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第三屆CSMP

出埃及記第十八課:以色列過紅海2(14:15-31)

紅海事件不是孤立的政治要聞,而是在66卷書中的一個基本架構。首先,「這夜是耶和華的夜」,注意出埃及記12與14章在「這一夜」中如何平行了基督的兩次降臨。其次,出埃及記14章可以與創世記1,6-8章平行,水上創造與洪水審判,再度平行基督兩次降臨。再次,參考啟示錄1-2章中的雲與杖,以及啟示錄16-22中的眾水(眾民)與海;可以知道紅海審判是一種末世審判。最後,重讀馬可福音第5章格拉森豬群墜入海中的神跡,以及主耶穌水變酒、平靜風和海、水面行走等神跡——基督從始至終都是一樣的。那些所謂「我們只查考聖經但不盲從」的非政治小妖,「從」是自誇,「盲」是事實。
「埃及人追趕他們……都跟著下到海中」。偉大鬥爭也算視死如歸,只是不知死,為了作惡,害人,殺戮:百萬雄師「追趕他們」,「都跟著」以色列。若無害人之心,怎能滅亡呢。「追趕」顯示一種深刻的依賴或嫉妒,埃及人沒有自己的正經事業,「超英趕美」、「東昇西降」就是他們的信仰。追趕者存在的意義建立在被追趕者存在的基礎之上;所以一切追趕者是世界上最蠢最可憐的「他人之奴」;何況追趕義人,必然滅亡。

出埃及記第十七課:以色列過紅海1(14:1-14)

這是聖誕證道。「你吩咐以色列人轉回」,正是「基督教重建」的本質。這個「你」是摩西,是傳道人。而摩西自己正是從葦海裡被拉上來的(出埃及記2:3-10),他有生命的經歷帶領以色列人安營在紅海,穿越「絕地」。「轉回」就是「重建」,但「你」會聽到一切主流來襲:「我們已經分別為聖豈可再回到噁心的法老埃及人面前」;「要順服法老愛仇敵為仇敵禱告」;「你為什麼總是糾纏法老或政治」;「我們應該在以倘專心建立聖禮型教會只查考聖經」;「我們不要站在外邦人和君王面前而只是砍伐以色列人特別是無知的婦人」(三分之一的基督教);「不應該總是批評巴力哈希錄或別的宗教宗派」……主流引發紅海前第一場撕裂,將製造二百五叛亂,最終一代人滅亡。

出埃及記第十六課:以色列啟程了(13:17-22)

這段證道經文可以交叉結構:繞行且神帶領以色列人繞行(17-18),繞行或神具體怎樣帶領以色列人繞行(20-22);同行,而且是約瑟的骸骨與摩西同行(19)。出埃及記13 :17-22還可以這樣交叉結構:17-18與20-22,神的愛,及祂怎樣愛我們。而19節是教會的彼此相愛——摩西對約瑟的愛是真愛,因為骸骨無言;何況是430年前的骸骨。有拉比這樣解釋出埃及記13 :19,當所有以色列人正在擼起袖子擄掠埃及財務的時候,摩西卻在揮汗如雨地挖掘約瑟的骸骨。信守誓言,這是信德。當然,我們愛(19),乃是因為神先愛了我們(17-18,20 :22)。出埃及記13 :17-22的交叉結構也可以相應地平行兩個主題:攻擊世界(雖是緩期執行,17-18,20-22);攻克己身(19)。

出埃及記第十五課:重建長子名分(13:1-16)

