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埃及記第十六課:以色列啟程了(13:17-22)

      出埃及記第十六課:以色列啟程了(13:17-22)已關閉評論

奉聖父聖子聖靈的名,阿門。今天的證道經文是出埃及記13:17-22

17法老容百姓去的時候,非利士地的道路雖近,神卻不領他們從那裡走,因為神說,恐怕百姓遇見打仗後悔,就回埃及去。18所以神領百姓繞道而行,走紅海曠野的路。以色列人出埃及地,都帶著兵器上去。

19摩西把約瑟的骸骨一同帶去,因為約瑟曾叫以色列人嚴嚴地起誓,對他們說,神必眷顧你們,你們要把我的骸骨從這裡一同帶上去。

20他們從疏割起行,在曠野邊的以倘安營。21日間,耶和華在雲柱中領他們的路,夜間,在火柱中光照他們,使他們日夜都可以行走。22日間雲柱,夜間火柱,總不離開百姓的面前。

感謝神的話語。要離開了,離開埃及,離開趙家人,離開主流。我們與他們或非政治種類是不可能和解的,因為我們與所有以錢為爹的人有殺父之仇。疏割是第一站,那是畜棚,是馬槽;也是道成肉身撘支帳篷住在我們中間。這是天路的起點。第二站在以倘,以馬內利,神與以色列同在;教會內部刀劍打成犁頭,彼此相愛——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

首先我來簡要回答一下這道「思考題」:討論這兩段經文的「矛盾」及其與重建基督教的關係:出埃及記13:17,「法老容百姓去的時候,非利士地的道路雖近,神卻不領他們從那裡走,因為神說,恐怕百姓遇見打仗後悔,就回埃及去」;民數記14:35,「我耶和華說過,我總要這樣待這一切聚集敵我的惡會眾。他們必在這曠野消滅,在這裡死亡」——神起初自己帶領以色列人繞行政治恐懼;但後來為什麼又因以色列人的政治恐懼(不敢上去攻佔迦南)叫以色列人倒斃在曠野?理由有二:第一、神要等以色列人慢慢長大(曠野是一間神學院);但神的軍隊不會一直繞行(這是第一屆與第N屆的區別),神的愛不是泛愛。出埃及記13:17-22讓我們進一步認識何為神的愛,這是慈父對嬰孩的愛:「你因敵人的緣故,從嬰孩和吃奶的口中,建立了能力,使仇敵和報仇的,閉口無言」(詩篇8:2;另參馬太福音21:16)。天父疼愛以色列,又教導幼兒園的孩童愛主且彼此相愛(出埃及記13:19,約翰福音21:15-17)。這是人生第一課,教會第一課。第二、神給路上的人,首先是曠野中的以色列人,其次是埃及和迦南之間的非利士人(希臘文化?)悔改的時間,這就是長期被魔鬼擄去的人。這也是一個相關的問題:神為什麼沒有第一時間消滅魔鬼。實際上,當神帶領以色列人完全離開埃及的時候,身後的帝國、強國、厲害國的末日,就到了。時日無多,從13章到14章。

這段證道經文可以交叉結構:繞行且神帶領以色列人繞行(17-18),繞行或神具體怎樣帶領以色列人繞行(20-22);同行,而且是約瑟的骸骨與摩西同行(19)。骸骨同行指向復活:「25耶穌對他說,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26凡活著信我的人,必永遠不死。你信這話嗎?」(約翰福音11:25-26)阿門。

一、繞行(17-18

17法老容百姓去的時候,非利士地的道路雖近,神卻不領他們從那裡走,因為神說,恐怕百姓遇見打仗後悔,就回埃及去。

18所以神領百姓繞道而行,走紅海曠野的路。以色列人出埃及地,都帶著兵器上去。

感謝主,終於啟程了——出埃及記13:17,上接出埃及記12:42,期間有重要的神學功課:逾越節的羔羊,頭生歸主,無酵節的定例。但新學期第一堂課從疏割到以倘,竟然是繞行!「32因為神將眾人都圈在不順服之中,特意要憐恤眾人。33深哉,神豐富的智慧和知識。他的判斷,何其難測,他的蹤跡,何其難尋,34誰知道主的心?誰作過他的謀士呢?35誰是先給了他,使他後來償還呢?36因為萬有都是本於他,倚靠他,歸於他。願榮耀歸給他,直到永遠。阿們」(羅馬書11:32-36),這裡面的兩個地標,都可指向鑿空之舉:非利士地與紅海曠野。

