錄音整理:2022年10月9日,希律之死(太2:13-23)

歡迎校對和翻譯,校對和翻譯可在下方評論。

弟兄姐妹平安。今天是感恩節,2022年的感恩節。但是我們到底為哪樣的事感恩呢?現在講聖經,我們越來越充滿了戰慄、敬畏,就是我們似乎要講什麼樣的信息,在現實中就會伴隨發生相關的事件。這一周在泰國出現了一個惡魔,用槍和刀屠殺了38條生命,其中至少有24位是兩歲前後的嬰孩兒。我們讀聖經,希律屠嬰,心裡常常會有一種質疑,就是人間怎麼會有如此邪惡之人,竟然向手無寸鐵的嬰孩兒施以毒手呢?其實除了這位泰式的惡魔以外,長期以來,實行計劃生育的國家不過是在變相展開了希律屠嬰的血腥計劃而已。而這種邪惡的殺人的凶殘,這種權力的陰影覆蓋著我們每一個人陳舊的生命,等候神的救贖,等候更新。

所以在2022年的感恩節,談感恩實在是很沉重,心情很沉重。我坐在這裡還在想,我為什麼事感恩呢?背後是拉結嚎啕大哭的聲音,因為不肯受安慰,因為她的兒女都不在了。我們在十字架之後,在悲劇當中談感恩,也許只有兩個勉強的理由。第一就是主復活了,我們仍存著一份盼望。第二就是感謝神,繼續保守我們聚會。用祂的話語,用祂的真理來安慰我們每一顆不知如何感恩的心。所以我們繼續學習馬太福音第2章。馬太福音第2章可以分成兩大部分。第一部分,我們認識了世界的王希律是魔鬼。第二部分,讓我們來看這屠殺嬰兒的惡魔他最終的死局。

現在我們來看馬太福音第2章第二部分。我們講解馬太福音的一個基本思路、基本方案,就是用舊約來講新約。因為主說,舊約在講祂,給祂作見證的就是這經。按照這樣的思路,馬太福音第2章很容易平行出埃及記。這也是我們先講出埃及記的又一個原因,再沒有馬太福音第2章更集中地展示了出埃及記基本真理在新約當中的完全應驗。所以有學者把馬太福音第2章的第二部分的主題就定義為出埃及,有一定的道理。

比如說出埃及記當中的摩西平行馬太福音中的基督。基督是新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拯救以色列人離開法老黑暗的權勢,建立一個新的國度,舊約叫以色列國,新約叫天國。摩西小的時候,法老惡謀,要溺嬰,要屠殺以色列希伯來人的嬰孩兒,摩西得以倖免。新約,主耶穌降生,經歷了類似的命運。出埃及記當中的法老,正好平行馬太福音第2章當中的希律,或者新約聖經的希律家族。法老作為一個暴君,犯下了和希律同樣的罪惡。而他的結局,兩位暴君、兩個王、二王的結局也完全相等。可惜這個結局主流教會可以說整體上迴避了。

我們藉著出埃及記第12到15章,藉著摩西之歌、米利暗之歌明明地知道,神刑罰了法老和他的軍隊,把他們投入到深海。實際上,希律和他的兒子們經歷的是同樣的遭遇,以及他的臣宰和打手,同樣是被投入到了海和深海。騎馬的,馬和騎馬的都被神刑罰了。所以我們在馬太福音第2章第二部分當中,清楚地看見了希律之死的信息,以及希律的幫兇跟他一起被判處死刑的基本事實。而這個事實在馬太福音的講解當中,幾乎沒有人去重視它。繞行希律而且繞行希律及其臣宰被刑罰、被處死的重要事實,這是馬太福音主流傳統當中的又一大罪惡。我們今天要著重地講希律之死。希律和他的兒子的罪惡和他們的死亡被審判,當然是被審判,以及他們的幫兇和臣宰一同被處死的基本事實。

兩位暴君共同的罪惡,就是溺嬰、屠嬰。第一個目標,消滅基督。第二個目標,進而消滅人類所有的希望。為的目的啊,他們的目的是什麼?捍衛連任,要一直作王,要終身制,要建立千秋偉業。所以出埃及記和馬太福音有著非常周密的平行關係,讓我們知道馬太福音究竟在講什麼。它不是在講雞湯,給人類灌輸雞湯,它在告訴我們怎樣面對法老和他的軍隊。

那不僅如此,在馬太福音第2章還有一條線索,幾乎貫穿了整個舊約特別重要的一些政治事實,那就是馬太福音第2章當中的二王及其滅亡的命運。二王,我講的是大希律和亞基佬。這父子倆一個比一個壞。我要告訴大家,亞基佬甚至壞過大希律。就是馬太福音第2章結束的地方,約瑟為什麼被主指示繞開了亞基佬?因為亞基佬更邪惡。這個混賬最後遭受了報應,被羅馬當局懷疑他的政治野心,把他雙規了,帶到了羅馬,關到監獄,最後客死他鄉。亞基佬曾經一次屠殺了據說2000人。這2000人是什麼人呢?是逾越節參加慶祝活動的猶太人。所以這二王是馬太福音第2章形成了首尾呼應的結構,這是邪惡的二王。

但是這二王有一個共同的名頭,你們要仔細讀馬太福音第2章。開始,東方博士說,那生來作猶太人之王的,這是指基督。然後你會看,猶太人作王的是希律王。然後亞基佬接他父親作猶太王,一定要看後面這節經文。這是什麼緣故呢?實際上,大希律和亞基佬,猶太王的這個名稱啊,這個頭銜、這個總書記的頭銜來自於凱撒,就是羅馬當局凱撒提名,經過七中全會呀,或者經過元老大會,羅馬元老院大會決定,把猶太人之王的名頭賜給大希律,然後又被他的兒子繼承了。所以你才知道,東方的博士來,說那生來作猶太人之王的在哪裡,為什麼希律惱羞成怒。為什麼在把耶穌基督釘在十字架上的時候,上面寫了一個橫幅,寫在一個牌子上,怎麼寫的?這是猶太人的王。大家明白嗎?

但是這二王在舊約當中有淵源,至少有五處經文談到了這二王的邪惡及其最終的結局。最著名的,申命記、出埃及記,進入迦南的這場戰爭。亞摩利二王,西宏與噩,滅絕這二王和他們的國。兩位希律,結局相同。罪惡相同,結局相同。然後就是士師記。你看啊,西巴和撒慕拿逃跑。基甸追趕他們,捉住米甸的二王西巴和撒慕拿,驚散全軍。這也是馬太福音第2章兩位希律的結局。第三處,列王紀下第10章。他們卻甚懼怕,彼此說,二王,指的是約蘭與亞哈謝,以色列王約蘭,猶太王亞哈謝。在他面前尚且站立不住,我們怎能站得住呢?神藉著耶戶的手,審判了這邪惡的二王。他們在施洗約翰和耶穌基督面前無法站立,除非耍流氓。

那麼以賽亞書第7章,這孩子,耶穌基督,未曉得棄惡擇善之先。有人講這段舊約預言的時候,覺得很有難處啊。耶穌是神子,祂怎麼不知道棄惡擇善呢?這是個成語,指的就是祂年齡還不夠大,你這麼理解就可以了。你所憎惡的那二王,這裡指的是亞蘭王利汛和北國以色列王比加,他們成了一個聯軍。必致見棄。這兩個王要被棄絕,他們的國土也要淪喪。

