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埃及記第三十課:耶和華約書(21:1-23:19)

      出埃及記第三十課:耶和華約書(21:1-23:19)已關閉評論

奉聖父聖子聖靈的名,阿門。今天的證道經文是出埃及記24:3-8,

3摩西下山,將耶和華的命令典章都述說與百姓聽。眾百姓齊聲說,耶和華所吩咐的,我們都必遵行。4摩西將耶和華的命令都寫上。清早起來,在山下築一座壇,按以色列十二支派立十二根柱子,5又打發以色列人中的少年人去獻燔祭,又向耶和華獻牛為平安祭。6摩西將血一半盛在盆中,一半灑在壇上,7又將約書念給百姓聽。他們說,耶和華所吩咐的,我們都必遵行。8摩西將血灑在百姓身上,說,你看,這是立約的血,是耶和華按這一切話與你們立約的憑據。

感謝神的話語。出埃及記24:3-8可以視為出埃及記20-24章的總結,這五章經文可以放在「(摩西)律法」(耶和華的命令典章,耶和華所吩咐的)這個共同的主題之下,並可以大致上一分為二:第一部分,耶和華的命令或十誡(20:1-17);第二部分,耶和華的約書(the Book of the Covenant,20:18-24:18)。其次,出埃及記24:3-8也可以交叉結構,中間的信息指向基督的獻祭也耶穌對律法的成全(出埃及記24:5-6)。最後,可以進一步將出埃及記21:1-23:19作為一個單元,這是「約書」的實體部分或核心條款,大致可以分成如下七款或簡稱為七書,並進一步形成交叉結構,一一對應十誡:

自由(21:1-11)                                       一、二、三、五

生命(21:12-27)                                六、五、八

財產(22:1-22:15)                        八

聖潔(22:16-20)                    七、一、二、三

憐憫(22:21-27)                          十

公義(22:28-23:9)                              九、序、跋

節期(23:10-19)                                      四、一、二、三

顯然,我們對約書的結構方式突破了「學術傳統」。七書是十誡的細則、附則或罰則——違背每條誡命必有懲罰或後果。這裡車突破了十誡的順序,原因可參考雅各書2:10,「因為凡遵守全律法的,只在一條上跌倒,他就是犯了眾條」。聖約更與魔鬼的三重試探對立,這是以色列建國憲章。其他內容可以歸入另外兩個主題之下:第一、守約的應許(23:20-33);第二、中保及立約雙方或合約的成立(24:1-18;平行20:18-26)。我們大致上用兩個主日完成約書部分內容,因此只能用概論的方式。要求大家自己逐一查考原文和英譯。「我們若遵守他的誡命,就曉得是認識他」(約翰一書2:3)。阿門。

一、自由(21:1-11)——沒有別神

1你在百姓面前所要立的典章是這樣,

2你若買希伯來人作奴僕,他必服事你六年,第七年他可以自由,白白地出去。3他若孤身來,就可以孤身去,他若有妻,他的妻就可以同他出去。4他主人若給他妻子,妻子給他生了兒子或女兒,妻子和兒女要歸主人,他要獨自出去。5倘或奴僕明說,我愛我的主人和我的妻子兒女,不願意自由出去。6他的主人就要帶他到審判官那裡(審判官或作神下同),又要帶他到門前,靠近門框,用錐子穿他的耳朵,他就永遠服事主人。

7人若賣女兒作婢女,婢女不可像男僕那樣出去。8主人選定她歸自己,若不喜歡她,就要許她贖身,主人既然用詭詐待她,就沒有權柄賣給外邦人。9主人若選定她給自己的兒子,就當待她如同女兒。10若另娶一個,那女子的吃食,衣服,並好合的事,仍不可減少。11若不向她行這三樣,她就可以不用錢贖,白白地出去。

對應1-5誡,或者1-3,5誡:既然只有一位上帝和一對父母,那麼希伯來人就向所有人得自由——任何受造者不可以在我身上演上帝和父母。當然,自由成為以色列憲政第一目標,也因為背後的埃及是奴隸制大國,以色列人在埃及為奴400年。這是完全平行的信息:「我是耶和華你的神,曾將你從埃及地為奴之家領出來」(出埃及記20:2)。出埃及記21:1可以引領21-24或出埃及記餘下的所有經文。典章:מִשְׁפָּט,judgment, justice, ordinance。這是神的審判,神的命令或神的義(創世記18:19等)。也有英譯為the rules——「法治」,相當於by law;或「基於規則的新生活」。