1、非利士地(17

17法老容百姓去的時候,非利士地的道路雖近,神卻不領他們從那裡走,因為神說,恐怕百姓遇見打仗後悔,就回埃及去。וַיְהִי בְּשַׁלַּח פַּרְעֹה אֶת־הָעָם וְלֹא־נָחָם אֱלֹהִים דֶּרֶךְ אֶרֶץ פְּלִשְׁתִּים כִּי קָרוֹב הוּא כִּי אָמַר אֱלֹהִים פֶּֽן־יִנָּחֵם הָעָם בִּרְאֹתָם מִלְחָמָה וְשָׁבוּ מִצְרָֽיְמָהAnd it came to pass, when Pharaoh had let the people go, that God led them not through the way of the land of the Philistines, although that was near; for God said, Lest peradventure the people repent when they see war, and they return to Egypt:

主流彎曲說:既然是法老容百姓去,因為以色列出埃及就是順服了「掌權者」。這些妖精不看前文法老為什麼「容」乃是因為摩西們不順服;也不看同一位法老在下文將帥軍追殺以色列。何況動詞שָׁלַח更有驅逐、驅趕之意:to send, send away, let go, stretch out(創世記3:22,23)——難道神不是「把他趕出去」,而是「容亞當去」嗎?事實上也是法老和埃及人將以色列驅逐出境的(出埃及記12:33);儘管以色列昂首挺胸地離開。與此對立,神作主語而使用的動詞是領:נָחָה,to lead, guide(創世記24:27,24:48)。「領導」這個概念的主體,實際上只有神才配得。「中央領導算老幾」。從根本上說,帶領以色列的不是摩西,只能是神。這更是以色列人和摩西本人除酵的功課。

非利士:פְּלִשְׁתִּי,Philistine = 「immigrants」;an inhabitant of Philistia; descendants of Mizraim who immigrated from Caphtor (Crete?) to the western seacoast of Canaan(23:31)。פְּלֶשֶׁת;Philistia = 「land of sojourners」;the general territory on the west coast of Canaan or the entire country of Palestine。如果上述信息準確,他們來自克里特,那裡是希臘文明的發源地之一;而他們的祖宗是含或麥西(創世記10:6-14)。也許非利士人是雅弗與含後裔的混血。考古證明,非利士地確有埃及堅固的軍事要塞。非利士人曾入侵埃及,後來又淪為埃及僱傭軍;也是迦南地主——無論哪種原因,他們是以色列的仇敵,後來一直是。非利士王是亞比米勒,他有「軍長」,也顯示非利士人相信槍桿子裡面出政權。他們與亞伯拉罕特別是以撒交惡(創世記20-21,26),奪妻霸井,以恥為榮。從埃及邊塞到非利士地(約150英里),埃及人稱為ways of Horus,是法老軍隊入侵亞洲的王道。Horus, Egyptian Hor, Har, Her, or Heru, in ancient Egyptian religion, a god in the form of a falcon whose right eye was the sun or morning star, representing power and quintessence, and whose left eye was the moon or evening star, representing healing. Falcon cults, which were in evidence from late predynastic times, were widespread in Egypt。借此看這經的反諷之意:「3摩西到神那裡,耶和華從山上呼喚他說,你要這樣告訴雅各家,曉諭以色列人說,4我向埃及人所行的事,你們都看見了,且看見我如鷹將你們背在翅膀上,帶來歸我。5如今你們若實在聽從我的話,遵守我的約,就要在萬民中作屬我的子民,因為全地都是我的。6你們要歸我作祭司的國度,為聖潔的國民。這些話你要告訴以色列人」(出埃及記19:3-6)。

