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示錄第十九課:見證的代價結局(11:7-14)

奉聖父聖子聖靈的名,阿門。今天的證道經文是啟示錄11:7-14,

7他們作完見證的時候,那從無底坑裡上來的獸,必與他們交戰,並且得勝,把他們殺了。8他們的屍首就倒在大城裡的街上。這城按著靈意叫所多瑪,又叫埃及,就是他們的主釘十字架之處。

9從各民各族各方各國中,有人觀看他們的屍首三天半,又不許把屍首放在墳墓裡。10住在地上的人,就為他們歡喜快樂,互相饋送禮物。因這兩位先知曾叫住在地上的人受痛苦。

11過了這三天半,有生氣從神那裡進入他們裡面,他們就站起來。看見他們的人甚是害怕。12兩位先知聽見有大聲音從天上來,對他們說,上到這裡來。他們就駕著雲上了天。他們的仇敵也看見了。

13正在那時候,地大震動,城就倒塌了十分之一。因地震而死的有七千人。其餘的都恐懼,歸榮耀給天上的神。14第二樣災禍過去。第三樣災禍快到了。

感謝神的話語。我們繼續在啟示錄中心地帶扎根建造。啟示錄11:7-13可以平行結構,或將之分成四個部分,更可以平行兩個見證人與基督事件:受死、埋葬、復活與審判。第一、糞坑惡獸(7-8);第二、地上的人(9-10);第三、復活升天(11-12)、第四、審判世界(13-14)。不過這四部分也可以同時視為交叉結構:第一部分與第四部分首尾呼應的概念是「城」;對立的概念是無底坑的獸與天上的神。城可上溯到該隱寧錄的城,及啟示錄巴比倫大城。人類文明是城市文明,而城與壇、城市與帳幕是對立的。城市的本質就是無底坑或糞坑。對城市的摧毀莫過於地震。換言之,地震是非基之城市文明的終結。其次,第二部分與第三部分前後呼應:人的恨及其與見證人的關係(9-10),這讓我們充分認識何為人;神的愛及其與見證人的關係(11-12),這讓我們看見神對教會的憐憫與拯救的大能。另外,這兩部分對應的概念是「地」(x2)與「天上」(x2)。

至於這段經文的舊約背景,以獸為例,首先,利未記論及一些不潔淨的獸,其中特別提到爬蟲類;或「各樣爬物和可憎的走獸」(以西結書8:10)。更可以檢索但以理書的相關經文——獸可以指向一些邪惡或強大的帝國,特別是一些暴君或外邦的君王(但以理書7-8)。這很重要。其中但以理書7:17說:「這四個大獸就是四王將要在世上興起」。殺害兩位見證人的一定是一位暴君或外邦的君王(啟示錄9:11);但雞湯教指著彼得前書第二章讓基督教順服並尊重這位野獸或畜牲,講道台上會全面「攻擊」他們。而在主耶穌的講論中,至少提到過以下獸,其中也涉及世上的君王:豬、狗、狐狸、狼、毒蛇……「獸」或許可以進一步指向達爾文主義者——他們都相信人就是「高等的獸」。不要順服獸,因為你是神造的人,是管理獸的人(創世記1:26-28)。獸管理人或試探人,正是亞當夏娃痛失樂園的根本原因(創世記3:1-6)。而最後,惡獸或野狗或狐狸,與神的國是無分的:「城外有那些犬類,行邪術的,淫亂的,殺人的,拜偶像的,並一切喜好說謊言編造虛謊的」(啟示錄22:15)。啟示錄中的獸隨後指向地上和海上的兩位世界的王。

墳墓這個概念則平行了福音書中對耶穌空墳墓的記載。這更應驗了主的話語:「38耶穌說,你們不知道所求的是什麼。我所喝的杯。你們能喝嗎?我所受的洗,你們能受嗎?39他們說,我們能。耶穌說,我所喝的杯,你們也要喝。我所受的洗,你們也要受。40只是坐在我的左右,不是我可以賜的。乃是為誰預備的,就賜給誰」(馬可福音10:38-40)。這是新教改革的基本路線圖:從墳墓到天上,從十字架到施恩座。是的,至少川普主義必回歸,「正義遲到」常常被隱喻或預言為三年半。期間教會有正經事業,即從十字架到施恩座。先重讀新約吧:福音書(第一次來,十字架)-因信稱義(使徒行傳+保羅書信)-至聖所(希伯來書)-因信行義(雅各+彼得+約翰+猶大)-啟示錄(第二次來,施恩座)。「起來,我們走吧。看哪,賣我的人近了」(馬太福音26:46);「耶和華對摩西說,你為什麼向我哀求呢?你吩咐以色列人往前走」(出埃及記14:15)。阿門。

一、受死(7-8)

7他們作完見證的時候,那從無底坑裡上來的獸,必與他們交戰,並且得勝,把他們殺了。

8他們的屍首就倒在大城裡的街上。這城按著靈意叫所多瑪,又叫埃及,就是他們的主釘十字架之處。

這兩節經文可以平行。首先無底坑與大城裡的平行————大城就是一種無底坑,或者是無底坑之王的獸穴。其次是獸與主的對立,這場衝突是不可調和的;而在相當長的歷史時間內,獸得勝,主被釘。所以這兩節經文中還有殺害與釘十字架之間的平行。正所謂「24學生不能高過先生,僕人不能高過主人。25學生和先生一樣,僕人和主人一樣,也就罷了。人既罵家主是別西卜,何況他的家人呢?(別西卜是鬼王的名)」(馬太福音10:24-25);「38不背著他的十字架跟從我的,也不配作我的門徒。39得著生命的,將要失喪生命。為我失喪生命的,將要得著生命」(馬太福音10:38-39)。

1、被獸所殺(7)

7他們作完見證的時候,那從無底坑裡上來的獸,必與他們交戰,並且得勝,把他們殺了。κα ταν τελσωσιν τν μαρτυραν ατν τ θηρον τ ναβανον κ τς βσσου ποισει πλεμον μετ ατν κα νικσει ατος κα ποκτενε ατοςAnd when they shall have finished their testimony, the beast that ascendeth out of the bottomless pit shall make war against them, and shall overcome them, and kill them.

