錄音整理:2021年8月22日,出埃及記導論之二:出埃及記與創世記

弟兄姐妹平安。中國,我們終於要離開了。在過去數十年的時光裡,特別是最近的十年,無論是反省、責備與批判,其實都難辭羈旅哈蘭,暗戀桃花源。但是到了習近平時代或者這個時代的末端,我們只剩下雲淡風輕的訣別,因為從張騫鑿空到教會改革,迤邐兩千餘年,我們終於看明瞭兩大事實。第一,中華民族結構上是一個根本不可救藥的民族。第二,中國文化從本質上就是魔鬼的文化。所以,前所未有的在中國歷史上真正鑿空意義上的事件終於發生了,那就是真正的以中國為背景的出埃及運動,至少在2021年秋天拉開了序幕。開幕儀式的地點可以叫阿富汗,阿富汗拉開了我們這個世代出埃及記的序幕。

為什麼說阿富汗是出埃及運動的序幕呢?根據聖經,出埃及行動主要前期包含兩個過程,第一是傾覆法老和他的軍隊,第二,以色列人出埃及。傾覆法老和他的軍隊,在我們這個世代,實際上法老這個角色至少被兩位世界的王所分享,一位當然是第一強國的拜登偽總統。阿富汗巨變,表面上看是阿富汗政府被傾覆了,在政治上被傾覆,實際上是拜登政府在道德上被徹底的傾覆。川普離開白宮整整七個月,僅僅七個月,拜登偽政府就進入了披麻蒙灰的絕境,希望他真的披麻蒙灰。這同時也是所有支持拜登或者標榜中立的術士與雞湯教徒共同的羞辱。拜登和他的軍隊,法老和他的軍隊,西方的法老和他的軍隊被傾覆在阿富汗這塊帝國墳場之中,這是紅海波濤的一部分。

在東方,阿富汗事件標誌著習政權垮台的開始,開端。為什麼這麼斷言呢?其實用了十年的時間,習近平已經是耗盡了所有的政治資源,所謂的合法性只剩下兩條,一個就是中俄聯盟,一個就是統一台灣。但是阿富汗巨變將徹底的斷送這兩條最後的合法性。根據我們對他的瞭解,他一定會陷入阿富汗泥潭,而阿富汗一定會激發中俄之間前所未有的衝突。另外一個方面,阿富汗巨變會倒逼美國政府力保台灣,在可以想見的未來十年時間裡,無論習政府是否連任成功,很有可能會出現,地球上會出現一個叫台灣的獨立國家。不僅如此,習政權的傾覆,目前不僅是世界的共識,也同時是黨內的共識。在姓習和姓黨之間存在一個致命的撕逼和裂縫。我們可以把中國的當代史或者濃縮為11年的歷史分成兩個部分。前十年以習滅共,我們上個主日這個光輝論斷好像被聽到了,於是迅速地進入了下個階段,第11年,就是以共滅習。以習滅共伴隨著是埃及的十災。在過去的十年,中國的天災人禍從來沒有達到如今這種慘烈的地步,當然,登峰造極的是中國病毒,武漢病毒。那麼接下來就是以共滅習,神學上的平行信息就是法老要被傾覆在萬傾波濤之中,就在二十大之前,當然還有變數。結論,無論習滅共,還是共滅習,我們都能夠看見閃電似乎從東方來,傾覆的總是法老和他的軍隊。即使以共滅習成功,我們能夠清楚地看見什麼呢?中國的可持續發展再也不復存在了,這個國家已經耗盡了所有的資源,中國夢真的破碎了,不會再有中國崛起,中國奇跡。所以我們說,到了與中國和中國的文化徹底說再見的時候了。

出埃及記的另外一個方面就是以色列人出埃及,平行到阿富汗巨變,這意味著什麼呢?阿富汗人民,苦難的阿富汗人民,那個在卡拉奇機場高高舉起的那個嬰孩兒,給世界所有的目光提供了一個方向,讓我們看到了兩大事實,主流教會要反省,嬰孩兒能不能洗禮?越過邊境線,是否說等孩子長大了,由他來決定?父母都急瘋了,先把他扔過去再說。另外一個方面讓我們去反省,上帝給沒給阿富汗人民,喀布爾啊,阿富汗人民出埃及的時間,出阿富汗的時間呢?給了。上帝在這個內陸的山地國家,給了他們極大的恩典,那簡直是神跡,那就是從2001年到2021年,整整20年的時間。整整20年的時間,這個阿富汗的民族,阿富汗的人民既沒有成功的組建一個自治政府,強有力的民治政府,也沒有成功的逃離阿富汗危機從政治上還是從神學上移民到自由的國家。突然間,門關了,美軍要撤走了,我們看到的是阿富汗的權柄和他們的人民陷入到了紅海事件的一部分,那就是國家內戰的災難之中。這一幕極為生動的再現了四百年時間之後,埃及法老和他軍隊滅絕的悲劇。

上帝給沒給埃及人選擇自由和真信仰的時間?給了。給了多長時間?四百年。當時美軍,括弧,以色列人、約瑟,約瑟相當於美軍建立的政府,在埃及,對嗎?在阿富汗設立了臨時政府,完全按照希伯來人,按照美國的文化在治理阿富汗或者埃及整整前後將近400年或者幾十年的時間,對嗎?太平行了,突然間他們要離開埃及,他們要離開阿富汗。阿富汗人民,阿富汗政府,阿富汗各派勢力迎來了就是戰禍或者覆沒的結局,日光之下真的是沒有新事。而我們能夠從阿富汗巨變當中學到什麼呢?吃無酵之餅迅速地離開。所以我們說,到了和中國說再見的時候了。阿富汗巨變,不過是中國將來巨變的一個提前的預告而已,未來中國的巨變將十倍百倍千倍慘烈於阿富汗。那同樣的問題是,神給沒給中國時間呢?神給中國兩千年的時間,四百年的時間,正如起初神給了埃及人大約四百年的時間。我們這樣講有沒有聖經根據呢?創世記第12章,甚至創世記第1章一直到出埃及記第1章,51章的內容有一個共同的主題,你知道是什麼嗎?就是上帝給埃及人四百年選擇的時間。如今時間到了,所以我們今天導論的主題就是創世記與出埃及記的關係,看神如何忍耐埃及四百年並賜給了埃及人千般萬種的恩典,只是埃及人全部的用習近平的方式揮霍一空,直到滅亡。

現在我們來看創世記。約翰福音12章35到38節可以作為我們今天主題的引言。主耶穌說,你們要趁著有光的時候,順從這光,使你們成為光明之子,免得黑暗臨到你們,那在黑暗裡面行走的不知道往何處去。現在西方電視畫面每一天播放的阿富汗的慘狀完全應驗了主說的這句話,去哪裡?但是在過去20年裡,我們所傳的有誰信呢?沒有人信,真的太可悲了。而這個悲劇最早就寫在了希伯來人與埃及人之間的關係之中。