繞行原因:「因為神說,恐怕百姓遇見打仗(מִלְחָמָה,創世記14:2)後悔(נָחַם,創世記5:29,6:6等),就回埃及去」。這在曠野成為事實,儘管神給了他們「集訓」的時間。另參詩篇78:8-10,「8不要像他們的祖宗,是頑梗悖逆居心不正之輩,向著神心不誠實。9以法蓮的子孫,帶著兵器,拿著弓,臨陣之日,轉身退後。10他們不遵守神的約,不肯照他的律法行」。就是因為神體恤嬰孩的政治恐懼而暫時繞行政治。他們會變相返回埃及,或返回主流。若真與非利士人爭戰,作以色列人不如作埃及人,力量是上帝,「順服掌權者」。這種沒出息,根植於深刻的人性:寧願太奴隸,也絕不「太政治」。他們真是法老的孝子賢孫,第二種忠誠。鄉愁,可惜他鄉作故鄉。

2、紅海曠野(18

18所以神領百姓繞道而行,走紅海曠野的路。以色列人出埃及地,都帶著兵器上去。וַיַּסֵּב אֱלֹהִים אֶת־הָעָם דֶּרֶךְ הַמִּדְבָּר יַם־סוּף וַחֲמֻשִׁים עָלוּ בְנֵי־יִשְׂרָאֵל מֵאֶרֶץ מִצְרָֽיִםBut God led the people about, through the way of the wilderness of the Red sea: and the children of Israel went up harnessed out of the land of Egypt.

這裡翻作「領」的動詞並不是「領」的意思,而是指改變方向或繞行:סָבַב,to turn, turn about or around or aside or back or towards, go about or around, surround, encircle, change direction(2:11,19:4等)。也許以色列人起初是雄心壯志的,執意直行。但神比他們自己更瞭解他們。就像彼得,從信誓旦旦唯我獨勇。結果三次否認主。也想起一位基督徒:三番五次說你不要離棄我們;但一遇到打仗,首先離棄教會的就是他們。感謝神斬斷或改變了我們「決志」的方向,首先教導我們認識自己,學會謙卑,並且悔改。神必我們更愛,也比我們更認識我們自己。謙卑的人有福了。

繞行到哪裡呢?「紅海曠野的路」:דֶּרֶךְ הַמִּדְבָּר יַם־סוּף,the way of the wilderness of the Red sea。第一,曠野(מִדְבָּר)。在那裡不可能有強大的仇敵,危險幾乎降至為零。那裡是課堂,預備接受最重要的真理教導與生命更新。第二、紅海。סוּף的意思是reed, rush, water plant(出埃及記2:3,5;10:19)。神要用紅海淹沒法老,在他和他的軍隊身上為自己的兒子報仇。這意味著紅海戰役,不需要以色列人動手。這一點與攻入迦南不同;因為後來以色列長大了,更新了;那你們要自己上去。第三、「以色列人出埃及地,都帶著兵器上去」——前面必有戰爭,以色列不可以放下武器。חָמַשׁ:in battle array, arrayed for battle by fives, armed(約書亞記1:14,4:12)。這就是以弗所書第六章所謂的全副武裝。只是如果不以迦南為爭戰對象,一定內部動刀兵。這是中國基督教簡屎:一方面,從王明道到十八牧:下三濫作王、小人當道、隨眾作惡、公義蕩然無存。另一方面,以「只查考聖經」為名,蠓蟲駱駝,分門結黨,竄堂成癮,言辭爭辯,相咬相吞,不共戴天。面對埃及和迦南非政治,必然百無聊賴,必然委身教會政治,刀光劍影,一地雞毛。

繞行紅海,也是因為神要在那裡淹沒法老和他的軍隊;這對駐守加沙一帶的非利士人或埃及人,也是一種憐憫。但對法老是嚴厲的審判,當然更是公義的審判——以色列人繞行紅海,暴君仍然追殺不捨,活該滅亡。繞行曠野不僅是為了體諒以色列人的政治恐懼,也為在曠野相對平靜的地方,將有更重要的、更基礎性的功課教導以色列人:一方面是十誡代表的律法或聖道;另一方面是會幕代表的聖禮。你不可能一邊打戰一邊上課。加拿大在某種意義上也是我們的曠野。在這幾屆功課的過程中,以色列也在漸漸長大,希望如此。「求你用真理使他們成聖。你的道就是真理」(約翰福音17:17)。別急別急。

二、同行19)

