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示錄第四十課:返回起初和伊甸園(22:1-5)

奉聖父聖子聖靈的名,阿門。今天的證道經文是啟示錄22:1-5,

1天使又指示我在城內街道當中一道生命水的河,明亮如水晶,從神和羔羊的寶座流出來。

2在河這邊與那邊有生命樹,結十二樣果子,(樣或作回)每月都結果子。樹上的葉子乃為醫治萬民。

3以後再沒有咒詛。在城裡有神和羔羊的寶座。

他的僕人都要事奉他。4也要見他的面。他的名字必寫在他們的額上。

5不再有黑夜。他們也不用燈光日光。因為主神要光照他們。他們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

感謝主的話語。歡迎大家來到啟示錄最後一章。這段經文舊約語境可以上溯創世記第二章和詩篇第一篇;當然,需要繼續查考以西結書、撒加利亞和以賽亞書的相關篇章。啟示錄22章也可以平行結構:1-5講基督(生命水-生命樹-王),6-11講祂的話語;12-17講基督(生命樹-生命水-大衛),18-21講祂的話語。這是平行的真理:馬可福音8:38,「凡在這淫亂罪惡的世代,把我和我的道當作可恥的,人子在他父的榮耀裡,同聖天使降臨的時候,也要把那人當作可恥的」;傳道書8:2-4,「2我勸你遵守王的命令。既指神起誓,理當如此。3不要急躁離開王的面前。不要固執行惡。因為他凡事都隨自己的心意而行。4王的話本有權力,誰敢問他說,你作什麼呢」。

唯獨基督,唯獨聖經;這是我們信仰的基石,是我們信仰本身。從未放棄,始終堅固。而我們因為這樣的信仰,最終返回起初,返回伊甸園。兩大終結問題或終極關懷都得以完全:第一、你是誰?第二、你往哪裡去?一方面,我們回家了,我們終於到家了。我們返回起初,返回樂園。另一方面,人真正的意義是作神的僕人、與主同在,與主一同作王。盛和和與生命樹指向家園和樂園(1-2);僕人和君王指向人是什麼(3b-5);但基督作王是中心,是新世界的基石和保障。這也可以指向教會的真理。與此相關,任何城市文明,如果在城裡美有神和羔羊的寶座,必在神的咒詛之中。

因而這5節經文還可以這樣交叉結構:1、3a、5平行的概念依次是寶座、寶座和作王;生命與光明。主說:祂就是生命,祂就是世界的光;但前提是新郎新婦作王。而沒有基督作王的埃及或世界,沒有生命,也沒有光;死亡與黑暗聯合專政。當然「自然環境」也會顯示或見證人的罪惡:殺害成為國家意識形態,因霧霾遍地都黑暗了。而2與3b前後呼應,平行的概念是「萬民」與「僕人」。也可以這樣說,世人和教會都歸向了基督,並侍奉神。而在一個沒有基督的世界了,罪人都是病人,他們侍奉偶像和肉身。3a:新世界是沒有咒詛的世界,而唯有基督作王,才可能徹底終結一切的咒詛。「耶和華咒詛惡人的家庭,賜福與義人的居所」(箴言3:33)。阿門。

一、生命:生命水與生命樹

1天使又指示我在城內街道當中一道生命水的河,明亮如水晶,從神和羔羊的寶座流出來。2在河這邊與那邊有生命樹,結十二樣果子,(樣或作回)每月都結果子。樹上的葉子乃為醫治萬民。

關於生命水和生命樹,首先可以返回創世記第二章,甚至第一章。另參詩篇1:1-3,「1不從惡人的計謀,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褻慢人的座位。2惟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這人便為有福。3他要像一棵樹栽在溪水旁,按時候結果子,葉子也不枯乾。凡他所作的,盡都順利」。

