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示錄第三十九課:進入天國的門(21:22-27)

奉聖父聖子聖靈的名,阿門。今天的證道經文是啟示錄21:22-27,

22我未見城內有殿,因主神全能者,和羔羊,為城的殿。23那城內又不用日月光照。因有神的榮耀光照。又有羔羊為城的燈。

24列國要在城的光裡行走。地上的君王必將自己的榮耀歸與那城。

25城門白晝總不關閉。在那裡原沒有黑夜。

26人必將列國的榮耀尊貴歸與那城。

27凡不潔淨的,並那行可憎與虛謊之事的,總不得進那城。只有名字寫在羔羊生命冊上的才得進去。

感謝主的話語。如果說啟示錄21:9-21重點聚焦「天堂」內部及內在的各種關係或內部結構;那麼21:22-27則轉向聖城的三種外部關係。第一、神與聖城的關係(22-23);第二、列國與聖城的關係(24-26);第三、惡人與聖城的關係(27)。新天新地或「基督教世界」,這三組關係並存,缺一不可。不過仍可這段經文交叉結構:

第一、22-23與27首尾呼應,這是光明與黑暗的對立。這一真理可平行創世記1:4-5,「4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開了。5神稱光為晝,稱暗為夜。有晚上,有早晨,這是頭一日」。第二、24與26前後呼應,兩節經文共享的感念包括「列國」、「榮耀尊貴歸與那城」。此外,「地上的君王」和「人」(詳見下文)也可以平行,這兩個概念覆蓋了所有地球人或政治人。而這兩節經文再一次碾壓了所謂非政治的主流邪教。我們也應該再一次歡喜快樂,因真理持續得自由。第三、中間25節的核心概念是城門——門指向這個核心事實:天開了。一方面參見創世記3:24,「於是把他趕出去了。又在伊甸園的東邊安設基路伯和四面轉動發火焰的劍,要把守生命樹的道路」。另一方面參見約翰福音1:49-51,「49拿但業說,拉比,你是神的兒子,你是以色列的王。50耶穌對他說,因為我說在無花果樹底下看見你,你就信嗎?你將要看見比這更大的事。51又說,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你們將要看見天開了,神的使者上去下來在人子身上」。另參以賽亞書62:1-10,「1我因錫安必不靜默,為耶路撒冷必不息聲,直到他的公義如光輝發出,他的救恩如明燈發亮。2列國必見你的公義,列王必見你的榮耀。你必得新名的稱呼,是耶和華親口所起的……9惟有那收割的要吃,並讚美耶和華。那聚斂的要在我聖所的院內喝。10你們當從門經過經過。預備百姓的路。修築修築大道。撿去石頭。為萬民豎立大旗」…… 在這種意義上,這門就是公義之門,「18耶和華雖嚴嚴地懲治我,卻未曾將我交於死亡。19給我敞開義門。我要進去稱謝耶和華。20這是耶和華的門。義人要進去」(詩篇118:18-20)。新譯本詩篇18:20,「這是耶和華的門,義人才可以進去」。

求神幫助我們,在政治之真理上正本清源。,願感動先知和使徒的靈,也加倍感動我們:「當三十年四月初五日,以西結(原文作我)在迦巴魯河邊被擄的人中,天就開了,得見神的異象」(以西結書1:1);「耶穌受了洗,隨即從水裡上來。天忽然為他開了,他就看見神的靈,彷彿鴿子降下,落在他身上」(馬太福音3:16)。阿門。

一、光明(22-23)

22我未見城內有殿,因主神全能者,和羔羊,為城的殿。

23那城內又不用日月光照。因有神的榮耀光照。又有羔羊為城的燈。

這兩節經文是平行的,這是平行的概念:城/城、主神全能者/神的榮耀、羔羊/羔羊。不過22節兩次聚焦聖殿;而23節兩次聚焦光照。借此我們也能明白「神就是光」的真理,最終應驗在:聖殿-聖城的如光照耀。或者,教會是這世上的光;而一個沒有教會之光的國度,必然是遍地都黑暗了的埃及。「主流學者」傾向於認為第23節僅僅是比喻;如按這樣的邏輯,那麼第22節也只能理解為比喻——如此一來,我們如何看見約翰的看見呢?整卷啟示錄都會在「文學比喻」中成為虛構,或「聖經文學」。這是他們引證的經文:以賽亞書24:23,「那時月亮要蒙羞,日頭要慚愧。因為萬軍之耶和華必在錫安山,在耶路撒冷作王。在敬畏他的長老面前,必有榮耀」。需要重申這個釋經常識:舊約只是影兒,新約才是實體。先知看見的有限,最終的啟示才得以完全。

1、聖殿(22)

22我未見城內有殿,因主神全能者,和羔羊,為城的殿。Κα ναν οκ εδον ν ατ γρ κριος θες παντοκρτωρ νας ατς στιν κα τ ρνον;And I saw no temple therein: for the Lord God Almighty and the Lamb are the temple of it.

