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女人講道

本站特稿:關於女人按牧的論辯/Hermann Sasse

【譯者引言】真正的宗教就是一場獻祭行動;信仰的真理就是關於獻祭的話語。基督教的基要真理不過是對十字架上獻祭行動的傳講與見證——上帝藉著祂獨生愛子耶穌基督的獻祭賜給我們生命,又藉著基督的靈使我們的生命成為一場獻祭。利未記特別集中地啟示了獻祭的真理。獻祭真理主要包括三個方面的信息。第一、祭物(所有獻祭之物都指向基督,祂是真正的贖罪祭和挽回祭);第二、祭司(耶穌是我們真正的大祭司);第三、祭時(耶穌是所有宗教節期的總結)。

問答與回應:N論「我不許女人講道(教導)」

因為冬天已往 : (轉一個問題)雅億:如果這是任兄弟的觀點,那麼他錯了。是的,認信路德宗按聖經教導不允許女人當教會有權威位置的職分。我們WELS和任兄弟的LCMS都是如此信和行的。我們分歧,不在於能不能(都認為不能),而在於為什麼的問題: 女人不當教會有權威位置的職分,原因是什麼?—-我們WELS按照聖經,說原因是神是秩序的神,一切按秩序行,(創造墮落)的先後的順序是神直接明白指明的原因。難道,你們LCMS居然說原因是女人缺乏某些品質(無論是穩定/剛強還是WHATEVER你們指控的品質)……

問答與回應:「敢針對我?人家可是女人野!」

任不寐先生你好!我是從中國官方三自出來的一位小傳道。因為我們是縣城,天高皇帝遠,所以教堂的混亂情況,沒有那麼嚴重。不過對上帝話語的宣講和聖禮的實施,是非常不重視。後來因為主的帶領,我和一些弟兄姊妹從三自出來。現在在我家裡聚會。我之前接觸的最多的也是改革宗的信仰,包括唐崇榮先生的等等……我最近在看你的批判加爾文主義系列,我有個問題,就是像我這種沒有讀過神,也沒有按牧的小傳道人,在我家裡的聚會的 這些弟兄姊妹的聖洗禮和聖餐裡的問題,如何處理?

問答與回應:「有一個女人大聲說」(重發)

MIT的早晨:我原來確實不完全理解不許女人講道的經文,因為這和我的「現代觀念」有所衝突。不過這一年來,我結識和經歷了五位女傳道或女同工,越來越感慨聖經實在是高過我們,就像主說的,他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他的道路高過我們的道路。第一位是一位小組負責的老姊妹,第二位是一位中年屬靈同工姊妹,第三位是女學者型的聖經教師,第四位是年輕很多的同工姊妹,第五位是教會裡實際掌權的師母,愛管閒事,喜歡八卦和流言。這些姊妹確實都有很多恩賜,但是,她們有兩個致命的共同缺陷,足以證實聖經禁止女人講道的真理。

問答與回應:「任不寐為什麼這麼恨我呢?」

任弟兄平安:……我和師母一直有非常親密的聯繫和交通,她問了我一個問題,任不寐為什麼這麼恨我呢?……我和一些人也相信,你關於「不許女人講道」的說法,應該就是針對她的。因為在我們這裡,講道的女性就她一個人。恕我直言,很多人喜歡聽她講道,都當做大餐呢。不知道你怎麼看這些問題。(一姐妹)

問答與回應:唐崇榮牧師,女人可以講道嗎

任先生平安:在網上又看到為女人講道辯護的文字,如下。也曾有人說起過,講道並不一定就是教導,否則神分別設立牧師和教師做什麼呢。想就其中談到的牧師與教師的職分的區別,以及以聖經啟示未完成為由的「時代特殊問題」,聽聽您的看法。願神祝福您。王輝敬上(附唐崇榮「女人可以講道嗎?」一文,可在網絡上搜到,此略)。

問答:中國賀歲電影與2010年「三家分晉」

老張頭回來了:不知道大家怎麼看趙氏孤兒這部電影。《趙氏孤兒》,元朝雜劇,作者為紀君祥。 此劇是一部悲劇,內容取材自春秋時代的晉國的歷史事件「下宮之難」。劇中描繪忠臣、義士、節婦、孝子,無不凜然如生;忠憤之氣,貫徹全篇。後來傳到法國,伏爾泰將其改編為五幕劇本《L』orphelin de la Maison de Tchao》(1735年出版),是中國最早傳至歐洲的戲曲作品。有人稱讚《趙氏孤兒》為:「來自東方的《哈姆雷特》」。

問答:2011年春之旅,加拉太書與新自由

任弟兄平安:首先為蒙特利爾華人基督教會過去一年的成長感謝神。我聽聞過一些論斷,說他們可以用3個月的時間就唱衰這個新生教會。但我們一同看見了,叫人生長的乃是神。在新的一年開始的時候,不知道你們怎樣回顧過去一年那些殘酷的風雨,面對新的一年,你們有怎樣的福音計劃和異象。我相信,不僅在多倫多,在全世界很多地方,都有一些弟兄姐妹在關注你們和你們所倡導的新宗教改革事業,懷著同哭同快樂的愛,或者帶著氣急敗壞的恨。願神保守你們,力上加力,恩上加恩。(多倫多一弟兄)

「課堂討論」:關於「師母」和「女牧師」

這一周在本博客裡,在加拉太書第二課後面關於「師母」和「女牧師」的「課堂討論」是很有價值的,儘管這是一個爭論由來已久的老問題。所以我把這組在線討論編輯發表在這裡。需要說明的是,網友的觀點未必代表本博客的觀點。另外我編譯了F.Pieper的相關論述,這是我能找到的最為簡明扼要的神學解釋。在浸信會中,大衛-鮑森牧師對「女牧師」的批評是卓有成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