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埃及記第六課:神對摩西的呼召(3:1-10)

      出埃及記第六課:神對摩西的呼召(3:1-10)已關閉評論

奉聖父聖子聖靈的名,阿門。今天的證道經文是出埃及記1:1-22,

1摩西牧養他岳父米甸祭司葉忒羅的羊群,一日領羊群往野外去,到了神的山,就是何烈山。2耶和華的使者從荊棘裡火焰中向摩西顯現。摩西觀看,不料,荊棘被火燒著,卻沒有燒燬。3摩西說,我要過去看這大異象,這荊棘為何沒有燒壞呢?4耶和華神見他過去要看,就從荊棘裡呼叫說,摩西,摩西。他說,我在這裡。5神說,不要近前來。當把你腳上的鞋脫下來,因為你所站之地是聖地。6又說,我是你父親的神,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摩西蒙上臉,因為怕看神。7耶和華說,我的百姓在埃及所受的困苦,我實在看見了,他們因受督工的轄制所發的哀聲,我也聽見了。我原知道他們的痛苦,8我下來是要救他們脫離埃及人的手,領他們出了那地,到美好,寬闊,流奶與蜜之地,就是到迦南人,赫人,亞摩利人,比利洗人,希未人,耶布斯人之地。9現在以色列人的哀聲達到我耳中,我也看見埃及人怎樣欺壓他們。10故此,我要打發你去見法老,使你可以將我的百姓以色列人從埃及領出來。

11摩西對神說,我是什麼人,竟能去見法老,將以色列人從埃及領出來呢?

12神說,我必與你同在。你將百姓從埃及領出來之後,你們必在這山上事奉我,這就是我打發你去的證據。

13摩西對神說,我到以色列人那裡,對他們說,你們祖宗的神打發我到你們這裡來。他們若問我說,他叫什麼名字?我要對他們說什麼呢?

14神對摩西說,我是自有永有的。又說,你要對以色列人這樣說,那自有的打發我到你們這裡來。15神又對摩西說,你要對以色列人這樣說,耶和華你們祖宗的神,就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打發我到你們這裡來。耶和華是我的名,直到永遠,這也是我的紀念,直到萬代。16你去招聚以色列的長老,對他們說,耶和華你們祖宗的神,就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向我顯現,說,我實在眷顧了你們,我也看見埃及人怎樣待你們。17我也說,要將你們從埃及的困苦中領出來,往迦南人,赫人,亞摩利人,比利洗人,希未人,耶布斯人的地去,就是到流奶與蜜之地。18他們必聽你的話。你和以色列的長老要去見埃及王,對他說,耶和華希伯來人的神遇見了我們,現在求你容我們往曠野去,走三天的路程,為要祭祀耶和華我們的神。19我知道雖用大能的手,埃及王也不容你們去。20我必伸手在埃及中間施行我一切的奇事,攻擊那地,然後他才容你們去。21我必叫你們在埃及人眼前蒙恩,你們去的時候就不至於空手而去。22但各婦女必向她的鄰舍,並居住在她家裡的女人,要金器銀器和衣裳,好給你們的兒女穿戴。這樣你們就把埃及人的財物奪去了

感謝神的話語。因為時間關係,這個主日我們只能完成出埃及記3:1-10的學習。但這一章應該從整體上進行結構分析,上述交叉結構顯示了我們這樣做的基本理由。1-10與14-22首尾呼應,分別是神對摩西的顯現(1-10)與啟示(14-22);或者分別是對摩西的呼召(1-10)與差遣(14-22)。這也是兩場「神說」(有重複的信息),可以與創世記第一章中的神說平行,為開啟一個全新的世代。而11與13是摩西對神說,前後呼應,顯示摩西對神的呼召和差遣的「委婉拒絕」。第一次的問題是「我是誰」(11);第二次是「你(神)誰」(13)。中心經文12節,神應許出埃及事件的成就,這也是摩西的核心使命與基本保證。當然「我必與你同在」一方面是神自我啟示為「以馬內利」,預表基督;另一方面,這節經文完全平行了新約中的大使命:「18耶穌進前來,對他們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19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或作給他們施洗歸於父子聖靈的名)20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馬太福音28:18-20)。阿門。

一、神的顯現(1-10)

