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啟示錄

啟示錄第四十三課:這是我的信仰(22:18-21)

我們首先對這段經文作結構分析。第一是聖經(18-19):這是對啟示錄和聖經真實可信行的宣告,而且附帶咒詛(18-19)。我們之所以將這樣的宣告不僅指向啟示錄,而且同時指向66卷聖經,邏輯是:所有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提摩太后書3:16),所有聖靈的作品當然適用於同一個原則。另參下文申命記,課件這一原則貫穿聖經始終。我們唯獨聖經,我們相信聖經無誤。我們棄絕任何彎曲聖經的異教和邪教;我們將任何增減視為異端和邪教。第二是基督(20),這是啟示錄和聖經真理的全部中心。不僅指向基督就是「我是」或「自有永有」(出埃及記3:14);而且這裡更強調道成肉身的真理:祂的降臨與復臨。只有基督在臨,所以只有基督是神。第三是教會(21)。這是聖經啟示的第二個中心:以色列與教會,或者新婦。

啟示錄第四十二課:我主我神我王(22:12-17)

在基督面前,人分兩類:義人與惡人。兩類人的結局分別對應福音與律法、祝福與咒詛的二元架構;而這真理粉碎了一切泛愛主義和「都是罪人」的屬靈謙卑表演;而真理出於神。不僅如此,這個分別為聖的真理不是雙重預定,而是根據你的行為或義與不義。我們還可以將這段經文關涉三個基本主題,歸入基督論的三個本方面:1祂是主(12,14-15,17)。是按人的行為(義)賞賜人永生、又按照人的行為(不義)刑罰人永死的審判主。2祂是神(13)。祂與任何偶像區別,必能勝過任何以為時與勢都在他們一邊的權勢;為此我們不喪膽,不怕天他們人類。3祂是王(16)。超越所有先知和祭司,是所有合法權柄的根源,是萬王之王。因而這些陳詞濫調傷不到我們:「這世代你還瞧得起哪位牧師?」你不用問挪亞和亞伯蘭,你問你自己和你們一會:大衛詩篇先求的,是你們一會所求的嗎?更重要的是,啟示錄22:12-17啟示的基督,你自己和你們一會所信的基督嗎?

啟示錄第四十一課:論只查考聖經(22:6-11)

道高一尺,魔高一尺二。川普最大的敵人不是左派,而是Rino。新教改革的仇敵是「只經派」——「 我們只查考聖經-我們只講聖經」。這種高調欺哄人也欺哄自己並妄圖欺哄神。政治恐懼和貪愛世界不僅僅擄掠假弟兄以東正教路德宗的秀態裸奔,也以更為狡猾、更為驕傲的曠野秀,一直在捆綁剛剛信教的人立即口含天憲,從紅樓夢搖身一變到升天堂,「面壁十年」,拒絕前行。他們信的是菩提達摩,根本不是耶穌基督。他們侍奉的不是公義憐憫和謙卑,而是好作食物、悅人眼目、有人智慧。我們必須責備這些改頭換面的文士。這些「查經鋪子」是什麼呢:「13愚昧的婦人喧嚷。她是愚蒙,一無所知。14她坐在自己的家門口,坐在城中高處的座位上,15呼叫過路的,就是直行其道的人,16說,誰是愚蒙人,可以轉到這裡來。又對那無知的人說,17偷來的水是甜的,暗吃的餅是好的。18人卻不知有陰魂在她那裡。她的客在陰間的深處」。為愛,我們必須向羊群指出只經派兩個基本事實——你們要悔改,遠避討好和離間之人。

啟示錄第四十課:返回起初和伊甸園(22:1-5)

唯獨基督,唯獨聖經;這是我們信仰的基石,是我們信仰本身。從未放棄,始終堅固。而我們因為這樣的信仰,最終返回起初,返回伊甸園。兩大終結問題或終極關懷都得以完全:第一、你是誰?第二、你往哪裡去?一方面,我們回家了,我們終於到家了。我們返回起初,返回樂園。另一方面,人真正的意義是作神的僕人、與主同在,與主一同作王。盛和和與生命樹指向家園和樂園(1-2);僕人和君王指向人是什麼(3b-5);但基督作王是中心,是新世界的基石和保障。這也可以指向教會的真理。與此相關,任何城市文明,如果在城裡美有神和羔羊的寶座,必在神的咒詛之中。

