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示錄第三十二課:神的大筵席(19:10-21)

奉聖父聖子聖靈的名,阿門。今天的證道經文是啟示錄19:10-21,

10我就俯伏在他腳前要拜他。他說,千萬不可。我和你並你那些為耶穌作見證的弟兄同是作僕人的。你要敬拜神。因為預言中的靈意,乃是為耶穌作見證。

11我觀看,見天開了。有一匹白馬。騎在馬上的,稱為誠信真實。他審判爭戰都按著公義。12他的眼睛如火焰,他頭上戴著許多冠冕。又有寫著的名字,除了他自己沒有人知道。13他穿著濺了血的衣服。他的名稱為神之道。14在天上的眾軍,騎著白馬,穿著細麻衣,又白又潔,跟隨他。15有利劍從他口中出來,可以擊殺列國。他必用鐵杖轄管他們。(轄管原文作牧)並要踹全能神烈怒的酒搾。16在他衣服和大腿上,有名寫著說,萬王之王,萬主之主。

17我又看見一位天使站在日頭中,向天空所飛的鳥,大聲喊著說,你們聚集來赴神的大筵席。18可以吃君王與將軍的肉,壯士與馬和騎馬者的肉,並一切自主的為奴的,以及大小人民的肉。

19我看見那獸,和地上的君王,並他們的眾軍,都聚集,要與騎白馬的並他的軍兵爭戰。20那獸被擒拿,那在獸面前曾行奇事,迷惑受獸印記,和拜獸像之人的假先知,也與獸同被擒拿。他們兩個就活活地被扔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21其餘的被騎白馬者口中出來的劍殺了。飛鳥都吃飽了他們的肉。

感謝主的話語。首先注意19章上下文的邏輯關係:一方面,大淫婦傾倒了,接下來是審判列國——列國並未因大淫婦的傾倒而悔改。另一方面,新娘預備好了,白馬王子來了。「那向外觀看,如晨光發現,美麗如月亮,皎潔如日頭,威武如展開旌旗軍隊的是誰呢」(雅歌6:10);「我的良人哪,求你快來。如羚羊或小鹿在香草山上」(雅歌8;14)。啟示錄19:10不僅是啟示錄19章的核心經文,分割了婚筵(1-9)與筵席(11-21),而且也可以是1-9 的總結,和11-21的導言。這節經文也有這樣的含義:不要找錯丈夫嫁錯郎。而俯伏敬拜「同作僕人的」,是所有主流宗派和假師傅偽神僕共同的邪教特徵。

而啟示錄19:11-21可以清楚地分成三部分:分別有「我看見」引領。第一部分聚焦白馬騎士和騎兵(11-16);第二部分聚焦天使關於大筵席的宣告(17-18);第三部分聚焦大筵席的過程(19-21)。這三次「我看見」,可以是對瞎眼的「主流教會」的醫治或呼告:因為看不見羔羊的婚筵,因而蔑視教會特別是聖禮型教會;更因迴避神的大筵席,因此必然淪為非政治邪教,並因其對政治公義的強烈反應和仇恨,顯出其撒但一會的本質。

11-21也可以一分為二:審判主(11-12);大筵席(17-21)。除以西結書第39章,舊約的平行經文還可以參見所有耶和華刑罰列國和諸王的信息。啟示錄18章更多平行出埃及記,啟示錄19章更多平行約書亞記,「7約書亞和以色列人在約旦河西擊殺了諸王。他們的地是從利巴嫩平原的巴力迦得,直到上西珥的哈拉山。約書亞就將那地按著以色列支派的宗族分給他們為業,8就是赫人,亞摩利人,迦南人,比利洗人,希未人,耶布斯人的山地,高原亞拉巴,山坡,曠野,和南地……24b共計三十一個王」(約書亞記12)。主流信的是基督嗎?基督是王,祂從起初到如今到永遠都是一樣的。阿門。

導言:第一誡命(10)

10我就俯伏在他腳前要拜他。他說,千萬不可。我和你並你那些為耶穌作見證的弟兄同是作僕人的。你要敬拜神。因為預言中的靈意,乃是為耶穌作見證。κα πεσον μπροσθεν τν ποδν ατο προσκυνσαι ατ κα λγει μοι ρα μ· σνδουλς σο εμι κα τν δελφν σου τν χντων τν μαρτυραν το ησο· τ θε προσκνησον γρ μαρτυρα το ησο στιν τ πνεμα τς προφητεαςAnd I fell at his feet to worship him. And he said unto me, See thou do it not: I am thy fellowservant, and of thy brethren that have the testimony of Jesus: worship God: for the testimony of Jesus is the spirit of prophecy.