第五處,但以理書11章又談到了這二王,另外二王。就是南方的王和北方的王,心懷惡計,同席說謊,計謀卻不成就。希律跟他的兒子之間缺少信任。所以當時有一個諺語說,寧做希律的豬,也不要做希律的兒子。由於互相猜忌,最後希律殺死了他兩個孩子,而且處死了他的妻子,他的妻子叫馬利亞,叫米利暗,是哈蒙家族的人。為什麼?這說來話長。希律,我們談到他的血統是以土買人、以東人。他為了表示跟猶太人有正統的關係,就娶了猶太一個王族當中的一個女子。但是他又對她的貞潔始終懷疑,最後連他的妻子也處死了。當然是他在屠殺了伯利恆的嬰孩之後,神就罰他悲慘地死去。希律和他的兒子心懷二意。這二王也是心懷惡計,同席說謊。計謀卻不成就。他們要屠殺,要消滅基督,沒有成就。到了定期,事就了結。

林林總總的這二王,全部都歸結到了馬太福音第2章這二王,而更多的二王的結局,看啟示錄,直到今天。今天仍然有二王,一個王手裡握著核彈,一個王手裡握著核酸。核彈加核酸,成了2022年秋去冬來人類致命的威脅。諸位知道,我不喜歡拜登,但是上周他講了一句話,我認為是真的。他說,普京的核彈、核戰威脅不是開玩笑。這句話要多嚴重,有多嚴重。有一件事情,拜登藉著他的情報部門向世界提前預告了,他說的是真話,就是普京一定會發動對烏克蘭的戰爭。現在事實證明拜登說對了。那麼這一次,他是否又說對了呢?克里米亞大橋被炸之後,普京再一次地發瘋。隨著烏克蘭戰爭的節節勝利,烏軍方面的節節勝利,這個當代的惡魔會越來越瘋狂。結論很簡單,人類隨時隨地、每時每刻正面臨著滅頂之災。我看到了一個報告,24小時之內甚至幾天之內,從幾千萬人到上億人瞬間就消失了。這再不是個謠傳,這再不是為了一個吸引眼球或者點擊量的一個譁眾取寵的爆料、訛詐,這是我們今天面臨的一個結構性的現實。還是那句話,主啊,2022年的感恩節,我們為何事感恩呢?

另外一個王、另外一個惡魔,為了一己之私,厚顏無恥地連任,到站不下車,把全世界最多的人口當成他的試驗品,強制進行核酸,捅喉嚨。整個國家變成了一個奴僕,變成了他的奴隸。這二王,他們的終局同樣如此。所以我說七中全會只是一個時間節點,標誌著二王走向滅亡的正式開始,因為我們的神是審判二王的神,祂斷不以有罪為無罪。祂豈可、祂豈能饒恕泰國那屠嬰的惡魔,伯利恆的屠嬰的惡王,以及當代手握核彈和核酸的政治流氓呢?聖經多次多方宣告了這個事實,而我們不過就是禱告、見證、盼望主快來。

 

現在我們來看今天的證道經文。13節到23節,很清楚地分成三大部分。13節到第15節,宣告希律要死。19節到23節,告訴我們他真死了。讓我們再感慨一下,翻遍所有的馬太福音的講章和講道視頻,沒有人把這個當主題來講。為什麼呢?這到底是為什麼呢?我給大家推薦的兩本參考書,沒有一個人正視這個核心話題。我們說馬太福音第1章的核心話題是神和祂的兒子。馬太福音第2章的核心話題是魔鬼和他的兒子。他們不這樣看。聖公會的那位作者說,馬太福音第2章的主題是出埃及。路德教會的那位牧者說,馬太福音第2章的主題是神的兒子。錯了嗎?沒有,都比我們高言大智。但是我們從這段經文能夠很清楚地看見,馬太福建第2章告訴我們,世界的王死了,因為他們的罪。他們到底犯了什麼樣的、必死的滔天大罪呢?看中間16節到第18節。他們殺害嬰孩兒,為了自己的政治權力。這是何等的邪惡。

所以大家看首尾呼應的幾個信息,紅色的字體。15節宣告,這惡王要死。19節、20節兩次告訴我們,他死了,他死了。希律死了,希律死了,希律死了;法老死了,法老死了,法老死了。法老和他的軍隊都死了,馬和騎馬的都滅亡了。不僅法老死了,連他的附庸、跟班、狗奴才都死了。我們怎麼知道呢?因為要害小孩子性命的人,你知道是單數還是複數呢?複數。所以馬和騎馬的、法老和他的臣僕都死了。所有的幫兇都死了。七中全會那些助紂為虐的人都會死掉。

然後我們看藍色的部分,三個先知。三次談到了先知。這三次的先知的預言不是偶然放在這裡的,它們之間有非常非常嚴密的邏輯關聯。第一位先知是何西阿。這裡面藉著何西阿書的這個預言,已經預告了兩場即將到來的死亡。一個是希律必死,一個是伯利恆屠嬰的死亡慘案。我為什麼這麼說呢?我們回頭展開來講。第二段就藉著耶利米他的預言,告訴我們這事果然發生了。第三段,第三位先知,準確的說不是第三位,這就是和合本聖經給我們帶來的又一個難處。第三是一群先知,是所有的先知,是眾先知,是複數的先知。所以沒有辦法引用經文。所以說就應了眾先知的話說,他將被稱為拿撒勒人的話了。這句話在馬太福音第2章結束的地方至關重要。它是對上述所有歷史事件的一個總結,同時又是對耶穌之死的一個預言。

當然,我曾經說最後這節經文是一個難題。為什麼難題?因為按照上面的這種先知預言的這種話語習慣,第23節的這個引證應該準確地來自於舊約的某一句經文。但實際上絕對沒有,拿撒勒這個名字在舊約根本就沒出現過。更不要說,舊約哪怕有類似的這句話說,他將稱為拿撒勒人。那麼難道馬太錯了嗎?於是有很多猜謎的遊戲。今天我們要徹底地把所有的這些謠言,宗教謠言、神學胡說,徹底棄絕了。儘管我自己本身也曾經被它們誤導過。我們今天靠主再一次地正本清源,同時讓我們進一步的來認識這句話,眾先知們,所有的先知們講的這個話,對我們認識基督和我們的信仰有何等的重要。

 

現在我們來看第一段。剛才我們把13到23節分成三大部分,每一部分都可以平行地分成兩部分三,個部分當中的每一部分都是兩個部分。這裡13節是第一個小部分,然後14到15節是第二部分。這三個單元當中的第二部分都歸結為先知的預言。前面是敘事,後面是預言。再換句話來說,前面是行為,後面是聖道,都可以啊。或者說用神的話語對前面的歷史事件做出一個總結。我們先看發生了什麼事。

他們去後,博士們走了,有主的使者向約瑟夢中顯現。為了和出埃及記平行呢,我特別引證了出埃及記3章第2節。那個時候,主的使者向摩西顯現。向他顯現的目的是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大同小異。說,起來,帶小孩子和他母親。我們發現這段敘事當中呢,小孩子永遠排在他母親的前面。不僅是為了先救孩子,也是因為他是基督。逃往埃及,住在那裡。

這裡有個道德難題,大家注意到沒有?什麼道德難題呢?主為什麼在夢中向約瑟顯現,讓他帶孩子和他的母親逃往埃及,卻不在夢中向伯利恆的那些母親顯現,讓她們逃離希律的屠刀呢?這太難了,這給屬靈的表演藝術家們帶來了很大的挑戰。是啊,外邦人問起來,怎麼辦呢?你們的神公義在哪裡,良善在何處?你能派一個天使去通知約瑟,為什麼就不能派更多的天使去通知伯利恆的母親呢?誰能回答這個問題?其實這是個假問題。為什麼我這麼說?恍然大悟。我給大家推薦一節經文,就一目瞭然了,就主耶穌指著這些猶太人講的那句話,講的可以說是聲淚俱下、語重心長,聽了讓人真的是淚目。主說呀,我差遣的先知,你們都殺了。從亞伯的血到撒加利亞的血為止,這罪惡都要歸到這時代了。猶太人怎麼說?讓這罪歸給我們。