好的,翻到下一頁,我們先來認識一下埃及文明的起源。埃及人曾經試圖自我拯救。有沒有一段時間,埃及文化已經到了滅亡的時候,但是神給了他們最後一個機會,那是什麼時候呢?那就是約瑟,約瑟時期。一場七年的饑荒覆蓋了整個的埃及。神用非常奇妙的方式給他們送去了一個叫約瑟的偉大的,我們用政治語言來講,改革家,鄧小平也好,誰誰誰也好,當然鄧小平沒這麼偉大,我這麼一說。於是埃及從絕境當中絕處逢生,埃及文明經歷了,歷史好像也證明了這個事實,就是埃及文明經歷了一個中興的歷史階段,希克索斯人也好,不管他,反正埃及帝國迎來了一個中興或者輝煌的時期。你要願意的話,可以把這個輝煌的時期對應中國改革開放所謂的30年的奇跡,完全相似,不盡周延但非常相似。但是,遇到了一個新的法老,想在埃及,在後約瑟時代,重新恢復奴隸制,或者毛體制,或者文革,就到了出埃及記第1章,對嗎?他就想重新建立一個奴役制度,就把所有人都管起來,完全一樣。什麼共同富裕,無非就是習近平版的階級鬥爭。你們有錢人逃出來了,就對了,現在正在殺富濟官,沒有殺富濟貧,也不存在什麼均富,最後一定導致均貧,不是的,永遠是殺富濟官,重建奴隸制。

所以剛才我談到,即使重新啟用李克強和汪洋,挽救不了以習滅共的大勢,為什麼呢?有兩大原因。第一個原因,我剛才談到了,所有的資源都揮霍了,包括國際上的資源,沒有人再相信你了,一場病毒,把所有人都得罪,你成了人類公敵,你和你的國家是人類公敵。第二個原因更深刻,就是即使經歷了從張騫到約瑟,從約瑟到今天,希伯來文化,基督教文化,西方文化的交融,改革開放,但是中華文明和埃及文明的本質從來沒有改變,而且愈演愈烈。這個本質是什麼?這個阿富汗傳統文化,這個埃及的傳統文化,這個中國的傳統文化的本質就在這裡了,這是埃及文明的起源,是大含民族的起源,同時也是大漢民族的起源,創世記第9章,第10章讓我們看見埃及文化是從哪裡出來的,它的本質是什麼。

這是理解出埃及記特別重要的一個前提。為什麼一定要離開埃及?為什麼埃及文化是魔鬼的文化呢?其實就寫在這裡了。換言之,為什麼埃及的文化是被咒詛的文化呢?為什麼埃及的文化是一個奴隸的文化呢?為什麼古埃及文明是世界上最大的奴隸制文明呢?奴隸制文明,我告訴你,不僅僅是自己做別人的奴隸,也包括你讓別人做奴隸,明白嗎?這個咒詛,這個奴僕都寫在這裡了,明白嗎?為什麼約瑟會被賣到埃及為奴呢?因為那裡面有全人類最成熟的奴隸文化。

好的,我們再看這段我們熟悉的經文。洪水之後,挪亞做農夫,栽了一個葡萄園,喝醉了酒,赤著身子。迦南的父親含,看見他父親赤身,就到外面告訴他兩個弟兄,於是閃和雅弗,拿件衣服搭在肩上,倒退著進去,給他父親蓋上,他們背著臉就看不見父親的赤身。挪亞醒了,知道小兒子向他所做的事,就說迦南當受咒詛,必給他的弟兄作奴僕的奴僕。被咒詛的民族,被咒詛的奴隸制。含的兒子是古實,麥西。這個我沒有搞明白為什麼要翻作麥西,因為它跟後文的那個埃及是完全同一個字。這個詞好像在舊約當中翻做麥西出現了四次五次,五次吧,歷代志兩次,創世記兩次是重複的,再加上創世記第50章,那是一個合成詞,就是那是埃及人的一場大哭,亞伯麥西。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要翻譯成麥西,當然他是個音譯,詞就是這個詞(מִצְרַיִם),這個詞發音類似於mits,類似吧。但是在其他的地方,就直接翻譯成埃及。統一好了,我們就知道整個聖經最早出現的埃及就在這個地方,埃及人是含的後裔。值得一提的是,非利士人是埃及人的後裔,他們就一直是以色列人的死敵。非利士人,今天實際上就是,他們的後裔也好,或者他們曾經盤踞的重鎮,就是今天巴以衝突最熱線的那幾座城市,加沙,加沙地帶,那最早是非利士人的重鎮,這是題外話了。

埃及,祖宗是含,含族文化的罪惡,撒旦文化的本性都寫在這個地方了。我們大體上可以在這裡再一次對含族文化,埃及文化,中國文化做一個總結,這是它的起源,這是它的本質。這種魔鬼文化有三大特徵,或者包括三個基本方面。第一個方面,人與人的關係徹底的取代了人跟神的關係,置於所有的文化的中心。你一定要說基督教文明和中國文明到底有什麼區別,其實這是最最重要的結構性的區別,而這個區別是不可通融的。我再說一遍,中國文化,含族文化,埃及文化的第一個特點,與基督教文明,與希伯來猶太教,猶太基督教文明最大的第一個區別,就是人際關係取代了人神關係,成為我們生命的中心,這太可怕了。所以你看陰陽魚也好,中國的文化圖騰也好,它永遠是一個封閉的二元世界,沒有一個超越兩造之上的一個第三方,第三者。我們全部的經歷,智慧和生命都耗盡在人際關係當中了,並且以此為榮耀,為智慧。所有的漢學著述圍繞的都是解決人際關係,人和自然關係的移情不過是人際關係的外化、轉移、變形而已。

這是一種地獄式的陰間般的文化,為什麼呢?因為在人際關係當中不可能有真理和永生,都是有限的罪人,對嗎?所以在這個二元的封閉的世界裡面,永遠沒有真理,生命和自由,人對人最終只能是地獄。所以與此相關,任何尊重中國傳統文化的宗派還是學說,都是半吊子的撒旦之徒。所以無論法輪功還是爆料黨,無論共產主義還是新儒家,這些人,相當一部分人不是因為騙、因為假,而是因為蠢。但是這種愚昧不是教導能解決的,一定來自於神啟,來自於啟示真理。這是第一個方面,人際關係取代了人神關係。大家一定要好好想想想我在說什麼,這太重要太重要了。聖經這本書垂直性的把上面的關係置於了所有關係的根基的位置上。這本書是前所未有的,怎麼讚美都不會過分,這是對我們生命真正的重造和顛覆,這是真正的新約。

