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雅各書

雅各書第十四課:教會的全面改革(5:12-20)

雅各書5:12-20節不僅是雅各書的終結,更是我們2019年聖經學習的神學總結。她從三個方面徹底否定了基督教主流——無論白左還是華人——包括改革宗、倪柝聲和靈恩派;因此,基督教需要回歸聖經、光復教會的徹底改革。改革宗的核心教義之一「一次永遠」被徹底否定了;否定聖職的倪柝聲派被徹底否定了(長老);追求肉體醫治神跡的靈恩派被徹底否定了。這三重主流思潮,背後就是異教的靈;就是蛇藉著罪人特別是無知婦人和男女人之貪慾對教會的捆綁。罪人的貪婪主要表現為貪財與貪生。所謂貪生(中國哲學的重生主義,不要復活永生,只要長生不老),集中表現為改革宗的雙重預定和永蒙保守教義、倪柝聲的修身養性煉丹練身用石頭砍自己等墓穴幻像,以及靈恩派的身懷絕技裝神弄鬼與肉體醫治及情慾鋪張合夥裝假。求神幫助我們,以經解經將雅各書5:12-2-立為基督教新改革的基石。

雅各書第十三課:你要忍耐直到主來(5:7-11)

你信或真的相信基督復臨嗎?當今時代像初代一樣,越來越多的人質疑基督復臨的信實。彼得後書第三章的苦口婆心仍然無法說服他們,似乎也無法說服我們自己。保羅華許們咬牙切齒,大衛鮑森們語重心長,實際上這一切的基要主義姿態對基督教的崩潰無濟於事。我們當然對基督復臨堅信不疑;但是,「延遲」不是出在末世的徵兆和基督的應許上。問題出於我們自己,出於教會對真理的聖靈的抗拒,出於教會與世界的淫亂。幸福著的基督教整體上並不呼喊「主啊我願你來」,這種末世論的呼喊香港人比基督徒更強烈而真實。我們必須明白,基督復臨的一個基本歷史前提是:「這天國的福音,要傳遍天下,對萬民作見證,然後末期才來到」(馬太福音24:14)。基督復臨的「無限推遲」,只有一個原因,教會所傳的福音根本就不是福音,那些已經到達地極的福音只是以掃的雞湯和猶大的強吻。

雅各書第十二課:那關切政治的上帝(5:1-6)

「光照在黑暗裡,黑暗卻不接受光」(約翰福音1:5)。神就是光,照耀這個世界的一切黑暗。再次感謝神賜給我們雅各書,並藉著雅各書見證基督。長期以來,雞湯教所偽造的上帝不是上帝,雅各書5:1-6讓我們在基督裡看見一個真實的上帝:祂道成肉身,祂關切世界善惡貧富殺人越貨;祂復活了,他垂聽冤聲,審判世界的不公不義和官紅富二代的喪盡天良;祂將復臨,他正在復臨,在末世審判仇敵,並將自己的百姓帶進新天新地,直到永遠。這是真正的福音,這是我們真正的福音。一方面,我們都是工人或港人,遭遇逼迫和殺害;另一方面,神關切這一切,必為僕人和百姓報仇伸冤,並將一切殉道者帶入永生。特別是在雅各書5:1-6節,我們看見審判流氓當局(1,6)、棄絕蛇的幸福或善惡標準(2-3,5;系獄的保羅約翰才在幸福和善中),並且為民伸冤的上帝(4)。唯有聖經啟示的上帝是上帝,唯有聖經見證的真理是福音。

雅各書第十一課:這樣誇口是惡的(4:13-17)

專注今生物質享受並炫耀出世智慧的異教邪靈,都是神所憎惡的。我們知道異教藉著對塵世今生以及肉身的厭惡或看破紅塵,用魔鬼的智慧要把靈魂帶進世外桃源,或者修道院,或者仙山洞府,寺廟方寸,不一而足。但是,聖經完全棄絕這一切。正因為我們生命短暫,因此我們更應該使用我們的生命在人間發光行善;而行道乃是進入永生的必經之路。換言之,我們怎樣生活決定這我們是否進入永生。因此基督徒與異教徒完全不同:表面上我們的都看透生死,都對世界有著某種否定性的決定;但是,異教徒跟隨賈寶玉揚長而去;而基督徒被吩咐進入世界,見證基督,傳講福音,秉公行義。我們也不認為錢財都是糞土,因為十分之一是屬於神的;人也要靠自己養生。因只是神創造我們,讓我們有祂的形象和樣式。