1摩西牧養他岳父米甸祭司葉忒羅的羊群,一日領羊群往野外去,到了神的山,就是何烈山。2耶和華的使者從荊棘裡火焰中向摩西顯現。摩西觀看,不料,荊棘被火燒著,卻沒有燒燬。3摩西說,我要過去看這大異象,這荊棘為何沒有燒壞呢?4耶和華神見他過去要看,就從荊棘裡呼叫說,摩西,摩西。他說,我在這裡。5神說,不要近前來。當把你腳上的鞋脫下來,因為你所站之地是聖地。

6又說,我是你父親的神,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摩西蒙上臉,因為怕看神。

7耶和華說,我的百姓在埃及所受的困苦,我實在看見了,他們因受督工的轄制所發的哀聲,我也聽見了。我原知道他們的痛苦,8我下來是要救他們脫離埃及人的手,領他們出了那地,到美好,寬闊,流奶與蜜之地,就是到迦南人,赫人,亞摩利人,比利洗人,希未人,耶布斯人之地。9現在以色列人的哀聲達到我耳中,我也看見埃及人怎樣欺壓他們。10故此,我要打發你去見法老,使你可以將我的百姓以色列人從埃及領出來。

首先我們要知道,摩西在出埃及記第2章所作的一切事,「神都在天上看著」。我們並非說人可以因行義配得神的顯現,但神向什麼人顯現,必有緣由。而真理的的確確是:「耶和華的眼目,看顧義人,他的耳朵,聽他們的呼求」(詩篇34:15);「這是耶和華的門,義人要進去」(詩篇118:20);「義人的道,是正直的,你為正直的主,必修平義人的路」(以賽亞書26:7)。神向人顯現,也為差遣合適的人去完成使命。這也是復活的基督不斷向門徒顯現的理由之一。這段經文可以進一步交叉結構:1-5記載神在荊棘中向摩西顯現;與之呼應的7-10,記載了神進入世界的使命及對摩西的差遣或摩西的使命。中間6節是神的自我啟示。應該是又40年過去了,為了預備另外一個40年。這40年至少完成了三重預備:米甸的摩西,迦南各族人,埃及的埃及人和以色列人。不僅如此,到底如何解釋荊棘異象,我們最好還是返回聖經本身:7-10就是對1-5最完美的解釋:神-摩西-以色列,在七族人(埃及人+迦南六族)中焚而不毀,分別為聖。

1、荊棘(1-5)

1摩西牧養他岳父米甸祭司葉忒羅的羊群,一日領羊群往野外去,到了神的山,就是何烈山。וּמֹשֶׁה הָיָה רֹעֶה אֶת־צֹאן יִתְרוֹ חֹתְנוֹ כֹּהֵן מִדְיָן וַיִּנְהַג אֶת־הַצֹּאן אַחַר הַמִּדְבָּר וַיָּבֹא אֶל־הַר הָאֱלֹהִים חֹרֵֽבָהNow Moses kept the flock of Jethro his father in law, the priest of Midian: and he led the flock to the backside of the desert, and came to the mountain of God, even to Horeb2耶和華的使者從荊棘裡火焰中向摩西顯現。摩西觀看,不料,荊棘被火燒著,卻沒有燒燬。וַיֵּרָא מַלְאַךְ יְהֹוָה אֵלָיו בְּלַבַּת־אֵשׁ מִתּוֹךְ הַסְּנֶה וַיַּרְא וְהִנֵּה הַסְּנֶה בֹּעֵר בָּאֵשׁ וְהַסְּנֶה אֵינֶנּוּ אֻכָּֽלAnd the angel of the LORD appeared unto him in a flame of fire out of the midst of a bush: and he looked, and, behold, the bush burned with fire, and the bush was not consumed.

3摩西說,我要過去看這大異象,這荊棘為何沒有燒壞呢?וַיֹּאמֶר מֹשֶׁה אָסֻֽרָה־נָּא וְאֶרְאֶה אֶת־הַמַּרְאֶה הַגָּדֹל הַזֶּה מַדּוּעַ לֹא־יִבְעַר הַסְּנֶֽהAnd Moses said, I will now turn aside, and see this great sight, why the bush is not burnt.