出埃及記21:2-11可以簡單分成兩部分:男僕的自由(2-6);女僕的自由(7-11)。然後注意第2節中的「買」與第7節中的「賣」這兩者之間的平行——這裡討論的奴隸現實,是基於商業上的契約關係而成立的(比如欠債);因此也基於歷史的傳承。

我們先看第一個方面。「希伯來人作奴僕」,後來在申命記15:12-18與耶利米書34:13-17中被稱為弟兄。離開埃及,人際關係路線完成了從奴隸到弟兄的更新重建。自然,一個罪人連任七年以後終生作別人的主人是無恥的,也是會遭遇天罰的。注意七年概念首尾呼應(21:2,23:11)。自由:חָפְשִׁי,free, (from slavery or taxes or obligations)。這個形容詞在舊約中第一次出現,共出現17次;在出埃及記21章中出現了4次。另外需要強調的是第6節中的審判官一詞是הָאֱלֹהִים,直接單一為「神」為好。門口可能指城門口,或聖所門口——這是神或神的僕人審判百姓的地方。解放奴隸也需要奴隸自願,或尊重奴隸自己的意願;不必用人本主義的觀念論斷聖經的道理。

關於婢女。「賣」也是一種契約,考慮具體的現實處境,賣女兒為奴婢,可能出於經濟上的貧困。對這類現實仍然不需要過度道德高調,聖經的啟示是在歷史中展開的。婢女仍然在一些條件下可以得贖、獲得生活和尊嚴的保障並重獲自由。神重造男女。

二、生命(21:12-36)——不可殺人

12打人以致打死的,必要把他治死。13人若不是埋伏著殺人,乃是神交在他手中,我就設下一個地方,他可以往那裡逃跑。14人若任意用詭計殺了他的鄰舍,就是逃到我的壇那裡,也當捉去把他治死。

15打父母的,必要把他治死。16拐帶人口,或是把人賣了,或是留在他手下,必要把他治死。17咒罵父母的,必要把他治死。

18人若彼此相爭,這個用石頭或是拳頭打那個,尚且不至於死,不過躺臥在床,19若再能起來扶杖而出,那打他的可算無罪,但要將他耽誤的工夫用錢賠補,並要將他全然醫好。20人若用棍子打奴僕或婢女,立時死在他的手下,他必要受刑。21若過一兩天才死,就可以不受刑,因為是用錢買的。22人若彼此爭鬥,傷害有孕的婦人,甚至墮胎,隨後卻無別害,那傷害她的,總要按婦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審判官所斷的,受罰。23若有別害,就要以命償命,24以眼還眼,以牙還牙,以手還手,以腳還腳,25以烙還烙,以傷還傷,以打還打。26人若打壞了他奴僕或是婢女的一隻眼,就要因他的眼放他去得以自由。27若打掉了他奴僕或是婢女的一個牙,就要因他的牙放他去得以自由。

28牛若觸死男人或是女人,總要用石頭打死那牛,卻不可吃它的肉,牛的主人可算無罪。29倘若那牛素來是觸人的,有人報告了牛主,他竟不把牛拴著,以致把男人或是女人觸死,就要用石頭打死那牛,牛主也必治死。30若罰他贖命的價銀,他必照所罰的贖他的命。31牛無論觸了人的兒子或是女兒,必照這例辦理。32牛若觸了奴僕或是婢女,必將銀子三十捨客勒給他們的主人,也要用石頭把牛打死。

33人若敞著井口,或挖井不遮蓋,有牛或驢掉在裡頭,34井主要拿錢賠還本主人,死牲畜要歸自己。35這人的牛若傷了那人的牛,以致於死,他們要賣了活牛,平分價值,也要平分死牛。36人若知道這牛素來是觸人的,主人竟不把牛拴著,他必要以牛還牛,死牛要歸自己。

這段經文可以對應第六誡:不可殺人;以及第五誡尊重父母,並涉及第八誡之「拐賣」(偷竊)。我們可以將這段經文進一步結構如下。

第一、殺人者死,但區分故意殺人、過失殺人以及合法死刑(12-14)。這三節經文形成交叉結構。另參利未記24:17,21;申命記17:6,19:15;民數記35:30-31。神對故意殺人的刑罰是決絕的,殺人者死;沒有逃處;這出於對生命的神聖保護,沒有前提。這是兩個典型案例:「50亞多尼雅懼怕所羅門,就起來,去抓住祭壇的角。51有人告訴所羅門說,亞多尼雅懼怕所羅門王,現在抓住祭壇的角,說,願所羅門王今日向我起誓,必不用刀殺僕人。52所羅門說,他若作忠義的人,連一根頭髮也不至落在地上。他若行惡,必要死亡」(列王紀上1:50-53);「28約押雖然沒有歸從押沙龍,卻歸從了亞多尼雅。他聽見這風聲,就逃到耶和華的帳幕,抓住祭壇的角。29有人告訴所羅門王說,約押逃到耶和華的帳幕,現今在祭壇的旁邊。所羅門就差遣耶何耶大的兒子比拿雅,說,你去將他殺死」(列王紀上2:28-29)。