我想說什麼?不,主豈止派了萬千天使。主從亞伯開始一直到施洗約翰,不斷地派遣先知,呼喊他們說,快悔改吧,快悔改吧,不然後果很危險。他們怎麼辦?他們把主派來的使者全殺了。現在回過頭來,他們責問,你為什麼派使者去叫約瑟,不叫我們。我再換句話來講,我們的神啊,甚至想了一個更奇妙的辦法,實在沒有辦法了。因為派猶太人的先知來,你殺了他們。我就派幾個東方的博士來,結果呢?完全無動於衷啊。主流教會呢,在這裡查考聖經,祭司長,文士。有一個人起來說,哎呦,基督來了,我們去拜祂。這些「只經派」,只查考聖經的東西,有一個人站出來,勸希律王說,順服吧,那才是猶太人的王,你去拜祂吧。有嗎?一個都沒有。當悲劇發生了,厚顏無恥的主流社會、主流教會起來責問,你為什麼派使者叫約瑟,不叫我們?主說,我剛派三個,你們要殺他。他跑了,他們跑回老家去了。真的,聖經你要是真讀懂了,你會覺得我們的神太難了。

當然這裡面可能還有一個原因。約瑟呀,也必須去叫了,他自己不會起來的,為什麼呢?因為天使剛剛告訴他說,他這兒子是從聖靈來的。我就在想,按著人的常識在想,那誰敢惹我,對吧?對不對?神就說,你快跑吧,不行啊,快跑吧。那話又說回來,神為什麼不阻止希律呢?等一下我們看何西阿書的引言,我們就明白了。等我吩咐你,因為希律必尋找小孩子,要除滅他。我講過希律是魔鬼,看啟示錄第12章。那龍要等婦人生了孩子,好吞吃。從魔鬼的屬性、從出埃及記、從啟示錄、從創世記到啟示錄,都是一樣的。創世記的時候,他吞了誰呀?先吞了亞伯,然後呢?要弄死約瑟,那個約瑟。

然後我們看約瑟的順服。夜間帶著小孩子和他的母親,小孩子又在前面。夜間,夜間流亡。所以主耶穌一生下來就做了政治流亡者。他是那個世代最小的政治犯。因為他是帝王的,他是皇帝的仇人,他是猶太王的仇人,這是一場政治流亡。住在那裡,直到希律死了。希律會死的。這個時間不是很長,可能一到兩年甚至幾個月的時間。什麼意思呢?就是希律殺人之後,主就立即讓他死了。這兩位希律的死是一樣的,我說的不是亞基佬,是亞基帕一世,看使徒行傳第12章。那個希律,也是希律家族的希律啊,那一位希律。主就罰他,主的使者就罰他,那個希律就死了。所以我們得出一個常識性的結論,這個希律死就是神處死了他,因為他的罪。所以你不要再問希律屠嬰的時候,神在哪裡。神處死了這位屠夫。

這是要應驗主藉先知所說的話,說,我從埃及召出我的兒子來。從埃及召出我的兒子來,有一個政治前提,那就是淹沒法老和他的軍隊。這個希律不死,你看上文說得很清楚,直到希律死了,你才可以出埃及,是嗎?只有法老和他的軍隊被消滅,以色列人才能出埃及。這是完全平行的信息。我們明明知道法老和他的軍隊是神弄死他們,那麼這裡答案就非常清楚了。事實上,希律也是神處死的。這個大希律的死狀極其的悲慘。不僅眾叛親離,最後也算死無葬身之地。可惜歷世歷代有人給希律平反,說希律是一個偉大的、傑出的建築家。

我們去以色列看見希律的聖殿。希律其實還建造了一座「雄安新城」,我們到以色列也看見了。你知道我說的是哪座城市嗎?凱撒利亞。凱撒利亞獻給誰的?獻給凱撒的嘛,凱撒利亞。希律還幹了一件事,那就是召集一幫非洲的兄弟,就窮國,那時候的窮國叫希臘,就是給希臘人捐糧食,希臘人沒吃的了嘛,就撒幣,大撒幣啊。最後希臘人給他發了一個獎狀,非洲人給他一個花環,戴脖子上,「哎呀,你太偉大了」。然後就給希律王也發了一個獎狀,寫的是奧林匹克運動委員會主席。這是真的,我不是在開玩笑。歷史沒有什麼新事,全是一樣。當然他們的惡王的結局也會如此。

 

現在我們重點說說何西阿書這段經文透露了什麼信息,何西阿書。馬太福音這裡引用的是何西阿書11章第1節。以色列年幼的時候,我愛他。這是我的愛子,我從埃及召出我的兒子來。要能夠真正的明白馬太引經的深刻的含義,我一直推薦大家,你一定要把舊約的相關的先知書全部讀完,你就會成為馬太福音真正的專家了。不要再聽那些主流胡說。我只選幾節經文,你看它是如何和馬太福音第2章密切關聯的。何西阿書第8章這段信息,是整個的伯利恆悲劇發生真正的原因。它足以來回答「伯利恆屠嬰的時候,神在哪裡」這個所謂的神義論的問題。

神義論是什麼,我給大家科普一下啊。一個基督徒要知道這個名詞,雖然這是人的發明了。神義論這個概念講的是全善、全能、全知的上帝,如何與這個世界不斷出現的類似伯利恆屠嬰、泰國屠嬰、希律核酸這樣的罪惡相一致呢。明白我的意思嗎?就神的義到底在哪裡。如果神是全善、全能、全知的,那麼怎麼可能容忍世界出現如此殘酷的悲劇。其實這個神義論講得最徹底的不是這些哲學家,而是約伯記,對吧?神義論這個概念呢,集大成者,雖然古以有之啊,比如說從奧古斯丁就有了,但是集大成者是文藝復興和啟蒙運動時代的萊布尼茨。他寫了一本書的書名,就叫《神義論》。當然,他是為上帝的義辯護的。我們不需要走他這條路線。但是我們可以借用神義論這個詞,把它總結為,當希律在伯利恆屠殺嬰孩兒的時候,神在哪裡。何西阿書就告訴你祂在哪裡。

以色列人丟棄良善,仇敵必追逼他。整個的以色列人、猶太人、主流基督教已經把良善、善行、良心當做屬靈的障礙,當做恩典的障礙,整體地拋棄了。不要講行義,良善就是行義,不要講行義。以色列人丟棄良善,主流基督教不再講行為,不再講行義。結果仇敵必追逼他。這個仇敵就是今天這個核彈,今天這個核酸。這個仇敵就是當初的希律王。為什麼這麼說呢?