4耶和華神見他過去要看,就從荊棘裡呼叫說,摩西,摩西。他說,我在這裡。וַיַּרְא יְהוָה כִּי סָר לִרְאוֹת וַיִּקְרָא אֵלָיו אֱלֹהִים מִתּוֹךְ הַסְּנֶה וַיֹּאמֶר מֹשֶׁה מֹשֶׁה וַיֹּאמֶר הִנֵּֽנִיAnd when the LORD saw that he turned aside to see, God called unto him out of the midst of the bush, and said, Moses, Moses. And he said, Here am I.。5神說,不要近前來。當把你腳上的鞋脫下來,因為你所站之地是聖地。וַיֹּאמֶר אַל־תִּקְרַב הֲלֹם שַׁל־נְעָלֶיךָ מֵעַל רַגְלֶיךָ כִּי הַמָּקוֹם אֲשֶׁר אַתָּה עוֹמֵד עָלָיו אַדְמַת־קֹדֶשׁ הֽוּאAnd he said, Draw not nigh hither: put off thy shoes from off thy feet, for the place whereon thou standest is holy ground.

(1)何烈

埃及王子成了牧羊人(רָעָה,創世記4:2)。一方面,摩西應該是接替了妻子和其他六個女子的勞苦,這是繼續捨己行公義。另一方面,羊群仍然是「他岳父米甸祭司葉忒羅的羊群」,摩西一直是寄居者。葉忒羅:יִתְרוֹ,his abundance。有學者認為,這不是人名,而是尊稱。אַחַר הַמִּדְבָּר應該指後面的曠野,或曠野的後面;也可指「西方」。如果米甸在埃及的東方,何烈山位於兩者之間。「遠西」有以色列人。何烈山被稱為神的山:הַר הָאֱלֹהִים,the mountain of God;應該是因為後文中神在那裡向以色列顯現的緣故。何烈:חֹרֵב,desert。又名西奈山,或西奈山是何烈山中的一座山峰,或者相反。具體地點未定。動詞חָרַב參見創世記8:13,「到挪亞六百零一歲,正月初一日,地上的水都干了(חָרַב)。挪亞撤去方舟的蓋觀看,便見地面上干了(חָרַב)」。也許這個概念在預告這個事實:以色列人將要下海走干地。值得強調的是,如果繼續是七個女兒牧羊,她們不可能達到神的山。這樣說並不勉強:女牧師沒有辦法將羊群帶到下文所說的「聖地」。也許走到一半,那些惡牧人就把她們和羊群再度驅散了。

(2)荊棘

需要返回第一屆的課程,我們如何將舊約中的「耶和華的使者」(מַלְאַךְ יְהֹוָה)預表基督的。也是在這段經文中,「耶和華的使者」隨後等同於「耶和華神」。「從荊棘裡火焰中」:בְּלַבַּת־אֵשׁ מִתּוֹךְ הַסְּנֶה,n a flame of fire out of the midst of a bush。火焰在荊棘中間。神跡在於:「摩西觀看,不料,荊棘被火燒著,卻沒有燒燬」。動詞אָכַל的基本含義是to eat, devour, burn up, feed。首先需要以經解經。第一、火焰(לַבָּה,陰性名詞)可以平行創世記3:24,「於是把他趕出去了。又在伊甸園的東邊安設基路伯和四面轉動發火焰(לָהַט,陽性名詞)的劍,要把守生命樹的道路」。第二、荊棘(סְנֶה,陽性名詞)可以平行創世記3:18,「地必給你長出荊棘(קוֹץ)和蒺藜(דַּרְדַּר)來,你也要吃田間的菜蔬」。出埃及記3章中的荊棘,可以同時指創世記3章中的荊棘和蒺藜。可以討論。後來摩西將這個詞用在了申命記33:16,「得地和其中所充滿的寶物,並住荊棘中上主的喜悅。願這些福都歸於約瑟的頭上,歸於那與弟兄迥別之人的頂上」。另參馬太福音27:29,「用荊棘編作冠冕,戴在他頭上,拿一根葦子放在他右手裡。跪在他面前戲弄他說,恭喜猶太人的王阿」。那這是什麼意思呢?我也不反對這種應用:三位一體的神向摩西顯現:聖父、聖子(荊棘)、聖靈(火)。或神藉著聖子和聖靈顯現:「從來沒有人看見神。只有在父懷裡的獨生子將他表明出來」(約翰福音1:18);「但我要從父那裡差保惠師來,就是從父出來真理的聖靈。他來了,就要為我作見證」(約翰福音15:26)。

