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示錄第二十七課:論哈米吉多頓(16:12-16)

奉聖父聖子聖靈的名,阿門。今天的證道經文是啟示錄16:12-16,

12第六位天使把碗倒在伯拉大河上,河水就干了,要給那從日出之地所來的眾王預備道路。

13我又看見三個污穢的靈,好像青蛙,從龍口獸口並假先知的口中出來。

14他們本是鬼魔的靈,施行奇事,出去到普天下眾王那裡,叫他們在神全能者的大日聚集爭戰。

15看哪,我來像賊一樣。那儆醒,看守衣服,免得赤身而行,叫人見他羞恥的,有福了。

16那三個鬼魔便叫眾王聚集在一處,希伯來話叫作哈米吉多頓。

感謝主。首先預祝弟姐妹復活節快樂。那傾倒在獸國之上的五碗,的確僅僅是「開胃菜」;第六碗和第七碗才是「正餐」。注意第六碗「哈米吉多頓」與第七碗「巴比倫大城」兩個主題的平行:巴比倫大淫婦是敵基督軍隊的策源地,也是哈米吉多頓的食物。我們將分兩個主日講完啟示錄16:12-21。另外注意第六碗和第六號之間的平行關係:

「13第六位天使吹號,我就聽見有聲音,從神面前金壇的四角出來,14吩咐那吹號的第六位天使,說,把那捆綁在伯拉大河的四個使者釋放了。15那四個使者就被釋放。他們原是預備好了,到某年某月某日某時,要殺人的三分之一。16馬軍有二萬萬。他們的數目我聽見了。17我在異象中看見那些馬和騎馬的,騎馬的胸前有甲如火,與紫瑪瑙,並硫磺。馬的頭好像獅子頭,有火,有煙,有硫磺,從馬的口中出來。18口中所出來的火,與煙,並硫磺,這三樣災殺了人的三分之一。19這馬的能力,是在口裡,和尾巴上。因這尾巴像蛇,並且有頭用以害人。20其餘未曾被這些災所殺的人,仍舊不悔改自己手所作的,還是去拜鬼魔,和那些不能看,不能聽,不能走,金,銀,銅,木,石,的偶像。21又不悔改他們那些兇殺,邪術,姦淫,偷竊的事」(啟示錄9:13-21)。

啟示錄16:12-16可按交叉結構分五個主題。其中第12節的伯拉大河與第16節的哈米吉多頓是兩個首尾呼應的地名;13與15是污靈與聖徒之間的對立;中間14節聚焦「神魔之戰」(注意3個「眾王」的交叉呼應)。正如約翰一書3:8所說,「犯罪的是屬魔鬼,因為魔鬼從起初就犯罪。神的兒子顯現出來,為要除滅魔鬼的作為」。阿門。

一、伯拉大河(12)

12第六位天使把碗倒在伯拉大河上,河水就干了,要給那從日出之地所來的眾王預備道路。Κα κτος γγελος ξχεεν τν φιλην ατο π τν ποταμν τν μγαν τν Εφρτην κα ξηρνθη τ δωρ ατο να τοιμασθ δς τν βασιλων τν π νατολν λου;And the sixth angel poured out his vial upon the great river Euphrates; and the water thereof was dried up, that the way of the kings of the east might be prepared.

教會必須面向末世儆醒守望,這必然意味著教會必須關切「政治時事」。這是主的話語「3耶穌在橄欖山上坐著,門徒暗暗地來說,請告訴我們,什麼時候有這些事?你降臨和世界的末了,有什麼預兆呢?4耶穌回答說,你們要謹慎,免得有人迷惑你們」(馬太福音24:3-4)。僅就啟示錄16:12而言,這預兆至少包括兩個方面:伯拉大河的乾涸與東方眾王的聯軍。似乎目前已經初現端倪。

1、河水乾涸

伯拉(פְּרָת,fruitfulnes)大河水干了。這是末世戰爭的標誌性事件。如何解釋這個異象,我們只能持開放的態度;但底線永遠是:以經解經。

這個事實首先平行以賽亞書11:14-16,「14他們要向西飛,撲在非利士人的肩頭上。(肩頭上或作西界)一同擄掠東方人,伸手按住以東和摩押。亞捫人也必順服他們。15耶和華必使埃及海汊枯乾。掄手用暴熱的風,使大河分為七條,令人過去不至濕腳。16為主余剩的百姓,就是從亞述剩下回來的,必有一條大道,如當日以色列從埃及地上來一樣」;以賽亞書41:2-3,「2誰從東方興起一人,憑公義召他來到腳前呢?耶和華將列國交給他,使他管轄君王,把他們如灰塵交與他的刀,如風吹的碎秸交與他的弓。3他追趕他們,走他所未走的道,坦然前行」;以賽亞書44:26-28,「26使我僕人的話語立定,我使者的謀算成就。論到耶路撒冷說,必有人居住。論到猶大的城邑說,必被建造。其中的荒場我也必興起。27對深淵說,你干了吧。我也要使你的江河乾涸。28論古列說,他是我的牧人,必成就我所喜悅的,必下令建造耶路撒冷,發命立穩聖殿的根基」(另參以賽亞書45:13-25,46:11-13)。

根據以賽亞書這些預言,伯拉大河乾涸,目的是讓東方眾王暢行無阻,以便使哈米吉多頓成為巴比倫大淫婦和東方眾王的葬身之地。另參啟示錄16:19,「那大城裂為三段,列國的城也都倒塌了。神也想起巴比倫大城來,要把那盛自己烈怒的酒杯遞給他」。啟示錄14:6-12已經預告了巴比倫的傾倒。當然,這場審判也針對拜偶像的以色列人。而藉著三星堆也能看見,「蜀國-中國」是貨真價實的巴比倫後裔,其中也能找到巴比倫戰狼的巢穴:「19巴比倫素來為列國的榮耀,為迦勒底人所矜誇的華美,必像神所傾覆的所多瑪蛾摩拉一樣。20其內必永無人煙,世世代代無人居住。亞拉伯人也不在那裡支搭帳棚。牧羊的人,也不使羊群臥在那裡。21只有曠野的走獸臥在那裡。咆哮的獸滿了房屋。鴕鳥住在那裡。野山羊在那裡跳舞。22豺狼必在他宮中呼號。野狗必在他華美殿內吼叫。巴比倫受罰的時候臨近,他的日子,必不長久」(以賽亞書13:19-22)。

