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雅歌

雅歌第十八課:我的良人,求你快來(8:11-14)

你去看中國和西方(或半吊子諷刺又移民的「基督教國家」),兩者的區別就是無教會的國家與有教會的國家的區別。而教會在某種意義上是千百銀子奉獻建造的。貪財的人不要過度敏感也不要淫者見淫。錢財只有兩個去處:侍奉教會,侍奉肉體。而侍奉肉體上的投資越多,你就越是敗壞,並且敗壞更多的人。中國崛起是一個典型的反面教材:有錢之後如果不去侍奉上帝,就會淪為淫婦。沒有第三條道路。所以神這樣保守祂的兒女:有衣有穿就當知足。這不是讓我們都成為無產階級;而是讓我們把吃穿以外的錢財和愛情,用來侍奉真理和公義。西方的財主和東方的財主雖然正在合流,在傳統上並非如此。換言之,基督教不反對企業家和商人;但是反對土豪和炫富的無恥災民。奉獻給傳道人是什麼意思?人類應該去支持那些傳揚真理的人,而不是把錢財都交給肉體和暴君。但是,傳道人是要向神交賬的,不能交賬的牧人有禍了。叫一聲弟兄,淚如雨下。

雅歌第十七課:2020年,提親日戰爭(8:8-10)

既然死亡和陰間已經先創世記2:1地存在了,亞當夏娃之後的回歸或者愛情,必然是一場殉道之旅,並且是「以嘴親子」的庭上見證。不僅如此,與陰間和死亡辯論或說明是毫無意義的;魔鬼之子進來就是要你死的,不是聽道和聽解釋的;因此教會必須將見證放在與基督的關係這一邊。換言之,當死亡、陰間、眾水、大水以及財寶都無法攔阻這場婚禮的時候,必有狗急跳牆、圖窮匕見;那惡者必然開始動手了。沒有其他道路,基督徒必須用預備好生命和真理,去見證這個神聖的呼召:愛情比死亡更堅強。

但我們首先仍然需要認識那些魔鬼。首先, 認識蛇言及其特點——它在顯示自己更愛罪人,必然編造一套經典的教義謊言來攔阻這場婚禮:我妹年幼,肉身是主,我們才是監護(8)。其次,謊言之後是暴力,異端教義之後是行動,蛇說之後是蛇咬,他們會起來用實際行動建立牆國,阻斷成婚的任何可能(9)。這是教會經歷的試煉,這是教會要起來為愛情作見證的時候,是教會起來宣告自己信仰的時候:我是誰,我信的是誰(10)。

雅歌第十六課:非政治教義是撒但教(8:5-7)

我們要指著今天的證道經文,將最近三年來關於政治話題從神學上做一次總結;同時解釋為什麼牧師不能委身政治,而「聖禮型教會」為什麼其中的聖道與聖禮都關切政治。非政治的基督徒只是因為愛錢勝過愛一切,並且為此說謊。以下是我們關於教會政論的五個提綱:

第一、基督不按罪人、世界或魔鬼的原則作王(約翰福音6:15,18:36);只按父神的旨意或真理作王(約翰福音18:37,詩篇47:8;羅馬書5:21,哥林多前書15:25,啟示錄11:15,22:5等)。因此,迴避政治信息去除塵和世界原則,以及用世界政治原則捆綁基督作王的兩種極端,都出於魔鬼。我們講論中涉及的政治信息,只為、也必須抵擋和打擊魔鬼及其差役——因為全世界都臥在那惡者的權下(約翰一書5:19);因為光要照在黑暗中(約翰福音1:5);如果你迴避法老亞比米勒希律該撒等世界眾王,你從哪裡找出神的百姓呢?這是教會論政的目的:帶領更多人離開埃及和法老的權勢,歸入神的國。
第二、符類福音、約翰福音和啟示錄以及使徒書信不斷將撒旦或魔鬼定義為世界的王,世界之主,世界的神(約翰福音12:31,14:30,16:11;馬太福音4:8-9;啟示錄11:4,哥林多後書4:4);因此,凡是迴避甚至順服這位世界的王,世界之主和世界之神的教義,都只能是也必然是撒旦一會的教義——唯有世界之主要求世人和教會「不可妄議中央」。不談政治實際上上就是不談魔鬼。所有彎曲我們信息的人實質上不是我們政治,而是你們政治。我們講論的是天國的政治,你敬拜的是罪人的政治。實際上,你們是趙家人,與希律和耶路撒冷的人一起因這天國之王的降臨而不安,你們有川劇一起起來屠嬰,或將教會消滅在萌芽狀態。
第三、非政治的「基督徒」必是魔鬼的淫婦,他們因為貪生(貪神或你們便如神,與貪財)、怕死(因怕死而為奴僕,來2:15)和自高(妄自行割的犬類自己要在別人肉身上作王)而與魔鬼行淫。翻過來又將這種淫行詭詐地謊稱為屬靈。他們的屬靈謊言主要有三:其一該撒與基督的國二元論,我們已經批駁過了。其二將所有爭戰中的仇敵彎曲為肉體(亞瑪力人就是你的肉體云云)和空中看不見的鬼影,從而迴避了任何監獄、鎖鏈和殉道的任何可能性,將神視為說謊的。其三將屬靈的人與屬肉的人的衝突,蛇言為你自己靈與肉的衝突,於是撒但教在全地建造了泛愛主義的雞湯教,帶領基督徒像神經病一樣表演當眾用石頭砍自己。我們不反對攻克己身和持續更新的真理常識,相反,唯有聖禮型教會可以將這種內在重生持之以恆。但同時聖經怎麼說呢:「當時那按著血氣生的,逼迫了那按著聖靈生的。現在也是這樣」(加拉太書4:29)。非政治教義就是魔鬼的謊言。加之參與和任憑暴政與欺壓,因此他們同時是這場淫亂所生的兒女,他們的父起初就是殺人,就是說謊的(約翰福音8:44)。於是,喪盡天良的薩滿舞女基督覺誕生了。
第四、非政治基督教是基督教所有敗壞的根本原因之一,必然導致基督教的全面投降和異化以及消滅。首先基督教必然淪為異教。所有異教都非政治;而伊斯蘭教和東正教以反對偶像崇拜之名和非政治以及和諧政治的名義,從另外一個極端擁戴求主將罪人作王,走向兩種恐怖主義。另一方面,西方在非政治的標籤之下完成了基督教的世俗化,同時在500年後淪為東方眾王和中國病毒的食物。活該。
第五、牧者不可委身政治,因為你必須全職牧會。然而所謂聖禮型的教會中的聖道,乃是捆綁魔鬼、釋放悔改罪人、抵擋魔鬼控告和追趕的聖道(馬太福音16:23;雅各書4:7;啟示錄12:10);而聖道,並唯有聖道,才是教會的全副武裝,才是聖靈的寶劍。在這個意義上,我們絕不進入魔鬼的政治;服侍聖道就是我們的最大和唯一的政治;而這聖誕包含著對政治和所有政治罪惡的審判信心(使徒行傳24:25;約翰福音16:11)、以及對所有政治中的罪人救贖唯一的真理和盼望(路加福音2:11-12,使徒行傳16:31,17:30)。聖禮型教會中的聖禮,不是摩西從埃及和法老權勢之下帶領以色列人進入的聖會嗎?不是耶穌和門徒從猶太教和希臘人以及羅馬帝國(「該撒是主」)中呼喊出來的人進入的「主日」嗎?