雅各書第十課:誰論斷誰,什麼論斷(4:11-12)

雅各書三次論及鬼魔,讓我們認識雞湯教淪為淫婦的三大原因:第一、在與神的關係上:把一切都交給神(2;19-20);第二、在與魔鬼的關係上;教會順服偽掌權者(4:7);第三、在與人的關係上:牧師不可論斷人(3:14-15)。它們彎曲甚至顛覆聖經,藉著這三道陰間之門,徹底解除了基督教的全副武裝,進一步把基督教淪為異教淫婦,而且借此分享了自相矛盾而說謊成性的魔鬼品質。他們一邊攻擊別人在論斷,一邊用更「屬靈」的方式論斷他們攻擊的人,特別是牧師。其中第三點流毒最深影響至遠;幾乎每一個所謂的基督徒都沾染這種毒癮,如今久病成瘋。因此今天的證道經文雖然短,卻涉及「禁止論斷」這個嚴重的豬瘟鼠疫。它們真的很強大,至少表面上如此,所以求神加倍地幫助我們,使我們能夠依靠聖靈進入一切的真理,回歸正意,重整河山。

雅各書第九課:基督徒務要抵擋魔鬼(4:5-10)

雞湯教的詭詐之處是:世上本無鬼,明鏡亦非台……他們將魔鬼定義為心魔,於是消滅了任何戰爭。當然。抵擋魔鬼首先是一場屬靈的戰爭;但屬靈的戰爭絕不意味著這僅僅是一場心靈內戰。聖經從來沒有說魔鬼總是在你們心裡,儘管有時候撒旦會進入我們的心;而我們的的確確要看守我們的心。然而撒但是外在的客觀存在,而魔鬼的兒子、毒蛇的種類、撒但的差役、盜賊、披著羊皮的狼等等,更是如此(約翰福音8:44,10:10;哥林多後書12:7,馬太福音3:7,7:15,12:34,16:23;使徒行傳13:10,20:19等)。因此抵抗鬼畜絕對不是大戰空氣的表演或躲藏,而是現實的、真實的、具體的神學戰爭。一方面,魔鬼及其差役就是那些說謊殺人的淫婦,他們不是空氣;另一方面,在極端的情況之下,抵抗武器可能超越「聖靈的寶劍」——儘管主要是聖靈的寶劍——而被迫成為政治抵抗甚至軍事自衛。

雅各書第八課:你們這些淫亂的人哪(4:1-4)

淫婦是不能聽義道的,淫婦與義道不共戴天,淫婦是敵基督之母。大淫婦和眾淫婦要殺我以「殉情」。而這就是淫婦的幾個基本特點:第一、淫慾。首先是私慾:自私與自負充分而過剩,卻從未得到福音的馴化。淫婦是不能被真理說服的,她之服從私慾。其次是百體的私慾:所有的生命和信仰都是為了滿足肉慾,而且情慾極其發達;不能滿足或受挫之後一定爆炸。最後是貪戀:非分之想,假貴族一定冒稱真貴族,靜好婊一定演天使,暴君一定演基督。第二、殺害。最毒莫過淫婦心,淫婦總是極其殘忍和冷血。第三、無恥。無論不求還是妄求,他們從不求赦罪和永生,只是貪求宴樂和消費。淫婦是神的仇敵,這也意味著神與之為敵。「落在永生神的手裡真是可怕的」(希伯來書10:31)。淫婦必將一無所有,萬念俱灰:「地上的君王,素來與她行淫一同奢華的,看見燒她的煙,就必為她哭泣哀號」(啟示錄18:9);「17一時之間,這麼大的富厚就歸於無有了。凡船主,和坐船往各處去的,並眾水手,連所有靠海為業的,都遠遠地站著,18看見燒她的煙,就喊著說,有何城能比這大城呢」(啟示錄18:17-18);「哈利路亞。燒淫婦的煙往上冒,直到永永遠遠」(啟示錄19:3)。

雅各書第七課:教會勝過陰間的門(3:13-18)

