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示錄第二十四課:聖殿山與鐮刀(14:12-20)

今天的證道經文是啟示錄14:12-20,

12聖徒的忍耐就在此。他們是守神誡命,和耶穌真道的。13 我聽見從天上有聲音說,你要寫下,從今以後,在主裡面而死的人有福了。聖靈說,是的,他們息了自己的勞苦,作工的果效也隨著他們。

14我又觀看,見有一片白雲,雲上坐著一位好像人子,頭上戴著金冠冕,手裡拿著快鐮刀。

15又有一位天使從殿中出來,向那坐在雲上的大聲喊著說,伸出你的鐮刀來收割。因為收割的時候已經到了,地上的莊稼已經熟透了。16那坐在雲上的,就把鐮刀扔在地上。地上的莊稼就被收割了。

17又有一位天使從天上的殿中出來,他也拿著快鐮刀。

18又有一位天使從祭壇中出來,是有權柄管火的,向拿著快鐮刀的大聲喊著說,伸出快鐮刀來收取地上葡萄樹的果子。因為葡萄熟透了。19那天使就把鐮刀扔在地上,收取了地上的葡萄,丟在神忿怒的大酒搾中。20那酒搾踹在城外,就有血從酒搾裡流出來,高到馬的嚼環,遠有六百里。

感謝神。這段經文可以大致分兩個部分。12-14聚焦天上的聖會:聖徒(12-13)與基督(14);而15-20聚焦三位天使展開的審判。請大家自己複習上個主日所論14章的平行結構。值得強調的是,1-11聚焦三位天使與世界的關係,重點在向普天下的人傳福音;而12-20中的三位天使,重點是他們與聖殿的關係——一聖殿為根基向世界傳福音並攻擊和審判世界。這才是整全的教會真理,這才是聖經中所設立的教會:向獸國和萬民宣告基督的救贖和審判。唯有將聖殿或教會與救贖和審判關聯,才可能真正理解何為教會,理解何為教會勝過陰間的門。不僅如此,這教會是一神的兒子或人子為根基的:

「16西門彼得回答說,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兒子。17耶穌對他說,西門巴約拿,你是有福的。因為這不是屬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18我還告訴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陰間的權柄,不能勝過他。(權柄原文作門)19我要把天國的鑰匙給你。凡你在地上所捆綁的,在天上也要捆綁。凡你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釋放」(馬太福音16:16-19)。

所以正是在認信了人子之後(14:14),三位天使才展開了選民的救贖(收割莊稼,15-16-θερίζωθερισμός);和對世人的審判(收取葡萄,17-20-τρυγάω σταφυλή)。特別需要注意的是「鐮刀」這個概念在這段經文中的連續使用,這個秋收工具指向基督和教會在世界上實際的工作。但可悲的是,建造會幕和聖殿的錘子,連同收割的鐮刀,都被獸印在自己的旗幟上。「他們教會」也根本不再是教會。你在哪裡?「4因為凡從神生的,就勝過世界。使我們勝了世界的,就是我們的信心。5勝過世界的是誰呢?不是那信耶穌是神兒子的嗎」(約翰一書5:4-5)。阿門。

一、眾聖徒(12-13)

12聖徒的忍耐就在此。他們是守神誡命,和耶穌真道的。

13我聽見從天上有聲音說,你要寫下,從今以後,在主裡面而死的人有福了。

聖靈說,是的,他們息了自己的勞苦,作工的果效也隨著他們。

首先注意13:9-10怎樣平行14:12-13:「9凡有耳的,就應當聽。10擄掠人的必被擄掠。用刀殺人的,必被刀殺。聖徒的忍耐和信心,就是在此」。其次,我們可以藉著這兩節經文進一步認識何為聖徒或新造的人。至少我們可以將之總結為三個方面的特徵,而同時擁有這三個方面特徵的人,就是靠777勝過666的的得勝者。這是如何可能的呢?注意「聖靈說」與「神誡命-耶穌真道」之間的首尾呼應——一方面,聖靈就是真理的聖靈;另一方面,這三者的確再度完全了三位一體的真理。不僅如此,誡命-真道、天上的聲音、聖靈說,這三者皆為神說,貫穿始終。正所謂「神在神說中創造天地」(創世記1:1-3)。換言之,我們唯有住在主的道中,才會過得勝的生活(約翰福音8:31-32)。而這三重信息也可以視為對聖道的三重定義:第一、這是神的命令為靠信仰基督才可能持守;第二、這聖道是書面賜給人的,關切生死;第三、藉著真理的聖靈,主的道是活潑的,大有能力;且安定在天。

1、神說

12聖徒的忍耐就在此。他們是守神誡命,和耶穌真道的。δε πομον τν γων στν· δε ο τηροντες τς ντολς το θεο κα τν πστιν ησοHere is the patience of the saints: here are they that keep the commandments of God, and the faith of Jesus.

魔鬼藉著666邪教作王,而將生命扣押劫持到第六天,必然建立以人為神、以食為天的無神論獸國。而只有這樣的真理可以勝過:「3那試探人的進前來對他說,你若是神的兒子,可以吩咐這些石頭變成食物。4耶穌卻回答說,經上記著說,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8魔鬼又帶他上了一座最高的山,將世上的萬國,與萬國的榮華,都指給他看,9對他說,你若俯伏拜我,我就把這一切都賜給你。10耶穌說,撒但退去吧。(撒但就是抵擋的意思,乃魔鬼的別名)因為經上記著說,當拜主你的神,單要事奉他」(馬太福音4:310)。一方面,只敬拜神不崇拜人;另一方面,只順服神的話或誡命,不順服人的命令。這是使徒的見證:「28我們不是嚴嚴地禁止你們,不可奉這名教訓人嗎?你們倒把你們的道理充滿了耶路撒冷,想要叫這人的血歸到我們身上。29彼得和眾使徒回答說,順從神,不順從人,是應當的」(使徒行傳5:28-29)。

「聖徒的忍耐就在此」,啟示錄13-14章兩次定義聖徒,也等於香膏說:正是因為獸國及其黑暗,所以才需要聖徒。換言之,若沒有畜牲專政和偶像橫行,要你聖徒幹什麼?你如何見證自己是聖徒?要信仰幹什麼,你何必談什麼信仰。但是,聖徒不是自我修煉的結果,聖徒是為並靠真理成為聖徒的;「求你用真理使他們成聖。你的道就是真理」(約翰福音17:17)。彼拉多問「真理」是什麼呢?主耶穌說:「我就是真理」。換言之「神的誡命」只有藉著「耶穌真道」才活在我們面前,並使我們忍耐是可能的。所以約翰才說:「14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的有恩典有真理。我們也見過他的榮光,正是父獨生子的榮光……17律法本是藉著摩西傳的,恩典和真理,都是由耶穌基督來的。18從來沒有人看見神。只有在父懷裡的獨生子將他表明出來」(約翰福音1:14-18)。而這節經文也再一次讓我們認識何為聖徒的忍耐,絕非在黑暗年代或世界眾王面前忍氣吞聲;而是指在任何時候,都「守神誡命和耶穌真道」。