啟示錄第三十九課:進入天國的門(21:22-27)

啟示錄21-22不僅與創世記1-2交叉呼應,而且也與詩篇1-2篇交叉呼應。如:啟示錄22:2,「在河這邊與那邊有生命樹,結十二樣果子,(樣或作回)每月都結果子。樹上的葉子乃為醫治萬民」;平行詩篇1:3,「他要像一棵樹栽在溪水旁,按時候結果子,葉子也不枯乾。凡他所作的,盡都順利」。而啟示錄21:24,「列國要在城的光裡行走。地上的君王必將自己的榮耀歸與那城」;平行詩篇2:12,「當以嘴親子,恐怕他發怒,你們便在道中滅亡,因為他的怒氣快要發作。凡投靠他的,都是有福的」。萬國來朝,就是以嘴親子。

這個分別善惡的過程可以說也是一門之隔,而這門就是公義,或者政治。在啟示錄最後兩章中,我們實際上已經看見聖經將政治正本清源。一方面,萬國來朝;另一方面,政治流氓和反政治面首,都歸入城外的犬類。長期以來,表演萬國來朝或將地球管起來的必然是敵基督;而當我們回歸聖經的政治真理的時候,那些反政治的人離開我們,反回了城外。分界線是以利亞直奔城門:「耶和華的靈(原文作手)降在以利亞身上,他就束上腰,奔在亞哈前頭,直到耶斯列的城門」(列王紀上18:46)。

啟示錄第三十八課:你終於到家了(21:9-21)

親愛的弟兄姐妹,千年等一城;我們終於到家了。啟示錄21:9-22:5可以視為一個單元,那裡就是我們要去的地方。有城市、有河流、有樹木;更有主的同在和萬千聖徒與天使。但是首先,到達聖城需要勇敢的心,就是信心加上行為:這有無數聖徒見證如云:「14說這樣話的人,是表明自己要找一個家鄉。15他們若想念所離開的家鄉,還有可以回去的機會。16他們卻羨慕一個更美的家鄉,就是在天上的。所以神被稱為他們的神,並不以為恥。因為他已經給他們預備了一座城……33他們因著信,制伏了敵國,行了公義,得了應許,堵了獅子的口。34滅了烈火的猛勢,脫了刀劍的鋒刃,軟弱變為剛強,爭戰顯出勇敢,打退外邦的全軍……39這些人都是因信得了美好的證據,卻仍未得著所應許的。40因為神給我們預備了更美的事,叫他們若不與我們同得,就不能完全」(希伯來書11:14-40)。但是歸根結底,這是恩典,這城是基督為我們預備的:「1你們心裡不要憂愁。你們信神,也當信我。2在我父的家裡,有許多住處。若是沒有,我就早已告訴你們了。我去原是為你們預備地方去。3我若去為你們預備了地方,就必再來接你們到我那裡去,我在哪裡,叫你們也在哪裡。4我往哪裡去,你們知道。那條路,你們也知道。(有古卷作我往哪裡去你們知道那條路)」(約翰福音14:1-4)。阿門。

啟示錄第三十七課:不可丟棄勇敢心(21:5-8)

堅持始終的確很難,所以需要教會生活堅固我們。其中最艱難的就是每個真正的基督徒都常常面臨這個雙重抉擇:世界還是神國,恐懼還是永生。這實際上就是啟示錄21:6的內部邏輯關係之一:「24於是耶穌對門徒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25因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生命或作靈魂下同)必喪掉生命。凡為我喪掉生命的,必得著生命。26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什麼益處呢?人還能拿什麼換生命呢?27人子要在他父的榮耀裡,同著眾使者降臨。那時候,他要照各人的行為報應各人。28我實在告訴你們,站在這裡的,有人在沒嘗死味以前,必看見人子降臨在他的國裡」(馬太福音16:24-28)。求主幫助我們揀選生命。