(3)異象

神如此向摩西顯現,而摩西的確看見了(וַיַּרְא וְהִנֵּה)這大異象。這是「神聖的看見」。摩西說(וַיֹּאמֶר מֹשֶׁה),如同信仰告白。「我要過去看」:אָסֻֽרָה־נָּא וְאֶרְאֶה,I will now turn aside。這是對神和神跡長做預備的人才會有的敏感和反應。這不是「自然現象」,甚至這是一場「政治逼迫」。動詞סוּר的基本含義是to turn aside, depart(創世記8:13,19:2-3等)。轉過身來,也許當時摩西準備離開了要返回米甸,但突然看見這異象,他又轉過身來。火燒荊棘,是荊棘面臨的一場死難。於是一切都改變了。「這大異象」:הַמַּרְאֶה הַגָּדֹל הַזֶּה,this great sight。名詞מַרְאֶה在舊約中出現了103次,基本含義是:sight, appearance, vision(創世記2:9,12:11等)。這是摩西關切的問題:「這荊棘為何沒有燒壞呢」。換言之,按常識,這荊棘在火中應該不復存在了。我的心大得安慰。「12親愛的弟兄阿,有火煉的試驗臨到你們,不要以為奇怪,(似乎是遭遇非常的事)13倒要歡喜。因為你們是與基督一同受苦,使你們在他榮耀顯現的時候,也可以歡喜快樂。14你們若為基督的名受辱罵,便是有福的。因為神榮耀的靈,常住在你們身上」(彼得前書4:12-14);「於是,尼布甲尼撒就近烈火窯門,說,至高神的僕人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出來,上這裡來吧。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就從火中出來了」(但以理書3:26)。然後記住這個邏輯關係:「耶和華神見他過去(סוּר)要看,就從荊棘裡呼叫說」——悔改或回轉進入聖地或聖所,是神對摩西說話的一個基本預備。另外,這5節經文中,摩西這個名字實際上共出現了3次。而「摩西、摩西」這樣的呼喊,可以平行神對撒母耳、西門彼得以及馬大的呼喊。神愛摩西。神愛一切親近祂的人,並要將最重要的事告訴他:焚而不毀。

(4)聖地

「5神說,不要近前來(קָרַב,to come near)。當把你腳上的鞋脫下來,因為你所站之地是聖地(אַדְמַת־קֹדֶשׁ,holy ground)」。我們強調三個概念。第一、「不要近前來」。與主更親近,但也要保持距離。正如主說:「不要摸我」(約翰福音20:17)。小心猶大之吻。神與人之間存在不可逾越的鴻溝,人不是神,也不可以自以為神。至於基督作中保,人與神和好,不是說人成了神。第二、腳與鞋,可以平行神後來對約書亞的相關吩咐(約書亞記5:15),特別是耶穌為門徒洗腳事件——洗腳的目的在於「潔淨」(約翰福音1310)。站在聖地的前提以及始終的功課是認罪悔改,「義人摩西」也不例外。或者相當於「跺去腳下的塵土」,與敵基督的世界分別。另參撒母耳記下15:30,「大衛蒙頭赤腳上橄欖山,一面上,一面哭。跟隨他的人也都蒙頭哭著上去」。第三、聖地。קֹדֶשׁ在聖經中第二次出現(作為名詞第一次),這裡指地點;第一次用作動詞在創世記2:3,指聖日(קָדַשׁ)。而אֲדָמָה曾是被咒詛之地(創世記3:17,3:19)。或許神用這兩個概念解決了摩西的問題:「這荊棘為何沒有燒壞呢」——神不再咒詛這地,反而將之分別為聖。值得強調的是,聖地不在以色列,反而在曠野;正如雅各的天梯或天的門也不在耶路撒冷(創世記28:16-19)。聖地就是神分別為聖之地。當然,聖地也不在天文物理學的「天上」,神的帳幕在人間。卻也不在繁華之地,而在曠野荊棘之地。

2、神啟(6)

6又說,我是你父親的神,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摩西蒙上臉,因為怕看神。וַיֹּאמֶר אָנֹכִי אֱלֹהֵי אָבִיךָ אֱלֹהֵי אַבְרָהָם אֱלֹהֵי יִצְחָק וֵאלֹהֵי יַעֲקֹב וַיַּסְתֵּר מֹשֶׁה פָּנָיו כִּי יָרֵא מֵהַבִּיט אֶל־הָאֱלֹהִֽיםMoreover he said, I am the God of thy father, the God of Abraham, the God of Isaac, and the God of Jacob. And Moses hid his face; for he was afraid to look upon God.

