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示錄第三十四課:世界終極大戰(20:7-10)

奉聖父聖子聖靈的名,阿門。今天的證道經文是啟示錄20:7-10

7那一千年完了,撒但必從監牢裡被釋放,8出來要迷惑地上四方的列國,(方原文作角)就是歌革和瑪各,叫他們聚集爭戰。他們的人數多如海沙。

9他們上來遍滿了全地,圍住聖徒的營,與蒙愛的城。就有火從天降下,燒滅了他們。

10那迷惑他們的魔鬼,被扔在硫磺的火湖裡,就是獸和假先知所在的地方。他們必晝夜受痛苦,直到永永遠遠。

感謝神的話語。啟示錄20:7-10簡明扼要預告了魔鬼的結局及其發動的最後世界大戰。最後的世界大戰是徹底針對教會或「基督教世界」的,壁壘分明。但這也是徹底的作死之戰。別惹教會,惹她必死。而與創世記第三章呼應,那裡魔鬼對樂園的攻擊是試探,而這裡,試探因為「聖徒」的堅守已然失敗,於是轉為赤裸裸的戰爭。這也是一場惱羞成怒的戰爭。值得強調的是,「遍滿了全地,圍住聖徒的營,與蒙愛的城」,這一信息顯示神的帳幕仍在人間,在地上;而「被提夢」進一步破碎。基督徒或教會必須經歷和面對這場世界大戰。這是主為教會的禱告:「14我已將你的道賜給他們。世界又恨他們,因為他們不屬世界,正如我不屬世界一樣。15我不求你叫他們離開世界,只求你保守他們脫離那惡者。(或作脫離罪惡)16他們不屬世界,正如我不屬世界一樣。17求你用真理使他們成聖。你的道就是真理。18你怎樣差我到世上,我也照樣差他們到世上。19我為他們的緣故,自己分別為聖,叫他們也因真理成聖」(約翰福音17:14-19)。

舊約平行信息在以西結書38-39章,特別是其中關於歌革和瑪各的經文(撒加利亞另當別論)。其次是創世記1:2及10-11章、詩篇2。另外,既然戰爭的目的是為滅絕教會,那麼還可以平行法老及哈曼以及亞述巴比倫等對「應許之地」的滅絕與征服。這4節經文同樣可以交叉結構:7-8與10首尾呼應,基本信息是魔鬼二度復出及最終結局;這兩部分內容共享的概念是撒但-魔鬼、迷惑-迷惑、列國歌革瑪各-獸和假先知、海-湖——可以將獸和假先知視為列國權柄的代表。中間是神的國或教會,這裡使用的概念是「聖徒的營,與蒙愛的城」——戰爭最終是以教會為中心的,「為搶女人」。另外注意「他們」這個概念在這4節經文中的反覆出現,每一部分各出現兩次。這個「他們」就是教會的仇敵,是屬靈的仇敵(假先知),也是政治的仇敵(列國)。教會必須面對他們,並且靠主得勝。「4因為凡從神生的,就勝過世界。使我們勝了世界的,就是我們的信心。5勝過世界的是誰呢?不是那信耶穌是神兒子的嗎」(約翰一書5:4-5)。阿門。

一、敵國(7-8)

7那一千年完了,撒但必從監牢裡被釋放,Κα ταν τελεσθ τ χλια τη λυθσεται Σατανς κ τς φυλακς ατοAnd when the thousand years are expired, Satan shall be loosed out of his prison,

8出來要迷惑地上四方的列國,(方原文作角)就是歌革和瑪各,叫他們聚集爭戰。他們的人數多如海沙。κα ξελεσεται πλανσαι τ θνη τ ν τας τσσαρσιν γωναις τς γς τν Γγ κα τν Μαγγ συναγαγεν ατος ες πλεμον ν ριθμς ς μμος τς θαλσσηςAnd shall go out to deceive the nations which are in the four quarters of the earth, Gog and Magog, to gather them together to battle: the number of whom is as the sand of the sea.

啟示錄20:7-8,簡明扼要地覆蓋了人類從和平到戰爭之間的歷史巨變。戰爭幾乎是突然爆發的,就像洪水前的一千年該隱文明偉人時代突發結束了,就像偷襲珍珠港栓劑爆發,就像世界突然面對中國病毒。而那時候,「基督教世界」的男人們正在海灘曬屁股,基督教世界的女人們正在聖歌聯唱或亞拿尼亞同他的妻子撒非喇向養老院獻了愛心;或整個主教教會一直傳講著「一切都交給神」……但是突然之間,戰爭爆發了。「小夥伴們」、「性夥伴們如戰略性競爭關係的夥伴們」,都驚呆了,這一切是如何發生的呢?事實上,這一切並不是突然發生的。