你看第4節。這是對主流打臉,啪啪的響。第一個打臉,唯獨信心。第二個打臉,就是他們對羅馬書和彼得書信的嚴重歪曲。我盼望我們的弟兄姊妹,你一定要把這節經文背下來,用來回答這些教會流氓。他們立君王,卻不由我。他們立首領,我卻不認。他們用金銀為自己製造偶像,以致被剪除。主流怎麼引用羅馬書呢?凡是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的。你自己看啊。他們立君王,不是我立的呀。誰啊?希律。希律這個王,誰立的?凱撒。多周延的經文呢。所以這裡面,何西阿書第8章3到4節告訴你,整個以色列人犯了什麼樣的罪。長期以來,希律統治猶太人33年。這位希律已經十年了,還要千秋萬代呢。那麼以色列人有沒有責任?我們看馬太福音第2章開篇那個祭司長和文士,你就知道了。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呢?為了金銀,就這麼簡單。

然後我們再看何西阿書第10章第15節,因他們的大惡,伯特利必使你們遭遇如此。伯特利是拜偶像之地啊。到了黎明,以色列的王必全然滅絕。誰啊?希律。所以,何西阿書10章15節已經預告了希律和希律家族這些惡王全然滅絕的結局。一步步都在這裡,再往下看。

何西阿書第13章。撒瑪利亞必擔當自己的罪,因為悖逆她的神。她必倒在刀下,嬰孩必被摔死,孕婦必被剖開。何西阿書預言了伯利恆悲劇。如果以色列人、伯利恆人、耶路撒冷人,耶路撒冷合城的人,和希律站一起的人,真的一直聽從先知的話,伯利恆的悲劇當然可以避免。換言之,神已經差遣何西阿喊過他們多次了,對嗎?你不聽啊。這個結局已經告訴你了。我們用通俗的話來講,你如果拜金銀為偶像,你一定立一個邪惡的王,而且說是神立的,像現在的主流教會一樣,然後順服他的統治。然後神告訴我們,藉著先知告訴我們,你立一個惡王,最後的一個結局就是你的孩子都會被他弄死,就這麼簡單了。當年這位希律王上台的時候,多少人歡呼。有人想過今天他來捅你的父母、孩子的喉嚨嗎?這個歷史邏輯很簡單。神已經告訴你了,不要這樣做。你偏這樣做,神就說,將來你的孩子一定會死在他手裡,就這麼簡單。

屠嬰,嬰孩兒被摔死,這個嬰孩兒可以從兩個方面來解釋。第一,當然就指孩子了。第二,指所有人類的希望。為什麼這麼多的人也感到恐懼?如果連任成功了,不僅他們的孩子繼續被習近平讀本毒害千秋萬代。沒有千秋萬代,各領風騷兩三年吧,而且所有有一點點正面的希望,孩子代表希望,都會被剷除。這個民族在短時間之內,所有的希望會像伯利恆的嬰孩兒一樣一一地被剷除、被破滅。

上周,我在推特給一些弟兄姊妹推薦一部電影,我建議大家也去看一看。這些年來,好電影太少了,就叫《隱入塵煙》。那裡面確實有很多神學和聖經的隱喻,也許這個導演是有意為之,但是他又不敢講。因為《隱入塵煙》這個電影的英文名字就是「回歸塵土」(return to dust),就是亞當要歸於塵土,一個字都不差。但是這個電影被封殺指的就是,這惡王就連這一點點文明的火光、希望的火花,他都撲滅了,這就是文化屠嬰。在過去十年裡,他撲滅了多少略微帶一點點基督教文明的希望的火光呢?數之不勝。他還會把這件事情做絕。但是神豈沒有告訴猶太人,沒有告訴趙家人,沒有告訴中國人嗎?告訴了。說,如果你們立一個惡人為王,你的所有的嬰孩兒和你的希望都會被滅絕,就這麼簡單。現實就這麼骨感,就這麼殘酷。

我們再看何西阿書第14章,這不是結局。以色列阿,你要歸向耶和華你的神。在何西阿書和馬太福音中間,神呼喊過伯利恆的父母家人沒有?呼喊過。怎麼呼喊的?以色列阿,你要歸向耶和華你的神,你是因自己的罪孽跌倒了。我們這樣講不是沒有心腸。伯利恆的這些家庭是因自己的罪孽跌倒了。他們安居樂業,他們歲月靜好。他們長期以來販賣了很多邪教的教義,所謂的順服掌權者,所謂的只可祝福不可咒詛,所謂的你能改變的了誰。所以,罪惡都不要批評。最後的結果,就是因自己的罪孽跌倒了。

當歸向耶和華,用言語禱告說,求你除淨罪孽,悅納善行。以色列丟棄良善。什麼叫基督教的重建?把善行回歸到我們信仰的中心,對不對?這就是我們今天倡導基督教重建的又一聖經根據。何西阿書的引經說明了伯利恆人、猶太人是怎樣敗壞的。何西阿書的引經已經宣告了希律王最後的滅亡。何西阿書的引經已經宣告了伯利恆嬰孩兒悲慘的命運。但是,何西阿書同時宣告了以色列人應該悔改的正道。遺憾的是,他們是殺害先知的族類,於是有了這場萬劫不復的悲劇。我們翻到中間的信息。

 

希律見自己被博士愚弄,就大大地發怒。這個暴君的不講理真是讓人匪夷所思。他開始愚弄別人,他愚弄博士沒有啊?愚弄啊,說,你們去找那孩子吧,回來我好去拜他。但是博士們沒搭理他,繞開他了,他就大大地發怒。大大地發怒,最早是誰?該隱。該隱屬於那惡者,所以我們再一次看見了希律的魔鬼屬性。所有的暴君都是這樣。他可以侮辱別人,他可以愚弄別人,一旦發現他被愚弄了,發現了有兩面人了。兩面人是什麼意思?就你當面給我說一套,背後搞一套。不行,就大大地發怒。大大地發怒,叫什麼?叫偉大鬥爭,叫擼起袖子使勁干還叫什麼,就這意思。

怎麼幹的呢?差人,應該是軍隊、武警。將伯利恆城裡並四鏡所有的男孩,照著他向博士仔細問的時候。你看到這裡的反諷了嗎?照著他向博士仔細問的時候,照著他愚弄博士的時候那些結論。凡兩歲以裡的都殺盡了。這是新約聖經或者66卷書當中,最殘忍的一節經文,馬太福音2章16節。五·一六通知,二·一六噩耗。

差人,這些軍隊、這些走狗。有人說no嗎?沒有。他們本來有機會不殺人的,不殺孩子的。當年差派戒嚴部隊,有人放下槍嗎?我不知道。在歷史上有過嗎?有過,不在我們國家。我們國家不配產生這樣的人,好像。在蘇聯垮台的時候,共產黨的強硬派要求軍隊向人民開槍,軍隊說no。所以現在有一些媒體人每次用「解放軍」這三個字,我就想吐。沒有,不要再羞辱「解放」這兩個詞了。今天拖著這些老弱病殘到街上打核酸的這些所謂的軍隊模樣的人,他們還是人類嗎?是的,在這個意義上你可以說你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因為他們是屬鬼魔的。他們是如何下得了手的?這件事情確實是匪夷所思。答案只有一個,以弗所書6章12節,你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可惜,主流把它講歪了,講成了什麼?講成了非政治。而聖經本意應該是讓我們知道這些東西根本不是人類。就是像泰國那個惡魔,他不是人類。就像美國校園槍擊案,那些東西不是人類。

面對這些東西的時候,我真是不懂,竟然我們身邊還有這樣的人,說只可祝福不可咒詛。你怎麼想的呀?你是這麼讀聖經的嗎?真是匪夷所思。如果我們的信仰到了這樣的一個地步,你都在侮辱邪教,你知道嗎?你說這個希律該不該咒詛?回頭我還在講這個問題。你說那個泰國的那個用槍和刀殺死了那麼多孩子的那個惡魔,該不該被受阻?匪夷所思。我對這個主流基督教,我真是匪夷所思。有人說這個牧師喜歡罵人,是人嗎?再說我也沒罵他。

伯利恆本來是生命的糧倉,因為人的罪,敗壞成了死亡之地。伯利恆最早出現在創世記35章,拉結死在那個地方。那是一場產難,當然這有寓意。耶穌基督的降生總體上來說是一場產難。並四境。我們很憤怒的不僅僅是主流教會,還有主流社會。主流社會在幹什麼呢?否認這件事情的真實性,說這是沒有的事,基督教編的。哎呦,我就覺得……,這又是個被咒詛的族類。這種罪惡相當於什麼?就是六四屠殺,有嗎?有。過了很多年以後,說這事沒有,沒發生過,是一些學生瞎編的,為了博眼球,因為這個人。就是這樣。所以聖經說得真好,我們是屬神的,我們知道我們是屬神的。但全世界都臥在那惡者的權下,果然如此。