(1)我是

神(אֱלֹהִים,在這節經文中出現了5次)呼召我們進入聖地,要教導我們怎樣的核心真理呢?復活,或義人必因信得生。按司提反和希伯來書作者的見證,摩西從小就信神。很可能父母那裡繼承了希伯來人的信仰,因此知道「你父親的神,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有牧者一直以訛傳訛說摩西從小受母親的宗教信仰教導,這是把摩西誤作提摩太了。因為這裡明明說,「我是你父親(father,不是fathers)的神」。神這樣自我啟示,前提一定是摩西知道何為「你父親的神,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那這是什麼意思呢?主耶穌基督的解釋是唯一正解:「29耶穌回答說,你們錯了。因為不明白聖經,也不曉得神的大能。30當復活的時候,人也不娶也不嫁,乃像天上的使者一樣。31論到死人復活,神在經上向你們所說的,你們沒有念過嗎?32他說,我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神不是死人的神,乃是活人的神」(馬太福音22:29-32)。摩西也會死的。但整個以色列都要復活,這個解釋更完全解決了為何荊棘「焚而不毀」:「又如以賽亞先前說過,若不是萬軍之主給我們存留余種,我們早已像所多瑪,蛾摩拉的樣子了」(羅馬書9:29)。

(2)恐懼

這是摩西在神面前的反應:וַיַּסְתֵּר מֹשֶׁה פָּנָיו כִּי יָרֵא מֵהַבִּיט אֶל־הָאֱלֹהִֽים,And Moses hid his face; for he was afraid to look upon God。這是約翰的反應:「我一看見,就仆倒在他腳前,像死了一樣。他用右手按著我說,不要懼怕。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的」(啟示錄1:17)。這是以賽亞的反應:「那時我說,禍哉,我滅亡了。因為我是嘴唇不潔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潔的民中。又因我眼見大君王萬軍之耶和華」(以賽亞書8:5)。收生婆敬畏神,用的也是這個動詞יָרֵא。「蒙上臉」就是把臉藏起來,動詞סָתַר(to hide, conceal)這個概念可以解釋「蒙頭」的真意(哥林多前書11章)。原因應該是:「主耶和華阿,你若究察罪孽,誰能站得住呢」(詩篇130:3)。也許摩西不僅看見自己的本相;也許同時看見了一代以色列人婦人狀況及其倒斃的結局。另參哥林多後書3:12-14,「12我們既有這樣的盼望,就大膽講說,13不像摩西將帕子蒙在臉上,叫以色列人不能定睛看到那將廢者的結局。14但他們的心地剛硬。直到今日誦讀舊約的時候,這帕子還沒有揭去。這帕子在基督裡已經廢去了」。保羅這裡的教導不是指出埃及記3:6;而是指出埃及記34:33-35。

3、使命(7-10)

7耶和華說,我的百姓在埃及所受的困苦,我實在看見了,他們因受督工的轄制所發的哀聲,我也聽見了。我原知道他們的痛苦。  וַיֹּאמֶר יְהוָה רָאֹה רָאִיתִי אֶת־עֳנִי עַמִּי אֲשֶׁר בְּמִצְרָיִם וְאֶת־צַעֲקָתָם שָׁמַעְתִּי מִפְּנֵי נֹֽגְשָׂיו כִּי יָדַעְתִּי אֶת־מַכְאֹבָֽיוAnd the LORD said, I have surely seen the affliction of my people which are in Egypt, and have heard their cry by reason of their taskmasters; for I know their sorrows;

8我下來是要救他們脫離埃及人的手,領他們出了那地,到美好,寬闊,流奶與蜜之地,就是到迦南人,赫人,亞摩利人,比利洗人,希未人,耶布斯人之地。וָאֵרֵד לְהַצִּילוֹ מִיַּד מִצְרַיִם וּֽלְהַעֲלֹתוֹ מִן־הָאָרֶץ הַהִוא אֶל־אֶרֶץ טוֹבָה וּרְחָבָה אֶל־אֶרֶץ זָבַת חָלָב וּדְבָשׁ אֶל־מְקוֹם הַֽכְּנַעֲנִי וְהַחִתִּי וְהָֽאֱמֹרִי וְהַפְּרִזִּי וְהַחִוִּי וְהַיְבוּסִֽיAnd I am come down to deliver them out of the hand of the Egyptians, and to bring them up out of that land unto a good land and a large, unto a land flowing with milk and honey; unto the place of the Canaanites, and the Hittites, and the Amorites, and the Perizzites, and the Hivites, and the Jebusites.