第二、打罵父母和拐賣人口者死(15-17)。這三節經文也形成交叉結構。將拐賣人口的死罪嵌入其中,可能原因是拐賣人口更是對父母的傷害。另參利未記20:9,「凡咒罵父母的,總要治死他,他咒罵了父母,他的罪要歸到他身上(罪原文作血。本章同)」;申命記21:18-21,「18人若有頑梗悖逆的兒子,不聽從父母的話,他們雖懲治他,他仍不聽從,19父母就要抓住他,將他帶到本地的城門,本城的長老那裡,20對長老說,我們這兒子頑梗悖逆,不聽從我們的話,是貪食好酒的人。21本城的眾人就要用石頭將他打死。這樣,就把那惡從你們中間除掉,以色列眾人都要聽見害怕」。關於拐賣人口,另參申命記24:7,「若遇見人拐帶以色列中的一個弟兄,當奴才待他,或是賣了他,那拐帶人的就必治死。這樣,便將那惡從你們中間除掉」。

第三、按罪刑相適應的原則,區分幾種傷害罪或暴行、打人(18-27)。這段經文可以交叉結構,中心信息23-25節,「黑鐵法則」;前後各有兩種具體的傷害罪及其賠償方案。其中第20與12節可以平行。第21節中的受刑(נָקַם,to avenge)與20節相同。關於「黑鐵法則」,另參利未記24:17-22,「17打死人的,必被治死。18打死牲畜的,必賠上牲畜,以命償命。19人若使他鄰舍的身體有殘疾,他怎樣行,也要照樣向他行,20以傷還傷,以眼還眼,以牙還牙。他怎樣叫人的身體有殘疾,也要照樣向他行。21打死牲畜的,必賠上牲畜,打死人的,必被治死。22不管是寄居的是本地人,同歸一例。我是耶和華你們的神」 ;申命記19:18-21,「18審判官要細細地查究,若見證人果然是作假見證的,以假見證陷害弟兄,19你們就要待他如同他想要待的弟兄。這樣,就把那惡從你們中間除掉。20別人聽見都要害怕,就不敢在你們中間再行這樣的惡了。21你眼不可顧惜,要以命償命,以眼還眼,以牙還牙,以手還手,以腳還腳」。在神面前,一切生命是平等的。

第四、處理牛傷害人的條例(28-32)。神不僅恨惡人對人的強暴、暴力傷害與侮辱(18-27),也會刑罰動物對人的傷害(28-32)。這裡談到了牛傷人的4種情況及其刑罰。這是平行的經文:創世記9:5-6,「5流你們血,害你們命的,無論是獸,是人,我必討他的罪,就是向各人的弟兄也是如此。6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為神造人是照自己的形像造的」。關於「銀子三十捨客勒」,參見利未記27:4,「若是女人,你要估定三十捨客勒」。

第五、保護動物的生命(33-36)。神也禁止人或動物對動物的暴力與殺戮。這是神的心腸:「10耶和華說,這蓖麻不是你栽種的,也不是你培養的。一夜發生,一夜干死,你尚且愛惜。11何況這尼尼微大城,其中不能分辨左手右手的有十二萬多人,並有許多牲畜。我豈能不愛惜呢」(約拿書4:10-11)。

三、財產(22:1-22:15)——不可偷盜

1人若偷牛或羊,無論是宰了,是賣了,他就要以五牛賠一牛,四羊賠一羊。2人若遇見賊挖窟窿,把賊打了,以致於死,就不能為他有流血的罪。3若太陽已經出來,就為他有流血的罪。賊若被拿,總要賠還。若他一無所有,就要被賣,頂他所偷的物。4若他所偷的,或牛,或驢,或羊,仍在他手下存活,他就要加倍賠還。

5人若在田間或在葡萄園裡放牲畜,任憑牲畜上別人的田里去吃,就必拿自己田間上好的和葡萄園上好的賠還。6若點火焚燒荊棘,以致將別人堆積的禾捆,站著的禾稼,或是田園,都燒盡了,那點火的必要賠還。