注意這句話中兩個Ὧδε,等於強調所謂的忍耐,就是指這份「持守」:τηρέω,to attend to carefully, take care of;to guard,to keep,to observe,to reserve。這個「守」就是面向獸的權勢堅持真理,這是基督徒的真理保衛戰、樂園保衛戰,因此必然有十字架。第一、ἐντολή,a commandment。這裡用作複數。常指摩西律法(馬太福音5:19等)。這裡可以提喻為舊約的真理。第二、真道。原文實際上是指信心或信仰:πίστις(2:13,12:17)。這裡可以提喻為新約的真理。一方面,在耶穌基督的真理或教導中持守神的誡命;另一方面,傚法或跟隨耶穌的信仰之路或信仰生活。值得一提的是,和合本聖經常常把πίστις 翻作真道,這可能符合初期的白話文習慣:道同時具有道路和道理雙重含義,而信仰是通往道理的道路,或對道理的一路堅持與見證。不過今天我們還是建議恢復πίστις的本意:這就是耶穌的信仰,或因為我們信耶穌。

2、殉道(13a)

13我聽見從天上有聲音說,你要寫下,從今以後,在主裡面而死的人有福了。Κα κουσα φωνς κ το ορανο λεγοσης μοι, Γρψον· Μακριοι ο νεκρο ο ν κυρίῳ ποθνσκοντες παρτAnd I heard a voice from heaven saying unto me, Write, Blessed are the dead which die in the Lord from henceforth:

這從天上來的聲音,可以指天上聖會中傳揚的聲音,但歸根結底,這聲音屬於「神說」。另外注意13與2節的平行:「我聽見從天上有聲音,像眾水的聲音,和大雷的聲音。並且我所聽見的好像彈琴的所彈的琴聲」。「你要寫下」(1:3,1:11,1:19,2:1等;19:9,21:5,22:18-19;10:4),這個寫下來的命令至少有三個目的:第一、這事很重要;第二、寫下來是為了將這信息分享或傳達到七間教會及普天下的教會;第三、寫下來的事實是不可更改也不怕驗證的。在書面啟示面前,「神豈是真說」的試探,結構性地失去了戰鬥力。問題是,基督教所傳的,是不是接下來神嚴肅命令約翰所寫下來的信息呢?那一碗碗雞湯,根本不是寫在聖經上,而是出於蛇言和人的傳統。基督靈恩派的人也只有藉著諂媚和利用聖靈來攻擊「聖經字句」了;而東正教只能藉著不再唯獨聖經彎曲書面聖言的,而我們才路德宗改革總宗,只有同時藉著「書面教義」瓜分書面真理的榮光了,並與天主教東正教的聖傳甚至回教的聖行,相得益彰。

實際上恰恰是在教會彎曲「寫下來」這個基本真理的前提之下,那些沒有靈性的畜類也該是將他們的邪情私慾「寫下來」,當作真理教導人。資本論式的作家領導人類數百年,這些文字垃圾值得一焚。這都是基督徒作家,可以一嘔。實際上所謂作家,特別是基督徒作家,都是名利慾三隻污鬼成功捆綁的人質;也許只有將他們「寫下來」的「名著」或「光輝著作」或「獸同志文選」、「白骨精見證文集」、「郭德綱相聲選」焚之一舉,這些自戀狂漏陰癖和公知癖——沒有政治權力藉文字權力也要獸——才有重生的希望。有經為證:「13那時,有幾個遊行各處,唸咒趕鬼的猶太人,向那被惡鬼附的人,擅自稱主耶穌的名,說,我奉保羅所傳的耶穌,敕令你們出來。14作這事的,有猶太祭司長士基瓦的七個兒子。15惡鬼回答他們說,耶穌我認識,保羅我也知道。你們卻是誰呢?16惡鬼所附的人,就跳在他們身上,勝了其中二人,制伏他們,叫他們赤著身子受了傷,從那房子裡逃出去了。17凡住在以弗所的,無論是猶太人,是希利尼人,都知道這事,也都懼怕,主耶穌的名從此就尊大了。18那已經信的,多有人來承認訴說自己所行的事。19平素行邪術的,也有許多人把書拿來,堆積在眾人面前焚燒。他們算計書價,便知道共合五萬塊錢。20主的道大大興旺而且得勝,就是這樣」(使徒行傳19:13-20)。人要蠢到何等程度,才有紅學、魯學和莎士比亞專家呢?所以主總是這樣勝過一切的仇敵:經上記著說,這經你們沒有念過嗎?你們不明白聖經……

這福音不可能出於人。一方面,這真理前所未有。為什麼是「從今以後」呢?ἀπάρτι,from now, henceforth。這個副詞只在新約中出現這一次。這個「今」不應該是指:以前在主裡而死的人就沒福了。應該是強調,這福音是從現在開始要傳遍天下。但是,此前人間沒有這樣的智慧,獸國更沒有。所以保羅這樣說:「6然而在完全的人中,我們也講智慧。但不是這世上的智慧,也不是這世上有權有位將要敗亡之人的智慧。7我們講的,乃是從前所隱藏,神奧秘的智慧,就是神在萬世以前預定使我們得榮耀的。8這智慧世上有權有位的人沒有一個知道的。他們若知道,就不把榮耀的主釘在十字架上了。9如經上所記,神為愛他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哥林多前書2:6-9)。

另一方面,只有這書,關切生死,而且帶領人出死入生。可以這樣說,人類所有的著述歸根結底是死亡恐懼的產物。那貨是怕死到一定程度了,才會動輒「我們不好惹」。οἱ νεκροὶ οἱ ……ἀποθνῄσκοντες,the dead……die。「死」在這裡出現兩次。這種重複類似創世記2:17,「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מוֹת תָּמֽוּת)」。聖經不迴避死亡,生死事大。作家騙人,好像不存在死亡,只有革命和崛起。然而事實很簡單,革命了,崛起了,死了。革命家負責弄死別人,作家把別人弄個半死之後,弄死自己。但是,聖經用復活勝過了死亡。更為「駭人聽聞」的是,這經竟然是這樣寫出來的:「在主裡面而死的人有福了」。破天荒,死亡與有福兩極相通了。這個真理讓所有依靠死亡和死亡恐懼作王的畜牲深惡痛絕;這一真理是人類真正的解放宣言;「14兒女既同有血肉之體,他也照樣親自成了血肉之體。特要藉著死,敗壞那掌死權的,就是魔鬼。15並要釋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為奴僕的人。16他並不救拔天使,乃是救拔亞伯拉罕的後裔。17所以他凡事該與他的弟兄相同,為要在神的事上,成為慈悲忠信的大祭司,為百姓的罪獻上挽回祭。18他自己既然被試探而受苦,就能搭救被試探的人」(希伯來書2:14-18;另參哥林多前書15)。

