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啟示錄

啟示錄第三十三課:與基督一同作王(20:1-6)

啟示錄20:1-6是在講千禧年嗎?首先需要澄清一個常識:禧年實際上是回家休息,個人恢復自由的日子(利未記25:11等),這與千禧年或啟示錄的千年王國作王的基本真理,沒有關係;甚至是兩個方向。我們棄絕前後無千禧年主義,也棄絕何時被提論。前後千禧年主義是人的加添,啟示錄並無禧年;而無千年或「千年不是千年」之論,不過就是「神豈是真說」的蛇言。何時被提論顯示了主流只是關心自己何時升天的雞犬,但核心真理不是被提而是治理這地。所以沒有任何理由和必要去討論聖經上根本不存在的人為教義和宗派信條,何況那些做夢都要雞犬升天肉身成道出世避禍哪管洪水滔天的邪教。帖撒羅尼迦前書4:17(或加上使徒行傳8:39;哥林多後書12:2,4;啟示錄12:5),已經被啟示錄5:10平衡了:「又叫他們成為國民,作祭司,歸於神。在地上執掌王權」。「在空中與主相遇」不過片時;因為主自己也要「駕雲降臨」(啟示錄1:7)。實際上ἀπάντησις 不是「相遇」,而是迎接(馬太福音25:1,6;使徒行傳28:15)。我們就是一刻的功夫也不要人的遺傳。讓新概念神學和中國夢都去吉甲山,連同那矯情著協同書某一節每一句句天憲者。「把你腳上的鞋脫下來,因為你所站之地是聖地」(出埃及記3:5)。阿門。

啟示錄第三十二課:神的大筵席(19:10-21)

俯伏敬拜「同作僕人的」(如加爾文等),是所有主流宗派和假師傅偽神僕共同的邪教特徵。而啟示錄19:11-21可以清楚地分成三部分:分別有「我看見」引領。這三次「我看見」,可以是對瞎眼的「主流教會」的醫治或呼告:因為看不見羔羊的婚筵,因而蔑視教會特別是聖禮型教會;更因迴避神的大筵席,因此必然淪為非政治邪教,並因其對政治公義的強烈反應和仇恨,顯出其撒但一會的本質。

到啟示錄大筵席,我們就可以總結一下我們這個判斷:主流教會就是啟示錄2-3章定義的撒但一會和啟示錄19章中的假先知。第一、他們侍奉魔鬼的三重試探(創3:6;太4:1-12);這是他們真實和全部的信仰。第二、他們必有獸印、因而從來拜獸像、始終教導人拜獸像(順服東方眾王和大淫婦)、並極端仇恨任何站在君王面前的見證人;第三、魔鬼式引經——以台灣大旱中的教會為例,詳見2021年5月6日的問答視頻。

【補充】飛鳥筵席另參創40:16-1申28:13-26撒上17:42-47詩79:1-13耶7:30-34,12:1-4,15:1-4,16:1-5,19:6-9,34:17-22結29:1-5,32:1-8,39:17-22。「天罰」背道以色列及其仇敵。另創9:8-17與何2:16-23平行:飛鳥等永約。但問題仍需深入:為什麼偏偏是飛鳥?

啟示錄第三十一課:大淫婦對決新婦(19:1-9)

啟示錄19:1-9則可以進一步交叉結構:1-3,為巴比倫大淫婦的覆沒哈利路亞;4-6,為基督(廢棄大淫婦和眾王)作王哈利路亞;7-9;為基督的新婦及赴羔羊婚筵歡喜快樂。這三段經文可以平行三大神學主題:淫婦、基督、新婦。中心信息是基督作王(4-6);而只有基督作王或耶穌是基督,才可能完全基督的雙重真理:公義或第二重福音(1-3);憐憫或第一重福音(7-9)。另外注意第2節中的「公義」(δίκαιος)與第8節中的「行義」(δικαίωμα)之前後呼應:神是公義的,教會必須行義。妻子要順服丈夫。

啟示錄第三十課:大淫婦的滅亡(18:01-24)