7人若將銀錢或傢俱交付鄰舍看守,這物從那人的家被偷去,若把賊找到了,賊要加倍賠還,8若找不到賊,那家主必就近審判官,要看看他拿了原主的物件沒有。9兩個人的案件,無論是為什麼過犯,或是為牛,為驢,為羊,為衣裳,或是為什麼失掉之物,有一人說,這是我的,兩造就要將案件稟告審判官,審判官定誰有罪,誰就要加倍賠還。10人若將驢,或牛,或羊,或別的牲畜,交付鄰舍看守,牲畜或死,或受傷,或被趕去,無人看見,11那看守的人要憑著耶和華起誓,手裡未曾拿鄰舍的物,本主就要罷休,看守的人不必賠還。12牲畜若從看守的那裡被偷去,他就要賠還本主,13若被野獸撕碎,看守的要帶來當作證據,所撕的不必賠還。

14人若向鄰舍借什麼,所借的或受傷,或死,本主沒有同在一處,借的人總要賠還,15若本主同在一處,他就不必賠還,若是雇的,也不必賠還,本是為雇價來的。

對應第八誡:不可偷盜。注意偷(גָּנַב)和賊(גַּנָּב)以及賠(שָׁלַם)這三個概念在這段經文中貫穿始終。值得強調的是,偷竊牲畜和財產這類犯罪沒有死刑:生命的價值高於財產。這段經文可以這樣分類:

第一、處理盜賊(1-4)。這段經文也存在一個交叉結構。「若太陽已經出來」,強調的是,不能在看得見的時候故意將之打死。不過更多人的解釋是,這裡的他指盜賊,另參約伯記24:16-18,「16盜賊黑夜挖窟窿,白日躲藏,並不認識光明。17他們看早晨如幽暗,因為他們曉得幽暗的驚駭。18這些惡人猶如浮萍快快飄去。他們所得的分在世上被咒詛。他們不得再走葡萄園的路」。大意是:既然光天化日之下明搶或侵犯私宅,打死活該。這一原則可以被解釋為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或公民住宅不容侵犯。

第二、因失誤而損害別人的財產要賠償(5-6)。這是對糧食等作物的保護,是對生活必需品的保護。「那點火的必要賠還」——這「火」也應該包括「戰火」。

第三、需要審判官處理的財產糾紛(7-13)。大致可以看見四種情況。這主要涉及委託和托管方面的民事法律,也涉及人對人的信任與責任。路加福音16:10-12,「10人在最小的事上忠心,在大事上也忠心。在最小的事上不義,在大事上也不義。11倘若你們在不義的錢財上不忠心,誰還把那真實的錢財托付你們呢?12倘若你們在別人的東西上不忠心,誰還把你們自己的東西給你們呢」。這一切都在神(הָֽאֱלֹהִים)的面前,在主(יְהוָה)面前;祂看著,並且審判。

第四、借貸方面的條例(14-15)。這是對借貸一方利益的保護。另參詩篇37:21,「惡人借貸而不償還。義人卻恩待人,並且施捨」;詩篇37:26,「他終日恩待人,借給人。他的後裔也蒙福」;箴言19:17,「憐憫貧窮的,就是借給耶和華。他的善行,耶和華必償還」(另參路加福音11:1-13)。

四、男女(22:16-20)——不可姦淫

16人若引誘沒有受聘的處女,與她行淫,他總要交出聘禮,娶她為妻。17若女子的父親決不肯將女子給他,他就要按處女的聘禮,交出錢來。

18行邪術的女人,不可容她存活。

19凡與獸淫合的,總要把他治死。

20祭祀別神,不單單祭祀耶和華的,那人必要滅絕。

對應第七誡:不可姦淫。這裡特別論及四種極端的性犯罪。第一、誘姦處女及公平處理(16-17)。引誘:פָּתָה,to be spacious, be open, be wide;to be simple, entice, deceive, persuade。學者常將這個條例應用在底拿受辱事件上(創世記34:1-12)。但也有人將之與強姦區別對待(申命記22:22-29);但「引誘」也與通姦不同。