9現在以色列人的哀聲達到我耳中,我也看見埃及人怎樣欺壓他們。וְעַתָּה הִנֵּה צַעֲקַת בְּנֵי־יִשְׂרָאֵל בָּאָה אֵלָי וְגַם־רָאִיתִי אֶת־הַלַּחַץ אֲשֶׁר מִצְרַיִם לֹחֲצִים אֹתָֽםNow therefore, behold, the cry of the children of Israel is come unto me: and I have also seen the oppression wherewith the Egyptians oppress them.

10故此,我要打發你去見法老,使你可以將我的百姓以色列人從埃及領出來。וְעַתָּה לְכָה וְאֶֽשְׁלָחֲךָ אֶל־פַּרְעֹה וְהוֹצֵא אֶת־עַמִּי בְנֵֽי־יִשְׂרָאֵל מִמִּצְרָֽיִםCome now therefore, and I will send thee unto Pharaoh, that thou mayest bring forth my people the children of Israel out of Egypt.

神在荊棘中顯現,如果指向十字架上的基督,仍然可以與救恩或人的重生或嬰孩時期相聯繫。與此平行,賜下使命,則可以與長大成人的真理相聯繫——神救贖我們,也是為讓我們承擔大使命,在世上作祂的僕人,帶領人出埃及進迦南,建造教會。出埃及記3:7-10可以平行結構:7與9平行,共同的概念是神聽見「我的百姓」即「以色列人」的哀聲;而8與10平行,共同的概念是神拯救自己的百姓離開埃及。

1)看見與聽見(7)

7耶和華說,我的百姓在埃及所受的困苦,我實在看見了,他們因受督工的轄制所發的哀聲,我也聽見了。我原知道他們的痛苦。 

這三個概念形成了交叉結構:困苦(עֳנִי,affliction, poverty, misery;創世記16:11等)-哀聲(צְעָקָה,cry, outcry;創世記18:21等)-痛苦(מַכְאֹב,pain, sorrow;詩篇32:10等)。這三個概念徹底否定了雞湯教和靈恩派對信仰的誤導,將我們帶回真理的根基。我們要與基督同受苦難,為福音受苦;在苦難中見證屬天的榮耀(哥林多後書10:16-18)。而哀嚎的根本原因是(政治)壓迫:מִפְּנֵי נֹֽגְשָׂיו,by reason of their taskmasters。פָּנִים,face。נָגַשׂ,to press, drive, oppress, exact, exert demanding pressure(出埃及記5:6,10,13,14)。原文中沒有「督工」。另外三組概念也可以交叉結構:我看見(רָאָה)-我聽見(שָׁמַע)-我知道(יָדַע)。而在第9節中,「看見」和「聽見」的順序互換。」頑人心裡說,沒有神。他們都是邪惡,行了可憎惡的事。沒有一個人行善」(詩篇14:1);「11他心裡說,神竟忘記了。他掩面,永不觀看。12耶和華阿,求你起來。神阿,求你舉手。不要忘記困苦人。13惡人為何輕慢神,心裡說,你必不追究。14其實你已經觀看。因為奸惡毒害,你都看見了,為要以手施行報應。無倚無靠的人,把自己交託你。你向來是幫助孤兒的。15願你打斷惡人的膀臂。至於壞人,願你追究他的惡,直到淨盡」(詩篇10:11-15)。

2)出來與進去(8)