19摩西把約瑟的骸骨一同帶去,因為約瑟曾叫以色列人嚴嚴地起誓,對他們說,神必眷顧你們,你們要把我的骸骨從這裡一同帶上去。וַיִּקַּח מֹשֶׁה אֶת־עַצְמוֹת יוֹסֵף עִמּוֹ כִּי הַשְׁבֵּעַ הִשְׁבִּיעַ אֶת־בְּנֵי יִשְׂרָאֵל לֵאמֹר פָּקֹד יִפְקֹד אֱלֹהִים אֶתְכֶם וְהַעֲלִיתֶם אֶת־עַצְמֹתַי מִזֶּה אִתְּכֶֽםAnd Moses took the bones of Joseph with him: for he had straitly sworn the children of Israel, saying, God will surely visit you; and ye shall carry up my bones away hence with you.

出埃及記13 :17-22還可以這樣交叉結構:17-18與20-22,神的愛,及祂怎樣愛我們。而19節是教會的彼此相愛——摩西對約瑟的愛是真愛,因為骸骨無言;何況是430年前的骸骨。有拉比這樣解釋出埃及記13 :19,當所有以色列人正在擼起袖子擄掠埃及財務的時候,摩西卻在揮汗如雨地挖掘約瑟的骸骨。信守誓言,這是信德。當然,我們愛(19),乃是因為神先愛了我們(17-18,20 :22)。出埃及記13 :17-22的交叉結構也可以相應地平行兩個主題:攻擊世界(雖是緩期執行,17-18,20-22);攻克己身(19)。

1、遺囑

這裡的主語是摩西而非約瑟的後人,摩西是忠信之人。這需要返回創世記50:24-26,「24約瑟對他弟兄們說,我要死了,但神必定看顧你們,領你們從這地上去,到他起誓所應許給亞伯拉罕,以撒,雅各之地。25約瑟叫以色列的子孫起誓說,神必定看顧你們。你們要把我的骸骨從這裡搬上去。26約瑟死了,正一百一十歲。人用香料將他薰了,把他收殮在棺材裡,停在埃及」。另參約書亞記24:32,「以色列人從埃及所帶來約瑟的骸骨,葬埋在示劍,就是在雅各從前用一百塊銀子向示劍的父親,哈抹的子孫所買的那塊地裡。這就作了約瑟子孫的產業」。以色列人在更新。注意「嚴嚴地起誓」,הַשְׁבֵּעַ הִשְׁבִּיעַ,這是同一個概念的重複。一方面,約瑟瞭解人性,因此再三囑托。另一方面,這再三囑托最後只能依賴未來族人的愛心。約瑟應該感謝神,為這份誓言預備了摩西。

2、見證

主耶穌在設立聖餐的時候這樣教導:你們也要如此行,為的記念我;復活後吩咐門徒作他復活的見證。我們可以將這兩方面的真理合而為一:用行為去見證復活,是記念主。而這樣的行為,就是愛。所以保羅說,最大的就是愛。再也沒有將「骸骨一同帶去」,這個行為本身(不是唯獨信心),更能表明愛了:「有亞利馬太的約瑟前來,他是尊貴的議士,也是等候神國的。他放膽進去見彼拉多,求耶穌的身體」(馬可福音15:43)。

首先,約瑟的「遺囑」及摩西的見證,都指向復活的見證。二者都不能理解為葉落歸根——迦南也不是希伯來人的根——只能理解為他們始終持有復活的信仰,就像他的祖宗亞伯拉罕相信復活一樣:「8亞伯拉罕因著信,蒙召的時候,就遵命出去,往將來要得為業的地方去。出去的時候,還不知往哪裡去。9他因著信,就在所應許之地作客,好像在異地居住帳棚,與那同蒙一個應許的以撒,雅各一樣。10因為他等候那座有根基的城,就是神所經營所建造的……17亞伯拉罕因著信,被試驗的時候,就把以撒獻上。這便是那歡喜領受應許的,將自己獨生的兒子獻上。18論到這兒子曾有話說,從以撒生的才要稱為你的後裔。19他以為神還能叫人從死裡復活。他也彷彿從死中得回他的兒子來」(希伯來書11:8-19)。摩西也相信復活——將來有一天和約瑟天上見,必有一番感慨吧。事實上失去愛心的人,或者把起初的愛心離棄的人(啟示錄2 :4);尤其是忘記恩情、背誓不恥的人,原因首先是不相信復活——大家都會天上見。