這場旨在毀滅巴比倫及一切與之淫亂之人的世界大戰,也是先知耶利米的預言,注意其中「河干」這個概念:耶利米書50:38:「35耶和華說,有刀劍臨到迦勒底人和巴比倫的居民,並她的首領與智慧人。36有刀劍臨到矜誇的人,他們就成為愚昧。有刀劍臨到她的勇士,他們就驚惶。37有刀劍臨到她的馬匹,車輛,和其中雜族的人民。他們必像婦女一樣。有刀劍臨到她的寶物,就被搶奪。38有乾旱臨到她的眾水,就必乾涸。因為這是有雕刻偶像之地,人因偶像而顛狂。39所以曠野的走獸和豺狼必住在那裡,鴕鳥也住在其中,永無人煙,世世代代無人居住。40耶和華說,必無人住在那裡,也無人在其中寄居,要像我傾覆所多瑪,蛾摩拉,和鄰近的城邑一樣。41看哪,有一種民從北方而來,並有一大國和許多君王被激動,從地極來到。42他們拿弓和槍,性情殘忍,不施憐憫。他們的聲音像海浪匍匐。巴比倫城(城原文作女子)阿,他們騎馬,都擺隊伍如上戰場的人,要攻擊你。43巴比倫王聽見他們的風聲,手就發軟,痛苦將他抓住,疼痛彷彿產難的婦人。44仇敵必像獅子從約旦河邊的叢林上來,攻擊堅固的居所。轉眼之間,我要使他們逃跑,離開這地。誰蒙揀選,我就派誰治理這地。誰能比我呢?誰能給我定規日期呢?有何牧人能在我面前站立得住呢?45你們要聽耶和華攻擊巴比倫所說的謀略和他攻擊迦勒底人之地所定的旨意。仇敵定要將他們群眾微弱的拉去,定要使他們的居所荒涼。46因巴比倫被取的聲音,地就震動,人在列邦都聽見呼喊的聲音」。另參耶利米書51:33-37,「33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如此說,巴比倫城(城原文作女子)好像踹谷的禾場。再過片時,收割她的時候就到了。34以色列人說,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吞滅我,壓碎我,使我成為空虛的器皿。他像大魚將我吞下,用我的美物充滿他的肚腹,又將我趕出去。35錫安的居民要說,巴比倫以強暴待我,損害我的身體,願這罪歸給她。耶路撒冷人要說,願流我們血的罪歸到迦勒底的居民。36所以,耶和華如此說,我必為你伸冤,為你報仇。我必使巴比倫的海枯竭,使她的泉源乾涸。37巴比倫必成為亂堆,為野狗的住處,令人驚駭,嗤笑,並且無人居住」(可以讀到第45節)。

但根據撒加利亞書10:8-12的預言,這個「巴比倫大淫婦」可以指向任何敵基督的厲害國,「8我要發嘶聲,聚集他們。因我已經救贖他們。他們的人數必加增,如從前加增一樣。9我雖然(或作必)播散他們在列國中,他們必在遠方記念我。他們與兒女都必存活,且得歸回。10我必再領他們出埃及地,招聚他們出亞述,領他們到基列和利巴嫩,這地尚且不夠他們居住。11耶和華必經過苦海,擊打海浪,使尼羅河的深處都枯乾。亞述的驕傲必至卑微。埃及的權柄必然滅沒。12我必使他們倚靠我,得以堅固。一舉一動必奉我的名。這是耶和華說的」。我們還可補充下面四個事實:

第一、字面的意義,就是幼發拉底河的水干了,這是人類遭遇了天罰,以伯拉大河代表的地球水資源徹底枯竭(創世記2:14)。而水資源枯竭之日,就是末世戰爭開始之時。眾水(ὕδωρ)這個概念,在啟示錄中也指眾民(17:15)。干:ξηραίνω(馬太福音13:6,21:19-20;馬可福音3:1,5:29,9:18;約翰福音15:6等)。水干也同時意味著人類精神資源因遠離基督必然枯竭和死滅,如同鬼附,形同鬼魅。或者窮的只剩下錢了,但已經圖窮末路(雅各書1:11,彼得前書1:24)。

第二、伯拉大河是兩種信仰的分界線,是「亞伯拉罕的上帝之國」,與他拉的別神雜族之間的分界線——人類樸普世價值、多元文化、命運共同體等等蛇言廢棄了猶太-基督信仰的邊界,末世戰爭就開始了(民數記22:5;約書亞記24:2-3,14-15;耶利米書13:4-7,46:2-10,51:63;列王紀下14:15;詩篇72:4,80:10)。

第三、伯拉大河一直是雅各或以色列或應許之地與亞伯拉罕、閃族甚至挪亞其他部族的分界線;這涉及以色列自己失信之罪(創世記15:18,31:21,36:31;出埃及記23:37;申命記1:7,11:24;約書亞記1:4;撒母耳記下8:3,10:16;列王紀上4:21-24;列王紀下23:29,24:7;歷代志上1:48,5:9,18:3,19:16;歷代志下9:26,35:20;以斯拉記4:10;尼希米記2:7;以賽亞書7:20,8:7,11:15,27:12;耶利米書2:18;彌迦書7:12;撒加利亞書9:10)。伯拉大河干了,也可能意味著在中東和中亞實現了某種程度的和平(界限消失)。伯拉大河指向兩河流域的文明,也是人類文明的搖籃。在那裡至少誕生過巴比倫帝國、亞述帝國、波斯帝國;他們都曾經是以色列的仇敵。

第四、就現代社會而言,伯拉大河仍然是文明的發動機,我是指石油資源。但這種「水」干了,以爭奪資源為目標的末世戰爭必然爆發。值得一提的是,「干了」這個概念也出現在啟示錄14:15,「又有一位天使從殿中出來,向那坐在雲上的大聲喊著說,伸出你的鐮刀來收割。因為收割的時候已經到了,地上的莊稼已經熟透了(ξηραίνω)」。

2、東方眾王

末世大戰的第二個異象是東方眾王聯軍的形成。這應該與伯拉大河乾涸有因果關係。可以想像新疆事件——綠教世界的某種乾涸——怎樣完成了以色列與中東國家的和平以及西方的聯盟;同時,反過來進一步導致了東方眾王的聯盟。無論如何,敵我陣營最終是按伯拉大河分界的,或按意識形態或信仰劃分或集結的。東方眾王基本上都是「面向東方拜日頭」的邪教帝國或偶像帝國。這些「紅太陽」有一天會完成聯合。這的確是「日出之地」的聯軍。這種聯合也可能與此相關:「第四位天使把碗倒在日頭上,叫日頭能用火烤人」(啟示錄16:8)。近年來東方眾王的聯盟正在形成執照。最近的16國邪惡軸心已現雛形。在某種意義上,這都是毒蛇的種類和可憎的爬蟲,這是三星堆與二里溝之間的淫合。他們都只是「信仰」蛇的三重試探:好作食物(利)、悅人的眼目(名)、能使人有智慧(權);東方眾王的國度完全與基督之國的三個原則或善無關,並且敵基督:公義、憐憫和謙卑;或公義、和平與聖靈中的喜樂(彌迦書6:8;羅馬書14:17;馬太福音23:23;使徒行傳24:25;啟示錄15:3,16:7等)。

複習一下東方和日出之地這些概念:創世記2:8,「耶和華神在東方(面向東方?)的伊甸立了一個園子,把所造的人安置在那裡」;創世記3:24,「於是把他趕出去了。又在伊甸園的東邊安設基路伯和四面轉動發火焰的劍,要把守生命樹的道路」;創世記4:16,「於是該隱離開耶和華的面,去住在伊甸東邊挪得之地」;創世記11:2,「他們往東邊遷移的時候,在示拿地遇見一片平原,就住在那裡」……這個罪人向東不斷沉陷的歷史,知道創世記11:25-12:7才開始逆轉——亞伯拉罕西行。創世記29:1,「雅各起行,到了東方人之地」——這可以視為向東方救贖的開端。