埃及這個名字本身也包含了這個信息,有五個概念和埃及相關,以後我會講到吧,大家有能力的可以去查。埃及,埃及人,埃及的,等等(ִמִצְרַיִם埃及;מָצוֹר埃及,用在詩體;ִצְרִי埃及人;מָצוֹר名詞,圍護,圍牆;צוּר動詞,圍攻,限制,對……示敵意)。它的字根只有一個概念,就是捆綁,建長城,圍城,捆綁,圍觀,監禁,把你投入監獄。人對人是監獄,人對人是地獄,人對人是糞坑,人要把人釘十字架,是埃及這個概念本身的題中之意。我還在想,這個詞如何對應甲骨文的哪一個概念,我們在出埃及記第1章的時候,我會講我的心得,我這裡不說了,因為今天時間有限。你現在要記住的就是,埃及那個詞,神學上的基本概念就是人要釘人的十字架。

這個概念本身是示眾的含義,大家如果注意到我最近的那個不寐之夜上的一個短視頻,可能知道,與阿富汗巨變平行的另外一個,本來應該成為更重要的新聞的新聞,卻悄無聲息,那就是上海南匯中學一個14歲的女孩的自殺,她給她的父母留下了一封遺書,我強烈建議大家,無論你是做孩子還是做父母的,我們教會的人一定要去讀一讀這封遺書,深受教育。神藉著這個小女孩向基督徒們喊話,呼喊我們悔改,教導我們怎樣重新做父母。特別特別扎我心的,是這個女孩在她的遺書當中寫的這句話。她說呀,羞辱人最有效的方法,首先是讓她只穿拖鞋站在屋外向外人示眾。只有真正的懂得聖經的人才會明白,這個女孩無意之中說了中華民族文化、魔鬼文化本質的基本方面。捆綁、示眾,含一定要把挪亞的肉身向全世界的人,當時世界就這四個人,向全世界的人示眾,來羞辱他,吃人自義。

這個文化貫穿了我們的靈魂,貫穿了中國政治文化和社會文化的方方面面。這個文化在過去三年裡面,有一個時髦的詞叫什麼?叫爆料。羞辱人,以羞辱人為樂,上海的兩個小市民,我不是侮辱上海人啊,我講這對父母,這對狗男女,這對真正殺害了他們女兒的兇手,他們精通了埃及文化,中國文化的精髓,把他們的女兒考試考不好的時候,讓她只穿著拖鞋站在屋外向眾人示眾。這普普通通平平常常的十字架現場,更加充分的揭示了我們文化當中的魔鬼性情。它像什麼呢?像不像約翰福音第8章,為什麼要把那個女人放在當中呢?示眾。為什麼要電視認罪呢?示眾,侮辱你,羞辱你,以羞辱別人為樂,邏輯前提就是這個民族、這個魔鬼的文化,完完全全是建立在人際關係的基礎之上的,是罪人把罪人向罪人示眾,對嗎?這是一個完全沒有第三方,沒有上帝信仰的魔鬼文化,因為一旦你有上帝信仰,你就會發現,這三國演義,示眾者、被示眾者,示眾的對象看客,在這三國之上,有一位神在注視著他們三方。都無地自容,因為從天上來的目光看見的是三種完全相同的肉身。但是如果沒有上帝信仰的一個文化,你一定是一個埃及的文化,一定是三者之間競相爭演上帝的這樣一個魔鬼的文化。所以我講埃及文化的第一個特點,人際關係取代了人和神的關係。

第二個特點,與第一個特點密切相關,最終一定是藉著盯著別人的肉身或者釘別人的肉身,人性的軟弱來吃人自義的十字架的文化。這個不用展開說了,剛才講的差不多了。我再說一遍,人際關係取代人和神的關係,而人際關係的戰爭重點在於罪人釘罪人肉身的十字架,所有的肉都是可吃的。有的時候,大家真的要注意了,就是你越是痛恨對方那個肉身的噁心,骯髒,軟弱,你實際上就是越恨你自己,因為那種罪就在你身上。你之所以敢恨他,有一個邏輯上的原因,是因為你成功的遮蓋了你同樣的肉身的軟弱,但是你恨他。這個邏輯問題我不展開說了,我們都是聰明人,好好想一想就好了。

第三個方面,埃及魔鬼文化的第三個方面,這種肉身的撕逼,或者肉身的彼此的十字架,人對人是狼,人對人是監獄,它的鬥爭半徑和戰場主要是向內撕逼,內卷化。同行之間才是赤裸裸的不共戴天的仇恨,家庭內部越親近的人的撕逼,越經常,越你死我活。窩裡鬥,一言以蔽之,涵蓋了,總結了,或者成了肉身十字架最普遍的戰場。這些年中國有一個彌天大謊, 牛皮哄哄,什麼「犯我強漢者,雖遠,我們都是豬」,這話說的很好,很誠實。就在最近一個月之內,巴基斯坦的恐怖分子或者巴基斯坦的解放軍,人家就叫解放軍,襲擊了,殺害了三波中國人,中國的戰狼在哪兒呢?中國的戰狼們正在國內,在攻擊稍微有點兒良心的藝人或者公知。前段時間被消滅的孫大午啊,任志強啊。最近一周,有個叫黃明志的,你們知道這個藝人嗎?馬來西亞的。前兩天上海有一個主持人叫駱新,又被拿去祭旗了。什麼意思?就是對內凶悍,在最安全的地方撕逼,對外什麼都不是。什麼戰狼?就是一群蟑螂。

我很擔心,這種向內撕逼的含族文化,埃及這種魔鬼的文化會不會捆綁CSMP。我由衷的勸那些我愛的,也本有恩賜的弟兄們,那幾個弟兄,不要在CSMP裡面撕逼,因為你所攻擊的,歸根結底無非是人性的軟弱,政治的恐懼。你不要把精力,把戰場放在這個方面。貪一點,肉身軟弱一點,有聖禮型教會讓自己慢慢去認,否則的話,你還沒有真的出埃及。窩裡鬥,內部的撕逼來自於含,埃及人整體上全盤的接受了含的祖訓。那麼這個民族是不是從此真的就沒有希望了呢?不是的。

我們從這個咒詛當中,同時要往下讀。當我們從第10章,越過巴別塔事件讀到創世記第12章的時候,其實我們應該有一份感動,真的應該有一份感動,就是神的愛,真的是超越我們的想像。創世記第12章,神對被咒詛的種族有兩個平行的大愛。第一,差遣亞伯拉罕去迦南,那是被咒詛的迦南,對嗎?緊接著發生了什麼事件?發生了迦南鬧饑荒,上帝差遣亞伯拉罕下埃及。所以你再去平行看創世記9到10章,你就會發現含族的兩大後裔,迦南和麥西或者埃及人,神沒有忘記他們。我就想起了新約的一句話,就是神的靈在哪裡,就是為了讓那裡得以自由。於是對埃及的救贖開始了,埃及人,這個古老的帝國源遠流長,這個龍的傳人的改革開放的時代開始了,張騫鑿空開始了。亞伯拉罕下埃及,同時是埃及人的榮耀,同時是埃及人的恩典,同時是埃及人的指望。但是埃及人是如何接納亞伯拉罕的呢?翻到下一頁,我們現在來看,創世記當中先祖先後如何下埃及,而這個歷史的進程意味著什麼呢?

