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雅歌

雅歌第八課:瘟疫終結後的一場婚禮(3:6-11)

【講章摘要1】基督教連連敗退甚至潰不成軍,原因之一是雞湯教的男女人和基督教的女牧者,在帶領一群以敬虔為得利門路的男女男女,同時面對迦南的一切偉人,如耶利哥艾城基遍吉甲摩押非利士人。我反覆重申:CSMP不需要立即起來作勇士,因為都還是嬰孩兒。越演清高、越非政治保守秀,越像被爭戰嚇尿的小孩子。或者說一段時間之內,CSMP對勇士的標準很低:不指望你勇士,你不以「屬靈」的名義棄絕勇士、攪擾教會,就算勇士了……一方面我們面對仇恨要有平常心;但另一方面,教會內部越是面臨希律黨的仇恨,越應該彼此相愛;否則你這攪擾者,不是淫婦嗎,不是叛徒猶大嗎?

【講章摘要2】親愛的弟兄姐妹,在這瘟疫覆蓋的末世,當聖靈藉著雅歌不斷呼喊「錫安的眾女子阿」、「耶路撒冷的眾女子阿」;我們聽見了,而且應該漸漸面紅耳赤。因為這聲音如同呼喊:北京的女子啊,倫敦巴黎羅馬紐約華盛頓的女子啊,蒙特利爾的女子啊——竟無一人是男兒。中南海住的全是女扮男裝的閹人;但「海內外」和仙山洞府網上網下,去哪裡找「耶和華的勇士」呢?

【講章摘要3】聖經一再將教會比作女人,以色列是耶和華的妻子;教會是基督的新婦。但是文藝復興啟蒙運動和靈恩運動以來,蛇說正在彎曲神說。一方面,基督的女人被彎曲為所有人的女人,甚至撒旦的女人;另一方面,教會反過來要在耶穌面前作大丈夫,要利用基督使之作僕牟利取名——他們在耶和華面前個個是英勇的獵戶。所以教會必須改革。一方面,教會只是基督的妻子,這妻子的異象指向順服(特別是只順服神,不順從人)和聖潔。另一方面,教會要在魔鬼、世界和君王面前作大丈夫,不可賣身作他們的女人、妓女和孌童。真女人是在基督面前;大丈夫是在世界面前。

雅歌第七課:你們尋找的,就被尋見(3:1-5)

人起來尋找真理或找到神,這是所有宗教哲學的共通使命。但聖經的道路與異教的道理不同:一、人尋找神(1);這代表人本主義的宗教,肉身成道的宗教,律法主義的宗教等等。他們找不到神,找到的只是自己和偶像。二、誤入歧途(2):找錯了地方,把基督當成了巴力、希律或上流人;基督徒噁心為教皇。三、鬼尋找人(3)。撒旦的差役就是「城中巡邏看守的人」。人找神卻狼入虎口,成了魔鬼的食物。四、人遇見神(4):唯有離開上述三種迷途,人才能遇見神;甚至立即找到神。五、神尋找人。這是尋找真理的總結——在基督復活中,按神的主權或情願,按祂的旨意和時間,找到我們或與我們和好。

雅歌第六課:你們去告訴那個狐狸(2:14-17)

我們的神不是泛愛主義的神,也不是非政治的神——祂要擒拿狐狸而不是泛愛狐狸甚至順服狐狸;而狐狸基本上指向所有「偽掌權者」。狐狸(שׁוּעָל)在這裡用作複數(שֽׁוּעָלִים),且重複兩次。fox, a burrower;jackal;有時候也翻作野狗。如果你願意,可以將burrower想像為窯洞黨人,山頂洞人——從以東人一直到西朝鮮人。שׁוּעָל在舊約出現7次(士師記15:4;尼希米記4:3;詩篇63:10;耶利米哀歌5:18;以西結書13:4)。狐狸或野狗是說謊殺人者,而且是聖殿攻擊者和僭奪者,或者假先知。另外,字根שֹׁעַל指虎口(列王紀上20:10,以賽亞書40:12;以西結書13:19)——所以大衛說自己不願意落在人的手裡;而「人子將要被交在人的手裡」(馬可福音9:31)。為什麼將狐狸指向魔鬼,而將眾狐狸指向魔鬼的差役、特別是外邦人的君王呢?因為這是主說的(路加福音13:31-35)。

雅歌第五課:復活,在活人中找春天(2:8-14)

這裡的話我特別說給川普,和西方的眾王。「13我在叫萬物生活的神面前,並在向本丟彼拉多作過那美好見證的基督耶穌……」(提摩太前書6:13);我們的神是叫萬物生活的神,是教訓和勝並棄絕彼拉多的基督(另參使徒行傳4:27)。大衛數點民數犯了什麼罪?他依賴食物和人的力量超過依賴耶和華。如同看中大國的人口和關稅,超高依靠神的供應與公義。於是西方眾王陷入這樣的二難悖論中:選擇饑荒,還是選擇瘟疫……離開人民幣和「中國病毒」或死人;歸向聖壇,歸向神,春天就來了。「他站在活人死人中間,瘟疫就止住了」(民數記16:48)。但你「為什麼在死人中找活人呢」(路加福音24:5b)?看哪,「25大衛在那裡為耶和華築了一座壇,獻燔祭和平安祭。如此,耶和華垂聽國民所求的,瘟疫在以色列人中就止住了」(撒母耳記下24:5)。阿門。

雅歌第四課:復工與瘟疫之間的救贖(2:4-7)

