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CSMP課程

出埃及記第三十七課:金牛犢事件(32:01-06)

實際上吃喝玩耍派是教會撕裂的真正原因,任何其他高言大智、更加保守之類的攻擊不過是亞當之裙。這些年來,我們與習國災民、白左牧師、趙家人、北大人、土人、只經派、我們或人家才路德宗、歲月靜好婊,以及所有非政治邪教徒在信仰上的根本對立,一言以蔽之:他們追求的是坐下吃喝起來玩耍的生活;我們順服攻克己身,攻擊世界的異象。啟示很容易就認識他們,就看他們對吃喝與玩耍的極端態度與厚顏無恥即可。所以這場分別遲早是要發生的。感謝主將我們與他們分開了,這就是「信與不信」、「義和不義」的分道揚鑣:「14你們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負一軛。義和不義有什麼相交呢?光明和黑暗有什麼相通呢?15基督和彼列(彼列就是撒但的別名)有什麼相和呢?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有什麼相干呢?16神的殿和偶像有什麼相同呢?因為我們是永生神的殿。就如神曾說,我要在他們中間居住,在他們中間來往。我要作他們的神,他們要作我的子民。17又說,你們務要從他們中間出來,與他們分別,不要沾不潔淨的物,我就收納你們。18我要作你們的父,你們要作我的兒女。這是全能的主說的」(哥林多後書6:14-16)。

出埃及記第三十六課:同工與會眾(31:1-18)

基督教正是向兩個方向敗壞的。一方面,完全迴避對外邦君王的指責:「當夜,迦勒底王伯沙撒被殺」(但以理書5:30);另一方面,完全將聖經彎曲、縮小為克制肉身或攻克己身,但實際上他們說的肉身和己身乃是毫不罪己,專門罪人的。而其中也有大德,無非表演「百萬人天不解其意,唯獨摩訶迦葉,會佛旨意,破顏微笑」。更多十八妖僧,凶神惡煞,見證如豬或豬心不改(以賽亞書65:3-5;申命記14:7-8;馬太福音7:5-6,8:31-32;路加福音15:15,彼得後書2:21-22)。用指頭在別人肉身作王者大凡如是:約翰福音8:1-12。

出埃及記第三十五課:大祭司(28:01-30:38)

我們大致上可以將出埃及記28:1-30:38結構如下:一、聖衣或裝備(28:1-43);二、獻禮或按立(29:1-46);三、供職或服侍(30:1-38)。大致可以這樣說,這三部分信息相當於是穿衣、吃飯(生死)和工作。聖衣是神藉著會眾賜給祭司的禮物,或給僕人披戴的軍裝。獻禮指祭司要將生命獻給神。服侍指向祭司在會幕中的基本事工,包括服侍百姓。出埃及記28-30章,連同教牧書信(提摩太書與提多書)、以弗所書第6章以及福音書相關經文,可以共同構成裝備牧師的教材。另外祭司(出埃及記28-30)與會幕(出埃及記25-27)的關係,可以平行創世紀2:8-17,「8耶和華神在東方的伊甸立了一個園子,把所造的人安置在那裡……15耶和華神將那人安置在伊甸園,使他修理看守。16耶和華神吩咐他說,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吃。17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必定死」的信息在出埃及記28:35(外袍),出埃及記28:43(褲子),出埃及記30:20-21(洗濯)。中國基督徒要記得,中國從來沒有祭司和牧師,只有與權力或人民交易或淫合的文字商人,所謂公知。這是中國的社會結構:君王或暴君、術士或文痞、人民或奴隸。

出埃及記第三十四課:神的家(25:10-27:21)

感謝神搭支帳幕住在我們中間,並使我們真知道祂,漸漸多知道祂。從這兩個方面說,會幕都是預表基督的。一方面,「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的有恩典有真理。我們也見過他的榮光,正是父獨生子的榮光」(約翰福音1:14)。另一方面,「從來沒有人看見神。只有在父懷裡的獨生子將他表明出來」(約翰福音1:18)。耶和華的會幕,首先讓我們憑著眼見可以「看見」神,並從心裡相信神是與自己百姓同在的神。不僅如此,神設立會幕(與以色列人約會的地點),就講聖經中的神在論,與無所不在的異教有神論,完全區別出來了。當然會幕真正預表基督,會幕就是基督事件和教會簡史。