1、完了(7)

一切都改結束了。τελέω, to bring to a close, to finish, to end; to perform, execute, complete, fulfil; to pay(約翰福音19:30等)。「出來混的,總是要還的」。「成了」。τελέω在這裡用作被動語態。「耶和華降臨,要看看世人所建造的城和塔」(創世記11:5)。「釋放」這個概念我們講過了,不過有一個新概念需要注意,就是監牢:φυλακή;希律曾將約翰關進監牢(馬太福音14:3),還有基督的門徒(馬太福音25:36;路加福音21:12等)。而這裡強調「撒但」(Σατανᾶς)之名,應該旨在說明它抵擋基督、攻擊教會的罪行。基督教千年王國為什麼突然結束了?當然原因很多,任何盡可能寫出各種《羅馬帝國的興亡》。偏執因信稱義而淪為雞湯教,應該是王國傾頹的根本原因之一。請參考2021年5月18日的視頻,「論因信稱義」。在這個意義上,我們是看著基督教世界倒下的。略感欣慰的是,末世的局勢比耶利米面對的猶太王國好一些,雖然更兇惡的巴比倫大淫婦重兵壓境,但最終畢竟還有站立著「聖徒的營與蒙愛的城」。簡而言之,基督教千里之堤潰在兩個基本方面:

第一、信而不行。這一事實參見馬太福音21章首尾呼應的「果子」。馬太福音21:18-19,「18早晨回城的時候,他餓了。19看見路旁有一棵無花果樹,就走到跟前,在樹上找不著什麼,不過有葉子。就對樹說,從今以後,你永不結果子。那無花果樹就立刻枯乾了」。馬太福音21:42-44,「42耶穌說,經上寫著,匠人所棄的石頭,已作了房角的頭塊石頭。這是主所作的,在我們眼中看為希奇。這經你們沒有念過嗎?43所以我告訴你們,神的國,必從你們奪去。賜給那能結果子的百姓。44誰掉在這石頭上,必要跌碎。這石頭掉在誰的身上,就要把誰砸得稀爛」。「行」在雅各書連篇累牘,另參約翰一書3-4章。其中第3章多次談到「行義」的真理,如約翰一書3:7,「小子們哪,不要被人誘惑,行義的才是義人。正如主是義的一樣」;約翰一書3:10,「從此就顯出誰是神的兒女,誰是魔鬼的兒女。凡不行義的,就不屬神。不愛弟兄的也是如此」;約翰一書3:18,「小子們哪,我們相愛,不要只在言語和舌頭上。總要在行為和誠實上」。因此啟示錄20:12「因行審判」。而約翰一書第4章把行義與道成肉身的真理聯繫在一起;而反對道成肉身的就是邪靈。另外注意約翰一書3:4,「凡犯罪的,就是違背律法。違背律法就是罪」——約翰強調的律法,不是保羅說的「因行律法稱義」的律法。

第二、信而淫行。這一點可以參見所羅門王國的分裂及隨後的戰爭。列王紀上11:1-11,「1所羅門王在法老的女兒之外,又寵愛許多外邦女子,就是摩押女子,亞捫女子,以東女子,西頓女子,赫人女子。2論到這些國的人,耶和華曾曉諭以色列人說,你們不可與她們往來相通,因為她們必誘惑你們的心去隨從她們的神。所羅門卻戀愛這些女子。3所羅門有妃七百,都是公主。還有嬪三百。這些妃嬪誘惑他的心。4所羅門年老的時候,他的妃嬪誘惑他的心去隨從別神,不傚法他父親大衛誠誠實實地順服耶和華他的神。5因為所羅門隨從西頓人的女神亞斯他錄和亞捫人可憎的神米勒公。6所羅門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不傚法他父親大衛專心順從耶和華。7所羅門為摩押可憎的神基抹和亞捫人可憎的神摩洛,在耶路撒冷對面的山上建築丘壇。8他為那些向自己的神燒香獻祭的外邦女子,就是他娶來的妃嬪也是這樣行。9耶和華向所羅門發怒,因為他的心偏離向他兩次顯現的耶和華以色列的神。10耶和華曾吩咐他不可隨從別神,他卻沒有遵守耶和華所吩咐的。11所以耶和華對他說,你既行了這事,不遵守我所吩咐你守的約和律例,我必將你的國奪回,賜給你的臣子」。所羅門所幹的一切,真實今天美國加拿大英國法國德國等西方國家和主教教會所幹的。他們也快「完了」。「拆毀有時」(傳道書3:3)