當然不是所有的死亡都是有福的。想得美。「要去見馬克思了」——這是一輩子說瞎話的共產黨人唯一句真話,這話如拜登的那句真話,也不是出於自己。請代我問候馬克思:「23他在陰間受痛苦,舉目遠遠地望見亞伯拉罕,又望見拉撒路在他懷裡。24就喊著說,我祖亞伯拉罕哪,可憐我吧,打發拉撒路來,用指頭尖蘸點水,涼涼我的舌頭。因為我在這火焰裡,極其痛苦」(路加福音16:23-24)。將死亡和有福鏈接起來唯有的中保、唯一的道路真理和生命,是主,是在主裡。亞當夏娃是在罪中死死;而現在基督將一切翻轉了,聖徒是在主裡(ἐν κυρίῳ)死死。也可以指:用死勝過死,使死真的死了。「在亞當裡眾人都死了。照樣,在基督裡眾人也都要復活」(哥林多前書15:22);「      13論到睡了的人,我們不願意弟兄們不知道,恐怕你們憂傷,像那些沒有指望的人一樣。14我們若信耶穌死而復活了,那已經在耶穌裡睡了的人,神也必將他與耶穌一同帶來。15我們現在照主的話告訴你們一件事。我們這活著還存留到主降臨的人,斷不能在那已經睡了的人之先。16因為主必親自從天降臨,有呼叫的聲音,和天使長的聲音,又有神的號吹響。那在基督裡死了的人必先復活」(帖撒羅尼迦前書4:13-16)。那麼在主外活著或死的人,命運如何呢?接下來看三位天使的工作;而在後文中,主外被等同於城外。在舊約聖經中,那個地方可以命名為欣嫩子谷。

3、安息(13b)

聖靈說,是的,他們息了自己的勞苦,作工的果效也隨著他們。να λγει τ πνεμα να ναπασωνται κ τν κπων ατν τ δ ργα ατν κολουθε μετ ατν;Yea, saith the Spirit, that they may rest from their labours; and their works do follow them.

聖靈是同時歸向聖父和聖子的。正如主說:「26但我要從父那裡差保惠師來,就是從父出來真理的聖靈。他來了,就要為我作見證。27你們也要作見證,因為你們從起頭就與我同在」(約翰福音15:26-27)。一方面,「你們」的見證平行13a,「天上的聲音」。另一方面,聖靈說,平行12中的神的誡命與耶穌的真道。換言之,在啟示錄14:12-13的交叉結構中,聖靈是在為聖父和聖子的道理作見證,同時充滿聖會,使之傳講真理。聖靈說什麼呢?首先,ναί,yea, verily, truly, assuredly, even so。這個小品詞大約相當於阿門,或是就說是(馬太福音5:37等)。根據這裡的語境,這個強調是為了進一步解釋上面的重要宣示:為什麼說在主裡而死的人是有福的。是不是聽錯了,如此具有張力的問題,需要聖靈再一次解釋或印證。也可以這樣說,沒有聖靈的人,沒有聖靈裡的看見,是完全無法接受這樣的福音的。聖靈與教會同在。其次,聖靈重新定義了殉道而死或為主而死的意義,或聖徒之死。

一方面,「他們息了自己的勞苦」。ἵνα ἀναπαύσωνται ἐκ τῶν κόπων αὐτῶν,that they may rest from their labours。也可以這樣解釋:他們從他們的勞苦中出來休息了(6:11,7:13-17)。動詞ἀναπαύω之名詞ἀνάπαυσις參見11,「他受痛苦的煙往上冒,直到永永遠遠。那些拜獸和獸像受他名之印記的,晝夜不得安寧」。這是對比。基督徒心裡是有平安的,可以定義為良心的平安。但惡人必不得平安。這種安息不是懶,不是度週末;而是在勞苦中經歷的平安。勞苦:κόπος,a beating,a beating of the breast with grief, sorrow;labour,trouble(馬太福音26:10,約翰福音4:38等)。為難——外邦人或龍傳人專門為難別人,並以恥為榮:「平視世界」。但基督徒一生為難自己。請問,你們雞湯教有什麼勞苦呢?你們靈恩派對一切所謂神跡奇事的追求,不是就妄想不勞而獲嗎?

另一方面,「作工的果效也隨著他們」。ὰ δὲ ἔργα αὐτῶν ἀκολουθεῖ μετ᾽ αὐτῶν;and their works do follow them。動詞ἀκολουθέω參見馬太福音4:20,「他們就立刻捨了網,跟從了他」。「作工的果效」(ἔργον,2:9,22:12)在這裡被擬人化了:「行為」是有生命和後果的。哥林多前書15:58,「所以我親愛的弟兄們,你們務要堅固不可搖動,常常竭力多作主工,因為知道你們的勞苦,在主裡面不是徒然的」。這話可能有雙重含義。一方面,我們會因自己的勞苦在基督裡的賞賜。另一方面,我們的一切勞苦即使對身後的福音事工也不是徒然的,是有貢獻的;而我們會藉這些果效繼續在神那裡領受賞賜。注意上文「勞苦」(κόπος)這個概念在約翰福音4:38是如何使用的:「我差你們去收你們所沒有勞苦的。別人勞苦,你們享受他們所勞苦的」。但願今天我們的勞苦,成為很多「你們」的祝福。

這是基督的道理,這是上文說的耶穌的信仰:「10耶和華卻定意(或作喜悅)將他壓傷,使他受痛苦。耶和華以他為贖罪祭。(或作他獻本身為贖罪祭)他必看見後裔,並且延長年日,耶和華所喜悅的事,必在他手中亨通。11他必看見自己勞苦的功效,便心滿意足。有許多人,因認識我的義僕得稱為義。並且他要擔當他們的罪孽。12所以我要使他與位大的同分,與強盛的均分擄物。因為他將命傾倒,以致於死。他也被列在罪犯之中。他卻擔當多人的罪,又為罪犯代求。1你這不懷孕不生養的,要歌唱。你這未曾經過產難的,要發聲歌唱,揚聲歡呼。因為沒有丈夫的,比有丈夫的兒女更多。這是耶和華說的。2要擴張你帳幕之地,張大你居所的幔子,不要限止,要放長你的繩子,堅固你的橛子。3因為你要向左向右開展。你的後裔必得多國為業,又使荒涼的城邑有人居住。4不要懼怕,因你必不致蒙羞。也不要抱愧,因你必不至受辱。你必忘記幼年的羞愧,不再記念你寡居的羞辱。5因為造你的,是你的丈夫。萬軍之耶和華是他的名。救贖你的,是以色列的聖者。他必稱為全地之神」(以賽亞書53:10-54:5)。