燒滅仇敵、攻擊世界,這樣的見證是會有後果的;這一點我們並不奇怪。中國人民是不好惹的;該隱大大發怒,變了臉色……奇怪的是,神竟然任憑這樣的後果發生了。但是,神的任憑也是有時間的。第一、必確保見證人的見證完成。καὶ ὅταν τελέσωσιν τὴν μαρτυρίαν αὐτῶν,And when they shall have finished their testimony。換言之,在他們完成見證之間,沒有任何人或獸能傷害到他們。這也是給保羅的應許:「9夜間主在異象中對保羅說,不要怕,只管講,不要閉口。10有我與你同在,必沒有人下手害你。因為在這城裡我有許多的百姓」(使徒行傳18:9-10);「當夜,主站在保羅旁邊說,放心吧,你怎樣在耶路撒冷為我作見證,也必怎樣在羅馬為我作見證」(使徒行傳23:11)。τελέω,to bring to a close, to finish, to end;to perform, execute, complete, fulfil, (so that the thing done;to pay——把債全清了,或者如主在十字架上說,成了(約翰福音19:30)。第二、任憑仇敵殺害和踐踏,時間也只有三年半之後再加上三天半。

現在起來「代表人民判處你死刑」的不是一般人,而是「那從無底坑裡上來的獸」。另參啟示錄9:11,「有無底坑的使者作它們的王。按著希伯來話,名叫亞巴頓,希利尼話,名叫亞玻倫」。但是在這裡,「無底坑的使者」變成了「從無底坑裡上來的獸」——「獸」這個概念在啟示錄餘下的經文中非常重要。之所以一般人不動手,而是獸出來「與他們交戰,並且得勝,把他們殺了」,可能有兩個原因:第一、傳道人首先惹到人家獸了,使之獸性大發;其次,獸才有殺人的權柄,而且有制度自信的絕不留情:「彼拉多說,你們自己帶他去,按著你們的律法審問他吧。猶太人說,我們沒有殺人的權柄」(約翰福音18:31)。τὸ θηρίον:the beast,單數專有名詞。θηρίον在新約中出現了46次;而在啟示錄中就出現了38次!an animal;a wild animal, wild beast, beast;metaph. a brutal, bestial man, savage, ferocious。可以指一般意義上的動物,含義是中性的。但也可以特指沒有靈性而野蠻的畜類。另參使徒行傳28:4-5,「4土人看見那毒蛇(θηρίον),懸在他手上,就彼此說,這人必是個兇手,雖然從海裡救上來,天理還不容他活著。5保羅竟把那毒蛇(θηρίον),甩在火裡,並沒有受傷」;提多書1:10-12,「10因為有許多人不服約束,說虛空話,欺哄人。那奉割禮的,更是這樣。11這些人的口總要堵住。他們因貪不義之財,將不該教導的教導人,敗壞人的全家。12有革哩底人中的一個本地先知說,革哩底人常說謊話,乃是惡獸,又饞又懶」;希伯來書12:20,「因為他們當不起所命他們的話說,靠近這山的,即便是走獸,也要用石頭打死」。龍的傳人,充分供認「我們是害蟲」,「我們是那獸」。

獸來自無底坑;且接下來四個動詞很重要。第一、這獸是自己上來的(ἀναβαῖνον)。他在糞坑裡韜光養晦很久了,如今崛起(ἀναβαῖνον)了。經濟體量那麼大,想不崛起都不行。修昔底德陷阱不也是一種無底坑麼。第二、它主動向兩位見證人發起攻擊(ποιήσει πόλεμον,make war)。這是末世敵基督的偉大鬥爭(約翰一書2:18,4:3;馬太福音24:15)。πόλεμος,a war,a fight, a battle,a dispute, strife, quarrel。這是末世大戰:「你們也要聽見打仗和打仗的風聲,總不要驚慌。因為這些事是必須有的。只是末期還沒有到」(馬太福音24:6)。不僅如此,ἀναβαῖνον是動詞分詞,用來修飾動詞ποιήσει——他崛起就是為了打戰的。他必須殺人,毀滅基督教文明;因為他有病。第三、並且得勝,καὶ νικήσει αὐτοὺς(但以理書7:21)。一方面因為見證人是君子;另一方面是這畜牲使用的都是超限戰。第四、把他們殺了;καὶ ἀποκτενεῖ αὐτούς:它公然違背不可殺人的命令——你還說它的崛起和上位,是神所命的嗎?

2、橫屍街頭(8)

8他們的屍首就倒在大城裡的街上。這城按著靈意叫所多瑪,又叫埃及,就是他們的主釘十字架之處。κα τ πτματα ατν π τς πλατεας πλεως τς μεγλης τις καλεται πνευματικς Σδομα κα Αγυπτος που κα κριος μν σταυρθη;And their dead bodies shall lie in the street of the great city, which spiritually is called Sodom and Egypt, where also our Lord was crucified.

那獸不僅殺害義人,而且將之暴屍街頭;所以這才是魔鬼軍團。πτῶματα:a fall, downfall,the fallen body of one dead or slain, a corpse, a carcase(馬太福音24:28;馬可福音6:29)。這種瘋狂的惡行或斬首示眾,要向「猶太人」和世人顯示他們是被神咒詛的;申命記21:23,「他的屍首不可留在木頭上過夜,必要當日將他葬埋,免得玷污了耶和華你神所賜你為業之地。因為被掛的人是在神面前受咒詛的」;申命記28:26,「你的屍首必給空中的飛鳥和地上的走獸作食物,並無人哄趕」。換言之,他們不僅殺害義人,而且還要標榜自己這樣作是替天行道:「人要把你們趕出會堂。並且時候將到,凡殺你們的,就以為是事奉神」(約翰福音16:2)。而這場針對屍體或肉身的示眾暴行,可以上溯到含。暴屍顯出畜牲對見證人極端的仇恨,至於食肉寢皮、挫骨揚灰,死無葬身之地。這行徑他在和平獎先生身上展示過。不僅如此,大城的街上(ἐπὶ τῆς πλατείας πόλεως τῆς μεγάλης),這些概念也將城裡人或過路的人,都擄掠為共犯。沒有義人,連一個都沒有。他們都在這殺害義人的罪中有份。

