονιξ στου δηναρου κα τρες χονικες κριθς δηναρου κα τ λαιον κα τν ονον μ δικσςAnd I heard a voice in the midst of the four beasts say, A measure of wheat for a penny, and three measures of barley for a penny; and see thou hurt not the oil and the wine.

完美的專制或極端威權主義,總是建立在對「生產資料」和「生活必需品」的國家壟斷基礎之上;這種經濟政策與經濟短缺互為因果,惡性循環。諸如計劃經濟,許可證制度,以及「反對浪費」的意識形態謊言。很難判斷這聲音是從哪裡來的,出於四活物,還是四活物圍繞的羔羊;或者長老與天使。一升:χοῖνιξ,a choenix, a dry measure, containing four cotylae or two setarii (less than our quart, one litre) (or as much as would support a man of moderate appetite for a day)。麥子:σῖτος,這是人類最基本的糧食作物(馬太福音3:12,13:25,13:29;使徒行傳7:12,27:38;哥林多前書15:37;啟示錄18:13等)。一般認為,這裡說的一升麥子,相當於一個普通人每一天的食物,或「日用的飲食」。一錢:δηνάριον,denarius = 「containing ten」。這是羅馬帝國的貨幣單位。根據馬太福音20:2-13,一錢銀子是一個工人一天的工價。因此,「一錢銀子買一升麥子」,意味著每個人的生活只是維持溫飽。這是李克強口中的6億人。不僅如此,在這個世代,食為天上升為普世價值。越是信仰食為天,越是遭遇食為天之「天塌」的懲罰。

這是已有的預言:「12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13人子阿,若有一國犯罪干犯我,我也向他伸手折斷他們的杖,就是斷絕他們的糧,使饑荒臨到那地,將人與牲畜從其中剪除。14其中雖有挪亞,但以理,約伯這三人,他們只能因他們的義救自己的性命。這是主耶和華說的。15我若使惡獸經過糟踐那地,使地荒涼,以致因這些獸,人都不得經過。16雖有這三人在其中,主耶和華說,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他們連兒帶女都不能得救,只能自己得救,那地仍然荒涼。17或者我使刀劍臨到那地,說,刀劍哪,要經過那地,以致我將人與牲畜從其中剪除。18雖有這三人在其中,主耶和華說,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他們連兒帶女都不能得救,只能自己得救。19或者我叫瘟疫流行那地,使我滅命(原文作帶血)的忿怒傾在其上,好將人與牲畜從其中剪除。20雖有挪亞,但以理,約伯在其中,主耶和華說,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他們連兒帶女都不能救,只能因他們的義救自己的性命。21主耶和華如此說,我將這四樣大災就是刀劍,饑荒,惡獸,瘟疫降在耶路撒冷,將人與牲畜從其中剪除,豈不更重嗎?22然而其中必有剩下的人,他們連兒帶女必帶到你們這裡來,你們看見他們所行所為的,要因我降給耶路撒冷的一切災禍,便得了安慰。23你們看見他們所行所為的,得了安慰,就知道我在耶路撒冷中所行的並非無故。這是主耶和華說的」(以西結書14:12-14;另參申命記32:23-25,利未記26:18-28;馬太福音24:6-8,29;馬可福音13:7-9,24-25;路加福音21:9-12,25-26)。注意其中刀劍與饑荒之間的關係;而且同時提到下文的瘟疫與惡獸。這些平行的信息也不斷表明:「9已有的事,後必再有。已行的事,後必再行。日光之下並無新事。10豈有一件事人能指著說,這是新的。哪知,在我們以前的世代,早已有了」(傳道書1:9-10)。罪人從古至今也是一樣的。與此相關,66卷書的啟示足夠了——足以醫治人類所有的病。