千萬:ὁράω,to see with the eyes,I was seen……(18:18,22:9馬太福音8:4等)。但加爾文們的崇拜者願瞎眼都得醫治。預言中的靈意:τὸ πνεῦμα τῆς προφητείας,也可以理解為,預言之聖靈(另參創世記41:38;出埃及記35:31;民數記27:28;以賽亞書61:1;以西結書39:29;約珥書2:28-32;哥林多前書14:32)。我們談過這節經文在啟示錄19章中的結構性作用,此不贅言。其所涉及的一些應用問題,建議大家參考5月3日早晨這篇問答,涉及政治、宗派傳統及名人崇拜:文字https://bumeizhiye.com/2021-05-03-6521;視頻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6h_xO-ULB4。這裡,我僅僅將聖經中一些平行的經文抄送給大家,可以以這些經文為根據,寫篇講章,或學術論文:

啟示錄22:8這些事是我約翰所聽見所看見的。我既聽見看見了。就在指示我的天使腳前俯伏要拜他。9他對我說,千萬不可。我與你,和你的弟兄眾先知,並那些守這書上言語的人,同是作僕人的。你要敬拜神。

使徒行傳10:25彼得一進去,哥尼流就迎接他,俯伏在他腳前拜他。26彼得卻拉他說,你起來,我也是人。

使徒行傳14:11眾人看見保羅所作的事,就用呂高尼的話,大聲說,有神藉著人形,降臨在我們中間了。12於是稱巴拿巴為丟斯,稱保羅為希耳米,因為他說話領首。13有城外丟斯廟的祭司,牽著牛,拿著花圈,來到門前,要同眾人向使徒獻祭。14巴拿巴,保羅,二使徒聽見,就撕開衣裳,跳進眾人中間,喊著說,15諸君,為什麼作這事呢?我們也是人,性情和你們一樣。我們傳福音給你們,是叫你們離棄這些虛妄,歸向那創造天,地,海,和其中萬物的永生神。16他在從前的世代,任憑萬國各行其道。17然而為自己未嘗不顯出證據來,就如常施恩惠,從天降雨,賞賜豐年,叫你們飲食飽足,滿心喜樂。18二人說了這些話,僅僅地攔住眾人不獻祭與他們。

出埃及記20:1神吩咐這一切的話說,2我是耶和華你的神,曾將你從埃及地為奴之家領出來。3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別的神。4不可為自己雕刻偶像,也不可作什麼形像彷彿上天,下地,和地底下,水中的百物。5不可跪拜那些像,也不可事奉它,因為我耶和華你的神是忌邪的神。恨我的,我必追討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6愛我,守我誡命的,我必向他們發慈愛,直到千代。7不可妄稱耶和華你神的名,因為妄稱耶和華名的,耶和華必不以他為無罪。

創世記3:1耶和華神所造的,惟有蛇比田野一切的活物更狡猾。蛇對女人說,神豈是真說,不許你們吃園中所有樹上的果子嗎?2女人對蛇說,園中樹上的果子,我們可以吃,3惟有園當中那棵樹上的果子,神曾說,你們不可吃,也不可摸,免得你們死。4蛇對女人說,你們不一定死,5因為神知道,你們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們便如神能知道善惡。

一、審判主(11-16)

11我觀看,見天開了。有一匹白馬。騎在馬上的,稱為誠信真實。他審判爭戰都按著公義。12他的眼睛如火焰,他頭上戴著許多冠冕。又有寫著的名字,除了他自己沒有人知道。13他穿著濺了血的衣服。他的名稱為神之道。

14在天上的眾軍,騎著白馬,穿著細麻衣,又白又潔,跟隨他。

15有利劍從他口中出來,可以擊殺列國。他必用鐵杖轄管他們。(轄管原文作牧)並要踹全能神烈怒的酒搾。16在他衣服和大腿上,有名寫著說,萬王之王,萬主之主。

關於白馬,首先回到啟示錄6:1-2,「1我看見羔羊揭開七印中第一印的時候,就聽見四活物中的一個活物,聲音如雷,說,你來。2我就觀看,見有一匹白馬,騎在馬上的拿著弓。並有冠冕賜給他。他便出來,勝了又要勝」。關於馬軍,啟示錄9:16,「馬軍有二萬萬。他們的數目我聽見了」。而啟示錄19:11-16,可以這樣交叉結構:11-13與15-16首尾呼應聚焦白馬騎士;中間14聚焦白馬眾軍。