其次,摩西神教以色列人學習記憶恩情,與忘恩負義的埃及人分別為聖(出埃及記1 :8)。這是正在復活或走向復活的新生命。否則出埃及記只是中國人移民,在哪裡都是吃貨。背誓是因為沒有神的愛。一方面,我「被提」就行,哪管別人死活;另一方面,人的愛只是作秀或市恩——骸骨不能回報,背誓不能追討。人死茶涼,是無神論世界流行的炎涼世態,但摩西讓我們看見一個新造的民族,一個祭司的國度,真愛無敵。

3、骸骨

這節經文也是一個交叉結構:骸骨同行(עִמּוֹ,אִתְּכֶֽם)首尾呼應;但是介詞עִם與אֵת略有不同。約瑟的骸骨(עֶצֶם,bone, essence, substance;substance, self)與以色列同行,其中的道理還可以平行摩西自己遺體的處理方式:「耶和華將他埋葬在摩押地,伯毗珥對面的谷中,只是到今日沒有人知道他的墳墓」(申命記34 :6)。另參希伯來書1 :9-11,「9天使長米迦勒,為摩西的屍首與魔鬼爭辯的時候,尚且不敢用譭謗的話罪責他,只說,主責備你吧。10但這些人譭謗他們所不知道的。他們本性所知道的事與那沒有靈性的畜類一樣,在這事上竟敗壞了自己。11他們有禍了。因為走了該隱的道路,又為利往巴蘭的錯謬裡直奔,並在可拉的背叛中滅亡了」。約瑟同行,也可能為了避免這具骸骨(信仰)被埃及人利用以及與埃及的決絕。天朝沒有利用利瑪竇的墓地嗎?

三、繞行(20-22

20他們從疏割起行,在曠野邊的以倘安營。

21日間,耶和華在雲柱中領他們的路,夜間,在火柱中光照他們,使他們日夜都可以行走。22日間雲柱,夜間火柱,總不離開百姓的面前。

返回出埃及記12:37,「以色列人從蘭塞起行,往疏割去,除了婦人孩子,步行的男人約有六十萬」。在蘭塞和疏割之間,或第一站,以色列人經歷的功課包括:逾越節、頭生歸主、無酵節、頭生歸主——這大段經文形成一個平行結構。耶和華的軍隊出來了,這是長子之師,感恩,但無酵。而出埃及記13:20-22可以這樣平行:20節聚焦以色列的行動,21-22聚焦神的行動。這是聖約雙方的「責任」。這約的真理,還可以讓我們進一步理解聖餐中的「新約」:「飯後,也照樣拿起杯來,說,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約。你們每逢喝的時候,要如此行,為的是記念我(哥林多前書11:25;另參路加福音22:20)——神在約中的責任是基督流血,人在新約中的責任是要如此行。

1、第二站(20

20他們從疏割起行,在曠野邊的以倘安營。וַיִּסְעוּ מִסֻּכֹּת וַיַּחֲנוּ בְאֵתָם בִּקְצֵה הַמִּדְבָּֽרAnd they took their journey from Succoth, and encamped in Etham, in the edge of the wilderness.

要如此行,當逾越節的羔羊被獻上之後,「你們要如此行,為的是紀念我」。以色列不僅要「我信」,更要「行」,要起來行動(נָסַע,12:37),正如主所吩咐的。你不能一直留在疏割或彼得棚:「二人正要和耶穌分離的時候,彼得對耶穌說,夫子,我們在這裡真好,可以搭三座棚,一座為你,一座為摩西,一座為以利亞。他卻不知道所說的是什麼」(路加福音9:33)。但這是主的道路:「耶穌被接上升的日子將到,他就定意向耶路撒冷去」(路加福音9:51);而這是主的話語:「耶穌說,手扶著犁向後看的,不配進神的國」(路加福音9:62)。另參馬太福音16:23,「耶穌轉過來,對彼得說,撒但退我後邊去吧。你是絆我腳的。因為你不體貼神的意思,只體貼人的意思」。