但我們不喪膽。有些東西被釋放或被崛起,只是為了消滅之。「因為經上有話向法老說,我將你興起來,特要在你身上彰顯我的權能,並要使我的名傳遍天下」(羅馬書9:17)。以賽亞書13:19,「巴比倫素來為列國的榮耀,為迦勒底人所矜誇的華美,必像神所傾覆的所多瑪蛾摩拉一樣」;以賽亞書14:1-2,「1耶和華要憐恤雅各,必再揀選以色列,將他們安置在本地。寄居的必與他們聯合,緊貼雅各家。2外邦人必將他們帶回本土。以色列家必在耶和華的地上得外邦人為僕婢。也要擄掠先前擄掠他們的,轄制先前欺壓他們的」;耶利米書50:24,「巴比倫哪,我為你設下網羅,你不知不覺被纏住。你被尋著,也被捉住。因為你與耶和華爭競」。巴比倫是怎樣用滅亡的呢:耶利米書50:41-42,「41看哪,有一種民從北方而來,並有一大國和許多君王被激動,從地極來到。42他們拿弓和槍,性情殘忍,不施憐憫。他們的聲音像海浪匍匐。巴比倫城(城原文作女子)阿,他們騎馬,都擺隊伍如上戰場的人,要攻擊你」。再思歌革和瑪各。如果巴比倫大淫婦指向跪國,那麼背後給他致命一擊,或將之推進海中的,也可能來自「北方」。

2、戰爭(8)

歲月不再靜好,戰爭全面爆發。而末世戰爭的根本原因,乃出於惡謀或那孫子的兵法。迷惑(πλανάω)或者騙人,就是過了一千年,魔鬼仍然是原來那個騙子(3)。換言之,魔鬼始終是魔鬼,對它而言不存在悔改的問題。它出來(ἐξέρχομαι)就是為了騙人的。它的每一句、標點符號和深情你都不要相信,那都是這「孫子」在「兵法」你們。和它談貿易協定以及生態契約,都毫無意義。魔鬼第二次出山或實現了「豬龍在天偉大復興」之後,繼續重操舊業。但可恨的不僅僅是魔鬼,而是列國重蹈覆轍。再度粉紅,全球左轉。魔鬼第二輪大外宣或欺騙的對象不僅是天下列國(τὰ ἔθνη,the nations;3),更指向「地上四方的列國」。名詞γωνία原意是角落(corner,7:1;另參馬太福音6:5,21:42;使徒行傳26:26等)。有學者認為,「地上四方的列國」就是指地上所有的國家,四面八方的國家。但以賽亞書11:12、以西結書7:2,37:9、但以理書7:2的相關信息語境不同;而且「風」與「角」也不同。所以所謂「地上四方的列國」,更可能指最邊緣的國家、「發展中國家」;撒幣就認娘的窮國等等。

換言之,魔鬼引發戰爭始終的手段,仍然應該是那三重試探:「2我為你們起的憤恨,原是神那樣的憤恨。因為我曾把你們許配一個丈夫,要把你們如同貞潔的童女,獻給基督。3我只怕你們的心或偏於邪,失去那向基督所存純一清潔的心,就像蛇用詭詐誘惑了夏娃一樣」(哥林多後書11:2-3)。而窮國更有利益動機(錢財和人權重擔)也有人性動機(嫉妒)聯合起來攻擊「基督教國家」。聖經更是常識。至於「歌革和瑪各」與前文的「列國」是否是同位語或定語,都需要進一步考察。僅看原文很難確證:ὸν Γὼγ καὶ τὸν Μαγώγ。如果歌革和瑪各是兩個國家,那麼與列國顯然是不周延的——兩個國家說不上是列國。也許這樣理解更合適:撒但一方面迷惑了四角的窮國,另一方面也同時,迷惑了歌革和瑪各,而這兩國或兩貨,在列國中也算強國,至少也是過氣網紅。有傳統一直試圖確認歌革和瑪各的身份或在歷史現實中的真身。如有人認為是埃塞俄比亞(衣索比亞)與安提阿的聯軍;約瑟夫認為瑪各是斯基泰人(Scythian)或西古提人;而歌革等同於以東人或亞述人……沒注意有人論及「北方蠻族」或寧錄的後裔。

歌革:Γώγ,גּוֹג,mountain。這個名詞的גֵּו部分,意思就是「中國」的「中」(約伯記30:5等);גּוֹג有能指向中國。瑪各:Μαγώγ,מָגוֹג,land of Gog;或,from mountain,山上之國。瑪各地點大約在俄羅斯南部,甚至可以向東延伸到伊朗高原。歌革這個名詞在舊約中出現了10次,人名(流便的後裔,歷代志上5:4)。另外主要出現在以西結書38-39,建議大家仔細閱讀。歌革是王的名稱,但也可以代指國家。在以西結書中,歌革和瑪各同時出現;瑪各大約相當於歌革的附庸。如果「羅施」(רֹאשׁ)就是羅斯,連同「北方的極處」這些概念,那麼歌革可以指向俄羅斯,或更準確地說,指向俄羅斯的實際推手。瑪各在舊約中出現4次:雅弗的後裔(創世記10:2);另見以西結書38:2,39:6。動詞詞組聚集爭戰(συναγαγεῖν ……πόλεμον)讓我們再次返回哈米吉多頓。人數多如海沙,雖然這個比喻也曾用來比喻以色列的後裔(以賽亞書12:22;何西阿書1:10;羅馬書9:27);但是在末世戰爭中,這個概念連同二萬萬馬軍,再一次指向了敵基督國家(約書亞記11:4;士師記7:12;撒母耳記上13:5)和「第一人口大國」。