第二、處死行邪術的女人(18)。原文中只有一個概念:מְכַשֵּׁפָה,a witch。動詞כָּשַׁף的基本含義是:(Piel) to practice witchcraft or sorcery, use witchcraft;sorcerer, sorceress (participle)。這個概念可以不限於女人,可以同時指witch與sorcerers(出埃及記7:11,וְלַֽמְכַשְּׁפִים);但在這裡的מְכַשֵּׁפָה是陰性的。相關律法另參申命記18:9-14,「9你到了耶和華你神所賜之地,那些國民所行可憎惡的事,你不可學著行。10你們中間不可有人使兒女經火,也不可有占卜的,觀兆的,用法術的,行邪術的,11用迷術的,交鬼的,行巫術的,過陰的。12凡行這些事的都為耶和華所憎惡。因那些國民行這可憎惡的事,所以耶和華你的神將他們從你面前趕出。13你要在耶和華你的神面前作完全人。14因你所要趕出的那些國民都聽信觀兆的和占卜的,至於你,耶和華你的神從來不許你這樣行」;民數記23:23,「斷沒有法術可以害雅各,也沒有占卜可以害以色列。現在必有人論及雅各,就是論及以色列說,神為他行了何等的大事」。當然男性術士也當被刑罰,這裡特別強調女巫,首先指向迦南女祭司的風俗。但是這個概念不可避免讓人想起「女牧師」這種結構性的濫用;也與背棄母親和妻子這些「職分」相關。理解其中的道理,還可以參考箴言中的淫婦、外女、惡婦、爭吵的婦人等。

第三、處死獸奸犯(19)。這也可能是一種迦南的風俗。另參利未記18:23,「不可與獸淫合,玷污自己。女人也不可站在獸前,與它淫合,這本是逆性的事」。利未記20;15-16,「15人若與獸淫合,總要治死他,也要殺那獸。16女人若與獸親近,與它淫合,你要殺那女人和那獸,總要把他們治死,罪要歸到他們身上」;申命記27:21,「與獸淫合的,必受咒詛。百姓都要說,阿們」。可以將這條誡命應用到人造嬰孩等犯罪上。

第四、處死假神崇拜者(20)。基本邏輯是,假神崇拜一定導致殺人,並且充滿暴政,血流成河。後面三種犯罪都是死刑,因為都會導致對生命的毀滅,也是對神的褻瀆。這四段經文可以平行結構:16-17與19指向極端的肉身犯罪;而18與20指向屬靈的淫亂。正如我們已經講論過的第七誡:不可姦淫不僅指兩性犯罪(律法書),更指屬靈的淫亂(先知書)。神要求自己的百姓在肉身和靈魂上都要追求聖潔。所以應該將第20節歸入到這同一個單元之中。在這方面,我們與「學術傳統」也不同。

五、憐憫(22:21-27)——不可貪婪

21不可虧負寄居的,也不可欺壓他,因為你們在埃及地也作過寄居的。

22不可苦待寡婦和孤兒,23若是苦待他們一點,他們向我一哀求,我總要聽他們的哀聲,24並要發烈怒,用刀殺你們,使你們的妻子為寡婦,兒女為孤兒。

25我民中有貧窮人與你同住,你若借錢給他,不可如放債的向他取利。26你即或拿鄰舍的衣服作當頭,必在日落以先歸還他,27因他只有這一件當蓋頭,是他蓋身的衣服,若是沒有,他拿什麼睡覺呢?他哀求我,我就應允,因為我是有恩惠的。

對應第十誡:不了貪戀別人的一切。之所以這樣對應,基本邏輯是:貪戀與憐憫是對立的;一個對鄰舍一切充滿貪慾的人,不可能憐憫別人,只有羨慕嫉妒恨;並且常常落井下石,或者侵略戰爭,或者趁機放債,或者火中取義。這段經文可以分成三部分:第一、寄居者(21)。第二、孤兒和寡婦(22-24)。第三、貧窮人(25-27)。而這一切誡命(另參利未記25:35-38,申命記23:20-21,24:10-13;箴言22:22-23等),出於同一個原因:「因為我是有恩惠的(חַנּוּן,gracious;出埃及記34:6)」。神就是愛。正因為神對窮人的恩惠,我們才知道這應許不要成就:「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他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路加福音4:18);「耶穌舉目看著門徒說,你們貧窮的人有福了。因為神的國是你們的」(路加福音6:20);「52他叫有權柄的失位,叫卑賤的升高。53叫飢餓的得飽美食,叫富足的空手回去」(路加福音1:52-53)。

特別注意24節中的刑罰:「並要發烈怒,用刀殺你們」——神的恩惠和愛,有時藉著「發怒」與「殺戮」表現出來。神從來不是泛愛主義者。不僅如此,對窮人、孤兒寡婦和寄居者的極端欺壓,神會為他們復仇:「用刀殺你們」。所有暴君與豪橫者,以及恃強凌弱的「強國」,最終必遭天罰。這節經文可以平行雅各書第2章和馬太福音第25章;如如雅各書2:13,「因為那不憐憫人的,也要受無憐憫的審判。憐憫原是向審判誇勝」;馬太福音25:46,「這些人要往永刑裡去。那些義人要往永生裡去」。而這兩章的信息,歸根結底要求選民不僅要聽道,更要行道,或者行善:「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彌迦書6:8)。「保獸主義」或城外犬類的罪惡不僅因為愚蠢,他們公然支持殺人說謊(啟示錄22:18,21:8);也在他們毫無憐憫之心。與豬狗狼蟲爭辯是毫無意義的:「但我知道你們心裡,沒有神的愛」(約翰福音5:42)。