1、真實與公義(11)

11我觀看,見天開了。有一匹白馬。騎在馬上的,稱為誠信真實。他審判爭戰都按著公義。Κα εδον τν ορανν νεγμνον, κα δο, ππος λευκς κα καθμενος π ατν καλομενος πιστς κα ληθινς κα ν δικαιοσν κρνει κα πολεμεAnd I saw heaven opened, and behold a white horse; and he that sat upon him was called Faithful and True, and in righteousness he doth judge and make war.

12他的眼睛如火焰,他頭上戴著許多冠冕。又有寫著的名字,除了他自己沒有人知道。ο δ φθαλμο ατο ς φλξ πυρς κα π τν κεφαλν ατο διαδματα πολλ χων νομα γεγραμμνον οδες οδεν ε μ ατςHis eyes were as a flame of fire, and on his head were many crowns; and he had a name written, that no man knew, but he himself.

13他穿著濺了血的衣服。他的名稱為神之道。κα περιβεβλημνος μτιον βεβαμμνον αματι κα καλεται τ νομα ατο λγος το θεοAnd he was clothed with a vesture dipped in blood: and his name is called The Word of God.

首先我同意這個傳統,這位「白馬王子」就是復臨的基督;從新郎的身份上看,祂是真正的白馬王子。耶穌第一次來是騎驢者,第二次來是騎馬者。這是真實的基督,是「誠實公義」者。這是復臨基督和祂的道的兩個基本屬性。平行經文:啟示錄15:3,「唱神僕人摩西的歌,和羔羊的歌,說,主神,全能者阿,你的作為大哉,奇哉。萬世之王阿,(世或作國)你的道途義哉,誠哉」;啟示錄16:7,「我又聽見祭壇中有聲音說,是的,主神,全能者阿,你的判斷義哉,誠哉」;啟示錄19:2,「他的判斷是真實公義的。因他判斷了那用淫行敗壞世界的大淫婦,並且向淫婦討流僕人血的罪,給他們伸冤」。第一是他的道;第二是祂的判斷;第三是對大淫婦的判斷——都是真實與公義。誠信:πιστός;真實:ἀληθινός(21:5,22:6)。公義:ἐν δικαιοσύνῃ。這公義特別指基督的審判和爭戰(κρίνει καὶ πολεμεῖ;另參以賽亞書11:1-5,使徒行傳17:31)。

12節開始轉向復臨基督的形象。啟示錄19章中白馬王子的形象,這可以平行啟示錄1:13-16,「13燈台中間,有一位好像人子,身穿長衣,直垂到腳,胸間束著金帶。14他的頭與發皆白,如白羊毛,如雪。眼目如同火焰。15腳好像在爐中鍛煉光明的銅。聲音如同眾水的聲音。16他右手拿著七星。從他口中出來一把兩刃的利劍。面貌如同烈日放光」。但這裡有些特別的補充。那裡沒有提到這裡的冠冕。許多冠冕,首先意味著將龍、獸和淫婦褫奪的冠冕奪回,並展現了君王真正而完全的榮耀和權柄。一個名字,強調沒有人知道只有祂自己知道,可以這樣理解:若非藉著神自己的啟示,沒有人知道神。另參以賽亞書62:2-3,「2列國必見你的公義,列王必見你的榮耀。你必得新名的稱呼,是耶和華親口所起的。3你在耶和華的手中要作為華冠,在你神的掌上必作為冕旒」;以賽亞書65:15,「你們必留下自己的名,為我選民指著賭咒。主耶和華必殺你們,另起別名稱呼他的僕人」;創世記11:4,「他們說,來吧,我們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頂通天,為要傳揚我們的名,免得我們分散在全地上」;詩篇9:5-6,「5你曾斥責外邦。你曾滅絕惡人。你曾塗抹他們的名,直到永永遠遠。6仇敵到了盡頭。他們被毀壞,直到永遠。你拆毀他們的城邑。連他們的名號,都歸於無有」;啟示錄2:17,「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得勝的,我必將那隱藏的嗎哪賜給他。並賜他一塊白石,石上寫著新名。除了那領受的以外。沒有人能認識」;啟示錄3:12,「得勝的,我要叫他在我神殿中作柱子,他也必不再從那裡出去。我又要將我神的名,和我神城的名,(這城就是從天上從我神那裡降下來的新耶路撒冷)並我的新名,都寫在他上面」;出埃及記6:2-3,「2神曉諭摩西說,我是耶和華。3我從前向亞伯拉罕,以撒,雅各顯現為全能的神,至於我名耶和華,他們未曾知道」……這其中有神學邏輯,各自揣摩。這算是一把鑰匙:「這智慧世上有權有位的人沒有一個知道的。他們若知道,就不把榮耀的主釘在十字架上了」(哥林多前書2:8)。