撒但未必總是「空中的靈氣」,也可以指向現實世界中實際存在的人,或者國家。馬太福音16:23,「耶穌轉過來,對彼得說,撒但退我後邊去吧。你是絆我腳的。因為你不體貼神的意思,只體貼人的意思」。約翰福音6:70,「耶穌說,我不是揀選了你們十二個門徒嗎?但你們中間有一個是魔鬼」。也可以藉著相關確定的信息,認識誰人或跪國是魔鬼的兒子:「你們是出於你們的父魔鬼,你們父的私慾,你們偏要行,他從起初是殺人的,不守真理。因他心裡沒有真理,他說謊是出於自己,因他本來是說謊的,也是說謊之人的父」 (約翰福音8:44);如果該國的核心教義和政治實踐就是殺人和說謊,該國就更可能是歌革和瑪各。「不可像該隱。他是屬那惡者,殺了他的兄弟。為什麼殺了他呢?因自己的行為是惡的,兄弟的行為是善的」(約翰一書3:12);如果該國一直逼迫教會並以基督教文明為敵,該國就更可能是歌革和瑪各或敵基督(約翰一書2:22)。「你這充滿各樣詭詐奸惡,魔鬼的兒子,眾善的仇敵,你混亂主的正道還不止住嗎」(使徒行傳13:10);如果該國是「眾善的仇敵」且自以為神,該國就更可能是歌革和瑪各。

二、聖城(9)

9他們上來遍滿了全地,圍住聖徒的營,與蒙愛的城。就有火從天降下,燒滅了他們。κα νβησαν π τ πλτος τς γς κα κκλωσαν τν παρεμβολν τν γων κα τν πλιν τν γαπημνην κα κατβη πρ π το Θεο κ το ορανο κα κατφαγεν ατοςAnd they went up on the breadth of the earth, and compassed the camp of the saints about, and the beloved city: and fire came down from God out of heaven, and devoured them.

重兵壓境,對以色列這不是新鮮事:「6我必興起迦勒底人,就是那殘忍暴躁之民,通行遍地,佔據那不屬自己的住處。7他威武可畏。判斷和勢力,都任意發出」(哈巴谷書1:6-7)。啟示錄20:9-10從兩個方面進一步啟示何為神,或者,你所信的神,是不是聖經啟示的神。這位神不是拈花微笑的偶像或騙子,而是為仇敵降下天火,為魔鬼、獸和假先知預備火湖的神。注意這兩節經文中天火與火湖的平行。為什麼會有天火和火湖,簡而言之,「因為我們的神乃是烈火」(希伯來書12:29;另參出埃及記24:17,申命記4:24,4:36,9:3,33:2;詩篇11:6,50:3,97:3;但以理書7:9;希伯來書10:27;彼得後書3:10-12)。我們的神不派發雞湯。

1、全地

他們來了。他們首先要佔領全地。ἐπὶ τὸ πλάτος τῆς γῆς,on the breadth of the earth。名詞πλάτος可以指將地球都管起來了。「遍滿地面」曾經是神對人類的祝福:「神就賜福給他們,又對他們說,要生養眾多,遍滿地面,治理這地。也要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和地上各樣行動的活物」(創世記1:28)。但人類敗壞了:「你必汗流滿面才得餬口,直到你歸了土,因為你是從土而出的。你本是塵土,仍要歸於塵土」(創世記3:19);「你如今趕逐我離開這地,以致不見你面。我必流離飄蕩在地上,凡遇見我的必殺我」(創世記4:14);「11世界在神面前敗壞,地上滿了強暴。12神觀看世界,見是敗壞了。凡有血氣的人,在地上都敗壞了行為」(創世記6:11-12)。這就是大洪水前的世界。不僅如此,一種新的宗教誕生了:一方面,他們一定宣稱全地都是凱撒的,因此凱撒的歸凱撒。另一方面,他們的「教會」強烈要求離開這地,避世、修行,被提。與此同時,世界的軍隊起來,開始圍攻真正的教會。他們起來不是作買賣的,也不是治理這地。他們首先要消滅基督教。全地都歸了流氓國家,都淪為該撒的勢力範圍,基督教已經無立錐之地。或者說,主流教會已經成為「地面」的一部分。