1什麼是唯獨聖經?這教義是好的,本是為了將聖經定義為一切真理的唯一標準。但是,雞湯教甚至路德宗以及諸多半吊子,正在用之編織無花果樹的裙子,並且要穿著這條裙子作王:我們只研究聖經(「茴」字有幾種寫法),不關心公義。神是活人的神,不是這些死人的神。
2魔鬼已經是世界的王,因此教會的一切反擊本就是被動的。你不能說魔鬼不欺負我們,我們就不需要主動反擊。根本就不存在你說的這種情況——魔鬼已經作王,而且每天都在說謊殺人和逼迫教會抵擋真道。四王五王和所多瑪王,就是亞伯拉罕的現實處境,和被稱義的歷史背景。奉勸那些半吊子不要再侮辱聖禮型教會。

雅各書第六課:神說勝過蛇說與人說(3:1-12)

長期以來,雞湯教對雅各書3:1-12作了致命的顛覆:用之攻擊傳道人,從而建立了一個割喉禁言的死人教。正如先知所預言的:「他看守的人是瞎眼的,都沒有知識,都是啞吧狗,不能叫喚。但知作夢,躺臥,貪睡」(以賽亞書56:10)。比如大衛鮑森在「教師與舌頭」的講論中,藉著雅各書彎起舌頭攻打牧師和教師,諂媚會眾和人民。這種偽善和敗壞,是雞湯教的一個普遍現象。50分鐘講道,「審判教師」、「教師的舌頭」和「我必須警醒,不是你們」秀,佔據了一半時間;另一半時間,旨在建造一個「牧師-會眾啞巴屬靈教」。於是完全人變成了完全的混蛋或死人。大衛鮑森說:「魔鬼最擅長用舌頭毀滅我們所居住的社會」。他忘記了,這社會本是魔鬼已經用舌頭掌權的邪惡淫亂的世代——諸如重要講話、公報、喉舌、宣傳、大外宣、導向、軟實力、發言人等等。聖靈的寶劍首先是指向羅馬和埃及的;因此有光照黑暗的道成肉身和務要傳道。然而雞湯教傳講的耶穌進入世界只是拈花微笑,而教會不過悶聲發大財的偽善之輩。但是耶穌進入世界首先開口傳道(天國近了你們要悔改);而且祂說,他來把火丟在地上。而雅各書3:1-12所有的教導,都是為了捍衛和建造那位放膽傳道的「師傅」。現在也許你們明白了,為什麼雞湯教的假師傅一致宣稱,雅各書沒有邏輯和結構了——如果雅各書有著內部統一和完整的結構,他們就沒有辦法迴避「聽道」與「管理舌頭」的結構性關聯,也沒有辦法迴避「傳道」與「師傅」之間結構性的關聯。大衛鮑森形象的演示了英國、西方和基督教是怎樣放棄話語權和聖禮型教會,不斷在巧計中變成行屍走肉而日薄西山的。當傳道人把聖經完全講反了,或偏執一端;反而可以適用於這節經文:你們要受更重的審判。

雅各書第五課:這些骸骨能復活嗎(2:14-26)

然而長期以來,特別在基督教與天主教爭戰之中建立起來的教義史,至少有兩個方面矯枉過正,甚至淪為撒但深奧之理。第一就是唯獨信心;實際割裂了信心與行為的內在一體性。在這方面,路德和路德宗難辭其咎。第二則是稱義成聖,以成聖取代了行義。這方面加爾文主義者和靈恩派成功將成聖偏執為捨己(克己)、職場(神聖呼召)以及社會成聖(又進一步落戶到婚姻家庭)。前者相當於雞湯如大衛鮑森,後者逼近豬血,如保羅華許(保羅華許的律法主義和行為主義無關乎公義。也無關乎憐憫,只是強烈關切肉身並裝神弄鬼、吃人自義的下三濫神學)。兩者合起來,製造出一個死人教:一切都交給神。潘霍華只說對了一半:這是廉價恩典教;另一半是,這是撒但一會,妓女不如。這是死人教,而且是安樂死教——我「信」以後哪管洪水滔天。求神憐憫這堆滿骸骨的平原,繼續帶領我們歸回聖經。基督教改革就是「這新人在知識上漸漸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