不能再阿門了。所以保羅這樣說:「19因為我知道這事藉著你們的祈禱,和耶穌基督之靈的幫助,終必叫我得救。20照著我所切慕所盼望的,沒有一事叫我羞愧,只要凡事放膽。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21因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22但我在肉身活著,若成就我工夫的果子,我就不知道該挑選什麼。23我正在兩難之間,情願離世與基督同在。因為這是好得無比的」(腓立比書1:19-23)。

二、主基督(14)

14我又觀看,見有一片白雲,雲上坐著一位好像人子,頭上戴著金冠冕,手裡拿著快鐮刀。Καὶ εἶδον καὶ ἰδού, νεφέλη λευκή καὶ ἐπὶ τὴν νεφέλην καθήμενος ὅμοιος υιῷ ἀνθρώπου ἔχων ἐπὶ τῆς κεφαλῆς αὐτοῦ στέφανον χρυσοῦν καὶ ἐν τῇ χειρὶ αὐτοῦ δρέπανον ὀξύ;And I looked, and behold a white cloud, and upon the cloud one sat like unto the Son of man, having on his head a golden crown, and in his hand a sharp sickle.

第14節與第13節的邏輯關係如此密切:那裡強調了播種的勞苦;這裡就轉向了收割的季節。而且我們看見,「鐮刀」這個概念從這裡一直貫穿了人子與三位天使共同的事工。當然,基督是頭。不僅如此,這場收割同時指將麥子和稗子分別出來,將綿羊和山羊分別出來。換言之,傳道人的勞苦不僅僅是釋放人,也在捆綁人——這雙方面的事工都是有果效的。這是神的應許:「18我還告訴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陰間的權柄,不能勝過他。(權柄原文作門)19我要把天國的鑰匙給你。凡你在地上所捆綁的,在天上也要捆綁。凡你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釋放」(馬太福音16:18-19;零次約翰福音20:23)。

我們從哪裡支取力量勝過獸和死呢?「And I looked, and behold a white cloud, and upon the cloud one sat like unto the Son of man」。你來看!你看哪!白雲之上,人子安坐。這一切的一切,都因為有這位人子,印祂的兩次降臨,因祂的復活;因祂指向「耶和華的後悔」。關於人子的核心真理,請參考昨日的相關視頻:何為人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RZt2Rs-IEA。白雲(νεφέλη λευκή)和雲(νεφέλην)這兩個概念,平行1:7,「看哪,他駕雲降臨。眾目要看見他,連刺他的人也要看見他。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他哀哭。這話是真實的。阿們」。萬里無雲是他們永恆的悲傷,不是我們的。根據但以理書,這位駕雲降臨的人子,是為了刑罰和終結「獸國」的(但以理書7:9-14);而根據馬太福音24:30-31,祂這樣降臨是為了將聖徒從「埃及」接出來,歸入天上的國。另參馬太福音16:27-28,「27人子要在他父的榮耀裡,同著眾使者降臨。那時候,他要照各人的行為報應各人。28我實在告訴你們,站在這裡的,有人在沒嘗死味以前,必看見人子降臨在他的國裡」。人子這個概念,道盡了上帝對人類命運的極度和切身的關切,有同時宣告了神對獸與死的勝利。

人子在這裡是兩種形象的描述。第一、「頭上戴著金冠冕」(另參4:4,9:7)。祂是王。另參撒母耳記下12:30,「奪了亞捫人之王所戴的金冠冕(王或作瑪勒堪。瑪勒堪即米勒公,又名摩洛,亞捫族之神名),其上的金子重一他連得,又嵌著寶石。人將這冠冕戴在大衛頭上。大衛從城裡奪了許多財物」。第二、「手裡拿著快鐮刀」,祂是審判主。名詞δρέπανον在新約中共出現了8次;7次在啟示錄14章。另參馬可福音4:26-29,「26又說,神的國,如同人把種撒在地上,27黑夜睡覺,白日起來,這種就發芽漸長,那人卻不曉得如何這樣。28地生五穀,是出於自然的。先發苗,後長穗,再後穗上結成飽滿的子粒。29谷既熟了,就用鐮刀去割,因為收成的時候到了」。

三、四天使(15-16)

15又有一位天使從殿中出來,向那坐在雲上的大聲喊著說,伸出你的鐮刀來收割。因為收割的時候已經到了,地上的莊稼已經熟透了。

16那坐在雲上的,就把鐮刀扔在地上。地上的莊稼就被收割了。

「因為收成的時候到了」。首先注意關於三位天使這個信息上的平行:「從殿中出來」(15)、「從天上的殿中出來」(17)、「從祭壇中出來」(18)——借此我們看見聖所、至聖所及其預表的教會,是福音、包括審判信息的根基。教會不再是這樣的教會,所以教會必須改革或回歸。而這裡說的祭壇,更應該指向聖所中的香壇,儘管可以同時指向門口的祭壇——這是語境:「他既拿了書卷,四活物和二十四位長老,就俯伏在羔羊面前,各拿著琴,和盛滿了香的金爐。這香就是眾聖徒的祈禱」(5:8);「9揭開第五印的時候,我看見在祭壇底下,有為神的道,並為作見證,被殺之人的靈魂。10大聲喊著說,聖潔真實的主阿,你不審判住在地上的人給我們伸流血的冤,要等到幾時呢」(6:9-10)。而15與16可以平行,注意天使與基督的關係。

1、守望者(15)

15又有一位天使從殿中出來,向那坐在雲上的大聲喊著說,伸出你的鐮刀來收割。因為收割的時候已經到了,地上的莊稼已經熟透了。κα λλος γγελος ξλθεν κ το ναο κρζων ν μεγλ φων τ καθημν π τς νεφλης, Πμψον τ δρπανν σου κα θρισον τι λθεν σοι ρα το θερσαι τι ξηρνθη θερισμς τς γςAnd another angel came out of the temple, crying with a loud voice to him that sat on the cloud, Thrust in thy sickle, and reap: for the time is come for thee to reap; for the harvest of the earth is ripe.