五千年哪!這是先知的預言:「1(亞薩的詩。)神阿,外邦人進入你的產業,污穢你的聖殿,使耶路撒冷變成荒堆。2把你僕人的屍首,交與天空的飛鳥為食,把你聖民的肉,交與地上的野獸。3在耶路撒冷周圍流他們的血如水,無人葬埋。4我們成為鄰國的羞辱,成為我們四圍人的嗤笑譏刺。5耶和華阿,這到幾時呢?你要動怒到永遠嗎?你的憤恨要如火焚燒嗎?6願你將你的忿怒倒在那不認識你的外邦,和那不求告你名的國度。7因為他們吞了雅各,把他的住處變為荒場」(詩篇79:1-7)。雖然學者們強調舊約不斷有經文將「大城」指向耶路撒冷,但也不盡然,如創世記10:12,「和尼尼微,迦拉中間的利鮮,這就是那大城」;約書亞記10:2,「就甚懼怕。因為基遍是一座大城,如都城一般,比艾城更大,並且城內的人都是勇士」;約書亞記11:8,「耶和華將他們交在以色列人手裡,以色列人就擊殺他們,追趕他們到西頓大城,到米斯利弗瑪音,直到東邊米斯巴的平原,將他們擊殺,沒有留下一個」;約拿書1:2,「你起來往尼尼微大城去,向其中的居民呼喊。因為他們的惡達到我面前」……這大城大街應該同時是比喻,換言之,啟示錄中的大城不必指向具體某座城市,只能按這裡的靈意解釋:「這城按著靈意叫所多瑪,又叫埃及,就是他們的(有版本是「我們的」)主釘十字架之處」。這句話實際上有三重比喻。

第一、這是所多瑪一樣的城市文明。所多瑪曾蒙祝福:「羅得舉目看見約旦河的全平原,直到瑣珥,都是滋潤的,那地在耶和華未滅所多瑪,蛾摩拉以先如同耶和華的園子,也像埃及地」(創世記13:10)。其次,「所多瑪人在耶和華面前罪大惡極」(創世記13:13,另參創世記18:20)。再次,所多瑪犯有什麼罪呢:全城滿了淫行、變態和強暴(創世記18:26,19:1-15;)。最後,所多瑪被神傾覆。第二、埃及,參考出埃及記。第三、「他們的主釘十字架之處」,這可以指向耶路撒冷。事實上,無論耶路撒冷還是外邦的大城包括巴比倫、摩押、迦百農等地,都被比作過所多瑪(以賽亞書1:9-10,3:9,13:19;耶利米書23:14,49:18,50:40;耶利米哀歌4:6;以西結書16:46-56;阿摩司書4:11;西番雅書2:9;馬太福音10:15,11:23-24)。所以將啟示錄中的大城淫婦僅僅指向羅馬、巴比倫和耶路撒冷,都是不充分的。她可能是華盛頓,更可能是北京。或任何具有所多瑪特色的城市文明。她們甚至比所多瑪更邪惡(彼得後書2:6,猶大書1:7)。而十字架這個概念,也表明見證人在跟隨耶穌的十字架道路。她們實際上是恨基督。

二、埋葬(9-10)

9從各民各族各方各國中,有人觀看他們的屍首三天半,又不許把屍首放在墳墓裡。

10住在地上的人,就為他們歡喜快樂,互相饋送禮物。因這兩位先知曾叫住在地上的人受痛苦。

這裡將鏡頭從獸轉向人民,轉向所有的地球人——這一幕進一步說,大城不可能限於耶路撒冷。這是人類給見證人舉行的一種特別的埋葬或葬禮,就是將(別人的)喪事變成了(自己的)喜事。人們有多恨這兩位見證人。這兩節經文從兩個方面表現了人類與教會的關係:第一,世人與獸共舞,甚至比獸更邪惡。第二、世人互相分享殺害義人的喜樂。注意喜樂與痛苦這兩個概念之間的張力,這是因果關係。這是人類的國慶日或春節。其實我們若不經歷川普事件,不知道什麼是無故的恨;若不經歷習國人,無法理解什麼是罪人的普天同慶和幸災樂禍。他們「過年」了。

1、暴屍義人(9)

9從各民各族各方各國中,有人觀看他們的屍首三天半,又不許把屍首放在墳墓裡。κα βλψουσιν κ τν λαν κα φυλν κα γλωσσν κα θνν τ πτματα ατν μρας τρες κα μισυ κα τ πτματα ατν οκ φσουσιν τεθναι ες μνματα;And they of the people and kindreds and tongues and nations shall see their dead bodies three days and an half, and shall not suffer their dead bodies to be put in graves.

啟示錄這裡重複了「各民各族各方各國」。主差遣門徒往普天下去,後果之一就是普天下的人都恨我們——見證人成了「人類公敵」。當然這更說明末世人類的敗壞是何等的徹底全面。這個局面相當於大洪水前的人類,可能過之不及。也許那獸看見了這一點,以為民心可用,所以趁機起來建立人類非基共同體。所以聖經又說:耶和華所造的,唯有蛇比田野裡一切的活物更狡猾。不過不是每一個地球人都站在第一排鞭屍見證人。這裡強調是「有人」出來作看戲黨。動詞βλέψουσιν是將來時,啟示錄這裡是預言將要發生的這幕醜劇。既然他們看見了,罪就更大了。「耶穌對他們說,你們若瞎了眼,就沒有罪了。但如今你們說,我們能看見,所以你們的罪還在」(約翰福音9:41)。