另參以西結書47:1-12,「1他帶我回到殿門,見殿的門檻下有水往東流出(原來殿面朝東)。這水從檻下,由殿的右邊,在祭壇的南邊往下流。2他帶我出北門,又領我從外邊轉到朝東的外門,見水從右邊流出。3他手拿準繩往東出去的時候,量了一千肘,使我趟過水,水到踝子骨。4他又量了一千肘,使我趟過水,水就到膝。再量了一千肘,使我趟過水,水便到腰。5又量了一千肘,水便成了河,使我不能趟過。因為水勢漲起,成為可洑的水,不可趟的河。6他對我說,人子阿,你看見了什麼。他就帶我回到河邊。7我回到河邊的時候,見在河這邊與那邊的岸上有極多的樹木。8他對我說,這水往東方流去,必下到亞拉巴,直到海。所發出來的水必流入鹽海,使水變甜(原文作得醫治下同)。9這河水所到之處,凡滋生的動物都必生活,並且因這流來的水必有極多的魚,海水也變甜了。這河水所到之處,百物都必生活。10必有漁夫站在河邊,從隱基底直到隱以革蓮,都作曬(或作張)網之處。那魚各從其類,好像大海的魚甚多。11只是泥濘之地與窪濕之處不得治好,必為鹽地。12在河這邊與那邊的岸上必生長各類的樹木。其果可作食物,葉子不枯乾,果子不斷絕。每月必結新果子,因為這水是從聖所流出來的。樹上的果子必作食物,葉子乃為治病」。

另參撒加利亞14:8-11,「8那日必有活水從耶路撒冷出來,一半往東海流,一半往西海流。冬夏都是如此。9耶和華必作全地的王,那日耶和華必為獨一無二的。他的名也是獨一無二的。10全地,從迦巴直到耶路撒冷南方的臨門,要變為亞拉巴。耶路撒冷必仍居高位,就是從便雅憫門到第一門之處,又到角門,並從哈楠業樓,直到王的酒搾。11人必住在其中,不再有咒詛。耶路撒冷人必安然居住」。

這是啟示錄22章首尾呼應的經文:啟示錄22:17,「聖靈和新婦都說來。聽見的人也該說來。口渴的人也當來。願意的都可以白白取生命的水喝」。

1、生命水(1)

1天使又指示我在城內街道當中一道生命水的河,明亮如水晶,從神和羔羊的寶座流出來。Κα δειξν μοι καθαρν ποταμν δατος ζως λαμπρν ς κρσταλλον κπορευμενον κ το θρνου το θεο κα το ρνου;And he shewed me a pure river of water of life, clear as crystal, proceeding out of the throne of God and of the Lamb.

原文中並沒有說天使,只說「他」。他是誰呢?以西結書40:1-3,「1我們被擄掠第二十五年,耶路撒冷城攻破後十四年,正在年初,月之初十日,耶和華的靈(原文作手)降在我身上,他把我帶到以色列地。2在神的異象中帶我到以色列地,安置在至高的山上。在山上的南邊有彷彿一座城建立。3他帶我到那裡,見有一人,顏色(原文作形狀)如銅,手拿麻繩和量度的竿,站在門口。那人對我說,人子阿,凡我所指示你的,你都要用眼看,用耳聽,並要放在心上。我帶你到這裡來,特為要指示你。凡你所見的,你都要告訴以色列家」。動詞「指示」(δεικνύω)參見啟示錄1;1,4:1,17:1,21:9-10,22:6,22:8。這個動詞在啟示錄中出現了8次,啟示錄是神的啟示。同時請大家考察這個動詞每一次出現的語境,而那些語境會告訴我們,至少有那些重要的神學事實,我們首先需要神的指引和啟示。唯有如此,我們的眼睛才會真的明亮了。

有學者將這裡的生命河等同於聖靈,這是他們的聖經根據,僅供參考:約翰福音7:7-39,「37節期的末日,就是最大之日,耶穌站著高聲說,人若渴了,可以到我這裡來喝。38信我的人,就如經上所說,從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來。39耶穌這話是指著信他之人,要受聖靈說的,那時還沒有賜下聖靈來,因為耶穌尚未得著榮耀」。「街道」(πλατεῖα,單數)這個概念可以同時指向「同感一靈」這樣的教會真理。

這一次神指示約翰矚目的是「潔淨的一道生命水的河」(καθαρὸν ποταμὸν ὕδατος ζωῆς,耶利米書22:13)。接受本有形容詞καθαρός(lean, pure,21:18,21等)。核心概念是生命(ζωή)。這是對生命河的描述:λαμπρὸν ὡς κρύσταλλον,clear as crystal,明亮如水晶。λαμπρός參見15:6,18:14,19:8,22:16。κρύσταλλος參見4:6,「寶座前好像一個玻璃海如同水晶。寶座中,和寶座周圍有四個活物,前後遍體都滿了眼睛」——這生命河是否就是前文的玻璃海,可以商榷。這裡特別強調寶座才是生命水的泉源:「從神和羔羊的寶座流出來」。這是啟示錄內部的平行經文:啟示錄7:17,「因為寶座中的羔羊必牧養他們,領他們到生命水的泉源。神也必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21:6,「他又對我說,都成了。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初,我是終。我要將生命泉的水白白賜給那口渴的人喝」。寶座繼續指向基督作王。

