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使徒行傳

「三年使徒行傳」第五十四課:建立教會(14:20b-28)

感謝神的話語。今天,我們將隨保羅從第一次傳道之旅的終點站特庇開始踏上歸途,經過以前造訪過的所有城市——那裡有傷害,也有碩果——一直返回出發地:敘利亞的安提阿。這段經文共提到了7個城市的名字:特庇、路司得、以哥念、安提阿、別加、亞大利、安提阿。這七個城市很像黑暗世界的北斗七星,是世上的光。上帝在西亞點燃了七堆篝火或七盞燈台,即將星火燎原。

「三年使徒行傳」第五十三課:聖誕故事(14:8-20a)

感謝神的話語。今天是聖誕節,我們的證道主題是「聖誕的故事。使徒行傳14:8-20a經文也可以按上述方式排序為交叉結構,相應地,我們今天一起來分享和討論三個話題。第一、人的癱瘓和起來(8-10;19-20a);第二、人的迷信與起來(11-15a,18)。

「三年使徒行傳」第五十二課:你愛我嗎(14:1-7)

感謝神的話語。保羅和巴拿巴「狼狽逃離」了彼西底的安提阿,二人東南飛,依次進入以哥念、路司得和特庇——福音在石頭陣中繼續向全地擴張。我們可以將今天這七節經文放在上述的交叉結構中,因而我們今天要分享的信息也可以相應地分為三個部分。第一、福音要進入的世界,這裡的三座城市可以看成是世界的「三個代表」(1,6-7)。第二、福音要遭遇的仇敵,一方面是猶太人,另一方面是外邦人(2,4-5)。第三、在這樣的世界裡,面對這樣的仇敵,教會的姿態和使命(3)。

「三年使徒行傳」第五十一課:我信永生(13:44-52)

感謝神的話語。今天的證道經文可以明顯地按上述方式放在交叉結構中。第一、聖靈藉著神的道在安息日臨到世人(44,52);這是上帝在基督裡的重新創造。第二、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但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福音在世上一定遭遇攔阻,傳道者面臨逼迫(45,50-51)。第三、但是,神所預定的人將藉著神的道獲得重生和成長;基督最終得勝(46-49)。

「三年使徒行傳」第五十課:我信復活(13:13-43)

感謝神的話語。今天,我們將隨著保羅經過旁非利亞的別加,到彼西底的安提阿去聽道——這是使徒行傳記載的最長也最經典的保羅證道。一方面,這篇講道啟示我們,基督徒所信的到底是什麼,這是一篇絕對的「基要真理課程」。另一方面,保羅證道示範給全教會,牧師或傳道人到底應該怎樣講道,你的生命應該委身在什麼方面。在某種意義上,神使用這篇講章更新並奠定了西方文明的基礎。由於經文較長,我們今天只能採取「概論」的方式加以領受。

「三年使徒行傳」第四十九課:塞浦路斯(13:4-12)

保羅上路了!基督福音開始征服全球,人類歷史掀開了新的一頁。福音第一站在地中海東部的著名「旅遊勝地」塞浦路斯島(居比路島),第一場屬靈戰役是面對「行法術的以呂馬」。將宗教等同於迷信是無神論文化的習性,而用迷信捆綁基督教是魔鬼在保羅傳道之旅構築的第一道防線。這可能又是一篇「扎心」的證道,目的是將福音與迷信區別出來。

「三年使徒行傳」第四十八課:一個女人(12:24-13:3)

感謝神的話語。使徒行傳到了第13章,教會歷史掀開了全新的一頁——聖靈要藉著掃羅和他的同工,將福音送入地極。事實上,從這一刻起,歐洲歷史和整個人類歷史都將掀開全新的一頁。在這之前,聖經進一步帶領我們認識福音的組織前提:教會建構。整個福音工作都是藉著教會完成的,教會是神的發明創造,教會本身就是一場神跡,是創造和救贖的目的。感謝主,我們有幸成為這神跡的一部分。

「三年使徒行傳」第四十七課:假神之死(12:19b-23)

感謝神的話語。在今天主日證道開始之前,我想和大家分享一個話題——傳道人應該怎樣談論希律或政治話題。首先,如果聖經明明涉及「掌權者」以及來自政治的逼迫,刻意迴避又自以為屬靈的人,就是說謊的,而且是以神為說謊的。事實上,這種迴避本身才是一種政治姿態;無論是狡猾膽怯,還是屬靈表演。其次,聖經所記載的政治事件,並不是為政治服務的,而是服務於福音目的——一方面認識人的罪,另一方面,認識基督的救恩。福音沒有敏感話題。

「三年使徒行傳」第四十六課:人間天使(12:6-19a)

感謝神的話語。今天的證道經文雖然較長,但我們可以通過結構分析理清基本脈絡。在這個交叉結構中,首尾呼應的6與18-19a描述的是逼迫和監禁彼得的世界,以及我們應該脫離的世界——這是黑暗的世界,魔鬼和死亡掌權的世界。而7-10和12-17呼應,分別講論神國的事,一方面是天使,一方面是聖徒——神的國度就是由三位一體的上帝、天使天軍與教會組成的。而最中間的一節經文,進一步告訴我們,神的意思,就是拯救我們脫落世界的王及其人民,帶領我們進入神的國。這一點正如歌羅西書1:13所說的,「他救了我們脫離黑暗的權勢,把我們遷到他愛子的國裡」。阿門。

「三年使徒行傳」第四十五課:政治罪惡(12:1-5)

感謝神 的話語。今天我們的證道主題是「政治罪惡」。一方面,我們正視政治的罪惡:當局開始殺人了,當局開始抓人了。教會不是瞎子,我們看見弟兄姐妹在遭受苦害,看見牧者被殺和被監禁。另一方面,我們所說的政治罪惡包括兩個方面:一方面希律在百般苦害教會;另一方面,世界之王藉著苦害不斷將信仰試探為政治,借此改造和消滅基督的教會。聖經是誠實的,沒有用「信主得好處」勾引人入教;相反,希律的屠刀和監獄清清楚楚地出現在教會歷史的開端。另一方面,聖經是有能力的,教導我們怎樣藉著禱告勝過政治的罪惡,即「希律的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