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第二屆CSMP

啟示錄第二十三課:降生在牲口槽(14:1-11)

在龍行天下、兩獸專政、淫婦作王的至暗時代(啟示錄12-13)我們怎樣生活?我們還有希望勝過666大數據暴政的希望嗎?這是基督徒的存在勇氣和天路歷程的兩個基本方面:堅持聚會攻克己身;務要傳道攻擊世界。我們在夜間歌唱,「在你的光中,我們必得見光」(詩篇36:9)。

啟示錄第二十二課:兩獸統治世界(13:1-18)

啟示錄13章是對所有雞湯教或主流相聲界三大實際教義的徹底破碎:1順服掌權者——這裡7次權柄都指向的都是鬼權和獸權;順服畜牲乃魔鬼之子。2只與空氣掌權者爭戰。但龍把權柄賜給了獸並使之在地上真實統治。3迴避政治信息。雞湯教永遠不可能有分辨666的智慧。那麼,666到底是什麼意思?

啟示錄第二十一課:審判龍的傳人(12:1-17)

舊約聖經中與中國龍同平行的概念還有豬。 因為中國龍文化最早可以追溯到紅山文化的玉豬龍(所謂「中華第一龍」)。而這是舊約聖經對豬的雙重定義:第一、分蹄不倒嚼——專門罪人絕不罪己(利未記11:7)並且形成死豬崇拜或傳統崇拜或祖先崇拜(申命記14:8);第二、自以為比別人聖潔清高進一步鞏固了死豬崇拜(以賽亞書65:3-4)因此必然吃人自義(以賽亞書66:17)。豬龍文化的本質必然是真龍天子飛豬在天的帝王文化和聖人偽學。不過若偏執龍在民間宗教圖騰上的爪印,而繞開龍在政治上的結構性存在,這是一種詭詐和巧計,是一種「教會政治」。這種如龍之精明,在可以在倪柝聲=李常受到唐牧師和鄭老師身上一脈相承。至於全能神教,他們對大紅龍的指控沒有全錯(但邏輯上不周延,參見下文);只是她們忘記了,「女基督」不過是,或必然是另一位洪秀全和中國龍。

啟示錄第二十課:耶穌基督作王了(11:15-19)

這是「有史以來」最長的一篇講章,算是我給大家預備的「年夜飯」,為了消滅「年獸」,更為在正月初一立起帳幕,高舉約櫃和基督教改革大旗。這篇講章主要論述了捆綁基督教的三大問題:政治或上帝與凱撒(馬太福音22:21);不可論斷人(馬太福音7:1);十字架神學(哥林多前書2:2)。這篇講章也是對前兩場講道未盡事宜的總結,凡對羅馬書13章及彼得前書第2章的解釋仍存疑慮的弟兄姐妹,請你們先入席。(但願)吃過飯就強壯了。我們當行的路甚遠。

親愛的弟兄姐妹,讓我們感謝神,因我們可以在啟示錄11章「流連忘返」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儘管如此,如今仍然不捨。這一章的內容實在太重要了,我們用三篇長篇大論的講道與之相配,是應當的。但是我們仍然要往前走,行到啟示錄12章——在那裡,我們將看見基督作王與世界眾王之間的政治聖戰,背後乃是神與龍為爭奪「婦人和她的孩子」之間的「屬靈戰爭」。沒有可能順服凱撒了,正如伯利恆的母親沒有可能去順服和尊重希律那樣的君王或屠夫。水越來越深,但路越來越寬。需要的僅僅是良心。「時候將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靈和誠實拜他,因為父要這樣的人拜他」(約翰福音4:23)。

啟示錄第十九課:見證的代價結局(11:7-14)

所以弟兄們,我們要知道,我們如此侍奉和傳道給「主流相聲界」帶來了怎樣的壓力和逼仄;而給自己向人和城市文明,積蓄了怎樣的仇恨和殘忍。當我們被獸逼迫、遭遇患難的時候,「以東人」會有多麼快樂和幸災樂禍。他們搬著板凳在等著。因此我們遭遇這樣的指控或看見恨我們的人彼此成了朋友都不要以為稀奇。「你完全了嗎,你看見自己眼中的梁木了嗎——你為什麼批評習國和人家傳道人……」雞湯如此漫灌,廢掉所有先知、使徒和教會的重擔或「武功」及全部聖經。但是當摩西站在法老面前、拿單站在大衛面前、以利亞站在亞哈面前、以賽亞站在希西家面前、約拿站在尼尼微王面前、保羅站在非斯都面前……他們都完全了嗎?不。但他們不看聖經,他們才自以為神。或者說,他們徹底揚棄了啟示錄11章的兩位見證人的見證。人家根本不講啟示錄!這兩個披著麻衣傳道的僕人,顯然是不完全的;而且他們顯然可以彎曲用彼得前書第二章來控告:一方面,「務要尊敬眾人」;但你們攻擊世界,攻擊所有住在地上的人。另一方面,「尊敬君王」;但你們站在世界之主的面前,並且與獸(世界的王)爭戰。三年半四十二個月一千二百六十天,「主流教會」或七千人是何等厭惡這兩個見證人!!而今天,他們是何等歡喜快樂,翻身解放。但是,我們如何面對彼得前書第二章那些經文呢?