聖殿是聖城的中心。又有「學者」胡說:「其實新耶路撒冷有聖殿,只是約翰沒有看見」(Καὶ ναὸν οὐκ εἶδον ἐν αὐτῇ)。按這套邏輯,神和羔羊為神的殿,就是謊言了。或者新耶路撒冷有兩座聖殿。這是不可能的。沒有別的聖殿,只有這一座聖殿。不僅如此,到新天新地,「在基督裡」這個應許,得以完全應驗。但是這聖殿可以平行教會的真理:約翰福音2:21,「但耶穌這話,是以他的身體為殿」;哥林多前書3:17,「若有人毀壞神的殿,神必要毀壞那人。因為神的殿是聖的,這殿就是你們」;以弗所書2:21,「各(或作全)房靠他聯絡得合式,漸漸成為主的聖殿」。

這是先知的相關預言:哈該書2:9,「這殿後來的榮耀,必大過先前的榮耀。在這地方我必賜平安。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耶利米書3:16-17,「16耶和華說,你們在國中生養眾多。當那些日子,人必不再提說耶和華的約櫃,不追想,不記念,不覺缺少,也不再製造。17那時,人必稱耶路撒冷為耶和華的寶座。萬國必到耶路撒冷,在耶和華立名的地方聚集。他們必不再隨從自己頑梗的噁心行事」。另參馬可福音14:58,15:29;約翰福音2:19-22,使徒行傳4:11,等等。值得一提的是,有猶太學者按類似的思想解釋創世記1:3,「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這「光」就是神榮耀所居住的聖殿。他們也將以西結書43:2與此平行:「以色列神的榮光從東而來。他的聲音如同多水的聲音。地就因他的榮耀發光」。僅供參考。無論如何,神和羔羊為殿是什麼意思呢?「看哪,神的帳幕在人間。他要與人同住,他們要作他的子民,神要親自與他們同在,作他們的神」(21:3)。與此相關,根本不存在什麼政教分離:聖殿軍令一切,首先在政治之上。一方面,政治不可干涉教會;但另一方面,教會凌駕於政治之上。歷代志下26:18,「他們就阻擋烏西雅王,對他說,烏西雅阿,給耶和華燒香不是你的事,乃是亞倫子孫承接聖職祭司的事。你出聖殿吧。因為你犯了罪。你行這事,耶和華神必不使你得榮耀」。另參彌迦書1:2,「萬民哪,你們都要聽。地和其上所有的,也都要側耳而聽。主耶和華從他的聖殿,要見證你們的不是」;詩篇11:4,「耶和華在他的聖殿裡,耶和華的寶座在天上。他的慧眼察看世人」;哈巴谷書2:20,「惟耶和華在他的聖殿中。全地的人,都當在他面前肅敬靜默」。

名詞ναός在新約中出現了46次,僅在啟示錄中就出現了16次——至聖所而非十字架,才是真理最終的歸指,或基督事件之後的聚會中心。最後注意這裡有定冠詞ὁ平行的四個概念:ὁ κύριος(主)、ὁ θεὸς(神)、 ὁ παντοκράτωρ(全能者)、τὸ ἀρνίον(羔羊)。其中名詞παντοκράτωρ在新約中出現了10次,有9次都在啟示錄(哥林多後書6:18;啟示錄1:8,4:8,11:17,15:3,16:7,16:14,19:6,19:15,21:22)。παντοκράτωρ,he who holds sway over all things;the ruler of all;almighty: God。這個概念理直氣壯地地直面任何政治世界;讀這卷書的人,不可能迴避政治。

2、光照(23)

23那城內又不用日月光照。因有神的榮耀光照。又有羔羊為城的燈。κα πλις ο χρεαν χει το λου οδ τς σελνης να φανωσιν ν ατ γρ δξα το θεο φτισεν ατν κα λχνος ατς τ ρνον;And the city had no need of the sun, neither of the moon, to shine in it: for the glory of God did lighten it, and the Lamb is the light thereof.