8我下來是要救他們脫離埃及人的手,領他們出了那地,到美好,寬闊,流奶與蜜之地,就是到迦南人,赫人,亞摩利人,比利洗人,希未人,耶布斯人之地。

「我下來」(וָאֵרֵד,I am come down;創世記11:5,7)可以預表道成肉身。當然,這個方向與「升天堂」和躺平宗的方向相反。下來的目的是為了拯救他們(לְהַצִּילוֹ,to deliver them;出埃及記2:19)。神的拯救和救恩真理包括兩個同等重要的方面:出埃及與進迦南。只想出來,不想進去,就只能倒斃在曠野,半途而廢。這就是主流的根本問題。第一、出埃及,嬰孩期。「脫離埃及人的手(מִיַּד מִצְרַיִם,out of the hand of the Egyptians,),領他們出了那地(וּֽלְהַעֲלֹתוֹ מִן־הָאָרֶץ,to bring them up out of that land)」。這裡有兩個מִ,分別指向埃及人的手和那地。第二、進迦南,成人期。如何進去,看約書亞記,無數戰爭,攻城,誅殺諸王。應許之地同時包括兩個方面的特徵:一方面,「美好(טוֹב,創世記1:4),寬闊(רָחָב,創世記34:21),流(זוּב,o flow, gush, issue, discharge)奶(חָלָב,創世記18:8,49:12)與蜜(דְּבַשׁ,創世記43:11,申命記8:8等)之地」。寬闊可以與受限的歌珊地對比。另一方面,「迦南人,赫人,亞摩利人,比利洗人,希未人,耶布斯人之地」(參見創世記15:19-21。多了希未人,參見創世記10:17;一塊不斷爭戰易主之地)。這兩者之間的張力顯示:一方面唯獨恩典;另一方面你要打仗,因信行義。唯義人因信得生。而這些是摩西三翻四次推脫的基本原因:第一、對神的某種絕望。第二、對希伯來人的道德絕望。但焚而不毀解決了厭棄。第三、對埃及的恐懼。第四、對迦南人的恐懼。我們都是摩西。

3)聽見與看見(9)

9現在以色列人的哀聲達到我耳中,我也看見埃及人怎樣欺壓他們。

時間開始了,現在:וְעַתָּה,now。在平行結構中,第7節中「我的百姓」,在這裡具體為「以色列人」(בְּנֵי־יִשְׂרָאֵל,以色列眾子)。「哀聲」(צְעָקָה)這個概念在兩節經文中完全重複。而「聽見」即「達到我耳中」;且9節中聽與看的順序與7節中看與聽的順序交叉呼應。不過原文中在「耳朵」之前,還有一個動詞הִנֵּה,看哪。另外,第7節中實際上沒有提到誰欺壓我的百姓,在這裡具體化為埃及人(מִצְרַיִם)。這裡的「欺壓」首先使用的是一個新的名詞:לַחַץ,oppression, distress, pressure(申命記26:7等)。其次是同詞根的動詞לָחַץ,to squeeze, press, oppress(出埃及記22:21)。神是何等厭惡人對人的政治壓迫,何況是對祂的兒女的政治欺壓。而這節經文中以色列人與埃及人明顯是對立的。雞湯教不可以一味地高調「都是一樣的罪人」。信與不信的有什麼相同呢?欺壓人的和被欺壓的人如何混同呢?神看為不同,而基督徒蒙恩之後也應該與外邦人不同。否則豈止是顛倒黑白喪盡天良,而且必然永失天國。

4)僕人與百姓(10)

10故此,我要打發你去見法老,使你可以將我的百姓以色列人從埃及領出來。

「故此」原文是第二個「現在」(עַתָּה)。時間開始了,新時代從教會建立或差遣僕人開始。神是藉著僕人和教會實施拯救人類的計劃,這是聖經的真理。平等主義或民粹主義以及一切反聖職的高言大智都是撒但的道理。神用人去救人,原因之一是只有如此,人才可能經歷拯救的過程;而得救就是一個過程,就是一個人向神向人的成長更新的過程。神用人拯救人,才能確保所拯救的是人,而不是豬和石頭以及騙子(假裝得救,一次永遠)。

摩西的使命或神的差遣,至少包括三個方面的真理。第一、「你來我要打發你去」:לְכָה וְאֶֽשְׁלָחֲךָ,Come now therefore, and I will send thee。一方面是「你來」(יָלַךְ)。另一方面是「差遣」(שָׁלַח,to send, send away, let go, stretch out;創世記8:7等)你去。摩西可以說:一些都交給神麼?這些騙子。而「打發」就意味著教會的呼召、裝備、按立和差遣等基本程序。所以保羅說:「沒有奉差遣,怎能傳道呢」(羅馬書10:15a;另參使徒行傳13:1-4)。這是第一屆課程。第二、「你去見法老」。你不能迴避君王和政治以及A埃及人,而這是差遣的基本真理(馬太福音10:16-18,使徒行傳9:15,24:25;啟示錄2:26-27,11:4等)。這是第二屆課程。第三,只有在前面兩個功課完成之後,才可能「使你可以將我的百姓以色列人從埃及領出來」。不站在法老面前的傳道不久就是一場裝X,而且是喪盡天良的裝X,與世界盡情淫亂又自淫自亂的裝X。最大的邪教要篡奪這個「領導權」(יָצָא,使……出來;創世記1:12等)。但教會受命帶領百姓出埃及。這是第三屆課程。