但東方是剛硬的東方,是敵基督的東方。另參以賽亞書2:6,「耶和華,你離棄了你百姓雅各家,是因他們充滿了東方的風俗,作觀兆的,像非利士人一樣,並與外邦人擊掌」;以西結書8:16,「他又領我到耶和華殿的內院。誰知,在耶和華的殿門口,廊子和祭壇中間,約有二十五個人背向耶和華的殿,面向東方拜日頭」;士師記6:3,「以色列人每逢撒種之後,米甸人,亞瑪力人,和東方人都上來攻打他們」(另參士師記6:33,7:12,8:10);列王記上4:30,「所羅門的智慧超過東方人和埃及人的一切智慧」;約伯記1:3,「他的家產有七千羊,三千駱駝,五百對牛,五百母驢,並有許多僕婢。這人在東方人中就為至大」。這是對東方的審判:以賽亞書11:14,「他們要向西飛,撲在非利士人的肩頭上。(肩頭上或作西界)一同擄掠東方人,伸手按住以東和摩押。亞捫人也必順服他們」;耶利米書49:28,「論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所攻打的基達和夏瑣的諸國。耶和華如此說,迦勒底人哪,起來上基達去,毀滅東方人」。

神也曾使用東方人管教以色列人和罪人:以西結書25:4,「所以我必將你的地交給東方人為業。他們必在你的地上安營居住,吃你的果子,喝你的奶」;以西結書25:10,「好使東方人來攻擊亞捫人。我必將亞捫人之地交給他們為業,使亞捫人在列國中不再被記念」。這是一個新的起點:「當希律王的時候,耶穌生在猶太的伯利恆。有幾個博士從東方來到耶路撒冷」(馬太福音2:1)。

面對東方,這是一種特別的軍事安排:「在東邊,向日出之地,照著軍隊安營的是猶大營的纛。有亞米拿達的兒子拿順作猶大人的首領」(民數記2:3)。邊境危機,猶大安在?!但是,當日頭照國東方的歹人、而那裡的日頭自以為日頭的時候,末世戰爭的懲罰就臨到了。這一切也在神的計劃之中。預備:ἑτοιμάζω,to make ready, prepare;to make the necessary preparations, get everything ready(馬太福音3:3等)。這也意味著,東方聯軍需要一個過程。βασιλεύς在這裡用作複數:τῶν βασιλέων;The kings——這是雞湯教要順服的眾王。日出之地:ἀνατολή,a rising (of the sun and stars);the east (the direction of the sun』s rising)。這個名詞在新約中出現了10次,多直接翻譯為東方;僅在馬太福音中就出現了5次(馬太福音2:1-2,2:9,8:11,24:17;另參路加福音1:78,13:29;啟示錄7:2,21:13)。這是神跡:「1當希律王的時候,耶穌生在猶太的伯利恆。有幾個博士從東方來到耶路撒冷,說,2那生下來作猶太人之王的在哪裡?我們在東方看見他的星,特來拜他」(馬太福音2:1-2)。

二、三個污穢的靈(13)

13我又看見三個污穢的靈,好像青蛙,從龍口獸口並假先知的口中出來。Κα εδον κ το στματος το δρκοντος κα κ το στματος το θηρου κα κ το στματος το ψευδοπροφτου πνεματα τρα κθαρτα μοα βατρχοιςAnd I saw three unclean spirits like frogs come out of the mouth of the dragon, and out of the mouth of the beast, and out of the mouth of the false prophet.

「輿論先行」——東方眾王聯軍必有「大外宣」。再沒有青蛙或癩蛤蟆更形象地形容「五毛軟實力」了:「新華社要把地球管起來」。請聽:「41凡地上的爬物是可憎的,都不可吃。42凡用肚子行走的和用四足行走的,或是有許多足的,就是一切爬在地上的,你們都不可吃,因為是可憎的。43你們不可因什麼爬物使自己成為可憎的,也不可因這些使自己不潔淨,以致染了污穢。44我是耶和華你們的神,所以你們要成為聖潔,因為我是聖潔的。你們也不可在地上的爬物污穢自己。45我是把你們從埃及地領出來的耶和華,要作你們的神,所以你們要聖潔,因為我是聖潔的」(利未記11:41-45)。

1、污鬼

三個污穢的靈:πνεύματα τρία ἀκάθαρτα,three unclean spirits。污穢的靈或不潔的靈,在福音書中直譯為污鬼:「耶穌叫了十二個門徒來,給他們權柄,能趕逐污鬼,並醫治各樣的病症」(馬太福音10:1;另參馬太福音12:43;馬可福音1:23,1:26-27,3:1,3:30,5:2,5:8,5:13,6:7,7:25,9:25;路加福音4:33,4:36,6:18,8:29,9:42,11:24;另參使徒行傳5:16,8:7)。但願直到今天,靈恩派和雞湯教們真的能明白,何為「醫病趕鬼」。口:στόμα,宣傳。指向他們宣示的教義或信仰或意識形態或「宇宙真理」。這三大污穢的靈,有人會這樣應用:東方眾王有三大領袖,比如,中俄伊;或者三大意識形態:東正教、共產教或龍蛇教、綠巨人。不僅如此,平行第六碗:三個污穢的靈支配和四個使者,倒也應景。

換言之,越來越多的傳道人這樣領受:所謂三個污穢的靈,分別指向龍(δράκων,中國龍?)、獸(θηρίον,北極熊?)和假先知(ψευδοπροφήτης,「最大的先知」、「最後的先知」?)。這是我的立場:暫備一說,繼續觀察。

這三個概念在這裡都是單數專有名詞,我們重點說說假先知。ψευδοπροφήτης是一個合成詞:ψευδής  and προφήτης;這個合成詞在新約中出現了11次。首先他們是戰狼,眾善的仇敵(馬太福音7:15,使徒行傳13:6);其次他們自以為神,肉身成道(馬太福音24:11,約翰一書4:1);再次他們以神跡奇事迷惑天下(馬太福音24:24;馬可福音13:22;啟示錄19:20)。最後,他們欺哄人但也被人欺哄(路加福音6:26;彼得後書2:1)。這是魔鬼(龍)、獸和假先知的終局:「那迷惑他們的魔鬼,被扔在硫磺的火湖裡,就是獸和假先知所在的地方。他們必晝夜受痛苦,直到永永遠遠」(啟示錄20:10)。形容詞ψευδής的基本含義是:lying, deceitful, false(使徒行傳6:13,啟示錄2:2,21:8)。這是政治,更是神學。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不足與謀。

2、青蛙

沒有戰狼,只有癩蛤蟆,毒蟲和骯髒的爬物。這是末世的蛙災。撲向的不僅僅是法老的宮殿,而是撲向全世界,撲向「基督教文明」。βάτραχος,a frog;這個名詞在新約中只出現這一次。黃帝很可能就是一直癩蛤蟆,但一直想吃天鵝肉上躥下跳了五千年。想像一下這些青蛙竟然是從「口」裡出來的,真是噁心。如果你不能明白這有多噁心,你去去看從楊潔篪、王毅、華春瑩、趙立堅口中出來的那些話,特別是「重要講話」。按人的常識,癩蛤蟆至少三大特點:兩棲、大嘴、大腹。它是假貨騙子、牛皮大王和徹底以食為天的吃貨。他們聚集的一切目的和用來恬不知恥宣傳的所有道理,就是吃吃吃。悶聲發大財吃飽了撐的,所以不吃那一套。複習一下埃及蛙災的來龍去脈及其結果:

「1耶和華吩咐摩西說,你進去見法老,對他說,耶和華這樣說,容我的百姓去,好事奉我。2你若不肯容他們去,我必使青蛙糟蹋你的四境。3河裡要滋生青蛙,這青蛙要上來進你的宮殿和你的臥房,上你的床榻,進你臣僕的房屋,上你百姓的身上,進你的爐灶和你的摶面盆,4又要上你和你百姓並你眾臣僕的身上。5耶和華曉諭摩西說,你對亞倫說,把你的杖伸在江,河,池以上,使青蛙到埃及地上來。6亞倫便伸杖在埃及的諸水以上,青蛙就上來,遮滿了埃及地。7行法術的也用他們的邪術照樣而行,叫青蛙上了埃及地。8法老召了摩西,亞倫來,說,請你們求耶和華使這青蛙離開我和我的民,我就容百姓去祭祀耶和華。9摩西對法老說,任憑你吧,我要何時為你和你的臣僕並你的百姓祈求,除滅青蛙離開你和你的宮殿只留在河裡呢?10他說,明天。摩西說,可以照你的話吧,好叫你知道沒有像耶和華我們神的。11青蛙要離開你和你的宮殿,並你的臣僕與你的百姓,只留在河裡。12於是摩西,亞倫離開法老出去。摩西為擾害法老的青蛙呼求耶和華。13耶和華就照摩西的話行。凡在房裡,院中,田間的青蛙都死了。14眾人把青蛙聚攏成堆,遍地就都腥臭。15但法老見災禍鬆緩,就硬著心,不肯聽他們,正如耶和華所說的」(出埃及記8:1-15)。

會有人相信癩蛤蟆嗎?就是真的相信那個自吹自擂的宣傳?有。這是「基督教文明」活該贏得的懲罰。「45他叫蒼蠅成群,落在他們當中,嘬盡他們。又叫青蛙滅了他們。46把他們的土產交給螞蚱,把他們辛苦得來的交給蝗蟲」(詩篇78:45-46);「28他命黑暗,就有黑暗。沒有違背他話的。29他叫埃及的水變為血,叫他們的魚死了。30在他們的地上,以及王宮的內室,青蛙多多滋生。31他說一聲,蒼蠅就成群而來,並有虱子進入他們四境。32他給他們降下冰雹為雨,在他們的地上降下火焰。33他也擊打他們的葡萄樹和無花果樹,毀壞他們境內的樹木。」(詩篇105:30)。美國和西方正在埃及化,至少從奧巴馬開始,這是一個趨勢。而在東方,有江一代,青蛙就作了王。

三、全能者的大日(14)

14他們本是鬼魔的靈,施行奇事,出去到普天下眾王那裡,叫他們在神全能者的大日聚集爭戰。εσν γρ πνεματα δαιμνων ποιοντα σημεα κπορεεσθαι π τος βασιλες τς γς κα τς οκουμνης λης συναγαγεν ατος ες πλεμον τς μρας κενης τς μεγλης το θεο το παντοκρτοροςFor they are the spirits of devils, working miracles, which go forth unto the kings of the earth and of the whole world, to gather them to the battle of that great day of God Almighty.

軍隊和輿論都準備好了,戰爭不可避免。末世戰爭是雙重的世界大戰。一方面,全世界(普天下眾王)都參與進來了,甚至不再有中立國。而這個事實也再一次提醒雞湯教,你們所謂的遠離政治是什麼邪教。另一方面,這場戰爭更是屬靈戰爭,是魔鬼的靈,對神全能者發動的「總攻」——當然,總攻也是他們的末日。換言之,末世大戰是一場立體戰爭:平面上全球大戰(政治);縱向上神魔大戰(神學)。事實上,這兩方面從來交織在一起,試圖將之分割出來的任何雞湯教徒,的確非蠢既壞。實際上這一幕完全平行了創世記14章。一方面是世界大戰,四王五王之戰。非政治的雞湯教,你們為什麼不去責備聖經竟然用更多的篇幅記載或講論這「政治新聞」呢?另一方面,是亞伯蘭帥軍攻擊東方眾王的聯軍並責備所多瑪王——這是天國對「蜀國」的勝利。

1、鬼魔的靈

政治眾王僅僅是政治嗎?這裡直接告訴我們他們出於魔鬼(以弗所書6:12,哥林多前書10:4-6,2:14)。何為污穢之靈?第一、所謂污鬼或污穢的靈,就是魔鬼的靈;而魔鬼是世界的王。δαίμων,a god, a goddess。這個名詞在新約中出現了5次。馬太福音8:31,「鬼就央求耶穌說,若把我們趕出去,就打發我們進入豬群吧」(另參馬可福音5:12,路加福音8:29)。於是就三星堆可愛的小豬且紅山文化玉豬龍了。龍豬合幣,這是鬼魔的基本印記。「我名叫群」。格拉森豬群是認識魔鬼的最好課堂。另參啟示錄18:2,「他大聲喊著說,巴比倫大城傾倒了,傾倒了,成了鬼魔的住處,和各樣污穢之靈的巢穴(或作牢獄下同),並各樣污穢可憎之雀鳥的巢穴」。

第二、他們專門侍奉神跡奇事,並以此迷惑天下,特別是世界眾王——你看非洲酋長和中東王子們都驚呆了,呆若癩蛤蟆。ποιοῦντα σημεῖα ἐκπορεύεσθαι ἐπὶ τοὺς βασιλεῖς τῆς γῆς,working miracles, which go forth unto the kings of the earth。σημεῖον就是靈恩派執迷的神跡奇事——被騙活該。中國模式是一個神跡奇事。這是這個概念在新約中第一次出現的地方,注意誰求神跡,他們如何出於污鬼;耶穌怎樣針對他們:「38當時有幾個文士和法利賽人,對耶穌說,夫子,我們願意你顯個神跡給我們看。39耶穌回答說,一個邪惡淫亂的世代求看神跡。除了先知約拿的神跡以外,再沒有神跡給他們看。40約拿三日三夜在大魚肚腹中,人子也要這樣三日三夜在地裡頭。41當審判的時候,尼尼微人,要起來定這世代的罪,因為尼尼微人聽了約拿所傳的,就悔改了。看哪,在這裡有一人比約拿更大。42當審判的時候,南方的女王,要起來定這世代的罪,因為她從地極而來,要聽所羅門的智慧話。看哪,在這裡有一人比所羅門更大。43污鬼離了人身,就在無水之地,過來過去,尋求安歇之處,卻尋不著。44於是說,我要回到我所出來的屋裡去。到了,就看見裡面空閒,打掃乾淨,修飾好了。45便去另帶了七個比自己更惡的鬼來,都進去住在那裡。那人末後的景況,比先前更不好了。這邪惡的世代,也要如此」(馬太福音12;38-45)。在邪惡淫亂的世代不關切聖潔和公義,卻求神跡奇事服侍自己的邪惡淫亂,這不是靈恩派和雞湯教的本質嗎?