神就是光。但在聖經語境中,神的光或神的榮耀總是與會幕、聖殿和教會連接在一起的。比如出埃及記40:34-38,「34當時,雲彩遮蓋會幕,耶和華的榮光就充滿了帳幕。35摩西不能進會幕,因為雲彩停在其上,並且耶和華的榮光充滿了帳幕。36每逢雲彩從帳幕收上去,以色列人就起程前往。37雲彩若不收上去,他們就不起程,直等到雲彩收上去。38日間,耶和華的雲彩是在帳幕以上。夜間,雲中有火,在以色列全家的眼前,在他們所行的路上,都是這樣」;列王紀上8:10-11,「10祭司從聖所出來的時候,有雲充滿耶和華的殿。11甚至祭司不能站立供職,因為耶和華的榮光充滿了殿」;以西結書43:4-5,「4耶和華的榮光從朝東的門照入殿中。5靈將我舉起,帶入內院,不料,耶和華的榮光充滿了殿」。神的榮耀充滿聖殿甚至充滿全地意味著什麼呢?意味著神就是世界的光,而所有其他在世界是發光的光體,都不再有意義了。另參啟示錄22:5,「不再有黑夜。他們也不用燈光日光。因為主神要光照他們。他們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以賽亞書60:19-20,「19日頭不再作你白晝的光,月亮也不再發光照耀你。耶和華卻要作你永遠的光,你神要為你的榮耀。20你的日頭不再下落,你的月亮也不退縮。因為耶和華必作你永遠的光,你悲哀的日子也完畢了」。

不過這裡貌似有一個問題:是不再有日月了;還是雖然有日月,但唯有新耶路撒冷不需要日月之光照?我們先擱置這個問題。καὶ ἡ πόλις οὐ χρείαν ἔχει,And the city had no need——這座城市不需要。名詞χρεία的意思是:necessity, need;duty, business(3:17,22:5)。光照:φαίνω,to bring forth into the light, cause to shine, shed light;shine(1:16,8:12,18:23)。動詞φαίνω的主語是日月。與之平行的動詞是φωτίζω,主語是神,或神的榮耀(δόξα τοῦ θεοῦ):to give light, to shine;to enlighten, light up, illumine;to bring to light, render evident;to enlighten, spiritually, imbue with saving knowledge(路加福音11:36,約翰福音1:9,哥林多前書4:5,以弗所書1:18,3:9;提摩太后書1:10;希伯來書6:4,10:32;啟示錄18:1,22:5)。燈:λύχνος,a lamp, candle, that is placed on a stand or candlestick。如馬太福音5:14-16,「14你們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隱藏的。15人點燈,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燈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16你們的光也當這樣照在人前,叫他們看見你們的好行為,便將榮耀歸給你們在天上的父」(另參約翰福音5:35,彼得後書1:19等)。

二、列國(24-26)

24列國要在城的光裡行走。地上的君王必將自己的榮耀歸與那城。

25城門白晝總不關閉。在那裡原沒有黑夜。

26人必將列國的榮耀尊貴歸與那城。

一方面,聖殿在人間,「宗教」凌駕於政治之上。另一方面,全地的政治都必須順服聖殿。這3節經文放在一起,可以平行道成肉身的真理:光照在黑暗中,基督和教會在人間,神帳幕在人間。為此我們也必須說:啟示錄中的聖城聖殿,既是末世的,也是歷史的——其中事實和真理同時覆蓋以色列和教會的歷史。所謂天路是天家的一部分,反之亦然。另一方面;細讀以賽亞書60章,這3節經文的核心概念,都在那裡了。而門(城門+房門)和黑夜同時出現,可以參見創世記19:1-13——所多瑪的惡人找不到門,唯有義人羅得可以進入神的國:神「7只搭救了那常為惡人淫行憂傷的義人羅得。8因為那義人住在他們中間,看見聽見他們不法的事,他的義心就天天傷痛。9主知道搭救敬虔的人脫離試探,把不義的人留在刑罰之下,等候審判的日子」(彼得後書2:7-9)。

1、列國(24)

24列國要在城的光裡行走。地上的君王必將自己的榮耀歸與那城。κα τ θνη τν σωζομνων ν τ φωτ ατς περιπατσουσιν κα ο βασιλες τς γς φρουσιν τν δξαν κα τν τιμν ατν ες ατν;And the nations of them which are saved shall walk in the light of it: and the kings of the earth do bring their glory and honour into it.