看來更多的人只能「吃糠咽菜」,屬於標準的韭菜,或過著牛馬不如的生活。他們吃大麥:「一錢銀子買三升大麥」。κριθή,barley;這個名詞在新約中只出現1次。這是舊約中中的相關信息:「眾人各按各分,將養馬與快馬的大麥和乾草送到官吏那裡」(列王記上4:28)。當然人也可以食用,但價值不如小麥:列王記下4:42,「有一個人從巴力沙利沙來,帶著初熟大麥作的餅二十個,並新穗子,裝在口袋裡送給神人。神人說,把這些給眾人吃」。換言之,更多人的生活質量甚至只是普通工人的三分之一。另外,大麥和細麥,還可以參考列王紀下7:1-12。在猶太人的傳統中,大麥和細麥的價格代表基本的糧食價格。

如果說麥子代表生活必需品,那麼「油(ἔλαιον,食用、燃料、香料和藥品)和酒(οἶνος)」可以指奢侈品或藥品,參考路加福音10:34,「上前用油和酒倒在他的傷處,包裹好了,扶他騎上自己的牲口,帶到店裡去照應他」。不可糟蹋。動詞ἀδικέω的意思是:to act unjustly or wickedly, to sin;to hurt, damage, harm(馬太福音20:13;路加福音10:19等)。可能指國家限制油和酒的供應。

不僅如此,酒和油更指聖殿的用品——而當酒和油被限制的時候,可能指神對人的棄絕:「不要把聖物給狗,也不要把你們的珍珠丟在豬前,恐怕它踐踏了珍珠,轉過來咬你們」(馬太福音7:6)。這裡的慘狀及其基本概念可以平行約珥書第一章;而神的目的不僅在懲罰,也在呼喊罪人和以色列人悔改,歸回教會和聖殿:「1耶和華的話臨到毗土珥的兒子約珥。2老年人哪,當聽我的話。國中的居民哪,都要側耳而聽。在你們的日子,或你們列祖的日子,曾有這樣的事嗎?3你們要將這事傳與子,子傳與孫,孫傳與後代。4剪蟲剩下的,蝗蟲來吃。蝗蟲剩下的,蝻子來吃。蝻子剩下的,螞蚱來吃。5酒醉的人哪,要清醒哭泣。好酒的人哪,都要為甜酒哀號。因為從你們的口中斷絕了。6有一隊蝗蟲(原文是民)又強盛又無數,侵犯我的地。它的牙齒如獅子的牙齒,大牙如母獅的大牙。7它毀壞我的葡萄樹,剝了我無花果樹的皮,剝盡而丟棄,使枝條露白。8我的民哪,你當哀號,像處女腰束麻布,為幼年的丈夫哀號。9素祭和奠祭從耶和華的殿中斷絕。事奉耶和華的祭司都悲哀。10田荒涼,地悲哀,因為五穀毀壞,新酒干竭,油也缺乏。11農夫阿,你們要慚愧,修理葡萄園的阿,你們要哀號,因為大麥小麥,與田間的莊稼,都滅絕了。12葡萄樹枯乾,無花果樹衰殘。石榴樹,棕樹,蘋果樹,連田野一切的樹木,也都枯乾。眾人的喜樂盡都消滅。13祭司阿,你們當腰束麻布痛哭。伺候祭壇的阿,你們要哀號。事奉我神的阿,你們要來披上麻布過夜。因為素祭,和奠祭,從你們神的殿中斷絕了。14你們要分定禁食的日子,宣告嚴肅會,招聚長老,和國中的一切居民,到耶和華你們神的殿,向耶和華哀求。15哀哉,耶和華的日子臨近了。這日來到,好像毀滅從全能者來到。16糧食不是在我們眼前斷絕了嗎?歡喜快樂不是從我們神的殿中止息了嗎?17谷種在土塊下朽爛。倉也荒涼,廩也破壞。因為五穀枯乾了。18牲畜哀鳴,牛群混亂,因為無草。羊群也受了困苦。19耶和華阿,我向你求告。因為火燒滅曠野的草場,火焰燒盡田野的樹木。20田野的走獸向你發喘。因為溪水乾涸,火也燒滅曠野的草場」。