雅歌第十五課:巴不得你像我兄弟(7:10-8:4)

東方不敗教是怎樣突然出現在2018-2020年的?一個重要背景是我們從創世記開始的課程,正在建造進攻迦南的新一代以色列人;而有人開始報凶信,他們要返回的埃及——實際上因為蠢且滑頭——選擇了東正教。他們迷戀的兩大偶像就是初代與肉身,合起來大約相當於「咕咾肉」(古老肉)。那肉是可吃的,如同千年陳釀臭豆腐。他們一方面幻想有一個叫初代的黃金時期或完美教會;另一方面像奉割禮的人一樣妄想肉身升天;而有一群叫「希臘教父」的神仙般人物,在仙山洞府中把酒當哥,取代亞伯拉罕雅歌和以撒的宴席,「管別人和政治世界幹什麼,就咱們幾家人一起升天,你牽著狗和我帶著貓」。這種東正教與白淑貞修行千年必然成精的「中國夢」沒有任何區別,都出於薩滿教喪盡天良的污穢之靈。實際上,他們害怕了。
我們今天算是「雅歌之教會改革系列論述」的第九論:論東正(邪?)教。靠主我們認識人、俄珥巴與趙家人。3-5年之癢,沒有傷心,或有歎惋、憐惜、不捨與守望。但更多感恩:我們教會不僅更理性的看待路德神學(仍然「迄今為止……」,所以更加只講聖經),而且開始與東方教會,實際上就是東正教版的東方不敗教分道揚鑣。神的美意本是如此。東正教本身當然不是異教或邪教;但她是基督徒最可能轉向邪教的集散地,也是各種異教在基督教世界殖民最充分的海邊或中間地帶。新一屆CSMP有弟兄姐妹對東正教感到迷惑;求知總是好的,我沒有什麼理由反對。只是牧者或「神學院」有責任對此提供一些真理的教導,以及不得不面對教義歷史和人性的錯亂與詭詐:「我所找到的,只有一件,就是神造人原是正直,但他們尋出許多巧計」(傳道書7:29)。

雅歌第十四課:你頭上的發是紫黑色(7:1-9)

親愛的弟兄姐妹,相信你們和我同感一靈,知道主回來的日子越來越近了。也願感動我的靈加倍感到你們,知道在主降臨的日子裡,應該怎樣預備。感謝主,雅歌第七章教導我們的正是這末世論的真理:「我的良人,這都是我為你存留的」(7:13b);「10但主的日子要像賊來到一樣。那日天必大有響聲廢去,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銷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燒盡了。11這一切既然都要如此銷化,你們為人該當怎樣聖潔,怎樣敬虔,12切切仰望神的日子來到。在那日天被火燒就銷化了,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熔化。13但我們照他的應許,盼望新天新地,有義居在其中。14親愛的弟兄啊,你們既盼望這些事,就當慇勤,使自己沒有玷污,無可指摘,安然見主。15並且要以我主長久忍耐為得救的因由,就如我們所親愛的兄弟保羅,照著所賜給他的智慧,寫了信給你們。16他一切的信上,也都是講論這事。信中有些難明白的,那無學問不堅固的人強解,如強解別的經書一樣,就自取沉淪。17親愛的弟兄啊,你們既然預先知道這事,就當防備,恐怕被惡人的錯謬誘惑,就從自己堅固的地步上墜落。18你們卻要在我們主救主耶穌基督的恩典和知識上有長進。願榮耀歸給他,從今直到永遠。阿們」(彼得後書3:10-14)。這是我們應當加倍預備的:聖潔、敬虔、義、恩典與聖經知識。

雅歌第十三課:基督、教會與全世界(6:1-13)

雅歌第6章的主題是什麼?如果說雅歌第5章的神學主題是殉道和苦難中的愛情;那麼雅歌第6章的神學主題就是苦難或殉道的秘密——上帝要藉著這場教會的苦難和愛情,呼喊更多的世人歸來認信基督,以及認識教會,歸入基督和祂的教會,進入基督和教會的愛情。藉著雅歌1-4章,我們五論假教會:1論順服掌權者;2論愛你的仇敵;3論一切交給神;4論靈恩派邪教;5論基督教名牧。引起各種相撲。五論算是反論,今天是正論:什麼是真教會。雅歌第六章可以視為關於真教會的五重定義;而這五重定義大致恰好平行了五論。

雅歌第十二課:中國病毒之下的愛情(5:2-16)