光(φῶς)、榮耀(δόξα)和尊貴(τιμή)這組概念,不僅貫穿啟示錄21:22-25,而且也將21:9-21與21:22-27連為一體。而且,進一步對立了新婦耶路撒冷與淫婦巴比倫:啟示錄18:7-8,「7她怎樣榮耀自己,怎樣奢華,也當叫她照樣痛苦悲哀。因她心裡說,我坐了皇后的位,並不是寡婦,決不至於悲哀。8所以在一天之內,她的災殃要一齊來到,就是死亡,悲哀,饑荒,她又要被火燒盡了。因為審判她的主神大有能力」。那時,「因為列國都被她邪淫大怒的酒傾倒了。地上的君王與她行淫,地上的客商,因她奢華太過就發了財」(啟示錄18:3),如今,「列國要在城的光裡行走。地上的君王必將自己的榮耀歸與那城」。在光裡行走,另參約翰福音12:35-36,「35耶穌對他們說,光在你們中間,還有不多的時候,應當趁著有光行走,免得黑暗臨到你們。那在黑暗裡行走的,不知道往何處去。36你們應當趁著有光,信從這光,使你們成為光明之子。耶穌說了這話,就離開他們,隱藏了」。

這是一節令人震撼的經文,尤其應該震撼厲害國和龍國。長期以來,於今為烈——龍的傳人在這大罪中以恥為榮,以罪為美:暴君扮演上帝,粉飾萬國來朝。但這是神的話語:「3人不拘用什麼法子,你們總不要被他誘惑,因為那日子以前,必有離道反教的事,並有那大罪人,就是沉淪之子,顯露出來。4他是抵擋主,高抬自己,超過一切稱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神的殿裡,自稱是神」(帖撒羅尼迦後書2:3-4)。我們完全可以這樣說,凡是妄圖一統天下的罪人,都只能是敵基督。而希律及其下場,就是這些假基督的前鑒:「21希律在所定的日子,穿上朝服,坐在位上,對他們講論一番。22百姓喊著說,這是神的聲音,不是人的聲音。23希律不歸榮耀給神,所以主的使者立刻罰他。他被蟲所咬,氣就絕了」(使徒行傳12:21-23)。中國夢是巴別夢。

列國(τὰ ἔθνη,平行創世記10章)這個概念不僅總結了啟示錄的政治世界觀,而且完成了對反政治邪教的碾壓,包括政教分離的陳詞濫調以及該撒特區論。同時我們也注意到,在新天新地,除了聖城,世界裡還有天下列國。只是那時候的列國應該都是完全意義上的「基督教國家」了。「接受本」對列國有一個限定:τῶν σωζομένων,被拯救的。換言之,在光裡行走的不是所有國家,而是被拯救的國家或人民。值得強調的是,名詞ἔθνος在新約中出現了164次,僅在啟示錄中就出現了21次。在這個意義上,啟示錄是真正的政治學。列國的君王(οἱ βασιλεῖς)率先垂范地將榮耀歸於聖城,而君王這個概念本身,進一步棄絕了一切非政治邪教。同樣值得強調的是,名詞βασιλεύς在新約中出現了118次,僅在啟示錄中就出現了21次。在這個意義上,啟示錄是真正的政治學。「我們的主,我們的神,你是配得榮耀尊貴權柄的。因為你創造了萬物,並且萬物是因你的旨意被創造而有的」(啟示錄4:11)。

2、城門

25城門白晝總不關閉。在那裡原沒有黑夜。κα ο πυλνες ατς ο μ κλεισθσιν μρας νξ γρ οκ σται κεAnd the gates of it shall not be shut at all by day: for there shall be no night there.

巴別的暴君和人民夢想雞犬升天,但卻不是想從門進去。必然豬群入海。城門(οἱ πυλῶνες)是複數,四面的門全是開放的。那時聖城不設防,永不設防:「白晝總不關閉。在那裡原沒有黑夜」。這都是平行的信息:創世記1:4-5,「4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開了。5神稱光為晝,稱暗為夜。有晚上,有早晨,這是頭一日」。啟示錄和創世記記載的晝夜大有區別:新天新地不再有黑夜。而之所以如此,只能表明復活而得永生的人,被賜予了靈性的身體(哥林多前書15:42-44);因此都是不需要睡覺的光明之子(帖撒羅尼迦前書5:5-9)。另參創世記3:24,「於是把他趕出去了。又在伊甸園的東邊安設基路伯和四面轉動發火焰的劍,要把守生命樹的道路」;約翰福音10:9,「我就是門。凡從我進來的,必然得救,並且出入得草吃」;以賽亞書22:22,「我必將大衛家的鑰匙放在他肩頭上。他開,無人能關。他關,無人能開」;啟示錄3:7,「你要寫信給非拉鐵非教會的使者,說,那聖潔,真實,拿著大衛的鑰匙,開了就沒有人能關,關了就沒有人能開的,說」;啟示錄3:8,「我知道你的行為,你略有一點力量,也曾遵守我的道,沒有棄絕我的名。看哪,我在你面前給你一個敞開的門,是無人能關的」。