神的兒子首先就是管理(治理+管理;修理+看守)世界的君王(創世記1:26-28,2:15);或者說,神的兒女就是在上掌權的,或者在上掌權者的使者:「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賜他們權柄,作神的兒女」(約翰福音)。換言之,作神的兒女首先就是返回「政治中心」,因為我們本來就是世界中心,伊甸園本來就是宇宙中心,教會本來就是創造和啟示的中心(以弗所書1:17-21);唯有我們是神的長子和兒女。基督教不是洞中東躲西藏的老鼠或邊緣人與按摩女;因為長子本與權柄同義。但是神的兒子作王與埃及長子作王不同,他們相信力量是上帝,但我們相信上帝是力量。與此相關,神的兒子就是傳講和信守上帝誡命的人(創世記2:16-17;3:11,17),或就是按神的真理管理世界的人。因此,起初的亞當被稱為神的兒子(路加福音3:18);因此,末後的亞當祂來作王:「那生下來作猶太人之王的在哪裡?我們在東方看見他的星,特來拜他」(馬太福音2:2);「拿但業說,拉比,你是神的兒子,你是以色列的王」(約翰福音1:49)。而且基督要藉著真理、並僅僅以真理作王,特為真理作見證(約翰福音18:36-40)。不僅如此,利未人代替以色列的長子,利未人是祭司——這祭司就是跟從基督,為真理作見證的君王:「5並那誠實作見證的,從死裡首先復活,為世上君王元首的耶穌基督。有恩惠平安歸與你們。他愛我們,用自己的血使我們脫離罪惡。(脫離有古卷作洗去)6又使我們成為國民(原文就是國王),作他父神的祭司。但願榮耀權能歸給他,直到永永遠遠。阿們」(啟示錄1:5-6)。所以主又說:「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我所作的事,信我的人也要作。並且要作比這更大的事。因為我往父那裡去」(約翰福音14:12)。那人,你往裡去?!

出埃及記第十四課:以色列出埃及(12:29-51)

感謝神的話語。擊殺埃及長子!你在基督教的信經和教義中,你在非政治的雞湯教中,找不到這些如此重要的(政治)信息。但這夜是耶和華的夜,這是神的作為。正如你在非政治主流邪教中找不到法老溺嬰希律屠嬰這些政治信息一樣,但基督必然回來審判。我們還可以將今天的證道經文分成兩大部分:埃及人或擊殺-掠奪埃及人(29-36);以色列或拯救以色列(37-51)。值得強調的是,如果沒有擊殺和擄掠埃及人,或者說沒有如此結構性的「政治背景」,救恩和重生只能是肉身成道的異教思想。最後兩部分內容放在這樣兩個主題之下:無酵節(37-42)與逾越節(43-51)。這是離開埃及的新人類:無酵之民和逾越之民或割禮之民。所謂聖徒,就是對狂妄(自神)和肉身(自畜)的雙重節制(道成肉身對肉身成道的棄絕、救贖與審判)。「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哥林多後書5:17)。阿門。

出埃及記第十三課:逾越節無酵節(12:1-28)

弟兄姐妹,讓我們為逾越節和無酵節感謝讚美神,他們是耶和華的節日,他們才是耶和華的節日。神藉著這兩大節日開天闢地,重新造人;唯有經歷這兩大節日,才可能有新造的人,才可能有聖會和聖徒。一方面,逾越節讓我們經歷或認識基督的救贖與審判,或道成肉身(第一次來)與基督復臨。另一方面,無酵節讓我們經歷基督裡的重生,就是藉著聖道和聖禮持續離開埃及及其假神,並始終記得自己不是神,一直作完全人去侍奉主。中國有諸多節日,但從無耶和華的節日,只有鬼的節(年、清明)和罪人節。而西方世界,到了現代社會,紛紛遠離逾越節和無酵節,人們不再去主流教會,只在海灘玩耍。這樣的人類正在積蓄憤怒,等候又一輪埃及長子一同滅絕。所以摩西不僅站在法老面前,更站在以色列人的面前。願更多摩西呼喊神的百姓重建基督教:「至於以色列人,他說,我整天伸手招呼那悖逆頂嘴的百姓」(羅馬書10:21);「我整天伸手招呼那悖逆的百姓,他們隨自己的意念行不善之道」(以賽亞書65:2)。求主憐憫。阿門。

出埃及記第十二課:埃及的十災(7:8-11:10)