這第四位天使(從14:1-11算起)是從殿裡差遣出來的使者。再次提醒大家注意τοῦ ναοῦ(殿)這個概念在啟示錄中的結構性意義。這位天使同時是一位守望者或報訊者:他觀察地上莊稼的長勢,並將成熟的消息報告給天上的聖子(兩節經文重複「那坐在雲上的」)。這一事實也同時是宣告給人類和教會的:神時刻查看地上的一切,特別是教會的事工。注意這些相關的經文:撒迦利亞3:9,「看哪,我在約書亞面前所立的石頭,在一塊石頭上有七眼。萬軍之耶和華說,我要親自雕刻這石頭,並要在一日之間,除掉這地的罪孽」;撒迦利亞4:10,「誰藐視這日的事為小呢?這七眼乃是耶和華的眼睛,遍察全地,見所羅巴伯手拿線鉈就歡喜」;啟示錄5:6,「我又看見寶座與四活物並長老之中,有羔羊站立,像是被殺過的,有七角七眼,就是神的七靈,奉差遣往普天下去的」。不僅如此,那些抱怨和質疑基督復臨的人,要從這裡更新:不是神耽擱(彼得後書3),而是莊稼還沒有熟;其中原因之一是作工的少。多少人抱怨沒有好的教會,沒有好的工人——那你是幹什麼的呢?CSMP不就是要建造這樣的工人,為服侍好的教會嗎?

聖誕、復活和升天,都有「天使報訊」;而這是復臨中天使的訊息:「伸出你的鐮刀來收割。因為收割的時候已經到了,地上的莊稼已經熟透了」(另參帖撒羅尼迦前書4:16)。動詞πέμπω(伸出)也有差遣的含義(馬太福音11:2等);動詞θερίζω(收割)也有報應的含義,如種什麼收什麼(加拉太書6:7-9等)。而熟了這個動詞ξηραίνω另參啟示錄16:12,「第六位天使把碗倒在伯拉大河上,河水就干了,要給那從日出之地所來的眾王預備道路」。奇怪的是,「主流相聲界」或人家學者,竟然如此糾結這個問題:這位天使是在命令人子採取行動,因此其權柄和能力高過基督,因此「子也不知道」。然而這經你沒有念過嗎:「3他是神榮耀所發的光輝,是神本體的真像,常用他權能的命令托住萬有,他洗淨了人的罪,就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邊。4他所承受的名,既比天使的名更尊貴,就遠超過天使……13所有的天使,神從來對那一個說,你坐在我的右邊,等我使你仇敵作你的腳凳。14天使豈不都是服役的靈,奉差遣為那將要承受救恩的人效力嗎」(希伯來書1:3-14).大聲呼喊就是命令嗎:「9揭開第五印的時候,我看見在祭壇底下,有為神的道,並為作見證,被殺之人的靈魂。10大聲喊著說,聖潔真實的主阿,你不審判住在地上的人給我們伸流血的冤,要等到幾時呢?11於是有白衣賜給他們各人。又有話對他們說,還要安息片時,等著一同作僕人的,和他們的弟兄,也像他們被殺,滿足了數目」(啟示錄6:9-11)。這是真的:聖徒和天使都比基督心急,基督的忍耐和寬容真是無與倫比的(帖撒羅尼迦後書3:5,提摩太前書1:16;彼得後書3:9)。

關於收割節或收割(θερισμός)的信息和比喻,至少可以參考如下經文:約珥書3:13,「開鐮吧。因為莊稼熟了。踐踏吧。因為酒搾滿了,酒池盈溢。他們的罪惡甚大」;馬太福音9:35-38,35耶穌走遍各城各鄉,在會堂裡教訓人,宣講天國的福音,又醫治各樣的病症。36他看見許多的人,就憐憫他們。因為他們困苦流離,如同羊沒有牧人一般。37於是對門徒說,要收的莊稼多,作工的人少。38所以你們當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出去,收他的莊稼」;約翰福音4:34-36,「34耶穌說,我的食物,就是遵行差我來者的旨意,作成他的工。35你們豈不說,到收割的時候,還有四個月嗎?我告訴你們,舉目向田觀看,莊稼已經熟了,(原文作發白)可以收割了。36收割的人得工價,積蓄五穀到永生。叫撒種的和收割的一同快樂」;另參出埃及記23:16,「又要守收割節,所收的是你田間所種,勞碌得來初熟之物。並在年底收藏,要守收藏節」;出埃及記34:22,「在收割初熟麥子的時候,你要守七七節;在年底,你要過收割節」。摩西律法中,莊稼是必須的獻祭或素祭(民數記28:26;出埃及記22:29;利未記23:10)。

2、在地上(16)

16那坐在雲上的,就把鐮刀扔在地上。地上的莊稼就被收割了。κα βαλεν καθμενος π τν νεφλην τ δρπανον ατο π τν γν κα θερσθη γAnd he that sat on the cloud thrust in his sickle on the earth; and the earth was reaped.

是的,我們有足夠的理由將收割莊稼指向對信徒的救贖;而下文收取葡萄指向對罪人的審判。這兩方面可以平行馬太福音25:31-33,「31當人子在他榮耀裡同著眾天使降臨的時候,要坐在他榮耀的寶座上。32萬民都要聚集在他面前。他要把他們分別出來,好像牧羊的分別綿羊、山羊一般。33把綿羊安置在右邊,山羊在左邊」。僅僅在這兩節經文中,「地」這個概念就重複出現了3次(τῆς γῆς……τὴν γῆν ……ἡ γῆ)。山頂洞修道院神學與聖經的基本真理是對立的。一方面神查看遍地;另一方面,教會進入地極。而這地上發生的一切,都關乎收割和最後的審判。我們也可以將這節經文視為基督教宇宙觀的基本模型:天(雲上)-鐮刀-地。天與地構成對立或平行的兩極;而連接二者的是鐮刀——這是神與人、天國與世界最真實關係的表達。

在舊約中,翻作鐮刀的有三個名詞。第一是חֶרְמֵשׁ,出現2次。申命記16:9,「8你要吃無酵餅六日,第七日要向耶和華你的神守嚴肅會,不可作工。9你要計算七七日,從你開鐮收割禾稼時算起,共計七七日。10你要照耶和華你神所賜你的福,手裡拿著甘心祭,獻在耶和華你的神面前,守七七節」;申命記23:24-25,「24你進了鄰舍的葡萄園,可以隨意吃飽了葡萄,只是不可裝在器皿中。25你進了鄰舍站著的禾稼,可以用手摘穗子,只是不可用鐮刀割取禾稼」。第二是,出現4次(以賽亞書2:4,18:5;約珥書3:10,彌迦書4:3)。第三、מַגָּל,出現2次(耶利米書50:16,約珥書3:10)。啟示錄中的鐮刀可能綜合了三者的信息;或者說啟示錄這裡論及的鐮刀,分別指向這三種鐮刀。

一方面,人子手中的鐮刀指向基督和教會在地上的事工。另一方面,第五位天使手中的鐮刀指向戰爭與和平之間的轉換。如以賽亞書2:4,「他必在列國中施行審判,為許多國民斷定是非。他們要將刀打成犁頭,把槍打成鐮刀。這國不舉刀攻擊那國,他們也不再學習戰事」(另參以賽亞書18:5,耶利米書50:16,約珥書3:10,彌迦書4:3等)。鐮刀的信息也指向這個事實:對和平主義者或雞湯教的審判;「你們要將巴比倫撒種的和收割時拿鐮刀的都剪除了。他們各人因怕欺壓的刀劍,必歸回本族,逃到本土」(耶利米書50:16)。特別是在啟示錄下文的信息中,鐮刀扔在地上同時指向了審判。換言之,教會關切世界和政治,正是出於三個真理常識:在全地傳和平福音,在人前見證公義的真理,向所有人宣告審判。當然,首先是基督來審判,但你是否傳這基督審判的道?