時間很重要。他們看戲看熱鬧看屍體,真真是「眼睛就明亮了」。而且看了整整三天半。一方面,這三天半平行主耶穌三天後復活;我們要走主十字架的路。另一方面,見證人被羞辱的時間甚至比主耶穌的三天還長半天。「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我所作的事,信我的人也要作。並且要作比這更大的事。因為我往父那裡去」(約翰福音14:12)。只是這一事實足以定這些看客們的大罪了——看三天半也沒有看明白或靈魂甦醒,這是何等的瞎眼呢。這三天半是人類的節假日,是三年半的十分之一的延長,是長週末,是「普天同慶」的日子。三天都是好日子:「今天是個好日子,心想的事兒都能成……明天又是好日子,趕上了盛世咱享太平」。這是作中國夢的三天:「18約瑟說,你的夢是這樣解,三個筐子就是三天。19三天之內,法老必斬斷你的頭,把你掛在木頭上,必有飛鳥來吃你身上的肉」(創世記49:18-19)。這是埃及的三天:出埃及記10:22,「摩西向天伸杖,埃及遍地就烏黑了三天。23三天之久,人不能相見,誰也不敢起來離開本處,惟有以色列人家中都有亮光」。神教導自己的百姓,三天之後應該往哪裡去:「我們要往曠野去,走三天的路程,照著耶和華我們神所要吩咐我們的祭祀他」(出埃及記8:27)。

不僅如此,一邊看一邊加倍犯罪:「又不許把屍首放在墳墓裡」。這可能顯示了兩個事實:一方面,那時代還是有類似馬利亞太的約瑟這樣的義人;但另一方面,那世代的人甚至比彼拉多更惡。這一舉動也可能為表明:不承認見證人是自己的族人。怎有醋成這般的深仇大恨呢:「5我們看這個人,如同瘟疫一般,是鼓動普天下眾猶太人生亂的,又是拿撒勒教黨裡的一個頭目。6連聖殿他也想要污穢。我們把他捉住了。(有古卷在此有要按我們的律法審問」(使徒行傳25:5-6)。換言之,恨他們到這個地步,就是死了都不解恨。這倒也為「地獄」的合法性做了證明——他們實在配得。而這一事實也足以說明,為什麼川普離開白宮之後,佩洛西們還是要「彈劾」他。人民要吃袁崇煥的肉。

2、人的幸福(10)

10住在地上的人,就為他們歡喜快樂,互相饋送禮物。因這兩位先知曾叫住在地上的人受痛苦。κα ο κατοικοντες π τς γς χρουσιν π ατος κα εφρανθσονται, κα δρα πμψουσιν λλλοις τι οτοι ο δο προφται βασνισαν τος κατοικοντας π τς γςAnd they that dwell upon the earth shall rejoice over them, and make merry, and shall send gifts one to another; because these two prophets tormented them that dwelt on the earth.

三天半無醒,地上的人為見證人被殺而歡喜快樂。「我們喜歡看川普支持者們流眼淚,看見他們流淚我們就開心的大笑……」這裡強調這些幸福得像花兒一樣或都樂瘋了的人是什麼人呢?「住在地上的人」,這是以地為家的人,就是不信天國的人;或者說,就是用肚子走路,終身吃土的爬蟲類;他們的神就是他們的肚腹,專以地上的事為念(腓立比書3:19;另參歌羅西書3:2)。另參啟示錄6:10,「大聲喊著說,聖潔真實的主阿,你不審判住在地上的人給我們伸流血的冤,要等到幾時呢」;啟示錄13:12,「它在頭一個獸面前,施行頭一個獸所有的權柄。並且叫地和住在地上的人,拜那死傷醫好的頭一個獸」;啟示錄13:14,「它因賜給它權柄在獸面前能行奇事,就迷惑住在地上的人,說,要給那受刀傷還活著的獸作個像」;啟示錄14:6,「我又看見另有一位天使飛在空中,有永遠的福音要傳給住在地上的人,就是各國各族各方各民」;啟示錄17:2,「地上的君王與她行淫。住在地上的人喝醉了她淫亂的酒」。這地有禍了。

這不是一般的幸福。χάρουσιν ἐπ᾽ αὐτοῖς,shall rejoice over them。因為他們而歡喜快樂。我們的幸福必須建築在別人的恐懼和死亡基礎之上,而且必須建立在義人的患難和被害之上。也許只有習國人的幸災樂禍才能充分理解這是一種怎樣的幸福。χαίρω,詳細體會一下其中的快樂:to rejoice, be glad;to rejoice exceedingly;to be well, thrive;in salutations, hail! at the beginning of letters: to give one greeting, salute。喜極而泣,無以名狀。εὐφραίνω:to gladden, make joyful;to rejoice in, be delighted with a thing(路加福音12:19,15:23等)。如果不做點兒什麼完全不能表達這種快活。於是「互相饋送禮物」。他們沒有宗教生活,或者說「互相饋送禮物」就是貴國全球的宗教生活。進步主義、普世價值。δῶρον:a gift, present(馬太福音2:11,5:23-24等等)。互相以神相許,互相賄賂、互相奉獻——我按牧你,我奉獻你。甚至雙向赦免債務,彼此饒恕,取消關稅。「從前希律和彼拉多彼此有仇。在那一天就成了朋友」(路加福音23:12)。而且末世的人們以罪為美,殺人為義:「因為耶和華從他的居所出來,要刑罰地上居民的罪孽。地也必露出其中的血,不再掩蓋被殺的人」(以賽亞書26:21)。這居住在地上的人是什麼人呢:「1以色列人哪,你們當聽耶和華的話。耶和華與這地的居民爭辯,因這地上無誠實,無良善,無人認識神。2但起假誓,不踐前言,殺害,偷盜,姦淫,行強暴,殺人流血,接連不斷。3因此,這地悲哀,其上的民,田野的獸,空中的鳥,必都衰微,海中的魚也必消滅」(何西阿書4:1-3)。

歡迎你來到習國。「因這兩位先知(προφῆται)曾叫住在地上的人受痛苦」。交叉結構,又見「住在地上的人」。先知做了什麼讓人們痛苦的事兒呢?參見啟示錄11:1-6。按雞湯教理解的彼得前書2:12-18,他們既不可能讓住在地上的人受痛苦,也不可能讓住在地上的人如此歡喜快樂。雞湯教與基督教完全無關。他們與這道無關無分:「凡作惡的便恨光,並不來就光,恐怕他的行為受責備」(約翰福音3:20);「世人不能恨你們,卻是恨我。因為我指證他們所作的事是惡的」(約翰福音7:7);「不可像該隱。他是屬那惡者,殺了他的兄弟。為什麼殺了他呢?因自己的行為是惡的,兄弟的行為是善的」(約翰一書3:12)。βασανίζω:to question by applying torture。但本意是:to tortureto test (metals) by the touchstone, which is a black siliceous stone used to test the purity of gold or silver by the colour of the streak produced on it by rubbing it with either metal(馬太福音8:2等)。