值得一提的是,約珥書中的「火」,與啟示錄這裡的「紅」,在原文中是同一個概念。而其中論及「甜酒」、「祭和奠祭」、「新酒干竭,油也缺乏」,不僅與黑馬異象平行,而且將聖殿的真理一同啟示給我們。

四、第四印(7-8)

7揭開第四印的時候,我聽見第四個活物說,你來。8我就觀看,見有一匹灰色馬。

8b騎在馬上的,名字叫作死。陰府也隨著他。有權柄賜給他們,可以用刀劍,饑荒,瘟疫(瘟疫或作死亡),野獸,殺害地上四分之一的人。

也許「窮瘋了」之後會有一場瘋狂的「崛起」;是這場「崛起」迎來了第四匹馬:人類將大範圍地進入死亡。所以無論是面對基督作王、萬王之王的核心真理,以及人類內戰與國有經濟的基本事實;還是面對這末世的死亡事件;基督徒必須關心政治。當地上的四分之一人口都將被殺的時候,任何遠離政治的、清高的人性小廟和山頂洞人,都無一倖免。所以讓我們再一次重複上個主日所講的這些基本道理: 第一、只有畜牲和奴才不關心政治,按神形象造的人有治理這地之責;第二、只有騙子和財神教不關心政治並彎曲政教分離;實際上他們太關心了。第三、只有鬼魔和趙家人才反對教會關心政治公義。我們也強調,只是基督徒的政治關切必須遠離下三濫、陰謀論和勝敗論;而那些堅持有權侵犯私權的人,都是在人與人之間,以及人與我之間持雙重標準的蛇。需要補充的是,也許正是因為越來越多的人對第三印中的專制政治和國有經濟無動於衷,才贏得了第四因的懲罰:「殺害地上四分之一的人」。

1、灰馬(7-8a)

7揭開第四印的時候,我聽見第四個活物說,你來。8我就觀看,見有一匹灰色馬。Κα τε νοιξεν τν σφραγδα τν τετρτην κουσα φωνν το τετρτου ζου λγουσαν, ρχου κα βλπε;And when he had opened the fourth seal, I heard the voice of the fourth beast say, Come and see。κα εδον κα δο, ππος χλωρςAnd I looked, and behold a pale horse。

灰色:χλωρός,green,yellowish pale。這個形容詞更多翻作綠色,並主要用來形容青草(馬可福音6:39,啟示錄8:7,9:4)。也許這樣說是預示著,死亡是為重建或生命復活(哥林多前書15:36)。另外灰色馬可能相當於舊約中「有斑點的壯馬」:「3第三輛車套著白馬,第四輛車套著有斑點的壯馬……7壯馬出來,要在遍地走來走去。天使說,你們只管在遍地走來走去。它們就照樣行了」(撒迦利亞6:3-7);另參士師記5:22;「19君王都來爭戰。那時迦南諸王在米吉多水旁的他納爭戰,卻未得擄掠銀錢。20星宿從天上爭戰,從其軌道攻擊西西拉。21基順古河把敵人沖沒。我的靈阿,應當努力前行。22那時壯馬馳驅,踢跳,奔騰。23耶和華的使者說,應當咒詛米羅斯,大大咒詛其中的居民。因為他們不來幫助耶和華,不來幫助耶和華攻擊勇士」。壯馬不僅將局部危機上升為全球危機,以及君王都來爭戰;而且這些戰爭要從人類那裡將生存必需品也奪去了。所以壯馬臨到,意味著大面積的人類死亡。