2、生命樹(2)

2在河這邊與那邊有生命樹,結十二樣果子,(樣或作回)每月都結果子。樹上的葉子乃為醫治萬民。ν μσ τς πλατεας ατς κα το ποταμο ντεθεν κα ντεθεν ξλον ζως ποιον καρπος δδεκα κατ μνα να καστον ποδιδον τν καρπν ατο κα τ φλλα το ξλου ες θεραπεαν τν θνν;In the midst of the street of it, and on either side of the river, was there the tree of life, which bare twelve manner of fruits, and yielded her fruit every month: and the leaves of the tree were for the healing of the nations.

啟示錄22:1b-2與以西結書47:12基本重複:「在河這邊與那邊的岸上必生長各類的樹木。其果可作食物,葉子不枯乾,果子不斷絕。每月必結新果子,因為這水是從聖所流出來的。樹上的果子必作食物,葉子乃為治病」。另參創世記2:9-10,「9耶和華神使各樣的樹從地裡長出來,可以悅人的眼目,其上的果子好作食物。園子當中又有生命樹和分別善惡的樹。10有河從伊甸流出來,滋潤那園子,從那裡分為四道」;創世記1:29,「神說,看哪,我將遍地上一切結種子的菜蔬和一切樹上所結有核的果子,全賜給你們作食物」。當然,我們還可以進一步將這些信息與聖餐真理平行:「耶穌說,我就是生命的糧。到我這裡來的,必定不餓。信我的,永遠不渴」(約翰福音6:35)。另外值得強調的是,伊甸園中的生命樹和啟示錄中的生命樹都是單數(ξύλον)。主流認為這「樹」是「類概念」。平行以西結書及列王紀上6及以賽亞書41:19,都是各種樹木。這之間的張力如何解釋呢?

我們再來看原文:καὶ τοῦ ποταμοῦ ἐντεῦθεν καὶ ἐντεῦθεν ξύλον ζωῆς  ποιοῦν……和合本這個處理應該是比較合理的:「城內街道當中一道生命水的河」。但是「在河這邊與那邊有生命樹」,這個翻譯不一定是準確的——單數的生命樹很難這樣佈局,無論你怎樣爭辯。副詞ἐντεῦθεν重複使用,不一定指河的兩岸或兩邊;可能僅僅是對「這邊」的重複強調,比如「死了又死」(創世記2:17)。因此這句子可以理解為:就在這條河邊;或者,在這裡的河邊並只是在這裡有生命樹……當然,另外一種想像是:新天新地的時空概念是不同的,因此我們只能憑著信心領受。

「果子」如果指向食物,那麼可能意味著,新人類至少不再以動物為食,完全恢復了大洪水之前的樣式(創世記9:3)。這裡只談到樹木,但沒有談到動物。新天新地有動物嗎?以西結書47:9,「這河水所到之處,凡滋生的動物都必生活」;另參創世記1:20-21,「20神說,水要多多滋生有生命的物,要有雀鳥飛在地面以上,天空之中。21神就造出大魚和水中所滋生各樣有生命的動物,各從其類。又造出各樣飛鳥,各從其類。神看著是好的」。根據這些平行的經文,我相信新世界是有動物的,而且不再有死亡,包括動物的死亡。另參以賽亞書43:20,「野地的走獸必尊重我,野狗和鴕鳥也必如此,因我使曠野有水,使沙漠有河,好賜給我的百姓我的選民喝」;以賽亞書11:6-9,「6豺狼必與綿羊羔同居,豹子與山羊羔同臥。少壯獅子,與牛犢,並肥畜同群。小孩子要牽引他們。7牛必與熊同食。牛犢必與小熊同臥。獅子必吃草與牛一樣。8吃奶的孩子必玩耍在虺蛇的洞口,斷奶的嬰兒必按手在毒蛇的穴上。9在我聖山的遍處,這一切都不傷人,不害物。因為認識耶和華的知識要充滿遍地,好像水充滿洋海一般」;以賽亞書65:25,「豺狼必與羊羔同食,獅子必吃草與牛一樣。塵土必作蛇的食物。在我聖山的遍處,這一切都不傷人不害物,這是耶和華說的」。不僅僅是比喻。羅馬書8:19-23,「19受造之物,切望等候神的眾子顯出來。20因為受造之物服在虛空之下,不是自己願意,乃是因那叫他如此的。21但受造之物仍然指望脫離敗壞的轄制,得享神兒女自由的榮耀。(享原文作入)22我們知道一切受造之物,一同歎息勞苦,直到如今。23不但如此,就是我們這有聖靈初結果子的,也是自己心裡歎息,等候得著兒子的名分,乃是我們的身體得贖」。