三、拯救(11-12)

11過了這三天半,有生氣從神那裡進入他們裡面,他們就站起來。看見他們的人甚是害怕。

12兩位先知聽見有大聲音從天上來,對他們說,上到這裡來。他們就駕著雲上了天。他們的仇敵也看見了。

是的,人是聽道成仇的人,是恩將仇報、以怨報德的人。這是末世的人類:「1你該知道,末世必有危險的日子來到。2因為那時人要專顧自己,貪愛錢財,自誇,狂傲,譭謗,違背父母,忘恩負義,心不聖潔,3無親情,不解怨,好說讒言,不能自約,性情凶暴,不愛良善,4賣主賣友,任意妄為,自高自大,愛宴樂不愛神」(提摩太后書3:1-4)。弟兄們,你們必須忍耐這三天半的至暗時刻。是的,人的盡頭是神的起頭。這兩節經文也是平行的,注意「他們看見」及「神」這兩組概念在其中的結構性作用。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人都說你好的時候。你就有禍了。信哉斯言。

1、復活(11)

11過了這三天半,有生氣從神那裡進入他們裡面,他們就站起來。看見他們的人甚是害怕。κα μετ τς τρες μρας κα μισυ πνεμα ζως κ το θεο εσλθεν π ατος κα στησαν π τος πδας ατν κα φβος μγας πεσεν π τος θεωροντας ατοςAnd after three days and an half the Spirit of life from God entered into them, and they stood upon their feet; and great fear fell upon them which saw them.

神不會棄絕自己的僕人。但神總是按自己的時間實施救援和審判(約翰福音11:17)。三天半這個重要的時間概念被重複。這是第六天的創造,或如再造亞當:「有生氣從神那裡(πνεῦμα ζωῆς ἐκ τοῦ θεοῦ)進入他們裡面」。平行創世記2:5-8,「5野地還沒有草木,田間的菜蔬還沒有長起來,因為耶和華神還沒有降雨在地上,也沒有人耕地。6但有霧氣從地上騰,滋潤遍地。7耶和華神用地上的塵土造人,將生氣吹在他鼻孔裡,他就成了有靈的活人,名叫亞當。8耶和華神在東方的伊甸立了一個園子,把所造的人安置在那裡」。另參以西結書37:5,「主耶和華對這些骸骨如此說,我必使氣息進入你們裡面,你們就要活了」;約翰福音20:22,「說了這話,就向他們吹一口氣,說,你們受聖靈」。值得強調的是。the Spirit of God這個概念,還把我們帶到創世記1:1-3,「1起初神創造天地。2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3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是的,從這裡開始,新天地地已經蓬勃欲出了。

新天新地從新人開始:「他們就站起來」。這句話表達得很細緻:καὶ ἔστησαν ἐπὶ τοὺς πόδας αὐτῶνand they stood upon their feet。這是慢鏡頭,為強調這復活神跡的真實性;也是為了讓住在地上的人看個明白。「9主對我說,人子阿,你要發預言,向風發預言,說主耶和華如此說,氣息阿,要從四方(原文作風)而來,吹在這些被殺的人身上,使他們活了。10於是我遵命說預言,氣息就進入骸骨,骸骨便活了,並且站起來,成為極大的軍隊」(以西結書37:9-10)。一方面,他們起來是為了成為極大的軍隊;另一方面,這一幕要讓仇敵看見。你們慢慢看。他們確實看明白了,「看見他們的人甚是害怕」。從痛苦到快樂,再到害怕;這是亞當夏娃曾經有過的經歷。只是那時候亞當還可以藏身叢林,但末世,人類無處可躲了。καὶ φόβος μέγας ἔπεσεν ἐπὶ τοὺς θεωροῦντας αὐτούς,,and great fear fell upon them which saw them。這不是一般的恐懼,這是大大的恐懼。這恐懼從天而降:πίπτω,to descend from a higher place to a lower。你無處可逃。天塌了。這裡的「看見」用的是另外一個動詞:θεωρέω,to be a spectator, look at, behold。上文的βλέπω是仔細看、欣賞、研究、批判著看。而θεωρέω相當於突然發現,目瞪口呆;遠遠看著而無能為力……看戲黨,看哪!

這恐懼也解釋了埃及人的歡喜快樂:「他們出來的時候,埃及人便歡喜。原來埃及人懼怕他們」(詩篇105:38)。這是住在地上的人或認賊作君的人,對真正的君王的恐懼:「11耶和華阿,眾神之中,誰能像你。誰能像你,至聖至榮,可頌可畏,施行奇事。12你伸出右手,地便吞滅他們。13你憑慈愛,領了你所贖的百姓,你憑能力,引他們到了你的聖所。14外邦人聽見就發顫,疼痛抓住非利士的居民。15那時,以東的族長驚惶,摩押的英雄被戰兢抓住,迦南的居民心都消化了。16驚駭恐懼臨到他們。耶和華阿,因你膀臂的大能,他們如石頭寂然不動,等候你的百姓過去,等候你所贖的百姓過去。17你要將他們領進去,栽於你產業的山上。耶和華阿,就是你為自己所造的住處,主阿,就是你手所建立的聖所。18耶和華必作王,直到永永遠遠」(出埃及記15:11-18)。是的,這是對君王的恐懼:「那時我說,禍哉,我滅亡了。因為我是嘴唇不潔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潔的民中。又因我眼見大君王萬軍之耶和華」(以賽亞書6:5)。

2、升天(12)

12兩位先知聽見有大聲音從天上來,對他們說,上到這裡來。他們就駕著雲上了天。他們的仇敵也看見了。κα κουσαν φωνν μεγλην κ το ορανο λγουσαν ατος νβητε δε κα νβησαν ες τν ορανν ν τ νεφλ κα θερησαν ατος ο χθρο ατν;And they heard a great voice from heaven saying unto them, Come up hither. And they ascended up to heaven in a cloud; and their enemies beheld them.