根據耶利米書第8章,罪人贏得壯馬戰爭的懲罰,主要是因偶像崇拜、背道、不肯悔改、貪婪(國家壟斷一定造成嚴重腐敗)、詭詐、假先知、雞湯教(平安了平安了但沒有安平)以及無恥(耶利米書8:1-12)。其中耶利米書8:6說,「我留心聽,聽見他們說不正直的話。無人悔改惡行,說,我作的是什麼呢?他們各人轉奔己路,如馬直闖戰場」。另參耶利米書5:8,「他們像餵飽的馬到處亂跑,各向他鄰舍的妻發嘶聲」。壯馬是這些馬家軍贏得的懲罰:「13耶和華說,我必使他們全然滅絕。葡萄樹上必沒有葡萄,無花果樹上必沒有果子,葉子也必枯乾。我所賜給他們的,必離開他們過去。14我們為何靜坐不動呢?我們當聚集,進入堅固城,在那裡靜默不言。因為耶和華我們的神使我們靜默不言,又將苦膽水給我們喝,都因我們得罪了耶和華。15我們指望平安,卻得不著好處。指望痊癒的時候,不料,受了驚惶。16聽見從但那裡敵人的馬噴鼻氣,他的壯馬發嘶聲,全地就都震動。因為他們來吞滅這地和其上所有的,吞滅這城與其中的居民。17看哪,我必使毒蛇到你們中間,是不服法術的,必咬你們。這是耶和華說的。18我有憂愁,願能自慰。我心在我裡面發昏。19聽阿,是我百姓的哀聲從極遠之地而來,說,耶和華不在錫安嗎?錫安的王不在其中嗎?耶和華說,他們為什麼以雕刻的偶像和外邦虛無的神惹我發怒呢?20麥秋已過,夏令已完,我們還未得救。21先知說,因我百姓的損傷,我也受了損傷。我哀痛,驚惶將我抓住。22在基列豈沒有乳香呢?在那裡豈沒有醫生呢?我百姓為何不得痊癒呢」(耶利米書8:13-22)。

注意耶利米書中的「醫生」與上文「油和酒」這些概念的平行。而根據耶利米書47章,壯馬來毀滅非利士人:「1法老攻擊迦薩之先,有耶和華論非利士人的話臨到先知耶利米。2耶和華如此說,有水從北方發起,成為漲溢的河,要漲過遍地和其中所有的,並城和其中所住的。人必呼喊。境內的居民都必哀號。3聽見敵人壯馬蹄跳的響聲和戰車隆隆,車輪轟轟。為父的手就發軟,不回頭看顧兒女」。最後,神要用壯馬滅絕巴比倫這匹壯馬:「9因我必激動聯合的大國從北方上來攻擊巴比倫,他們要擺陣攻擊她。她必從那裡被攻取。他們的箭好像善射之勇士的箭,一枝也不徒然返回。10迦勒底必成為掠物。凡擄掠她的都必心滿意足。這是耶和華說的。11搶奪我產業的阿,你們因歡喜快樂,且像踹谷撒歡的母牛犢,又像發嘶聲的壯馬。12你們的母巴比倫就極其抱愧,生你們的必然蒙羞。她要列在諸國之末,成為曠野,旱地,沙漠」(耶利米書50:9-12)。

2、死亡(8b)

8b騎在馬上的,名字叫作死。陰府也隨著他。有權柄賜給他們,可以用刀劍,饑荒,瘟疫(瘟疫或作死亡),野獸,殺害地上四分之一的人。κα καθμενος πνω ατο νομα ατ θνατος κα δης κολοθει μετ ατο κα δθη ατος ξουσα ποκτεναι π τ τταρτον τς γς ν ομφαίᾳ κα ν λιμ κα ν θαντ κα π τν θηρων τς γςand his name that sat on him was Death, and Hell followed with him. And power was given unto them over the fourth part of the earth, to kill with sword, and with hunger, and with death, and with the beasts of the earth.