啟示錄18章至少有兩大現實針對性。第一、教會必須講政治(面對大淫婦)。僅就這一章而言,兩大理由:神就是愛:呼喊百姓出來歸入基督;神就是恨:審判仇敵彰顯神的公義。第二、教會怎樣講政治或怎樣面對大淫婦。與此相關,如何全面正確理解「愛仇敵」這條「登山寶訓」。我們重點討論一下這個問題。注意啟示錄18章有兩節平行的經文,都是祈使句:基督徒如何面對大淫婦或仇敵;一方面,面對大淫婦的崛起,要逃離或棄絕(4);另一方面,面對大淫婦的滅亡,要為仇敵遭報歡喜快樂(20)。長期以來,雞湯教教痞偽善著愛仇敵,嫉妒徒作家賤賣著無敵論;一時間沉魚落雁,金蓮門慶。但他們都痛痛地恨我這個仇敵;就連那些被教導講道扎到的人,也尖刻或刻薄地辱罵我們尖刻或刻薄,卻不肯悔改。這都是魔鬼的兒子,乃父起初就是殺人和說謊的。但是,我們確實要面對啟示錄18:4,20與馬太福音5:44之間的張力:「只是我告訴你們,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答案很簡單。第一、區分私敵與公仇;第二、登山寶訓面對基督第一次來或十字架;約翰啟示面對基督第二次來或大寶座。實際上,主耶穌在福音書中也教導了祂在啟示錄中教導的真理。只是被世界和私仇弄瞎了眼睛的名利之徒無法看見;這些單目人總是有選擇地利用聖經。

啟示錄第二十九課:大淫婦的興起(17:01-18)

傳道人必須預備,當你三年之後講到大淫婦或啟示錄的時候,「教會必然撕裂」。這也算一種「萬惡淫為首」。講到大淫婦,你就冒犯了一切靠大淫婦安身立命那些習國人的淫心。心旌搖蕩,狼奔豕突,雞犬升天。這都是要有的:「我將真理告訴你們,你們就因此不信我」(約翰福音8:45);「如今我將真理告訴你們,就成了你們的仇敵嗎」(加拉太書4:16)。當你講教會和基督的蜜月並只講這蜜月的時候,習國人和白左教會也跟你度蜜月;甚至北大人也拿著小本本,像江青一樣忽閃著偽天真的腫眼睛,坐在第一排仰望著講道台。「任牧師,小夥伴們都被你的講道驚呆了」。但是,當「我要將這女人和馱著她的那七頭十角獸的奧秘告訴你」,當我指著清清楚楚的聖經告訴你基督刑罰淫婦的時候,「你」就褲衩都追不上了。你真敏感,不能允許講道台碰「這女人和馱著她的那七頭十角獸」。但是到這裡我們也就全明白了,其實,「這女人」才是你母,「那七頭十角獸」,才是你親爹。還是讓保羅來罵你們吧:「你這充滿各樣詭詐奸惡,魔鬼的兒子,眾善的仇敵,你混亂主的正道還不止住嗎」(使徒行傳13:10)。

啟示錄第二十八課:紀念大巴比倫(16:17-21)

啟示錄16:17-21也可以視為啟示錄17:17-19:4的序言:大淫婦及其毀滅。注意舊約中關於巴比倫的三重信息:第一、創世記中寧錄的大城和巴別塔事件(肉身成道);歷史書中巴比倫擄掠猶太人、毀滅猶太國並焚燬聖殿(逼迫教會);第三、先知書中論巴比倫和巴比倫王(自以為神)。所以巴比倫是大淫婦。關於大淫婦,可參考如下信息,就此可見一斑:【「國安和警察拿走了我們的電腦和手機,要去了我們信箱的密碼,禁止我們上推特(華春瑩等瘋狗卻有特權),禁止我們follow點贊任牧推文和觀看任牧講道;又威脅我們和家人;最後還要說這事你們不可對外講……」主啊,求紀念巴比倫一切無恥與邪惡】。為何是大淫婦呢?大淫婦絕非大得虛名,這「大淫若智」至少有如下五大特點……

啟示錄第二十七課:論哈米吉多頓(16:12-16)