還有一些基督教的敗類也這麼講。他們說,經過考古學證明,伯利恆人很少。所以兩歲以裡的男孩最多不超過20人。會嗎?誰告訴你伯利恆很小啊?你說拿撒勒很小,我勉強同意。伯利恆是大衛城啊,大衛做完皇帝以後,伯利恆不會擴建嗎?你的考古學算什麼呢?不僅如此,你讀聖經嗎?伯利恆城裡並四境。不認字嗎?但實在說來,我們不知道殺了多少人。

不僅如此,這裡面有一個概念,我們還需要重新解釋,就是「所有的男孩」啊,這個翻譯可能是源於出埃及記第1章,對嗎?那個是男孩,沒有問題。法老說男孩就消滅,女孩要存留她的性命。但是這裡這個名詞 παῖς 實際上既指男孩也指女孩。我給大家舉個例子,像路加福音8章51到54節。還記得有一個女孩生病了,主去救她。最後主還說了一句說,女兒,起來吧,記得嗎?用的就是這個詞。所以我個人有一個領受,就是希律比法老還狠,他男孩女孩都殺了。還有一個相關的佐證,是拉結哭她兒女。「兒女」那個詞,原文也是指男孩和女孩。為什麼連女兒都殺呢?不要再出一個馬利亞,童女懷孕嘛。我願意相信這一點,因為原文如此。所以一代惡王比一代惡王更兇惡。從毛澤東到鄧小平,他們沒有消滅香港,對嗎?他們讓一些資本家在上海坐直升飛機。鄧小平把坦克開到了天安門。但是到了這新一代的惡王,連香港都不復存在了。就是這樣,這是歷史。

兩歲以裡的,所以這個時候,應該是耶穌已經出生三歲左右吧,都殺盡了。一句話,沒有讓我們看見更多的細節,目的是讓我們更多地去看希律的罪惡和伯利恆的悲劇的根源在哪裡。是的,外邦人會追問伯利恆慘案發生的時候,上帝在哪裡,剛才我解釋過了。但是在這裡我想談第二個神義論的問題,就是提出神義論的人永遠不會追問人類自己,那就是伯利恆慘案的時候,你在哪裡?我們特別看到下一節經文說,拉瑪聽見嚎啕大哭的聲音,是拉結哭她兒女。母親們啼哭號喊,呼天搶地,男人們呢?孩子們的父親在哪裡呢?女人們的丈夫在哪裡呢?他們在做祭司長和文士,在輔佐希律,他們在拜金銀、拜偶像。

何西阿書和耶利米書曾經指著這些男人說,你們見過婦人有產難,但是你們從來也沒有見過男人有產難。但是以色列有。以色列男人因為害怕,每一個都像懷孕的婦人一樣在發抖。這就是今天的主流教會、主流社會。這就是今天的趙家人、習國人。這就是這個世代的男人。在這個世代竟無一人是男兒。還有臉問上帝在哪裡。上帝把這些孩子交給了你們這些做父母的了,交給了你這位做父親的。你在哪裡?你有臉問神在哪裡嗎?你在跪舔希律王。而任何一個起來責備希律王的都被你們責備。今天指著伯利恆的慘案,你還有臉問,上帝在哪裡。上帝在哪裡?以色列人竟無一人是男兒。

現在帶著產難,像產婦一樣恐懼的,也包括這位習律王。比誰都害怕,怕什麼?怕有人奪去他的權力,怕連任失敗。這什麼男人,不仁不義,不忠不孝,不男不女,不倫不類,不人不鬼,不三不四,繼續造句吧。有一個男人出現了,以色列人終於有了一個男人,那就是到了馬太福音第3章。真的是神將震動天地,突然出現了一個男人。千萬年了,400年了,在以色列的地平線上突然出現了一個男人,足以來安慰這些母親。這個男人是誰?施洗約翰。終於有一個站在希律王面前的男人了。但是,向這第一個男人瘋狂地吐口水、射冷箭、扔石頭的,又是耶路撒冷人、伯利恆人或者主流基督教。他們竟然厚顏無恥地說,施洗約翰責備希律王錯了。沒有他們屬靈,不符合聖經。你見過這樣的無恥之徒嗎?誰告訴你施洗約翰責備這個屠嬰的希律家族錯了呢?你從哪裡讀出來的呢?

我們下個主日會講馬太福音第3章,看看這地平線上終於出現了一個男人,以及怎樣被這些主流基督教在身後撒尿吐口水弄髒的。我告訴大家,施洗約翰是聖經當中,所有人物當中,他的悲慘性僅次於主耶穌的一個人物。難怪他是主的先鋒,難怪他也是拿撒勒人,也可以被稱為拿撒勒人。有一個可以和他相提並論,就是參孫。基督教利用他的所謂的性醜聞,吃他作王已經好多年了。馬太福音第3章明確地讓我們看,施洗約翰是一位先知,他在傳道。先知指著施洗約翰說就是他,以賽亞書說就是他。這些信息足以告訴我們,施洗約翰做的都是討神喜悅的,對嗎?這很清楚。更清楚的是,你讀聖經,你真讀得懂,真讀了嗎?

路加福音第1章,兩個人講施洗約翰。沒有他們的見證更權威、更真實、更全面了。第一位是天使,第二位是他的父親撒迦利亞,對嗎?天使怎麼說施洗約翰?說你生的這個孩子,跟這個撒迦利亞和他的妻子伊麗莎白說,你們生的這個孩子,要有以利亞的心志。以利亞什麼人?站在亞哈和耶洗別面前的先知。如果施洗約翰站在希律和希羅底面前錯了,以利亞站在亞哈和耶洗別面前一定錯了。這還用解釋嗎?他就是以利亞呀,穿戴都一樣,工作也一樣。然後你再看他的父親,撒迦利亞頌那段信息,撒迦利亞怎麼說他兒子?說,孩子啊,你要成為至高者的先知。怎麼成為至高者的先知?用聖潔和公義在祂面前侍奉祂。約翰的公義在哪裡呀?那不就是責備希律王的罪惡嗎?

不僅如此,再看路加福音。路加福音本身明明說,施洗約翰責備希律和希羅底,是因為他們做了惡事。然後呢?路加福音再說。希律王又做了一件惡事,就是監禁了施洗約翰(路3:19-20)。清楚嗎?非常非常清楚。我再說一遍,路加福音明確地告訴我們,施洗約翰責備希律王,是因為希律王做了惡事,他責備得對。然後再一次地告訴我們,希律王監禁施洗約翰是因為希律王又做了一件惡事。那你這個主流教會,這些使女、這些無知的婦人、這些爭吵的婦人們憑什麼說施洗約翰責備希律王錯了呢?為什麼?真是可悲可恥啊。

魯迅有句話說得挺對的,說完美的蒼蠅畢竟是蒼蠅,有缺點的戰士畢竟是戰士。而且施洗約翰沒有缺點,在這個問題上沒有缺點,為什麼?因為他的工作出於聖靈。又是路加福音明確地告訴我們,施洗約翰從母腹就被聖靈充滿了。你怎麼說一個從母腹就被聖靈充滿了的人,站在君王的面前責備他們的罪惡是錯的呢?你這不是褻瀆聖靈嗎?你的罪永不得赦免。

想想看,我們為什麼如此激憤地在講這件事情?千百年來,沒有男人,都是這些貨。讓自己的孩子被殺,老婆在那哀哭,男人們一個都不見了。突然出現了一個男人起來,說了一句公道話,指著希律王的罪惡責備他們,然後呢?這些貨從來不敢責備希律王。但是他們專門去責備責備希律王的人。夫復何言呢?所以我看網上有人評論說,這中國人,真的是,一點點天良和是非都沒有。誰起來講天理,他們起來就滅誰。你嘲笑誰呢?你能改變得了誰?就說你這個心不正。你什麼意思呢?你不就是在嘲笑我沒有很大的權能嗎,沒有很大的本事嗎?你曾經嘲笑過希律王嗎?這些敗類構成了今天基督教的主流群眾,也成為他們的教會領袖。他們竟然向施洗約翰吐口水,真是可悲呀。沒有一個勇者。有一個勇者,主流教會說他做錯了。

你敢說希律做錯了嗎?殺孩子,對嗎?那突然有一個人說你殺孩子不對,然後你說,你看你最後被殺了吧。施洗約翰最後被砍頭了吧,說明了什麼?說明你做錯了呀。你這個腦子怎麼長的呀。彼得倒釘十字架,你去跟彼得說,你看,活該吧,瞎說吧。保羅被砍頭了,頭在羅馬大街上蹦了三蹦。你說,活該吧,當時我就跟你說你不要這樣講吧。怎麼會有這樣的人呢,這樣的靈魂呢?