人類不想知道也不能知道這樣的神:「他穿著濺了血的衣服」!第13節實際上在回答這個名字的奧秘:「他的名稱為神之道(ὁ λόγος τοῦ θεοῦ)」。以經解經:「1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2這道太初與神同在」(約翰福音1:1-2)。這是唯道論。「他穿著濺了血的衣服」,向上追溯到啟示錄14:20,「那酒搾踹在城外,就有血從酒搾裡流出來,高到馬的嚼環,遠有六百里」。向下,可以在大筵席中找到原因。一方面,祂自己流血,祂是曾經被殺的羔羊。另一方面,當然,這是復仇的血:「他的判斷是真實公義的。因他判斷了那用淫行敗壞世界的大淫婦,並且向淫婦討流僕人血的罪,給他們伸冤」(啟示錄19:2;另參以賽亞書63:1-6,創世記49:11)。以血還血,見證神的誠信、真實和公義——所以13與11在交叉結構中首尾呼應。至於誠信,可以參考創世記9:6,「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為神造人是照自己的形像造的」。

2、潔白的麻衣(14)

14在天上的眾軍,騎著白馬,穿著細麻衣,又白又潔,跟隨他。κα τ στρατεματα ν τ οραν κολοθει ατ φ πποις λευκος νδεδυμνοι βσσινον λευκν κα καθαρν;And the armies which were in heaven followed him upon white horses, clothed in fine linen, white and clean.

這裡的天軍應該不是指天使,而是指上文天上的群眾。可以同時指向天使和聖徒。而這一事實,再一次傾倒了雞湯教的教義:一切都交給神。教會要跟隨主一起爭戰。特別是,既然論及「穿著細麻衣,又白又潔,跟隨他」,這些概念首先指向的就是上文穿白衣的聖徒:「就蒙恩得穿光明潔白的細麻衣,這細麻衣就是聖徒所行的義」(19:8);以及跟隨羔羊的十四萬四千人:「羔羊無論往哪裡去,他們都跟隨他」(14:4)。另參11:33,「我要使我那兩個見證人,穿著毛衣,傳道一千二百六十天」。眾軍,στράτευμα用作複數;這個名詞的基本含義是:an army;a band of soldiers;bodyguard, guards men(馬太福音22:7,路加福音23:10,使徒行傳23:10,23:27;啟示錄9:16,19:14,19:19)。這個軍隊的概念,也解釋了上文我們談論的「整數」的問題;也與二萬萬馬兵形成對立。基督教甩鍋給天使天軍的計劃到這裡就徹底泡湯了:「他們與羔羊爭戰,羔羊必勝過他們,因為羔羊是萬主之主,萬王之王。同著羔羊的,就是蒙召被選有忠心的,也必得勝」(啟示錄17:14)。而到啟示錄大筵席,我們就可以宗教一下我們這個判斷:主流教會就是啟示錄2-3章定義的撒但一會和啟示錄19章中的假先知。第一、他們侍奉魔鬼的三重試探(創3:6;太4:1-12);這是他們真實和全部的信仰。第二、他們必有獸印、因而從來拜獸像、始終教導人拜獸像(順服東方眾王和大淫婦)、並極端仇恨任何站在君王面前的見證人;第三、魔鬼式引經——以台灣大旱中的教會為例,詳見2021年5月6日的問答視頻。

3、利劍與鐵仗(15-16)

15有利劍從他口中出來,可以擊殺列國。他必用鐵杖轄管他們。(轄管原文作牧)並要踹全能神烈怒的酒搾。κα κ το στματος ατο κπορεεται ομφαα ξεα να ν ατ πατσσ τ θνη κα ατς ποιμανε ατος ν ῥάβδ σιδηρ κα ατς πατε τν ληνν το ονου το θυμο κα τς ργς το θεο το παντοκρτοροςAnd out of his mouth goeth a sharp sword, that with it he should smite the nations: and he shall rule them with a rod of iron: and he treadeth the winepress of the fierceness and wrath of Almighty God.