2、教會

但不是所有教會,「七千人」還站在那裡。「他們」為什麼要圍住「聖徒的營,與蒙愛的城」?因為那是「聖徒的營,與蒙愛的城」。這營在人間,這城是山上之城:「你們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隱藏的」(馬太福音5:14)。圍住:κυκλόω,to go around, lead around;to surround, encircle, encompass。如路加福音21:20,「你們看見耶路撒冷被兵圍困,就可知道他成荒場的日子近了」;約翰福音10:24,「猶太人圍著他,說,你叫我們猶疑不定到幾時呢?你若是基督,就明明地告訴我們」。

第一,這個動詞顯示了眾軍圍城的兵法:以多勝少。是的,這是當前的時與勢:「犬類圍著我。惡黨環繞我。他們紮了我的手,我的腳」(詩篇22:16)。但這是主的話語:「你們這小群,不要懼怕,因為你們的父,樂意把國賜給你們」(路加福音12:32)。很有可能,圍城的不僅僅是「正規部隊」;也包括「人民」或肉盾。這是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這是恐怖主義組織經典的戰法。

第二,因為被圍攻的是聖徒的營。一方面,營地παρεμβολή這個概念不僅指一一般的營地,同時是軍營。這就是以色列人曠野中的營地。那是進軍或預備進軍迦南的軍營或戰鬥堡壘(使徒行傳21:34;希伯來書11:34,13:11等)。換言之,你被包圍「一點兒都不冤」,因為你一直在「攻擊世界」(11:6)。當然,列國和人民不會圍攻雞湯教和妓院。這是反政治雞湯教永遠無法開釋的邏輯G點:歌革和瑪各沒空搭理你們,除非為了錢上加錢;你們論十字架是對十字架羞辱的雙倍羞辱。另一方面,因為你們是聖徒:ἅγιος也意味著對邪教邪神的分別和審判(5:8-9,13:7-10,14:12)。換言之,聖徒不僅僅是對匪徒的否定,更是對他們鬼父淫母的否定。另參申命記23:14,「因為耶和華你的神常在你營中行走,要救護你,將仇敵交給你,所以你的營理當聖潔,免得他見你那裡有污穢,就離開你」。不僅如此,流氓國家和流氓人民,更願意圍攻聖徒,原因你懂的——更安全。假男人願意和極北之地的強盜暮雲春樹。

第三、被圍攻的是蒙愛的城。可平行閱讀詩篇89:1-3,「1耶和華所立的根基在聖山上。2他愛錫安的門,勝於愛雅各一切的住處。3神的城阿,有榮耀的事乃指著你說的」(另參詩篇31:21,122:6;以賽亞書66:10;西番雅書3:17);以弗所書5:25,「你們作丈夫的,要愛你們的妻子,正如基督愛教會,為教會捨己」;羅馬書9:25,「就像神在何西阿書上說,那本來不是我子民的,我要稱為我的子民。本來不是蒙愛的,我要稱為蒙愛的」;歌羅西書3:12,「所以你們既是神的選民,聖潔蒙愛的人,就要存(原文作穿下同)憐憫,恩慈,謙虛,溫柔,忍耐的心」;提摩太前書6:2   ,「僕人有信道的主人,不可因為與他是弟兄就輕看他。更要加意服事他。因為得服事之益處的,是信道蒙愛的。你要以此教訓人,勸勉人」;猶大書1:1,「耶穌基督的僕人,雅各的弟兄猶大,寫信給那被召,在父神裡蒙愛,為耶穌基督保守的人」。

所謂蒙愛,基本見證就是蒙上帝的祝福。形象地說,你那裡有良好的生態環境、美好的人際關係、豐富的物質文明和超驗的精神文明再加上自由和安全。所以,嫉妒和貪婪也導致戰爭。這是一種惱羞成怒之戰。禍害了全地之後,他們要「統一」這蒙愛的城:ἀγαπάω,Perfect Passive,神所愛的。當然,神所愛的也會在這個城市文明中顯出人彼此相愛的見證來。換言之,列國組成的那個世界什麼都有,就是沒有愛。人對人是戰狼,戰狼對戰狼是蟑螂,蟑螂對蟑螂是小強。攻打蒙愛的城,可以平行該隱殺害亞伯:「3有一日,該隱拿地裡的出產為供物獻給耶和華。4亞伯也將他羊群中頭生的和羊的脂油獻上。耶和華看中了亞伯和他的供物,5只是看不中該隱和他的供物。該隱就大大地發怒,變了臉色」(創世記4:3-5)。他們越是反美,就越是自卑導致的仇恨與「愛」。