四、五天使(17)

17又有一位天使從天上的殿中出來,他也拿著快鐮刀。Κα λλος γγελος ξλθεν κ το ναο το ν τ οραν χων κα ατς δρπανον ξAnd another angel came out of the temple which is in heaven, he also having a sharp sickle.

如果說第16節的天使指向收割麥子,那麼第17與18節聚焦的第二把鐮刀,則主要指向是指向對稗子或惡人的審判。與第15節經文不同的是,那裡只說「殿中」,這裡強調是「天上的殿中」(τοῦ ναοῦ τοῦ ἐν τῷ οὐρανῷ)。這種行文上的變化,可能是為了強調這個事實:審判是從天上來的,絕對公義,無可推諉,無處可逃。另參啟示錄11:19,「當時神天上的殿開了,在他殿中現出他的約櫃。隨後有閃電,聲音,雷轟,地震,大雹」;啟示錄4:1-2,「1,此後,我觀看,見天上有門開了,我初次聽見好像吹號的聲音,對我說,你上到這裡來,我要將以後必成的事指示你。2我立刻被聖靈感動,見有一個寶座安置在天上,又有一位坐在寶座上」。特別是,那些坐在天上自以為神的「眾王」和一切自高之人,都將匍匐於真正天罰之下:「4那坐在天上的必發笑。主必嗤笑他們。5那時他要在怒中責備他們,在烈怒中驚嚇他們,6說,我已經立我的君在錫安我的聖山上了」(詩篇2:4-6)。

五、六天使(18-20)

18又有一位天使從祭壇中出來,是有權柄管火的,向拿著快鐮刀的大聲喊著說,伸出快鐮刀來收取地上葡萄樹的果子。因為葡萄熟透了。

19那天使就把鐮刀扔在地上,收取了地上的葡萄,丟在神忿怒的大酒搾中。20那酒搾踹在城外,就有血從酒搾裡流出來,高到馬的嚼環,遠有六百里。

啟示錄14章的相關概念,可以全部上溯到約珥書第3章,如錫安山、天地、耶和華的殿中、永遠;鐮刀、莊稼熟了、酒搾等:「9當在萬民中宣告說,要預備打仗。激動勇士。使一切戰士上前來。10要將犁頭打成刀劍,將鐮刀打成戈矛。軟弱的要說,我有勇力。11四圍的列國阿,你們要速速地來,一同聚集。耶和華阿,求你使你的大能者降臨。12萬民都當興起,上到約沙法谷。因為我必坐在那裡,審判四圍的列國。13開鐮吧。因為莊稼熟了。踐踏吧。因為酒搾滿了,酒池盈溢。他們的罪惡甚大。14許多許多的人在斷定谷。因為耶和華的日子臨近斷定谷。15日月昏暗,星宿無光。16耶和華必從錫安吼叫,從耶路撒冷發聲。天地就震動。耶和華卻要作他百姓的避難所,作以色列人的保障。17你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你們的神,且又住在錫安我的聖山。那時,耶路撒冷必成為聖,外邦人不再從其中經過。18到那日,大山要滴甜酒。小山要流奶子,猶大溪河都有水流。必有泉源從耶和華的殿中流出來,滋潤什亭谷。19埃及必然荒涼,以東變為淒涼的曠野,都因向猶大人所行的強暴,又因在本地流無辜人的血。20但猶大必存到永遠,耶路撒冷必存到萬代。21我未曾報復(或作洗除下同)流血的罪,現在我要報復。因為耶和華住在錫安」。特別注意鐮刀與酒搾的平行。

1、葡萄(18)

18又有一位天使從祭壇中出來,是有權柄管火的,向拿著快鐮刀的大聲喊著說,伸出快鐮刀來收取地上葡萄樹的果子。因為葡萄熟透了。Κα λλος γγελος ξλθεν κ το θυσιαστηρου χων ξουσαν π το πυρς κα φνησεν κραυγ μεγλ τ χοντι τ δρπανον τ ξ λγων, Πμψον σου τ δρπανον τ ξ κα τργησον τος βτρυας τς γς τι κμασαν α σταφυλα ατςAnd another angel came out from the altar, which had power over fire; and cried with a loud cry to him that had the sharp sickle, saying, Thrust in thy sharp sickle, and gather the clusters of the vine of the earth; for her grapes are fully ripe.

第六位天使「從祭壇(θυσιαστήριον)中出來」。一方面,壇可以提喻為聖所;另一方面,這個強調旨在呼應啟示錄5:9-10,「9揭開第五印的時候,我看見在祭壇(θυσιαστήριον)底下,有為神的道,並為作見證,被殺之人的靈魂。10大聲喊著說,聖潔真實的主阿,你不審判住在地上的人給我們伸流血的冤,要等到幾時呢」。換言之,他是來復仇的。所以這裡又強調:「是有權柄管火的(ἐπὶ τοῦ πυρός)」。另參啟示錄8:3-5,「3另有一位天使拿著金香爐,來站在祭壇旁邊。有許多香賜給他,要和眾聖徒的祈禱一同獻在寶座前的金壇上。4那香的煙,和眾聖徒的祈禱,從天使的手中一同升到神面前。5天使拿著香爐,盛滿了壇上的火,倒在地上。隨有雷轟,大聲,閃電,地震」;啟示錄9:13,「第六位天使吹號,我就聽見有聲音,從神面前金壇的四角出來」;啟示錄11:1,「有一根葦子賜給我,當作量度的杖。且有話說,起來,將神的殿,和祭壇,並在殿中禮拜的人,都量一量」;啟示錄16:7,「我又聽見祭壇中有聲音說,是的,主神,全能者阿,你的判斷義哉,誠哉」。這位天使才是「在上有權柄(ἐξουσία)的」。

他的呼喊與第四位天使交叉平行。無論救恩還是審判,最終權柄出於基督。而且現在我們也可以看見,升天復臨的基督,與父同享權柄:「但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連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獨父知道」(馬太福音24:36)。這節經文不再是難題,因為現在那日子父知道,子也怎樣知道。實際上約翰福音已經解決了這個問題:「4我在地上已經榮耀你,你所托付我的事,我已成全了。5父阿,現在求你使我同你享榮耀,就是未有世界以先,我同你所有的榮耀」(約翰福音17:4-5)。