第三、他們最終的目的是集結世界眾王向「基督教文明」開戰;當然也彼此相殺,或者先彼此相殺。但是主要是與基督和基督的教會政治爭戰:啟示錄17:14,「他們與羔羊爭戰,羔羊必勝過他們,因為羔羊是萬主之主,萬王之王。同著羔羊的,就是蒙召被選有忠心的,也必得勝」;啟示錄19:19,「我看見那獸,和地上的君王,並他們的眾軍,都聚集,要與騎白馬的並他的軍兵爭戰」;啟示錄20:6-9,「6在頭一次復活有分的,有福了,聖潔了。第二次的死在他們身上沒有權柄。他們必作神和基督的祭司,並要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7那一千年完了,撒但必從監牢裡被釋放,8出來要迷惑地上四方的列國,(方原文作角)就是歌革和瑪各,叫他們聚集爭戰。他們的人數多如海沙。9他們上來遍滿了全地,圍住聖徒的營,與蒙愛的城。就有火從天降下,燒滅了他們」。啟示錄11:7,「他們作完見證的時候,那從無底坑裡上來的獸,必與他們交戰,並且得勝,把他們殺了」。

需要強調的是,東方眾王最後是普天下眾王。為什麼要「萬眾一心」地攻擊基督和教會呢?最終還是因為對「奇事」的迷信。一方面,他們的神跡奇事就是創世記3:6的三大信仰;有太多的「亞裔」為此「信」了基督教(信基督就是為了得到那三項好處,而且必須不花錢就吃魚)。但另一方面,基督和真正的教會將這三大信仰或普世價值視為魔鬼的試探並將之放在審判之下,並轉向愛、聖潔、公義與永生。希律和彼拉多為此成了朋友,於是東方眾王和世界眾王聯合起來了。見微知著:共同反對講道台的「政治信息」,加爾文主義者、靈恩派、生命神學和一切雞湯教,握手言和——「革命不分早晚」。

2、世界眾王

這裡對雞湯教順服的眾王有兩個平行的定義。第一是地上的眾王,或按啟示錄的成語,就是住在地上的人及其王。τοὺς βασιλεῖς τῆς γῆ,the kings of the earth。第二是普天下眾王:τῆς οἰκουμένης ὅλης,the whole world。世界都姓趙了,全世界都是他們的;他們把地球管起來了。初心在此:「他們說,來吧,我們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頂通天,為要傳揚我們的名,免得我們分散在全地上」(創世記11:4)。這是真正的名教——名欲最終會壓到利慾,成為捆綁靈魂的邪教。而這地上眾王和世界眾王,都是敵基督的眾王:「世上的君王一齊起來,臣宰一同商議,要敵擋耶和華,並他的受膏者」(詩篇2:2)。歸根結底,魔鬼是世界的王(約翰福音12:31,14:30,16:11)。這魔鬼到底實施了怎樣的神跡,將聯合國及全人類歸入自己的錢下呢:

「3那試探人的進前來對他說,你若是神的兒子,可以吩咐這些石頭變成食物。4耶穌卻回答說,經上記著說,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5魔鬼就帶他進了聖城,叫他站在殿頂上,(頂原文作翅)6對他說,你若是神的兒子,可以跳下去。因為經上記著說,主要為你吩咐他的使者,用手托著你,免得你的腳碰在石頭上。7耶穌對他說,經上又記著說,不可試探主你的神。8魔鬼又帶他上了一座最高的山,將世上的萬國,與萬國的榮華,都指給他看,9對他說,你若俯伏拜我,我就把這一切都賜給你。10耶穌說,撒但退去吧。(撒但就是抵擋的意思,乃魔鬼的別名)因為經上記著說,當拜主你的神,單要事奉他。」(馬太福音4:3-10)——當我們說主流基督教與邪教黨一樣是撒但一會,有什麼不對嗎?謀食神跡、肉身成道表演和順(拜)服掌權者!

3、那個日子

但是,這場世界大戰仍在神的計劃之內,只能發生在「神全能者的大日」。這個句子可以有兩種解釋:τῆς ἡμέρας ἐκείνης τῆς μεγάλης τοῦ θεοῦ τοῦ παντοκράτορος;第一、「在神全能者的大日」聚集爭戰;第二、「向神全能者的大日」聚集爭戰。全能者神(τοῦ θεοῦ τοῦ παντοκράτορος)這個概念應該是與世上眾王對立的,祂才是真正的掌權者;παντοκράτορος的用法參見哥林多後書6:18;啟示錄1:8,4:8,11:17,15:13,16:7,19:6,19:15,21:22。何為大日?τῆς ἡμέρας ἐκείνης τῆς μεγάλης。首先是「那日子」(τῆς ἡμέρας ἐκείνης;約伯記24:1;耶利米書33:15-16,50:4,50:20;馬太福音24:22,24:36,25:13,26:29;路加福音21:34-35;哥林多前書3:13;帖撒羅尼迦前書5:4;帖撒羅尼迦後書1:10,2:3;希伯來書10:25)。然後是「大日」(τῆς μεγάλης)。這些概念可以平行如下經文:

約珥書2:11 ,「耶和華在他軍旅前發聲。他的隊伍甚大。成就他命的,是強盛者。因為耶和華的日子大而可畏。誰能當得起呢」;約珥書2:28-32,「28以後,我要將我的靈澆灌凡有血氣的。你們的兒女要說預言。你們的老年人要作異夢。少年人要見異象。29在那些日子,我要將我的靈澆灌我的僕人和使女。30在天上地下,我要顯出奇事,有血有火,有煙柱。31日頭要變為黑暗,月亮要變為血,這都在耶和華大而可畏的日子未到以前。32到那時候,凡求告耶和華名的就必得救。因為照耶和華所說的,在錫安山耶路撒冷必有逃脫的人,在剩下的人中必有耶和華所召的」。

特別注意撒加利亞12-14章所有的「那日」。另參何西阿書1:11,「猶大人和以色列人,必一同聚集,為自己立一個首領,從這地上去(或作從被擄之地上來),因為耶斯列的日子必為大日」;西番雅書1:14,「耶和華的大日臨近,臨近而且甚快,乃是耶和華日子的風聲。勇士必痛痛的哭號」;約翰福音19:31,「猶太人因這日是預備日,又因那安息日是個大日,就求彼拉多叫人打斷他們的腿,把他們拿去,免得屍首當安息日留在十字架上」;猶大書1:6,「又有不守本位,離開自己住處的天使,主用鎖鏈把他們永遠拘留在黑暗裡,等候大日的審判」;啟示錄6:17,「因為他們忿怒的大日到了,誰能站得住呢」。

因此這個大日可以有兩個含義。第一、眾王攻擊基督因而被神的大怒全殲的日子;就是上文定義的「那日子」。第二,指向安息日,並提喻為教會。這是平行的信息:「龍向婦人發怒,去與她其餘的兒女爭戰,這兒女就是那守神誡命,為耶穌作見證的。那時龍就站在海邊的沙上」(啟示錄12:17)。這場大日戰爭的本質,還可以參見以弗所書6:10-24等。基督徒必須預備經歷那日的大戰。而且要知道戰爭的終局,這是第六印所預告的:「15地上的君王,臣宰,將軍,富戶,壯士,和一切為奴的,自主的,都藏在山洞,和岩石穴裡。16向山和岩石說,倒在我們身上吧,把我們藏起來,躲避坐寶座者的面目,和羔羊的忿怒。17因為他們忿怒的大日到了,誰能站得住呢」(啟示錄6:15-17)。這不也是對666的完勝嗎——所有執著在第六天作王的畜類都將在第七日被毀滅。

四、我來像賊一樣(15)

15看哪,我來像賊一樣。那儆醒,看守衣服,免得赤身而行,叫人見他羞恥的,有福了。δο, ρχομαι ς κλπτης μακριος γρηγορν κα τηρν τ μτια ατο να μ γυμνς περιπατ κα βλπωσιν τν σχημοσνην ατοBehold, I come as a thief. Blessed is he that watcheth, and keepeth his garments, lest he walk naked, and they see his shame.