不過對「聖徒的營,與蒙愛的城」,還可以有另外一種解釋:前者指基督教,後者指以色列。這一事實可以平行羅馬書9-11章的相關論述。就此我們也可以一目瞭然,為什麼犬類和龍種都鼓吹猶太共濟會陰謀論,近日中以衝突更將「迷惑」者大白天下。我個人因讀經,更相信「猶太—基督教文明」的最終合流。我視「猶太共濟會陰謀論」是大小淫婦的陰謀,建議你們避如瘟疫和傻缺大麻風。

3、天火

兵臨城下,嫉妒如陰間般殘忍;會有戰亂和災禍。但好消息是,敵軍最終不會得逞,他們會遭遇天罰:「就有火從天降下,燒滅了他們」。以利亞的火,也算這末世大火的預表:「9於是,王差遣五十夫長,帶領五十人去見以利亞,他就上到以利亞那裡。以利亞正坐在山頂上。五十夫長對他說,神人哪,王吩咐你下來。10以利亞回答說,我若是神人,願火從天上降下來,燒滅你和你那五十人。於是有火從天上降下來,燒滅五十夫長和他那五十人。11王第二次差遣一個五十夫長,帶領五十人去見以利亞。五十夫長對以利亞說,神人哪,王吩咐你快快下來。12以利亞回答說,我若是神人,願火從天上降下來,燒滅你和你那五十人。於是神的火從天上降下來,燒滅五十夫長和他那五十人。13王第三次差遣一個五十夫長,帶領五十人去。這五十夫長上去,雙膝跪在以利亞面前,哀求他說,神人哪,願我的性命和你這五十個僕人的性命在你眼前看為寶貴。14已經有火從天上降下來,燒滅前兩次來的五十夫長和他們各自帶的五十人。現在願我的性命在你眼前看為寶貴」(列王紀下1:9-14;另參詩篇11:4-7)。

人間沒有生過邪惡軸心的力量,因為歌革和瑪各就是人性,人性不能勝過人性。人性只是那惡者的盟友、娼妓或田地。人間的戰爭只能是重孫子兵法應對孫子兵法。我們需要信靠神的兒子。「犯罪的是屬魔鬼,因為魔鬼從起初就犯罪。神的兒子顯現出來,為要除滅魔鬼的作為」(約翰一書3:8)。從應用的意義上說,人類需要火的洗禮:「      49我來要把火丟在地上。倘若已經著起來,不也是我所願意的嗎?50我有當受的洗。還沒有成就,我是何等的迫切呢。51你們以為我來,是叫地上太平嗎?我告訴你們,不是,乃是叫人分爭」(路加福音12:49-51)。;「1五旬節到了,門徒都聚集在一處。2忽然從天上有響聲下來,好像一陣大風吹過,充滿了他們所坐的屋子。3又有舌頭如火焰顯現出來,分開落在他們各人頭上。4他們就都被聖靈充滿,按著聖靈所賜的口才,說起別國的話來」(使徒行傳2:1-4)。今天是「五旬節主日」(The Day of Pentecost)。

但還是要從靈意返回末世的現實:κατέβη πῦρ ἀπὸ τοῦ Θεοῦ ἐκ τοῦ οὐρανοῦ;按這個版本,或是從天上的神那裡降下來的。神懲罰了他們,這不是「自然災害」。κατεσθίω:to consume by eating, to eat up, devour(10:9-10,11:5)。被徹底吞吃,不再憐憫,沒有「愛仇敵」。當然你可以愛仇敵,但也已辯解說是神吞吃,不是人吞吃;但我們傳這個神吞吃仇敵的末世論信息。不僅如此,他們這樣被吞吃,是符合神的公義的。僅以κατεσθίω在馬太福音中的使用為例:馬太福音13:4-19,「4撒種的時候,有落在路旁的,飛鳥來吃盡了……19凡聽見天國道理不明白的,那惡者就來,把所撒在他心裡的奪了去。這就是撒在路旁的了」;馬太福音23:14,「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侵吞寡婦的家產,假意作很長的禱告,所以要受更重的刑罰」。另參啟示錄12:4,「它的尾巴拖拉著天上星辰的三分之一,摔在地上。龍就站在那將要生產的婦人面前,等她生產之後,要吞吃她的孩子」。雞湯教的騙子,你們會為屠殺嬰兒的希律和他的軍隊禱告嗎?你們一直在教導伯利恆的母親們去愛仇敵嗎?