出埃及記第三十三課:復活與會幕(25:1-9)

沒有基督就沒有復活,沒有教會就沒有復活的見證。所以會幕至關重要,因為教會至關重要。因此這也是出埃及記春季課程的期末作業:每個學員繪製會幕結構示意圖,並參考Mabum M.Sarna專著P156-157。這兩個正方形,可以粉筆指向兩大核心真理。第一、外院:人和人子的責任。或只知道基督並祂釘十字架,或人藉著基督的獻祭並跟隨基督捨己,與神和好。這是基督徒的祭壇:行公義,好憐憫,謙卑地與神同行。第二、聖所:耶穌基督兩次降臨,但涉及至少單個方面的神聖作為:救贖、供應與審判。教會同時傳講這兩個正方形的真理。不僅如此,這個長方形指向神的創造,一切都出於神,而我們的神道成肉身,祂的帳幕在人間。所謂「我的國不在這世界上」(我的國不出於這世界),乃是因為這是從天上降臨的會幕;但神的會幕在人間,「願祂的國降臨」。而讓我們特別震驚的不僅僅是聖經啟示的神藉著會幕與以色列同在,而且也讓我們看見,創造萬有的神如何節制自己的「殿宇」。聖所在任何意義上都不是豪宅,「大教堂」和一切該隱大城,只是出於人的狂妄和恐懼。

出埃及記第三十二課:立約的儀式(24:1-18)

注意馬太福音16-18章中,圍繞基督登山顯榮而形成的教會論(交叉結構):17章聚焦登山顯榮及對魔鬼和該撒的勝利(錢財的試探);而16:18是第一次教會論,勝過陰間的門;18:17是第二次教會論,勝過弟兄或內部的紛爭。這三章的教會論也與聖餐真理密切相關。值得強調的是,主流基督教閱讀和解釋福音書特別強調十字架那部分信息,如大衛鮑森所謂「火車進站論」。但聖經每一段都平等重要。因為若只講基督並祂釘十字架,這個「唯獨基督」的高言大智,就會徹底屏蔽教會論。事實上出埃及記用了幾乎15章的篇幅論述會幕,這足以顯示會幕真理的重要性。一方面,會幕自然預表基督;但同時也指向教會。一方面,基督以身體為殿;另一方面,教會就是基督的身體。

出埃及記第三十一課:論應許之地(23:20-33)

可以將這段經文應用到這個主題之中:願你的國降臨。這個主題可分解為五個方面的論題:跟隨基督、棄絕假神、惡貫成蜂、福音興旺、捨生取義。這些問題會在講道台上展開。而在我們進入會幕單元之前,這段經文也是重建基督教的總結,至少幫助我們進一步完成對非政治主流邪教五大經典教義的清算:要愛一切的仇敵、都是一樣的罪人、不論斷其他宗教、順服外邦的君王、把一切都交給神。也會在講道台上展開這些論題。

出埃及記第三十課:耶和華約書(21:1-23:19)

弟兄們,現在是大齋期;我們正在走向受難日。注意「死」這個概念在「約書」中的結構性作用。僅僅在和合本聖經中,「死」這個概念在21:1-23:18中至少出現了30次(包括不許存活,滅絕、殺、害命等同類概念)。一方面是人類犯罪當死,另一方面是神以死罰罪。而這兩方面的事實,最終都指向了基督,前者或死罪指向基督第一次降臨,為我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的;後者或死刑指向基督第二次降臨,繼續犯罪的必遭遇永死的審判。而這也正是2022年春天的人類,這屆人類有禍了:詭異的瘟疫、無端的戰爭、瘋狂的人禍。這是大洪水前的人類。

出埃及記第二十九課:十誡後六誡(20:12-26)