糞坑之內只有暴力、侮辱與對基督教信仰的冷嘲;但這一切都是要有的,糞坑先生和中國病毒都是要有的, 為要成就基督對教會的愛,這世界仍然是釘死基督的世界,但更是基督裂天而來、兩次降臨要拯救和審判的世界。為要成就教會對基督的愛情,就是在耶路撒冷和北京的淫婦面前,我們心裡歡喜,因被算是配為這名受辱。人都受苦,人生是苦。但為罪受苦,不如為愛受苦。為鬼受苦,不如為主受苦。你為多管閒事受苦,不如為教會受苦。為貪愛世界受苦,不如為真正愛情受苦。雅各才是完全人:「雅各就為拉結服事了七年。他因為深愛拉結,就看這七年如同幾天」(創世記29:20)。何況為「全然可愛」的基督呢。只是耶路撒冷的女子不知何為愛。野女要為邪情私慾的「愛情」付出慘重的代價。但基督配得我愛,受難也愛。

雅歌第十一課:靈恩派的邪教本質(4:16-5:1)

注意聖經核心地帶的雅歌的核心經文即雅歌4:16-5:1與創世記和啟示錄下列經文的交叉呼應:創世記1:2,「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啟示錄22:17,「聖靈和新婦都說來。聽見的人也該說來。口渴的人也當來。願意的都可以白白取生命的水喝」。這個交叉結構啟示的都是聖靈的工作。因此主日證道我會集中闡述我們對靈恩派的總體性的否定:一般靈恩派是異教,極端靈恩派是邪教;而共產主義不過就是一種極端靈恩派運動而已,從歐洲大陸徘徊的幽靈,到東西朝鮮的罪人崇拜或龍文化,同出一轍。事實上所有異教也都出於邪靈:「那敵基督者的靈」,「謬妄的靈」(約翰一書4:1-6),因為都不是「真理的靈「」,都否定道成肉身,追求肉身成道。聖靈與教會是平行的真理;而教會可以視為樂園歷程。

雅歌第十課:親愛的,你的愛在哪裡(4:8-15)

雞湯教有三大教義或三種病毒或三大瘟疫:第一、順服掌權者。我們看見其實質是順服魔鬼及其差役。第二、愛你的仇敵。我們看見其實質是愛基督和他人的仇敵。第三、一切交給神——我們將看見,其實質就是講一切責任講給上帝和他人。如果說前兩條教義還恍惚有聖經根據——儘管是蛇的引經模式——第三條教義則完全是人的杜撰。並借此建造了一個喪盡天良、奸懶饞滑的邪教。但是雅歌4:8-15從上文新郎的愛情,轉向了新婦的愛情——教會有神聖的愛情責任,至少包括五大責任。第一、離開黎巴嫩或出埃及的責任;第二、為主爭戰並得勝的責任;第三、獻上馨香之祭或捨己作門徒的責任;第四、傳道並堅持純正真理的責任;第五、種樹或建立教會重建樂園的責任。你的愛情在哪裡?

雅歌第九課:何等美麗的肉身與兩乳(4:1-7)

雅歌中對新婦「肉體」的讚美,跌倒多少偽君子和無恥的基督徒作家呢?這段經文如此「自然主義」地描述新婦的身體,神學重點在三個方面:第一,道成肉身,因此我們棄絕異教的隱藏和本質主義的高調。第二、教會是基督的身體,是神最偉大的創造。第三、教會之美是為獻於神、帶人歸主,同時與世人醜惡分別的。教會必須在這醜惡無比、良心喪盡的世界中驚為天人,必須在這黑暗漸深、瘟疫橫行的流氓國家中美若天仙。非此即彼:或是病毒和瘟疫及黑暗之子,或是光與鹽或光明之子;或者孌童妓女淫婦賊窩,或者神的家和新婦。而雙乳實際上將人類、特別是選民還原為吃奶或需要吃奶才能生存、重生、成長的嬰孩兒。偉人文化被還原為巨嬰文化,教會顯示為生命的搖籃。