城門更是「基督教國家」秉公行義之地,這一點至關重要:唯獨義人才能進入神國的門;或者,有位藉著義行(啟示錄20:12,以弗所書2:8-10)你才可能進入神國的門。一方面,基督就是門(約翰福音10:1-18);另一方面,基督就是那聖潔公義者(使徒行傳3:14;另參馬太福音23:23,路加福音1:75,約翰福音17:25,使徒行傳17:31,24:2,羅馬書3:4,14:17;哥林多前書1:30,以弗所書5:9,6:14;帖撒羅尼迦前書2:10,帖撒羅尼迦後書1:5-6,提摩太前書6:11,提摩太后書2:22,4:8,提多書2:12,希伯來書1:9,6:10,11:33,約翰一書2:29,啟示錄19:11等)。什麼是基督徒呢:「37愛父母過於愛我的,不配作我的門徒,愛兒女過於愛我的,不配作我的門徒。38不背著他的十字架跟從我的,也不配作我的門徒」(馬太福音10:37-38)。我們今天可以把話說得徹底一點:沒有政治公義的任何基督徒不可能有真正意義上的十字架,因此也不可能是基督的門徒。這是馬太福音第十章的交叉信息:「16我差你們去,如同羊進入狼群。所以你們要靈巧像蛇,馴良像鴿子。17你們要防備人。因為他們要把你們交給公會,也要在會堂裡鞭打你們。18並且你們要為我的緣故,被送到諸侯君王面前,對他們和外邦人作見證」(馬太福音10:16-18)。這是常識:你如不站在「諸侯君王面前」,沒有任何可能會遭遇國家刑法十字架。在這個前提之下,強烈建議大家重新閱讀約翰福音10:1-18,聚焦門的真理;並從中找到三大平行的事實:為羊捨命的好牧人才是門、不從門進來的盜賊,以及因為政治恐懼而裸奔的雇工。不僅如此,請返回舊約的公義之門:

阿摩司書5:10-15,「10你們怨恨那在城門口責備人的,憎惡那說正直話的。11你們踐踏貧民,向他們勒索麥子。你們用鑿過的石頭建造房屋,卻不得住在其內,栽種美好的葡萄園,卻不得喝所出的酒。12我知道你們的罪過何等多,你們的罪惡何等大。你們苦待義人,收受賄賂,在城門口屈枉窮乏人。13所以通達人見這樣的時勢,必靜默不言。因為時勢真惡。14你們要求善,不要求惡,就必存活。這樣,耶和華萬軍之神,必照你們所說的,與你們同在。15要惡惡好善,在城門口秉公行義。或者耶和華萬軍之神,向約瑟的余民施恩」;約伯記29:7-25,「7我出到城門,在街上設立座位……12因我拯救哀求的困苦人,和無人幫助的孤兒。13將要滅亡的為我祝福。我也使寡婦心中歡樂。14我以公義為衣服,以公平為外袍和冠冕。15我為瞎子的眼,瘸子的腳。16我為窮乏人的父,素不認識的人,我查明他的案件。17我打破不義之人的牙床,從他牙齒中奪了所搶的……19我的根長到水邊,露水終夜沾在我的枝上。20我的榮耀在身上增新,我的弓在手中日強」(另參約伯記29:7,39:21-22;歷代志下32:6;詩篇127:5,箴言8:3,22:22,24:7,31:23,31:31;撒加利亞8:16等)。

3、列國

26人必將列國的榮耀尊貴歸與那城。α οσουσιν τν δξαν κα τν τιμν τν θνν ες ατν;And they shall bring the glory and honour of the nations into it.

