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懸崖系列

問答與回應:道歉,有些加爾文主義者不是邪教徒

因為冬天已往【與一位改革宗朋友對話的兩點印象】A、邪派功夫。包括兩個方面。第一就是動輒論斷別人」無知「。這不是一種好的對話方式。若說這出於義怒,這個義只能是自以為義的義。也屬於再多說一句,就出於那惡者的惡。第二、論斷別人無知常常不是因為你對聖經無知,而是你對改革宗神學或傳統或哪些改革宗的著作無知。這一方面未必是真的,因為你看過的東西別人也看過,另一方面,我們討論問題的出發點或爭辯的基礎,不是改革宗怎麼說,而是聖經怎樣說。

路德宗的態度:改革宗神論教義

在改革宗人士,烏爾裡希‧茨溫利和約翰‧加爾文精神繼承人的影響下,神學異議已經肆虐多年了。路德宗人士已經開始背離他父輩的信仰而去跟隨他們理性的主宰,成為加爾文主義者,或更糟的是,成為一神論者。社會確實是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多元化。因此這也難怪牧師和普通人都陷入混亂。他們會問:我們該如何與加爾文主義者打交道?我們可以接受他們的洗禮嗎?他們崇拜的是另一個神嗎?他們是異端嗎?

問答與回應:十一論為什麼批判加爾文主義

一卷書:「懸崖系列」,包括「十論為什麼批判加爾文主義」,又重讀了一遍。顯然,包括惡婦亞他利雅和阿盟不斷地因信稱義在內,由於知識不足,很多人的確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於是只能靠「新概念」自說自話,破馬張飛。一方面,他們一定覺得你說的加爾文主義和他們熟悉的那個不同,但事實上是他們自己熟悉的那個和LCMS說的那個不同。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由於完全缺乏LCMS的神學高度和傳統,他們也根本不能靠自己的知識和能力客觀評價和認識他們熟悉的那個加爾文主義。

附錄:歸正的逆反

編者按:這裡轉發兩篇文章,謝謝作者的惠稿。改革宗的鬥士們在為真理爭辯的時候,總是強調自己願意為基督上十字架。但與此同時,他們幾乎不能容忍別人和他們進行真理爭辯,好像用以表明,上十字架是改革宗的特權。這裡轉發的文章在改革宗的網站或支持改革宗的網站上被屏蔽、刪除,或者作者被版主嚴厲警告。他們不斷發現,改革宗及其支持者可以肆無忌憚地圍剿、謾罵、攻擊和封閉任何「非我族類」;但任何對改革宗及其支持者的反駁、爭辯,都會引起極端的敏感和報復。

懸崖系列之九:為什麼批判加爾文主義

坦率地說,我起初並未設想這個「懸崖系列」會寫到第九篇。而現在看來,我不知道這個系列會寫到什麼時候。最近這一周是難得安靜的時光,和一些往日的同道電話聯絡,其中包括一些顯然因為「懸崖」而疏遠、甚至拂袖的弟兄姐妹。這些心平氣和的交流,使我有一個越來越清楚的看見:很多誤會源於「信息不對稱」——眾多反對的意見並不知道我在說什麼,而我為什麼將他們看來不是問題的問題如此「小題大作」。

懸崖系列之八:為什麼批判加爾文主義

sancaitaba2012-07-20 23:17:50 說: 任先生,我所在教會的兩個朋友對您的《懸崖系列》中的兩個方面提出了不同看法。第一、他們認為,您所說的,改革宗在中國「別無分店」,應該為中國教會的整體迷失負責,過於誇大了。他們說,「我們還在為爭取談點改革宗神學而努力」,」其實從我們所看到的來講,改革宗還太邊緣。非主流「。而且他認為在基督徒知識分子裡,傾向改革宗的也很少,百分之九十是無宗派的。第二、有一個認為改革宗也是將洗禮和聖餐等視為施恩具的,只是名字不同,被稱為「蒙恩之道」。

懸崖系列之七:為什麼批判加爾文主義

最近不寐之夜關於「陳姳慧現象」的討論讓我感慨不已。本來,這些日子是春暖花開的日子,神在我們教會興起的彼此相愛的溫暖讓更多的人面朝大海。神不斷在更新我們,這小群已經不一樣了,堅定,成熟,有基督的馨香之氣。這是對講道台一個極大的鼓舞和祝福:神的道真的是有能力的。不僅如此,神也將得救的人漸漸加給我們。昨天冒著濛濛細雨去探訪一些慕道的朋友,看見路邊玉蘭花和迎春花從無到有地復活著。救恩的路很曲折,但每一段曲折的末端,都有一個春天。正如聖經說,患難生忍耐,忍耐生盼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