【補充信息】回網友:為什麼是最後的世界大戰:如果最後的戰爭發生在熱核武器時代,「第三次世界大戰」應該就是最後的世界大戰。「就有火從天降下燒滅了他們」可以這樣應用:表面上人類互相發射了氫彈,實際上神將之還給了「列國」。熱核武器正是一種「天火」或火湖,這是人類和戰爭最後的結局。

三、火湖(10)

10那迷惑他們的魔鬼,被扔在硫磺的火湖裡,就是獸和假先知所在的地方。他們必晝夜受痛苦,直到永永遠遠。κα διβολος πλανν ατος βλθη ες τν λμνην το πυρς κα θεου που τ θηρον κα ψευδοπροφτης κα βασανισθσονται μρας κα νυκτς ες τος αἰῶνας τν αἰώνων;And the devil that deceived them was cast into the lake of fire and brimstone, where the beast and the false prophet are, and shall be tormented day and night for ever and ever.

火湖公平嗎?只有火湖才是公義的。但以理書3:6,「凡不俯伏敬拜的,必立時扔在烈火的窯中」;但以理書3:11,「凡不俯伏敬拜的,必扔在烈火的窯中」;但以理書3:15,「你們再聽見角,笛,琵琶,琴,瑟,笙,和各樣樂器的聲音,若俯伏敬拜我所造的像,卻還可以。若不敬拜,必立時扔在烈火的窯中,有何神能救你們脫離我手呢」;但以理書3:20-21,「20又吩咐他軍中的幾個壯士,將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捆起來,扔在烈火的窯中。21這三人穿著褲子,內袍,外衣,和別的衣服,被捆起來扔在烈火的窯中」;但以理書3:23,「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這三個人都被捆著落在烈火的窯中」;但以理書3:26,「於是,尼布甲尼撒就近烈火窯門,說,至高神的僕人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出來,上這裡來吧。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就從火中出來了」……這是我們的信仰:但以理書3:17-18,「14即便如此,我們所事奉的神能將我們從烈火的窯中救出來。王阿,他也必救我們脫離你的手。18即或不然,王阿,你當知道我們決不事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而這是我們應該有的見證:希伯來書11:34,「   滅了烈火的猛勢,脫了刀劍的鋒刃,軟弱變為剛強,爭戰顯出勇敢,打退外邦的全軍」。

1、魔鬼

撒但這個概念重點在強調「抵擋」這個罪行;而「魔鬼」(διάβολος)這個概念旨在強調它的靈界背景和它的詭計多端,它是個騙子。所以這是仍然迷惑(πλανάω)人欺騙人的魔鬼。神先用天火燒滅了列國敵軍;然後清算魔鬼。這個順序相當於創世記3章中神對人與蛇的審判,祂沒有放過任何罪惡,斷不以有罪為無罪(創世記3:9-15)。對騙人的惡人,也不需要永遠的憐憫,也不需要堅持愛他們——你沒有辦法與騙子對話,他們來到你面前,已經決定欺騙。所以,乃父最合適的歸處,就是「被扔在硫磺的火湖裡」。τοῦ πυρὸς καὶ θείου,火與硫磺並列,不僅回映所多瑪的命運,而且也表明,這是火是不滅的。另參以賽亞書66:24,「他們必出去觀看那些違背我人的屍首。因為他們的蟲是不死的,他們的火是不滅的。凡有血氣的,都必憎惡他們」;馬太福音3:12,「他手裡拿著簸箕,要揚淨他的場,把麥子收在倉裡,把糠用不滅的火燒盡了」;馬可福音9:44,「你缺了肢體進入永生,強如有兩隻手落到地獄,入那不滅的火裡去」;馬可福音9:48,「在那裡蟲是不死的,火是不滅的」;路加福音3:17,「他手裡拿著簸箕,要揚淨他的場,把麥子收在倉裡,把糠用不滅的火燒盡了」。當然,我們也可以這樣應用:只有聖靈的火,才能照亮並毀滅騙子及其謊言。在真正有聖靈的人,大淫婦和雞湯教,都不能再欺騙了。

2、獸和假先知

火湖中的惡者不僅僅有魔鬼,還有獸和假先知——他們已經先到那裡了(也有人認為他們「將要」在那裡),原因在第19:20節。這獸是哪一位呢?「11那先前有,如今沒有的獸,就是第八位。他也和那七位同列,並且歸於沉淪……17因為神使諸王同心合意,遵行他的旨意,把自己的國給那獸,直等到神的話都應驗了」(啟示錄17:11-17)。這首應該是末世帝國的暴君。假先知(ψευδοπροφήτης)參見啟示錄19:20,「那獸被擒拿,那在獸面前曾行奇事,迷惑受獸印記,和拜獸像之人的假先知,也與獸同被擒拿。他們兩個就活活地被扔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基本上可以說,假先知就是與暴君淫合、一味教導人順服暴君或獸、並追求神跡奇事侍奉魔鬼三重試探的宗教領袖。獸和假先知可以分別指向政治人,前者就是地上的王,後者可以是大宗教領袖。一方面,我們的仇敵不僅僅是空氣中的靈氣,而是實實在在的「人物」;另一方面,教會不可以和不能夠迴避這些「政治人物」。你必須向政治領袖和宗教領袖宣講公義、節制與最後的審判。值得一提的是,魔鬼、獸和假先知,似乎與聖父、聖子和聖靈,形成了一個對立的「反三位一體」:魔鬼是惡人的父,獸是王或天子,而假先知指向邪靈。另外參考我們已經分享過的信息:龍、獸和假先知,可以平行當今那個三國邪惡軸心。而當基督教刻意迴避政治和異教或主流宗教領袖的罪惡,那麼抵擋魔鬼只是說夢。