在交叉結構中,26與24前後呼應。不過平行列國、列王的,是「人」,這是意譯。原文中並沒有「人」這個名詞;而主流學者將之指向外邦人。但是我傾向於有一種可能:動詞οἴσουσιν的主語是οἱ πυλῶνες(門)——是眾城門將榮耀和尊貴歸給那城。換言之,我們雖然在世界的寬闊處秉公行義,但不可自義;義人必須把一切榮耀和尊貴歸給神。因此眾城門或神的百姓(以色列12支派,21:12)與列國平行歸榮於神:

耶利米書22:2,「說,坐大衛寶座的猶大王阿,你和你的臣僕,並進入城門的百姓,都當聽耶和華的話」;以賽亞書65:17-18,「17看哪,我造新天新地,從前的事不再被記念,也不再追想。18你們當因我所造的永遠歡喜快樂。因我造耶路撒冷為人所喜,造其中的居民為人所樂」;以賽亞書2:2-5,「2末後的日子,耶和華殿的山必堅立,超乎諸山,高舉過於萬嶺。萬民都要流歸這山。3必有許多國的民前往,說,來吧,我們登耶和華的山。奔雅各神的殿。主必將他的道教訓我們,我們也要行他的路。因為訓誨必出於錫安,耶和華的言語,必出於耶路撒冷。4他必在列國中施行審判,為許多國民斷定是非。他們要將刀打成犁頭,把槍打成鐮刀。這國不舉刀攻擊那國,他們也不再學習戰事。5雅各家阿,來吧,我們在耶和華的光明中行走」。

另參詩篇24:6-10,「6這是尋求耶和華的族類,是尋求你面的雅各(細拉)。7眾城門哪,你們要抬起頭來。永久的門戶,你們要被舉起。那榮耀的王將要進來。8榮耀的王是誰呢?就是有力有能的耶和華,在戰場上有能的耶和華。9眾城門哪,你們要抬起頭來。永久的門戶,你們要把頭抬起。那榮耀的王將要進來。10榮耀的王是誰呢?萬軍之耶和華,他是榮耀的王。(細拉)」;阿摩司書5:15,「要惡惡好善,在城門口秉公行義。或者耶和華萬軍之神,向約瑟的余民施恩」;撒迦利亞8:16,「你們所當行的是這樣,各人與鄰舍說話誠實,在城門口按至理判斷,使人和睦」;路得記4:11,「在城門坐著的眾民和長老都說,我們作見證。願耶和華使進你家的這女子,像建立以色列家的拉結,利亞二人一樣。又願你在以法他得亨通,在伯利恆得名聲」;以賽亞書26:2,「敞開城門,使守信的義民得以進入」;以賽亞書28: 5-6,「5到那日,萬軍之耶和華必作他余剩之民的榮冠華冕。6也作了在位上行審判者公平之靈,並城門口打退仇敵者的力量」;以賽亞書45:1,「我耶和華所膏的古列,我攙扶他的右手,使列國降伏在他面前,我也要放鬆列王的腰帶,使城門在他面前敞開,不得關閉,我對他如此說」;以賽亞書60:11,「你的城門必時常開放,晝夜不關,使人把列國的財物帶來歸你,並將他們的君王牽引而來」。

但當年並非如此。以賽亞書3:26,「錫安(原文作他)的城門必悲傷,哀號。他必荒涼坐在地上」;以賽亞書24:12,「城中只有荒涼,城門拆毀淨盡」;以賽亞書29:21,「他們在爭訟的事上,定無罪的為有罪,為城門口責備人的,設下網羅,用虛無的事,屈枉義人」;耶利米哀歌1:4,「錫安的路徑因無人來守聖節就悲傷。她的城門淒涼。她的祭司歎息。她的處女受艱難,自己也愁苦」;耶利米哀歌2:9,「錫安的門都陷入地內。主將她的門閂毀壞,折斷。她的君王和首領落在沒有律法的列國中。她的先知不得見耶和華的異象」;耶利米書14:2,「猶大悲哀,城門衰敗。眾人披上黑衣坐在地上。耶路撒冷的哀聲上達」;耶利米書15:7,「我在境內各城門口(或作我在這地邊界的關口),用簸箕簸了我的百姓,使他們喪掉兒女。我毀滅他們,他們仍不轉離所行的道」……

如果基督徒行義卻不將榮耀歸給神,基督教與共產主義邪教以及一切異教就沒有任何區別。這是「聖經政治學」的底線:「6主說,你們若有信心像一粒芥菜種,就是對這棵桑樹說,你要拔起根來栽在海裡,他也必聽從你們。7你們誰有僕人耕地,或是放羊,從田里回來,就對他說,你快來坐下吃飯呢?8豈不對他說,你給我預備晚飯,束上帶子伺候我,等我吃喝完了,你才可以吃喝嗎?9僕人照所吩咐的去作,主人還謝謝他嗎?10這樣,你們作完了一切所吩咐的,只當說,我們是無用的僕人。所作的本是我們應分作的」(路加福音17:6-10)。