復活節到了,願你們平安。東方眾王已經令人驚駭,當普天下眾王都起來敵基督的時候,基督徒會害怕嗎?會。這時候必有這些現象:俄珥巴走了,少年土財主憂憂愁愁地走了,馬可裸奔了,彼得三次否認主……但教會仍然站立。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但逼人裸奔的大淫婦,最終必遭遇七倍裸奔的報應。看著厲害國與非政治邪教崛起,且一天比一天厲害,他們的壞和罪一天壞似一天;我們的心在真理裡卻一天比一天平安。如今我們更知道這是神的手段。當然我們不敢幸災樂禍,唯有傳福音,建教會。

啟示錄第二十六課:獸,你有禍了(16:1-11)

「獸」就是啟示錄中的「動物」。至少這種動物是利未記中不潔淨的動物,是要投入火湖中燒烤的(啟示錄20:10)。這獸的基本形象就是蛇或龍。在聖經中,有時候深刻地表述為大魚(約伯記7:12,詩篇74:13;以賽亞書27:1,51:9;耶利米書52:34;以西結書29:3,32:2;約拿書1:7)。「獸的座位」和「獸的國」指向「大魚」的王權和國家;而這是擊打海洋與江河的基本語境。不僅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和埃及法老被定義為大魚,而且舊約那位著名的偶像大袞(דָּגוֹן),原文就是大魚。親愛的弟兄姐妹,如今我們「得罪大魚了」。但這經是我們熟悉的,願這大聲音「如鷹將你們背在翅膀上,帶來歸我」(出埃及記19:4):馬太福音12:40,「約拿三日三夜在大魚肚腹中,人子也要這樣三日三夜在地裡頭」;約翰福音21:11,「西門彼得就去,(或作上船)把網拉到岸上,那網滿了大魚,共一百五十三條。魚雖這樣多,網卻沒有破」。阿門。

啟示錄第二十五課:全人類出埃及記(15:1-8)

2021年,又是一個海邊。龍站在海邊的沙上;主更在那裡種植葡萄園。這是我牧會第七個年頭,實際上很累。主是否開恩讓我擁有一個安息之年呢?放下一切,靜享主愛。但此時此刻,我們又到了這海邊。我們首先經歷了約旦河的謙卑:「1耶穌又在海邊教訓人。有許多人到他那裡聚集,他只得上船坐下。船在海裡,眾人都靠近海站在岸上。2耶穌就用比喻教訓他們許多道理。在教訓之間,對他們說,3你們聽阿。有一個撒種的。出去撒種。4撒的時候,有落在路旁的,飛鳥來吃盡了。5有落在土淺石頭地上的,土既不深,發苗最快。6日頭出來一曬,因為沒有根,就枯乾了。7有落在荊棘裡的,荊棘長起來,把他擠住了,就不結實。8又有落在好土裡的,就發生長大,結實有三十倍的,有六十倍的,有一百倍的。9又說,有耳可聽的,就應當聽」(馬可福音4:1-9)。阿門。

啟示錄第二十四課:聖殿山與鐮刀(14:12-20)

在舊約中,翻作鐮刀的有三個名詞。第一是חֶרְמֵשׁ,出現2次。申命記16:9,「8你要吃無酵餅六日,第七日要向耶和華你的神守嚴肅會,不可作工。9你要計算七七日,從你開鐮收割禾稼時算起,共計七七日。10你要照耶和華你神所賜你的福,手裡拿著甘心祭,獻在耶和華你的神面前,守七七節」;申命記23:24-25,「24你進了鄰舍的葡萄園,可以隨意吃飽了葡萄,只是不可裝在器皿中。25你進了鄰舍站著的禾稼,可以用手摘穗子,只是不可用鐮刀割取禾稼」。第二是,出現4次(以賽亞書2:4,18:5;約珥書3:10,彌迦書4:3)。第三、מַגָּל,出現2次(耶利米書50:16,約珥書3:10)。啟示錄中的鐮刀可能綜合了三者的信息;或者說啟示錄這裡論及的鐮刀,分別指向這三種鐮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