創世記第12章。迦南饑荒甚大,亞伯蘭就下埃及去,要在那裡暫居。亞伯拉罕下埃及了,傳教士到中國了,不管什麼原因,這兩種完全一致的文明終於相遇了。但是中國人和埃及人最喜歡的是什麼呢?是喜歡亞伯拉罕信的神嗎?是喜歡亞伯拉罕的信仰嗎?中國人移民到了加拿大,到了美國,你喜歡這裡什麼呢?是喜歡這裡的教會嗎?不是。喜歡這裡的教育,大學,娛樂,人權,自由,生態環境,喜歡亞伯拉罕的老婆,你聽得懂我的意思嗎?他們不喜歡亞伯拉罕,也不喜歡亞伯拉罕的聖壇,也不喜歡亞伯拉罕的信仰,他們喜歡亞巴拉罕的太太。誰喜歡亞伯拉罕的太太?都喜歡。埃及人看見了就說,這是他妻子,見那婦人極其美貌。你知道這可以平行什麼呢?中西文明相遇,中國人最早對西方人最驚詫的那個婦人的美貌是什麼?船堅炮利。撒拉長得漂亮,能打仗,然後呢?文化。胡適到這來混了好多年回去,成了中國知識分子的鼻祖。他在這裡看到的是什麼呢?撒拉,他的撒拉叫詹姆斯,叫杜威。我希望我們都明白我在說什麼。五四運動,看見了西方的撒拉是誰啊?科學和民主。弟兄姐妹想想吧,這聖經有多深刻。

我們看上了他的婦人,我們看上了他那些表面上的花裡胡哨,就是感動我們情慾的方面,馬上可以拿來享用的方面,但是我們不會要希伯來人的信仰。30年來,中國海外移民如過江之鯽,有人提醒我,那叫過江之鯽,我故意把它讀成過江之卿,沒關係啦,謝謝大家的這種校對。不管怎麼樣,到了西方的華人,有誰要西方人的信仰呢?太可悲了,總有一天,你什麼都得不到。這就是法老和埃及人與希伯來文明第一次相遇所做出的經典反應。搶了人老婆,要了人的科學,要了人的知識產權。利瑪竇剛剛進入宮廷,湯若望剛剛進入宮廷,明清兩代的君王首先看重的是他們的科學,深刻嗎?最後神的手臨到了。從利瑪竇到今天,這400年的中國的改革開放,400年,不要僅僅看這30年,我說從利馬竇到CSMP,400年時間,神的手終於會臨到,會奪去。當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時候,會奪去他們所積累的諸多財富。所以我為什麼說,中國的崛起在出埃及記的前期會一去不復返。

上帝差遣了亞伯拉罕或者亞伯拉罕下埃及,他給我們看見的教訓,還有另外一個方面,這個方面提醒我們,提醒我們什麼呢?和中國打交道,向中國人傳福音,和中國文化改革開放的這種結合,這種市場經濟的交流,帶來了巨大的前所未有的危險。拜登或者拜登現象,白左或者謝倫伯格這些西方人的敗類,包括特魯多,這些粉紅色的白人,這些白左,那些白左的牧師們,實際上在某種程度上都會在這場中國式改革開放的交流當中被污染,被劫持,被捆綁,因為你不要輕忽埃及文化那種魔鬼式的強大的力量。我們看,亞伯拉罕本身在這場屬靈戰爭當中,實際上有很多方面的慘敗,整體上是得勝的,但是他有慘敗,成為我們應該汲取的教訓。

第一個慘敗,那就是撒萊有一個使女,名叫夏甲,是埃及人。主耶穌有一個教導說,西門啊西門,你要小心,魔鬼要得著你們,篩你們像篩麥子一樣。後來彼得記住了主的這個教訓,然後在彼得書信裡面講說,那撒旦到處遊行,尋找要吞吃的人。他知道,他經歷了,他自己也曾經被稱為魔鬼。所以跟中國這種魔鬼文化交流,防不勝防。亞伯拉罕在埃及表面上好像完勝了,劫掠了埃及人回去了,魔鬼在他身邊安排了一個年輕貌美的女人,叫夏甲,成功地拆毀了我們的信心之父的家庭,部分成功吧。從此,這個第一家庭家無寧日。這個作亞伯拉罕妾的夏甲,如何敗壞了亞伯拉罕?我告訴你,從根本上說就是她把埃及的信仰帶進來了。她並不真的相信亞伯拉罕的信仰,她信的仍然是金牛犢,她信的仍然是權力、權力意志、金錢。她為什麼會掀起家庭這場血雨腥風?說白了,涉及到繼承權,涉及到長子的權力,涉及到她跟撒拉在亞伯拉罕面前的權柄,對嗎?權力和錢嘛,這是他真正的信仰。當我們的基督教的信仰在我們的家庭裡面有人這樣信仰的時候,家無寧日,教會無寧日。

我們這樣看,有沒有聖經根據?一旦她有機會了,她就小看她的主母。小看她的主母,是什麼意思?三個方面的埃及的魔鬼的文化,都集中在這一節經文了,人際關係取代人跟神的關係,成了夏甲現象的中心,對不對?她跟她主母的關係,她跟亞伯拉罕的關係,她哪怕有一刻想想她跟上帝的關係,她都不會這樣,你明白嗎?第二,為什麼小看她主母?肉身嘛。我懷孕了,我肉身成道了,我肉身比別人偉大,我有生養的能力,我懷疑是個神跡。第三個方面,小看是什麼意思?要吃人了,要踐踏撒拉了,要把撒拉拿去釘十字架。為什麼這麼說?你不能生育,作為一個女人,這是你的奇恥大辱。這是什麼概念?親愛的,這個概念就是她要把撒拉拿去釘十字架,在眾人面前的羞辱她,對不對?

另外一個方面,亞伯蘭因為埃及文化的追趕,不僅遭遇了妻離,最後也遭遇了子散。這是誰呀?這個他是誰呀?21章21節,這個人是以實瑪利。以實瑪利幹了什麼壞事?他母親,你說這個夏甲作惡多端,他母親從埃及給他娶了一個妻子。亞伯拉罕的長子,肉身上的長子,幾乎全部被埃及文化奪去了。所以我們為什麼說,我們到了從靈性上真誠的跟中國說再見的時候了。你的那個信仰是埃及式的信仰,考慮的無非就是夏甲懷了孕,小看他的主母。所以,輕易的不要陷入埃及文化之中,你扛不過,亞伯蘭是因為神真的是千叮嚀萬囑咐,百般的呵護,保護,打擊了法老,他才全身而退,但是傷痕纍纍。如果你沒有亞伯拉罕這樣的恩賜,我建議你向中國人傳福音要小心。與中國人接觸,也要小心,最後不是你讓他信基督,而是你成了他的一部分,特別是那些深受中國文化浸淫的所謂的其他的宗派和教會,你最好跟他有所隔離,你幹不過他。為這樣的緣故,上帝竟然禁止了一位先祖,說你不要去埃及,為什麼呢?神比我們,比那個先祖更知道,他到那兒去,輸的連毛都沒有了。這個人叫誰呢?翻到下一頁,這個人叫以撒。