三、黑暗(27)

27凡不潔淨的,並那行可憎與虛謊之事的,總不得進那城。只有名字寫在羔羊生命冊上的才得進去。κα ο μ εσλθ ες ατν πν κοινον, κα ποιον βδλυγμα κα ψεδος ε μ ο γεγραμμνοι ν τ βιβλίῳ τς ζως το ρνου;And there shall in no wise enter into it any thing that defileth, neither whatsoever worketh abomination, or maketh a lie: but they which are written in the Lamb』s book of life.

必有靈魂不得從門進城。我們之所以用「黑暗」來定義這節經文,是因為馬太福音這組教導,如今都完全應驗了:馬太福音8:12,「惟有本國的子民,竟被趕到外邊黑暗裡去。在那裡必要哀哭切齒了」;馬太福音13:42,「丟在火爐裡。在那裡必要哀哭切齒了」;馬太福音13:50,「丟在火爐裡。在那裡必要哀哭切齒了」;馬太福音22:13,「於是王對使喚的人說,捆起他的手腳來,把他丟在外邊的黑暗裡。在那裡必要哀哭切齒了」;馬太福音24:51,「重重地處治他,(或作把他腰斬了)定他和假冒為善的人同罪。在那裡必要哀哭切齒了」;馬太福音25:30,「把這無用的僕人,丟在外面黑暗裡。在那裡必要哀哭切齒了」。一方面,棄絕在黑暗之中的人,是第二次死之中的人類;另一方面,這些惡人首先指向了「假基督徒」和「假師傅」。

1、他們是誰

首先需要強調的是,啟示錄21-22章這三節經文是平行和統一的:21:8,「惟膽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殺人的,淫亂的,行邪術的,拜偶像的,和一切說謊話的,他們的分就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這是第二次的死」;22:15,「城外有那些犬類,行邪術的,淫亂的,殺人的,拜偶像的,並一切喜好說謊言編造虛謊的」。這是傳統教會的共識。結論:「凡不潔淨的,並那行可憎與虛謊之事的」,指向「第二次的死」中的「活死人」。換言之,在新天新地中並不存在諸多敵基督的人類或勢力。但即使基督徒也容易按外邦人或無神論的習慣思考末世的死亡和新人類。其實答案很簡單:第二次的死或永死,不是第一次那種死,更不是「一死百了」,或不在了。而是「他們必晝夜受痛苦,直到永永遠遠」(20:10)。「犬類」們一直在城外,就是在聖城之外一直受痛苦。否則,誰還怕末世審判呢。以下概念對觀,就免得自相反駁:「設防」與「城門白晝總不關閉」;「城外犬類……」與「以後再沒有咒詛」。啟示錄22:15原文中沒有「城外」,如說外人。我們必須明白,新天新地中的第二次死的人,仍然「活在痛苦中」,是另外一種「人類」。

凡不潔淨的:πᾶν κοινοῦν,any thing(one) that defileth。動詞κοινόω的基本含義是to make common;to make (Levitically) unclean, render unhallowed, defile, profane;to declare or count unclean。如馬太福音15:11,「入口的不能污穢人,出口的乃能污穢人」。可以指向「惟膽怯的……拜偶像的」。而「並那行可憎(ποιοῦν βδέλυγμα)與虛謊之事(ψεῦδος,22:25,約翰福音8:44)的」,相當於「可憎的……並一切喜好說謊言編造虛謊的」。「可憎之事」(βδέλυγμα)另參啟示錄17:4-5,「4那女人穿著紫色和朱紅色的衣服,用金子寶石珍珠為妝飾。手拿金盃,杯中盛滿了可憎之物,就是她淫亂的污穢。5在她額上有名寫著說,奧秘哉,大巴比倫,作世上的淫婦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馬太福音24:15,「你們看見先知但以理所說的,那行毀壞可憎的站在聖地。(讀這經的人須要會意)」;路加福音16:15,「耶穌對他們說,你們是在人面前自稱為義的。你們的心,神卻知道。因為人所尊貴的是神看為可憎惡的」。「她媽的」,只能在城外羨慕嫉妒恨。