不過這裡特別聚焦對葡萄的收取。以色列人及其所代表的人類,都可以視為是主的葡萄園。或者說,這地是葡萄園,人是葡萄樹。當葡萄樹不結果子甚至只結惡果,審判就臨到了。注意,在舊約中,田地和葡萄園常常並用;而大洪水後的新世界,正是從葡萄園開始(創世記9:20)。葡萄也常與酒相關——注意上文巴比倫大城的惡行:「叫萬民喝邪淫大怒之酒」。基督對葡萄的揀選和審判,已經在創世記49:11有了充分的預言:「猶大把小驢拴在葡萄樹上,把驢駒拴在美好的葡萄樹上。他在葡萄酒中洗了衣服,在葡萄汁中洗了袍褂」。而民數記22:24有特別的場景:「耶和華的使者就站在葡萄園的窄路上。這邊有牆,那邊也有牆」。但是神精心栽種的葡萄園,可能敗壞:申命記32:32,「他們的葡萄樹是所多瑪的葡萄樹,蛾摩拉田園所生的。他們的葡萄是毒葡萄,全掛都是苦的」。而拿伯東阿葡萄園被政治搶奪(列王記上21)。

雅歌中的葡萄園,以賽亞書第五章的葡萄園之歌,以西結書17章葡萄樹從埃及的辛苦移植,直到約翰福音15章葡萄樹的比喻,可以看見「傷心葡萄園」這個主題。何等心酸或憂傷痛苦:以賽亞書18:5,「收割之先,花開已謝,花也成了將熟的葡萄,他必用鐮刀削去嫩枝,又砍掉蔓延的枝條」;以賽亞書27:2-3,「2當那日有出酒的葡萄園。你們要指這園唱歌,說,3我耶和華是看守葡萄園的,我必時刻澆灌,晝夜看守,免得有人損害」;耶利米書2:21,「然而,我栽你是上等的葡萄樹,全然是真種子。你怎麼向我變為外邦葡萄樹的壞枝子呢」……必有一天,耶利米書25:30,「所以你要向他們預言這一切的話,攻擊他們,說,耶和華必從高天吼叫,從聖所發聲,向自己的羊群大聲吼叫。他要向地上一切的居民吶喊,像踹葡萄的一樣」;以西結書15:6,「所以,主耶和華如此說,眾樹以內的葡萄樹,我怎樣使它在火中當柴,也必照樣待耶路撒冷的居民」;以西結書19:10-12,「」的母親先前如葡萄樹,極其茂盛(原文作在你血中),栽於水旁。因為水多,就多結果子,滿生枝子。11生出堅固的枝幹,可作掌權者的杖。這枝幹高舉在茂密的枝中,而且它生長高大,枝子繁多,遠遠可見。12但這葡萄樹因忿怒被拔出摔在地上。東風吹乾其上的果子,堅固的枝幹折斷枯乾,被火燒燬了」。

實際上主耶穌多次多方講過葡萄園的比喻。馬太福音20:1,「因為天國好像家主,清早去僱人,進他的葡萄園作工」;馬太福音21:28,「又說,一個人有兩個兒子,他來對大兒子說,我兒,你今天到葡萄園裡去作工」;馬太福音21:33,「你們再聽一個比喻。有個家主,栽了一個葡萄園,周圍圈上籬笆,裡面挖了一個壓酒池,蓋了一座樓,租給園戶,就往外國去了」;馬太福音26:29,「但我告訴你們,從今以後,我不再喝這葡萄汁,直到我在我父的國裡,同你們喝新的那日子」。十字架現場,諸位,這是什麼意思呢:「28這事以後,耶穌知道各樣的事已經成了,為要使經上的話應驗,就說,我渴了。29有一個器皿盛滿了醋,放在那裡。他們就拿海絨蘸滿了醋,綁在牛膝草上,送到他口。30耶穌嘗(原文作受)了那醋,就說,成了。便低下頭,將靈魂交付神了」(約翰福音19:28-30)。

如果葡萄園提喻為田地,撒種的比喻就可以在啟示錄的語境中更為清晰的呈現在我們面前:「36當下耶穌離開眾人,進了房子。他的門徒進前來說,請把田間稗子的比喻,講給我們聽。37他回答說,那撒好種的,就是人子。38田地,就是世界。好種,就是天國之子。稗子,就是那惡者之子。39撒稗子的仇敵,就是魔鬼。收割的時候,就是世界的末了。收割的人,就是天使。40將稗子薅出來,用火焚燒。世界的末了,也要如此。41人子要差遣使者,把一切叫人跌倒的,和作惡的,從他國裡挑出來,42丟在火爐裡。在那裡必要哀哭切齒了。43那時義人在他們父的國裡,要發出光來,像太陽一樣。有耳可聽的,就應當聽」(馬太福音13:36-43)。

2、酒搾(19-20)

19那天使就把鐮刀扔在地上,收取了地上的葡萄,丟在神忿怒的大酒搾中。κα βαλεν γγελος τ δρπανον ατο ες τν γν κα τργησεν τν μπελον τς γς κα βαλεν ες τν ληνν το θυμο το θεο τν μγαλην;And the angel thrust in his sickle into the earth, and gathered the vine of the earth, and cast it into the great winepress of the wrath of God.

20那酒搾踹在城外,就有血從酒搾裡流出來,高到馬的嚼環,遠有六百里。κα πατθη ληνς ξω τς πλεως κα ξλθεν αμα κ τς ληνο χρι τν χαλινν τν ππων π σταδων χιλων ξακοσων;And the winepress was trodden without the city, and blood came out of the winepress, even unto the horse bridles, by the space of a thousand and six hundred furlongs.