又一次有饑荒了,耶和華向以撒顯現說,你不要下埃及去。我看到這兒,你真應該大笑,我們的神真的是是我們的天父。說你不要去,你就住在這兒吧。我必與你同在,賜福給你,然後有很多的應許。我們的問題就是,為什麼神不讓以撒去埃及,讓他寄居在基拉耳呢?基拉耳也是誰啊?非利士。非利士人也是麥西的後裔呀,埃及的後裔呀。說你要想學屬靈的功課,在這兒學吧。跟埃及人,你接觸吧,你就會發現,他跟那個法老一樣,也看上了你的太太,搶別人老婆,這是埃及文化的貢獻,你也會經歷,但是你不要去埃及。我個人研究這個問題,我的結論就是,之所以阻擋以撒下埃及,就是神知道這小子要去那兒,真的是回不來了。為什麼呢?以撒有一個致命的弱點,什麼弱點?寫在這兒了(創27:1-4),貪吃,吃,以食為天。

我們往深了說,一個真正的唯物論者,一個真正的相信成功神學的人,一個把肉、把食物看得比天還大,以食為天的人,神不會用他的,神不會重用的,因為他知道這個人是個嬰孩兒。也沒有棄絕以撒,對嗎?你會發現,這三位先祖,以撒是最窩囊的,沒什麼偉大事業,挖了很多井,好像是。可以在內部使用,但是出去爭戰,看來不靈,為什麼呢?貪,貪吃。那麼往淺了說,我們與人交往,我給大家提供一個建議,我也有這個方面很多教訓,就是你交往的這個朋友,如果他特別在乎吃,我們都在乎吃,我也貪吃,我也喜歡吃,但是你還是有一個經驗的,就是他特別在乎,我建議你離他遠點。這種人為了吃,為了情慾,為了權欲,為了一點點口舌都會翻臉,隨時會翻臉。我本來想舉例子,怕你們說我小心眼,我不說了。但是有一句俗話說的還是挺對的,你要想瞭解一個人,就說你跟他去旅行,衣食住行,你接觸一段時間,坐在教會的教堂裡面聽道,真的都衣冠楚楚,真正的去接觸,你就會知道,神不讓以撒去埃及,也是為了保護埃及人,為什麼呢?免得跌倒埃及人,說信上帝的人原來這樣,算了吧。那這也回到了我剛才那句話,就是神不會用那些把口舌之需看得太重的人,把錢財看的太重的人,神不會用。

而且以撒到年老的時候,好像也仍然沒有改掉這個毛病,這說明什麼?說明這種罪惡或者肉身上的軟弱真的很難改,這不是罵幾句就能改的,我們能夠去從這裡面還是學到一個功課,憐憫吧,求神憐憫吧,那就貪吃,你咋辦呢?但是,如果說從這一點上看,魔鬼的文化,中國文化的魔鬼的本質也是一個窗口。孫中山說的是真對呀,他說中國人只有把食物變成了文化,這是我們對世界文化唯一的貢獻,這話是對的,這個沒有什麼糟蹋我們的,這是事實。我現在在看什麼食神啊這類照片,什麼老酒館這些電視劇啊,我心裡其實特別的悲涼,就是還有沒有點兒別的。我就看食神那個女人就品嚐周星馳端上來的那個狀態,滿地打滾,紅燒肉啊還是什麼叉燒包啊?我不知道哭好還是笑好。不是,我就說這至於嗎?為什麼?

我們有理由瞧不起西方的飲食,不管多大的場合,拿一個破杯子,站在那裡,反正就吃吃,就完事了。我們得圍著好好大一圈,然後有酒文化,誰坐哪個位置,這都有安排的,這是科學,你知道嗎?然後舉杯,我接觸一些紅二代紅一代,還有達官貴人們舉杯,人家就用這個杯呀,碰你的沿兒,碰你的腰,然後碰你的底兒,那都有學問,都有學問吶。服了,高山仰止。我以前碰見過一些女詩人女作家,現在網上還有這些神經病,就是給我炫耀茶文化,然後飲食文化,而且還告訴我,你要喝這杯茶,先要洗浴,就是沐浴更衣,然後擺開,還要焚琴煮鶴,我也說不好,然後被我說了一頓,視我如寇仇,逢人就罵我。我說你這個茶文化,我稍微給你翻譯一下,就是在地上弄兩片草葉放在水裡,用開水那麼一澆,然後你跟我們說這叫文化,你見過文化長啥樣嗎?你跟我們唯一的區別就是你閒的有病,你時間太充分了,你就是把我們讀聖經的時間都用來泡茶了。我的話也挺損,這都一脈相承的。我每年每次看到人家說我們要講講食文化,我們要講講酒文化,我們要講講茶文化,我就只能感慨,這真是龍的傳人。從以撒這裡,我們想一想吧,我們是不是太沒有正經事幹了?我們真的要為主爭戰,首先讓我們去對付我們自己身上的以撒。

那麼神最終選擇了哪一位去埃及呢?翻到下一頁,選擇了一位真正的有恩賜的僕人,他叫約瑟。約瑟怎樣才能夠被重用的?除了主耶穌以外,約瑟所遭受的傷害和苦難,遭受自己弟兄或者希伯來人的逼迫和殺害,遭遇了埃及人淫婦和暴君的逼迫和傷害和誣告,然後神才會用他。這些慘痛的經歷對約瑟意味著什麼呢?意味著你只有經歷這樣的十字架,你才能夠對付掉亞伯拉罕和以撒身上那根深蒂固的惡習。大家想像了一下,你都經歷了那樣的深重的災難,那些試探亞伯拉罕的那些試探,還會成為你的試探嗎?相對來說,會很淡很淡,真的是看破紅塵,約瑟有資格講這種話。而且你經歷的患難越多,對你的傷害會遞減。我相信十一個兄弟對約瑟的傷害,十個兄弟吧,十個哥哥吧,約瑟真的難過極了。但是到了埃及被賣之後,那個淫婦波提乏之妻控告他的時候,聖經沒有講他受傷,我相信可能他已經成長到了一定的程度,在他的心裡,可能他會知道,人就是這樣子的,用聖經上的話來說,約瑟心裡一定很阿門,人真的是罪人。當然還有一個原因,恩典夠用。所以聖經一直說,神與約瑟同在。