所以我們今天都去伯利恆吧。我們好好想一想,這個君王是你要順服的掌權者嗎?你拿什麼去安慰伯利恆的母親?你打開羅馬書13章嗎?按照你的理解去講羅馬書13章?你說,你看,他不是空空地配劍。他是神的用人,他是來殺……你要行善的,沒有問題,他殺的都是做惡的人。伯利恆的母親說,我這孩子才一歲啊。這是主流教會嗎?這是他們基督教嗎?為什麼要信這樣的宗教?

今天就是這樣,今天就是這樣,14億人,像畜生,畜生不如一樣天天被人牽到街上,去核酸檢測。突然有一個施洗約翰的人說,no。你知道背後首先踹他一腳是誰?是基督教,讓你不順服。

讓我們去伯利恆吧。在拉瑪聽見嚎啕大哭的聲音,是拉結哭她兒女,不肯受安慰。我想,不肯受安慰,一個是這種至痛,沒有話能安慰,和她一起哭吧。還有一個原因,沒有人配安慰她。這些男人拿什麼去安慰她?這些敗類,這些男女人,這些女男人。他們都不在了。我不太敢看泰國的那個視頻。前幾年去泰國開會。我可以告訴大家,在這個世界上所有的國家,我印象最好的是泰國。那裡人的良善、謙卑給我很深的教育。我真的不明白,怎麼會在那個地方出現這樣的情況。我今天算是想清楚一些了。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僅僅良善是不夠的,僅僅愛愛愛是不夠的,要公義,要行義。因為泰國的軍政腐敗是由來已久。你不能總靠東方的異教去修心嘛。是的,你見到我們都很良善,態度都很友好,都很謙卑。正因為如此,我們不會信泰國的宗教,我們要信基督教,而基督教的核心就在何西阿書裡面,求你悅納我們的善行。泰國人該悔改了。

那麼耶利米書為什麼這裡談到了拉瑪?拉瑪有兩個含義。第一,拉瑪在便雅憫境內,便雅憫是拉結產難時候生的那個孩子。所以拉結可以稱為以色列之母。以色列的母親在哭喊以色列,就是這個概念了,這是個文學比喻吧。第二,就是拉瑪實際上是整個猶太人被擄到巴比倫之前,一個集散地。都彙集在這個地方,先知耶利米也被囚禁在這個地方。所以拉瑪就在提醒整個以色列人,你們當初是因為自己的罪家破人亡,如今又是如此。換了一個惡王,當初是巴比倫王,現在是希律王。但是該悔改了。那麼難道伯利恆的悲劇,耶利米書,一點點希望、一點點曙光都沒給人類嗎?換句話說,你說的曙光到底在哪裡?

 

我們回到耶利米書,翻到下一頁。還是那個建議,重讀耶利米書。不過太長了,耶利米書,最長的舊約吧,最長的一卷書,至少你把30到31章讀完。這裡引用的是耶利米書31章15節。耶和華如此說,在拉瑪聽見嚎啕痛哭的聲音,是拉結哭她兒女,不肯受安慰,因為他們都不在了。這個引經基本上是直線的引經了,個別的差距我不說它了。這是耶利米書說的。為什麼?伯利恆那裡看不見男人。耶利米書30章15節,耶和華如此說,我們聽見聲音,是戰抖懼怕而不平安的聲音。你們且訪問看看,男人有產難嗎?我怎麼看見人人用手掐腰,像產難的婦人,臉面都變青了呢?我們的神太辛辣了。這就是我經常說的男女人的聖經根據。為什麼像產難的婦人?是因為戰抖懼怕。我們都會恐懼的。

恐懼,可以的,但是你能不能不因為你的恐懼回來用屬靈的粉飾,去攻擊施洗約翰呢?這個要求很為難嗎?對施洗約翰的侮辱,不是因為你恐懼。你說我可不敢啊,希律太狠了,可以。你要說出這話了,我說你真是一位真以色列人。不,現在這個主流反過來,就是我們之所以沒有像施洗約翰那麼勇敢,乃是因為我們比施洗約翰更屬靈,更懂聖經。說他們是魔鬼,豈不正對嗎?

我們看耶利米書指著伯利恆慘案,給人類預留的一點點的希望。難道一點點希望都不給我們嗎?*(這塊屏幕,遍地都黑暗了。但是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等待吧,在最黑暗的時代要等待。)耶和華如此說,你要禁止聲音不要哀哭。我最早讀馬太福音第2章就是哭,哭得就是很絕望。我沒有辦法用那些屬靈的道理安慰自己。後來就回去找耶利米書,真的是大得安慰。神說啊,你禁止聲音不要哀哭,禁止眼淚不要流淚。我很想把這段經文拿到泰國去,放給那些家庭去聽。當然暫時聽不下去,等心情平復下來了,他們要聽這信息,他們會看見他們的孩子的。因為你所做之工必有賞賜,這什麼意思?起來行善,行義。他們必從敵國歸回,誰啊?就是那些兒女,上下文聯繫這樣的。這是耶和華說的。

耶和華說,你末後必有指望,你的兒女必回到自己的境界。從史實上來講,被擄的猶太人一定回來。從屬靈的事實的角度來講,所有被仇敵魔鬼和死亡奪去生命的兒女一定會復活,就這麼簡單了。而且我們要記得,在耶利米書第31章,神同時告訴我們他們回歸的原因,就是這一段經文告訴我們的新約。這是舊約當中最重要的一個概念,就是新約,就在耶利米書31章。新約時代,神立新約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最後的晚餐。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約。所以在耶穌基督的晚餐和獻祭當中,確證了、確保了所有兒女的復活。希律所屠殺的伯利恆的嬰孩兒們,在泰國那些被屠殺的嬰孩兒們,在神國裡必然復活。這是我的信仰,這不是一個童話。我們為此侍奉神,我們為此雖然被打倒,但不至滅亡。雖然軟弱,仍然可以站起。無論多難,親愛的弟兄姊妹,2022年的感恩節,因基督的緣故,仍然是感恩節。

 

我們看第三段信息,希律死了。我還是那句話,這句話要讀三遍。他死了,他死了,他死了,神弄死他了,感謝主。這是感恩節最應該感恩的信息,這是2022年感恩的信息,他要死了。有主的使者在埃及向約瑟夢中顯現說,起來,帶著小孩子和他母親往以色列地去。21節,把小孩子和他母親帶到以色列地去。為什麼是以色列?出埃及記,回到以色列,應許之地迦南。更重要的是,馬太福音前面講到了以色列,怎麼講的?耶穌基督生來要作以色列的王。為什麼回以色列?祂要作王。祂回去,祂要回去當皇上,就這個意思了啊。然後因為要害小孩子性命的人已經死了。他死了,他死了,他要死了。你覺得這是咒詛嗎?算你說對了,好嗎?而這句話正好平行出埃及記第4章19節。神對摩西說,起來,去埃及把我的百姓領出來。因為害你命的人已經死了。害你命的那些人已經死了。我剛才強調了,這裡的「人」是複數。希律和他的軍隊,就是幫助希律殘害他的人都死了,就這麼簡單了。馬和騎馬的都被投到海裡面去了。