值得強調的是,第10節賜給摩西的使命僅僅是「將我的百姓以色列人從埃及領出來」;而不包括。「領他們出了那地,到美好,寬闊,流奶與蜜之地,就是到迦南人,赫人,亞摩利人,比利洗人,希未人,耶布斯人之地」。美官方所作的是有限的,盡責而已。

最終得救的是「我的百姓以色列人」(מִּי בְנֵֽי־יִשְׂרָאֵל)。第7節中的「我的百姓」與第9節中的「以色列人」,在第10節中合成為「我的百姓以色列人」。基督徒是神的百姓,是神的兒女;是神的人,是神家裡的人。逼迫和殘害神家裡的人,那些惡人和他們家裡的人必被報復。「因為耶和華喜愛公平,不撇棄他的聖民。他們永蒙保佑。但惡人的後裔,必被剪除」(詩篇37:28)。通貨膨脹之後(啟示錄6:6),看哪,「7揭開第五印的時候,我看見在祭壇底下,有為神的道,並為作見證,被殺之人的靈魂。10大聲喊著說,聖潔真實的主阿,你不審判住在地上的人給我們伸流血的冤,要等到幾時呢?11於是有白衣賜給他們各人。又有話對他們說,還要安息片時,等著一同作僕人的,和他們的弟兄,也像他們被殺,滿足了數目。12揭開第六印的時候,我又看見地大震動。日頭變黑像毛布,滿月變紅像血。13天上的星辰墜落於地,如同無花果樹被大風搖動,落下未熟的果子一樣。14天就挪移,好像書卷被捲起來。山嶺海島都被挪移離開本位。15地上的君王,臣宰,將軍,富戶,壯士,和一切為奴的,自主的,都藏在山洞,和岩石穴裡。16向山和岩石說,倒在我們身上吧,把我們藏起來,躲避坐寶座者的面目,和羔羊的忿怒。17因為他們忿怒的大日到了,誰能站得住呢」(啟示錄6:7-17)。阿門。

(未完待續)

二、摩西拒絕(11)

11摩西對神說,我是什麼人,竟能去見法老,將以色列人從埃及領出來呢?

三、神的應許(12)

12神說,我必與你同在。你將百姓從埃及領出來之後,你們必在這山上事奉我,這就是我打發你去的證據。

四、摩西拒絕(13)

13摩西對神說,我到以色列人那裡,對他們說,你們祖宗的神打發我到你們這裡來。他們若問我說,他叫什麼名字?我要對他們說什麼呢?

五、神的啟示(14-22)

14神對摩西說,我是自有永有的。又說,你要對以色列人這樣說,那自有的打發我到你們這裡來。15神又對摩西說,你要對以色列人這樣說,耶和華你們祖宗的神,就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打發我到你們這裡來。耶和華是我的名,直到永遠,這也是我的紀念,直到萬代。16你去招聚以色列的長老,對他們說,耶和華你們祖宗的神,就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向我顯現,說,我實在眷顧了你們,我也看見埃及人怎樣待你們。17我也說,要將你們從埃及的困苦中領出來,往迦南人,赫人,亞摩利人,比利洗人,希未人,耶布斯人的地去,就是到流奶與蜜之地。18他們必聽你的話。你和以色列的長老要去見埃及王,對他說,耶和華希伯來人的神遇見了我們,現在求你容我們往曠野去,走三天的路程,為要祭祀耶和華我們的神。19我知道雖用大能的手,埃及王也不容你們去。20我必伸手在埃及中間施行我一切的奇事,攻擊那地,然後他才容你們去。21我必叫你們在埃及人眼前蒙恩,你們去的時候就不至於空手而去。22但各婦女必向她的鄰舍,並居住在她家裡的女人,要金器銀器和衣裳,好給你們的兒女穿戴。這樣你們就把埃及人的財物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