六、公義(22:28-23:9)——棄絕謊言

28不可譭謗神,也不可譭謗你百姓的官長。29你要從你莊稼中的谷和酒搾中滴出來的酒拿來獻上,不可遲延。你要將頭生的兒子歸給我。30你牛羊頭生的,也要這樣,七天當跟著母,第八天要歸給我。31你要在我面前為聖潔的人。因此,田間被野獸撕裂牲畜的肉,你們不可吃,要丟給狗吃。

1不可隨伙布散謠言,不可與惡人連手妄作見證。2不可隨眾行惡,不可在爭訟的事上隨眾偏行,作見證屈枉正直,3也不可在爭訟的事上偏護窮人。4若遇見你仇敵的牛或驢失迷了路,總要牽回來交給他。5若看見恨你人的驢壓臥在重馱之下,不可走開,務要和驢主一同抬開重馱。6不可在窮人爭訟的事上屈枉正直。7當遠離虛假的事。不可殺無辜和有義的人,因我必不以惡人為義。8不可受賄賂,因為賄賂能叫明眼人變瞎了,又能顛倒義人的話。9不可欺壓寄居的,因為你們在埃及地作過寄居的,知道寄居的心。

對應第九誡:不可作假見證陷害人。這段信息(特別是28-31)也與出埃及記20章中的「序」(20:1-2)和「跋」(20:24-26)相關。之所以將這些條例歸到這樣一個單元,是因為這個概念都包含著「假見證陷害人」之意,都和管理舌頭相關。我們大致上可以將這段經文分成兩部分:在神面前的誠實(28-31);在人面前的公義(1-9)。

1、在神面前

譭謗(28-31)。קָלַל,to be slight;to be cursed(創世記8:21等)。אָרַר,to curse(創世記3:14)。22:28-31可以歸入到人與神及其差役的關係。官長是「你百姓的官長」(וְנָשִׂיא בְעַמְּךָ),是以色列中合法設立的「掌權者」(出埃及記16:22等)。奉獻涉及百姓與神及官長的誠實關係(加拉太書6:6-7;使徒行傳5:3)。「聖潔」也涉及你在神面前的誠實。另參利未記24:16,「那褻瀆耶和華名的,必被治死,全會眾總要用石頭打死他。不管是寄居的是本地人,他褻瀆耶和華名的時候,必被治死」。以賽亞書8:21-22,「20人當以訓誨和法度為標準。他們所說的,若不與此相符,必不得見晨光。21他們必經過這地,受艱難,受飢餓。飢餓的時候,心中焦躁,咒罵自己的君王,和自己的神。22仰觀上天,俯察下地,不料,儘是艱難,黑暗,和幽暗的痛苦。他們必被趕入烏黑的黑暗中去」。新約中,平行的信息是「褻瀆聖靈」。

2、在人面前

這裡至少有9個「不可」。第一是不可傳謠(1-2):תִשָּׂא שֵׁמַע שָׁוְא,raise a false report。名詞שָׁוְא的基本含義是emptiness, vanity, falsehood(出埃及記20:7)。名詞שֵׁמַע的基本含義是report, a hearing(創世記29:13)。或道聽途說,或深層政府,或陰謀論,或老婦荒渺的話,不一而足。「隨伙」是意譯出來的。妄作見證:עֵד חָמָֽס,an unrighteous witness;一個不義的見證;「隨伙布散謠言」的人出於自己的不義,而且願意為惡人——如普金——說項;「連手」就是在惡人的罪中有份。名詞חָמָס的基本含義是violence, wrong, cruelty, injustice(創世記6:11,13):暴力,罪惡,野蠻,不公不義。這是大洪水前的人類罪惡:正因為神的兒子們「與惡人連手妄作見證」,所以地上滿了強暴。

第二是不可隨眾行惡。第2節確實有「眾」這個概念(רַבx2)——聖經是明確反對「多數暴政」的。而有些時候,大部分人是邪惡的(רַע)。第1與第2節共享了惡(רַע)這個概念。詩篇45:7,「你喜愛公義,恨惡罪惡。所以神,就是你的神,用喜樂油膏你,勝過膏你的同伴」(希伯來書1:9);詩篇97:10,「你們愛耶和華的,都當恨惡罪惡。他保護聖民的性命,搭救他們脫離惡人的手」。