我們重點說說「醫治」這個概念。καὶ τὰ φύλλα τοῦ ξύλου εἰς θεραπείαν τῶν ἐθνῶν,and the leaves of the tree were for the healing of the nations。「萬民」(τῶν ἐθνῶν)就是上文的「列國」(21:24,26)。樹的葉子可以平行創世記3:7,「他們二人的眼睛就明亮了,才知道自己是赤身露體,便拿無花果樹的葉子,為自己編作裙子」。「醫治」在這裡不是動詞,而是名詞:θεραπεία,service rendered by one to another;spec. medical service: curing, healing;household service。這個名詞遠遠超越靈恩派理解的醫治,而主要指向服侍:馬太福音24:45,「誰是忠心有見識的僕人,為主人所派,管理家裡的人,按時分糧給他們呢」(路加福音12:42)。 路加福音9:11,「但眾人知道了,就跟著他去。耶穌便接待他們,對他們講論神國的道,醫治那些需醫的人」。啟示錄是聖經的總結,也是對醫治這個概念的總結。可以討論或修正一下布爾特曼的解神話理論(demythology;馬太福音13:10;哥林多前書13:12)。醫治神跡是基督事實;但同時是神學比喻。

主流將這種「醫治」理解為救恩歷史的總結,如同在新天新地有一座「救恩紀念碑」;但是新人類不再需要赦罪和救贖。這只是部分事實。我們必須明白兩個永恆真理:第一、人類、包括新人類,永遠不是神;第二、人永遠需要神,需要神的供應和牧養,也需要敬拜神。另參這些平行的經文:啟示錄7:14-17,「14我對他說,我主,你知道。他向我說,這些人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淨了。15所以他們在神寶座前,晝夜在他殿中事奉他。坐寶座的要用帳幕覆庇他們。16他們不再饑,不再渴。日頭和炎熱,也必不傷害他們。17因為寶座中的羔羊必牧養他們,領他們到生命水的泉源。神也必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啟示錄21:3,「我聽見有大聲音從寶座出來說,看哪,神的帳幕在人間。他要與人同住,他們要作他的子民,神要親自與他們同在,作他們的神」;啟示錄2:7,「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得勝的,我必將神樂園中生命樹的果子賜給他吃」;路加福音22:27,「是誰為大?是坐席的呢?是服事人的呢?不是坐席的大嗎?然而我在你們中間,如同服事人的」。

二、咒詛與祝福:主的同在(3a)

3a以後再沒有咒詛。在城裡有神和羔羊的寶座。κα πν κατανθεμα οκ σται τι κα θρνος το θεο κα το ρνου ν ατ σται κ;And there shall be no more curse: but the throne of God and of the Lamb shall be in it。

就教會改革而言,這句經文同樣可以視為我們的兩大改革目標,或看啟示錄如何呼喊基督教正本清源。第一、咒詛。換言之,在漫長的教會歷史中,面向北咒詛的世界,傳道信息必須同時包含咒詛的信息,如「律法把人都圈在罪中」、「不信的必被定罪」。第二、寶座。作王,或者政治——唯有基督作王,咒詛才會終結。沒有基督作王的福音是假福音,只是「便宜話」或者欺騙。當然你可以將咒詛和作王的主體全部歸與神;但是教會和傳道人要同時傳講從神而來的救恩與審判,以及僕人最終要與基督一同作王:「耶穌說,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這跟從我的人,到復興的時候,人子坐在他榮耀的寶座上,你們也要坐在十二個寶座上,審判以色列十二個支派」(馬太福音19:28)。兩大事實,粉碎了泛愛主義(實際上是因自私而變態的雞湯教),也粉碎了一切非政治邪教。