原文沒有「兩位先知」,而是說「他們」。第一個他們很有可能指「住在地上的人」——他們不僅看見了,而且聽見了(ἤκουσαν)。大聲音(φωνν μεγλην)與大恐懼平行;天上(οὐρανοῦ)與神也是平行的。而天上的神,與住在地上的人顯然是對立的。這是什麼意思呢?「但我說,人沒有聽見嗎?誠然聽見了。他們的聲音傳遍天下,他們的言語傳到地極」(羅馬書10:18);「29站在旁邊的眾人聽見,就說,打雷了。還有人說,有天使對他說話。30耶穌說,這聲音不是為我,是為你們來的。31現在這世界受審判。這世界的王要被趕出去」(約翰福音12:29-31)。第二個「他們」(αὐτοῖς)應該是指兩位見證人,「被提」是僅僅針對他們的。「上到這裡來。他們就駕著雲(ἐν τῇ νεφέλῃ)上了天」。神說有就有。有人指著這個事實認為兩位見證人是以諾和以利亞,其實不必如此。那兩個人並沒有被殺暴屍的經歷;而這裡是預言將來。「雲」這個概念可以平行耶穌的升天。

帖撒羅尼迦前書4:13-18,「13論到睡了的人,我們不願意弟兄們不知道,恐怕你們憂傷,像那些沒有指望的人一樣。14我們若信耶穌死而復活了,那已經在耶穌裡睡了的人,神也必將他與耶穌一同帶來。15我們現在照主的話告訴你們一件事。我們這活著還存留到主降臨的人,斷不能在那已經睡了的人之先。16因為主必親自從天降臨,有呼叫的聲音,和天使長的聲音,又有神的號吹響。那在基督裡死了的人必先復活。17以後我們這活著還存留的人,必和他們一同被提到雲裡,在空中與主相遇。這樣,我們就要和主永遠同在。18所以你們當用這些話彼此勸慰」(另參啟示錄4:1)。而這雲可以同時指向這個事實:神的審判同時臨到了地上,基督正駕雲降臨。「11他們正走著說話,忽有火車火馬將二人隔開,以利亞就乘旋風升天去了。12以利沙看見,就呼叫說,我父阿。我父阿。以色列的戰車馬兵阿。以後不再見他了。於是以利沙把自己的衣服撕為兩片」(列王紀下2:11-12;另參撒母耳記下22:10;詩篇18:9;耶利米哀歌2:1,3:44;馬可福音13:24-26,14:62;啟示錄1:10-11,10:1,14:14-16等)。

這節經文最後再一次強調這個事實:「他們的仇敵也看見了(θωρέω)」。一方面,屍體看客也成了升天觀眾——他們想看到的看到了,不想看到的更看到了。另一方面,這裡強調這些人是仇敵。οἱ ἐχθροὶ αὐτῶν,and their enemies。這仇敵可以同時指向獸和住在地上的人,特別是其中不許別人安葬見證人屍體的那些惡人。形容詞ἐχθρός的基本含義是:hated, odious, hateful;hostile, hating, and opposing another。是的,就是上文用火「燒滅仇敵」的「仇敵」。此時此刻,仇敵已經完全被剝奪了報復與行惡的所有能力。這是主的信實:「28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裡的,正要怕他。29兩個麻雀,不是賣一分銀子嗎?若是你們的父不許,一個也不能掉在地上。30就是你們的頭髮,也都被數過了。31所以不要懼怕。你們比許多麻雀還貴重」(馬太福音10:28-31);「我實在告訴你們,站在這裡的,有人在沒嘗死味以前,必看見人子降臨在他的國裡」(馬太福音16:28)。

四、審判(13-14)

13正在那時候,地大震動,城就倒塌了十分之一。因地震而死的有七千人。

其餘的都恐懼,歸榮耀給天上的神。

14第二樣災禍過去。第三樣災禍快到了

我們的神不僅僅是愛,也是恨。「耶和華不輕易發怒,並有豐盛的慈愛,赦免罪孽和過犯。萬不以有罪的為無罪,必追討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民數記14:18)。祂不僅僅拯救我們進入祂的國直到永生;而且,正因為愛我們的緣故,更因祂本身的公義和聖潔,一定要在仇敵身上報仇。聖經啟示的神也是恨。祂是救贖主,也是審判主。因為祂是創造主。這兩節經文轉向神對住在地上的人的審判,而再沒有地震對以地為家,以洞為城的人更是審判了。這兩節經文可以放在一起,讓我們看見這個事實:禍不單行,因為這是神的手段。我們可以可以將這兩節經文交叉結構,含義明顯。

1、地大震動(13a)

13正在那時候,地大震動,城就倒塌了十分之一。因地震而死的有七千人。Κα ν κεν τ ρ γνετο σεισμς μγας κα τ δκατον τς πλεως πεσεν κα πεκτνθησαν ν τ σεισμ νματα νθρπων χιλιδες πτAnd the same hour was there a great earthquake, and the tenth part of the city fell, and in the earthquake were slain of men seven thousand

「正在那時候」(Καὶ ἐν ἐκείνῃ τῇ ὥρᾳ ἐγένετο),與此同時,此次此刻。這個時間概念似乎為了強調,那時神連悔改的時間都不給他們了。當然,神預知他們也不可能悔改。地大震動和地震這個概念我們已經討論過(啟示錄6:12,8:5;另參16:18)。大地震與大恐懼、大聲音也可以平行。關於這場大地震的攻擊,可以參考以西結書38:14-22——歌革代表攻擊以色列的外邦國家及其君王。而在啟示錄11:7-14的交叉結構中,我們看見這樣的首尾呼應關係:獸以城為兵怎樣殺害神的僕人,神更會反過來毀滅獸的大城:「若有人毀壞神的殿,神必要毀壞那人。因為神的殿是聖的,這殿就是你們」(哥林多前書3:17)。在某種意義上我確實認為,地震頻仍而嚴重的國家,一定是殘害教會最為「傑出」的國家。這一判斷對日本、對中國和東南亞列島都適用。唐山汶川不論,關於日本,你們要知道,他們殺害傳教士之殘忍和瘋狂,令人髮指,足以成為慈禧和義和團以及拆毀十字架者的師傅。在這方面,如何同情日本人呢。

