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釋經難題

希律國中的聖誕——2019年,回歸真正的聖誕節

【希律國中的聖誕-跋2】「到了一座城,名叫拿撒勒,就住在那裡。這是要應驗先知所說,他將稱為拿撒勒人的話了」(太2:23)。基督教原初叫拿撒勒教。我們都是拿撒勒人:1被暴君、主流和人家才路德宗藐視為漁夫;2撒種在聖勞倫斯河谷,吐谷渾高地,喜馬拉雅山麓。CSMP的弟兄姐妹們,2019年,聖誕更快樂!

問答與回應:釋經難題,婦人,我與你有什麼相干

庇耳拉海萊:看過先生對約翰福音19:26的解釋:「婦人,看你的兒子」,這是證明耶穌是完全的神,而神就是愛。這非常有幫助。但是即使按同樣的道理,仍然不能完全解決我對約翰福音2:4的困惑:「婦人,我與你有什麼相干。我的時候還沒有到」——耶穌對他母親的反應仍然不合情理,不合邏輯。我找了很多中外名牧的解釋,也查看一些參考書,中文英文的都有。但沒有誰讓我滿意,有些解釋甚至讓我更加糊塗。望先生救我,不勝區區嚮往之至。謝謝!

釋經難題:因為愛情如死之堅強(箴24:3-5)

認識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箴言書1:1-7,9:10)。我們也可以這樣說,認識耶和華只是智慧的開端;接下來,人應該生活在智慧所創造的房屋之中,並在 新房中長大。這就是箴言書24:3-5所討論的。箴言書24:3告訴我們智慧建造房屋或新房;4節告訴我們因知識房屋裡面充滿最好的財物;5節則告訴我們,房屋裡面的人,或新人的出生與成長。不僅如此,這三節經文的結構不是平行關係(linear Parallelism,ABC//ABC)或交叉關係(chiasm,ABC//CBA),而是第三種修辭方法,我稱之為轉承:ABC// A』B』C』 //AA』D。

一道難題:「一次得救永遠得救」與教義問題

各位弟兄姐妹平安。首先為最近「不寐之夜」裡面真理問題的討論感謝神。這些討論中最熱鬧的問題是「一次得救永遠得救」(嗎);以及,「基督徒吃血」和「女牧者」兩者之間的邏輯張力問題。無論如何,我們都看見,越來越理性和充滿愛心的真理追問與見證,是蒙神喜悅的。我自己從諸位的討論中受益良多。這些問題非常重要,需要求神憐憫和幫助我們,盡快澄清。我們也只是在常識層面討論問題,遠離「我們神學大師說的『一次』、『永遠』和『得救』,都不是你們(正常)人說的意思」那種自己也不知道什麼意思的玄學。

釋經難題:林獻羔牧師的樂園在地心裡嗎?

這周收到了幾封來信和留言,是問同一個問題的:林獻羔牧師在他的著作《火湖》中,談到的關於「樂園」和「陰間」等問題,並作出了一些很有趣的解釋。來信的弟兄姐妹想追問的是,這些解釋有讓他們蒙造就的地方,也有讓他們感到很困惑的地方。由於上周有兩場講道,我一直沒有時間回復,也沒有時間詳細研讀。今天剛剛從教會回來,詳細看了這些問題,覺得很有必要馬上回信。因此也要推遲兩天編發10月3日的主日證道,並推遲刊發啟示錄第一課的講章;我先將自己對這些問題的回答寫出來。

釋經難題:直面恐龍的挑戰

最近有讀者和學員都問到恐龍的問題。據說如果聖經沒有提到過恐龍,或者如果聖經不能符合進化論所編造的恐龍神話,就可以反證聖經的錯誤。不過我們能知道的反面教材很多——比如聖經沒有提到過電子計算機,這既不能證明聖經是假的,也不能證明計算機是假的。但是基督徒不應該迴避這類貌似尖酸得意的問題,因為實在說來,這類問題根本就不是什麼難題。也許正相反,恐龍恰恰提示我們,聖經作為神的話語,是唯一可信的,不能被顛覆的。我在任何場合都堅守「聖經絕對正確,一句也沒有錯」這樣的原則;若我因此讓人反感,我就把榮耀和讚美歸給神。

釋經難題:耶弗他和他的女兒(士11:30-40)

士師記第11章中,士師耶弗他最後是否將其女兒獻為燔祭(士師記11:30-40),一直被視為一個古老的難題(Old Crux)。這段信息也許和馬太福音2:16-18的屠嬰悲劇同樣充滿挑戰:神在生命悲劇中的緘默構成護教神學必須加以應對和再解釋的「基本歷史事實」。然而,除了聖經本身的啟示,或者說,離開「以經解經」,任何使用聖經以外資料和邏輯進行的指控和辯護,都難免逃離人的自以為是與文化的捉襟見肘。我曾經借耶利米書和福音書中的「亞利馬太城的約瑟」解釋了馬太福音2章中拉瑪的哀哭(參見博客中復活節的相關證道);但同時,我們只能以約伯的敬畏之心來仰望神的超越和奧秘,並藉著十字架上的基督去見證和盼望一切悲劇的解決。

釋經難題:好撒瑪利亞人的故事(路10:29-37)

在耶穌的眾多比喻中,好撒瑪利亞人的故事是常被誤解、甚至作相反解釋的信息之一。這次在國內,我再一次感受到這樣彎曲真理的力量。好撒瑪利亞人的故事代表了聖經真理的那種深刻性,讓一切的人間智慧徹底地歎為觀止——我們只能說,這真是神的智慧了。但是,由於人本主義的根深蒂固,將這個「比喻」詮釋為道德主義的典範,就成為教會的巨大試探。有兩方面的勢力強化了這種趨勢:東方的道德倫理和北美的「好撒瑪利亞人法」。結局只能是:把聖經真理扁平為「像所有宗教一樣教人行善」那種人云亦云。聖經有善,但神的善高於人的善;更重要的是,聖經的啟示中心是基督裡的救贖,而不是人的道德完善。

釋經難題:穿越「撒瑪利亞的五旬節」(徒8:14-17)

使徒行傳8:14-17節一直是一個釋經難題。特別由於「靈恩運動」,「撒瑪利亞的五旬節」更成為聚訟焦點。「使徒在耶路撒冷,聽見撒瑪利亞人領受了神的道,就打發彼得約翰往他們那裡去。兩個人到了,就為他們禱告,要叫他們受聖靈。因為聖靈還沒有降在他們一個人身上。他們只奉主耶穌的名受了洗。於是使徒按手在他們頭上,他們就受了聖靈」。主要問題是:撒瑪利亞人既然「奉主耶穌的名受了洗」,為什麼沒有同時領受聖靈;相關的問題是:腓利的權柄被質疑,而靈恩運動的極端方面更把這段信息列為「重洗」(或the second blessing)的證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