東方眾王已經令人驚駭,當普天下眾王都起來敵基督的時候,基督徒會害怕嗎?會。這時候必有這些現象:俄珥巴走了,少年土財主憂憂愁愁地走了,馬可裸奔了,彼得三次否認主……「65耶穌又說,所以我對你們說過,若不是蒙我父的恩賜,沒有人能到我這裡來。66從此他門徒中多有退去的,不再和他同行。67耶穌就對那十二個門徒說,你們也要去嗎?68西門彼得回答說,主阿,你有永生之道,我們還歸從誰呢?69我們已經信了,又知道你是神的聖者。70耶穌說,我不是揀選了你們十二個門徒嗎?但你們中間有一個是魔鬼。71耶穌這話是指著加略人西門的兒子猶大說的。他本是十二個門徒裡的一個,後來要賣耶穌的」(約翰福音6:65-71)。但是,親愛的弟兄姐妹,至暗時刻就是主歸來的黎明時刻。祂要回來了,先別寬衣。「耶穌又對他們說,我實在告訴你們,站在這裡的,有人在沒嘗死味以前,必要看見神的國大有能力臨到」(馬可福音9:1)。

1、像賊一樣

歲月靜好的日子會結束的,末世這場戰爭是一定要來的,因為人類邪惡。他們不能也不配永遠住在和平之中。因此聖靈囑咐兒女全力預備經歷這種風和海。這種預備包括兩個基本方面。儆醒與看守。這兩方面是密切關聯的。

第一就是儆醒,時刻預備著。儆醒:γρηγορέω,to watch;metaph. give strict attention to, be cautious, active。如馬太福音24:42,「所以你們要儆醒,因為不知道你們的主是哪一天來到」;馬太福音26:40-41,「40來到門徒那裡,見他們睡著了,就對彼得說,怎麼樣,你們不能同我儆醒片時嗎?41總要儆醒禱告,免得入了迷惑。你們心靈固然願意,肉體卻軟弱了」。一方面自己儆醒;另一方面奉差遣作以色列家的守望者。這至少沒意味著教會比爾需密切關注「政治時事」;否則你一定是瞎眼的。為何必須儆醒呢?因為「看哪,我來像賊一樣」。這個比喻有雙重含義:一方面,論及出其不意和不可逆料——占卜無效。另一方面,這是對所有賊或盜賊的刑罰和報復。盜賊成為強國興起的主要「神跡奇事」,就是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地「野蠻地剽竊」;這也應該意味著,他們這些盜賊遭報應的日子也就近了。名詞κλέπτης在新約中出現了16次,可以平行上述兩方面的道理。需要檢索這些經文:

馬太福音6:19-20,「19不要為自己積攢財寶在地上,地上有蟲子咬,能銹壞,也有賊挖窟窿來偷。20只要積攢財寶在天上,天上沒有蟲子咬,不能銹壞,也沒有賊挖窟窿來偷」;馬太福音24:42-44,「42所以你們要儆醒,因為不知道你們的主是哪一天來到。43家主若知道幾更天有賊來,就必儆醒,不容人挖透房屋。這是你們所知道的。44所以你們也要預備。因為你們想不到的時候,人子就來了」;約翰福音10:10,「10盜賊來,無非要偷竊,殺害,毀壞。我來了,是要叫羊(或作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約翰福音12:6,「他說這話,並不是掛念窮人,乃因他是個賊,又帶著錢囊,常取其中所存的」;哥林多前書6:9-10,「9你們豈不知不義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國嗎?不要自欺。無論是淫亂的,拜偶像的,姦淫的,作孌童的,親男色的,10偷竊的,貪婪的,醉酒的,辱罵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神的國」;帖撒羅尼迦前書5:2-4,「2因為你們自己明明曉得,主的日子來到,好像夜間的賊一樣……4弟兄們,你們卻不在黑暗裡,叫那日子臨到你們像賊一樣」;彼得前書4:15,「你們中間卻不可有人,因為殺人,偷竊,作惡,好管閒事而受苦」;(「中國神跡」實際上就是「賊的神跡」) 彼得後書3:10,「但主的日子要像賊來到一樣。那日天必大有響聲廢去,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銷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燒盡了」;啟示錄3:3,「所以要回想你是怎樣領受,怎樣聽見的。又要遵守,並要悔改。若不儆醒,我必臨到你那裡如同賊一樣。我幾時臨到,你也決不能知道」。

當超限戰臨到人類,主也就快回來了。所以不要怕他們。「6你們也要聽見打仗和打仗的風聲,總不要驚慌。因為這些事是必須有的。只是末期還沒有到。7民要攻打民,國要攻打國。多處必有饑荒,地震。8這都是災難的起頭。(災難原文作生產之難)。9那時,人要把你們陷在患難裡,也要殺害你們。你們又要為我的名,被萬民恨惡。10那時,必有許多人跌倒,也要彼此陷害,彼此恨惡。11且有好些假先知起來,迷惑多人。12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許多人的愛心,才漸漸冷淡了。13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14這天國的福音,要傳遍天下,對萬民作見證,然後末期才來到」(馬太福音24:6-14)。

2、看守衣服

第二、「看守衣服,免得赤身而行,叫人見他羞恥的,有福了」。啟示錄3:2-3這樣講儆醒、賊與看守衣服鏈接在一起,「2你要儆醒,堅固那剩下將要衰微的(衰微原文作死)。因我見你的行為,在我神面前,沒有一樣是完全的。3所以要回想你是怎樣領受,怎樣聽見的。又要遵守,並要悔改。若不儆醒,我必臨到你那裡如同賊一樣。我幾時臨到,你也決不能知道。4然而在撒狄你還有幾名是未曾污穢自己衣服的。他們要穿白衣與我同行。因為他們是配得過的。5凡得勝的,必這樣穿白衣。我也必不從生命冊上塗抹他的名。且要在我父面前,和我父眾使者面前認他的名」。

實際上啟示錄3:2-3已經解釋了何為看守衣服;但我們仍然可以進一步考察其中的含義:「耶和華神為亞當和他妻子用皮子作衣服給他們穿」(創世記3:21);「你們受洗歸入基督的,都是披戴基督了」(加拉太書3:27);「並且穿上新人。這新人是照著神的形像造的,有真理的仁義,和聖潔」(以弗所書4:24);「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就能抵擋魔鬼的詭計」(以弗所書6:11)。看守衣服主要指守住信仰,守住恩典和救恩。「免得赤身而行」可以指向因為政治恐懼造成的「馬可裸奔」現象。不僅如此,看守衣服是為了面對含及一切撒但的差役:「21他喝了園中的酒便醉了,在帳棚裡赤著身子。22迦南的父親含,看見他父親赤身,就到外邊告訴他兩個弟兄」(創世記9:21-22);「兵丁既然將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就拿他的衣服分為四分,每兵一分。又拿他的裡衣。這件裡衣,原來沒有縫兒,是上下一片織成的」(約翰福音19:23);「把他推到城外,用石頭打他。作見證的人,把衣裳放在一個少年人名叫掃羅的腳前」(使徒行傳7:58)。面對政治暴君暴民看守衣服或自己的信仰,與「順服掌權者」、「順服君王們」以至於主動寬衣解帶,這是不可兼容的(使徒行傳5:26-41)。