我們看最後這兩節經文,我們來處理那個難題。只因聽見亞基佬,我介紹過這個惡王,紅二代,富二代,更邪惡的傢伙,不再說他了。接著他父親希律作了猶太王,我剛才談到了猶太王。就怕往那裡去,他怕得有理,因為他比他爹還壞。怕,沒關係,對嗎?怕,沒關係。你不能說我怕,我屬靈,這個有關係。我們偏安加拿大,沒有關係。我們暫時繞開鋒芒,沒有關係。又在夢中被主指示,便往加利利境內去了。馬太福音第4章重新引用以賽亞書告訴我們,為什麼是加利利。因為外邦的加利利將會迎來基督。

到了一座名城,一座城,名叫拿撒勒。我們去過拿撒勒。我在以色列的日子裡,拿撒勒我待的時間是最久的。每一條街道,幾乎每個房子我都去流連往返。城市不大,住了很多阿拉伯人。城外很髒,我拍了一些視頻。我們就知道阿拉伯人有多髒,有些阿拉伯人吧。垃圾堆滿了大街小巷,主不在那裡。現在的城鎮不小,當初可能沒有多大。就住在那裡。難題在後面,這要應驗先知所說,他將被稱為拿撒勒人的話了。難死寶寶了,難死基督教了。其實我要告訴大家,這句話其實並不難,一點都不難。他們難,是因為他們的心不正。這句話沒有任何難題。

首先,我們要解決的是「先知」這個名詞。我已經說了,是眾先知,甚至可以把它解釋為所有先知。舊約的眾先知都在講「耶穌是拿撒勒人」這個事實。那這就意味著什麼?這就意味著馬太福音所謂舊約預言的應驗,再也沒有這句話更重要了。因為所有的先知都在講這件事,所以這個事很大。大到什麼地步?大到你隨便翻舊約一卷書,都能找到這個信息。

那麼這個信息是什麼呢?難題就在第二部分了。這個信息就是,他將稱為拿撒勒人。這句話的重點,不僅僅在拿撒勒,而更在「他將」被稱為拿撒勒,不是他已經被稱為拿撒勒。沒有,所以舊約沒有這句話啊。就是舊約先知的相關信息告訴我們,耶穌長大、傳道,直到祂死、復活、升天,在相當長的時間內,人們會稱祂是拿撒勒人。這個中文也翻譯的是準確的,就是他將要被稱為拿撒勒。事實是不是這樣的?是這樣的。耶穌傳道,受難,復活,甚至到使徒時代,世人、祂的仇敵、特別祂的敵人們,一直稱祂為拿撒勒人。當然使徒們也借用他們的話,是的,我們就是拿撒勒人。

那麼現在的問題就歸結為一個問題,拿撒勒人到底是什麼意思,對嗎?如果我們明白拿撒勒人是什麼意思,這句話就完全沒有難題。我現在給大家介紹一下主流教會貢獻的三個解決方案。這三個方案是一個方案,就是文字遊戲,word play,文字遊戲。他們說呀,馬太在這裡玩了一個文字遊戲,或者用中國的語法來講,修辭方法來講,叫雙關。那麼根據這個詞,雖然個別的元音不同,但是根據拿撒勒這個詞,這個詞他們認為馬太在講拿細耳,拿細耳人。參孫是拿細耳人比如,撒母耳好像也是。民數記講了拿細耳人,士師記裡面講了拿細耳人。所以耶穌就是那個拿細耳人,就是終生獻給神的人。但是大家看這裡呀,他住在拿撒勒,和耶穌稱為拿撒勒人,和拿細耳人之間沒有關係。

不僅如此,你如何證明馬太確實在一語雙關,在搞文字遊戲呢?這是個猜想,對嗎?這個猜想很不嚴肅。你可以想像一下,聖靈感動一個人,在談舊約所有先知都在講的一件事,然後他在搞一個文字遊戲。你是認真的嗎?我不信。他何必,他為什麼要這樣玩呢?而且不僅如此,這個舊約提到的拿細耳人的經文很少。你如何和這裡說,眾先知都不講這件事,能夠自洽呢?不能,對嗎?

第二,也是個文字遊戲,講的就是branch,就是,比如說以賽亞書講的那個枝子。從耶西的本要發出一個枝子,那個枝子的希伯來文也類似拿撒勒。這種解釋的局限性和第一個是相同的。他們還共享了一個局限,他們忘記了一個事實,馬太福音是用什麼寫的?希臘文。那和你那個希伯來文字遊戲一毛錢關係都沒有啊。你用希臘文寫了一卷書,然後,你讓它繞多遠去找拿細耳去?那不可能,這個太遠了。

第三個解決方案也類似,就是他們取拿撒勒這個動詞的含義,這個動詞就是保守。當然也有以賽亞書相關的經文說,將來耶穌基督來,祂是蒙保守的,祂也要保守你們,這類信息。那是根據保守的這個希伯來文的動詞,這個動詞跟拿撒勒很接近,這樣來詮釋出來的。它和前面兩種解釋共享了所有的局限。這不是我們的答案。我深信,有人說你又驕傲了,好吧,我深信這些方案到今天可以全部放棄了。沒有秘密,都在聖經當中寫著呢。那就是,舊約所有的書卷在預言基督的時候,都在告訴我們,耶穌將來會被稱為拿撒勒人。翻到下一頁,我告訴你它是什麼意思。

 

它的意思就是,祂將被藐視。這很簡單了,對嗎?祂將被人藐視、羞辱、踐踏、棄絕、侮辱,直到殺害、遺忘。這就是主耶穌30年或者3年半所經歷的人間。祂被所有的主流社會藐視、踐踏、棄絕、污蔑、殺害、傷害、侮辱。我把那節經文的英文的翻譯放在那兒,看得更清楚,就是像眾先知所說的,祂將會,那個 prophets,看見了嗎?那個複數,這是KJV的版本啊。祂將被稱為一個拿撒勒人。(that it might be fulfilled which was spoken by the prophets, He shall be called a Nazarene.)

然後我們看新約聖經的拿撒勒人耶穌的相關的經文。馬太福音26章71節。大祭司的使女指控彼得說,這傢伙也是拿撒勒人。那麼更清楚的,你去看馬太福音26章27至50節。你看耶穌是怎麼死的。馬太福音用最全備的信息告訴我們,何為拿撒勒人的死法,就是26章27節到50節。當你明白拿撒勒是什麼含義的時候,你再去讀這段經文,你就會恍然大悟了。就是耶穌的死是我們所能看到的那種政治犯的死,最屈辱的。就是從始至終的每一個細節都在羞辱祂。你弄死祂就弄死了,你殺祂就殺祂了。不,他使用了人間所有可能羞辱人的手段去羞辱耶穌。而且當祂掛在上面,臨嚥氣之前,還在繼續羞辱祂說,你是神的兒子,你救你自己,你下來呀。路過的人向祂吐口水,所有人經過的時候向祂搖頭,然後瓜分祂的衣服,用鞭子抽祂。從始至終全在侮辱祂,為什麼?因為祂是拿撒勒人。