飢餓與死亡是人類兩大基本絕境,也是魔鬼統治世界的兩條鞭子——飢餓恐懼和死亡恐懼。世人當前的基本困局就是在飢餓(復工)與死亡(瘟疫)之間的艱難選擇。唯有聖餐與復活可以帶領我們出埃及走向自由,就是離開比東和蘭塞的苦工,告別埃及長子的屍骸,穿越紅海。中國獨特的悲劇是,異教在這裡完成了一場對真理的徹底山寨;假基督從紅瘟一直上溯到從故如斯。比如寒食節相當於大齋期,清明節相當於復活節……唯有神的兒子進入世界真實捨命,真實天糧;也真實復活,並在祂的受難中將真愛臨到世人。

雅歌第三課:返回應許之地和樂園(1:12-2:3)

如果沒有基督,沒有下文新郎對百合花的重新定義,教會一定會返回香草美人的異教傳統:顧影自憐,自歎花香。漢語思想裡面住著從自義到自神、從九死到自殺的邪靈。香草美人離騷楚辭,就是中文之雅歌。神州之人生理想,上帝皇帝伯庸大大;龍的傳人必為魔鬼之子——你們便如神知道善惡,要上最高的山,為世上的萬國和萬國的榮華或人類命運共同體。於是殺人卻亂曰控告,於是說謊臻於無我無恥。練功爆料公知何必狗尾續貂;川普正論,中國等於中共,汨羅江即梁家河。我也說滅秦必楚,因為「若撒但自相攻打分爭,他就站立不住,必要滅亡」(馬可福音3:26)。但遺憾的是,今天的雞湯教的雅歌止於雅歌2:1,絕不肯再向前走到雅歌2:2。一方面,他們安於自我修行和互相收授榮耀歲月靜好;另一方面他們遠望荊棘發出殺豬般的嚎叫,並將任何講論荊棘的傳道人告到教區或人民面前。那荊棘不是君王與外邦人以及政治嗎(使徒行傳9:15)。動輒這樣教導不是牧者的責任嗎:北京的以東人楊,蒙特利爾的半吊子黃,還有若干白左牧人如加略人,這些棄婦成淫的人,與我們所信的不是一位神。

雅歌第二課:出埃及,在曠野侍奉神(1:5-11)

雅歌1:5-11首先可以平行結構,這三個部分依次應了葡萄園、牧羊人和新婦;大致可以平行伊甸園、亞當與夏娃。首先是植物的創造:「耶和華神使各樣的樹從地裡長出來,可以悅人的眼目,其上的果子好作食物。園子當中又有生命樹和分別善惡的樹」(創世記2:9)。其次是亞當與動物的關係:「19耶和華神用土所造成的野地各樣走獸和空中各樣飛鳥都帶到那人面前,看他叫什麼。那人怎樣叫各樣的活物,那就是它的名字。20那人便給一切牲畜和空中飛鳥,野地走獸都起了名。只是那人沒有遇見配偶幫助他。」(創世記2:19-20)。最後是耶和華神為亞當造一個幫手,或者說重造夏娃:「耶和華神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個女人,領她到那人跟前」(創世記2:22)。值得強調的是,葡萄酒可以與聖餐的血平行,而羊可以與聖餐的餅平行——這一切似乎在在預備十字架上的獻祭;而從這獻祭之中,女人和教會即將誕生。

雅歌第一課:我們必因基督歡喜快樂(1:2-4)

雅歌1:2-4可以交叉結構如上:首先,首尾呼應的是關於愛情與酒之間的對比;也可以是神先愛我們、而我們再愛神之間的平行。其次是香膏(指向基督及其死而復活的救贖)與王(預表基督升天復臨或最終得勝)之間的平行;其中也有「眾童女」與「我們」之間的呼應——這個「我們」已經超越了單純的男女情愛。中間是「願你吸引我,我們就快跑跟隨你」——這個「呼召」(吸引)與「跟隨」的異象,可以平行約翰福音1:35-39或符類福音中耶穌呼召門徒建立教會等「初戀」或「新婚」的記事:「35再次日,約翰同兩個門徒站在那裡。36他見耶穌行走,就說,看哪,這是神的羔羊。37兩個門徒聽見他的話,就跟從了耶穌。38耶穌轉過身來,看見他們跟著,就問他們說,你們要什麼?他們說,拉比,在哪裡住?(拉比翻出來,就是夫子)39耶穌說,你們來看。他們就去看他在哪裡住,這一天便與他同住,那時約有申正了」。

雅歌導論:春天,相愛在所羅門的廊下(1:1)

親愛的弟兄姐妹,春天來了。春天是生命的季節,也是殉道的季節——必有那春的使者,為愛的緣故,將自己犧牲在冰天雪地之中,為帶領祂所愛的人一起復活。這是真正的愛情,如同在屠城的黑暗歲月中,上帝的兒子進入世界犧牲自己的生命去英雄救美。而真正的愛情,必將穿越一片墓地、監獄或黑暗的三天三夜,才有黎明的婚禮與新歌。只有在與主分離的歲月中仍然仰望主復臨的新娘,但顯然由轉去作淫婦的。千百年來,包括這幾個月來,有多少「教會」和「基督徒」因為狹窄、恐懼和貪愛世界轉去隨從撒但的呢?「回來,回來,書拉密女。你回來,你回來,使我們得觀看你。你們為何要觀看書拉密女,像觀看瑪哈念跳舞的呢」(雅歌6:13)。聲聲喚,長歌當哭。回來回來,歸正回歸,這就是基督教的改革。我們的主活著,此必有教會的燈仍然明亮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