3、永死

「他們必晝夜受痛苦,直到永永遠遠」。這裡的「他們」指魔鬼、獸和假先知。有一種死亡,或第二次死亡,或真正的死亡,就是永永遠遠的死,或與永生對立,稱之為永死。這永死的意義在於「必晝夜受痛苦」,或者「痛苦」(βασανίζω,9:5,11:10,12:2,14:10)。曾有痛苦,但不悔改,痛上加痛,苦上加苦。也許人很難理解這是如何可能的。「善人」們責備上帝的殘忍;「知道分子」質疑上帝的公義。也許有基督徒也會問:至少其中的獸和加假先知在「痛苦」中悔改呢?答案就在這裡,就在啟示錄本身之中:啟示錄9:20,「其餘未曾被這些災所殺的人,仍舊不悔改自己手所作的,還是去拜鬼魔,和那些不能看,不能聽,不能走,金,銀,銅,木,石,的偶像。21又不悔改他們那些兇殺,邪術,姦淫,偷竊的事」;啟示錄16:8-11,「8第四位天使把碗倒在日頭上,叫日頭能用火烤人。9人被大熱所烤,就褻瀆那有權掌管這些災的神之名,並不悔改將榮耀歸給神。10第五位天使把碗倒在獸的座位上,獸的國就黑暗了。人因疼痛就咬自己的舌頭。11又因所受的疼痛,和生的瘡,就褻瀆天上的神。並不悔改所行的」。不僅如此,這是我們多次強調的簡單常識:如果沒有地獄、只有「一死百了」,那麼人間就會完全淪為地獄或洪水滔天。無敵論和泛愛論騙子不認識自己、人類和神。

不僅如此,這些「人道主義叫獸」和雞湯教的膽小鼠們,完全迴避了基本的語境:是虐個邪惡聯軍正在攻擊heel滅絕「聖徒的營與蒙愛的城」。這種有選擇的瞎眼就是雞湯教和左派們的經典嘴臉。他們看不見惡者,但你任何「正義」反應,他們都及時而敏感地起來攻擊:你有血氣、你沒有愛,你沒有生命。真相很簡單,他們就是撒但一會的,不過是歌革和瑪各的第五縱隊。所以我同意,火湖最熱的那個地方,應該留給雞湯教。

有人爭辯說,亞伯拉罕也為所多瑪禱告。這就是雞湯教有選擇地釋經的又一例證。亞伯拉罕不能以為自己比神更公義;而且他到底是怎樣禱告祈求的呢?「23亞伯拉罕近前來,說,無論善惡,你都要剿滅嗎?24假若那城裡有五十個義人,你還剿滅那地方嗎?不為城裡這五十個義人饒恕其中的人嗎?25將義人與惡人同殺,將義人與惡人一樣看待,這斷不是你所行的。審判全地的主,豈不行公義嗎?26耶和華說,我若在所多瑪城裡見有五十個義人,我就為他們的緣故饒恕那地方的眾人」(創世記18:23-26)。亞伯拉罕分別了善惡。愛耶和華的都恨惡罪惡,只是你們心裡沒有神的愛。讓我們禱告:」3耶和華阿,早晨你必聽我的聲音。早晨我必向你陳明我的心意,並要儆醒。4因為你不是喜悅惡事的神。惡人不能與你同居。5狂傲人不能站在你眼前。凡作孽的,都是你所恨惡的。6說謊言的,你必滅絕。好流人血弄詭詐的,都為耶和華所憎惡。7至於我,我必憑你豐盛的慈愛進入你的居所。我必存敬畏你的心向你的聖殿下拜。8耶和華阿,求你因我的仇敵,憑你的公義,引領我。使你的道路在我面前正直。9因為他們的口中沒有誠實。他們的心裡滿有邪惡。他們的喉嚨,是敞開的墳墓。他們用舌頭諂媚人」(詩篇5:3-9);「我的舌頭,要終日論說你的公義,時常讚美你」(詩篇35:28)。阿門。

任不寐,2021年5月22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