第三是「不可在爭訟的事上隨眾偏行,作見證屈枉正直」。這都涉及言論(עָנָה)。屈枉正直:נָטָה,to stretch out, extend, spread out, pitch, turn, pervert, incline, bend, bow(創世記12:8等)。爭訟:戰爭、訴訟和紛爭;רִיב,strife, controversy, dispute(創世記13:7,出埃及記17:7)。如果沒有勇氣站在正義一方,不如閉嘴。

第四是「不可在爭訟的事上偏護窮人」。偏護,הָדַר:to honour, adorn, glorify, be high。第3節與第6節是從正反兩個方面強調公義正直:「你們施行審判,不可行不義,不可偏護窮人,也不可重看有勢力的人,只要按著公義審判你的鄰舍」(利未記19:15)。

第五是「不可走開」。誠實公義也包括面對仇敵(4-5)。階級分析與雙重標準是魔鬼的道理。另參箴言25:21-22,「21你的仇敵,若餓了就給他飯吃。若渴了就給他水喝。22因為你這樣行,就是把炭火堆在他的頭上。耶和華也必賞賜你」。

第六,「不可在窮人爭訟的事上屈枉正直」。第6節與第3節形成交叉結構。另參申命記1:17,「審判的時候,不可看人的外貌。聽訟不可分貴賤,不可懼怕人,因為審判是屬乎神的。若有難斷的案件,可以呈到我這裡,我就判斷」;申命記19:13-16,「13不可欺壓你的鄰舍,也不可搶奪他的物。雇工人的工價,不可在你那裡過夜,留到早晨。14不可咒罵聾子,也不可將絆腳石放在瞎子面前,只要敬畏你的神。我是耶和華。15你們施行審判,不可行不義,不可偏護窮人,也不可重看有勢力的人,只要按著公義審判你的鄰舍。16不可在民中往來搬弄是非,也不可與鄰舍為敵,置之於死(原文作流他的血)。我是耶和華」。

第七,「不可殺無辜和有義的人」。遠離虛假(7-8)。שֶׁקֶר:lie, deception, disappointment, falsehood(出埃及記5:9,20:16)。這段信息主要涉及你和義人的關係,尤其禁止你做假見證陷害義人。神必為無辜的人和義人伸冤報仇。「32你們去充滿你們祖宗的惡貫吧。33你們這些蛇類,毒蛇之種阿,怎能逃脫地獄的刑罰呢?34所以我差遣先知和智慧人並文士,到你們這裡來。有的你們要殺害,要釘十字架。有的你們要在會堂裡鞭打,從這城追逼到那城。35叫世上所流義人的血,都歸到你們身上。從義人亞伯的血起,直到你們在殿和壇中間所殺的巴拉加的兒子撒迦利亞的血為止。36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一切的罪,都要歸到這世代了」(馬太福音23:32-36);「先知和聖徒,並地上一切被殺之人的血,都在這城裡看見了」(啟示錄18:24);「 2他的判斷是真實公義的。因他判斷了那用淫行敗壞世界的大淫婦,並且向淫婦討流僕人血的罪,給他們伸冤。3又說,哈利路亞。燒淫婦的煙往上冒,直到永永遠遠」(啟示錄19:2-3)。

第八、「不可受賄賂」。שֹׁחַד:present, bribe。另參申命記16:19,「不可屈枉正直。不可看人的外貌。也不可受賄賂。因為賄賂能叫智慧人的眼變瞎了,又能顛倒義人的話」。申命記10:17-18,「17因為耶和華你們的神他是萬神之神,萬主之主,至大的神,大有能力,大而可畏,不以貌取人,也不受賄賂。18他為孤兒寡婦伸冤,又憐愛寄居的,賜給他衣食」;歷代志下19:7,「現在你們應當敬畏耶和華,謹慎辦事。因為耶和華我們的神沒有不義,不偏待人,也不受賄賂」。

第九、「不可欺壓寄居的」。欺壓,לָחַץ:to squeeze, press, oppress(出埃及記3:9,22:21)。23:9與22:21的重點不同:前者的語境是在爭訟中,涉及見證。在路德教區中存在這種罪。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

七、節期(23:10-19)——守安息日

10六年你要耕種田地,收藏土產,11只是第七年要叫地歇息,不耕不種,使你民中的窮人有吃的,他們所剩下的,野獸可以吃。你的葡萄園和橄欖園也要照樣辦理。

12六日你要作工,第七日要安息,使牛,驢可以歇息,並使你婢女的兒子和寄居的都可以舒暢。

13凡我對你們說的話,你們要謹守。別神的名,你不可提,也不可從你口中傳說。

14一年三次,你要向我守節。15你要守除酵節,照我所吩咐你的,在亞筆月內所定的日期,吃無酵餅七天。誰也不可空手朝見我,因為你是這月出了埃及。16又要守收割節,所收的是你田間所種,勞碌得來初熟之物。並在年底收藏,要守收藏節。17一切的男丁要一年三次朝見主耶和華。