與此同時,約瑟不僅深刻的經歷了希伯來人的罪惡,也更深的經歷了埃及人的罪惡。埃及的罪惡表現在幾個方面,一個這是個奴隸的國家,什麼都可以買賣,人,然後呢?蠢。波提乏綠化了祖國了嘛,綠化了波提乏了,波提乏還跟那個淫婦站在一起來陷害約瑟,把他投入監獄。然後在監獄裡,約瑟進一步的看見了埃及古文明,埃及政治的罪惡,什麼呢?就是法老對別人的生命是生殺予奪。他高興,你就釋放;他不高興,你就得死。經歷了諸般的這種試煉,約瑟迎來了他生命的輝煌時期,整個古埃及的文明也迎來了我們打著引號的真正偉大的改革開放的時代。按照約瑟的方式,按照希伯來人的方式,按照神啟示的方式治理埃及,埃及度過了荒年,迎來了盛世。約瑟在第50章講過一句我們很感動的話說,你們的意思是要害我,但神的意思是好的,要救許多人的性命。這許多人不僅僅包括以色列12支派,可能也包括很多埃及人。

約瑟有沒有試探?當然有,我們看除了波提乏之妻,這背後有魔鬼的工作,對嗎?如果約瑟最後跟她有一腿了,結果很慘,不堪設想。但是魔鬼不會放棄這種捆綁,我們看41章45節,法老賜名給約瑟,叫他撒發那忒巴內亞,又將安城的祭司波提非拉,波提乏,波提非,我個人認為這是有意用這個詞,在原文字根上是一樣的,女兒亞西納給他為妻。這什麼意思呢?確實有人解釋,這個波提非拉就是波提乏,現在是他的女兒。他媽沒有成功,他女兒來了(這句話說的有問題)。我不排除這種可能,法老的目的是惡的,雖然他在政治上感激約瑟,但是他希望把約瑟變成真正的埃及人,這是一場生死的屬靈戰爭。我們從約瑟給兩個孩子起名到約瑟最後對弟兄的饒恕,等等諸般的行徑,我們會發現,約瑟沒有被同化。相反,很有可能亞西納反而被希伯來化了。

但是,我們要強調的就是,神差遣約瑟下埃及,繼亞伯拉罕之後,又一次給埃及人一個認信真神的機會。利瑪竇之後有教難,湯若望之後有教難,又到了李提摩太的時期,又到了司徒雷登的時期,神給東方的埃及一次又一次認識真理,認識基督的機會,對嗎?最後一次,約瑟是誰呢?是裡根?是西方哪樣的一個文化,你可以把它代表一個時代,對應當今的改革開放?真的是靠靠著學習西方的管理經驗,中國迎來了所謂的30年飛速發展的時期。但是,約瑟一死,改革開放一結束,就進入了一個不認識約瑟的一個黑暗的時代了。

翻到下面,在這之前,神再一次的憐憫了埃及人,那就是雅各和整個以色列12支派一起下埃及。這是整個的埃及文明,接受的最多最多的西方也好,希伯來人也好,基督教文明也好的交流,對嗎?這也像極了今天所謂的改革開放時期,就是西方所有的國家都在中國設點兒了,都和中國建立了前所未有的文化和貿易的聯繫了,像嗎?很像。這是埃及文化最繁榮的時期,約瑟的時代,雅各和12支派都到埃及的時代,也是埃及最後的繁榮,法老被滅亡的前夕,某個法老被滅亡的前夕。這個時期,有一個很有代表性的事件,就是雅各祝福法老,位大的祝福小的,對嗎?新約聖經講,這不是什麼順服掌權者,神的僕人雅各為法老祝福。這個法老為什麼蒙祝福呢?聖經根據在哪裡?創世記12章1到3節,祝福你的,我給他祝福,咒詛你的,我必咒詛他。創世記12章1到3節是整個人類歷史的鑰匙。中國改革開放之所以取得所謂的成就,根本原因就是你不排斥西方基督教文明。一旦你改弦更張,咒詛馬上臨到,這才是真正的答案。

法老們最致命的問題是,只要撒拉,但是他的文化精髓從來沒有改,他們的骨子裡是恨牧羊人,恨基督教。無論是他們的中國傳統文化是根,還是他們的馬克思主義的鴉片,他們骨子裡都恨基督教。中國歷代領導人沒有一個真喜歡基督教的。到了習近平這裡,無非是把他們的本相展示出來了,開始拆十字架,告訴我們什麼?他們恨牧羊的,凡是牧羊的,都是他們所恨惡的。這種恨惡,他自己都不一定清楚,這是靈裡的恨惡。主耶穌講過一句話,祂說他們不是恨你們,他們是恨我。這個沒有辦法,這種仇恨沒法拆解。完完全全的解決只能等到基督再來,這是最後的祝福。隨後,埃及人因他們的繁榮,他們驕傲了,他們開始逼迫希伯來人,歷史就進到了出埃及記第1章,他們要重建奴隸制,而且首先針對的是基督教或者希伯來人。

翻到下一頁,我們做一些總結。創世記作為出埃及記的序篇這個線索,我們基本上講完了,讓我們從心裡面明白,神為什麼最後會傾覆法老和他的軍隊。神的愛已經傾倒了400年,最後什麼時候神動了烈怒呢?他們要屠殺希伯來人的嬰孩兒,男嬰。但是儘管如此,你會看神的愛和神的忍耐,神在埃及人犯下了如此滔天罪惡的時候,竟然又給了法老和他的軍隊,他的臣宰和埃及人多少次機會啊?十次機會,十災就是十次機會,對不對?一次比一次重,那是事實,但是每一次都是差摩西和亞倫站在法老的面前,讓他悔改。當然這裡面有任憑他剛硬,讓他剛硬的那種懲罰,但是對很多很多的埃及人而言,這都是機會。我們結合創世記,再加上埃及的十災,我大體上可以說什麼呢?可以說,神給了埃及人至少400年14次機會。第一次是亞伯拉罕,第二次是約瑟,第三次是以色列全家,還有一個半截子的以撒,因為非利士人也是埃及人,再加上十災。

我們講到這裡的時候,我們心裡一定要有一個反省,不然我們就成了埃及人了。反省什麼?在我們的生命裡面,此時此刻你坐在這裡,神在我們完完全全歸給他的過程當中,給我們也有14次機會,至少14次機會。好好想一想,我自己就在想,甚至能夠想到14次機會,想的面紅耳赤,就是過去我怎麼能那樣做人做事?然後,真的是唯有恩典,我們謝謝主,祂太憐憫我們了。14次,兩個7,展示了神在我們身上的救恩完完全全是恩典。我們也是盼望那些仍然住在恩典當中,卻不知感恩不知歸主的人,真的是日期近了,特別是對習近平時代的這些所有的中國人而言,這有可能是你第14次機會了,不再有時間了,你還真以為還有時間嗎?阿富汗人就是一個證明,當有一天一聲令下,基督徒被撤出去的時候,給你預備的就是萬頃碧濤。

