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第三屆CSMP

馬太福音第四課:希律屠嬰及滅亡(2:13-23)

繼續馬太福音第二章,藉著屠嬰暴行,我們進一步認識世界的王希律就是殺人說謊的魔鬼,及結局就是滅亡。根據上個主日的證道視頻,思考並對比這兩個問題:希律屠嬰時神在哪裡,希律屠嬰時人(你)在哪裡。關於希律及其屠嬰大罪,主流教會繞行,這也不奇怪;「那撒但一會的,自稱是猶太人,其實不是猶太人,乃是說謊話的,我要使他們來在你腳前下拜,也使他們知道我是已經愛你了」(啟示錄3:9)。這是兩本參考書為馬太福音2:13-23編造的主題,絕對高言大智:Jesus fulfills prophecy as God』s son;God』s son brought out of Egypt……完沒有希律什麼事,更無關乎「法老屠嬰」。與此同時,主流社會否認其歷史真實性;他們甚至願意歌頌希律是怎樣一位傑出的建築藝術的贊助者,並譏諷馬太的記錄是編造。這更不是什麼新事;「我們知道我們是屬神的,全世界都臥在那惡者手下」(約翰一書5:19)。

馬太福音第三課:東方博士與希律王(2:1-12)

馬太福音或新約開端這個敘事邏輯是清晰而重要的:馬太福音第一章,天國的王,上帝和上帝的兒子;馬太福音第二章,世界的王,希律和習律的兒子。所以主流基督教或這個蠓蟲邪教必須傾覆:「23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將薄荷,茴香,芹菜,獻上十分之一。那律法上更重的事,就是公義,憐憫,信實,反倒不行了。這更重的是你們當行的;那也是不可不行的。24你們這瞎眼領路的,蠓蟲你們就濾出來,駱駝你們倒吞下去」(馬太福音23:23-24)。顯而易見,馬太福音第二章的主題不是東方博士,也不是流亡埃及,而是世界的王,魔鬼希律。

馬太福音第二課:耶穌基督的降生(1:18-25)

我們將重點討論五個論題,這五個論題也形成交叉結構;
聖靈感孕

耶穌

以馬內利

因基督降生,人正在泥土中甦醒,或者被造。「夢中顯現……約瑟醒了」。這是什麼意思呢?有晚上,有早晨,這是頭一日。仔細研究馬太福音1-2章的相關信息,你會看見正好也有6次的晨昏更替(1:20-24,2:2,2:10-12,2:13-14,2:19-20,2:22)。不僅如此,馬太福音中的六天創造,或者重建男人和女人,每一次幾乎都與「不順服世界的王希律」密切相關。在追求連任因此草木皆兵、噩夢頻仍的大希律面前,這樣的見證只能出於信仰的力量:「1當希律王的時候,耶穌生在猶太的伯利恆。有幾個博士從東方來到耶路撒冷,說,2那生下來作猶太人之王的在哪裡?我們在東方看見他的星,特來拜他」(馬太福音2:1-2)。阿門。

馬太福音第一課:主耶穌基督的家譜(1:1-17)

這是耶穌家譜最直接的應用:在至暗年代,我們不喪膽;我們有得救的指望。「再者,你們曉得現今就是該趁早睡醒的時候,因為我們得救,現今比初信的時候更近了」(羅馬書13:11)。耶穌的家譜就是耶穌歸來的旅程,每一代或每一個名字是祂曾經或正在停靠的站點,這是真正的曠野42站。家譜實際上就是人類特別是重壓之下的百姓的呼喊。一方面,這是人在埃及的盼望:「23過了多年,埃及王死了。以色列人因作苦工,就歎息哀求,他們的哀聲達於神。24神聽見他們的哀聲,就記念他與亞伯拉罕,以撒,雅各所立的約。25神看顧以色列人,也知道他們的苦情」(出埃及記2:23-25)。另一方面,這是僕人在監獄或拔摩島上的呼告:「主耶穌啊,我願你來!」(啟示錄20:20b)

出埃及記第四十四課:教會論(39:32-40:38)

弟兄們,我出埃及或移民出中國的目的是什麼?神用我們建立「聖禮型教會」的目的是什麼?不是躺平宗,不是升天堂,而是「當下門徒從那裡回耶路撒冷去」,那時正是雲彩收上去的時候:「他們正看的時候,他就被取上升,有一朵雲彩把他接去」。基督已經升入高天,但教會的使命不是「站著望天」或等候被提,傾聽聖靈;而是「回耶路撒冷去」,「在他們所行的路上」。耶路撒冷就是迦南,就是世界的中心。出埃及,是為了在曠野建立會幕,然後抬著約櫃進迦南。神自己消滅了埃及法老、長子和他們的軍隊,但約書亞必須帶領以色列人自己征服迦南——當然神自己作以色列的元帥,與他們同在。不是所有的含族人你都要交給神。「10我還有末了的話,你們要靠著主,倚賴他的大能大力,作剛強的人。11要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就能抵擋魔鬼的詭計。12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兩爭戰原文都作摔跤)」(以弗所書6:10-12)。阿門。