人在政治恐懼中丟棄和背叛信仰,真的是非常可恥的(ἀσχημοσύνη0,羅馬書1:27);如同漏露陰癖(γυμνός)。而且首先使外邦人或我們的仇敵看為羞恥,形同裸奔:「惡鬼所附的人,就跳在他們身上,勝了其中二人,制伏他們,叫他們赤著身子受了傷,從那房子裡逃出去了」(使徒行傳19:16)。求主憐憫吧:「1我們原知道,我們這地上的帳棚若拆毀了,必得神所造,不是人手所造,在天上永存的房屋。2我們在這帳棚裡歎息,深想得那從天上來的房屋,好像穿上衣服。3倘若穿上,被遇見的時候就不至於赤身了。4我們在這帳棚裡,歎息勞苦,並非願意脫下這個,乃是願意穿上那個,好叫這必死的被生命吞滅了」(哥林多後書5:1-4)。

不用矯情東正教和人家路德宗以及他講政治,就是30塊錢的事兒。「他說這話,並不是掛念窮人,乃因他是個賊,又帶著錢囊,常取其中所存的」(約翰福音12:6)。到處是裸奔的財主或為錢財裸奔的假基督徒。如今,神將羞恥和永福(μακάριος)都擺在我們的面前,你選擇吧。在某種意義上,馬可並不可恥,甚至彼得也不可恥。人怕死,但悔改就好。但將恐懼粉飾成千般旖旎萬種風騷的「正教」,才是最不要陰(γυμνός)的。重讀啟示錄3:4-5:「17你說,我是富足,已經發了財,一樣都不缺。卻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憐,貧窮,瞎眼,赤身的。18我勸你向我買火煉的金子,叫你富足。又買白衣穿上,叫你赤身的羞恥不露出來。又買眼藥擦你的眼睛,使你能看見」(啟示錄3:17-18)。這兩年,褲衩更加追不上俄珥巴。「你用衣服為自己在高處結綵,在其上行邪淫。這樣的事將來必沒有,也必不再行了」(以西結書16:16;另參以西結書16:35-43,23:29;那鴻書3:1-7)。他們披戴的真是新疆棉。

但教會仍然站立。「4然而在撒狄你還有幾名是未曾污穢自己衣服的。他們要穿白衣與我同行。因為他們是配得過的。5凡得勝的,必這樣穿白衣。我也必不從生命冊上塗抹他的名。且要在我父面前,和我父眾使者面前認他的名」(啟示錄3:4-5)。這不奇怪,沒有逼迫及離經叛道的事兒,我們信的也是假信,「他們教會」必假,必是歲月靜好婊;而我們主一切的教導也都落了空:「4撒種的時候,有落在路旁的,飛鳥來吃盡了。5有落在土淺石頭地上的。土既不深,發苗最快。6日頭出來一曬,因為沒有根,就枯乾了。7有落在荊棘裡的。荊棘長起來,把它擠住了。8又有落在好土裡的,就結實,有一百倍的,有六十倍的,有三十倍的」(馬太福音13:4-8)。

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但逼人裸奔的大淫婦,最終必遭遇七倍裸奔的報應。我靠主深知那禍將來的結局:「你所看見的那十角,與獸,必恨這淫婦,使她冷落赤身。又要吃她的肉,用火將她燒盡」(啟示錄17:16);「1亞述王撒珥根打發他珥探到亞實突的那年,他珥探就攻打亞實突,將城攻取。2那時耶和華曉諭亞摩斯的兒子以賽亞說,你去解掉你腰間的麻布,脫下你腳上的鞋。以賽亞就這樣作,露身赤腳行走。3耶和華說,我僕人以賽亞怎樣露身赤腳行走三年,作為關乎埃及和古實的預兆奇跡。4照樣,亞述王也必擄去埃及人,掠去古實人,無論老少,都露身赤腳,現出下體,使埃及蒙羞。以色列人必因所仰望的古實,所誇耀的埃及,驚惶羞愧。6那時這沿海一帶的居民必說,看哪,我們素所仰望的,就是我們為脫離亞述王逃往求救的,不過是如此。我們怎能逃脫呢」(以賽亞書20:1-6)。狗必在城外舔耶洗別的血,而「他在陰間受痛苦」(路加福音16:23)。

五、哈米吉多頓(16)

16那三個鬼魔便叫眾王聚集在一處,希伯來話叫作哈米吉多頓。κασυνγαγεν ατος ες τν τπον τν καλομενον βραϊστ ρμαγεδδν;And he gathered them together into a place called in the Hebrew tongue Armageddon.

審判大淫婦一一個具體的時間(神的大日);更有一個具體的地點——哈米吉多頓。不僅傾覆大淫婦,而且滅淨天下眾王。這是神的手段。注意眾王這個概念在第六碗中第三次出現了。神的兒女啊,歡呼歌唱吧:「1(可拉後裔的詩歌。)耶和華本為大,在我們神的城中,在他的聖山上,該受大讚美。2錫安山,大君王的城,在北面居高華美,為全地所喜悅。3神在其宮中自顯為避難所。4看哪,眾王會合,一同經過。5他們見了這城,就驚奇喪膽,急忙逃跑。6他們在那裡被戰兢疼痛抓住,好像產難的婦人一樣。7神阿,你用東風打破他施的船隻。我們在萬軍之耶和華的城中,就是我們神的城中,所看見的,正如我們所聽見的。神必堅立這城,直到永遠(細拉)」(詩篇48:1-7)。

1、誰聚集誰

我愛和合本聖經,但其缺陷無法掩藏。這可能和合本聖經另外一處荒誕的翻譯。因為原文的主語是「他」,而非「三個鬼魔」。和合本算是意譯嗎,或根據其他版本?動詞「聚集」(συνάγω)這這段經文中出現了兩次;其中第14節中的主語確實是「他們本是鬼魔的靈」。但是第16節的主語更有可能指「神全能者」。這非常重要。因為這涉及神正論或神義論這個基本問題:至暗年代,神在哪裡?這也涉及我們如何在邪惡淫亂和極端年代保守信心的重大問題。在寬衣稱帝的極端年代,看守衣服太難了;除非你相信這一切乃是出於神。感謝主,答案就在這一節經文中,並足以讓我們將絕望變成希望,將憂愁轉為喜樂。神在掌權,這事出於神;祂正在為雅各報仇,正在用最公義聖潔的方式滅絕仇敵。一方面,表面上魔鬼的靈召聚天下眾王與基督的國爭戰;另一方面,神任憑或允許他們聚集,以便圍殲。