16在他衣服和大腿上,有名寫著說,萬王之王,萬主之主。κα χει π τ μτιον κα π τν μηρν ατο τ νομα γεγραμμνον· Βασιλες βασιλων κα κριος κυρων;And he hath on his vesture and on his thigh a name written, KING OF KINGS, AND LORD OF LORDS.

再次返回基督復臨的形象。口中利劍,參見以賽亞書11:4,49:1-2。這句話也可以平行「神之道」(以弗所書6:17;帖撒羅尼迦後書2:8;啟示錄1:16,2:12,2:16)。「可以擊殺列國。他必用鐵杖轄管他們」;平行啟示錄2:26-28,「26那得勝又遵守我命令到底的,我要賜給他權柄制伏列國。27他必用鐵杖轄管他們(轄管原文作牧),將他們如同窯戶的瓦器打得粉碎。像我從我父領受的權柄一樣。28我又要把晨星賜給他」。而啟示錄2;26-28可以平行創世記1:26-28,「26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和全地,並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蟲。27神就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著他的形像造男造女。28神就賜福給他們,又對他們說,要生養眾多,遍滿地面,治理這地。也要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和地上各樣行動的活物」。再次建議大家參考5月3日的問答與回應—聖經首尾相顧的兩段經文,是我們必須也應該理直氣壯「講政治」的真理根據。「全能神烈怒的酒搾」,平行啟示錄14:19-20,「19那天使就把鐮刀扔在地上,收取了地上的葡萄,丟在神忿怒的大酒搾中。20那酒搾踹在城外,就有血從酒搾裡流出來,高到馬的嚼環,遠有六百里」。酒搾也解釋了上文的血。

繼續描述基督的形象,並且第三次論及祂的名(ὄνομα);我們可以將「萬王之王,萬主之主」,視為「神之道」最終的啟示;而這個名,是全世界和雞湯教都不願意,也不可能知道的。衣服和大腿,可能指佩戴寶劍的位置(士師記3:16,21;出埃及記32:27;詩篇45:3)。至於「萬王之王,萬主之主」,這個稱號在新約中至少出現了3次,算是從三個角度在解釋何為「萬王之王,萬主之主」。第一、在世界之王和主面前,見證基督是王,基督是主。提摩太前書6:13-16,「13我在叫萬物生活的神面前,並在向本丟彼拉多作過那美好見證的基督耶穌面前囑咐你,14要守這命令,毫不玷污,無可指責,直到我們的主耶穌基督顯現。15到了日期,那可稱頌獨有權能的,萬王之王,萬主之主,16就是那獨一不死,住在人不能靠近的光裡,是人未曾看見,也是不能看見的,要將他顯明出來。但願尊貴和永遠的權能,都歸給他。阿們」。第二、和基督一起與世界之王之主爭戰。啟示錄17:14,「他們與羔羊爭戰,羔羊必勝過他們,因為羔羊是萬主之主,萬王之王。同著羔羊的,就是蒙召被選有忠心的,也必得勝」。第三、羔羊和跟隨羔羊的必勝。王者必勝。啟示錄19:16,「在他衣服和大腿上,有名寫著說,萬王之王,萬主之主」。因為基督「擊殺列國。他必用鐵杖轄管他們」。

二、大筵席(17-21)

17我又看見一位天使站在日頭中,向天空所飛的鳥,大聲喊著說,你們聚集來赴神的大筵席。18可以吃君王與將軍的肉,壯士與馬和騎馬者的肉,並一切自主的為奴的,以及大小人民的肉。

19我看見那獸,和地上的君王,並他們的眾軍,都聚集,要與騎白馬的並他的軍兵爭戰。

20那獸被擒拿,那在獸面前曾行奇事,迷惑受獸印記,和拜獸像之人的假先知,也與獸同被擒拿。他們兩個就活活地被扔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21其餘的被騎白馬者口中出來的劍殺了。飛鳥都吃飽了他們的肉。