這場地震是一場浩劫,有兩個數字來說明其慘重程度:十分之一與七千。不是說地上十分之一的城市都倒塌了;而是強調暴屍街頭的這座大城的十分之一倒塌了。這一方面顯示了神的憐憫:「又如以賽亞先前說過,若不是萬軍之主給我們存留余種,我們早已像所多瑪,蛾摩拉的樣子了」(羅馬書9:29)。這對那十分之九的「餘數」是憐憫。但另一方面,這顯示了神的公義——這十分之一應該是對應著十一奉獻的真理——末世的人類普遍自私、貪婪和商業主義,已經到了徹底褫奪神之物的地步了:「7萬軍之耶和華說,從你們列祖的日子以來,你們常常偏離我的典章,而不遵守。現在你們要轉向我,我就轉向你們。你們卻問說。我們如何才是轉向呢?8人豈可奪取神之物呢?你們竟奪取我的供物,你們卻說,我們在何事上奪取你的供物呢?就是你們在當納的十分之一,和當獻的供物上。9因你們通國的人,都奪取我的供物,咒詛就臨到你們身上」。

「奪取神之物」是普天下人的罪;當然首先是以色列人的罪。這裡的七千人可能首先指向「以色列人」,甚至是「宗教領袖」。我本人不支持這個傳統:當時耶路撒冷有居民7萬人或12萬人云云;因此這7千人指向耶路撒冷。我認為這個7千人這指向包括耶路撒冷在內的所有大城文明。這不是正常死亡事件,而是被殺、被滅絕:ἀποκτείνω:to kill in any way whatever,metaph. to extinguish, abolish。關於七千人這個概念,可以參考列王記上19:18,「但我在以色列人中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未曾與巴力親嘴的」(另參羅馬書11:4)。這似乎意味著,在末世,就連這曾經屹立的人,也都屈膝了並因此受到絕罰——審判從神的家起首:「15你們中間卻不可有人,因為殺人,偷竊,作惡,好管閒事而受苦。16若為作基督徒受苦,卻不要羞恥。倒要因這名歸榮耀給神。17因為時候到了,審判要從神的家起首。若是先從我們起首,那不信從神福音的人,將有何等的結局呢」(彼得前書4:15-17)。

2、榮耀歸主(13b)

其餘的都恐懼,歸榮耀給天上的神。κα ο λοιπο μφοβοι γνοντο κα δωκαν δξαν τ θε το ορανοand the remnant were affrighted, and gave glory to the God of heaven.

我們不知道這大城還剩下多少人。但有倖存者(οἱ λοιποὶ)。這是他們的兩種反應。第一是恐懼:ἔμφοβος,thrown into fear, terrified, affrighted(馬太福音28:1-4,彌迦書7:17)。11節φόβος的是名詞。第二是「歸榮耀給(ἔδωκαν δόξαν)天上的神」。這是不是意味著悔改,很難說。或者有人出於恐懼而選擇了權宜之計,甚至是表演。或者,歸榮耀給神和信神和歸信基督,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如馬太福音9:8,「眾人看見都驚奇,就歸榮耀與神。因為他將這樣的權柄賜給人」(另參馬太福音15:31,馬可福音2:12,路加福音5:26,7:16,23:47;使徒行傳4:21;彼得前書2:12等)。不過啟示錄這裡的大城、及歸榮耀給神等概念,可以平行但以理書4:28-37:

「28這事都臨到尼布甲尼撒王。29過了十二個月,他遊行在巴比倫王宮裡(原文作上)。30他說,這大巴比倫不是我用大能大力建為京都,要顯我威嚴的榮耀嗎?31這話在王口中尚未說完,有聲音從天降下,說,尼布甲尼撒王阿,有話對你說,你的國位離開你了。32你必被趕出離開世人,與野地的獸同居,吃草如牛,且要經過七期。等你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要將國賜與誰就賜與誰。33當時這話就應驗在尼布甲尼撒的身上,他被趕出離開世人,吃草如牛,身被天露滴濕,頭髮長長,好像鷹毛。指甲長長,如同鳥爪。34日子滿足,我尼布甲尼撒舉目望天,我的聰明復歸於我,我便稱頌至高者,讚美尊敬活到永遠的神。他的權柄是永有的。他的國存到萬代。35世上所有的居民都算為虛無。在天上的萬軍和世上的居民中,他都憑自己的意旨行事。無人能攔住他手,或問他說,你做什麼呢?36那時,我的聰明復歸於我,為我國的榮耀,威嚴,和光耀也都復歸於我。並且我的謀士和大臣也來朝見我。我又得堅立在國位上,至大的權柄加增於我。37現在我尼布甲尼撒讚美,尊崇,恭敬天上的王。因為他所作的全都誠實,他所行的也都公平。那行動驕傲的,他能降為卑」。

首先注意,但以理在教導尼布甲尼撒王;其次,大城在這裡不是耶路撒冷而是巴比倫。最後,尼布甲尼撒王「歸榮耀給神」——他是否真的悔改了?可能沒有。撒母耳記上6:4-5,「4非利士人說,應當用什麼獻為賠罪的禮物呢?他們回答說,當照非利士首領的數目,用五個金痔瘡,五個金老鼠,因為在你們眾人和你們首領的身上都是一樣的災。5所以當製造你們痔瘡的像和毀壞你們田地老鼠的像,並要歸榮耀給以色列的神,或者他向你們和你們的神,並你們的田地,把手放輕些」(另參約書亞記7:19,彼得前書2:12,腓立比書2:10-11等)。但可以肯定的是,堅持不將榮耀歸給神,下場必如希律:「希律不歸榮耀給神,所以主的使者立刻罰他。他被蟲所咬,氣就絕了」(使徒行傳12:23)。

3、禍不單行(14)

14第二樣災禍過去。第三樣災禍快到了。 οα δευτρα πλθεν· δο, οα τρτη ρχεται ταχThe second woe is past; and, behold, the third woe cometh quickly.

