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愚蠢——致李銀河女士

前幾天我看到了您的「最新決定」,在各種壓力之下,您終於決定某種程度地讓步了。這是令我非常難過的消息。我看見我最尊敬的思想者在國家和人民圍剿下怎樣的孤立無援,而我只是看著她沉陷卻無能為力。「多數」構成的嚴冬再一次在中國作王,您成為最新的祭品被獻在他們的犬儒主義宴席上。魯迅看見他們在吃人是對的。這宴席的外圍被稱為公共空間,在那裡,抗議「章怡和被封殺」構成了我們時代唯一的精神高度。

中國經濟的西西弗斯難題

上個世紀90年代中後期,我在商言商,間或在《經濟學消息報》上發表一些經濟評論。因此之故,應邀與該報「讀者」胡德平先生有兩次比較深入的交談。一次在胡耀邦先生故居,另外一次則在胡德平的辦公室,所談話題與「政論」無關,全部是針對「中國民營企業」問題的。這些經驗使我今天讀到《南方週末》刊登的《胡德平:清算「第一桶金」就是否定改革成績》這篇文章時,一點也不覺得吃驚

陽光燦爛的冬日

你在電話裡面的聲音仍然很近的感覺,帶著沿海特有潮濕的氣息。這使我想起隔斷的牆,在光裡面確實應該被拆毀了。很久了,我一直為這牆阻斷交通而痛苦不堪,現在才慢慢明白,我們如果刻意自己去開路,我們自己的勞苦就成了最大的阻礙。靜靜的等候神,真是如此美妙的功課。

個人見證:我的罪常在我面前

奉主耶穌基督的名,今天 讓我們一起讀創世紀。創世紀1:27,然後翻到創世紀第2章18-25節。接下來讀創世紀第三章9至13節。最後讓我們一起站起來讀馬可福音 10章6-9節。感謝主。聖經我們就讀到這裡,讓我們低頭禱告(略)。

祭苟麗文

苟麗(化名),女,1972生於陝西省寶雞市麟游縣一個貧困山區… Read more »

永遠消失的村莊

加拿大已經是深秋季節了,各種色彩斑斕的樹葉將門前的小路裝飾得像一條美麗的畫廊。這些年我無論在哪裡,都過著幾乎與世隔絕的深居生活,每次偶爾打開門,對面公園裡的草地和飛翔的海鷗都使我驚嘆不已。

無神視野下的犬儒難題

那時,上來過節禮拜的人中,有幾個希臘人。他們來見加利利伯賽大的腓力,求他說,先生,我們願意見耶穌。腓力去告訴安得烈,安得烈同腓力去告訴耶穌。 耶穌說,人子得榮耀的時候到了。(約12:20-23)

「兒童倫理」與人類的自衛

什麼是「兒童倫理」呢?就是在社會和政治生活中建立以兒童為道德主體的一種政治理論。我以為,人類歷史的一切野蠻事件基於蔑視兒童的權利和無視兒童的感受,沒有把社會事件和政治事件同時看做是家庭事件。兒童倫理是一項最低普世倫理,不僅因為幾乎地球上的每個人都有孩子,更因為每個人都曾經是孩子。這種共同經驗為普世倫理的提出和實踐提供了客觀前提和主觀動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