舊約中至少有兩場大筵席可以平行啟示錄中的大筵席,只是以對立的方式平行。第一就是創世記1-2章神為人類擺設筵席:「29神說,看哪,我將遍地上一切結種子的菜蔬和一切樹上所結有核的果子,全賜給你們作食物。30至於地上的走獸和空中的飛鳥,並各樣爬在地上有生命的物,我將青草賜給它們作食物。事就這樣成了」(創世記1:29-30);「16耶和華神吩咐他說,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吃。17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創世記2:16-17)。第二則是神在曠野為以色列人並設筵席:嗎哪、鵪鶉和水。嗚呼,今夕何夕!為了釋經的方便,我們還可以將這段經文交叉結構:17-18與20-21首尾呼應的是呼召赴宴與筵席過程;中間19聚焦原因:一切敵基督的權柄或政權及其軍隊,因敵基督而被消滅。大筵席見證神的公義。

1、呼告(17-18)

17我又看見一位天使站在日頭中,向天空所飛的鳥,大聲喊著說,你們聚集來赴神的大筵席。Κα εδον να γγελον σττα ν τ λίῳ κα κραξεν φων μεγλ λγων πσιν τος ρνοις τος πετωμνοις ν μεσουρανματι, Δετε Κα συνγεσθε ες τ δεπνον το μεγλου θεοAnd I saw an angel standing in the sun; and he cried with a loud voice, saying to all the fowls that fly in the midst of heaven, Come and gather yourselves together unto the supper of the great God;

18可以吃君王與將軍的肉,壯士與馬和騎馬者的肉,並一切自主的為奴的,以及大小人民的肉。να φγητε σρκας βασιλων κα σρκας χιλιρχων κα σρκας σχυρν κα σρκας ππων κα τν καθημνων π ατν κα σρκας πντων λευθρων κα δολων κα μικρν κα μεγλων;That ye may eat the flesh of kings, and the flesh of captains, and the flesh of mighty men, and the flesh of horses, and of them that sit on them, and the flesh of all men, both free and bond, both small and great.

我們只能說,「站在日頭中」這個異象,就是一個事實,未必有更多「屬靈的含義」。最多可以這樣應用:他來自光,為光作見證。不過天空所有飛鳥,可以平行上文「污穢可憎的雀鳥」,以及利未記中那些不潔淨的猛禽。換言之,這場審判遵循了以惡制惡的洗斯坡戰略。這些鳥的聚集,也出於神。至於這些飛鳥之中是否也有「正義之師」,我不知道,我不否定。πᾶσιν τοῖς ὀρνέοις τοῖς πετωμένοις ἐν μεσουρανήματι:所有在天空中飛行的鳥,這是一個全稱判斷。名詞μεσουράνημα指mid-heaven,the highest point in the heavens(8:13,14:6)。應該不是所有的鳥,而是那些飛在空中或飛得最高的鳥。都是厲害國。當然有人解釋說,這些飛鳥指的是上文的飛鷹或天使,這或許是一種可能。只是根據利未記,那些穢鳥應該是指地上的人或某些國家、種族。另參以西結書39:4,「你和你的軍隊,並同著你的列國人,都必倒在以色列的山上。我必將你給各類的鷙鳥和田野的走獸作食物」(相關信息繼續延伸到以西結書39:17-22;「鳥」,「名」)。

來赴:Δεῦτε Καὶ συνάγεσθε,Come and gather yourselves together。動詞συνάγω的基本含義是:to gather together, to gather;to bring together, assemble, collect(13:10,16:14,16:16,19:19;20:8;馬太福音2:4等)。這個動詞有米吉多的含義。神的大筵席:τὸ δεῖπνον τοῦ μεγάλου θεοῦ,the supper of the great God。筵席這個概念δεῖπνον平行出現在啟示錄19:9。你是去羔羊的婚筵,還是去神的大筵席?「19我今日呼天喚地向你作見證。我將生死禍福陳明在你面前,所以你要揀選生命,使你和你的後裔都得存活。20且愛耶和華你的神,聽從他的話,專靠他。因為他是你的生命,你的日子長久也在乎他。這樣,你就可以在耶和華向你列祖亞伯拉罕,以撒,雅各起誓應許所賜的地上居住」(約書亞記30:19-20)。