以色列人首先是向著曠野前行,然後最終是朝向迦南行動。在曠野攻克己身,在迦南征服世界。動詞「安營」在出埃及記中第一次出現:חָנָה,to decline, incline, encamp, bend down, lay siege against。這個動詞本身有在敵人面前安營之意,因為「陰間的門不能勝過他」;所以營地也是集訓地,更是教會。另參創世記26:16-18,「16亞比米勒對以撒說,你離開我們去吧。因為你比我們強盛得多。17以撒就離開那裡,在基拉耳谷支搭帳棚,住在那裡。18當他父親亞伯拉罕在世之日所挖的水井因非利士人在亞伯拉罕死後塞住了,以撒就重新挖出來,仍照他父親所叫的叫那些井的名字」;創世記33:18-20,「18雅各從巴旦亞蘭回來的時候,平平安安地到了迦南地的示劍城,在城東支搭帳棚,19就用一百塊銀子向示劍的父親,哈抹的子孫買了支帳棚的那塊地,20在那裡築了一座壇,起名叫伊利伊羅伊以色列(就是神,以色列神的意思)」。雖然這個動詞沒有出現在創世記12:6-8,但亞伯拉罕的行動具有相同的含義:「6亞伯蘭經過那地,到了示劍地方,摩利橡樹那裡。那時迦南人住在那地。7耶和華向亞伯蘭顯現,說,我要把這地賜給你的後裔。亞伯蘭就在那裡為向他顯現的耶和華築了一座壇。8從那裡他又遷到伯特利東邊的山,支搭帳棚。西邊是伯特利,東邊是艾。他在那裡又為耶和華築了一座壇,求告耶和華的名」。在上述意義上,神是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神。

「在曠野邊的以倘」:בִּקְצֵה הַמִּדְבָּֽר,in the edge of the wilderness。這意味著以倘裡埃及不遠,以色列人是對著埃及安營。以倘:אֵתָם,Etham,with them: their plowshare(民數記33:6-8)。首先,這個名詞是埃及字,可以說以色列人仍然在埃及境內,或者仍然在埃及的勢力範圍之內;他們坦然無懼在埃及人面前安營。其次,這個名詞除了棚之外(約翰福音1:14,路加福音2:7),也有有犁之意,可平行路加福音9:62,「耶穌說,手扶著犁向後看的,不配進神的國」。另參以賽亞書2:4,「他必在列國中施行審判,為許多國民斷定是非。他們要將刀打成犁頭,把槍打成鐮刀。這國不舉刀攻擊那國,他們也不再學習戰事」;約珥書3:10,「要將犁頭打成刀劍,將鐮刀打成戈矛。軟弱的要說,我有勇力」。最後,אֵתָם有以馬內利的含義。聖誕了,主與他們同在。

2、雲與火(21

21日間,耶和華在雲柱中領他們的路,夜間,在火柱中光照他們,使他們日夜都可以行走。וַֽיהוָה הֹלֵךְ לִפְנֵיהֶם יוֹמָם בְּעַמּוּד עָנָן לַנְחֹתָם הַדֶּרֶךְ וְלַיְלָה בְּעַמּוּד אֵשׁ לְהָאִיר לָהֶם לָלֶכֶת יוֹמָם וָלָֽיְלָהAnd the LORD went before them by day in a pillar of a cloud, to lead them the way; and by night in a pillar of fire, to give them light; to go by day and night22日間雲柱,夜間火柱,總不離開百姓的面前。לֹֽא־יָמִישׁ עַמּוּד הֶֽעָנָן יוֹמָם וְעַמּוּד הָאֵשׁ לָיְלָה לִפְנֵי הָעָֽםHe took not away the pillar of the cloud by day, nor the pillar of fire by night, from before the people.

以色列之所以在死人面前或陰間門口行軍和安營,乃是因為神的同在。「8你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著信,這並不是出於自己,乃是神所賜的。9也不是出於行為,免得有人自誇。10我們原是他的工作,在基督耶穌裡造成的,為要叫我們行善,就是神所預備叫我們行的」(以弗所書2:8-10)。神怎樣同在?

