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雪落在梅頓的頭上

天怎樣高過地,照樣我的道路,高過你們的道路,我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念。雨雪從天而降,並不返回,卻滋潤地土,使地上發芽結實,使撒種的有種,使要吃的有糧。(以賽亞書 55:9-10)

一片瓦礫中的胡紫薇

任不寐按:2008年1月12日,有幾位對基督教文化感興趣的中國留學生來參加我帶領的聚會,他們談到了這些日子胡紫薇事件給「海外遊子」們帶來的諸多難堪,有位女孩兒稱之為「國恥」,因為北美CNN之類的知名媒體同樣對這場「京劇」進行了全方位的報道。以下是我對這些問題的現場評論。 

馬太福音裡的聖誕節

公元四世紀初葉以來,聖誕節成為人類生活越來越重要的一部分,然而聖誕並沒有。換句話說,沒有人懷疑聖誕節的真實,但相信聖誕,相信童女懷孕、道成肉身的人少之又少。這是人類精神史上一個充滿悖謬的現象,但它恰恰是人類精神的表症。這種悖謬不是「啟蒙」之後的人類才有的,今天我們要藉著馬太福音——而不是路加福音——返回第一個聖誕節,我們將會發現,面對聖誕,人類的反應從始至今,沒有什麼不同。千百年來,聖誕樹不斷在燈火輝煌中登堂入室,但那位嬰兒從來離開過「馬槽」。

Dr.Les Bayer:靜享主愛/任不寐譯

(今天在教會裡讀到這篇短文,很感動。就匆忙翻譯出來,急著與真理論壇的弟兄姐妹分享。作者是路德會的屬靈前輩,我會用自己的方式去和他進一步交流。在這聖誕前夕,願我們藉著這樣的」禮物」,靜候主愛裂天而來,永駐於心——任不寐2007年12月2日)

關於《馬禮遜來華200週年祭》一文的現場問答

成樹傑院長

 1、「馬禮遜來華200週年祭」,這個「祭」字可能不準確,是不是簡體中文可以這樣用?應該是「紀念」的「紀」而不是「獻祭」的「祭」。
 2、文章中有「擴張」、「征服」這樣的字眼,特別是關於「兩個強盜」的比喻,作為基督徒我們可以理解,但作為一般讀者,可能很難接受。所以能不能在最後定稿的時候考慮修改一下。

馬禮遜來華200週年祭

馬禮遜(Robert Morrison,1782年1月5日—1834年8月1日)不是第一位來華的傳教士,「哀榮」也略遜於半個多世紀以後的另外一位英國人戴德生(James Hudson Taylor,1832年5月21日-1905年6月3日)。然而馬禮遜和戴德生似乎象徵著不同的宣教路線,因此使紀念馬禮遜同樣擁有了當下的象徵意義。戴德生的方向是中國內地(China Inland Mission),是把真理推薦給中國屬靈需要的呼聲(China』s Spiritual Need and Claims,1865年6月25日)。

教會通信:上川島書簡精選

謝謝您轉來關於「《讀書》事件」的報道。我認為《南方人物週刊:誰的〈讀書〉?》(南方人物週刊91期)一文是很不錯的。能夠相對公平地呈現一場漢語思想文化的糾紛,對於中國文學批評和公共媒體來說,這確實一直是一個很大的道德難題。儘管某些傾向性仍然可以看見,但超越「主義」和「關係」的努力同樣清晰可佩。我沒有能力從「關係」的角度對這一事件作出評價。但這一事件引發的關於中國當代思想界的主義分析卻有重要的反思意義。

任不寐:行淫時被拿的婦人

約翰福音第八章3-11節,講述了耶穌和一個「行淫時被拿的婦人」的故事。歷史上一直有人稱該段經文不屬約翰福音,或者認為她應該放在別的地方(如路加福音中);甚至應該排除聖經正典,因為它沒有出現在一些較早期的古卷中。在這個問題上加爾文無疑是對的,沒有任何正當理由拒絕這段經文(29)。而在我看來,正相反,從邏輯關係方面看,這個故事放在這裡是非常精當並奇妙無比的——因為前後文談論的都是罪人的拯救問題,而這個故事可以視為罪及其赦免的生動隱喻。

黛玉之死

黛玉之死抓走了很多靈魂裡的部分碎片。現在仍然無法詳細辨認。 …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