這場聚餐的目的是什麼呢?這一幕首先與聖餐可以對觀。起初「53耶穌說,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沒有生命在你們裡面。54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在末日我要叫他復活。55我的肉真是可吃的,我的血真是可喝的。56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常在我裡面,我也常在他裡面。57永活的父怎樣差我來,我又因父活著,照樣,吃我肉的人,也要因我活著」(約翰福音6:53-57)。這話如今完全應驗了:那些不吃神卻精於吃人自義的東西,如今都將在神的大筵席上被吃。不僅如此,這一切概念首先都是政治議題:君王、將軍、壯士、騎馬者,「並一切自主的為奴的,以及大小人民」——你迴避政治的原因,就是因為你是吃貨和最終被吃的貨。肉身(σάρκας)這個概念,在18節中重複出現了5次。想起「5耶穌說,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人若不是從水和聖靈生的,就不能進神的國。6從肉身生的,就是肉身。從靈生的,就是靈。7我說,你們必須重生,你不要以為希奇。8風隨著意思吹,你聽見風的響聲,卻不曉得從哪裡來,往哪裡去。凡從聖靈生的,也是如此」(約翰福音3:5-8)

2、罪孽(19)

19我看見那獸,和地上的君王,並他們的眾軍,都聚集,要與騎白馬的並他的軍兵爭戰。Κα εδον τ θηρον κα τος βασιλες τς γς κα τ στρατεματα ατν συνηγμνα ποισαι πλεμον μετ το καθημνου π το ππου κα μετ το στρατεματος ατοAnd I saw the beast, and the kings of the earth, and their armies, gathered together to make war against him that sat on the horse, and against his army.

被吃活該。這裡的概念不僅重複了政治概念;而且讓我們看見他們被吃的原因:剛硬不肯悔改,加倍抵擋基督。這節經文可以平行詩篇2:1-3,「1外邦為什麼爭鬧,萬民為什麼謀算虛妄的事。2世上的君王一齊起來,臣宰一同商議,要敵擋耶和華,並他的受膏者,3說,我們要掙開他們的捆綁,脫去他們的繩索」。另參啟示錄16:12-16,「12第六位天使把碗倒在伯拉大河上,河水就干了,要給那從日出之地所來的眾王預備道路。13我又看見三個污穢的靈,好像青蛙,從龍口獸口並假先知的口中出來。14他們本是鬼魔的靈,施行奇事,出去到普天下眾王那裡,叫他們在神全能者的大日聚集爭戰。15(看哪,我來像賊一樣。那儆醒,看守衣服,免得赤身而行,叫人見他羞恥的,有福了16那三個鬼魔便叫眾王聚集在一處,希伯來話叫作哈米吉多頓」;啟示錄20:7-9,「7那一千年完了,撒但必從監牢裡被釋放,8出來要迷惑地上四方的列國,(方原文作角)就是歌革和瑪各,叫他們聚集爭戰。他們的人數多如海沙。9他們上來遍滿了全地,圍住聖徒的營,與蒙愛的城。就有火從天降下,燒滅了他們」。

這獸就是啟示錄17章那只「先前有,如今沒有,以後再有的獸」。19節中的軍隊(στράτευμα)與16節中的軍隊平行或對立。聚集(συνάγω)這個概念參見17節。他們聚集的目的就是與基督和基督教爭戰。這是末世世界大戰的屬靈本質。但好消息早就預備了:「4那坐在天上的必發笑。主必嗤笑他們。5那時他要在怒中責備他們,在烈怒中驚嚇他們,6說,我已經立我的君在錫安我的聖山上了」(詩篇2:4-6)、而我們今天傳講崔鄂信息,特別是面對各種「政治主體」,仍為福音、為愛,為公義:「7受膏者說,我要傳聖旨。耶和華曾對我說,你是我的兒子,我今日生你。8你求我,我就將列國賜你為基業,將地極賜你為田產。9你必用鐵杖打破他們。你必將他們如同窯匠的瓦器摔碎。10現在你們君王應當省悟。你們世上的審判官該受管教。11當存畏懼事奉耶和華,又當存戰兢而快樂。12當以嘴親子,恐怕他發怒,你們便在道中滅亡,因為他的怒氣快要發作。凡投靠他的,都是有福的」(詩篇2:7-12)。這是我們的神:「那時耶和華必出去與那些國爭戰,好像從前爭戰一樣」(撒加利亞14:3)。

3、應驗(20-21)

20那獸被擒拿,那在獸面前曾行奇事,迷惑受獸印記,和拜獸像之人的假先知,也與獸同被擒拿。他們兩個就活活地被扔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κα πισθη τ θηρον κα μετ τοτο ψευδοπροφτης ποισας τ σημεα νπιον ατο ν ος πλνησεν τος λαβντας τ χραγμα το θηρου κα τος προσκυνοντας τ εκνι ατο ζντες βλθησαν ο δο ες τν λμνην το πυρς τν καιομνην ν τ θείῳAnd the beast was taken, and with him the false prophet that wrought miracles before him, with which he deceived them that had received the mark of the beast, and them that worshipped his image. These both were cast alive into a lake of fire burning with brimstone.