18不可將我祭牲的血和有酵的餅一同獻上,也不可將我節上祭牲的脂油留到早晨。19地裡首先初熟之物要送到耶和華你神的殿。不可用山羊羔母的奶煮山羊羔。

對應第四誡:你要守安息日為聖日。當然,對耶和華節期的否定也同時是違背前三條誡命:不法之人崇拜別神、以人為神或自以為神。而在約書的交叉結構中,可以這樣理解:自由是有限度的,底線就是你必須讓你的個人自由順服神的安息日和節期,並在其中更新,捨己。這是平行的經文:利未記23-25章,申命記15-16章以及出埃及記34章等。而出埃及記23:10-19可以結構如上,形成一個交叉結構。但可以可以平行結構如下:

第一、安息年(6-11)。從中可以看見神對土地、窮人、動物的愛。「野獸可以吃」。第二、安息日(12-13)。這裡強調安息日與神的話語之間的關係:聽道,行道(13)。第三、三節期(14-17)。除酵節(3-4月)、收割節(קָצִיר,創世記8:22等,即五旬節、七七節、初熟日;5-6月)與收藏節(住棚節,9-10)。大致上分別在春天、夏天和秋天;相當於復活節、五旬節和感恩節。第四、獻祭牲(18-19)。兩節經文可以涉及4項條列。第18節平行申命記16:2-4,出埃及記34:25。涉及逾越節的獻祭。第19a平行申命記26:2-11,民數記18:12-13。第19b是常常引起爭訟的(另參出埃及記34:26,申命記14:21),動詞בָּשַׁל的基本含義是:to boil, cook, bake, roast, ripen, grow ripe(創世記40:10,出埃及記12:9,16:23等)。

有拉比將之與初熟節聯繫,因而將גְּדִי不是翻作羊羔,而是翻作berries。因此這句話就成了比喻:在果子成熟前獻給神。其他學者認為這種作法出於對異教相關實踐的棄絕,但仍需要證據,目前只有殘片。另有觀點將之平行出埃及記22:29,「你要從你莊稼中的谷和酒搾中滴出來的酒拿來獻上,不可遲延。你要將頭生的兒子歸給我」——山羊羔=頭生的兒子。不過更有現代觀點將之歸於神對動物的憐憫心腸。但考查動詞בָּשַׁל的含義,這樣解釋也是可行的:「耶穌說,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不要禁止他們。因為在天國的,正是這樣的人」(馬太福音19:14)。

弟兄們,現在是大齋期;我們正在走向受難日。注意「死」這個概念在「約書」中的結構性作用。僅僅在和合本聖經中,「死」這個概念在21:1-23:18中至少出現了30次(包括不許存活,滅絕、殺、害命等同類概念)。一方面是人類犯罪當死,另一方面是神以死罰罪。而這兩方面的事實,最終都指向了基督,前者或死罪指向基督第一次降臨,為我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的;後者或死刑指向基督第二次降臨,繼續犯罪的必遭遇永死的審判。

而這也正是2022年春天的人類,這屆人類有禍了:詭異的瘟疫、無端的戰火、垂直的人禍。這是大洪水前的人類。創世記6:5-11,「5耶和華見人在地上罪惡很大,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6耶和華就後悔造人在地上,心中憂傷。7耶和華說,我要將所造的人和走獸,並昆蟲,以及空中的飛鳥,都從地上除滅,因為我造他們後悔了。8惟有挪亞在耶和華眼前蒙恩。9挪亞的後代記在下面。挪亞是個義人,在當時的世代是個完全人。挪亞與神同行。10挪亞生了三個兒子,就是閃,含,雅弗。11世界在神面前敗壞,地上滿了強暴。12神觀看世界,見是敗壞了。凡有血氣的人,在地上都敗壞了行為」。但是基督已經釘了十字架,教會是基督兩次降臨之間的教會。我們見證那復活的基督,我們傳講那復臨的基督。教會是挪亞一家,我們在這地上傳義道,並必為福音受苦。受難日到了。「16所以我們不喪膽。外體雖然毀壞,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17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18原來我們不是顧念所見的,乃是顧念所不見的。因為所見的是暫時的,所不見的是永遠的」(哥林多後書4:16-18)。阿門。

任不寐,2022年3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