灰馬使者的名字就是「死亡」。這是死亡使者:ὁ θάνατος,the Death。名詞θάνατος在新約中出現了119次;但最早可以追溯到創世記2:17,「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מוּת)」。但是「蛇對女人說,你們不一定死」(創世記3:4)。必須注意:聖經中說的死不是無神論者理解的一死百了;也不是異教徒想像的輪迴轉世;而是指「永死」以及被殺。「陰府」(ᾅδης,Hades or Pluto;hell。馬太福音11:23等)強調了這個死亡的真正含義,或者這個基本事實:「人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審判」。所以這裡特別強調,ᾅδης是緊隨著(ἀκολουθέω)θάνατος;讓θάνατος不能成為終點(以賽亞書215)。動詞ἀκολουθέω,的基本含義是:to follow one who precedes, join him as his attendant, accompany him;to join one as a disciple, become or be his disciple(馬太福音4:20等)。

原文應該是這樣說的:有權柄賜給他們(統治)地上四分之一的人:ῦ καὶ ἐδόθη αὐτοῖς ἐξουσία ἀποκτεῖναι ἐπὶ τὸ τέταρτον τῆς γῆς,And power was given unto them over the fourth part of the earth。首先,這裡特別提到權柄(ἐξουσία,「掌權者」)。其次,介詞ἐπί翻作over,upon,against;或「統治」,凌駕其上等等。因此這節經文的翻譯有歧義:是統治四分之一的人然後實施殺害等;還是殺害四分之一的人?我個人傾向於前者。而且這應該已經開始成為地上的事實:大約有四分之一的人口生活在專制政府或流氓國家,那裡的「掌權者」藉著死亡建立了地獄般的統治,可以對那地上的人實施生殺予奪的暴政。不僅如此,四分之一可以指人口,但也可以指土地面積。死亡和陰間用什麼來統治和奴役四分之一的人口或國家呢?用殺戮:ἀποκτείνω,to kill in any way whatever;metaph. to extinguish, abolish(啟示錄2:13,2:23等)。用什麼去殺戮呢?「可以用刀劍,饑荒,瘟疫(瘟疫或作死亡),野獸」。

第一、刀劍:ῥομφαία,a large sword。政府暴力,國家利器:「國家是統治階級的工具」。他們亮劍並且針對「羔羊」:「西面給他們祝福,又對孩子的母親馬利亞說,這孩子被立,是要叫以色列中許多人跌倒,許多人興起。又要作譭謗的話柄。叫許多人心裡的意念顯露出來。你自己的心也要被刀刺透」(路加福音2:34-35)。但最終,他們會死於刀劍(啟示錄1:16,2:12,2:16,19:15,19:21)。

第二、饑荒:λιμός,scarcity of harvest, famine(路加福音4:25等)。大革命之後是大饑荒。黑馬更多指貧困,而灰馬轉向大饑荒。在貧困和饑荒之間,沒有悔改,只有罪上加罪,惡上加惡。從三年大饑荒到正在開始的糧食危機,「災民萬歲」。

第三、死亡:θάνατος。這個死亡可能同時是刀劍和饑荒的結果。當然,按舊約的相關概念,可以指瘟疫。這也是一些譯本所處理的。這樣理解當然就更符合顯示了,2020年中國瘟疫也許只是末世瘟疫的一部分。而縱觀2020年冬天的美國,「遭瘟」的人全部都「無辜」嗎?

第四、野獸:καὶ ὑπὸ τῶν θηρίων τῆς γῆς。被地上的野獸殺害,因此第三與第四也可以合併。θηρίον指一般的野獸(馬可福音1:13);但也比喻為野蠻人和毒蛇的種類(使徒行傳28:4-5)、惡獸(提多書1:12)。而在啟示錄中,θηρίον主要用來指魔鬼的代理人(啟示錄11:7,13:1-4,11-18;14:9-11;15:2,16:2,16:10,16:13,17:3,17:7-17;19:19-20,20:4,20:10;另參何西阿書13:8等)。流氓國家也主要依靠流氓統治,這些惡獸可以命名為戰狼、蟑螂等等。或者西遊記了那些妖精。或者這野獸可以相當於他們自詡的「高等動物」,而且他們都是地上的動物(τῶν θηρίων τῆς γῆς)。是爬行類,與天上的居民形成對比:「引你經過那大而可怕的曠野,那裡有火蛇,蠍子,乾旱無水之地。他曾為你使水從堅硬的磐石中流出來」(申命記8:15);「人子阿,雖有荊棘和蒺藜在你那裡,你又住在蠍子中間,總不要怕他們,也不要怕他們的話。他們雖是悖逆之家,還不要怕他們的話,也不要因他們的臉色驚惶」(以西結書2:6);「我已經給你們權柄,可以踐踏蛇和蠍子,又勝過仇敵一切的能力,斷沒有什麼能害你們」(路加福音10:19)。阿門。