第一、全天候同在,注意這個時間結構:「日間(יוֹמָם)……夜間(וְלַיְלָה)……日夜(יוֹמָם וָלָֽיְלָה׃)……日間(יוֹמָם)……夜間(לָיְלָה)」。這是以色列的嬰孩器,神濡養他們如同慈母,日夜看顧。「3雅各家,以色列家一切余剩的,要聽我言,你們自從生下,就蒙我保抱,自從出胎,便蒙我懷搋。4直到你們年老,我仍這樣,直到你們發白,我仍懷搋,我已造作,也必保抱,我必懷抱,也必拯救。5你們將誰與我相比,與我同等,可以與我比較,使我們相同呢」(以賽亞書46:3-5)。而且在這個時間結構之後,再加上一句否性性的強調:「總不離開百姓的面前」。正如主說的:「我不撇下你們為孤兒,我必到你們這裡來」(約翰福音14:18)。另參哥林多前書3:1,「弟兄們,我從前對你們說話,不能把你們當作屬靈的,只得把你們當作屬肉體,在基督裡為嬰孩的」;希伯來書5:13,「凡只能吃奶的,都不熟練仁義的道理。因為他是嬰孩」;彼得前書2:2,「就要愛慕那純淨的靈奶,像才生的嬰孩愛慕奶一樣,叫你們因此漸長,以致得救」。每間教會都有嬰孩期;每間教會都要長大。但這也是神的作為:「你因敵人的緣故,從嬰孩和吃奶的口中,建立了能力,使仇敵和報仇的,閉口無言」(詩篇8:2);「你們這小群,不要懼怕,因為你們的父,樂意把國賜給你們」(路加福音12:32)。

第二、雲柱與火柱。神用怎樣的方式懷抱以色列嬰孩兒呢:「日間,耶和華在雲柱中領他們的路,夜間,在火柱中光照他們」。日間作雲,主要原因是為了遮蔽陽光——你若真去過以色列和西奈半島,就知道無雲的夏天,曠野行路九死一生。夜間作光,自然是為照明。而柱子(עַמּוּד,出埃及記26:32等)這個概念,指向他們所在的地方實際上是神的帳幕或聖殿或教會。這三個概念都集中在啟示錄的相關信息之中了:啟示錄7:15-17,「15所以他們在神寶座前,晝夜在他殿中事奉他。坐寶座的要用帳幕覆庇他們。16他們不再饑,不再渴。日頭和炎熱,也必不傷害他們。17因為寶座中的羔羊必牧養他們,領他們到生命水的泉源。神也必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啟示錄21:3-4,「3我聽見有大聲音從寶座出來說,看哪,神的帳幕在人間。他要與人同住,他們要作他的子民,神要親自與他們同在,作他們的神。4神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啟示錄22:5,「不再有黑夜。他們也不用燈光日光。因為主神要光照他們。他們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

第三,神如此看顧以色列是為了什麼呢:「使他們日夜都可以行走(יָלַךְ)」。一方面,行也出於神;「耶和華在雲柱中領他們的路(הֹלֵךְ)」——耶和華行走是以色列行走的前提或保障。另一方面,神賜給我們信心並與我們同在,最終就是要我們行出來,在曠野,更在埃及人和迦南人面前。

最後,神必按個人的行為報應個人,按行為審判世人。唯獨信心的人有禍了。這是神的話語:約翰福音13:15,「我給你們作了榜樣,叫你們照著我向你們所作的去作」;馬太福音16:27,「人子要在他父的榮耀裡,同著眾使者降臨。那時候,他要照各人的行為報應各人」;羅馬書2:6,「他必照各人的行為報應各人」;約翰福音5:29,「行善的復活得生,作惡的復活定罪」;羅馬書2:9-11,「9將患難,困苦,加給一切作惡的人,先是猶太人,後是希利尼人。10卻將榮耀,尊貴,平安,加給一切行善的人,先是猶太人,後是希利尼人。11因為神不偏待人」;創世記4:7,「你若行得好,豈不蒙悅納,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門前。它必戀慕你,你卻要制伏它」;啟示錄20:12-13,「12我又看見死了的人,無論大小,都站在寶座前。案卷展開了。並且另有一卷展開,就是生命冊。死了的人都憑著這些案卷所記載的,照他們所行的受審判。13於是海交出其中的死人。死亡和陰間也交出其中的死人。他們都照各人所行的受審判」;馬太福音25:46,「這些人要往永刑裡去。那些義人要往永生裡去」。阿門。

任不寐,2021年12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