21其餘的被騎白馬者口中出來的劍殺了。飛鳥都吃飽了他們的肉。κα ο λοιπο πεκτνθησαν ν τ ομφαίᾳ το καθημνου π το ππου τ κπορευομν κ το στματος ατο κα πντα τ ρνεα χορτσθησαν κ τν σαρκν ατν;And the remnant were slain with the sword of him that sat upon the horse, which sword proceeded out of his mouth: and all the fowls were filled with their flesh.

這是戰爭的結局,也是大筵席呼告最終的應驗。時與勢最終只能在基督這邊,假基督自誇無用。這兩節經文也是對上文提到的這場末世戰爭最後結局的陳述。在某種意義上可以說,這是婚禮前的戰爭,當然也可能是新婚之戰。大致而言,這兩節經文論及三方面的惡者都將被審判:

第一是「那獸」,可能是厲害國及其法人。第二這是「那在獸面前曾行奇事,迷惑受獸印記,和拜獸像之人的假先知」。這假先知(ψευδοπροφήτης,單數;16:13,20:10)可以指主管宣傳的政治局常委埃及術士,意識形態或教義領袖,雞湯教主流假師傅,以及一切邪教教主。獸和假先知共享了兩種待遇:一方面都被擒拿。動詞πιάζω在這裡是被動與貪:to lay hold of,to take, capture,to apprehend(約翰福音7:30等)。這畜牲不會投降或悔改,只能被抓;就像起初他們抓捕耶穌。另一方面,「他們兩個就活活地被扔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他們都要下地獄,去見正在那裡刷牆的馬克思。這裡特別強調,他們是「活活」(ζάω)或活著被扔進火湖裡。假先知有三大特徵或三大事工:行神跡(ὁ ποιήσας τὰ σημεῖα);迷惑或說謊(πλανάω)——受獸印記可以指侍奉蛇的三重試探;拜獸像(προσκυνοῦντας τῇ εἰκόνι αὐτοῦ)——「順服地上眾王」。啟示錄這裡第一次談到火湖:τὴν λίμνην τοῦ πυρὸς,a lake of fire(20:10,14,15;21:8)。這火湖可以與上文的玻璃海對比。並有修飾語:燒著硫磺的,τὴν καιομένην ἐν τῷ θείῳ,burning with brimstone。所多瑪遭遇的審判擴展到全球。但那拜獸像的「主流教會」,你們有禍了:「38田地,就是世界。好種,就是天國之子。稗子,就是那惡者之子。39撒稗子的仇敵,就是魔鬼。收割的時候,就是世界的末了。收割的人,就是天使。40將稗子薅出來,用火焚燒。世界的末了,也要如此。41人子要差遣使者,把一切叫人跌倒的,和作惡的,從他國裡挑出來,42丟在火爐裡。在那裡必要哀哭切齒了」(馬太福音13:38-42)。

第三、「21其餘的被騎白馬者口中出來的劍殺了」。這個其餘的,可以指君王與將軍,壯士與馬和騎馬者,並一切自主的為奴的,以及大小人民(18);或「地上的君王,並他們的眾軍」(19)。「飛鳥都吃飽了他們的肉」,這句話回應第17-18節的宣告。神的話一定應驗。為此,這是我們的神:「騎在馬上的,稱為誠信真實。他審判爭戰都按著公義」。阿門。

任不寐,2021年5月8日

飛鳥筵席另參創40:16-1申28:13-26撒上17:42-47詩79:1-13耶7:30-34,12:1-4,15:1-4,16:1-5,19:6-9,34:17-22結29:1-5,32:1-8,39:17-22。「天罰」背道以色列及其仇敵。另創9:8-17與何2:16-23平行:飛鳥等永約。但問題仍需深入:為什麼偏偏是飛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