這場災難是全國性的,如同大饑荒:「凡在埃及地,從坐寶座的法老直到磨子後的婢女所有的長子,以及一切頭生的牲畜,都必死」;「埃及遍地必有大哀號」。但神將以色列分別為聖:「至於以色列中,無論是人是牲畜,連狗也不敢向他們搖舌,好叫你們知道耶和華是將埃及人和以色列人分別出來」。雞湯教的敗類啊,你們說「都是一樣的罪人」,你們到底是什麼意思?這是摩西最後在法老面前的見證:「於是,摩西氣忿忿地離開法老,出去了」。瞎眼的雞湯教啊,你說摩西順服了法老到底是什麼意思?躺平的主流啊,你們要控告摩西有血氣(בָּחֳרִי־אָֽף,in a great anger)嗎?屬靈表演藝術家們,你們憑什麼說神不是降災的神呢?這最後的審判,不正是因為「耶和華使法老的心剛硬」嗎?

出埃及記第十一課:利未人的家譜(6:2-7:7)

這段經文可以清楚地歸入一個單元,並簡單交叉結構如下:審判與救贖(6:2-9,7:1-7);要對法老說(10-13,26-30);祭司的家譜(14-25)。「我是耶和華/我名耶和華」這個概念在這段經文中的7次出現;對埃及王老說/到法老面前也出現了7次。神要將自己的百姓「領出來」,並「領進去」;這個概念也出現了7次。何為天路或者何為基督教,以及何為救恩真理?一方面,就我們與世界的關係而言,就是你要對法老說。另一方面,就我們與我們的關係而言,就是要建立教會。唯有站在法老面前,才可能將百姓領出來。唯有建立教會,才可能將百姓帶進去。沒有其他道路,沒有別的基督教。而就教會真理,根基在祭司或聖職。這就是這份祭司家譜與上下文之間的邏輯關係。不僅如此,帶出來和領進去不是一代人或摩西亞倫兩個人能完成的,這需要數人的工作。耶和華的軍隊主要是祭司,或祭司首先是耶和華的軍隊。

出埃及記第十課:什麼是流氓國家(5:1-6:1)

實際上每一位真正的牧者,都會經歷加拉太定律和哥林多現象;而一般而言,你和某些會眾——特別是那些自以為自己是什麼的同工——蜜月將結束在政治逼迫的日子。偽善的可以「相忘於江湖」;醜惡的則聚眾控告和攻打牧師。他們不會將恐懼和憤怒轉向逼迫者、當局、國安、警察,只是一味歸咎於傳道人「講政治」(對法老說),並祭起所有純正、傳統、正統、屬靈、人家都等等吃人的含族手段。在法老面前裝孫子,在牧師面前耍大刀者,都是耍流氓。也有女流氓。傳福音遭逼來自兩方面,埃及人和以色列人。而「逼迫內卷化」是魔鬼真正要達到的目的。但內部攪擾會使年輕的牧者傷心失語。建議你們祈求神。神回答了摩西。

出埃及記第九課:神為什麼要殺摩西(4:18-31)

出埃及記4:18-31可以交叉結構:18-20與27-31首尾呼應,可以視為相關的兩個主題:摩西在或離開米甸與摩西在或返回埃及。與之平行的信息是,摩西在米甸與家人和神的關係(18-20),摩西在埃及與以色列和家人的關係(27-31)。中間兩段經文分別是神與法老的關係,神要殺法老的長子,這預言最終應驗(21-23);神與摩西的關係,神要殺摩西,結局是摩西得以倖免(24-26)。這「雙殺」悲劇顯示這一真理:「主耶和華阿,你若究察罪孽,誰能站得住呢」(詩篇130:3)。與此相關,這兩段經文也涉及教會歷史上聚訟不已的兩大假難題。第一、神為什麼叫法老的心剛硬。與此相關,和合本的旁注「任憑」有意義麼?這些經文支持雙重預定論嗎?第二、神為什麼要殺摩西,某些傳統是否沒有難題創造難題也要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