2、惡人特區

我們拿誰來說明這個事實呢:新天新地中的第二次死的人,仍然「活在痛苦中」,是另外一種「人類」?該隱的情況類似:「13該隱對耶和華說,我的刑罰太重,過於我所能當的。14你如今趕逐我離開這地,以致不見你面。我必流離飄蕩在地上,凡遇見我的必殺我」(創世記4:13-14)。但我絕非說該隱在肉身上不會死。而是強調,被復活的惡人,都被驅逐到一個類似「惡人特別行政區」的地方,我不反對你用中國和文明世界的關係,來想像惡人特區與新耶路撒冷的關係。「總不得進那城」,習國人現在拿不到簽證了。警察敲門說:屋裡有人嗎?神敲打中國:這屋裡有人嗎?換言之,對新世界,這兩解釋可以並行:第一、永死與永活,這是末世神學;第二、同時覆蓋惡人和義人的歷史過程,這是過程神學——一方面是新婦預備的過程,另一方面是淫婦墮落的過程。

這個分別善惡的過程可以說也是一門之隔,而這門就是公義,或者政治。在啟示錄最後兩章中,我們實際上已經看見聖經將政治正本清源。一方面,萬國來朝;另一方面,政治流氓和反政治面首,都歸入城外的犬類。長期以來,表演萬國來朝或將地球管起來的必然是敵基督;而當我們回歸聖經的政治真理的時候,那些反政治的人離開我們,反回了城外。分界線是以利亞直奔城門:「耶和華的靈(原文作手)降在以利亞身上,他就束上腰,奔在亞哈前頭,直到耶斯列的城門」(列王紀上18:46)。這兩大事實還可以平行約翰一書2:17-20,「17這世界,和其上的情慾,都要過去。惟獨遵行神旨意的,是永遠常存。18小子們哪,如今是末時了。你們曾聽見說,那敵基督(the antichrist)的要來現在已經有好些敵基督的(antichrists)出來了。從此我們就知道如今是末時了。19他們從我們中間出去,卻不是屬我們的。若是屬我們的,就必仍舊與我們同在。他們出去,顯明都不是屬我們的。20你們從那聖者受了恩膏,並且知道這一切的事。(或作都有知識)」。敵基督候選人與非政治基督教共享一個邪靈:「2凡靈認耶穌基督是成了肉身來的,就是出於神的。從此你們可以認出神的靈來。3凡靈不認耶穌,就不是出於神。這是那敵基督者的靈。你們從前聽見他要來。現在已經在……6我們是屬神的。認識神的就聽從我們。不屬神的就不聽從我們。從此我們可以認出真理的靈,和謬妄的靈來」(約翰一書4:2-6)。不僅如此,啟示錄21-22不僅與創世記1-2交叉呼應,而且也與詩篇1-2篇交叉呼應。如:啟示錄22:2,「在河這邊與那邊有生命樹,結十二樣果子,(樣或作回)每月都結果子。樹上的葉子乃為醫治萬民」;平行詩篇1:3,「他要像一棵樹栽在溪水旁,按時候結果子,葉子也不枯乾。凡他所作的,盡都順利」。而啟示錄21:24,「列國要在城的光裡行走。地上的君王必將自己的榮耀歸與那城」;平行詩篇2:12,「當以嘴親子,恐怕他發怒,你們便在道中滅亡,因為他的怒氣快要發作。凡投靠他的,都是有福的」。萬國來朝,就是以嘴親子。

路得與俄珥巴永訣。我們是屬神的。因為「只有名字寫在羔羊生命冊(τῷ βιβλίῳ τῆς ζωῆς τοῦ ἀρνίου)上的才得進去」。我們得救不是出於我們,而是因為「羔羊」(以弗所書2:1-22)。以弗所書1:7,「我們藉這愛子的血,得蒙救贖,過犯得以赦免,乃是照他豐富的恩典」;歌羅西書1:13,「他救了我們脫離黑暗的權勢,把我們遷到他愛子的國裡」。感謝主,因為「主以公義的靈,和焚燒的靈,將錫安女子的污穢洗去,又將耶路撒冷中殺人的血除淨,那時,剩在錫安留在耶路撒冷的,就是一切住耶路撒冷,在生命冊上記名的,必稱為聖」(以賽亞書4:3);「5凡得勝的,必這樣穿白衣。我也必不從生命冊上塗抹他的名。且要在我父面前,和我父眾使者面前認他的名。6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啟示錄3:5-6)。阿門。

任不寐,2021年6月26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