這是講十誡的季節。有一種教會謠言說,普金是「保守主義者」,甚至是神使用的義者。讓我們來讀聖經吧:「4凡犯罪的,就是違背律法。違背律法就是罪。5你們知道主曾顯現,是要除掉人的罪。在他並沒有罪。6凡住在他裡面的,就不犯罪。凡犯罪的,是未曾看見他,也未曾認識他。7小子們哪,不要被人誘惑,行義的才是義人。正如主是義的一樣。8犯罪的是屬魔鬼,因為魔鬼從起初就犯罪。神的兒子顯現出來,為要除滅魔鬼的作為」(約翰一書3:4-8)。普金違背了十誡每條誡命。是的,我們都是罪人。但使徒反覆教導:律法本使人知罪;普金不知罪;主耶穌開始傳道說:天國近了,你們應該悔改;普金不肯悔改。正相反,這個殺人說謊的惡魔要將犯罪進行到底。這也是我要對普金及其背後的大淫婦以及一切保獸主義者要說的話:「先知與王說話的時候,王對他說,誰立你作王的謀士呢?你住口吧。為何找打呢?先知就止住了,又說,你行這事,不聽從我的勸戒,我知道神定意要滅你」(歷代志下25:16)。

特別需要強調的是,公然違背十誡踐踏律法的主體不僅僅是個人,更結構性地表現為暴君、國家、民族、城市等等「政治主體」;因而罪更嚴重地表現為政治和戰爭犯罪。當下之殺人者,誰能超過普金呢?當下自以為神並貪戀別人一切撒謊成性輿論姓趙者,誰能超過貴國和糞坑先生呢?因此,非政治的主流邪教不僅僅是律法主義上的殺人犯,更經常是作假見證並與兇手騙子盜賊行淫的妓女(以賽亞書1,14;以西結書16,22,28,31;那鴻書2-3;馬太福音11:23,路加福音11:51,提多書1:12-13等)。啟示錄中反覆論及「獸的國」(啟示錄16:10);獸國就是踐踏十誡而惡貫滿盈、登峰造極者。獸國之上的權勢就是大淫婦,她殺人流血、淫亂天下有自以為神(啟示錄17-19)。日子到了,律法一點一畫都要成全;神必按律審判大淫婦:「2他的判斷是真實公義的。因他判斷了那用淫行敗壞世界的大淫婦,並且向淫婦討流僕人血的罪,給他們伸冤。3又說,哈利路亞。燒淫婦的煙往上冒,直到永永遠遠」(啟示錄19:2-3)。阿門。

出埃及記第二十八課:十誡前四誡(20:1-11)

十誡使我們謙卑。不僅僅律法使人知罪(羅馬書3:20);十誡也使人知恥。因為聖經不斷顯示我們對真理的無知——我們自以為可以總結、終結、教義十誡去教導人,但每一次返回聖經,站在法版面前,我們都會重新認識自己是何等的渺小,卻何等的狂妄。直到今天,我們對十誡所知的仍然有限;我們需要繼續學習,需要神帶領我們繼續藉著真理的聖靈更新成長。仔細讀詩篇119吧,那是人在神律法面前最誠實的狀態,那是信仰。

按這樣的領受,你會注意路德小要理問答關於第一誡的教導存起來嚴重的偏離,至少是缺陷。「我們應該敬畏、親愛、信靠上帝勝過萬物」。道理對,但沒有經文支持,就不是嚴肅的釋經。首先,「敬畏」這個概念在這節經文中並沒有出現,但可能源於路德本身那場恐懼之旅。其次,用「萬物」取代「別神」實際上離開了這節經文真神棄絕假神的核心信息。最後,路德的教導完全沒有強調信徒對假神的決絕立場。當然小要理問答還存在其他問題,儘管比其他宗派教義相對更接近聖經。這提醒我們兩件事:第一、信經、要義和要理都是試探,務必慎之又慎。人的教導都可能以偏概全,蠓蟲駱駝。第二、我們需要一本新的「初學教程」,因為教導初學者是教會無法迴避的責任。這是初步方案:十誡與主禱文只用原文,不作解釋,牧師自主;洗禮和聖餐將新約相關經文簡要編輯,最多提供參考性的釋經建議。CSMP新版「教程」預計在馬太福音之後完成——因為我們會結合馬太福音進一步學習主禱文、聖餐和洗禮的真理。信經可以放在附錄中僅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