出埃及記第四十三課:比撒列(35:30-39:31)

在出埃及記即將登頂之際,讓我們總結「基督教重建的三大異象」:第一、用(出於信心的)行為(善工)均衡甚至取代唯獨信心;第二、用會幕或教會取代個人主義心學、生命神學和成功神學;第三、返回世界中心,棄絕非政治靈修、出世等邪術——會幕才是世界中心,因為神搭支帳幕住在我們中間。不僅如此,在約翰福音第五章中,主耶穌在醫治了那位躺平三十八年的猶太人之後,接近著有一篇長篇講道,所論都在做事、作工和行為,以及基督復臨將依照行為審判個人,並責備「只經派」。所以我們應該將約翰福音第五章與出埃及記35-39章平行,並一同成為重建基督教、返回行為見證過的真理根基。因為唯獨信心、傾聽聖靈、非政治、我們只查考聖經的主流邪教,其根本罪責與「心學」是什麼呢?主耶穌一言以蔽之:「但我知道你們心裡,沒有神的愛」(約翰福音5:42)。阿門。阿門。

出埃及記第四十二課:信心與行為(35:1-29)

重申會幕的真理或重建會幕,可以平行新約的重生以及新造的人。神是在基督的教會中重造新人,並唯有在教會中可以建造人的勝利。而這一點正是主耶穌關於教會真理的基本教導:「17耶穌對他說,西門巴約拿,你是有福的。因為這不是屬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18我還告訴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陰間的權柄,不能勝過他。(權柄原文作門)19我要把天國的鑰匙給你。凡你在地上所捆綁的,在天上也要捆綁。凡你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釋放」。按出埃及記35章,人在教會中的勝利包括三個基本方面:第一、勝過魔鬼的試探(第一試探是食物或錢財)或陰間的權勢。第二、勝過人心的試探。第三、勝過他人的試探。按這樣的領受,出埃及記35章可以相應地分成三個部分。

出埃及記第四十一課:重建以色列(34:1-35)

在教導悔改真理的基礎之上(33),神開始重建以色列和會幕,所謂「重建基督教」。先是真理上的重建(34);然後是以安息日為基礎(35:1-3),對會幕的重建(35:4-39:43)。悔改不是最終目的,悔改是為了重建個人的生命,並在此基礎之上重建會幕或教會。這也意味著,以個人生命體驗為結構性目標的基督教,並非真正的基督教;而主流基督教不過是以基督之名裝神弄鬼、迴避世界、凌駕於教會之上的一群巫婆神漢。至於聽靈派,最終不僅必然蔑視清楚的神說,而且一定棄絕教會和講道台——「我就是教會」,「我就是基督」。但是出埃及記34-40章,首先讓我們看見以聖道為根基的基督教重建;日後讓我們回歸以會幕為中心的基督教重建。主耶穌是指著這樣的教會說:陰間的門不能勝過她。在某種意義上,主流基督教本身就可能是陰間之門。

出埃及記第四十課:後牛時代的人(33:1-23)

歷史正在進入後牛時代。金牛犢風暴或一場浩劫結束了,這個曾經深陷邪教動亂中的民族,還有未來嗎?如何避免避免重蹈瘋牛病與扯犢子,神將如何對待或重建這些大力的公牛,這是出埃及記33章與32章的邏輯關係,也是33章要處理的核心問題。一方面,靠著神的憐憫,他們將進入應許之地。但另一方面,這些金牛犢邪教徒必須悔改。出埃及記33章至少向我們啟示了後牛時代神對以色列人的三重旨意。第一、悔改(1-6)。以色列人必須認罪悔改。以色列要在兩個兩個方面證明自己開始悔改,攻擊世界或政治勇敢(1-3);攻克己身(4-6)。第二、教會(7-11)。神藉著會幕或教會以及僕人摩西,教訓百姓學習敬畏神和聖職(7-11);神在教會時代忍耐並呼喊人類歸正。第三、審判(12-23)。神會恩待像摩西這樣有缺陷的忠僕,但不會按人的泛愛之心對待剛硬到底的罪人。當然,這三方面的信息可以平行基督論的三個基本方面:道成肉身(十字架)、以馬內利(聖靈-教會)與基督復臨(末世審判)。

出埃及記第三十九課:審判以色列(32:21-35)

出埃及記32:21-35可以平行創世記3:8-19。其中亞倫相當於亞當,人犯罪,神首先問責領袖。然後神問責夏娃,這可以平行以色列會眾。而最後審判針對蛇,可以針對攪擾摩西的那個「火熱之靈」。正因為泛愛而取消審判,基督教就成了今日的光景;這是魔鬼所願的,不是神允許的。是神不允許的。不僅如此,以色列在這裡被審判,讓整個人類思想自己的結局並且悔改:「17因為時候到了,審判要從神的家起首。若是先從我們起首,那不信從神福音的人,將有何等的結局呢?18若是義人僅僅得救,那不虔敬和犯罪的人,將有何地可站呢」(彼得前書4:17-18)。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