啟示錄第十八課:誰是那兩個見證人(11:1-6)

【特別通知】因疫情的緣故,根據魁北克省政府昨日的緊急通知:所有教會在2021年1月9日-2月6日被迫關閉。這意味著這一個月的講章和視頻只能暫停。算是寒假時間,期間學員可以完成啟示錄的作業。有能力的弟兄姐妹,歡迎在推特上堅相會。2021年2月13日是否恢復聚會,請等候進一步的通知。

啟示錄11:1-14位於啟示錄的中心。這段經文在啟示錄中有「核心意義」,就是聚焦基督和教會,或教會怎樣在末世作基督的見證。這核心信息足以顛覆、改革或重建基督教。在整卷啟示錄中,存在這樣的交叉結構:七間教會(1-3);兩個見證人(11:1-14);新城新婦(20-21)。神建造教會要勝過魔鬼和世界。啟示錄11章與10章的鏈接,在10:11,「天使(原文作他們)對我說,你必指著多民多國多方多王再說預言」——「預言」即11章的「傳道」;「多民多國多方多王」應指向世界之主及外邦人(另參約書亞記12:24)。這段經文的舊約語境,至少可追溯到以西結書40-47,但以理書第7-12章、及撒加利亞書1-4。

啟示錄第十七課:元旦,新教改革(10:1-11)

今天是2021年第一個主日。回想2020年第一個主日的證道主題:全面戰爭。這是2020年簡明扼要的總結。今天的證道主題是「全面反擊」,或以回歸基督和聖經(書卷)為目標的重新出發與新教改革。正如當下人類和美國需要的不僅僅是總統大選,更是向基督和聖經歸回。這個目標不是1月份就結束或能完成的,一切都將從「正月」重新開始。啟示錄10-11章插入在第六號和第七號之間正是出於同樣的目的:在第六號和第七號之間,教會在地上有一場「新教改革」

值得強調的是,「踏海踏地的天使」這個形象貫穿在三個部分之中,我們可以將之指向道成肉身的真理:基督兩次降臨,基督關切這個由海和地組成的世界,沒有第二個世界,沒有外星人,沒有出世的任何空間;只有這個「政治世界」。這涉及創造、救贖和審判。

神的奧秘就是基督和祂的教會,就是藉著基督的復活和復臨,建造教會勝過魔鬼,勝過陰間的門。也可以說,藉著基督,和神所賜給我們對基督的信仰,過得勝的生活,正如七封書信七次強調的。而得勝的對象,就是魔鬼、世界和罪。不要作異教徒,他們的教義與自己的罪無關。也不要作雞湯教徒,他們只是三分之一的基督教——不關切對魔鬼和世界的勝利。或將自己的同流合污與裸奔視為屬靈。

啟示錄第十六課:二億馬軍哪裡來(9:12-21)

六印-六號-六碗這三場浩劫顯然不是同一歷史事件或簡單重複,而是不斷加深的「循環」或螺旋式上升。與此相關,在舊約歷史上,亞蘭、亞述、巴比倫、波斯等外邦人攻擊以色列,有非常相似的畫面,但這不意味著他們是同一事件。而在現實歷史中,法西斯主義、社會帝國主義、社會民主主義對基督教世界的擄掠,同樣遵循這個循環上升的邏輯。蘇聯的冷戰,習國的商戰,非常類似,但絕非簡單重複。但所有類似的戰爭服務於同樣的神聖目的:懲罰以色列和基督教的背道、忘恩和淫亂;但每一場事件的歷史主體並非同一群人和同一個國家。利用外邦馬軍審判人類、並且審判從神的家起首,這基本的審判信息貫穿聖經的始終,從先知書直到十字架的現場。

啟示錄第十五課:糞坑先生及其蝗軍(9:1-11)

第五號聚焦蝗蟲大軍對人類,特別是外邦人,就是不信主的人的攻擊。這是人類歷史的一個基本方面。可以將其追溯到早起的戰爭:「1當暗拉非作示拿王,亞略作以拉撒王,基大老瑪作以攔王,提達作戈印王的時候,2他們都攻打所多瑪王比拉,蛾摩拉王比沙,押瑪王示納,洗扁王善以別,和比拉王。比拉就是瑣珥。3這五王都在西訂谷會合。西訂谷就是鹽海」(創世記14:1-3)。當時亞伯蘭已經在迦南搭支帳篷,建壇祭神;可以說迦南諸王的不信和悖逆,為自己召來了東方的蝗蟲大軍。在舊約中,蝗蟲的審判一方面針對在選民身上作惡而剛硬的埃及人,另一方面也針對以色列——特別是當他們與別神淫亂的時候,「都因那美貌的妓女多有淫行」……

啟示錄第十四課:這世界需要大審判(8:6-13)

啟示錄七號引領的末世審判,以及平行的大洪水和埃及十災,都顯示了三大真理。第一、這世界敗壞了,需要一場或連續加深的審判。所有的人和人心都敗壞了(創世記6:5-12)。第二、審判首先是對基督教的審判。基督教整體上也敗壞了,從以色列到現代教會,貫穿其中的敗壞就是因與偶行淫的緣故,非政治和反政治謊言上升為信仰,而恐怖主義的政教合一隻是非政治惡俗的極端病變或替代而已。換言之,恐怖主義與喪盡天良只是撒但一會的一體兩面。這篇講章不厭其煩引證了大量經文,唯願那香港腳一樣的非政治、反政治的耳聾眼瞎、手枯腿瘸、心臟(污鬼所縛,撒但一會)麻風、熱病死亡(恐懼)諸症,都在耶穌的醫治神跡中漸漸該痊癒了吧。第三、神是以色列的聖者,是垂聽以色列禱告的神,為自己名下的百姓,審判埃及和世界,並借此帶領百姓進入應許之地和新天新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