啟示錄第三十六課:神的帳幕在人間(21:1-4)

「神的帳幕在人間」,與「我要升到天上去」,這兩者足以定義真神與假神,正教與邪教。「升天教」、「躺平宗升天堂」,用中文說就是雞犬升天或「我超越了」。誰超越了呢:以賽亞書14:13-15,「13你心裡曾說,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舉我的寶座在神眾星以上。我要坐在聚會的山上,在北方的極處。14我要升到高雲之上。我要與至上者同等。15然而你必墜落陰間,到坑中極深之處」;耶利米書51:53,「巴比倫雖升到天上,雖使她堅固的高處更堅固,還有行毀滅的從我這裡到她那裡。這是耶和華說的」;耶利米書49:16,「住在山穴中據守山頂的阿,論到你的威嚇,你因心中的狂傲自欺。你雖如大鷹高高搭窩,我卻從那裡拉下你來。這是耶和華說的」。馬太福音11:23,「迦百農阿,你已經升到天上。(或作你將要升到天上嗎)將來必墜落陰間。因為在你那裡所行的異能,若行在所多瑪,它還可以存到今日」。是的,主耶穌也升天,但基督升天有兩個平行的事實:第一,只有祂在地同時在天。反之亦然(聖靈降臨);第二、他兩次降臨並最終永遠臨在,與人同在。集權升天不同,只是飛豬在天:「2我整天伸手招呼那悖逆的百姓,他們隨自己的意念行不善之道。3這百姓時常當面惹我發怒,在園中獻祭,在壇(原文作磚)上燒香。4在墳墓間坐著,在隱密處住宿,吃豬肉,他們器皿中有可憎之物作的湯。5且對人說,你站開吧,不要挨近我,因為我比你聖潔。主說,這些人是我鼻中的煙,是整天燒著的火」(以賽亞書65:2-5)。超越豬就是聖經中幸災樂禍冷血麻木吃人自義的以東人。或者就是巴比倫王所代表的魔鬼。其次,「神的帳幕在人間」,顯示神的愛是愛到底的愛——最終。祂沒有忘記我們,並將愛情進行到底。超越豬心裡沒有神的愛。

啟示錄第三十五課:神因行審判人(20:11-15)

現在是全面查經時間:檢索66卷書中因行受審的相關經文;然後思想這個令人費解的現象:因信稱義當然有聖經根據——但「唯獨信心」存疑,至少涉嫌「過度解釋」——我們絕不廢棄反要堅守;但是,同樣甚至更多海量經文支持的因行受審,為什麼沒有成為主流的教義?據說基督教都核心認信肉身成道-十字架-末日審判,但其主流躺平宗(各福音派或十字架神學之雞血教)竟以蔑視-離棄行為正統;其末流如雞湯教(修道院與東正教及各種靈恩運動)竟用修行偷換行為為屬靈。但主說:「我父作事直到如今,我也作事」(約翰福音5:17);「我所作的事,信我的人也要作;並且要作比這更大的事」(約翰福音14:12)——這些珍珠和聖物都扔給豬狗(馬太福音7:6)或「猾人」(創世記3:1)了嗎?不僅如此,更有一宗奮銳黨人將行為指向革命;但教會的行為在兩個方面:行義與傳道——就傳道人而言,傳道就是行義,行義就是傳道,傳義道。傳義道就是傳真道,這是教會天(聖)職。這是我們關於教會改革的七大結論:

啟示錄第三十四課:世界終極大戰(20:7-10)

【補充信息】回網友:為什麼是最後的世界大戰:如果最後的戰爭發生在熱核武器時代,「第三次世界大戰」應該就是最後的世界大戰。「就有火從天降下燒滅了他們」可以這樣應用:表面上人類互相發射了氫彈,實際上神將之還給了「列國」。熱核武器正是一種「天火」或火湖,這是人類和戰爭最後的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