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馬可福音

馬可福音第二十五課:復活與新人類(15:33-16:20)

耶穌基督的死而復活的基本真理可以歸結為羅馬書4:25,「耶穌被交給人,是為我們的過犯,復活是為叫我們稱義。(或作耶穌是為我們的過犯交付了是為我們稱義復活了)」。在這個前提之下,復活也意味著那些信基督復活的人,開始在生命中的復活,或成為新造的人。實際上馬可福音15-16章藉著耶穌的死而復活,開始重新造男造女。——女人不再是女男人夏娃,男人不再難女人亞當,復活節站起來的男人叫亞利馬太的約瑟,復活節建造的女人叫抹大拉的馬利亞。唯有在基督裡,有大丈夫和真男兒,女人真的很女人。

馬可福音第二十四課:基督並祂釘十字架(15:1-32)

當雞湯教再高調哥林多前書2:2的時候,就是當他們在用之標榜自己更福音、更傳統、更純正、更有生命、更謙卑的時候,他們應該明白:「因為我曾定了主意,在你們中間不知道別的,只知道耶穌基督,並他釘十字架」;這樣的宣告不僅僅在於確證基督的救恩而否定行為成義以及希臘文化猶太教,也在呼喊每一位基督徒跟隨主上十字架。而這正是保羅的本意:在基督裡向死而生,奉獻生命、錢財和一切(哥林多前書15-16)。因此我們在這裡首先看見了所有釘耶穌十字架的世界之主、軍隊和罪犯;更看見了另外一位西門——與主同背十字架的古利奈人。

馬可福音第二十三課:耶穌的主動受難(14:12-72)

政治恐懼正在毀掉基督教。政治恐懼正在把基督教變成膽小鬼、下流痞、假男人、狠女人、竄堂者、殺牧者、小市民、妓女和孌童,以及內部奮銳黨人(十字架的內卷化)。而馬可福音14章藉著門徒的軟弱和跌倒,也藉著暴君和暴民的軟弱與醜惡,讓我們進一步看見政治恐懼怎樣敗壞神在人類中的形象,而魔鬼借此作王。魔鬼也藉此在教會作王——因為政治恐懼迷惑教會極力傳講刻意迴避世界之主的基督,只是偶爾被動反擊東方眾王的假福音。其實不是聖經迴避政治,是假基督徒因恐懼和貪婪,藉著親吻耶穌,要逃離世界和世界之主律師與之行淫。但基督的主動受難,開始絕地反擊,這是一場深刻的從黑夜到黎明的神跡。所謂有晚上有早上,這是第N日。但從人的角度看,「你們都要跌倒」這一震撼世界的預言,是令人極度悲涼的。但只有祂在講真話。

馬可福音第十六課:在仇敵面前擺設筵席(8:1-21)

我們可以藉著馬可福音8:1-21繼續呼喊教會的改革:1遠離無憐憫的異教假神(1-10)。佛說你修,神說我喂——你就知道習近平和川普的本質區別,基督徒不可能說自己無我、龍的傳人。基督徒不可能離開教會,也不可能因活不出來而矯情到絕望,或者指著別人肉身的軟弱吃人自義。2棄絕求神跡的人本邪教(11-13)。我們從不否認神跡,但特傳神的福音,而被動出現神跡。這就是我們教會與他們教會的根本區別之一。3責備反政治的教會異端(14-21)。耶穌為什麼提醒門徒謹慎防備希律的酵?希律的酵或教訓包括:主義與思想,重要講話,意識形態和宣傳……聖經稱呼那些「昏君」是世界的神,世界的主。嚴格來說,基督教不是反共,它也不配被反。我們傳悔改的福音,這悔改的對象包括中共;所以不可能迴避政治。而由於中共控制了國家權力,它不僅自己不會悔改,而且會敗壞世人和信徒;因此責備它同時為了神的公義與愛人如己的新命令。耶穌行了很多神跡又堅決反對神跡;聖經攻擊政治罪惡又堅決不搞政治,才是真正的神學。

馬可福音第十五課:醫治神跡(7:31-37;8:22-26)

即使是彼得在認信耶穌是基督那一刻,也不可以出去傳福音;因為接下來他就成了撒但的替身。而加利利眾人所傳的神跡奇事更是魔鬼的道理。如果基督和祂的道只是與「好」(人像神一樣知道善惡的善)或屬世的好處相關,無關乎罪與義,死與生;如果聾子就是聾子,啞巴就是啞巴,或者說耶穌的神跡只是醫學的而非同時是神學,對教會而言更是神學的——那麼實際上可以說,「救主」這個概念是毫無意義的,只是偶像;甚至是騙子和虛妄——這世界從古至今,從東到西,即使在當年的加利利,到處充斥著聾子啞巴和瞎子以及各種病人,你們的基督在哪裡,你們的基督教在哪裡?這些耳聾舌結瞎眼的「基督教」,如果不改革歸回,不是撒但一會嗎?他們正在到處傳揚耶穌禁止傳揚的假福音,而他們又完全不明白並恐懼基督的禁止性命令。基督教到了必須改革的時候,刻不容緩,任重道遠。

馬可福音第十三課:約翰之死(6:14-29,6:53-56)

馬可福音記載暴君的醜聞和殺害約翰的暴行,顯然是犯忌的。在這一點上,彼得是重生的彼得,馬可是重生的馬可。雞湯教和撒但一會的人會說:不該講約翰之死,應該將一切交給神,應該愛希律……日光下面無新事,這個世界是繼續殺害基督的世界,也是繼續斬首約翰並將先知頭顱獻在希律筵席之上的世界。可悲的是,現在斬首施洗約翰的是所謂的基督教,一方面,他們幾乎完全無視馬可福音對施洗約翰特別是約翰之死的關切;另一方面,他們千方百計地譭謗站在希律面前的約翰不是先知,責備希律不是神的旨意,不是出於聖靈的感動。這是雞湯教和撒旦一會對約翰的第二次斬首與殺害。部分人出於愚蠢和某種非政治的傳統;而多數人出於精明和蛇的詭詐。特別是華人教會,由於希律的千古暴政於今為烈,迴避和彎曲約翰,不僅可以諂媚希律黨,而且可以討好充滿政治恐懼又貪婪成性的人民,以至於三方面可以合夥裝假地建立官方教會和各種雞湯教,藉著斬首約翰和出賣基督建立大教會,保衛罪惡,謀取名利。於是這個廉價和表演成性的基督教橫貫東西。

馬可福音第十二課:在故鄉和祖國傳福音(6:1-13)

馬可福音6:1-13進一步帶領基督教遠離各種異教風俗的捆綁;特別是出世、泛愛與非政治等「主流民意」。求主的靈帶領祂的教會返回常識。一方面,基督差遣教會必須進入這個世界,並從故鄉以及自己祖國開始傳道;另一方面,我們所傳的道,基本信息是「叫人悔改」,即面對所有人,所有罪人,就是違背十誡或律法的罪人,宣告悔改赦罪得救,剛硬到底必然滅亡的純正福音。因為「我為此奉派」(提摩太前書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