這個邏輯可以平行這個論題:「誰激動大衛數點民數」。「因為經上有話向法老說,我將你興起來,特要在你身上彰顯我的權能,並要使我的名傳遍天下」(羅馬書9:17)。這個動詞的用法另參啟示錄19:17-19,「17我又看見一位天使站在日頭中,向天空所飛的鳥,大聲喊著說,你們聚集來赴神的大筵席。18可以吃君王與將軍的肉,壯士與馬和騎馬者的肉,並一切自主的為奴的,以及大小人民的肉。19我看見那獸,和地上的君王,並他們的眾軍,都聚集,要與騎白馬的並他的軍兵爭戰」;啟示錄20:7-9,「7那一千年完了,撒但必從監牢裡被釋放,8出來要迷惑地上四方的列國,(方原文作角)就是歌革和瑪各,叫他們聚集爭戰。他們的人數多如海沙。9他們上來遍滿了全地,圍住聖徒的營,與蒙愛的城。就有火從天降下,燒滅了他們」。不僅如此,原文中沒有沒有眾王,聚集的賓語是他們。因此這節經文也可以指:神將這些污鬼(及其捆綁的眾王)聚集在一起,如同起初主耶穌將豬群驅入海中。

這不是常識嗎?要其滅亡,先其瘋狂。這才是打右臉給左臉的深意了。登山寶訓的結束語是:「26凡聽見我這話不去行的,好比一個無知的人,把房子蓋在沙土上。27雨淋,水沖,風吹,撞著那房子,房子就倒塌了。並且倒塌得很大」(馬太福音7:26-27)。會有雨淋水沖風吹房塌的日子:「那大城裂為三段,列國的城也都倒塌了。神也想起巴比倫大城來,要把那盛自己烈怒的酒杯遞給他」(啟示錄16:19)。使徒說:「所以,你的仇敵若餓了,就給他吃。若渴了,就給他喝。因為你這樣行,就是把炭火堆在他的頭上」(羅馬書12:20);先知說:「19不要為作惡的心懷不平。也不要嫉妒惡人。20因為惡人終不得善報。惡人的燈也必熄滅」(箴言24:19-20)。看著厲害國與非政治邪教崛起,且一天比一天厲害,他們的壞和罪一天壞似一天;我們的心在真理裡卻一天比一天平安。如今我們更知道這是神的手段。當然我們不敢幸災樂禍,唯有傳福音,建教會。

2、未盡事宜

東方人有一個信仰叫西方極樂世界。好吧。它們被聚集成群,定藉著戰爭動員聚集在同一個地方(τόπος):「希伯來話叫作哈米吉多頓」。我們可以從兩個方面來解釋這句話。第一、那個地方叫哈米吉多頓。Ἁρμαγεδών:הַר מְגִדּוֹן;直譯,米吉多山(有人指米吉多城)。專有名詞מְגִדּוֹן在舊約中出現了12次:去基本含義就是「聚集」(place of crowds)。ancient city of Canaan assigned to Manasseh and located on the southern rim of the plain of Esdraelon 6 miles (10 km) from Mount Carmel and 11 miles (18 km) from Nazareth(約書亞記12:21,17:11;士師記1:27,5:19;列王紀上4:12,9:15;列王紀下9:27,23:29-30;歷代志上7:29,35:22;撒加利亞12:11)。第二、它們被聚集的這個方式本身,被稱為哈米吉多頓——這節經文互相解釋。哈米吉多頓,是一個包含著末世論重要信息的概念。

首先注意底波拉和亞比挪庵的兒子巴拉作歌:「3君王阿,要聽。王子阿,要側耳而聽。我要向耶和華歌唱,我要歌頌耶和華以色列的神……19君王都來爭戰。那時迦南諸王在米吉多水旁的他納爭戰,卻未得擄掠銀錢」(士師記5:19)。

其次注意約西亞哀歌。如撒加利亞12:9-11,「9那日,我必定意滅絕來攻擊耶路撒冷各國的民。10我必將那施恩叫人懇求的靈,澆灌大衛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他們必仰望我,或作他本節同就是他們所紮的。必為我悲哀,如喪獨生子,又為我愁苦,如喪長子。11那日,耶路撒冷必有大大的悲哀,如米吉多平原之哈達臨門(הֲדַדְרִמּוֹן)的悲哀」。約西亞熄滅是真正的悲劇,但神仍然要回為這「改革家」復仇。除了法老尼哥,哈達臨門是另外兩位異教假神:a place in the valley of Megiddo where a national lamentation was held for the death of King Josiah; named after two Syrian gods;其中הֲדַד的意思是mighty,哈達算是以實瑪利和以掃的後裔(創世記36:35-36);רִמּוֹן的意思是石榴(青翠樹下?青銅神樹?),應該指大馬色敘利亞的假神。我們在這裡留意到思考題:如何將這些經文歸入哈米吉多頓:

列王紀上13:1那時,有一個神人奉耶和華的命從猶大來到伯特利。耶羅波安正站在壇旁要燒香。2神人奉耶和華的命向壇呼叫,說,壇哪,壇哪。耶和華如此說,大衛家裡必生一個兒子,名叫約西亞,他必將丘壇的祭司,就是在你上面燒香的,殺在你上面,人的骨頭也必燒在你上面。

列王紀下22:20我必使你平平安安地歸到墳墓到你列祖那裡。我要降與這地的一切災禍,你也不至親眼看見。他們就回覆王去了。

歷代志下35:20這事以後,約西亞修完了殿,有埃及王尼哥上來,要攻擊靠近伯拉河的迦基米施。約西亞出去抵擋他。21他差遣使者來見約西亞,說,猶大王阿,我與你何干。我今日來不是要攻擊你,乃是要攻擊與我爭戰之家,並且神吩咐我速行,你不要干預神的事,免得他毀滅你,因為神是與我同在。22約西亞卻不肯轉去離開他,改裝要與他打仗,不聽從神藉尼哥之口所說的話,便來到米吉多平原爭戰。23弓箭手射中約西亞王。王對他的臣僕說,我受了重傷,你拉我出陣吧。24他的臣僕扶他下了戰車,上了次車,送他到耶路撒冷,他就死了,葬在他列祖的墳墓裡。猶大人和耶路撒冷人都為他悲哀。25耶利米為約西亞作哀歌。所有歌唱的男女也唱哀歌,追悼約西亞,直到今日。而且在以色列中成了定例。這歌載在哀歌書上。26約西亞其餘的事和他遵著耶和華律法上所記而行的善事,27並他自始至終所行的,都寫在以色列和猶大列王記上。

耶利米書46:1耶和華論列國的話臨到先知耶利米。2論到關乎埃及王法老尼哥的軍隊,這軍隊安營在伯拉河邊的迦基米施,是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在猶大王約西亞的兒子約雅敬第四年所打敗的。

以賽亞書10:5亞述是我怒氣的棍,手中拿我惱恨的杖……9迦勒挪豈不像迦基米施嗎?哈馬豈不像亞珥拔嗎?撒瑪利亞豈不像大馬色嗎?

讓我們禱告:「11現在有許多國的民聚集攻擊你,說,願錫安被玷污,願我們親眼見她遭報。12他們卻不知道耶和華的意念,也不明白他的籌劃。他聚集他們,好像把禾捆聚到禾場一樣。13錫安的民哪(民原文作女子),起來踹谷吧。我必使你的角成為鐵,使你的蹄成為銅。你必打碎多國的民。將他們的財獻與耶和華,將他們的貨獻與普天下的主」(彌迦書4:)。阿門。

任不寐,2021年4月3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