那麼我們從哪裡開始反省呢?中國文化、埃及文化最致命的問題,藉著創世記的結束兩次平行的經文,讓我們看到了魔鬼文化的目的是什麼。以色列死了,他對他的子孫們說,兒子們說,你一定要把我的屍體搬到應許之地。約瑟死了,約瑟囑咐他的弟兄們說,我要死了,一定要把我的身體,把我的屍體搬到應許之地。這是什麼意思啊?我們一定要今天真的明白了,我們真的要出中國了,最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國文化裡面沒有永生。信基督,就是主耶穌說的話,你就是獲得了全世界,卻失去了生命,有何益處呢?按中國的方式信基督教,按中國的方式改革開放,你最後要的到底不過就是共同富裕,是嗎?這是最偉大的理想了吧,但是主說,你就是獲得了全世界,埃及已經獲得了全世界了,當下的中國文明,你再偉大還能偉大到古埃及文明嗎?你不可能,絕不可能,做夢。那時全世界都是埃及的,那是真的。但是,雅各和約瑟看明瞭,以色列和約瑟看明瞭,猶太人和以法蓮看明瞭,兩邊加起來等於整個選民看明瞭,無論埃及如何如何,它沒有永生了。而關於永生的真理,是基督教,是上帝的僕人進入埃及、阿富汗和中國真正應該宣告的真理。

那麼就有一個問題了,我們向阿富汗人、習國人和埃及人傳福音,傳的是這個福音嗎?是真的要把我們的族人領到永生之中去嗎?最近網上有一些討論,我覺得還是蠻有學術品位,學術價值的,就是他們反省拜登政府在阿富汗的政治失敗。其實我覺得這個失敗背後有神打他的臉,是他的罪惡活該贏得的刑罰。但是另外一個側面,就是有一些外邦學者的反省,還是有一定道理的,就是美國模式的殖民能力遠遠不如英國模式。我們回頭看看過去300年大英帝國在全世界,他在哪裡殖民建國,好像都是非常成功。它留下來的,像澳大利亞、加拿大、香港,它雖然撤走了,但是在那裡面確實是完全了基督教的文明。但是美國好像不是這樣,它對哪裡都沒有領土野心,到那裡去一撤,當地的民族又回到了原來的狀態,甚至陷入內戰的硝煙之中,阿富汗,伊拉克。有人說,美國的這種建造的成功的範例,好像算是韓國和日本。

我認為這些分析只有一半的道理,百分之十的道理。在我看來,答案很簡單,不是什麼英國模式更成功,真正成功的模式不是差派軍隊或者不僅僅是差遣軍隊,而是差遣傳教士。如果你不改變阿富汗民族的信仰,阿富汗眾民族的信仰,沒有任何的合法的政府和自由的秩序能夠在任何的外邦人世界裡面被建立起來。韓國的基督教文明實際上成了韓國現代化的一個基本背景,日本又當如何呢?不管日本過去對基督教有多凶殘,日本新憲法也好,明治以來也好,實際上在日本一直有神的百姓。哪怕為其中少數的神的百姓的緣故,正如創世記裡面,神對亞伯拉罕所說的,這城有五個義人,我也不滅這城。阿富汗有多少宣教士,有多少間教會呢?與此相關,中國貌似有很多教會啊,貌似有很多的傳教士啊,但是又回到我們當下的話題上去了,你那是基督教嗎?你和基督教有什麼關係?你不過就是用中國的方式在信基督嘛,你不就是把菩薩變成了上帝嘛。菩薩如何保佑你陞官發財,悅人眼目,好作食物,能使你有智慧,你對基督的期許也不過如此,更是如此。

那問題就來了,說了這麼多,你怎麼傳福音呢?什麼是你認為的基督教的核心教義呢?這就是我們最近藉著啟示錄一直宣講的一個核心真理,唯義人因信得生。你的信仰如果與義,與行義無關,你所信的跟埃及的所有的宗教沒有任何區別,你不過就是埃及文化,埃及的夏甲在基督教世界裡面的縱橫跋扈和敬虔表演而已。義人必因信得生這個真理,同時也是聖餐的核心真理。我們把上次的聖餐論再補充一個信息。上個主日聖餐論,我們感動了很多同感一靈的弟兄姊妹,也激怒了一些假弟兄假先知,據說都跳起來了,就是人不寐想幹什麼?我都說了,我們靠神要顛覆天地。

聖餐的核心真理,我們曾經表述為兩個方面。第一,主說我的生命,這是我的生命,為你們捨的。另外一個方面,你們也要如此行,為的是紀念我。今天我們要補充的是第二句話當中的一個動詞,你們要如此行。主沒有說你們要如此信,你說你們要如此行。那些堅持指著唯獨信心、教訓或者人的遺傳跟我們爭戰的人,你們要回到聖經。我們不否定信,但你們否定行。而主耶穌在至關重要的聖餐教導當中強調的是行,這是一種怎樣的行呢?這就是行義。約翰書信講的如此的堅決,行義的才是義人。小子們哪,你不要被人欺哄,行義的才是義人,不行義的人是不認識神。所以聖餐真正最後落腳點是這個核心的動詞,就是行為。這是現在基督教核心的重點嗎?我們很詫異啊,詫異什麼?基督教的主流整體上斷送了行為。你今天在這樣的一個道理的背景之下,你會不會猛然一震?我們怎麼啦?我們竟然是一個否定行為而以否定行為榮耀的一種基督教,怎麼可能?怎麼變成了這樣呢?我再說一遍,基督教的主流不僅否定行為,而以否定行為為榮耀,以強調行為為羞恥,為冒犯,為僭越,為異端。我們怎麼這樣了呢?

說穿了,這種基督教正是埃及文化的一部分,我們的基督教變成了一個靠著信心,坐等三大祝福的撒旦教。好作食物,神給我吃啊;悅人的眼目,別人看我屬靈啊,我可以表演啊;能使人有智慧,我什麼都不乾等神,這才是真智慧,這是埃及的智慧。其實主耶穌關於行為的教導,充斥了四福音書,只是我們是單目人。後面是符類福音的聖餐,前面是主耶穌呼召門徒時候的千般教導說,不背起十字架跟隨我的,不配作我的門徒,跟隨和行為。

我們總結一下今天的信息,到了我們這個秋天,到了我們說的出埃及的時候了,到了我們從文化上、從神學上真正出中國的時候了,因為我們關於中國所有的愛情和夢想都破碎了,神把我們逼到了紅海邊。過去2000年,400年,30年,10年,我說十年習禍對中國文明和中國希望和中國自由的摧毀摧殘,超過了八年抗戰日寇對中華民族的傷害,你不要以為我危言聳聽。與此同時,十年習禍,神也使用,徹底割斷了,消滅了我們心中對中國,對祖國,對埃及最後所有的指望,把我們過去2000年,400年,從利瑪竇1583年,1610年到2021年,我是取一個整數,400年時間,從過去30年,10年等等等等這些時段當中,所有的中國理想,中國故事,中國盼望,中國在兩個文明撞擊地帶滋生起來的關於自由的盼望和渴望,無非三種,三大中國夢,如今都破碎了。