顯而易見,如果「倖存者」真的悔改了,就不會有14節了(啟示錄9:20-21,16:9-11)。這節經文是鏈接這場地震與下文第七號的災禍的;或者說,是第六號與第七號之間的過渡。另參啟示錄9:12,「第一樣災禍過去了,還有兩樣災禍要來」。第五號之第一樣災禍(「蝗軍」);第六號指第二樣災禍(「馬軍」)。第三樣災禍可能七碗:「我又看見在天上有異象,大而且奇,就是七位天使掌管末了的七災。因為神的大怒在這七災中發盡了」(啟示錄15:1)。這裡也有一個概念表達「看見」(ἰδού)——這次是呼喊所有人去看,不想看也要看。而且,第三樣災禍很快(ταχύ,quickly, speedily without delay)就要到了。日子近了。這不奇怪,在第一波中國病毒和第二波中國病毒之間,中國人、美國人和全人類在幹什麼呢?在唐山大地震和汶川大地震之間,中國人都幹了什麼呢?川普四年新政,美國人在四年之間又幹了什麼呢?

隨著人類罪惡的加深,禍不單行或兩禍之間的時間距離越來越短。這一事實就是由副詞ταχύ來表達的。ταχύ讓我們返回馬可福音:主耶穌為什麼一直如此快速、立即地行動呢?「趁著白日,我們必須作那差我來者的工。黑夜將到,就沒有人能作工了」(約翰福音9:4);「耶穌對他們說,光在你們中間,還有不多的時候,應當趁著有光行走,免得黑暗臨到你們。那在黑暗裡行走的,不知道往何處去。36你們應當趁著有光,信從這光,使你們成為光明之子。耶穌說了這話,就離開他們,隱藏了」 (約翰福音12:35)。所以弟兄們,「16要愛惜光陰,因為現今的世代邪惡。17不要作糊塗人,要明白主的旨意如何」(以弗所書5:16);「你們要愛惜光陰,用智慧與外人交往」(歌羅西書4:5)。所以主又說:「時候將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靈和誠實拜他,因為父要這樣的人拜他」(約翰福音4:23)。雞湯教熱衷彎曲羅馬書13章,但是就在同一章中,保羅這樣教導教會如何順服真正的掌權者:「11再者,你們曉得現今就是該趁早睡醒的時候,因為我們得救,現今比初信的時候更近了。12黑夜已深,白晝將近。我們就當脫去暗昧的行為,帶上光明的兵器。13行事為人要端正,好像行在白晝。不可荒宴醉酒。不可好色邪蕩。不可爭競嫉妒。14總要披戴主耶穌基督,不要為肉體安排,去放縱私慾」——為什麼,因為「抗拒的必自取刑罰」(羅馬書13:2)。

啟示錄這一切的教導和警告首先是賜給七間教會或神的百姓的,不僅將我們置於戰爭狀態,更將我們置於緊急狀態。基督徒要在外邦人之前看見我們自己是否在那大城之中,是否是住在地上的人,是否奪取了神的供物,是否是七千人中的一員;甚至,是否更是「為他們歡喜快樂,互相饋送禮物」的人。我深知道,雞湯教比外邦人更恨見證人;因此那三天半他們可能更加歡喜快樂:「因這兩位先知曾叫住在地上的人受痛苦」。他們的痛苦首先是來自兩位見證人對他們道德上的逼問或施加的良心重壓。如今,他們允文允武地普天同慶:讓你們攻擊所有人所有教會,讓你們講政治、讓你們不順服獸或王,讓你們不謙卑、讓你們論斷人,讓你們攻擊老一輩有名階級學神家和屬靈表演藝術;讓你總講災禍審判卻不講平安了平安了婚姻家庭醫治神跡……那一天,雞窩裡飛出很多金瘋狂。那三天半,「基督徒」甚至更慷慨地向雞湯教和撒但教奉獻或互相贈送禮物、互相收受賄賂。

所以弟兄們,我們要知道,我們如此侍奉和傳道給「主流相聲界」帶來了怎樣的壓力和逼仄;而給自己向人和城市文明,積蓄了怎樣的仇恨和殘忍。當我們被獸逼迫、遭遇患難的時候,「以東人」會有多麼快樂和幸災樂禍。他們搬著板凳在等著。因此我們遭遇這樣的指控或看見恨我們的人彼此成了朋友都不要以為稀奇。「你完全了嗎,你看見自己眼中的梁木了嗎——你為什麼批評習國和人家傳道人……」雞湯如此漫灌,廢掉所有先知、使徒和教會的重擔或「武功」及全部聖經。但是當摩西站在法老面前、拿單站在大衛面前、以利亞站在亞哈面前、以賽亞站在希西家面前、約拿站在尼尼微王面前、保羅站在非斯都面前……他們都完全了嗎?不。但他們不看聖經,他們才自以為神。或者說,他們徹底揚棄了啟示錄11章的兩位見證人的見證。人家根本不講啟示錄!這兩個披著麻衣傳道的僕人,顯然是不完全的;而且他們顯然可以彎曲用彼得前書第二章來控告:一方面,「務要尊敬眾人」;但你們攻擊世界,攻擊所有住在地上的人。另一方面,「尊敬君王」;但你們站在世界之主的面前,並且與獸(世界的王)爭戰。三年半四十二個月一千二百六十天,「主流教會」或七千人是何等厭惡這兩個見證人!!而今天,他們是何等歡喜快樂,翻身解放。但是,我們如何面對彼得前書第二章那些經文呢?

弟兄們,求神今天在這裡繼續為我們擺設筵席:「8耶和華說,我的意念,非同你們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們的道路。9天怎樣高過地,照樣我的道路,高過你們的道路,我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念。10雨雪從天而降,並不返回,卻滋潤地土,使地上發芽結實,使撒種的有種,使要吃的有糧。11我口所出的話,也必如此,決不徒然返回,卻要成就我所喜悅的,在我發他去成就的事上(發他去成就或作所命定)必然亨通。12你們必歡歡喜喜而出來,平平安安蒙引導。大山小山必在你們面前發聲歌唱。田野的樹木也都拍掌。13松樹長出代替荊棘。番石榴長出代替蒺藜。這要為耶和華留名,作為永遠的證據,不能剪除」(以賽亞書55:8-13)。阿門。

任不寐,2021年2月6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