酒搾:ληνός,在新約中出現了5次(馬太福音21:33;啟示錄14:19-20,19:15)。神憤怒的大酒搾:τὴν ληνὸν τοῦ θυμοῦ τοῦ θεοῦ τὴν μέγαλην,the great winepress of the wrath of God。另參14:10,「這人也必喝神大怒的酒,此酒斟在神忿怒的杯中純一不雜。他要在聖天使和羔羊面前,在火與硫磺之中受痛苦」——現在我們知道,「神大怒的酒」是如何製造出來的。

需要檢索一下酒搾這個概念。首先是啟示錄19:15,「有利劍從他口中出來,可以擊殺列國。他必用鐵杖轄管他們。(轄管原文作牧)並要踹全能神烈怒的酒搾」。其次,出埃及記22:29,「你要從你莊稼中的谷和酒搾中滴出來的酒拿來獻上,不可遲延。你要將頭生的兒子歸給我」;民數記18:27,「這舉祭要算為你們場上的谷,又如滿酒搾的酒」;民數記18:30,「所以你要對利未人說,你們從其中將至好的舉起,這就算為你們場上的糧,又如酒搾的酒」;申命記15:14,「要從你羊群,禾場,酒搾之中多多地給他。耶和華你的神怎樣賜福與你,你也要照樣給他」;申命記16:13,「你把禾場的谷,酒搾的酒收藏以後,就要守住棚節七日」;以賽亞書63:3,「我獨自踹酒搾。眾民中無一人與我同在。我發怒將他們踹下,發烈怒將他們踐踏。他們的血濺在我衣服上,並且污染了我一切的衣裳」;耶利米哀歌1:15,「主輕棄我中間的一切勇士,招聚多人(原文作大會)攻擊我,要壓碎我的少年人。主將猶大居民踹下,像在酒搾中一樣」……

可以將以賽亞書63章與啟示錄14章平行。如以賽亞書63:1-6,「1這從以東的波斯拉來,穿紅衣服,裝扮華美,能力廣大,大步行走的是誰呢?就是我,是憑公義說話,以大能施行拯救。2你的裝扮為何有紅色,你的衣服為何像踹酒搾的呢?3我獨自踹酒搾。眾民中無一人與我同在。我發怒將他們踹下,發烈怒將他們踐踏。他們的血濺在我衣服上,並且污染了我一切的衣裳。4因為報仇之日在我心中,救贖我民之年已經來到。5我仰望,見無人幫助。我詫異,沒有人扶持。所以我自己的膀臂為我施行拯救。我的烈怒將我扶持。6我發怒,踹下眾民,發烈怒,使他們沉醉,又將他們的血倒在地上」。

其次注意動詞「踹」:πατέω,to tread。這個動詞在新約中也出現5次。路加福音10:18-19,「18耶穌對他們說,我曾看見撒但從天上墜落,像閃電一樣。19我已經給你們權柄,可以踐踏蛇和蠍子,又勝過仇敵一切的能力,斷沒有什麼能害你們」;路加福音21:23-24,「23當那些日子,懷孕的和奶孩子的有禍了。因為將有大災難降在這地方,也有震怒臨到這百姓。24他們要倒在刀下,又被擄到各國去,耶路撒冷要被外邦人踐踏,直到外邦人的日期滿了」;啟示錄11:2,「只是殿外的院子,要留下不用量。因為這是給了外邦人的。他們要踐踏聖城四十二個月」;啟示錄19:13-16,「13他穿著濺了血的衣服。他的名稱為神之道。14在天上的眾軍,騎著白馬,穿著細麻衣,又白又潔,跟隨他。15有利劍從他口中出來,可以擊殺列國。他必用鐵杖轄管他們。(轄管原文作牧)並要踹全能神烈怒的酒搾。16在他衣服和大腿上,有名寫著說,萬王之王,萬主之主」。另參耶利米書51:33,「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如此說,巴比倫城(城原文作女子)好像踹谷的禾場。再過片時,收割她的時候就到了」。

那麼為何是城外(ἔξω τῆς πόλεως κ)呢?利未記14:40-45,「40就要吩咐人把那有災病的石頭挖出來,扔在城外不潔淨之處。41也要叫人刮房內的四圍,所刮掉的灰泥要倒在城外不潔淨之處……45他就要拆毀房子,把石頭,木頭,灰泥都搬到城外不潔淨之處」;歷代志下33:15,「併除掉外邦人的神像與耶和華殿中的偶像,又將他在耶和華殿的山上和耶路撒冷所築的各壇都拆毀拋在城外」。另參啟示錄21:27,「凡不潔淨的,並那行可憎與虛謊之事的,總不得進那城。只有名字寫在羔羊生命冊上的才得進去」;啟示錄22:14-1·5,「14那些洗淨自己衣服的有福了,可得權柄能到生命樹那裡,也能從門進城。15城外有那些犬類,行邪術的,淫亂的,殺人的,拜偶像的,並一切喜好說謊言編造虛謊的」。

雖然葡萄汁也稱為血(創世記49:11)。但同時,這血(αἷμα)是人的血。這是神的公義:「5流你們血,害你們命的,無論是獸,是人,我必討他的罪,就是向各人的弟兄也是如此。6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為神造人是照自己的形像造的」(創世記9:5-6)。這是血流成河的慘狀:「就有血從酒搾裡流出來,高到馬的嚼環,遠有六百里」。ἀπὸ σταδίων χιλίων ἑξακοσίων,by the space of a thousand and six hundred furlongs。計量單位στάδιον指a space or distance of about 600 feet (185 m)(另參路加福音24:13,約翰福音6:19,11:18;哥林多前書9:24;啟示錄21;16)。應該翻作一千個六百里(300公里,從推羅到埃及?)。實在說來,這不是基督製造的血案,這是罪人殺人流血的寫照;只是罪人怎樣流別人的血,最終就怎樣血被人流。罪人流人血有一種方式,被稱為猶大的血田(馬太福音27:8)。沒有神州,只有血田。

不僅如此,這血田工程是從酒搾開始的,客西馬尼的意思就是酒搾。Γεθσημανί,Gethsemane = 「an oil press」;Of Aramaic origin, cf גַּת  and שֶׁמֶן。世人不僅殺人如麻,說謊殺人,至於種族滅絕希律屠嬰;而且用詭計、買賣或出賣以及十字架這種國家刑法,殺害了神的兒子。注意客西馬尼中的所有平行信息:

「36耶穌同門徒來到一個地方,名叫客西馬尼,就對他們說,你們坐在這裡,等我到那邊去禱告。37於是帶著彼得,和西庇太的兩個兒子同去,就憂愁起來,極其難過。38便對他們說,我心裡甚是憂傷,幾乎要死。你們在這裡等候,和我一同儆醒。39他就稍往前走,俯伏在地禱告說,我父阿,倘若可行,求你叫這杯離開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40來到門徒那裡,見他們睡著了,就對彼得說,怎麼樣,你們不能同我儆醒片時嗎?41總要儆醒禱告,免得入了迷惑。你們心靈固然願意,肉體卻軟弱了。42第二次又去禱告說,我父阿,這杯若不能離開我,必要我喝,就願你的意旨成全。43又來見他們睡著了,因為他們的眼睛睏倦。44耶穌又離開他們去了。第三次禱告,說的話還是與先前一樣。45於是來到門徒那裡,對他們說,現在你們仍然睡覺安歇吧。(吧或作嗎)時候到了,人子被賣在罪人手裡了。46起來,我們走吧。看哪,賣我的人近了」(馬太福音26:36-46)。阿門。

任不寐,2021年3月13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