1、咒詛

一切的咒詛(πᾶν κατανάθεμα)都結束了。名詞κατάθεμα在新約中只出現這一次。這是一個合成詞,其中ἀνάθεμα參見哥林多前書16:22,「若有人不愛主,這人可詛可咒。主必要來」;加拉太書1:8-9,「8但無論是我們,是天上來的使者,若傳福音給你們,與我們所傳給你們的不同,他就應當被咒詛。9我們已經說了,現在又說,若有人傳福音給你們,與你們所領受的不同,他就應當被咒詛」。這裡的咒詛是針對假弟兄和假師傅的;他們拆毀教會,比表面上的外邦人行甚。與此相關,羅馬書12-13主要討論的是基督教世界內部的事。如羅馬書12:14,「逼迫你們的,要給他們祝福。只要祝福,不可咒詛」;但前提是羅馬書12:4,「正如我們一個身子上有好些肢體,肢體也不都是一樣的用處」。正如聖經禁止論斷針對的是弟兄(馬太福音7:1-2,羅馬書14;10,雅各書4:11)。若按雞湯教的偏執,捆綁(馬太福音16:19)和留罪(約翰福音20:23)的大使命就被廢掉了。

另參撒加利亞14:11,「人必住在其中,不再有咒詛。耶路撒冷人必安然居住」。以賽亞書35:6-10,注意其中所有平行的信息:「6那時瘸子必跳躍像鹿,啞吧的舌頭必能歌唱。在曠野必有水發出,在沙漠必有河湧流。7發光的沙,(或作蜃樓)要變為水池,乾渴之地,要變為泉源。在野狗躺臥之處,必有青草,蘆葦,和蒲草。8在那裡必有一條大道,稱為聖路。污穢人不得經過,必專為贖民行走,行路的人雖愚昧,也不至失迷。9在那裡必沒有獅子,猛獸也不登這路,在那裡都遇不見。只有贖民在那裡行走。10並且耶和華救贖的民必歸回,歌唱來到錫安。永樂必歸到他們的頭上,他們必得著歡喜快樂,憂愁歎息盡都逃避」;以賽亞書43:18-20,「18耶和華如此說,你們不要記念從前的事,也不要思想古時的事。19看哪,我要做一件新事,如今要發現,你們豈不知道嗎?我必在曠野開道路,在沙漠開江河。20野地的走獸必尊重我,野狗和鴕鳥也必如此,因我使曠野有水,使沙漠有河,好賜給我的百姓我的選民喝。21這百姓是我為自己所造的,好述說我的美德」。

咒詛的起源可以上溯到創世記。第一、蛇與亞當。背叛神的魔鬼和世界以及罪人被咒詛。創世記3:14-19,「14耶和華神對蛇說,你既作了這事,就必受咒詛,比一切的牲畜野獸更甚。你必用肚子行走,終身吃土……17又對亞當說,你既聽從妻子的話,吃了我所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樹上的果子,地必為你的緣故受咒詛。你必終身勞苦,才能從地裡得吃的。18地必給你長出荊棘和蒺藜來,你也要吃田間的菜蔬。19你必汗流滿面才得餬口,直到你歸了土,因為你是從土而出的。你本是塵土,仍要歸於塵土」。第二、該隱。殺人或殺害弟兄的被咒詛。創世記4:11,「地開了口,從你手裡接受你兄弟的血。現在你必從這地受咒詛」。第三、含的兒子迦南。這節經文可以部分指向這個事實:揭露和傳講別人肉身醜聞的人,他的兒女被咒詛為奴。創世記9:25,「就說,迦南當受咒詛,必給他弟兄作奴僕的奴僕」。第四、咒詛亞伯拉罕的外邦人。這節經文可以部分指向這個事實:逼迫教會和神的僕人的被咒詛。創世記12:3,「為你祝福的,我必賜福與他。那咒詛你的,我必咒詛他,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你得」。另參創世記27:29,「願多民事奉你,多國跪拜你。願你作你弟兄的主。你母親的兒子向你跪拜。凡咒詛你的,願他受咒詛。為你祝福的,願他蒙福」。第五、利百加。撒謊者被咒詛。「11雅各對他母親利百加說,我哥哥以掃渾身是有毛的,我身上是光滑的。12倘若我父親摸著我,必以我為欺哄人的,我就招咒詛,不得祝福。13他母親對他說,我兒,你招的咒詛歸到我身上。你只管聽我的話,去把羊羔給我拿來」。當然,利百加是否餘生都住在咒詛中,是另外一個問題。但神恨惡「撒謊的舌」,這是真的(箴言6:16-19)。