應用:唯義人必因信得生

基督與獸,基督徒與毒蛇的種類的爭戰,是一種「天命」。「13耶和華神對女人說,你作的是什麼事呢?女人說,那蛇引誘我,我就吃了。14耶和華神對蛇說,你既作了這事,就必受咒詛,比一切的牲畜野獸更甚。你必用肚子行走,終身吃土。15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為仇。你的後裔和女人的後裔也彼此為仇。女人的後裔要傷你的頭,你要傷他的腳跟。16又對女人說,-f楚,你生產兒女必多受苦楚。你必戀慕你丈夫,你丈夫必管轄你」(創世記3:13-16)。親愛的弟兄姐妹,黑暗貌似又掌權了。我們如何才能經過這死蔭的幽谷,如何才能勝過這毒蛇的種類呢?會有人上十字架,會有人類為不義歡呼快樂,甚至假先知們慶祝他們的「預言」和「勝利」。這一切都是要有的:

「7他們作完見證的時候,那從無底坑裡上來的獸,必與他們交戰,並且得勝,把他們殺了。8他們的屍首就倒在大城裡的街上。這城按著靈意叫所多瑪,又叫埃及,就是他們的主釘十字架之處。9從各民各族各方各國中,有人觀看他們的屍首三天半,又不許把屍首放在墳墓裡。10住在地上的人,就為他們歡喜快樂,互相饋送禮物。因這兩位先知曾叫住在地上的人受痛苦」(啟示錄11:7-10)。但所有經過十字架真理的人,不可被自己的憤怒所勝利。當群魔亂舞的時候,你要等候或回望四馬奔騰。事情還沒有結束,歷史遠未終結。你當聽見有聲音如雷鳴,呼喊「你來」:「11過了這三天半,有生氣從神那裡進入他們裡面,他們就站起來。看見他們的人甚是害怕。12兩位先知聽見有大聲音從天上來,對他們說,上到這裡來。他們就駕著雲上了天。他們的仇敵也看見了。13正在那時候,地大震動,城就倒塌了十分之一。因地震而死的有七千人。其餘的都恐懼,歸榮耀給天上的神」(啟示錄11:11-13)。

「31既是這樣,還有什麼說的呢?神若幫助我們,誰能敵擋我們呢?32神既不愛惜自己的兒子為我們眾人捨了,豈不也把萬物和他一同白白地賜給我們嗎?33誰能控告神所揀選的人呢?有神稱他們為義了。(或作是稱他們為義的神嗎?)34誰能定他們的罪呢?有基督耶穌已經死了,而且從死裡復活,現今在神的右邊,也替我們祈求。(有基督云云或作是已經死了而且從死裡復活現今在神的右邊也替我們祈求的基督耶穌嗎)35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難道是患難嗎?是困苦嗎?是逼迫嗎?是飢餓嗎?是赤身露體嗎?是危險嗎?是刀劍嗎?36如經上所記,我們為你的緣故,終日被殺。人看我們如將宰的羊。37然而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38因為我深信無論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權的,是有能的,是現在的事,是將來的事,39是高處的,是低處的,是別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們與神的愛隔絕。這愛是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裡的」(羅馬書8:31-39)。

弟兄們,In God We trust。這是我們的信仰:義人必因信得生。阿門。

任不寐,2020年11月7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