然後你再看約翰福音7章27至52節。我這裡面重點給大家推薦約翰福音1章46節。這是關於拿撒勒最權威的定義。而且不是出於祂的仇敵,出於誰啊?出於祂的門徒,當然是後門徒。這時候呢,拿但業還沒有歸到基督的門下。拿但業對叫他的那個使徒說,拿撒勒還能出什麼好的嗎?拿撒勒能有什麼好東西?郭德綱講相聲,說,于謙的姐姐準備到東莞到基層去鍛煉一下。于謙說她選這層不太好。拿撒勒有這個意思。拿撒勒是什麼意思?拿撒勒就在所有的猶太人心目當中,是最讓人瞧不起的地方。

你們以前,我不是自比耶穌啊,我打個比方,讓你們明白。你們知道我的故鄉叫什麼嗎?我的故鄉叫克山。它原來曾經很有名,在50年代,因為那裡面盛產一種病,叫克山病。當然不是什麼神經病,就是大骨節病,缺碘,缺鈣?我搞不清楚,反正。拿撒勒有這個類似的含義。就是只要提到拿撒勒,所有的人都噓,不忍卒聽,棄如敝履。見到拿撒勒人,像見了瘟疫一樣,就是這個概念。跟梁家河人正相反,梁家河是出太陽的地方。拿撒勒呢?是專門出爛人的地方。所以連拿但業都瞧不起拿撒勒人。當時我們的主怎麼說的拿但業?說這是一個真以色列人。他誠實地告訴人,他多討厭拿撒勒人。約翰福音第7章,一直講拿撒勒人的壞話。大家可以去看相關的經文。使徒行傳24章5節,到了使徒時代,拿撒勒仍然是個貶義詞。人們給使徒定罪說,他們是拿撒勒黨人,拿撒勒教黨的人。

所以結論,我們用新約這些清楚無誤的經文,來詮釋剛才馬太講的那個極為重要的信息,是什麼意思呢?就是眾先知都在講,祂將被人羞辱。祂將被人用拿撒勒人這個名頭,極盡羞辱、踐踏、棄絕、殺害之能事。就這麼簡單,這本來沒有難題呀,親愛的。這有什麼難的嗎?沒有啊。所以所有的先知書都在講,神的兒子來到這個世界將會被人棄絕。那如果我們這樣來理解,你把那39卷書打開吧。每卷書都寫滿了基督將被人侮辱、殺害的信息。是的,這是最完美的解釋,我們感謝主吧。

在這個背景下,你去看舊約有相關的信息。我這是隨便找的,通篇都是。比如說民數記14章11節,耶和華對摩西說,這百姓藐視我要到幾時呢?基督說,你們要把我稱為拿撒勒,要到幾時呢?我在他們中間行了一切神跡,這就是基督。他們還不信我要到幾時呢?我們會講馬太福音相關的信息,伯賽大呀,迦百農哪,哥拉汛哪。我要把這個神跡行在推羅西頓,那裡的人都會悔改的,是嗎?尼尼微的人也要定這個世代的罪,諸如此類。但是你們不信嘛。因為他們藐視耶和華的言語,違背耶和華的命令。

你看,新約時代,世人、主流社會對耶和華的藐視,主要包括兩個方面。一個方面是藐視基督,另外一個方面是藐視祂的話語。這兩個方面結合在一塊,你再去讀馬可福音第8章38節這節經文。凡在這淫亂罪惡的世代,把我,11節,和我的道,31節,當作可恥的。當作可恥的,什麼意思?當作拿撒勒人和拿撒勒人的話。那麼,人子在祂父的榮耀裡,同聖天使降臨的時候,也要把那人當作可恥的。眾先知都在講,神的兒子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主流社會的人都會把耶穌基督當作可恥的。特別在約翰福音,這些信息表達得更為充分。主流社會對耶穌怎麼講?我們不是從淫亂生的。拿撒勒人,民風也不太好。因為那裡面據說附近有羅馬的駐軍,常常跟村裡面的女人們發生關係,強姦,淫亂。所以他們講了很多耶穌出生的壞話。拿撒勒人,東莞人嘛,一目瞭然。

但是不僅如此,諸位,我剛才為什麼講,馬太福音第2章最後這個眾先知的預言實際上是最重要的呢?什麼叫藐視耶和華,什麼叫以基督為可恥的呢?這在應用層面,你知道有多重要嗎?我們藐視上帝,我們以神的兒子,我們以神為可恥。這成了什麼?這成了500年人類現代文明的基本特色。500年,近代,現代人類的歷史,就是以神為拿撒勒人的歷史,你明白嗎?再也沒有人宣告神不存在,神反人道主義,這樣的結論,更羞辱神,更以神為可恥了。在東方,5000年,我們都以神為可恥,因為天地之間人為貴。在西方,文藝復興、啟蒙運動到今天,整個人類的主流文明都以神為可恥的。一個方面,他們把神,把聖經當中的神,用神義論的名義描述成為人道主義的仇敵。另外一個方面,他們以科學的名義宣告上帝根本不存在。是的,還有比宣告神不存在,更羞辱、漠視、輕賤神了嗎?所以,神真是拿撒勒人。

最近我在一些同工的教導和幫助下,在學做木匠,學做拿撒勒人。我到今天引以為傲的一個獻禮工程,圖書館的獻禮工程,是一座小木橋。設計者是文藝復興啟蒙時代的大師達芬奇,叫達芬奇拱橋。我在複製這個橋的時候,我深深地、深深地認識到了,文藝復興、啟蒙運動和近代主義,現代文明的深刻的罪惡,無恥,厚顏無恥。為什麼?我告訴大家,我到網上看了很多的材料。好多的這些所謂的DIY的這個愛好者們,都把達芬奇吹捧得不得了。但是我看了一些視頻,包括我自己做試驗,那個橋根本不堪一擊。看上去很美,很簡潔,但是負重力非常有限。為什麼呢?你知道為什麼?因為它沒有立柱。昨天有弟兄幫我去安立柱,我再次想到了這個畫面,這個立柱很重要。因為這個立柱是真正的支撐的。它完全靠這種連接的這種彈性啊,勉強地給你看。但是它把真正的承重的脊樑抽掉了。這是什麼,諸位?這就是現代文明。他們把基督教所有的政治文明的成果全拿去了,說這是人的發明。但是他把支撐這個橋最重要的支柱抽掉了,這個支柱就是拿撒勒人基督。

諸位,我們所有的現代文明的偉大工程,我們今天享受的所有文明的成果,都是在基督這個根基上建起來的。但是當你把基督教信仰,把基督和祂的信仰,把基督和祂的道,從你這個看上去很美的橋樑當中抽掉的時候,現代文明不堪一擊。這就是為什麼會有核彈惡王、核酸惡王真正的原因了。我們倡導基督教重建,我們要把被抽掉的根找回來。所以我說我很驕傲,就是你要願意,你開車從我的橋經過都沒有問題。當然,我們的鶯姐妹說她要到橋上去蹦一蹦。我說鶯姐妹那不是一般人,好吧,哈哈哈哈。我再加一個立柱,哈哈哈哈哈。要減肥,要減肥。

結論吧,對神,用拿撒勒的名義加以藐視和棄絕,是現代文明的本質,是現代文明的核心罪惡。所以,馬太福音2章23節,不僅向整個基督的一生敞開,也敞開直通到主後2022年,通往人類的邪惡。當然也包含著拯救的信息,那就是返回根基。我們準備好了,求主使用我們歸回我們失喪已久的根基。這是個感恩節,我們為這場回歸真理的重現感謝讚美神。

我們一起來禱告。天父,感謝讚美禰。感謝禰在這個感恩節,再一次地安慰我們。願禰安慰我們的靈,也去安慰更多哭泣的拉結和失喪的人,並帶領禰的百姓快快地回歸。我們這樣的禱告,奉主耶穌基督的聖名。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