另外注意申命記11:29,「及至耶和華你的神領你進入要去得為業的那地,你就要將祝福的話陳明在基利心山上,將咒詛的話陳明在以巴路山上」。唯有基督和基督作王,才能將人從咒詛中釋放出來。這個過程真理覆蓋了十字架和大寶座。創世記5:28-28,「28拉麥活到一百八十二歲,生了一個兒子,29給他起名叫挪亞,說,這個兒子必為我們的操作和手中的勞苦安慰我們。這操作勞苦是因為耶和華咒詛地」;創世記8:21,「耶和華聞那馨香之氣,就心裡說,我不再因人的緣故咒詛地(人從小時心裡懷著惡念),也不再按著我才行的,滅各種的活物了」;加拉太書3:13-14,「13基督既為我們受了咒詛,(受原文作成)就贖出我們脫離律法的咒詛。因為經上記著,凡掛在木頭上都是被咒詛的。14這便叫亞伯拉罕的福,因基督耶穌可以臨到外邦人,使我們因信得著所應許的聖靈」。

2、寶座

在交叉結構中,「神和羔羊的寶座」出現在第1節;並在第5節「作王」中得以闡釋。僅就詩篇而言,「寶座」指向下來事實:第一、神永遠作王;第二、大衛的後裔作王直到永遠;第三、僕人一同作王、第四、作王審判;第五、按公義作王;第六、治理萬國管理萬有(沒有該撒特區);第七、將世界眾王特別是敵基督的寶座傾覆,奪回王權(詩篇9:4,9:7,11:4,22:3,45:6,47:8,89:4,89:14,89:29,89:36,89:44,93:2,97:2,103:19,122:5,132:11-12)。另外注意寶座(θρόνος)是單數,神和羔羊本為一(約翰福音10:30,17:22);宇宙中也只有一位最高的寶座。寶座與作王的真理,在這裡得以總結——這是啟示錄最後一次論及寶座。重申:寶座在新約中出現了61次,僅在啟示錄中出現了46次;名詞十字架罪孽新約中出現了28次;在啟示錄中0次。

這是啟示錄中的平行信息:啟示錄3:21,「得勝的,我要賜他在我寶座上與我同坐,就如我得了勝,在我父的寶座上與他同坐一般」;啟示錄5:11-13,「11我又看見,且聽見,寶座與活物並長老的周圍,有許多天使的聲音。他們的數目有千千萬萬。12大聲說,曾被殺的羔羊,是配得權柄,豐富,智慧,能力,尊貴,榮耀,頌讚的。13我又聽見,在天上,地上,地底下,滄海裡,和天地間一切所有被造之物,都說,但願頌讚,尊貴,榮耀,權勢,都歸給坐寶座的和羔羊,直到永永遠遠」;啟示錄7:15-17,「15所以他們在神寶座前,晝夜在他殿中事奉他。坐寶座的要用帳幕覆庇他們。16他們不再饑,不再渴。日頭和炎熱,也必不傷害他們。17因為寶座中的羔羊必牧養他們,領他們到生命水的泉源。神也必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寶座不僅指向作王,也指向基督完勝。

三、作王:基督和祂的僕人(3b-4)

他的僕人都要事奉他。

4也要見他的面。他的名字必寫在他們的額上。5不再有黑夜。他們也不用燈光日光。因為主神要光照他們。

他們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

人是什麼(詩篇8)。按神的創造,人的本質包括兩個方面:侍奉上神(僕人),管理世界(君王)。換言之,只有同時兼具僕人和君王的雙重身份,人才可以稱為人。否則就是魔鬼的兒子(自我崇拜),或沒有靈性的畜類(反政治邪教)。於是僕人和君王,位於這段經文交叉結構的兩翼。但是,無論做僕人還是君王,都一直需要基督的牧養,這是人的第三個本質:永遠的受造者。這是這段經文交叉結構的中心:神與我們同在,一直光照我們。也可以說這句話指向基督和教會的關係——基督和教會,新郎和新婦,這是聖經真理不可分割的兩個方面:「29從來沒有人恨惡自己的身子,總是保養顧惜,正像基督待教會一樣。30因我們是他身上的肢體。(有古卷在此有就是他的骨他的肉)。31為這個緣故,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32這是極大的奧秘,但我是指著基督和教會說的」(以弗所書5:29-32)。並因基督的緣故,基督徒是光明之子。

