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專題:中國人定居遠東的悲慘故事

作為一位傳道人,我逐漸適應了一種新的生活節奏——週末(從週五到週日)是我最忙碌的時間,而星期一才稍微能喘口氣,休息一下緊張的身心。於是星期一就是我的假日了。我可以早起一些,到河邊享受初秋的寧謐與絢爛,一整天都可以在藍天白雲之間留戀往返。由於是weekday,河邊更加空曠無人。

主日證道:「黃奴解放宣言」(路16:13-15)

進入今天的主題之前,我要作三點說明。第一、教會在傳統上很少這樣選取經文,將這三節經文放在一起來布道,我們可能是第一次。我這樣做的主要理由是,這三節經文之間同樣存在著密不可分的聯繫:13節首先提出中心論題,14、15節分別從兩個方面加以論證。

朱萱東、伊莎貝爾、林鹿:讓陽光灑滿臥室(圖)

秋天來了。蒙特利爾的秋天總使我想起雅歌上的那位女子,「全然美麗、毫無瑕疵」。在這個繁忙的夏天的盡頭,我更想起先知書上的句子:「以色列是茂盛的葡萄樹,結果繁多;果子越多,就越增添祭壇。地土越肥美,就越造美麗的柱像」(何西阿書10:1)。聖經是一本釘痕纍纍同時碩果纍纍的書卷。漫長的夏季那些腳傷的白色鳥群,如今在麥田的盡頭相約圍聚,河邊是五彩斑斕的盛宴,而天際消散了抱頭鼠竄的雨季。

主日證道:好好學習、天天快樂(路15:1-7)

路加福音15章有三個比喻,傳統上稱為「失羊的比喻」、「失錢的比喻」和「浪子的比喻」。這三個比喻逐一演進了人失喪的程度(1%、1/10、1/2-1%、10%、100%);因此將耶穌十字架的救贖置於走投無路的緊急狀態。這三個比喻的核心信息是失而復得的屬天快樂,三個故事主人公不是人,而是上帝自己。耶穌通過這三個比喻,來告訴我們人是誰,特別是,上帝是誰。

連環畫:給本教會「青少年組」推薦一部電影

孩子們,我一直盼望能將你們從昏天黑地的電腦屏幕前分別出來。我願意常常帶你們去大自然,在那裡不僅有新鮮的空氣、森林、花鳥和各種小動物,在那裡也有上帝創造世界更清晰的指紋。在我們即將遠足之前,我推薦一部電影給你們。這部影片叫Le Renard et l』enfant,英譯The Fox & the Child,中譯狐狸和小孩。

波士頓-蒙特利爾布道:人的狀況(創3:1-7)

我們今天的主題是「人的狀況」。首先求神讓諸位理解我傳講福音的方式,波士頓大學一位神學博士將我的傳道方式定義為「獨樹一幟的文本式講道」——把聖經經文高舉在聚會中,然後逐一講解。我的講道是完全以聖經文本為中心的,不僅全部內容以聖經經文為主,而且,講道的結構也完全是重複聖經文本自己的結構。

信仰問題:給一位慕道大學生的回信(圖文)

從波士頓回來這兩天,一直忙於給各處的來信覆信。這裡轉發其中的一篇,因為其中涉及到了一些具有普遍性的問題。在處理這些信件的同時,我一直思想我在波士頓一次聚會上所提到的一個創作計劃——以約翰福音8:1-11為基礎,我正在構思和撰寫一個福音電影劇本,名字叫「漏網之魚」。我曾經多次講論「耶穌與行淫時被拿的婦人」這個故事,也多次談到,我們不是故事裡的耶穌,最多是文士和法利賽人,而更可能就是行淫的婦人。

太陽照在查爾斯河上——波士頓紀行(圖文)

第三次到波士頓的時候,我驚詫於波士頓的陽光和大蝦了。這使我想起申命記33:14中的一句話,「得太陽所曬熟的美果」。這座曾經的「山上之城」這幾天在陽光裡燃燒,如曠野中的荊棘。對我來說,這是特別蒙福的傳道之旅。我們是8月27日下午驅車抵達波士頓的,四天的時間,布道會和討論會基本在查爾斯河畔舉行。這是「大學城」所在地,哈佛大學、麻省理工學院以及波士頓大學都聚集在這裡。

希望在神手中/黃恩慈口述嚴行撰寫(圖文)

從本博客刊發黃恩慈姐妹的見證《感謝神,玫瑰有刺 》迄今,一年多已經過去了,除了中間一次探訪以外,我只是偶爾在蒙特利爾和多倫多的教會聚會上「想起」這一家人。我能「想起」他們乃是因為一些讀者對那對夫婦的抉擇不斷提出「人道主義」的質疑;讓我無法釋懷的是,這些質疑竟然來自「主內」、甚至是「大宗派」——此間教會一位姐妹甚至因我轉發了那篇見證,並因為我為黃恩慈姐妹的承擔感恩不已,將我「控告」到一些教會領袖那裡,說要警惕我的異端毒害更多苦難中的父母。

週末貼圖:「耶穌哭了」與蒙城「合一小組」

2010年天災人禍的頻率和強度即使遠隔重洋仍然令人震撼不已。這幾日我一直在想,《災變論》在2010年面世,似乎應了北京一位官員的話:你在正確的時間,來到了一個正確的地方。但這並不令我特別興奮。大旱、洪水、高溫、地震、從海洋到陸地江河的污染、泥石流、天崩地裂、橋垮樓塌、毒奶黑惡,文革爆炸……每個城市和村莊,都覆蓋在災變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