第一個就是經濟夢。其實這是我們每個人曾經有的想法,無論我們是不是對政治有興趣,在個人,在家庭、民族、國家、故鄉,我們都持一個共同的經濟夢,什麼意思呢?一個方面,我們覺得我們的母親、我們的父母、我們的妻子兒女、我們的民族、我們的祖國之所以在世界上這麼落後、貧窮、勞苦、痛苦,用一句話怎麼說的?中華民族源遠流長,飽經患難滄桑,最重要的原因是因為我們窮,對嗎?我們沒有錢,包括民主和自由,我們以前向西方白左一樣相信,只要中國走向了市場經濟,只要富裕了,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我的家庭會好起來的,我那些辛苦的流血流汗的農民的父母,我那些生活不如別人的兒女,我們這個民族,我們的老家都會好起來的。等中國人的人均生活水平提高了,我們一定會走向自由,走向憲政,走向民主,走向人對人的尊重和愛,也會愛護環境,也會尊重別人,也會被人尊重。一切都是錢,都是經濟,都是資本,都是市場,對嗎?這是我們2000年,400年,30年,10年的中國夢。

但是過去十年,徹底粉碎了這個中國夢。一個方面,我們會發現,罪人、埃及人、中國人,如果在靈魂上不悔改,他根本不配,沒有能力,沒有意願,按神的旨意去使用上帝賜給他的錢財。他會把它揮霍掉,他會用錢財來炫耀,他會用錢財來欺負人,他會為了爭奪錢財家庭內戰、社會撕逼。然後用錢財敗壞普天下的人,像淫婦一樣用錢財換取別人對他的諂媚,淫亂全球。這是何等慘烈的教訓,一個人如果不悔改,有了錢財就會走向自由嗎?倉廩實就會知禮節嗎?你做夢。小到家庭吧,你也許比你倒退10年、20年、30年有錢了,你這個家裡比過去有更多的溫情嗎?no。我這周看到了一個新聞,雙匯,兒子把老爹告上法庭,這就是中國故事。你的兒女們都會玩ipad了,比別人都有錢,是嗎?他們快樂嗎?這說明了什麼?魔鬼的第一試探成功了,但是不一定死,這是謊言,沒有生命。

與此平行的第二大中國夢,你知道是什麼?也是從張騫鑿空到今天,從北洋的憲政改革,從清末的憲政改革,從五四新文化運動到今天的政治體制改革,到現在的所謂的海外的自由派、民主派、法輪功甚至,爆料黨,都奉行一個共同的中國夢,我們第二大中國夢,叫什麼?制度夢,就是在我們這個埃及或者中國或者含族或者漢族的文化圈裡面,只要建立一個美國式的文化制度,政治制度,三權分立,多黨制,憲政,我們也會成為文明人。再沒有一個人像習近平這樣徹底的摧毀了中國人的經濟夢,但是恐怕再也沒有一類人、一個人如此生動的,具體的,就近的摧毀了中國人的制度夢,這就是最近三年的爆料黨。這是什麼意思?他太含人了。不僅如此,海外華人,包括這些有所謂的政治理想的群體,他們已經充分的享受了美國式的制度,對嗎?就在美國的制度之下,就在加拿大的制度之下,這就是我們最理想,最完美的理想的制度的化身,制度已經成功了。但是生活在這樣的憲政制度成熟的憲政制度框架下的華人、中國人,他們真的信從這些制度嗎?不,他們利用埃及人的詭詐、聰明、無恥、以恥為榮,充分的利用了西方制度所謂的空隙,繼續用紅衛兵的方式圍傢俬鬥,可悲啊。

如果我們的靈魂沒有更新,如果我們的生命沒有悔改,所有偉大的制度都會成為中國人,這幫孫子手中的兵法,只是他們利用來達到他們邪惡目的不擇手段的選擇。所以,我們的制度夢也被傾覆了。有了制度,你仍然是一個惡人,這個惡人就是上海南匯中學那個女孩所控訴的那些惡人。爆料黨所行的一切邪惡,一言以蔽之,就是把他們的私敵以特務的名義或者用下三濫的手段,讓他們站在街上,向眾人示眾。我說的這個爆料黨,還真的不僅僅限於你們想像的爆料黨,也包括反對爆料黨的爆料黨,甚至這個爆料黨住在我們每一個人的裡面。用郭德綱的語氣來說,你敢惹我啊?我要上網。我覺得中國悲劇最讓我們悲催的,難過的,絕望的,其實就是制度也成了我們鄉願的手段。說到這裡,真是想哭。

我的前男友,前朋友,劉曉波同學,劉曉波同志,劉曉波先生,我想他臨走的時候也沒有明白這個道理。零八憲章在學術品質上當然不是很高了,就是對西方憲政、民主常識的學習,但是對中國也是需要的,我不能完全否定他。但是他沒有想明白的是,有朝一日就這一套全部都在中國落實了,中國人還是中國人。我以前好像多次給大家講過那個軼事,有可能是真的,那就是迄今為止中國的政治體制的改革的偉大的成就從來沒有超過北洋政府,你知道嗎?或者晚清憲政。那個時候,各省咨議局,實際上就省議會都建立起來了,聯邦制,邦聯制,全省聯邦,聯省自治,諸如此類這些概念,其實都成了政治現實。大一統的邪教,巨型專制主義,中央集權全部都被瓦解了,按照西方的方式基本上建立了憲政框架。但是,這些議員們骨子裡面仍然是埃及人。所以有一次在議會的現場突然停電了。開始的時候,每一個議員都在燈光之下,慷慨陳詞,利國利民,為人民服務嘛。有人說,塔利班和共產黨共享了一個世界上最偉大的生意,那就是為人民服務,這句話說的好。突然沒電了,幾秒鐘以後又來電了,然後就看見了所有議會現場的每一個議員從兜裡掏出一把槍,對著對方,沒有人相信制度。我們自己設立的制度,在我們沒有成為基督的門徒之前,仍然是災民用來吃人自義耍花槍的手段。

好吧,經濟夢跌碎在習近平這個糞坑身上了,制度夢被爆料黨人極盡嘲笑和踐踏,只能是。最後一些有識之士,正如幾年前十幾年前的人不寐一樣,以為我們找到了中國問題解決的鑰匙,這個鑰匙叫信仰,叫基督教。輾轉十年過去了,十幾年時間過去了,我們靠著一點一點的回歸聖經,學習神的話語,我們越來越看清楚了這個所謂的基督教的本色,他們本色就是不要行為的躺平宗。一鍋好大好大的雞湯,這鍋雞湯正是要對2021年、2022年、2019年所有的這些政治悲劇承擔責任。三夢齊滅,經濟夢破碎了,制度夢破碎了,信仰夢破碎了,我倒盼望在2021年的秋天,真的有一場亞伯麥西,就是埃及人的大哭。從此能夠讓我們真正地定了一個志向,中國啊,我們真的要走了。我們靠自己不能走,也走不遠,求主幫助。

我們一起來禱告,天父感謝讚美你,謝謝你帶領我們進入出埃及的天路歷程,願與摩西和約書亞同在的神加倍與我們同在,奉我主耶穌基督的聖名。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