1、僕人

他的僕人都要事奉他。κα ο δολοι ατο λατρεσουσιν ατnd his servants shall serve him。

是的,新天新地仍然有「主日崇拜」。祭司或這個意義上的聖職也是永存的:「你們倒要稱為耶和華的祭司。人必稱你們為我們神的僕役。你們必吃用列國的財物,因得他們的榮耀自誇」(以賽亞書61:6)。我們強調兩個概念。第一、僕人。δοῦλος在這裡是複數,我們都知道這個概念本意就是奴隸。神的僕人,這個概念在啟示錄中出現了9次(1:1,2:20,7:3,11:18,15:3,19:2,19:5,22:6)。基督徒特別是傳道人不是公知,不是自由主義者;更不是專制暴君和道德聖人以及任何意義上的裝X犯。我們受制於神或真理,無條件順服,病史侍奉。與作僕人相關的概念是「同作僕人」;可以與「一同作王」平行。

羅馬書1:1耶穌基督的僕人保羅,奉召為使徒,特派傳神的福音。

哥林多後書11:23他們是基督的僕人嗎?(我說句狂話)我更是。我比他們多受勞苦,多下監牢,受鞭打是過重的,冒死是屢次有的。

加拉太書1:10我現在是要得人的心呢?還是要得神的心呢?我豈是討人的喜歡嗎?若仍舊討人的喜歡,我就不是基督的僕人了。

以弗所書6:6不要只在眼前事奉,像是討人喜歡的,要像基督的僕人,從心裡遵行神的旨意。

腓立比書1:1基督耶穌的僕人保羅,和提摩太,寫信給凡住腓立比,在基督耶穌裡的眾聖徒,和諸位監督,諸位執事。

歌羅西書4:12有你們那裡的人,作基督耶穌僕人的以巴弗問你們安。他在禱告之間,常為你們竭力地祈求,願你們在神一切的旨意上,得以完全。信心充足,能站立得穩。

歌羅西書1:7正如你們從我們所親愛,一同作僕人的以巴弗所學的。他為我們(有古卷作你們)作了基督忠心的執事。

猶大書1:1耶穌基督的僕人,雅各的弟兄猶大,寫信給那被召,在父神裡蒙愛,為耶穌基督保守的人。

雅各書1:1作神和主耶穌基督僕人的雅各,請散住十二個支派之人的安。

彼得後書1:1作耶穌基督僕人和使徒的西門彼得,寫信給那因我們的神,和(有古卷無和字)救主耶穌基督之義,與我們同得一樣寶貴信心的人。

啟示錄6:11於是有白衣賜給他們各人。又有話對他們說,還要安息片時,等著一同作僕人的,和他們的弟兄,也像他們被殺,滿足了數目。

第二、侍奉。λατρεύω,to serve for hire;to serve, minister to, either to the gods or men and used alike of slaves and freemen。一方面,侍奉神,不是侍奉肉體和惡人。馬太福音4:10,「耶穌說,撒但退去吧。(撒但就是抵擋的意思,乃魔鬼的別名)因為經上記著說,當拜主你的神,單要事奉他」。不再侍奉魔鬼,這種侍奉需要勇敢的心:「就可以終身在他面前,坦然無懼地用聖潔公義事奉他」(路加福音1:75);「所以我們既得了不能震動的國,就當感恩,照神所喜悅的,用虔誠敬畏的心事奉神」(希伯來書12:28)。另一方面,也不是無所事事。你沒有作雇工逃走的自由。「老子不幹了」。最後,侍奉神,或者只侍奉神,意味著僕人可能經歷殉道的過程:「14我對他說,我主,你知道。他向我說,這些人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淨了。15所以他們在神寶座前,晝夜在他殿中事奉他。坐寶座的要用帳幕覆庇他們」(啟示錄7:14-15)。

2、新人

4也要見他的面。他的名字必寫在他們的額上。κα ψονται τ πρσωπον ατο κα τ νομα ατο π τν μετπων ατν;And they shall see his face; and his name shall be in their foreheads.

5不再有黑夜。他們也不用燈光日光。因為主神要光照他們。κα νξ οκ σται κει, κα χρεαν οκ χουσιν λχνου κα φωτς λου τι κριος θες φωτζει ατοςAnd there shall be no night there; and they need no candle, neither light of the sun; for the Lord God giveth them light。

這兩節經文放在一起,可以平行民數記6:24-26,「24願耶和華賜福給你,保護你。25願耶和華使他的臉光照你,賜恩給你。26願耶和華向你仰臉,賜你平安」——「臉」和「光照」這兩個概念平行出現在這裡,另參創世記4:14;詩篇11:4-7,27:4,42:2等。人神分離的咒詛過去了:出埃及記33:20,「又說,你不能看見我的面,因為人見我的面不能存活」。見面,意味著咒詛結束,而今神與我們完全同在,「真實臨在」。

「他的名字必寫在他們的額上」,可以指我們是屬神的,我們不再像巴別的人民,為傳揚自己的名而犯罪。這是新名,是新生命。另參啟示錄2:17,「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得勝的,我必將那隱藏的嗎哪賜給他。並賜他一塊白石,石上寫著新名。除了那領受的以外。沒有人能認識」;啟示錄3:12,「得勝的,我要叫他在我神殿中作柱子,他也必不再從那裡出去。我又要將我神的名,和我神城的名,(這城就是從天上從我神那裡降下來的新耶路撒冷)並我的新名,都寫在他上面」;啟示錄7:3,「地與海並樹木,你們不可傷害,等我們印了我們神眾僕人的額」;啟示錄9:4,「並且吩咐它們說,不可傷害地上的草,和各樣青物,並一切樹木,惟獨要傷害額上沒有神印記的人」;啟示錄14:1,「我又觀看,見羔羊站在錫安山,同他又有十四萬四千人,都有他的名,和他父的名,寫在額上」。

「不再有黑夜」。另參啟示錄21:25,「城門白晝總不關閉。在那裡原沒有黑夜」。「他們也不用燈光日光。因為主神要光照他們」。另參啟示錄21:22-24,「22我未見城內有殿,因主神全能者,和羔羊,為城的殿。23那城內又不用日月光照。因有神的榮耀光照。又有羔羊為城的燈。24列國要在城的光裡行走。地上的君王必將自己的榮耀歸與那城」。這是什麼意思呢?詩篇119:105,「你的話是我腳前的燈,是我路上的光」。

3、君王

他們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κα βασιλεσουσιν ες τος αἰῶνας τν αἰώνων;and they shall reign for ever and ever.

動作βασιλεύω在新約中出現了21次;有7次在啟示錄。

啟示錄5:10又叫他們成為國民,作祭司,歸於神。在地上執掌王權。

啟示錄11:15第七位天使吹號,天上就有大聲音說,世上的國,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國。他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

啟示錄11:17說,昔在今在的主神,全能者阿,我們感謝你,因你執掌大權作王了。

啟示錄19:6我聽見好像群眾的聲音,眾水的聲音,大雷的聲音,說,哈利路亞。因為主我們的神,全能者,作王了。

啟示錄20:4我又看見幾個寶座,也有坐在上面的,並有審判的權柄賜給他們。我又看見那些因為給耶穌作見證,並為神之道被斬者的靈魂,和那沒有拜過獸與獸像,也沒有在額上和手上受過它印記之人的靈魂,他們都復活了,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

啟示錄20:6在頭一次復活有分的,有福了,聖潔了。第二次的死在他們身上沒有權柄。他們必作神和基督的祭司,並要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

這是我們要順服的君王。

回想亞伯拉罕面對四王五王法老亞比米勒,回想啟示錄中的世界眾王以及歷史上的各種獸王,感慨萬端。但是感謝主,祂把一切都更新了。只是對主流基督教而言,這是一個壞消息。如果你們一直堅持「該撒歸該撒」、「不談政治」、「政教分離」——他們,你們最終只是城外的犬類。你們與神國是無關無分的。

撒加利亞14:9耶和華必作全地的王,那日耶和華必為獨一無二的。他的名也是獨一無二的。

但我們所信的是誰呢?並因祂的緣故,如今我們成了何等樣人:

「18然而,至高者的聖民,必要得國享受,直到永永遠遠……27國度,權柄,和天下諸國的大權必賜給至高者的聖民。他的國是永遠的。一切掌權的都必事奉他,順從他。28那事至此完畢。至於我但以理,心中甚是驚惶,臉色也改變了,卻將那事存記在心」(但以理書7:18-28)。

「26那得勝又遵守我命令到底的,我要賜給他權柄制伏列國。27他必用鐵杖轄管他們(轄管原文作牧),將他們如同窯戶的瓦器打得粉碎。像我從我父領受的權柄一樣。28我又要把晨星賜給他。29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啟示錄2:26-29)。阿門。

任不寐,2021年7月3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